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九

卷第七十八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七十九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八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七十九

 廣𬐱江臬二司申奏狀

  乞免循查惠州賣塩申省狀廣東

某屢准省劄指揮令與諸司同共相度前任鞏提舉

陳乞復循梅惠三州承塩鈔事某詳閱案牘博詢利

害切見向來循州承賣本司鈔引一千二百一十二

籮梅州承賣三百籮惠州承賣一千五百三十籮循

無鈔商止是將錢陪貼連商旅賣去或遇運商旅

至州販米隨其所販多寡以鈔分配州家藉此収税

名簰客鈔塩錢又科百姓户納塩錢五百梅接汀贑

私塩之淵藪也鈔塩三百籮不能為夲州輕重有無

州家藉此大典塩利梅溪市𡻕収税錢壹萬七千貫

又於城内為倉一所自運潮塩出賣惠州干利尤甚

一籮取三籮之入而亭户怨一籮取數倍之息而民

户怨隨税七等均賣无一户一口得免上則知通幹

其嬴次則官属嘗其味下則倉厫吏卒有事例之需

其捕私塩也獄吏有株連之蔓引之權廵尉弓兵有

搜山廵海之威淡水一塲逃者數百户前任黄提舉

因民不便申奏朝廷乞収回三州鈔引本司自行措

置發賣已𫎇報可行下三州且大書深刻於本司之

𠫊事矣継因朝廷行下増鈔鞏提舉以本司塩課有

限𡻕觧驟增一時窘廹無可孹劃遂有再復三府州

賣塩之請(⿱艹石)行其説在三州有不可勝言之利在夲

司有三司觧發之助但既為三州計為本司計又當

為三司之百姓計循梅連年冦SKchar所存户口凋敝可

哀惠經蹂踐亦非舊觀某自海豐縣行至州城目擊

百姓多以把茅自蔽寢處其下(⿱艹石)有未除之害尚講

求何况已蠲之利豈宜興復容有惠州游談者願復

賣塩之舊本州歳認息錢二萬貫解本司自増籮以

來財賦窘蹙𡻕𫉬二萬緡為助不少循梅聞之必亦

增額以相弭第恐三州百姓自此受不可勝言之害

嘗以説訪士大夫有前惠教官林彬之歸善宰曾厯

二人皆言惠民方免塩禍决不可復盖此三州塩之

所出理宜小寛循梅住賣數年尚且有警今復榷賣

為上歛怨為國生事将自此始去𡻕梅州小小調發

諸司供億不貸誤後啟釁不知三州所助本司㣲利

足以當調發之費否某區區之愚謂本司𡻕増起觧

銀三萬五千兩窘則窘矣要當廉儉節縮積少成多

以佐國用庻幾合於前輩寛之一分意(⿱艹石)規一時之

近利忽三州之長患苟逃吏責遺毒後人某所不忍

 為也且公朝所以行下諸司相度不令本司得專之

 者盖欲聞利害之實在本司自當引嫌不應同議又

 某所見偶與前任鞏提舉不同欲望釣慈劄下諸司

 徑行相度囘申仍免本司與議SKchar勝幸甚

   録囬降省劄

 具位劉某申 云

 照得廣東之循梅惠閩之汀邵江西之贑建皆塩子

 淵藪十數年来為恵烈矣前度東提舉黄某乞𭣣回

 循梅應三州鈔引從本司自行措置其意羙矣後改

 鞏某以增額難辨遂請復三州賣塩今提舉司所申

以爲果行其說則三州可復厚利提舉可得薄助

而百姓獨被其害三州連年冦SKchar甫定豈堪再推剥

之爲朝廷産禍邪其𡻕増起觧銀叁萬五千兩願從

本司節約認觧而不欲貽害於三州夫財用窘廹乃

今世通患居官者苟可取盈無所不至提舉司所申

利害明甚上不損國計下可消盗萌非部使者深長

之慮乎

   右劄付廣東提舉司從所申理事施行准此

嘉熙四年六月二十七日

  與都大司聨衘申省乞爲饒州科降米狀以下並江東

臣等誤𫎇㧞擢俾將使指属部休戚皆條除畫以聞

置司之郡財計築底事𫝑危急憂在旦夕(⿱艹石)不以直

控告 朝廷早為之所設有闕誤豈不上負使令𥨸

饒州向来苗米一十八萬為額至嘉定間史定之為

守修鄱陽至米額止十二萬比之舊額已失六萬定

之有巨援行霸政然已失者不能復也其後米轉額

見失䧟名為有十萬催額端嘉以後毎𡻕僅催及八

萬本州廂禁塲監舖舍軍兵每月合及七千餘石毎

𡻕合支七萬餘石正米僅足以支遣本州軍粮而觧靣

折價僅足以撑拄郡計如𡻕貢金七百兩之𩔖皆

取此所有𡻕觧淮西總所六萬石淮東總所三萬石

無所從来本州官吏非不知餉軍事急乏興罪大本

州軍粮缺乏禍在目前故毎月且捄目前而以欠

總所綱運為常目今兩總所專官下州毎日州催到

些少兩總所合分剖裝船而去入州倉者全見管不

及萬石僅可以支今月軍粮自三月至七月整整六

箇月支運粮四萬二千石其可指擬者諸縣未催萬

餘石而已更缺米六萬石還兩總所二萬石接續軍

粮方可以待早禾之熟去嵗幾乎敗闕幸前提刑蔡

都承攝郡目撃利害為白廟堂准省劄撥借轉般

倉米五千石義倉二千石又撥助義倉三千石某又

就本司撥借平市米六千石貼助僅免踈虞然所借

米本州至今無可撥還今𡻕又添閏月一郡之人

凛凛不安最是本州轉般倉米舊管常平数萬石近

准省劄撥五千石借饒州一萬五千石與池州三

萬六千石與廬州見存止一萬四千斛此外别無顆

粒可以指准官吏相視無䇿獨有常平義倉乃属專

司爲民間飢荒之備然義倉見管米三萬餘石尚可

撥那軍民休戚相闗切恐 朝廷未知饒州虚實取

撥轉般倉米未已事闗相害某等今有條目申請下

一乞公朝體念郡計狼狽至此將見管轉般倉米一

四千餘之内及於義倉米内照去年例撥借二萬餘

石應副饒州接支軍粮以觧目前倒垂之急尚慮或

者必以去年已借未還為疑縁本州不幸四五年

連年荒旱蔡提刑與某各將本州米减放三萬餘石

所以須用接濟(⿱艹石)今年得稔官可既无减放人户亦

昜供輸𨚫將所借之米令本州責限抱認𥙷還庻幾

米斛有歸本州軍粮缺无缺伏倏 釣㫖

一兩總所見行下催督綱運淮東止是催淳祐三年

至五年計欠四萬餘石淮西則併催淳祐元年至五

年積欠計二十五石縁元額𡻕觧淮東三萬石淮西

六萬石故欠淮西者尤多自淳祐三年以前米合該

赦免未𫎇豁除今衮同催督總使本州盡將五年催

到全米八萬石餘盡觧還淮西總所尚未可足償四

年五年之欠如淮東總所何如本州軍粮何事當論

實豁舊乃所以催新也欲望公朝酌行下總所照赦

豁欠及念本州荒旱相仍青黄未接之際稍賜寛假

少俟早禾登塲逐旋𥙷觧幸今兩王人惻怛明恕

下情止是文移督責不忍譴劾官吏爲德甚厚然

被差官員遂日分剖倉米而去不留軍粮則極繫利

害伏候 鈞㫖

右今條具如前某等𥨸郡計所以狼狽不可為者非

一朝一夕之故詢之郡人以自頃 朝廷知糴上户

規避各將産錢飛寄昔日之上中户皆化為下户緑

此苗米失䧟今湏重新計理板籍一番一也又自端

平初提舉司因䑓臣建請將本州斛面毎斛二斗五

𡻕失斛面二萬五千斛十二年間計失米三十萬斛二

也鄱陽一縣財賦最多數年缺知縣以徃徃人望

而畏莫肯注授三也自紹定元年至今十八年間惟

八年得稔而十年皆以水旱减放四也拖照舊牘紹

定三年四年五年六年𡊮提刑四次檢放十七萬

八千餘石嘉𤋮三年史提刑檢放八萬餘石此三數

年内租税十分之中失其七八後人催到新租止了

得為前人補創痍填失䧟譬如窮人之家用過錢物

在前今雖極力撙節終是扶持不起不幸四年五年

俱旱某與前任蔡提刑各厯郡縣深知本州痛痒所

放旱傷通不三分亦知不滿郡人之望不償農夫之

勞寔以軍粮缺乏不容放手而猶不了支遣此其可

不急求其故而聼其自為敗壊乎已减斛面不可復

增已蠲租税不可復理也凋弊郡縣不可以驟扶

持雖欲選僚属立規模整薄復失䧟皆已無及於事

惟有哀鳴 朝廷早求撥助可觧目前之急某等以

置司所在事急如此不容緘黙為謹一郡軍民廹切

有請謹具尚書省伏望鈞慈施行

  小貼

某等先乞撥借米斛所有鄱陽一面踏逐有才幹人

申辟重新整頓版籍外伏乞鈞照

  按信州守臣奏狀

臣近奉八月十三日御筆時方多事念未能蠲租賦

而吏之不良或預借重催取或取嬴厚折復毒吾民

令監司覺察務蘇疾(⿱艹石)而消愁歎臣捧詔感泣下之

郡邑君令臣行孰敢不共又准户部符備奉 聖㫖

以䑓臣奏請諸邑催科並寛二月付臣奉行而信州

守臣虞曾適以書至首言版曹總所限期之嚴次言

諸邑逋負之多其大意則謂臣不當禁至專人爲諸

邑地臣答以諸邑皆昧生平寔無私主如專人之禁

則建康主帥所治太平以守兼漕皆不以臣爲非且

巽謝曽曰聖主不以臣爲不肖使之刺部固欲其相

規儆不欲其相和隨又録御筆以示之去後九月初

六日據本州申近追陽典吏吳暹赴州責認錢帛其

人輙用萬劵行賂州吏展限内排軍呈成領去六百

十分俵衙蕃奉知郡書判本縣拖欠財賦所如山追

吏不發寕不以錢觧官動以萬數賄吏縣強州弱

前所未聞事渉入衆不欲一一追究程成杖一百追

贓觧提刑司臣讀之駭然因記臣始入境州民遮

訴程成專一爲郡鷹犬刻剥民財臣務存州民事体

指名行下戒約今覆出爲惡贓六百千止從杖罪且

問卒而不問吏何也兼州出一引追吏縣費萬緡展

限州之可畏甚矣猶謂縣強州弱其說寔不可曉况

此錢皆本縣百姓膏血憲司雖貧何忍用此即委判

通判俞公明將程决配仍監此萬劵納州理為本縣

欠額臣𥨸惟江鄉諸獨信州預借至淳祐六年苗米

其民尤可哀痛每因公牘私書諄諄鎸免冀寛一分

曾方且劄為紫袋黒匣下縣遇繳一袋要三十千一匣百五十千今又於

御筆申嚴之初詔㫖緩催之際愈加峻急動以版曹

總所為詞昔陽城牧道州觀察使遣判官督赴城自

繋獄户判官驚謝而去不聞城之遷怒吏民流毒田

里也臣反復切磋之望絶丁嚀告戒之詞窮謹按朝

請郎知信州虞曾居國門之外生名相之閥宜知

聖主之德意宜接前修之見聞一剖郡符便忘縣譜

專為聚斂封殖之計不明保障繭絲之義群㤙胥如

骨肉虐屬邑如草芥藐藐然牧與芻之責皇皇焉玉

與劒之求故侍郎徐元杰身肉未寒罷吏侵其垣屋

殘其竹木本州坐視不詰其家逺愬於臣曾為郡守

視牧養教化為不切甘掊克椎剥之有味倘為隱蔽

是負使令欲望 聖慈鍳烈祖紫雲樓之訓覧前賢

舂陵行之篇特發睿斷將曾免所居官以為奉

詔不䖍剥下已甚者之戒

  為弋陽知縣王庚應申省狀

照對某近者按信州守臣虞曾縱容吏卒誅求属邑

非采浮議及聼賛言其事皆據本州自申不敢加减

一字同時内䑓亦有章疏劾曾相去千餘里不約而

同可見輿議沸騰不容偶揜曾不自反多遣心腹来

此詗事及聞本司劾上罷命以後下數日之后遷怒

弋陽宰王庚應作日前按章逐而升之以快私憤某

與庚應初無一靣之舊但弋陽凋敝庚應稍能植立

雖事𭧂守奉急符尚能寛之一分如折苗每石减五

百文納紬毎尺减十文之𩔖又如今夏旱乾諸處催

科愈急庚應乃寛放半月某不覺稱賞牒州寛假此

亦監司施行之常不曾積此等事意謂庚應形跡本

州疑入其心牢不可破其寔庚應與曾同鄉受其舉

薦前後不曾有一字至本司說曾長短一旦遭曽誣

劾其事乃大不然若以預借爲罪則諸邑皆有預借

凡曾年𡻕間掊克椎剥而入者皆預借之物也今遂

嫁罪於庚應將誰欺乎(⿱艹石)謂其催多觧少則自来諸

邑止辨觧經常錢及曾爲守又要辦繳牌匣事例錢

方其在郡諸邑畏威而不敢言及其旣罷某以弋陽

貴溪二邑最近㑹其簿歴見得貴溪自今年正至九

計支過申繳牌匣官㑹八萬二千九十貫弋陽自今

年四月至七月共支過申繳牌匣并本州吏卒事例

錢七萬六千六百六十三貫皆在觧發經常之外並是

以催到二税那移供應盖賂一專人則千緡繳一銀

牌則三百二十千青袋則二百一十千紫袋則一百

五十千朱匣則二百五十千又有銅限歴限色目不

一皆有定價來如風雨一刻不可違一文不可欠郡

人咸云牌區之費多於經常所謂諸邑催多觧少不

何人合執其咎某即劾曾而罷之其責塞矣但去𭧂

守乃欲以持凋邑今反為邑令之累於不能無愧兼

其所按庚應為官妓落籍受金皆出於一時忿懟之

躁詞非誠證驗又劾章乃曾聞罷之后所發月日可

攷尚頼天清明庚應止從薄責然邑憐其非辜欲望

公朝詳某今来所申便見曽在部所為特賜敷奏或

委他司體量(⿱艹石)遂保全已之守則乞昭雪無辜之令

俾庚應赴部别行注授理為無過某今後尚欲奉公

舉職誼不容黙湏至申聞者

  减放塩錢申省狀

某照得臬司所以能專責郡縣使之奉法受民者以

其不管財賦專以奉行寛大推廣德意為職業邇來

數年以來 朝廷分委刑獄之臣賣塩捨平反之本

職而與郡縣牙儈較錐刀之利生視敷押而不聞顯

行切而不恤某每一渉筆常有赧容幸遇 聖主蠲

减舊逋某即索郡縣簿歴躬自檢㸃将民旅牙舖

所欠多寡立為格眼各照指揮等第减放惜其所欠

多已自無幾然計通放過舊楮五萬六千餘緡並已

大字明榜縣門使民間户曉君上措施予民之意其

净欠不該放者計三萬九千餘緡一面催督務要納

足申觧外合行具申今後米塩差使乞經委財賦官

司庻幾得以專心一意於獄事

  為池州通判厲髯翁申乞平反賞狀

某仰惟 聖朝以仁立國哀矜庻獄謹刑有銘昭囘

之光爛然下照某兢兢奉行罔敢失墜推鞠不寔者

旣以論其罪平反得情者無以旌其勞可乎𥨸見建康

府左司理院勘寕江縣江課兒彭義等三人謀殺事

如府尹所劾三人已伏罪矣本府檢斷謀殺人者斬

從而加功者絞此三人皆抵死罪具申本司詳覆本

司以江課兒歸自和州中𡍼抱死皆曾倩人挑衣包

同行今同行人與所挑衣包了無踪跡一再行下疏

駁牒官府經自奏裁旣而刑寺 朝廷果有疏駁至

委憲臣親勘本司遂選承事𭅺通判池州厲髯翁代

行觧理翁不惮伏暑慨然就道至則反復研究三囚

各哀鳴訟𡨚始者吕義妄招將張琳雉網麻繩扣死

課兒今借雉網繩頭比對行𠒋元䋲具見大小長短

之不𩔖始者捕兵朱貴曾証行𠒋之夜鳴鈴走傳與

吕義等邂逅於途今索遞舖簿歴挨究當夜吕義等

三人各自走送文字獨朱貴在家即无承傳來歴可

見州縣已成之獄出於吏手無非鍜煉文致之所為

髯翁以此閲寔能使幽暗復明𡨚抑𫉬吐推方寸之

公心脱三囚於死地徐考所申直情徑述略无阿

附之意其視㝷常差委畏懦避事苟且塞責者大不

侔矣本司囘申刑寺及牒府别行根捕原與江課兒

挑包同行不識姓名之人究勘併將失當官趙與稀

王湘等按奏仰𫎇俞𠃔責罰所有髯翁平反之勞

合與旌賞庻幾賞罸對行在法諸入人罪死謂巳結之案餘

條推正駁正死罪准此所舉駁正元不義大情官吏别推能正

者准非當職官駁正格賞格命官入人死罪而非當

職官謂諸州非知通職官之𩔖能駁正一名者减磨三年二人轉

一官三人以上奏裁成法昭然所合具申尚書省欲

望公朝特賜敷奏優加旌擢照例推賞施行

  辟休寕知丞洪涛充本司幹官申省狀

某契勘諸路提刑司属官兩員民訟委幹官獄案委

檢法不可一日缺官本司幹辨公事一員兩年以來

未見除人僅有檢法獨員案牘如山公事積壓不免

分委州縣官書擬極為不便𥨸見承奉𭅺知徽州休

寕縣丞洪濤故端明殿學士咨䕫之子才學器識底

法乃父頃監水口鎮漕臣方大琮帥臣徐清叟皆薦

其材及来休寕攝邑數月有廉平聲某檄之入幙

於婉畫之際多忠益之言欲望 鈞慈特賜敷奏差

洪濤在填本司幹辨公事見缺庻幾一路獄訟免至

淹留而某庸虗亦頼禆助

  為蘇棼申省狀

某誤𫎇上㤙承乏臬事以奉行寛大理雪𡨚滯為職

况年𡻕之間德音屢發赦宥者一减降者三含生之

𩔖莫不鼓舞切見前儒林郎蘇棼昨因論列覊管饒

州在某置司之所與之素昧生平未嘗覿面但閲犯

由有可矜憫盖嘗三為具申兹𫎇特㫖放令逐便因

棼来辭始 其人𥨸謂多事之時宜開使過之路如棼

嘗佐戎幕於淮襄間事身歴目撃其材有足用者當

來非犯贓私直以口語追勤兼二蘇之裔凋零无幾

阜陵 御製文忠公軾集序宸翰真本棼見寳藏

文定公轍子尚書遲嘗守婺其後遂居婺厥有源流

謂棼冐族寔則不然欲望 公朝念黨家之遺緒憫

寒士之失宜特賜敷奏將棼稍與牽復驅之煩使以

旌忠賢之后以勸功名之士謹録申聞者

  按發張記等奏檢

臣叨𫎇 聖恩俾司一路臬事審克平反乃臣本職

今閲郡邑獄案乃有下令慘刻隕平人於非命便文

鹵莽抑平人爲凶身者案牘昭然按發一二何以儆

勸其餘臣近㨿宣城縣百姓孫百三經部陳訴麻姑

管界兩寨妄申私塩提去母親阿趙闗兩日夜致阿

趙赴水而死臣即索寕國府元断參考見得本府

將寨兵葛良汪勝徒罪編管詳觀守臣所斷深不滿

於倅𠫊之輕信盖受誣告之辭而差寨兵𭣣捕者

承議郎通判寕國府張記也事已年餘而抱𡨚之家

哀訴朱已又據宣城縣申檢驗到百姓陳六六被殺

屍首亦是管界寨兵妄捉私茶所致陳六六者居於

路傍有客擔乾魚豬兒偶過其門寨兵張俊等意為

茶率領一十六人各持鎗刀圍屋掩捕陳六六避之

房内衆兵各用鎗從窓眼戳入陳六六者死於鎗下

臣詰聞寨官據申今年三月年内准府判𠫊給歴

令寨兵捕茶臣行下索歴則倅𠫊見殺人事發已

先索囘以泯其迹盖給歴令寨兵捕茶者承議𭅺通

判寕國府藩釡也又准刑寺駁下江課兒殺之獄如

江寕縣建府所勘皆以為捕兵彭義而吕義王順者

寔知情臣以江課歸自和州中途抱病既曾倩人挑

包同行今同行人與所挑衣包了无蹤跡而執彭義

為凶身無怪乎刑寺之䟽駁遂選委池州通判厲髯

翁别推據髯翁索出遞薄㸃對彭義等三名是日各

有遞傳文書天道昭昭焉可厚誣臣契勘妄以彭義

平日蹤跡可疑執為凶身迪功𭅺江寕縣尉應文炳

也信憑縣尉所申而誤勘者奉議郎知江寕縣趙與

稀也信憑本縣所申而誤勘者文林𭅺建康府右司

理𠫵軍王湘也人據信州申鈆山縣姜于八被殺

之獄如廵尉及本縣所勘則以葉辛乙為凶身及夲

州審勘葉辛乙者行止分明於殺人事了無闗渉時

鈆山宰黄辛叟方遭對移獄成吏手而终始共誤者

修職郎鈆山縣尉趙彦楀武經郎廵檢沈緯也臣巳

將逐項寨兵及推吏等人分頭研究施行外謹按張

記潘釜俱碎大藩各无𩔰過但此二事過亦不少且

茶塩 固吏卒𠫊然捕私販也必有𧷢差捕卒也必有

時今信无根之白詞給循環之引歴使之數十為群

縱虎出柙為民患前轍覆已後車不懲臣以為殺人

與挺與刄寨卒也殺以政二倅也先賢有𭣄涕書

私販之獄者二倅豈未之聞也應文炳趙彦楀沈煒

但畏凶人之未𫉬不察平人之非辜趙與稀王湘付

獄事於吏手視人命為物臣視此七人者皆不可以

問内不記與稀文炳俱以去官餘見在任欲乞特發

睿斷將記釡各與稀湘文炳彦䄔煒各與免官已替

人與罷新任以戒鞠獄失寔執誣平人者

  貼黄

 臣𥨸見保義郎𫞐寕國府管界廵檢吳杓從義𭅺

 權宣城縣麻姑廵權劉樁皆是攝官寔縱寨卒

 賊殺人不辜𤨏𤨏蟣虱不足以汚簡書然寨卒害

 民極矣(⿱艹石)寨官漏網繼之者將以為常欲望

 睿慈㫁並賜鎸責以儆後来

  按饒州路分葉准奏狀

臣𥨸惟瀕江當多事之日管軍非養疴之地伏見武

翼郎江西南東路兵馬副都監饒州駐劄葉以去𡻕

八月到任臣見其形神困𢢑氣息奄奄具飯招之辭

疾不至初謂偶然既而深居簡出為常今春 聖節

漙率同慶穿秉赴宴不為勞苦又辭疾不至臣以此

知其不堪勉強矣(⿱艹石)膂力旣愆智畧可采猶可覬其

臥䕶昨者散賞給錢支月粮米幾失伍淮不能詰臣

亟榜曉諭而後定徤兒月請科錢五薄而軍典逐名

抽除八文淮𠫊下衙兵司抽除十一文每人僅餘百

金卒有後言淮不罪减刻者而反怒被减刻者臣又

為區區以息衆譁其人衰頺如此昏憒如此兼不檢

下又不恤士如此緩急何足仗哉欲乞

睿㫁將淮姑與禄仍催差下人疾速之任或未差人

即乞於大使臣選經行陣有智畧之人俾填見缺庻

幾一 郡軍政不至廢弛湏至申聞者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