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一

卷第五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五十一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五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之五十一

 奏議

   備對劄子端平元年九月

臣㳟惟陛下更化以來登庸一相號召諸賢江湖逺

屏之人山林乆幽之士隔絶千萬里而不見録者訪

求如不及近臣骨鯁之言小臣狂狷之議菀結二十

年而不䕶伸者吐露無餘藴士大夫常恨不遇聖主

今生德可謂聖矣又常恨不遇賢相今相業可謂賢

矣此韓愈石介作爲頌詩之日也然而臣竊有憂焉

昔人主未嘗不𣣔治而卒趨於亂自昔大臣未嘗不

欲得天下之譽而卒受天下之謗自昔士大夫未嘗

不𣣔以名節自許而往往為冨貴利禄所變者立志

不果執德不固持循於乆者易變矯揉於暫者難恃

也以臣之愚竊跡近事眀主方厲精更始而或者恐

其惰終大臣方奉公履正而或者過於責備善𩔖方

合而間有異同齟齬之迹國是方定而已有反覆動

摇之戒不幸有近於先賢程顥之所憂者其故何歟

蓋天下所恃與吾君吾相共起太平者諸賢而已彼

其忠似遷直似訐上冨春秋則進聖人血氣之戒上

喜功名則守儒者根本之論内無許趙之寵而攻後

宫者相繼外無丁傳之橫而議戚畹者不巳或欲覈

内帑以佐經費或欲逺奄嬖以肅朝網陛下雖始樂

聞乃已猒聽批依而不果依之𩔖是也事之不稽於

衆者則言今之不便於民者則言黜陟用舍之末恊

於公論者則又言大臣外雖翕受内或憚改報行而

不果行之𩔖是也聽者或從或違𩔖者私主言者自

鳴自止亦不堅執始初清明其兆巳爾歲月稍失主

意懈於上廟謨揺於下臣恐觀望迎合之説進中傷

報復之訃行賢者稍稍引退中人以下皆循然以求

容羣小投袂復起而天下之事去矣臣聞靡不有初

鮮克有終又聞堅凝之難昔我仁祖嘉祐之末𤦺為

相修參預所用之人所行之事常如慶暦之𥘉故四

十二年之治侔於三代若夫朝用馬范暮擢章蔡朝

變新法暮主紹述其禍有不忍言者然則陛下雖有

改舊圖新之意果可保其終乎臣敢以此為明主規

也人之常情惡直喜侫權位旣重容受愈難熈寕大

臣始用吕公著為中司公著不合而徐禧鄧綰之徒

進紹聖大臣𥘉引陳權共語不合而林希瓘輩遂為

上容矣然則廟堂之上雖以進賢退不肖而為已任果

可保其終乎臣敢以此為大臣規也立初節易保晚

節難㓂準暮年未免動色於使相来祁終身不能志

情於两地种放常秩旣召名譽頓減於遺逸之日唐

介鄒浩旣貴風采反不及論事之時然則班行之内

號爲有行義操守者又可保其終乎臣敢以此爲士

大夫之規也臣願陛下與二三大臣思致諸賢之難

亦既致之信任勿貳可也(⿱艹石)尊顯其人忽弁其言謂

之貌敬可也而一時諸賢又思保令名之難苟欲保

之壯老一節可也若激昂於前委靡於後謂之晚繆

可也言治於今日者多矣臣愚以爲君相不必慨

前古常如端平之初元足矣士大夫不必過持高論

毋改平日之大節足矣臣位卑言高罪當萬死惟陛

下裁赦

   其二

臣聞禍敗之來常患於不知與知之而不憂女眞旣

㓕韃與我鄰重兵潰於游𮪍厚禮加於小使朝野凛

然如控弦百萬之臨境可謂知所憂矣然臣猶以為

未知所以憂也盖自南北分裂其間大戰者有數曹

操赤璧之役符堅淝水之役逆亮𤓰州之役皆奔北

而去或僅脱身煙熖或聞風聲鶴唳而遁或變起帳

下殞於叢鏑彼惟不來來則為南師所勝商浩山桑

之役桓温襄邑之役禇裒伐陂之役皆狼狼而返或

絀廢為民或委罪偏禆或聞哭聲慙憤𤼵病而死此

惟不往往則為北師所敗今之韃戎變詐不過如操

強盛不過如堅㓙殘不過如亮假令傾國大入是天

亡此胡使之送死而謀臣勇將𡚒躍以立功名之機

也何以深憂為哉臣之所憂者今之將帥德望未必

如浩材能未必如温噐識未必如裒而鳴劒抵掌坐

談関河鼻息所衝上拂雲漢非笑蔡謨王羲之孫綽

不可易之言經營王鎭惡到彦之哥舒翰不能守之

地一舉而僨軍然猶未懲恐再舉而覆國矣此孟

子所謂盡心力而不得魚又有後災是也顧未以為憂

何哉臣非敢位懦者之論沮鋭者之氣而為妄庸偷

安者之地也盖億兆之命不可以寡謀試強大之敵

敵不可以虚氣吞世有患虎𭧂者必於其來往出没

途預設弓矢䧟穽以待焉一旦咆哮而至其斃必矣

若徒手入山林𥘵裼而摶之未有不反為所噬者自

関隴達於均房自均房達於淮右彼嘗所來往出没

之徒也高城深塹良將精卒吾弓矢䧟穽之具也脩吾

具以待其至卞莊子之智也徒手𥘵裼而往摶之馮

婦之勇也今日之計將為卞荘子乎抑為馮婦乎昔

人有言天下大亊豈堪再壊惟陛下與大臣謹之重

之臣不勝惓惓

   貼黄

臣竊見晋人委任將帥至專然祖逖翦平南復以戴

淵臨之陶侃威行荆楚復以温嶠參之謝安指授諸

將使諸桓當上流羣謝當下流事權所𭔃未嘗徧重

今自襄峴以至淮泗挈數千里之邊靣兵柄付之一

門上無董統下無副貳特守多其兵佐鎭戍皆其厮

養未有毫髪之功而先養成尾大之勢非所以尊嚴

朝廷保全將帥也臣願陛下更留睿算

   又

臣妄謂金之與韃雖均爲夷狄然待之要自不同金

吾讎也韃吾鄰也斬使焚弊所以待讎也覊縻勿絶

所以待鄰也與金通好是以待鄰之道待讎也與韃

尋釁是以待讎之道待鄰也旣失於前不可復失於

後國家異日豈能不與韃和但其事在於數年之外

此數年之内修實政養力使士馬疆保障厚藩籬固

可以與之戰則可與之和矣

  三

臣竊惟財用不足今日不可藥之病也先朝或出内

藏庫數百萬以𦔳大農今内帑有無外廷不得而㑹

矣前或世税於農或摧於商賈今税摧俱重不可復

加桑洪羊宇文融復生其術窮矣於是日造楮十六

萬以給調度楮賤如糞土而造未巳士大夫獻議盈

廷工於詞病而拙於處方者皆是也臣有𥙿國寛民

之要方不過没入大贜吏數十家之貲然度寛大之

朝决不忍行請條其次者一日罷編戸和糴之擾計

産抛數非其樂低佑高量幾於毫奪歲歲爲民患苦

故曰罷之善或曰軍旅之興水旱無備則柰何臣謂

與其糴於中下之户孰若糴於富貴之家昔之所

謂富貴者不過聚象犀珠玉之好窮聲色耳目之奉

其尤鄙者則多積𩿅中之金而巳至於吞噬千家之

膏膄連亘數路之阡陌嵗入號百萬斛則自開闢以

來未之有也亞乎此者又數家焉臣愚以為此𩔖宜

令所居郡縣各按版籍十糴其七若旁郡鄰縣之僑

產則全糴焉糴十年止十年之外國用少紓則給其

直臣聞安邊所官田歲可收三十萬斛此數家者嵗

可糴數十萬斛則編戸可以勿糴矣二曰追大吏乾

没之贜比年顓閫之臣尹京之臣縂餉之臣握兵之

臣擁麾持節之臣未有不𭧂富者其人在藝祖孝皇

之朝皆當極刑其貲産繩以周官馭貧之法皆當没

入今各優游寓里晏然享封君之富臣愚以爲此𩔖

宜令有司覈其簿籍前所乾没今昔追取别儲之以

備邊費亦一䇿也昔人或相三君而無衣帛之妾或

造國元老而僅有桑八百株田十五頃𡈽山之墅平

泉之荘所直㡬世猶譏議今一家遂有百萬金倉一

所何祥哉一貪倡之衆貪和之毒偏四海人心憤怒

之日乆矣今也田當没入止糴其粟粟之外貨寳如

山自(⿱艹石)也貨當没入止追其贜其不追者猶不勝用

也此於貴家大吏無甚損而國與民皆可小蘇不亦

簡而易行乎臣所慮者上則陛下念其攀鱗附翼之

功下則大臣牽於維桑與梓之情雖以臣言爲然終

不忍用是則朝廷於此數家及數十大贜吏無信負

矣如國與民何惟陛下圖之

   輸對劄子端平二年七月十一日

   一

臣共惟陛下厲精更化並建二揆共起治功興君英

辟之規模也大臣同心輔政兼𭣣群䇿不主巳見先

正名臣之德業也以此圖回何向不濟然天下之𫝑

宜疆而日趨於弱宜安而日趨於危其故何歟盖服

天下莫若公今也失之私鎭天下莫若重今也失之

輕二失不去雖聖君賢相終不能以善治臣謹條其

事以獻臣聞王者之興必有天命文帝在藩大橫是

占平王尚㓜當璧而拜而人力不預焉陛下受命於

天柄臣掠功於已因私天位遂德柄臣因德柄臣遂

失君道昔衛獻公謂𡩋喜曰政由𡩋氏𥙊則寡人後

世以為失言鳴呼祭猶在也欝攸之變私苐巋然而

大室為燼是祭亦去矣臣竊意陛下内不能平而哀

樂終始今古罕倫旣得其主又得其死非私歟因私

天位遂䟽同氣因䟽同氣遂失家道均為近屬等是

宗藩或𥨊園甲第寵光赫奕或𮎰草一邱𥙊享寂寥有

司莫敢將明行路無不嗟閔非私歟左戚貴胄聨翩

華途桑霍之萌也两邸魚軒融洩廣内丁傳之漸也

非私歟南陽近親蹙奪貧細郡國不敢問北司貴臣

慿恃思寵風憲不敢劾非私歟大農告乏而乘輿後

宫之奉未聞少損大臣鐫俸而重俟累將之家不㧞

一毫非私歟然則天下之心安得而悅服照烈於亮

関張不能間符堅於猛宗戚不能毀其見重如此若

夫憂𦆵畏議有狼䟦之嗟厭事避權勲魚𡙡之興非

輕歟申屠劾弄臣之罪於相府九齡叱寵妃之使於

朝堂其自重如此若夫猗違肺腑之間道有所屈浮

沉宦寺之際志不得行非輕歟裴度處置两河歛手

徳𥙿告戒三鎭聽命若夫勉之以恊和乃佩劔而相

笑諭之以謹重乃拜表而即行非輕歟淮失邳徐方

懷吹韲之心蜀窺秦鞏巳有𣣔炙之色非輕歟子產

為政歌怨不卹管仲下令虧益者死若夫以匹夫橫

議而變政因走卒偶語而易令非輕歟然則天下之

治安得堅凝臣謂藥今之病捄今之弊别無竒策不

過去其私而服之以公去其輕而鎭之以重而巳夫

惟以天位歸諸天命而不歸諸人力裁柄臣之㤙然

後可以示臣子之戒雪故王之𡨚然後可以召天地

之和孝宗之於秀邸待本生親之法也過此恐有諌

濮園者矣 宣仁之於高氏待外戚之法也過此恐

有張堯佐者矣高宗之於張去為劉媫妤待奄嬖

之法也否則踵政宣之法矣此臣所謂去其私而服

之以公者也宫府為一體則朝網肅政事出中書則

相權重韓𤦺之逐任守忠陳俊卿之去曽覿大臣處

近習之法也趙普諌幽燕之役㓂凖决澶淵之䇿大

臣處邉事之法也失信者民惑反汗者令輕繼今以

往方其造令也當謀及卿士謀及庻人及其行令也

當堅如金石信如四時有議令虧令益令不如令者

皆罪之則令重矣此臣所謂去其輕而鎭之以重者

也臣在田里見癸巳十月以後所下詔令雖樵夫野

老莫不欣躍鼓舞曰太平旦夕可致及來行都稍乆

目擊近事䆮異初元以聖君而𫎇天下之疑以賢相

而受天下之謗臣思其故而不可得意者私與輕有

以累之詩云必之憂矣又云心乎愛矣惟陛下與大

臣留意而改圖焉

   貼黄

臣竊見苕川之事出於廹脅向者止議其罪不原其

情近者雖復其爵未雪其枉皆議臣過計非陛下夲

心臣猶記訃告之初震悼輟朝亟命有司討論贈典

陛下本心盖如此文致濳逆削奪封爵乃當時小人

之謀繳駁論列各有主名豈陛下本心哉羙官歸此

曹惡謗叢陛下此曹之罪不討則陛下之謗不解陛

下何不下尺𥿄之詔曰故王素有東海王疆寕王憲

之志不幸遭變朕於同氣友愛素隆而某人等實間

朕骨肉離朕手足使太母不得全鳲鳩平均之德使

人主不得盡眷令急難之情朕旣痛心疾首追咎往事

前日繳駁論列之人宜伏江充蘇文之誅德音辦誣

則四海之心悦矣厚禮改葬則九原之憾釋矣至於

聖㤙矣牽復論言一朌無第可告無孤可付天下之

人莫不聞而哀之陛下孔懷終鮮之痛宜如何耶議

者亦諒陛下之心矣以國本之未立也臣以為隱然

示人以未繼絶之故不若暁然以示人將繼絶之意

先事播告待國本之立而舉行焉不亦可乎陛下仁

聖甚祖宗好學禮賢無失德於天下而乾象錯異民

情危疑變故日生警遽日至豈非此一大事未𠃔天

人之意而然與臣位卑言高罪當萬死惟陛下裁度

   二

臣聞之道塗皆謂陛下更化旣乆責治未進稍厭君

子復思小人朝野讙傳莫不失望然陛下聖明固無

是事萬一有之亂萌禍胎昉於此矣夫國猶身也身

不能無病受病必有源㭬伐於少至老必騐藴伏於

憂至秋必發柄臣濁亂天下乆矣塈元春知孝之流

橫議於朝反易網常變亂邪正而元氣壊國損善湘

之倫妄作於邉削薄夲根裂棄險要而弱勢成以一

易二民始疑楮三界並行民始賤楮通國無䇿以捄

而亡形具於斯時也水旱游彗孛交流火燔都邑

盗满原野柄臣懼天下議巳遂行一切茍悦之政以

求容於斯世贑卒戕憲而不討盰卒殺守而曲赦於

是兵以姑息為當然訓齊以法則怨贜吏滿天下躬

盗賊之行而享封君之富於是吏以饕墨為當然薄

録其尤則怨覃免無節循轉不已徒手赴春閙而秋

賦㡬廢正𭅺滿銓部而任子倍増於是士大夫以僥

倖為當然裁抑其甚則又怨柄與其徒皆攫取陛

下之富貴而去而獨留其大敝極壊之朝綱巳開難

合之邉釁驕冗不可簡稽之兵窮極不可變通之楮

䧟溺不可挽回之風俗以遺陛下此脉家所謂在膏

之上盲之下良醫棄其鍼石而走之證也陛下不幸而

當之諸賢不量力而就之相視束手莫知所爲陛下

責諸賢無扁鵲華佗之方則似矣若曰更醫而致疾

則非也假令陛下起柄臣於九原授以相印還債帥

於讁地升之將壇天下其遂晏然乎嗟夫君子小人

並立於世小人享其樂君子當其憂小人飲其甘君

子味其苦小人善交結故負罪而見思君子拙迎合

故輸忠而𫉬厭小人恃智巧君子恃天理人心之正

而天與人又有時而不然檜十九年彌逺二十六年

而衍七十日光九月君子之難取必於天如此慶暦

議减任子任子不可減而仲淹𤦺罷淳熈議裁恩霈

㤙霈不可裁而龔茂良逐小人作流共工於幽州賦

以快之君子之不見樂於人如此天與人皆不可恃

所恃者人主而巳親之猶恐其䟽縻之猶恐其去柰

何外示眷禮内萌厭SKchar使之皆岌岌不自保乎名臣

殄瘁時事寖非弓旌所招稍稍引去見幾而作者未

巳也彈射所驅往往復還迹而至者未巳也曽肇

有言竊觀近曰上意漸變深味此語可為寒心臣願

陛下堅凝𥘉志無使邪説揺正論小人間君子如肇

所慮則用今之二相與今之諸賢足矣不然雖舉十

六相彼四㓙之來不知十六相者何恃而安乎或曰

今天下最急者兵與楮二事有人焉能制兵之驕扶

楮之賤雖非君子盍用之以紓一時之急乎臣曰不

然宣靖之禍蔡京為之也虜𮪍長驅京巳貶責乃自

言有禦狄之策以求復用當時不惑其言天下後世

亦不追恨其䇿之未試何也京惟無策所以至此旣

已至此策將安出小人欺世之術毎𩔖於此嗚呼堅

守京師者李綱也再造江表者趙鼎也尊中國攘夷

狄者張浚也皆君子也國存至今用君子之力也使

京復用則國亡乆矣此陛下之商鑒也臣所以不勝

惓惓者哉

   貼黄

蒙恩兼郎竊見本選在籍小使臣一萬三千九百

餘人内奏𥙷五百五百餘人宗室三千六百餘人吏

職軍班各千人而武舉不滿五百軍功不滿千以恩

澤入仕者如此之多臣因以名噐之濫予以材武自

𡚒者如此之少臣因以知武功之不競而又有爵

一塗巳參注者二千一百餘人來者源源未巳皆注

監當而監當闕皆十二年以上六七人共守一闕

恐數年之後充塞銓部皆以貲為𭅺之人而仕進之

塗愈狹矣謂國用不足固今日急務然生財之道

非止一端鬻爵之令可以巳矣惟陛下與大臣熟議

   録聖語申時政記所狀

閏月十一日赴後殿奏事例二件讀至第一劄至因

私天位遂徳柄處奏云近有御筆戒飭臣寮無得

言故相事臣謂故相有功於陛下陛下欲保全其子

孫田産可也至於其人當國㡬三十年所行之事有

是與非是非之理根於人心陛下豈能泯人心之是

非使之不敢言乎聖語曰朕何嘗禁人如此說讀至

沂榮魚軒融洩廣内處奏云陛下自藩邸入承大統

有 生之親有出繼之親崇奉之道固宜從厚但人

主之孝與臣庶不同人主以奉宗廟尊正統為孝漢定

陶傳太后欲居北宫師丹等以為非臣謂陛下閨門

之私恩不可以不厚朝廷之公分不可以不嚴聖語

曰此事自有典故讀至諸葛亮王猛處奏云陛下向

者待柄臣太重人莫不畏之今者待大臣旣輕大臣

又自輕人皆不畏之大臣使人畏固不可使人不畏

亦不可讀至拜表即行處奏云去歲興師猶是朝廷

有進取之意將帥觀望而然後來廟謨專務𭣣歛靠

實戒飭屢下而淮東興宿州之役荆襄出唐州之師

皆不以聞於朝如此則將帥在外妄作廟堂不能誰

何之何以為國聖語曰唐州之事亦曽申來奏云臣

疎賤不知朝廷機宻但為國之道無過賞罸陳韡既

以平版受賞唐州失律豈容佚罰縱元帥未可輕動

至如偏帥提師而出覆軍而歸無罸可也乎聖語曰

然讀至孝宗之於秀邸處奏云孝宗在位二十餘年

所以待秀邸者輕重厚薄皆有凖則故廟謐為孝此

陛下所當法聖語曰朕只是依典故讀至待𡘤嬖處

聖語曰朕何曽與此曹謀事奏云更化之初都無此

傳只因近日軍卒小警戚官左右皆得進言陛下之

聽不免稍雜若信其言天下之事去矣聖語曰無此

奏云雖無此事然聞此事亦足以戒讀至肅朝綱重

相權處聖語曰今政出中書不可謂不重奏云陛下

待左相眷意未嘗衰而外間妄云眷衰於是左相求

去右相未嘗引舊人而外間妄云薦某人某人於是

右相求去此必小人欲二相皆去之計也又近日廷

臣皆言二相不和臣為樞屬日日隨都司白事見二

相握手促SKchar議論甚恊未見不和之迹聖語曰得如

此甚好讀至聖君賢相而受疑謗思其故而不可

得處聖語曰卿思其故是如何奏云巳見奏篇讀貼

黃至苕川之事聖語曰濟王之事與秦王不同羣臣

引秦王為比非也奏云畢竟陛下夲心不如此震悼

輟朝陛下本心也討論贈典陛下初詔也彼來因一

等小人為給舍臺諌繳駁論列不巳遂有後靣一叚

施行謂當治此一等小人之罪以滌陛下千載之

謗聖語曰人主尚思有司守法奏云當時小人各為

一身之謀恐非守陛下之法讀至繼絶處聖語曰朕

向有御筆卿見否奏云臣見之國本未建宜陛下有

此言他日陛下子孫千億國本旣建此事恐不容巳

不若令天下人先如此意上黙然讀第二劄至諸賢

不量力而就處奏云陛下更化許乆外間失職小人

之論皆以為朝廷所行之事無一件是臣平心論之

向來陛下權柄下移欲自除一吏不可今要除從官

則御筆經除要並命两相則宣麻同拜此攬權之效

向來內自職事官以上外自通判以上皆有定價士

大夫納賂於權門取償於百姓今內外差遣並從公

揀㧞向後亷吏必多廉吏多則民力蘇此去貪之效

也向來故相蒙蔽羣臣於陛下之前豈敢誦言其非

近臣中惟眞德秀魏了翁小臣中將蔣重珍陳塤之

流曽與之異論今人人得以攻廟堂缺失議朝政是

非此闢言路之効也謂更化無效則不可但此等言

語近於諂䛕故臣不敢具之奏篇惟陛下堅守此意勿

使小人破壊之磨以歲月何事不成讀至弓旌所招

稍稍引去處聖語曰誰也奏云蔣重珍旣去洪咨䕫

又引疾如此則諸賢皆去别有一副人當來矣上頷

之讀至蔡京自言有禦狄之䇿處聖語曰士大夫虚

談多實用少又曰任責者少小人之有才者亦不可

終廢易但言内君子外小人何嘗教廢而不用奏云

陛下欲君某人居廢堂恐非外小人之義聖語曰無

朕欲令尹京行㑹子奏云臣記旣得㑹子當故相末

年外路只賣得三百以下錢(⿱艹石)某人果有秤提之術

彼時何不以獻故相乃秘藏至今此只是欺世之言

實無竒䇿聖語曰卿言良是他想亦無䇿上又歎無

人任事奏云今日病證旣深用君子如參苓雖無

近效猶有可生全之理用小人如服鳥喙一劑而亡

矣讀剳畢端笏奏云臣少小讀書每見犯顔敢諌者

謂之忠臣希㫖論事者謂之䛕臣臣雖不及古人然

陛下聖徳容受如此不覺罄其狂愚所言未必一一

中理惟陛下擇而行之下殿再拜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