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五

卷第八十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八十五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八十六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五

 齊不能用則行魯受女樂則去衛問陳則不對費

 中牟召則不徃朱氏曰雖不㓗身以乱倫亦非忘

 義以徇禄其說宻矣

太師摯適齊亞飯干適楚三飯繚適蔡四飯缺適秦

鼓方叔入於河播鼗武入於漢少師陽撃磬衰入於

 臣按註家謂太師樂官之長少樂樂官之佐亞飯

 至四飯古注謂楽師楽章朱氏謂以樂侑食之官

 鼓謂擊鼓者鼗謂小皷有耳柄者曰摯曰繚曰缺

 曰方叔曰武曰陽曰㐮皆其名也三代禮樂逹天

  下魯雖小國以周公所封得用天子之禮楽故楽

  官特詳備於他國皆工其業師擊之始関雎之乱

  師㐮以琴傳夫子二人其尤着者加以洙泗道化

  方行雅頌復正雖伶人賤工耳目濡染㮣有見聞

  及魯益衰三威擅國受女楽矣舞八佾矣於是太

  師以下皆散之四方入于河海以去乱及秦㓕漢

  興三代禮楽散亡已盡然絃誦之聲聞於魯城金

  石絲竹之音聞於禮堂張氏謂聖人自衛反魯俄

  頃之𦔳功化如此豈不信哉

 周公謂魯公曰君子不弛其親不使大臣怨乎不以

故舊無大故則不棄也無求備於一人

 臣按此章乃伯禽就封周公戒之之辭也不施其

 親古註云施易也言不以他人之親易已之親其

 說不通朱氏云施陸氏本作弛言遺棄也臣謂不

 薄其所厚也不使大臣怨乎不以朱氏謂大臣非其

 人則去之在其位則不可不用臣謂疑則勿用用

 則勿疑既使之居大臣之位矣若榮其身而不行

 其行其道豐其禄而不盡其材名曰用而實禾嘗

 用也怨非忿懟之謂猶言有遺恨耳繞朝有吾謀

 適不用之語燭之武有少不如人今老矣之對蹇

  叔有哭師之舉三者者皆非大臣以諌不行言不

  聴未能釋然於心如此况於仕理乱安危之寄豈

  可使之有不吾以之歎哉故舊無夫故則不棄大

  故如𮠑𭔃於吕禄不棄如孔子於原壞之𩔖無求

  備於一人謂於人求疵則天下無全人矣李氏曰

  四者皆君子事忠厚之至也

 周有八士伯逹伯适仲突仲忽叔夜叔夏李随季騧

  臣按八士或曰成王時人或曰宣王時人張氏曰

  記善人之多也㣲子一章首述三仁次述接輿沮

  溺荷蓧次述伯夷叔齊虞仲夷逸朱張柳下惠少

 連次述師摯以下樂官而以八士終之如三仁逸

 民八士皆古聖賢固士君子之所願學至於㐮摯

 之流不過伶倫之賤工草野之放士亦惓惓接引

 如此豈非以去者猶愈於偷生而處危乱隱者猶

 賢於撓節而饕富貴者乎

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𥙊思敬䘮思哀期可

已矣

 臣按此章論學者立身之大節危謂死生患難得

 謂富貴利澤士方平居髙談闊論曰白刄可蹈也

 及臨之以刀鋸鼎鑊則有失節者矣曰爵禄可辭

 也及試之以簞食豆𦎟則有動色者矣古之君子

 臨危必致其命而不求苟免結縷死難免胄入狄

 是也見得必思其義之當受與否弗視于駟力辞

 兼金是也思敬謂主一交於神也思哀謂不二事

 純乎孝也四者有一缺䧟不足以為士矣

子張曰執徳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無

 臣按此章論學者行已之要亦人君觀人之法徳

 謂足於已者道為逹於天下者執謂夾持固守信

 謂真知力踐然執之不弘未免淺心狹量不能尊

 賢容衆信之不篤未免先傳後倦無以任重致逺

 斯人也徳度力量有所限止孔門所謂具臣漢人

 所謂取充位者也豈足為輕重有無哉必翕受敷

 施如臯陶必自任矣天下之重如伊尹然後可以

 為唐虞三代之佐矣

  周禮講義

夏官司馬下

 匡人中士四人史四人徒八人

 撢人中士四人史四人徒八人

 都司馬每都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

 府二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匡人掌逹法則匡邦國而觀其慝使無敢反側以聴

王命

撢人掌誦王志道國之政事以巡天下邦國而語之

使萬民和說而正王面

 臣按注釋匡正也所以正人八法八則乃太宰所

 以治官府都鄙者令復列於夏官之屬何也盖太

 宰建此法比則於王朝而臣人逹此法此則於天

 下法則逹而邦國正矣地官有土訓掌道地慝

 障蠱之𩔖誦訓掌道方慝謂辟忌之𩔖此云觀其

 慝謂人之惡隱微而未露者觀者非察見淵魚及

  從復道窺人情之謂慝欲禁之於未然消之於未

  萌使無敢反側則惟王命是聴矣撢探也所以探

  取王志王者深居九重君民遼絶上下之情常患

  不通故必發之於政事見之於播告如訓誥誓命

  之文曰敷予心腹腎腸曰朕心朕徳惟乃知曰咸

  聽朕言則王之志國之政亊固欲其明白洞逹於

  四方萬里之逺訓方氏道四方之政事與上下之

  志是逹下情於上也撢人誦王之志道國之政事

  以語天下之邦國是逹王志於下也巡者周行天

  下如古者皇華之馳原隰後世輶軒之行郡國是

 也上下之情通則萬民和説而惟王面之卿矣

都司馬掌都之士庶子及其衆庶車馬兵甲之戒令

以國法掌其政學以聽國司馬家司馬亦如之

 臣按注釋都謂王子弟所封及三公采地家謂卿

 大夫采地司馬主其軍賦士謂國子之已命者庶

 子謂國子之未命者衆庶車馬兵甲之戒令謂王

 有戒令徴兵于采地則都司馬致於士庶子受而

 行之政音征注家以為軍賦亦音如字古者雖一

 都一家必有政有學并賦兵甲鄉校家塾是也盖

 非政無以成天下之務非學無以成天下之材然

 茍涣散而不相統一殊異而不能混同是若都若

 家自為政為學故必掌以國法而必聽於國司馬

 焉都司馬見於經者列國皆有之宋孔父晉魏綘

 是也家司馬見於經者叔孫氏之司馬𩱛戾是也

 家司馬亦如都司馬都司馬聽於國司馬上下相

 維脉絡相通此夏官所以首於大司馬而以家司

 馬終之歟

宫伯掌王宫之士庶子凢在板者掌其政令行其秩

叙作其徒役之事授八次八舍之職事若邦有大事

作宫衆則令之月終則均秩𡻕終則均叙以時頒其

 衣裘掌其誅賞

  臣以䟽義考之伯長也士庶子謂王宫中諸吏之

  適子庶子其支庶也版謂名籍也秩謂依班序受

  禄也叙謂次第其材藝髙下也徒役之事随太子

  使役也此宫伯所掌之政令也八次謂𪧐衛所在

  八舍謂休沐之處衛王宫者必居四角如𪧐之拱

  極也大事謂㓂戎之事作起也令戒令之也衣裘

  若令賦冬夏衣也誅賞謂當其功罪也古者君臣

  一心宫府一體𪧐衛之士皆世胄之流其見於經

  者如伯禽侍成王學如吕伋為天子虎賁周公太

  公之子也書所謂侍御僕從罔非正人虎賁綴衣

  趣馬小尹左右攜僕亦惟吉士豈不信而有證哉

  夫其親授職於外其子弟授職於内内外無間上

  下不疑如此國與家同休戚君與親同SKchar樂治安

  至於八百年之乆有以也季世專取如虎如羆之

  士為王爪牙而公卿子弟雖有伯禽吕伋之賢不

  得親近君自君臣自臣宫自宫府自府古意掃地

  盡矣善乎諸葛亮之言曰宫中府中俱為一體陟

  罰SKchar否不冝異同臣味其言而有感焉

 膳夫掌王之食飲膳羞以養王及后世子凡王之饋

 食用六榖膳用六牲飲用六清羞用百有二十品珍

 用八物醤用百有二十罋王日舉鼎十有二物皆有

 爼

  王者富有四海當享四海之奉徳合天地當備天地

  之産膳從内從善盖膳主乎肉肉貴乎膳故王之

  食飲膳羞專命膳夫掌之后天子之配世子天下

  之本故亦以其養王者而養之食則稌黍稷梁麦

  苽其榖六膳則馬牛羊豕犬雞其牲六飲則水醤

  醴䣼醫酏其清六羞則出於牲及禽獸以備滋味

  其品至於百有二十珍則淳熬淳母炮豚炮羘擣

  珍淳熬肝膋其物八又醢人共五韲七⿰酉𬐚七菹三

  臡凢六十罋醯人共韲菹醯物凡六十罋以爲醤

  饋者饋而進於尊也舉則盛饌殺牲也王日食一

  大牢𪔂十有二牢𪔂九陪𪔂三物謂𪔂實陪𪔂之

  物在豆惟牢𪔂之物在爼故云亦九爼其盛多備

  禮如此先王豈固窮𪔂爼之欲以求肥甘足口之

  爲哉以一人而治天下以天下而奉一人其禮不

  可以不極也書之洪範曰惟辟玉食臣無有玉食

  言尊無二上非玉其食不稱也雖然此周禮周公

  太乎法也(⿱艹石)堯飯土鉶啜土簋而帝禹菲飲食而

  王越句踐嘗膽而覇漢光武食滹沱麥飯而濟大

  業我藝祖皇帝與趙普熾炭燒肉而議天下事何

  待膳大哉

 以樂侑食膳夫授𥙊品嘗食王乃食卒食以樂徹于

 造王齊日三舉大荒則不舉大札則不舉天地有災

 則不舉邦有大故則不舉

  王者動以禮樂樂所以導和也故王之勸食必以

  樂及其已食而徹于造食之處亦以樂盖食飲膳

  羞所以養其氣體而樂則和其心志心志和而後

  氣體充王將食而𥙊先膳夫授之有先也凡品物

 以共王之食膳夫嘗之有尊也凢皆禮之大也散

 齊七日致齊三日將以致精明而奉𥙊祀故其日

 凢三舉至於有凶荒有疫疠有天地之災有㓂戒

 之患則味與樂不敢一舉焉夫如是然後得禮樂

 之正故嘗因是而思灾𤯝變故雖治世 而亦有

 謙抑貶損乃賢王之本心聖經之格言後代之明

 鍳陛下即位三十八年間值小警痛自責躬豈徒

 亦减膳徹樂之虚文盖眞佩甘酒嗜音之明訓用

 能年糓屢豐而百姓樂胡塵肅清而四境寕昔正

 觀之君旱蝗三載疚心拊恤力行仁義卒基外户

  不閉斗米三錢之効開元之主太平日乆驕侈心

  生𥠖園羯皷何其樂也異時夜雨聞鈴何其悲也

  犀箸鵉刀何其盛也異時餬餅糲飯何其衰也

  得一失於此可以驗矣

 王燕食則奉膳賛𥙊凡王𥙊祀賔客食則徹王之昨

 爼凡王之稍事設荐脯醢王燕飲酒則為𤣏主掌后

 及世子之膳羞凡肉脩之頒賜皆掌之凡𥙊祀之致

 福者受而膳之以挚見者亦如之𡻕終則㑹唯王及

 后世子之膳不㑹

  王𥙊食置胙於爼及與賓客禮食主人飲食之爼

  皆名曰胙爼爼最尊必膳夫親徹不敢使其屬也

  稍事謂小事而飲酒也按脯醢腊人醢人共之膳

  夫設荐之而已燕飲酒謂燕諸侯於路寢之𩔖献

  主謂代王爲主臣莫敢與君亢禮也掌后及世子

  之膳羞及肉脩之頒賜皆掌之脩脯也按世子之

  饋肉饔進之膳夫主其𢾗而已致福謂羣臣家𥙊

  而歸胙者摰見謂卿執羔大夫執雁士執雉而來

  者皆受而膳之於王也𡻕終則㑹謂頒羣臣則計

  其少多惟王及后世子之膳不㑹有尊也世子惟

  膳不㑹其餘皆㑹說者謂㑹其禽則無禽荒之失

 㑹其酒則無酒荒之失㑹其服則無好潔衣服之

 失所以教世子也王與后膳服皆不㑹非蕩然無

 禁止也按太宰以九式均節邦用凡羞服匪朌好

 用皆在焉有司雖不得而㑹計家宰固得而均節

 之矣此周公之相業也厥後京黼軰居均節之任

 而倡豐亨稼大之說以遵侈領應奉之司以固寵

 是知膳夫疱人享上之小忠也烏識大臣之事哉

疱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賈八人胥

四人徒四十人掌共六畜六禽六獸辨其名物凡其

死生鱻薧之物以共王之膳與其荐羞之物及后世

子之膳羞共𥙊祀之好羞共賔客之禽𤣏凡令禽𤣏

以法授之其出入亦如之凡用禽𤣏春行羔豚膳膏

香夏行腒鱐膳膏臊秋行犢麛膳膏腥冬行鱻羽膳

膏羶𡻕終則㑹唯王及后之膳禽不㑹

 王者一身至𦕈也而其為天地宗廟社稷萬姓之

 所撃望則至大也疱人共王之膳羞至末也而

 其膳羞所以養王之身則至重也六畜謂馬牛羊

 豕犬雞六獸謂麋鹿熊𪊽野豕兎六禽謂羔豚犢

 麛雉雁名以命之物以色之是謂之辨死生以其

 氣之聚散言鱻薧以其物之乆近言凡此四者共

 王之膳而進之薄為荐致滋味為羞至於后世子

 之膳羞至於祭祀思其親之所嗜好者皆共焉朝

 聘賔客之在舘則以禽獸之書其所共禽𤣏之𢾗

 授之獸人獸人入之庖人庖人出而付之使者此

 則為賔客𤣏者也而其所以𤣏王者則又順四時

 均五行求其氣味之和而用之用謂煎和也行亦

 用之義也舊説謂春則草始生羔豚美夏則物易

 腐腒謂乾雉也鱐乾魚也秋則百草實犢麛肥冬

 則陽氣大鱻魚也羽雁也魚潜雁定而肥故用之

 又曰香牛也臊犬也腥雞也羶羊也各取其脂煎

  和之凡此皆因其氣之盛衰而調其味之節適盖

  口納味形納氣一味之不調一氣之不順皆不可

  以不謹𡻕終㑹其所出唯王及后之膳禽不會有

  尊也按月令四時所會與此各異盖周秦之禮不

  同説者曰此所謂常珍也若異饌則不可以為常

  嗜之必將以口腹累四方萬里之逺矣漢以拘醤

  興師勤衆開西南夷唐以荔支立堠置驛取之交

  活是也我   祖宗儉徳卓冠百王夜飢思食

  羔而不忍索慮啓無窮之烹殺也嗜淮白䱹而不

  肯求之於外恐開非時之貢𤣏也烏虖必如是而

 後可以享天下之奉矣

内饔掌王及后世子膳羞之割烹煎和之事辨體名

肉物辨百品味之物王舉則陳其鼎爼以牲體實之

選百羞醤物珍物以俟饋共后及世子之膳羞辨腥

臊羶香之不可食者牛夜鳴則庮羊冷毛而毳羶犬

赤股而躁臊鳥皫色而沙鳴貍豕肓眠而交㫸腥馬

黒脊而般臂螻凡宗廟之𥙊祀掌割烹之事凡燕飲

食亦如之凡掌共羞脩刑膴胖骨鱐以待共膳凡王

之好賜肉脩則饔人共之

 膳夫之屬疱人共其物於始饔人熟其物於終饔

  有内外内饔所掌者王及后世子膳羞之割烹煎

  和之事觧牲體謂之割熟物謂之烹煎調以五味

  謂之和體各有名如脊脅肩臂臑之屬肉各有物

  如胾膰之屬百品味舉成𢾗言之也醤物珍物皆

  在焉以俟饋也至於辨腥臊羶香之不可食如牛

  之夜鳴者㾞杇也羊毛之結者爲冷長者爲毳犬

  之股赤疾走不常者鳥失色而鳴澌者豕之眡肓

  而𥈤交者馬黒脊而其文般旋至於臂者皆不可

  食盖物反常爲恠凡人猶有食忌况至尊乎此内

  饔之所必辨也宗廟𥙊祀謂四時及禘祫月𥙊之

 𩔖說者曰内饔不掌外神燕飲食謂賔客羞脩刑

 膴胖骨鱐之者以待共膳也刑謂鉶羹膴謂肉臠

 胖謂半體骨謂體之連骨者鱐魚之槁者若夫王

 有所愛好而賜之肉脩則使饔人之屬共之不必

 煩内饔也臣惟内饔之職其要在於割烹煎和臣

 今章分句觧若非君子逺疱厨之義然古人比作

 相如塩梅比治國如烹鮮安得如伊尹者而使之

 割烹如傅説者而使之調和哉

外饔掌外𥙊祀之割烹共其脯脩刑膴陳其鼎爼實

之牲體魚腊凡賔客之飱饔饗食之事亦如之邦

𦒿耄孤子則掌其割烹之事饗士庶子亦如之師役

則掌共其𤣏賜脯肉之事

 外𥙊祀謂天地山川社稷四望之𩔖外神皆是也

 掌其割烹共其脯脩刑膴陳其鼎爼而以牲體魚

 腊實之實客之飱饔饗食之事亦如之夕食爲飱

 熟食爲饔饗如行人饗禮九𤣏之𩔖食如行人食

 於九舉之𩔖皆厚禮也𦒿老孤子謂死於王事者

 之父母與其子也士庶子謂充𪧐衛於内備守禦

 於外者也皆先王之所愛遇故燕饗之師徒田役

 尤當序情閔勞故於勞遇犒師之時有飲𤣏賜予

 之禮臣嘗反覆外饔所掌五事𥙊祀賔客之外如

 耆者孤子如士庶子如師役居其三皆所以用衆

 者也古人尤拳拳焉盖人之情未有不畏死而貪

 生也先私而後公也惡勞而喜逸也上之人有以

 激之則生者可使死私者可使公逸者可使勞飲

 食雖末禮意寓焉羊羹不及御者𪧐怨鵞䏑見遺

 英雄畜憾淮隂壯士不忘漂母翳桑餓人卒免宣

 子是可以爲㣲末而忽之乎

烹人掌共鼎鑊以給水火之齊職外内饔之㸑烹煮

辨膳羞之物𥙊祀共大𡙡鉶羮賔客亦如之

 臣按鄭康成注鑊所以煑肉及魚蜡既熟乃升於

 鼎齊謂多少之量言實水於鑊㸑之以火皆有齊

 也㸑注謂今之竈周禮儀禮皆言㸑自孔子以後

 皆言竈辨膳羞之物其來𤣏也内饔已辨於始及

 給付也烹人又辨於終謹之至也祭祀供大羮鉶

 羮賔客亦如之注謂不致五味為大羮加塩菜為

 鉶羹𥙊祀如郊天𥙊地大禮必簡明水元酒是也

 賔客如大享聖賢禮有隆殺牛羊倉廪事舜祝鯁

 祝饐以養老是也又其後則鼎肉餽子思醴酒待

 穆生禮益薄矣

 甸師掌帥其屬而耕耨王藉以時入之以共齍盛祭

 祀共蕭茅共野果蓏之莩王之同姓有臯則死刑焉

 帥其徒以薪蒸役外内饔之事

 郊外曰甸說者曰王藉在郊故以甸名官有教民

 之義故曰師屬謂府史胥徒也以耒犂地謂之耕

 以金芸草謂之耨古之王者仲春躬耕帝藉藉之

 言借也借民力治之也以時入之謂麥夏熟禾黍

 秋熟十月𫉬之送於地官神倉齍盛謂𥙊祀所用

 糓粢稷也榖之長也在器曰盛𥙊祀共蕭茅蕭謂香

 蒿茅立𥙊前沃酒其上左傳曰包茅不入無以縮

 酒是也共野果蓏之荐有核曰果桃李之屬無核

 曰蓏𤓰瓞之屬禮荐櫻桃詩采蘩采蘋是也王之

 同姓有罪則死刑焉文王世子曰公族有死罪則

 磬于甸人又曰獄成致刑于甸人古者刑人於市

 惟公族刑于隱者不忍𭧂於外也帥其徒以薪蒸

 役外内饔之事木火曰薪小曰蒸薪蒸亦出於甸

 耕耨之暇人各米薪以供烹㸑則歛不及民矣按

 鄭氏謂甸師乃共野物官之長禽獸魚鱉莫非野

 物而以稼穡先之者重本也

獸人掌𦊙田獸辨其名物冬𤣏狼夏𤣏麋春秋𤣏獸

 物時田則守𦊙及𡚁田令禽注于虞中凡祭祀賔客

 共其死獸生獸凡獸入于腊人皮毛筋角入于王府

 凡田獸者掌其政令

  臣按獸人掌𦊙田獸盖先期而𦊙取其當田者謂

 生致之以備田也名物如麋鹿狼𪊽野豕兎之屬

 以其羣㳺取食或害苗稼故田而取之苟非其所

 當田則勿取此所謂辨也傳曰鳥獸之肉不登於

  爼皮角羽毛齒革不登於噐則公不射使非名物

 素辨則當田之時豈暇擇乎獸人既𦊙𫉬於其先

 及田則虞人執之以俟詩謂一發五豝是也此先

  王之田而非後世從禽之謂也守𦊙以備縱逸既

  田而止之之謂弊虞人植旌於中獸人令田衆各

  以所𫉬置其下公𤣏之外得分取之然則共王之

  賔𥙊膳羞亦無幾矣若夫冬夏春秋各以時𤣏則

  有不時不食之謹皮毛筋角藏以備用則無𭧂殄

  天物之奢掌其政令不過使民知蒐田以時而已

  一獸人之職掌區處纎悉如此先王交於萬物有

  道自奉飬有節可槩見也然臣嘗疑獸人府史胥

  徒止與庖人相等夫麋鹿狼𪊽野豕兎之𩔖豈四

  十人所能調服及𮗚夏官之屬有所謂服不氏者

  掌養猛獸而教擾之𥙊祀則共猛獸有賔客之事

  則抗皮說者以為虎豹熊羆屬也盖又難於獸人

  乃無府史與胥僅有徒四人而止去古既逺書難

 盡信使其果爾亦足以見先王不以獸勞人也膳

 盖雖無六獸未為欠闕况所謂猛獸乎臣聞周公

  相武王驅虎豹犀𧰼而逺之矣服不氏何為又聞

  作無逸戒成王曰文王自朝至于日中昃不遑暇

  食不敢盤于逰田矣專設田獸之官列於庖膳之

  次固亦冝在所畧臣是以備著之

 䱷人掌以時䱷為梁春𤣏王鮪辨魚物為鱻薧以共

 王膳羞凡𥙊祀賔客共其魚之鱻薧凡䱷者掌其政

 令凡䱷征人于王府

 鼈人掌取互物以時籍魚鱉龜蜃凡貍物春獻鼈蜃

 秋獻龜魚𥙊祀共嬴蚳以授醢人掌凡邦之籍事

  臣按𤣏人鱉人分两官者魚浮游則用網笱之具

  介物貍藏則用籍刺之具蝦水為梁以笱承其空

  而取魚詩曰敝笱在梁又曰母逝我梁母發我笱

  是也月令季春荐鮪於𥨊廟此曰王鮪𤣏其大者

  四時惟夏不取魚魯宣公濫於泗淵則里革以非

 時諌秋冬亦不如春月澤梁之盛故特言春共其

 鱻薧者或可以生鮮或可以薧乾必預辨而為之

 政令也互物謂介甲之物龜為介䖝之長王用以

 卜故不名官籍謂以枝刺之於泥猶荘周言獨鼈

 於江凡介甲而貍藏者皆籍故曰掌凢邦之籍事

 不但龜鼈能貍藏魚亦有之鳅鱔之𩔖是也

 也嬴螔蝓也蚳蛾子也互物之小者則醢人受之

 大戴記曰甲䖝三百六十爾雅及後世江海賦中

 名物甚多此時舉其可醢者耳古人祭祀之禮

 内致其敬外備其物設官如此纎悉然其𤣏也各

 着時之一字盖欲蠕動之物無一不遂其生不得

  已而取之必以其時可也伊尹稱有夏之徳曰魚

  鼈咸若孟子言王道之始數𦊙不入汚池魚鼈不

  可勝食彼以矢魚見譏羹黿召亂始謂田𤣏飲食

  之㣲安知其患之至此哉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八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