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一

卷第八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八十一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八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一

 掖垣駁繳看詳狀

  繳秦九韶知臨江軍奏狀

 准中書門下省送到録黄一道為秦九韶羗知臨

 江軍令等書行書讀湏至奏聞者

右臣等𥨸見九韶除目𥘉下輿論沸騰臣等即欲駁

論而録黃旬日始至後省則聞九韶已為䑓所劾

罷郡等若可以巳又恐妨同除諸人黽勉書黄未

發間訪外議皆謂罪罰未當罪盖其人不孝不義不

仁不亷之事具載丹書等不復縷數姑以後省舊

牘考之去秋有江東議幙之除首遭駁論其冬又除

農丞前去平江措置米餫後省再駁其命遂寢奉祠

猶未一年以郡起家(⿱艹石)使其真有材能固不可以一

𤯝廢今通國皆謂其人𭧂如虎狼毒如蛇蝎𡚒爪牙

以摶筮鼔唇吻以中傷非復人𩔖方其未出蜀也潰

卒之變前師藏匿某所九韶指示其處使凶徒得以

甘心人死我活有愧戴履倅斬妄作幾激軍變守和

販鹺抑賣於民寓居霅之闗外凡側近漁業之舟每

日抑令之錢有羗否則生事誣䧟大為閭里患若李

曽伯帥廣委攝瓊管則九韶至瓊僅百許日郡人莫

不厭苦其貪𭧂作卒哭歌以快其去其見於鄉行見

於官業如此親莫親於父子九韶有子得罪於父知

九韶欲殺之也逃生甚密九韶百計搜求得之折其

兩脛其見家於行者又如此而不自循省不知歛退

得郡未厭方且移書修門雅意本朝其所以譸張無

忌惮至此者以其所居密邇行都小舟易服鑚刺窺

 無所不用其智巧後省雖曾駁論而去𡻕兩疏反

成薦書彼將何所懲創而不覆出爲惡乎等欲望

聖㫁將九韶更加鎸黜屏之逺郡以懲凶頑以快公

論庻使今後被䑓諫論列給舍繳駁得罪未久之人

不敢妄有干請稍存 朝廷紀綱亦可以清中書之

務不勝幸甚所有前項録黄雖書名而未發謹録

奏聞伏侯 勑㫖

  貼黄

 等今繳奏止是秦九韶於内同黄魏近思等欲

 乞别項給黄令等書行書讀謹黏連隨狀繳奏

 伏候 勅㫖

  繳趙汝孿通判淮安州奏狀

 准中書門下省送到録黄一道為朝奉𭅺趙汝攣

 差通判准安州替蹇材望改差闕令臣書行湏至

 奏聞者

𥨸見汝攣兩經按劾勿與親民差遣前一次已

經改正外後来一次雖巳該赦尚未改正淮安雖未

係邊郡通判𨚫是親民若與放行恐㧞例者衆兼汝

攣居鄉兠𭣄公事人所不齒太常博士鄭良臣甫汝

攣招致其畔主之僕又謀以女婚良臣之子鄉人尤

薄其所為欲乞 睿㫁將汝攣新授差遣寢罷所有

録黃臣未敢書行謹録奏聞伏候 勑㫖

  師應極知漳州奏狀

 准中書門下省送到録黄一道為師應極知漳州

 令書行湏至奏聞者

𥨸惟漳雖列郡地望素髙逺則先朝以處朱熹

近則 陛下以處李韶一大儒一從官調守不輕如

如此師應極者名論稍卑鄉相軸一手㧞擢不為不

遇矣而言論風㫖世無傳焉但聞其為東部閣𭅺君

所厚而已今一旦起廢乃得先儒從臣𥙷處不但公

議  恕亦非所以愛應極也欲乞 睿㫁將應極

新除寢免别與差遣所有録黄雖僉名未敢書行

謹録奏聞㐲侯 勅㫖

  貼黄

 㸃對同黄内劉宗申羗知萬安軍契勘宗申係

 右選人羗除合属下四房欲乞照舊格例改

 送下四房書行併候 勅㫖

  繳令狐震已辟羗知象州奏狀

 准中書門下省送到録黄一道為辟差令狐震已

 知象州填見闕湏至奏聞者

右臣𥨸見象州荆蠻韃蹂踐之後聚落殘破户口稀

踈宜令亷平之守以拊摩之狐震已者不知為何如

人嘗為潭之僉幕去而倅掛了無善狀惟著貪聲攖

拿之外一無所長使蠻韃足以長驅深入魚肉湖

南江西雨路數州生靈者曾伯也賛曾伯閉門不發

一矢者震已至今潭桂之人莫不切齒其貪謬今乃

以千里赤子付之是使狼牧羊也愚欲乞 𧇖㫁

將震已新命寢罷别選良牧以惠遠民所有上件録

未敢書行謹連粘隨狀奏繳伏候 勅㫖

  繳麋弇令赴行在奏事奏狀

 准中書門下省送到録黄一道麋弇令赴行在奏

事令書行湏至奏聞者

𥨸惟召節所以進有德之士旌宣勞之臣倘非

其人難逃物議𥨸見淮東總領麋弇昨除總餉也

剽聞輿論皆謂其人乃大全之上客潜至郡司兩冰

山皆去矣此物當見睍而消何為反有向陽之望乎

曰大翕受敷施不分門庭不立黨與至公也為弇

者謂宜痛自刻勘以盖前愆勉殚忠力以𭣣後效議

者亦意其有材而前者用之未盡既而愒玩許久一

籌不畫其𥘉徃也力懇 朝廷盡欠蠲舊欠止從弇

到任日為始任責大臣一切從其所請一一科降以

與之宜可以展布矣未幾又以匱告前後科降以與

数千萬計而拖欠軍餉自若其科降之請未已也不

知弇之所職何事國家所以選擇而使之者何意可

謂不才無具之甚矣聞弇前在建昌大全分司九

江深相交結用大全親吏髙鋳為承授忝遷擢大全

又薦於潜潜遂用為宰士與共謀畫後朝廷行下根

刷髙鋳財物田産隐𭔃於大全家者弇諭所委官云

此事宜子細丁旦夕出来着甚来由此謂播揚聞者

縮頭弇為王臣而忘公朝之大徳懐權門之私惠為

餉臣而不體國之殚竭屡煩大農之科降其不忠不

職之罪宜加黜削頋頒弓旌之命以寵乗之人可乎

臣愚欲乞 SKchar斷将弇奏事指揮特賜𥨊免更加

鎸責以為事君懐二奉事無狀者戒所有録黃臣未

敢書行謹録奏聞伏候 勅㫖

  貼黄

 今所奏止是麋弇於内同黄吳𫝑卿趙日起欲

 乞别行給黄令臣書行謹連粘隨狀繳奏以聞伏

 候 勑㫖

  繳李桂監察御史兼崇政殿説書奏狀

 准中書門下省送到録黄一道為李桂除監察御

 史兼崇政殿説書令臣撰述湏至奏聞者

右臣自辛亥以後屏居田里十年不與士大夫接不

知李桂為人何如但為 聖主親擢必得其人即時書

黄去後賓客訪臣皆言桂家素温向来登第盖資於

人及宰華亭為䑓臣常挺所劾罪載簡書浦江之政

又無善狀獄案具存不可掩覆一旦由筦庫而擢察

院侍經筵上至學士大夫下至輿䑓皂𨽻皆言其人

嵬𤨏汚濁何以糾逖官邪空疎鄙俗何以禆益圣

學物議沸騰皆責臣不合書行臣𥨸惟多士滿朝明

主㧞而用之何患無人必若用桂不但辱䑓又且辱

國自來䑓臣或以其人望或以邑最而進未有通國

SKchar𥬇兩邑販闕而可以峩豸者 陛下用人每以公

議為權衡惟此一事上累 圣德臣為衆議所誚雖

巳書過録黄然詞頭属臣秉筆臣既偹知桂之謬庸

不知所以措詞謹具繳駁以聞欲望 圣聰博采外

議及常挺以向来劾桂之疏俯垂乙監特發英㫁將

新除監察御史兼崇殿説書㫖指並賜寢免姑與在

外合入差遣以快公論以戒不揆分量干求速化之

人所有詞頭臣未敢撰述伏候 勑㫖

  繳厲文翁依前資政殿大學知建康府㳂江制

   置使江東安府撫使兼行宫留寺暫兼淮西

   總領初五日未時同徐給事

右臣等恭睹 御筆厲文翁依前資政殿斈士知建

康縣㳂江制置使江東安撫使兼行宫留守暫兼淮

西總領除目一頒衆聴咸駭皆謂金陵重鎮方承平

時尚且以元老重為之况今黠虜逆雛狡謀叵測所

頼以遮蔽江北風寒應援上流緩急者制國閫而已

文翁素行與其官業天下自有公議臣等不暇縷數

最是江上偷渡之寔文翁之作俑誤國不特臣經

孫言之在朝之士皆知之𥨸意 陛下物色亦必得

其寔矣今乃以閫鉞鑰授之臣等非不知 陛下以

其人小惠小材可備麄使欲㧞擢而富貴之其他任

使尚於安危大計無預今兹委𭔃大有闗係 陛下

獨不為金甌慮乎等嘗溯其所至為四明則四明

壊為九江則壞九江今再至四明曾未旬月不聞有

善政惟聞其簿録大姓為第一義先聲如此移之金

陵内何服將士吏民之心外何以寒夷狄姦雄之瞻

邊事如此謀帥如此豈不與先朝遣韓范行邊之事

戾乎等皆以寒遠諸生遭逢 聖主豈不知靖共

冺黙可以自保然内衘 聖㤙外廹清議故及録黄

未至之先控此血忱欲望 聖慈𭣣囬成命别加任

使仍乞以臣等奏狀留中不行付出庻幾臣等可免

沾激求名之罪而宰輔不執奏風憲不論列之罪謗

亦可弭矣等職守所繫不敢辱官用敢冐犯 天

顔下情無任𢧐灼候命之至

  再繳奏狀𥘉五日酉時再仝徐給事

恭覩 御筆除厲文翁指揮巳於録黄未至之

先冐貢愚忠乞寢其命席藁私室正此待罪伏准中

書門下省送到録黄一道令等書行書讀區區管

見已具前奏㐲計眷命必賜采擇今来不敢輙變前

説所有録黄委難書行書贖繳連在前内有同黃人

乞别項給付謹録奏聞伏候 勑㫖

  御筆

 厲文翁畴昔未能寡過公論多及之近者海閫之

 行朕己再三告戒頗能體承初政殊有可觀今兹

 江閫之除盖以其熟於邉亊故也卿等可且書行

 如後日更納敗闕卿等言之未晚

  三繳奏狀𥘉五夜二更同徐給事

不避誅遣兩具奏牘乞寢厲文翁江閫之命天

髙聴藐未𫎇俞允至煩天筆委曲開諭臣等伏讀不

勝震越 聖訓謂其疇昔未能寡過則為人不逃明

鍳苐謂其海閫初政殊有可觀等所聞則異於是

賓客满官舍攝局皆私人市區鴨豚不足以供厨

竈之需公帑緡錢不足以充車魚之費禁米及旁郡

之竟佔籍至無辜之人家心惶惑市井蕭條一月之

問報政如此安在其能體承 聖訓也四明之民巳

不堪矣移之江閫又将(⿱艹石)何 陛下又謂其熟於邊

事則濡湏九江已試若何昔仁宗朝二虜桀驁以夏

竦臨邊則招一驢束草之侮及五路無功罷竦而用

韓范則心驚膽破之謡興矣等𥨸謂多事之秋謀

閫帥與偏帥不同偏帥可以材智充閫帥必以德望

選文翁粗有材幹全無德望深恐對壘聞之有輕中

國之意等祗知為 陛下忠謀不暇為文翁計亦

不暇為身計凟至於三猶庻幾万一有囬天之理伏

望 聖慈特發睿㫁母嫌反汗亟與銷印所有録黄

謹粘連在前盖等誤䝉 陛下使之承乏封駁若

或書行書讀則是容悦事 陛下為臣不忠罪孰大

焉謹録奏聞伏候 勑㫖

  繳囬御筆奏劄𥘉五夜

 等適具奏未敢行書行書讀厲文翁新除録黄

 今恭准御筆宣諭等除已别具奏聞外謹將上

 件御筆繳連囬奏伏乞 睿照

  與丞相簡𥘉五日午時

 等適覩 御筆厲文翁除㳂江制置使知建寕

 史昔除侍郎某嘗有狂言今既出守尚可黽勉奉

 詔惟厲目除闗繋甚大不但某難放過夕𭅺亦住

 不得不免聨名入文字以去就爭之念各受大丞

 相異知不敢不密以告夕𭅺見在某處同作奏欲

 乞 鈞知

  録丞相囬柬初五日酉時

 某伏領聨璧之槧具悉盛指某即以繳進恰得上

 令某傳諭二文此除不過以其熟於邊事而然既

 已容其為海閫則江閫亦可容也意欲二文勿上

 繳䟽某既不能遏於未命之時今又乃任調停於

 已播敷之後愧莫甚焉如能体上意付之忘言是

 又出於望外也夕拜侍𭅺意不殊此

  又東初五日酉時

 某等伏領鈞槧宣諭 聖意必欲某等書黄聞命

 震恐但某等初五日未時入第一奏黄至又於申

 時入第二奏有通引司批𭣣可考酉刻方承鈞誨

 聞 聖意則文字巳直達矣自知狂愚妄發必且

 忤㫖恐有黜責尚望大丞相觧什君父各從輕典

 出吾君吾相生成之造

  三𥘉六日

某等兹因後者職事所有駁論文字一日三上既稽

詔㫖又違 御筆罪當萬死方此席藁俟誅共領鈞

槧乃知天顔甚温天語甚平伏讀至此感涕俱零

聖意欲某等且與放行一次某等即當遵奉苐𥘉以

公議而繳駁終以宣諭而轉移小臣固不足道然給

舍失官自某等始其辱 朝廷也甚矣反復思之必

不得已乞且令為海閫責以後效既為四明省一月

兩迎送之費而江閫又可以擇有威風德望之人上

下之間冺然而無迹矣區區愚管如此不識大丞相

能為某等達此意於 上前否更合取自鈞 㫖

  録丞相囬東𥘉六夜

 某夜來伏領寶槧旋以繳入過方付謹以歸還未

 時辱回示亦即繳聞且乞仍留海閫修黄而上旋

 得御筆已賜矜從 聖主從善如流真為盛德而

 侍𭅺與夕𭅺不負厥官尤可詔来世㡬夕郎不殊

 此悃幸轉致

  與丞相劄𥘉六夜

某兩日因職守頻聒鈞聴退念𢧐恐無地自容入

 夜恭領鈞誨遣囬小槧𥨸知 聖天子虛懐諫㧞

  山之難賢宰相造膝密啟有囬天之力使陪制閫

  改畀德之人街談巷議皆服除授之公黠虜逆雛

  不敢萌輕中國之心西掖東省稍得以舉有司之

  職異日天下記之史冊書之 陛下聖徳我公相

  業輝映千古某與𤨏闥因吾君吾相附名竹帛之

  末骨杇有餘榮矣䘖造𢃄㤙肺腑激烈燭下禀謝

  未能展梗概尚容與𤨏闥趨伏翹材控布仰丐鈞

  照

   録丞相囬劄𥘉七日

  某兹覩舍人不肯奉詔 明主可為忠言印雖刻

 而終銷鞶既錫而仍禠君有盛德荷羙名厥惟

 休哉某調𪔂无功持衡有𧇊今得冺於無迹佩賜

 已侈謝凾幾於倒置用還以控等乞丐台照

  録丞相囬給事柬

 某等伏辱珍帖昭仭相篤密之至凡領後村槧郇

 公大名必附焉某薦嘗具復必皆闗徹某不能執

 奏於未造命之始仍使二賢𡍼歸於既出綸之後

 吾亦甚自愧也 聖上本心清明其從善從諫

 如流如轉圜不足諭之既許尼其新而仍其舊而

 二賢風節愈足簡在上心某惟有敬嘆而已某

 嘗以槧繳進兹始付出禀答非敢後也

  録諫給事囬丞相柬

 某⿰氵荐於後村許恭覩釣槧每𫎇齒及賤名巳深榮

 感兹者伏領誨答細書温言如與所敵跪誦一再

 益佩謙抑之盛心惟是昨者妄發自謂必干斧龯

 之誅適覩録黄惟史大資除目在焉 聖主虚心

 無我舍巳從人真堯舜之君也然非大丞相執奏

 有回天之力SKchar濟登兹某與後村遭遇如此真千

 戴之一也感㤙盛德筆舌莫殚尚圖同後村鞠躬鈞

 以控謝臆仰丐鈞照

  厲江閫命下余迫公論閉門作奏徐夕𭅺来曰

  願挂名余曰某忝𥨸黄金矣公未落權不敢相

  強徐曰若不恰好繋鈇𢃄歸亦甘心因相與共

  議及黄未至先論駁聨名䟽上未末矣申後黃

  至再䟽至酉得 御筆宣諭鈞槧傳 㫖令且

  放行一次余二人盡時入第三奏爭之聞相亦

  力諌詰旦 詔厲仍舊鄞閫事寢无適外間莫

  知謾録奏藁以見上舍已從人相論亊囬天之

  意

 學士院繳奏

  繳史宇之除工部侍𭅺辭免奏辛亥八月

立朝孤危若非君父保全頃刻不能自安自前月

二十三日因侍經筵求去之後又聞輪對官箋注

奏篇加以姦邪姦䛕之名杜門叅䟽歸田里方来

束擔俟命忽承 御封付下史宇之辭免工部侍𭅺

除目令臣草不𠃔詔𥨸見宇之當除侍郎見作次

對昨守括蒼頗有惠政𢌿之貳卿亦不為過但 陛

下方躬執珪幣称秩元𣏌祖宗故事率召元臣故老

陪祠今乃擢一未更事之少年使之從上雍屬車之

後非𥸤俊尊 上帝之誼也惟答詔必有褒詞

前攝西掖嘗論嵩之之罪不樂臣尚且断章剿横加

誣衊今若秉筆以褒宇之之羙天下後世其謂

詳宇之辭免有内祠外麾之請自量甚審欲望

聖慈行其自乞令以本職奉京祠即與從班無異或

𢌿一郡以老其才徐加進用末晚以職守所係昧

死上於雷霆之威所有前SKchar不允詔未敢選述伏侯

勑㫖

  再繳奏八月十一日

今月十一日承中使閣長鄧惟聰得㫖差傳口諭

取史宇之辭文字只今進入於初十日詞頭到

院之初已具管見聞奏今来不敢輙變前説所有史

宇之辭免文字謹隨奏繳進伏乞 睿照

  與廟堂劄八月十三日

愚惷不識事體既巳妄發仍復執迷不改罪在不

赦縱使君父海涵春育廟堂川納藪藏某特何面目

復敢至緝𤋮殿與光範門乎兼甚病𫝑可慮詳見公

牘欲望 鈞慈速賜敷奏施行

 後後省㸔詳申省狀

  浙東提舉林光世所上景定喜言狀

某等今将林光世上二十篇同共㸔詳見其國勢之

篇以警字爲說謂警𪫟廹不若警於暇䂊警於俄頃

不警於悠久又謂一於警者藥石於强壯也因事而

一警者病而求藥也警至於屢是玩病而求藥也藥

可廢乎哉亦可味恃乎哉其言有味人材之篇謂方

今中外乏使才非法之可盡欲求之於法之外議則

之篇欲寛征薄歛而籍贜吏以佐國用議兵之篇謂

何東之兵以童貫用之則遁采右之兵以王權統之

則散欲精擇將杜倖門之篇言黄門則援曹騰王甫

言房則引韋氏楊氏耳歴述前代弄臣外戚伶優以

爲成欲得不避怨如杜衍者以守法其斥譁去黨

之篇及條陳貪吏庸閫之罪與前後臣僚奏請多合

至於詳考 炎紹蠲施德音冀寛今日民力未論精

間牒增城築二事皆可行某等切見光世所言其大

者有益於治体其次者亦切于時務文字簡潔修鬯

貫穿古今但其中有曰尸曰㸃曰殺之𩔖某等窃謂

我朝以仁立國列圣心心相傳至今上而㤙德愈厚

聼言之道擇其善者行之而已此亦近日廷紳奏篇

恐手滑之意也

  歐陽經世進中興兵要申省狀

某等窃惟多事之時抵掌談兵者多矣徃徃採遮

人之陳言傳益近𡻕之邊事如此進士時務䇿而已

經世此書頗出胸襍无所蹈襲第生長江西未嘗游

邊於山川地形險要阨塞非目擊身履又所圖上刀

鎗弓弩及攻城炮車之𩔖未經試用其可得而㸔詳

者如論國𫝑機事亦有可采其人家世業而衣装单

急秃巾窄䄂如從戎者所進之書良費𥿄札又當此

貴糴乆困桂玉深可憫念方四郊多壘士習兵書戰

䇿者宜廣搜羅某等伏見武舉一科弓馬近於具文

所取不過觧作七書義者欲免經世與免武舉觧一

次給據與赴今年省試庻幾可得遺才

  太學生列劄薦奚滅申省狀

某等今將奚滅繳到文字一冊㸃對内上趙與籌呉

潜二書方與筐之尹京潜之作翰林學士也其門如

市士爭趨之以售其滅於與筐有𤓰葛且與之厚

乃能訊其牟利叢謗勸其早退於潜為桑梓乃能規

其輕脱䇿其必敗此二書固巳有先見之明矣及丁

大全擅國則又能𡚒筆於太學諸生共攻其罪遂為

沈翥以言語羅織捕繫押囬本貫圣化改絃士大夫

忤潜全者以次拂拭擢用滅素知名六館文益老氣

益強則所以諸生合詞薦於公朝理宜旌異但本人

已永免文觧亊闗斈校欲乞

鈞判更送 國子監指定申

  㸔詳阮秀寔進所撰文藳申省狀

某等今㸔詳阮秀寔文藁其經説如觧嚴父配天引

下謂配天者后稷而非武王謂尊祖乃所以嚴父配

天非進其父于祖謂周制公禮於成王之時不言宗

祀武王之於明堂則配帝者文王而非武王其説極

有義味如觧周正月謂殷建丑惟称丑月謂十二月

秦建亥惟稱亥月為十一月引惟元祀十有二月及

史記漢史為證又引七月之詩及月令之文又春秋

書無冰者三皆於冬月謂周雖建子未嘗以十一月

爲正月主紅三統之說而未力排三正之非亦先人

所未及栁宗元封建論甚辨先儒嘗掊撃之矣秀寔

於先儒掊撃之更出新意以矯其偏文𫝑甚竒記序

雜文頗簡潔麗密盖苦心積勤而作者其人少有雋

聲故趙尚書汝談喜其文安晩鄭丞相序其稿而才

髙命窮頓挫塲屋失身右弁老之將至手抄所作文

藁十六冊兩部投進無一㸃一畫草筆其真專有如

此者顧使陸沉於小使廣南監當忱爲可惜某等

窃見 本朝雖崇尚理斈然以文字取人如賀鋳始

亦武爵後改文資之𩔖欲望 朝廷詳酌於格法之

外将秀寔加旌異少慰其生平燈SKchar之勤亦以見

聖世蒐羅遺逸之意

  魏國表所上進太極通書觧忠烈節孝二傳申

  省狀

某等𥨸見通書太極圖說先儒下注脚者不知其㡬

家也至矣盡矣不可以復加矣國表於先儒注脚之

外又章分句觧而成此編乍見疑其好異求異者徐

讀而詳考之皆因先儒之說參合彼此融液異同歸

之於是而已此等文字特不可離經畔註若夫觸之

而長演之而伸及孔氏之門者用功亦不過如是温

陵之魏素称多材國表兄弟擢科第者数人皆有

姓氏於世惟國表塲屋頓挫失身勇爵非其志也前

太常少卿洪天錫每称其才學嘗為山陽宰訪求

徐積立遺事為之立傳以勸忠臣孝子其人著羙名

而負屈称今垂老矣與阮秀寔事体一同而國表又

嘗請福建漕司文觧兹廹省試二人者材髙技癢各

以其所著述呌閽箋天某等披閲其書信有可采至

於旌異其人則在 朝廷或使之𭣣塲屋桑榆之功

或就成忠𭅺歩軍司機宜上與陞擢差遣亦足以慰

其老而能學之志

  稽山書院山長薛據所上進孔子集語

  揆成鍳狀

照得薛據山長行誼之羙秘書省所申巳詳所有朝

廷發下二書令本省看詳某等𥨸見近世伊洛門人

各記其師弟子問答之語録或者又纂輯諸家所記

彚分爲朱子氏張氏語畧不厭其詳且盡也論語一

書乃孔氏門人髙弟子記其師弟問答之語然孔氏

言滿天下薛長又采摭夫子之語見於諸經者名曰

集語其尊師嗜學之意勤於學伊洛者揆鍳二十卷

引援自昔名相亊業尤詳但故真文忠公所著記有

輔治一門近刋行於三山者議論祥粹體用該

貫後有作者不能加矣薛山長此作亦可以輔真公

之書當

聖王崇儒右文士有片言寸善兼𭣣並取今薛據二

書有益學者委有可嘉欲乞

鈞判將二書送秘書省𭣣藏其省官乞將本官擢用

乞從

朝廷酌量或與陞等差遣施行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