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四

卷第一百三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四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五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丹四

 題䟦

  墨林方氏帖

   梅都官

時蔡公以宻學守泉故帖有南方景清物美之羡聖

俞不以書名而結字妍華在歐蔡之間所餉蔡公鼠

鬚筆并散帖云此葛老加意者葛亦宣城人蔡公嘗

倩繁筆故聖俞有此餉

   賈内翰

賈公名字俱暴伋生其立朝大節似之𥘉吕獻可嘗

論公過失及公為中丞吕除御史辭避不許公奏誨

向論臣一時公言其人方正願與同列史稱汲生戅

褊公盖賢於汲矣此帖與延平守云郡乃閩中孔道

冀少加彌縫以弭嘵嘵𠩄謂介而能通者耶

   沈内翰 叡逹

此與蔡忠惠帖也忠恵在計省最久有勞于國治平

初副樞闕宰相擬忠惠及王珪以進厚陵不用而自

擢王疇文通𠩄云仰聼登用之命三年矣可見人望

属于忠惠如此忠惠之不大用猶以飛語中傷之故

文通方承眷寵垂大用矣年僅四十而天王疇輩材

望不及二公逺甚而名位過之此所謂命耶叡逹詞

翰突過其兄而宦不遂亦命也

   宋龍學

裕陵御製韓魏公神道碑命次道書次道乞如太宗

皇帝書趙中令碑故事上曰太宗宸翰子孫安敢倣

俲又云卿父子皆善書次道始奉詔上又求宣獻

字次道遂進數軸然世但稱父子史學而罕稱其字

𥙿陵天縱多能聖鍳尤髙非輕許可者墨林所藏次

道帖乃行草恨未見其楷𨽻爾次道名敏求宣獻名

綬字公垂

   蘇文忠公

鮒與祁大夫皆欲脱叔向子雖然叔向拒鮒不逹卒

賴祁大夫以免者古之君子非但不肯因小人以求

福亦不肯因小人以避禍也陳太丘弔張讓母䘮荀

緄為文若娶唐衛女雖非求福未免畏禍此在叔向

下矣欽永附王氏劉桞黨叔文既非避禍専欲求福

此遠在荀陳下矣坡公書此有深意世言章子厚本

與坡善為蔡卞所刼故坡亦南遷豈非子厚嘗密導

此意坡公拒而不受乎余讀而深悲之書左𫝊帖

西域文字與中華絶異然流𫝊既久雖華人未免為

胡語自唐人虞禇帖中多用和南字歐   學謂

不曉知南為何語不肯冩此二字學者衛道不得不

然至坡公則手書佛經非一種心經在貝葉中尤古

奥簡捷盖在惠州時為沈夫人所作夫人乃南圭使

君之内嘗夢僧迦送子瞻過海者書多心經帖

仙者葛洪孫思邈著有方書𫝊世抱朴子方最多世

未有試之者若千金方則試而騐者多矣坡公於其

中錄出此方豈以其言高虚似抱朴子者輙恨吾老

矣不能以身試方當俟諸識者書千金方帖

蘇子美贈秘演詩云賣藥得錢祇沽酒一飲數斗猶

惺惺演塗去之子羙大怒演云公詩傳萬口吾持戒

不謹已爲浮屠罪人公又從而暴之乎懐素工草書

同時如顔尚書張處士餉酒與魚前輩如坡公手錄

其醉筆人固不可以無藝也此二髠一畏人知其飲

酒一自状其醉絶甚可𥬇書懐素自作五言帖

公自紹興以後詩文未嘗有貶謫之歎已夘元符二

年也公在昌化南遷七年矣𠩄書子羙天寒翠袖薄

日暮𠋣修竹之句可謂哀而不怨婉而成章矣書杜詩帖

公自䟦云書夢得數詩今僅存二首前幅似爲人截

去巫峽蒼蒼烟雨時時誤爲枝書劉夢得竹枝歌帖

余評此詩在張藉王建之下望盧仝劉义尚隔㡬水

坡公取其自在前輩論文氣象門闊如此書晚唐詩

退之效盧益歐公效蘇梅坡公效黄秦輙逼真而反

勝之譬如老禪與學人問答機鋒當有餘郭功甫效

太白潘邠老效老杜用盡氣力而不近傍譬如寠人

學富家調度事力苦不足也書少㳺五言帖

唐樂府惟張藉王建本朝惟一張文潛爾坡公手

錄此篇亦如退之於舊輩乎然文潛每篇語意有緩

弱處不如藉建句句緊切書文潛寒衣歌

前詩詔聖南遷初至惠州𠩄作也後詩建中靖國北

歸過嶺所作也相去七年集中各有題後詩凡有二

篇本不相聫属今合而為一皆題云到惠州時亦可

書到惠州詩

公貴盛時士競趨其門故文者托公以重其文挾藝

者托公以售其意及其遷謫也未聞一士如韓生從

殷浩至東陽李商隱從鄭亞來循州者盖有相遇都

城以扇障面不揖叔黨者矣潘衡何人乃渡海忍飢

為公留一年其人賢于李公麟輩逺矣墨百日不堅

燥非善墨也然婺魯至今猶托衡名焉烏乎魯工能

托其身傳其藝如此士豈可  自

萊州題名朝散郎何甫元符三年爲守帖云朝散使

君郎其人也容齋三筆云英州江水貫市架木爲橋

郡守建安何智甫始叠石爲之橋成坡自海外歸爲

作何公橋詩然則何名甫而字智甫帖云智翁者

豈避其名耶南山之游寕並轎而不先升車以一代

元老過荒遠小郡執謙特甚若不敢與太守鈞敵者

前軰厚徳如此海島非人𠩄居韋執誼李文饒盧多

遜皆徃而不返此老覊囚累載白首北還乃云何時

得郤掃一室復如在海外時其浩然不屈之氣非黨

禍所能怖烟瘴所能死也書與何智翁四帖

方子容字南圭金紫功名峻之第四子擢皇祐甲科

坡公貶惠州南圭為守相處甚懽方氏書𦘕多經坡

公題品或為書佛經或為書史傳徃還簡帖尤多其

家舊有萬卷樓所收坡公遺墨至四百餘紙後羽化

略盡墨林僅有冩心經及左傳三數手簡十四幅而

已前二帖云日與吏民望前塵又云治行有日併增

欣抃可見坡先至惠南圭後臨郡也其三云厄困塗

窮衆𠩄鄙棄公獨𭣣恤其四冩碑其五答林媪酒其

六借㫖誥可見太守之厚于黨人也其七其八其九

皆言蔣簿𦵏事按列子極西儀渠之國親死則取柴

焚之然後為孝子盖𮎰唐之寓言以謂尤而效之者

謂後世中國㫖以火𦵏為俗蔣簿賴公一言免于荼

毗之苦前輩雖困厄中而濟人利物之念終不少忘

如此其十則再謫海外離惠時也其十一其十二其

十三其十四則至番禺道間及至海外時也云廢逐

之餘傾盖贛上歡如平生世言坡素善南圭以此帖

攷之坡南行南圭出守始遇諸塗爾又云薫濡之喜

既深煩慁之愧亦厚又云慰藉津道求之古人亦未

易得又云家累托治下無内顧憂思之心又云邁時

去請見兩新婦許拜老嫂又云白首投𮎰佩公閉門

杜口謝絶萬事之戒又託諸家書至昌化黨禍人𠩄

共畏賢者遜之小人或反以爲竒貨潭帥温益廹道

卿夜絶大江宜守囚山谷於譙樓遂死樓上台守脅

了翁廣漕怖元城雷守罪以屋僦子由之人南圭當

是時獨能調䕶遷客待之如骨月寕傲章蔡之凶熖

不畏瘵疫之傳染有東都節義之風自惠州歸年未

七十即挂其冠盖勇退之志素定矣晚年夫婦考夀

见其孫畧登科顯仕抑天報歟今直下雖㣲坡帖雖

散其族人徃徃有珍藏者墨林亦族也又坡公手㸃

漢書見在方南圭族孫長溪宰之泰處與方南圭十四帖

二君不知何人可權失其姓時澤雖著姓氏而失其

名當攷與可權長官澤推官帖

醇之與二蘇交情如此惜不得其姓名方勸坡戒言

語時詩禍未有萌也自密守徐自徐守湖自湖乃逮

赴御史獄坡聰明了不自知子由亦未之知而醇之

獨先知之可謂見遠察㣲之士矣墨帖所藏坡帖皆

晚年時字此帖在烏䑓詩案以前尤清媚可愛坡𨽻四帖

   李舍人

此熈寕三舍人之一也可寳可寳名大臨字才元蜀

人  右䟦名臣十八家下

   唐内翰 諫院

唐氏人物最盛彦猷居錢塘貭肅居荆南然皆通譜

林夫翰墨不减彦猷二問風節無忝貭肅蔡公有與

彦猷帖云前月十九當直後殿且殿中君作為動摇

山嶽雷霆之下挺然不動遂有春州之行見人子弟

為善而賀其尊老至情也又 絶口不自言嘗救貭

肅一節盛徳也林夫俊人始贊新法後攻介甫雖非粹

徳要合于易之不逺復賢于迷而不復者多矣

   錢内翰

忠懿真行草字猶有唐人典型至穆父則  本朝

人字矣

   張浮休

此帖在落侍制謫守武昌之時詞意猶不自保知黨

禍之未巳也未㡬再謫副團商州安置

   劉元城

當公南遷監司希宰相意欲殺之以媒進信臣者以

一宰之㣲乃因陳秀才遣曹亮以書侯公起居可謂

賢矣按信臣姓鄧名弼亮 陵人元祐中登第嘗為

新興令與元城道卿善家藏二公遺墨甚多

   陳了翁

了翁既為二蔡所怨交㳺畏禍至斷徃還此帖謝

其人餉子魚荔枝必莆士也又云在宜春得書不敢

偹答豈非怨畏其人耶吾里前一輩惟陳當時諫議

與了翁先後居言路意其與諫議公者

   陳殿院

殿院與了翁齊名世謂二陳字亦清麗可愛

   鄒道卿

道卿直聲盖穹壤然惟諫書凛如霜日一字不可增

損至如它文亦多泛應此帖求銘輙淂又以巽詞答

之亦可見公之盛徳也

  蘇才翁 子美

才翁兄弟皆𢫎負竒偉有志于世然一留落于外一

摧折而死可悲也二蘇書實為本朝破荒才翁錄吕

丞相事筆力廹王子敬下視張長史字在紙上乃欲

飛動其為發運置司於許歎曰好時好日在許州過

了二年世但知哀子美之不遇若才翁則以為官逹

安知才翁之志尤可哀乎其年輩稍在蔡公前以兄

自居呼蔡為弟蔡公亦自言蔡書得才翁屋漏法前

輩樸實服善如此若米顛自以為勝坡公師以自

以為過山谷足以發千古一笑而已

   陳懶散

君黙字子真蘇滄浪之婿也慕嵇叔夜陵望為魯人

自號懶散了翁銘墓稱其草書得外家法詩亦有滄

浪氣骨

   張義祖

友正字義祖丞相鄧公季子平生不出仕世傳其有

别業直三百萬盡鬻以市𥿄學書二十年不下樓有

君謨淺近元章狂誕之評今觀三帖清妙信有晉宋

間人筆意但或者稱其𠩄用筆鋒長二寸𢙢不近人

情自鍾羲張獻無此筆也

   周越

周越膳部與李西臺同時𠩄著法書苑論古今字學甚

詳偹其草書獵狐篇非不㸃綴波𦘕矜衒姿態要以

以五陵俠少結束華楚然都無士大夫風度歐公評

本朝書惟取才翁兄弟及君謨三人不肯屈第四指

西䑓且不見取况膳部乎滄浪公亦歎時人以其詩

比杜黙字此周越爲不幸黙詩所謂聖人門前大蟲

者黙越並稱其不與越甚矣葛立方乃謂君謨書初

學越此語全無按㨿又躋米於蔡上非特蔡米輩行

人品判如穹壤姑以字論蔡如周公繡裳赤舄如孔

子深衣元冕立于宗廟朝廷之上米如荊軻説劍如

尉遲敬徳奪矟耳烏得與蔡抗論乎是何工于知周

米而拙於知蔡也

   米元章

米老字𦘕極竒崛詩文不陳腐是書此詩于綾不是

得意之作然為人矜誕遂有顛名余嘗評其詞翰要

是世俗詭異之觀非天地冲和之氣也學者當以歐

公蔡字為師

   右䟦 本朝名筆六家

   張無盡

此帖謂過廬山見熊伯通有孤兒多怒之語按熊本

字伯通時自洪守奪一官歸鄱無盡自察官責監

州酒税既以申状求𪠘宇又云公存恤逐客如此必

無熊君之言矣盖與鄂守者余嘗謂無盡在元祐初

召入獨言先帝陵土未乾即議更變非是似非隨時

向背立論者向使復召移其所以規元祐者規紹聖

豈不誠然大丈夫哉奈何首誣名徳元老徧詆忠賢

名臣開投𮎰禦魅之門倡毁碑斵棺之説旣以此取

貴位然後欲𡚒𨑙擺脱以滌前垢而𭣣新譽生掠虚

美没竊佳謚其智遠出章蔡之上矣予聞佛者宗果

嘗問無虚賢温公而論之何也答曰𤍠荒要做官爾

噫使無盡不爲佛學𠩄誤决不至於無忌憚如此觀

老僧欲往烏寺呵佛罵祖之簡蓋以謀國比之說

禪故曰佛學誤之也若坡公其時果着力吕申公果

用之徃烏寺不知又打罵何人必是回戈攻半山

老子及其門下士矣禪家𠩄謂呵佛罵祖者猶扶公

子之背以出公子也無盡呵罵吕申者豈亦扶之然

後出之耶然舉當世惡京怨京能與京異能反京所

爲所謂彼善於此者夫亦如元城了翁而後可以攻

京無盡攻京殆是以燕伐燕京豈肯心服也哉

   鄭介夫

介夫福清人居于縣之西塘先廬猶存余屢至焉手

澤書數册及坡公贈詩一卷其家寳藏至五世孫循

不能守多歸于墨林此帖數册中之一葉爾

   黄魯直

以眉山方韓栁可也少㳺似未至此田里豈以禹錫

秦氏子有所假借耶與秦禹錫帖

右山谷自書其淂意唐律也如桃李春風一杯酒江

湖夜雨十年燈黄流不觧涴明月碧樹為我生涼秋

固佳句如初平群羊對叔度千頃淳于吞一石對

庖丁解十牛則似欠工學者止學淂此等句而前二

聫未有侣之者本朝草書惟蘇才翁杜祁公若山谷

草法錢穆公固嘗評之矣書律詩帖

朱給事名𥿈字君貺元祐黨人清修君子也山谷書

謫仙此詩予之殊不可曉書太白詩

  秦少㳺

馬詩有李杜之作在前後人極力馳驟不能及少㳺

此詩非不工但神氣慢善呼唤不来然與晁張俱客

蘇門而結字自為一體則異乎二三子之尚左者

   右跋 本朝名臣帖十家

   丁章吕蔡

丁謂之帖一章子厚帖二吕𠮷甫帖一蔡元長帖二

元度帖四謂之不甚工書子厚書程沙隨評為本朝

第一此二帖信佳一薦同人黄君云此為相近無人

不能獨延之豈子厚之力不能舘一賔耶抑持援輩

皆早慧無待於師友耶一歎京師無醫元長帖皆與

彦稽者𢙢是方天若字以餉荔枝等語詳之其為天

若無疑元度帖一錄楚辭二一錄小簡老子疑亦與

天若者一云家兄入輔幾政豈獨宗族之幸鄉閭聞

之想亦慶喜嗟夫遭時如君謨立節如君謨然後可

以言宗族之幸鄉閭之喜(⿱艹石)卞與京爲國巨蠧宗族

如子應方且閉户退藏挂冠以避其𦤀郷閭如方軫

方且呌𨵽憤激擢髪以數其罪而其兄弟不悟自慶

自幸如此可發識者一噱元長書比米顛尤險惡

元度用筆差老

     右䟦張丁章吕二蔡帖六家

  鄭徳言書𦘕

   坡公進紫薇花詩真蹟

後一百六十有一年淳祐丙午十月二十七日今上

皇帝講禮記徹章詔宰執及講讀官十四人錫宴秘

書省克荘以少蓬説書崇政殿兼權中書舍人預為

啟事書前人絶句賜群臣至是始賜一御書聖製七

言唐律一首恭惟帝學同符元祐克荘翌日恭和以

進又别獻一詩然惡札蕪辭上不足以賛明主緝熈

下不𠯁以望前輩風流之萬一夫必有臣如軾然後

對紫薇花無愧色克莊末學淺聞孤負君父奬擢多

矣徳言其磨礪以須它日與坡公並驅者非子其誰

   西園雅集圖

本朝戚畹惟李端愿王𣈆卿二駙馬好文喜士有劉

真長王子敬之風此圖布置園林水石人物姫女小

者僅如針芥然比之龍眠墨本居然有富貴態度𦘕

固不可以不設色哉二駙馬旣賢而坐客皆天下士

世傳孫巨源三通鼓眉山公金(⿰釒义)墜之詞想見一時

風流醖籍為世道太平極盛之𠉀未幾而烏臺鞫詩

案矣賔主俱謫而囀春鶯輩亦流落于他人矣自是

戚畹始不敢與士大夫交逰山谷詩云天網恢中夏

賔筵禁列侯深味此句足以悲慨

   巨然春溪欲雨圖

本朝僧以𦘕著名如惠崇居寕巨然皆見于荆公詩

今巨然此幅又見于安晚公䟦二公于人之一藝小

善記錄如此其為天下宰不亦宜乎

   王輔道𠩄作河東方漕墓誌

故河東轉運方公諱宙字子正少擢第端明蔡公倩

也京雖端明兄弟行差晚出自為小官即與公親善

後當國以司農丞召公不數日求外補至死不復入

于時非京親故而夤縁附托以媒進者多矣公真其

親且故而惡京逺京甚于蕭𧦴之見婦人退之之譴

瘧鬼也烏呼賢矣哉公曾孫審權示余以其家𠩄藏

諸老翰墨盖公尤為范忠宣蘇文定所知陳忠肅鄭

介公其友也書帖皆存又故老傳錄公在京西乞給

還伊川先生𠩄買汝州田言范蜀公子百揆罷官非

辜又言唐義問身後三子未禄宜還其恩數方黨禁

盛時邢恕有斬頥萬叚不救之語温益廹道卿夜絶

江右悈陳獄具脅了翁其漕自詭殺元城而公于是

時居官持論獨如此㤀一身之齟齬援諸賢之流落

其人或已物故尚欲旌錄其後烏呼賢矣哉夫男子

闔棺事定今觀王寀輔道公作銘誌凡此諸事皆不

書是闔棺之事殊未定也謂公為時相章公太尉吕

公師相魯公從官徐鐸吕嘉問所薦𢙢非公意然謂

将處以臺閣力請外 末言公氣勁不數數榮利晚節

論亊尤不苟合稱之曰子正可以無愧則可謂㣲而

顯婉而成章矣輔道此文自佳楷法絶妙似禇河南

惜非真筆爾或曰了翁作豐尚書行状止述爵里卒

𦵏年月無垢祭洪忠宣僅有嗚呼哀哉四字子何求

備于輔道之詳也余曰二公貴近于朝其事顯方公

滯留于外其事隱故詳述以補誌銘之闕云

   陳丞相家𠩄藏 御書二

恭惟隆興乾道之盛比于慶厯元祐阜陵既同符

二祖而正獻公相業亦與韓富司馬匹休豈有它道

哉不過君相之間皆以進賢退不肖為第一義當時之

所黜陟用舍天下皆以為當而巳公家藏宸翰所書

用人論臣伏讀而嘆之曰明此而南面堯之為君明

此以北面舜之為臣此語足以賛天下此論矣書用人論

按故相王文公絶句尤多而工阜陵書此篇賜陳

正獻公者豈非以其冲澹閑雅異於它作歟如晴日

暖風生麥氣綠隂芳草勝花時之聫亦為天語稱賞

盖與前詩同一關鍵惟深於詩者知之文公又有何

時白石崗邉路渡水穿雲取次行之句亦甚妙阜陵書荆

   復齋臨蘭亭

善書者未有不臨禊帖然有貌似之者有意似之者

余謂貌似之者SKchar孟之效孫叔敖也意似之者魯男

子之學栁下惠也復齋𠩄臨其意似者耶

  虚齋書畫

   禊三帖

此五字未缺時本尤可寳而藏禊帖者多以五字缺

者判真𧸛SKchar劣然則易書反不如出於秦灰 -- 灰 孔壁者

為可信耶

此五字缺本視他本尤竒妙惜其墨蠟草草或濃或

淡然筆意神逸如星斗麗天非輕煙薄霧𠩄能翳也

此本與余家所藏薛本無毫髪異字畫皆極瘦視今

人所寳字畫肥者各不同尤遂切初王順伯號博雅

皆以肥者為真

   胡笳十八拍

右南渡初御府本奎畫旣妙而丹青亦精絶蓋宣政

間𦘕學生此時猶多存者今𦘕工不能為也胡笳詞

惟蔡琰自作者高古悲壯格在建安方初之上此軸

乃唐人劉商作視建安方初邈然不及矣顧亦非今

人𠩄能道也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丹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