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三

卷第六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六十三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六十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三

 外制

  湯漢依前華文閣知寕國府

以㨗徑窘步為常以急流勇退為恠以計功謀利為

巧以正義明道為拙士大夫通患也爾為多士所宗

在名流之目立朝有節守牧民有惠愛刺部有風力

然拜表即儲寀則力辭使之SKchar全閩則又辭昔紀瞻

趋召而逡廵孔勸于利與禄若退怯朕髙其風而賢

之奎閣价藩始遂雅懐嗟夫乆不見生乃朕之𥘉意

予豈舍王亦爾之素心也豈必真為宛陵之行㢤可

  湯中特授焕章閣侍制致仕

不見生之乆每勤側席之思致為臣而㱕忽覧垂車

之奏念沉疴之㡬殆諒高興之莫囘具官某嘿而知

言澹然寡欲之有百篇敬輿之諫退無隻字子公之

書三揖一辭衆客方酣而先去十年五召六丁力盡

而莫前訪童子之釣遊上先人之邱墓厯考平生之

高致庶幾近世之全人属者膠瑟載調蒲輪四出始

云貢禹尚可弹冠寕謂遂良⿺辶䖏求還笏其可神武

門之請俾㝷耆英社之盟噫東首拖紳未替孤忠之

SKchar國西清候對宜超二等以旌賢祇服𢇁綸益親湯

液可

  杜濬大理丞

朕貴平進而賤躁求先實踐而後虚譽其取人也率

以是爲權度爾宰相子脩潔冲澹繇筮仕以至登幾

猶是選人𥘉階曰父命也昔有臣栻今爾亦然朕法

孝皇待栻故事前命汝通閨籍兹擢爾丞廷尉庻幾

平進實踐之士聞而興起爾其努力以前修自勉可

  趙希棶大理丞

異時寺評不厯民事而𨒪化者相望近必試之民社

所以老其材也爾出宰溪邑有治辦聲廷尉之属丞

尤高選爾材固SKchar為之然昔之為司士者曰淑問曰

審克不以深文巧鍜為能也爾其欽㢤以副朕謹刑

之意可

  家坤翁趙若璹農丞

太倉非有紅腐之粟而連營待哺者衆百谷之納不

足以供尾閭之泄吾為是廪也夫積貯天下之大

命豈細事㢤爾坤翁博雅有家學爾若璹強敏有吏

能俾丞農扈往佐而長商食貨之源流求蠧𡚁之窟

穴而變通之若曰吾所職者出納之吝則非予擢材

之意可

  李壎籍田令

國家雖以門閥取人然非象賢而濟羙者不輕用爾

淳𤋮參與之孫喬木故家也擢寘周行不專為恩詩

不云乎毋忝爾祖在爾勉之而已可

  謝奕信軍器丞

自漢魏以後率以門閥用人或者至有世胄躡高位

之歎然舜之𠩄舉非髙陽之才子乎䕫之𠩄教非當

時之胄子乎其來乆矣爾槐庭之聞椒塗之郡従

蹟民庸固已詳試又嘗簿正二監益練習于其事矣

方今國家閒暇除戎噐戒不虞惟此時為然丞位亞

于長貳徃其欽㢤以觀爾材可

  趙與屬軍噐簿

國朝麟宗近属皆生長富貴不出宫邸自𤋮豊始有

厯中外任使者至炎紹而後則名公卿輩出與庻姓

相頡頏而反過之矣爾安僖諸孫寘之周行一以擢

材一以睦族詩不云乎豈無他人不如同姓惟忠惟

孝爾其勉旃可

  陳協刑部郎官兼史館校勘

吾甚重郎選以待牧守之行能髙士大夫之資考深

者爾頃以脩名雅操内厯博士議郎太史氏尚書郎

之任外膺二千石之𭔃寢通𩔰矣属者悞相憸人其

好𢙣取舎與天下相反汚其塵而濡其洙者滔滔皆

是爾於此時獨卷 --卷(⿵龹⿱一龴)而懐之可謂賢已朕既汛掃朝廷

爾復羽儀省户然為秋卿之属謂之曹可矣未清

也秉史官之筆謂之清選可矣未要也爾益奮勵以

俟朕之位置可

  汪立信左曹郎官

朕覧皇華之詩見右者使臣皆馳驅咨諏有𫉬五善

以告者今部使者則不然端坐未嘗濡轡也深居未

甞褰帷也自臨遣以至代去曽一善之未聞而况五

乎爾端慤平實出使江表閉齋閣之時少而行道途

之日多𠩄部某賦重某吏饕不聞則已聞必驛奏合

于馳驅咨諏之義矣郎選𠩄以待監牧之著聲績者

而地官之属又劇曹也爾其束装趣造于朝雖江鄉

惜福星之移然省户増列宿之重可

  胡太初軍噐監

昔周漢二宣皆號中興之主然詩人徒美其車械之

修偹史臣亦稱其工技之咸精矧在今日除戎噐戒

不虞豈非𠩄謂急政要務乎爾早負才望徧厯中外

臨郡國則昔之召杜在臺閣則今之常揚乆矣為郎

冠于列宿晋長戎監兼秉史筆所以飬爾之望而為

吾近臣之儲也爾其帥属勤職使朝廷之上有文事

武偹若詩人史臣之所以稱羙周漢者則予汝嘉可

  洪夀磨勘轉朝散大夫

漢第從臣莫高于両禁周計郡吏必待于三年爰錫

賛書俾陞華秩具官某辨智而閎逹敏惠而恭寛諷

議朝廷盖嚴安徐楽之比弹壓凉輦有張敞王尊之

風然考課自昔之通行雖貴近亦由于序進在朝夕

論思之列爾益堅事國之忠以日月積絫為功朕深

愧待賢之意𠋣須奏㝡将又陟明可

  殿前指揮使左右班包秀等授修武郎

爾服勤禁衛積閲𡻕時乃序情而閔勞俾参選而入

仕可

  季鏞直秘閣知紹興府

在漢髙光之世以豊沛爲湯沐邑以南陽爲帝鄉其

来尚矣㑹稽郡亦朕之豊沛南陽也属者融風爲沴

民露居者十室而九枚卜廷臣孰堪爲朕一行者爾

悃幅無華恬靖有守所至惓惓于教化之意而亹亹

于事功之實不以鉤距爲明擊断爲嚴而計其功効

有材臣能吏所不能及者擢由支郡就殿价藩爾其

登進父老循行阡陌蕩析者安輯之困乏者振徳之

愁嘆者拊柔之使浙水東也七郡之人皆曰朕為𥘉

潜之地得賢師師如此公卿有闕舍爾其誰可

  楊瑱農少兼左司

農正宰士皆古官也至漢為大司農為長史為司直

以名儒蕭望之鄭康成輩為之惟爾嚴考乃朕舊學

有懐其人凛然如生爾象賢誌美科目自奮居中𥙷

外望實深重儒而不迂吏而不俗朕尤遴列卿都曺

之選爾庻㡬望之康成之賢使中書之務清太倉之

粟腐則爾為稱職朕為知人矣可

  饒應龍諸王宫教

漢命賈生傅長沙梁董生相江都膠西若重宗藩而

實疎儒者我朝家法則異于是宫邸皆聚輦下擇名

士而輔導焉爾脩潔玉立身端而行治朕為介弟擇

友往㢤汝諧異于漢之所以待賈董者可

  劉良貴太府丞

自體用之學不明士大夫高虚者不省馬曹𤨏屑者

或執牙籌雅俗判為二致朕甚患之爾詣理而不流

清談邁徃而俯同群碎固甞進于朝而與聞省闥之

事矣外府丞未免究于用朕方以事功試汝可

  劉良貴宗正丞兼金部郎官

三丞惟瑶牒㝡清二十四司惟珍部尤朕環顧在

廷得其人焉爾博洽可以専筆削精明可以燭姦欺

SKchar㳺共二既清且要必極鋪張揚厲以成一代之鉅

典必究本末源流以足大農之經費則爾爲有勞于

國丞郎而上進退未已也可

  王得一太常博士

劉歆欲列左氏于學官衆議不同歆移書惟太常博

士之責豈非其時通稱博士而未有師儒禮官之辨

乎厥後𨽻澤宫者職教列頌䑓者典禮議謚其選高

于師儒矣如獨孤及桞伉或以文字行或以名節𩔰

朕察爾之賢寘之寅清之地爾其𢡟㢤罔俾及伉專

羙于有唐可

  翁宦大府簿

詘于前而伸于後非其身而在其孫非人力之所能

為也天也惟爾王父以孤逺外官而抗御史威怒左

官而死士論𡨚之嘉定更化詔雪前誣澤迎于爾所

厯之官勇于趋事苟利于國知無不為乃今簿正外

府駸駸華途矣爾其勤舉職強為善詩不云乎毋忝

爾祖可

  陸逵武博

本朝故家陸氏爲盛自左丞以博學厚德吐金聲于


中朝至太史以髙文大册復玉振于江表不但教行


于家其枝分而𣲖别者多賢且才也爾羙秀而文玉


立鴛行華宗典刑于是乎在序升博士豈直使誨諸


生㢤館殿爾家舊氊亦名流劵内物也其佩玉徐行


以待可

  工部侍郎楊棟磨勘轉中大夫


自昔考課之法較銖不差雖吾論思之臣盈科而進


兹陞華秩爰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賛書具官某掲日貴名昻霄直節第

從臣頌雄辭絶出于嚴徐従吾兒㳺耆德何慙于園

綺乃若一階之陟亦拘三載之常越格超資卿何心

于進律積日絫月朕良愧於待賢可

  方登太學録

自成周有升俊秀之法至孟氏有育英才之論惟兹廷

臣孰堪是選爾科目之髙人物之勝擢誨諸生士論

翕然曰國子監不寂寞矣先儒有言師道立則善人

多汝其勉旃可

  大理卿包恢秘撰樞宻院都承㫖兼侍講

道徳安强之威俾賛籌于宥宻老成典刑之重宜開

卷 --卷(⿵龹⿱一龴)扵緝𤋮仍升論撰之華昭示眷知之寵具官某𫝊

先儒之絶學號近世之名卿凢平生著見于事功皆

疇昔講明于師友朕惟甲兵之問尚至于廟堂仁義

之言欲聞扵旃厦盖詢猷黄髪晚矣使渉筆丹書可

乎其導㫖于樞庭且橫經于帝幄近制序朝班壓枉

史遂列論思先賢謂君徳在SKchar筵尤資啟沃諒惟耆

雋奚俟訓辭可

  秘書丞安劉太常簿戴良齊為思正上遺表各

  轉一官

朕簡求名儒輔導近属爾劉爾良齊與焉每于SKchar

有所規益比覧宗老拖紳之奏深念舊府執經之僚

遣言甚悲故典具在其遷華秩以奨前勞可

  鄧坰司農卿

古之人曰召彼故老曰詢猷黄髪其未至也則卑辭

焉其已至也則乞言焉爾重厚老成多厯事任今之

耆夀俊也不能諧世卷 --卷(⿵龹⿱一龴)懐退䖏乃今幡然為朕一出

典刑醖藉照映班列扈農非所以煩爾也朕将引以

自近矣可

  陳堯道秘書郎

百執事卋之士大夫皆可為惟入館比之登瀛洲苟非

其人視之有蓬莱弱水之隔爾以科第材學進而所

以自貴重其身者如圭璧昔避矰弋而去今随弓旌

而来可謂進退不失其正矣石渠東觀以待天下名

流益培資望向用未已可

  御𢃄知安慶府劉雄飛浚築了畢授濠州團練

  使

設險以守者聖經之格言恃陋不戒者往事之明鍳

乃攽醲賞以奨賢勞具官某往来三邉大小百𢧐頃

從炎嶠移守古舒禀行府之規撫新宜城之板𠏉昔

若築道傍之舍三年不成今率先戲下之兵百堵皆

作坐使茨棘化爲金湯其進秩于戎團仍就紆于郡

綬四郊多壘卿益勵其壮圖萬里長城朕方資於名

将可

  趙景緯小著

自趙藩劉宰而後朝家起隐之禮遂廢非靳之也未

見其人也爾有實踐有高趣岩居川觀遯而無悶楽

而不改亦蕃宰之流矣聘召而至國人貴焉甫擢中

秘書又進之佐太史氏待遇之禮厚于蕃宰爾其奮

勵以圖副簡求可

  謝奕燾華文閣知嘉興府

親賢並用古之制也爾生相門而嗜學聨戚畹而好

修可謂親且賢矣嘉禾調守朕以爾昔典州有嘉績

今立朝有𡠾譽其寓直媯閣往佩二千石印綬勉之

㢤布宣寛大培養根本使畿甸之民以安則壐書且

下矣可

  謝奕中戎監兼勅令官

戎監武偹属焉勅局民命繫焉爾牧輔郡宜其民郎

省户勤其官見于已試者如此夫修車偹器方今要

務著律定令亦豈細事㢤惟賢且材為能共二非直

以相閥戚家選也爾往欽㢤可

  文林郎趙時憺因潮州山前捕到賊首轉儒林

  郎

乃者盗出没潮之支邑調尉寨州兵又益以摧鋒不

能盪定爾能以計𫉬其首惡薄進一級以旌爾勞可

  廸功郎靖安王簿陳和𤼵因韃侵掠殁于王事

  贈宣教郎與一子下州文學

虜犯内地守吏委城闘士棄甲者多矣爾𦕈然邑佐

斃于賊鋒増秩澤予𠩄以愧偷生失節者可

  皮龍榮参政

用儒而國無敵乆増重于本朝得賢而基太平兹遂

参于大政延登SKchar望播告綸言具官某研㡬而極深

任重而致逺進而啓沃非尭舜之道不陳凡所建明

皆稷契輩人之語周旋二府精白一心廟謨頼其同

寅協恭輿論稱其鉅人長徳乃序遷于丞弼以共起

于治功國是宜堅定不宜動揺善𩔖宜翕集不宜涣

散必躬吐握以下士必公衡尺以擢材盖一客失羮

能覆共食之鼎若先賢設喻欲平偏載之舟其責不

亦重乎非卿誰與領此噫夫子必聞其政異諸人之

求君陳入告斯猷曰爾后之徳諒惟哲輔奚待訓辭

  沈炎同知兼参政

有常立武乆翌賛于本兵無競維人併延登而共政

渙𫾻明命孚諗群工具官某貫日積忠昻霄勁節親

逄千載一時之運徧厯三院七人之官當群憸朋偃

月之姦門庭如市獨累疏数滔天之罪堂陛始尊圮

族者殛于羽山埓國者失其金塢黯在廷而邦謀寝

矣城伏閤而武夫拜之洎秉事樞倐踰𡻕籥邉防屬

宥府既資籌筴之良政本在中書兼𠋣彌縫之助必

長駕逺馭以疆理戎索必翕受敷施以奔走人材位

望愈隆責任尤重噫大綱小紀卿宜計天下之安危

内修外攘朕欲討國人而申儆其思職業益勵猷爲

  何夢然端明僉樞

五材誰去兵方SKchar修攘之政一賢可制難宜居宥宻

之司選于衆而得人揚于廷而出命具官某有猷有

守至大至剛君子素位而行士惟孤立正人無待于

助朕𠩄獨知擢于干官百辟之中寘諸三院七人之

長明君臣之分而堂陛肅審忠邦之辦而界限嚴積

貨者散金塢之藏方命者加羽淵之殛人悉若爾國

嘉頼之朕惟敢諫犯顔賢百萬師逺矣折衝禦侮捨

一二臣誰㢤爰登秉于事樞俾推行其抱負噫曰天

下己安矣朕不忘危討國人申儆之卿宜思職勉殚


忠藎庸副簡求可

  陳堯道監察御史


朕收倒持旁落之權聿更大化擇特立獨行之士親


擢𦂳官兹得二賢俾分六察爾傳素王絶筆之學標

春官淡墨之題頃進列于師儒不見知于彼相衆阿


時好議于聖世而錮人獨有嘉言意慕古人之存校


去若黄鵠之高翥來如丹鳯之𭣄輝選諸瀛仙寘之


臺憲厥今共鯀之罪雖已伏辜牛李之朋尚多漏網


楮糴之弊築底輪雲之變無窮士雖㧞茅兵未解甲


予既虚懐而容受爾宜空臆以條陳或昌言于朝廷

或宻啓于旃厦見聞咸聳風采一新噫百奏丹青孰

不觀仁義之諫萬事塵土方當𫝊乆逺之名益罄忠

忱不孤簡㧞可

  劉應龍監察御史

上同陳察院爾仁而有勇和而不流接物則霽月光風持

身則嚴霜烈日直道見嗔于彼相剛腸羞比于匪人

往賊過亀山之門致敬而去遺民奉巴東之祀稱思

至今朕聞巖邑之最聲監阜陵之成憲頃者儲材于

列院進而執簡于一臺方今國是畧定而尤貴堅凝

朝綱雖肅而尚多垢玩有官守有言責属新龍象之

觀去賊易去黨難宜奮鷹鸇之擊或宻啟于旃厦或

昌言于朝廷噫百奏丹青下同

  江萬里吏部尚書

筆槖之班莫高于太常伯逢掖之論于今有大宗師肆

疇試可之庸特峻為真之拜具官某國之蓍蔡學者

斗山老将拜伏閣之陽城邦謀憚在廷之汲黯文字

五千卷 --卷(⿵龹⿱一龴)混混江河之𤼵源仁義数百篇炳炳丹青之

垂世祥麟之來孰得而馽蚍蜉之撼真不自量雖長

往于山林終不忘于𤱶畆聞國難則投𬒮而起建師

行則載筆以從推鋒而帝羓㱕囘戈而佛狸走頌召

公虎于宣之矣視吉甫而何慙及丞相度来朝之


𥘉與韓愈而偕至遂登人望寝長天官門庭有毛玠


之清衡尺如山濤之審但見拳拳于國事未嘗汲汲


于身謀方並進于群公可獨遺于一老噫賢能不待


次舉而况序升丈夫何以假為無庸多巽益殚忠藎


式對眷知可


  湯中上遺表贈太中大夫


掛冠之興莫遏已謝宦情易簀之言甚悲未忘尸諫


乃加恤典以慰遺忠具官某于富貴如浮雲有名教


之樂地今無此事世賢其人某水某山吾𠩄逰也斯


人斯疾亡之命夫卿何意于盖帷朕興懐扵簮履

徳未逺諫書猶存噫老氏知足之風凛然起敬賈生

超遷之秩維以飾終


  湯漢依舊華文閣江西提舉兼知𠮷州

朕念江鄉之民殘于兵而又病于糴也思得剛勁有


風力亷勤有政事者将明朕之德意志慮以拊摩其


瘡痍甦息其疾苦爾頃辭清望官而去牧凋郡而不

逋上供刺部而毋惮大吏漢人𠩄謂通世俗之儒


矣其以庾節兼領郡符土風民俗皆爾所諳前此任

糴事者縱吏舞智規免者衆朕為之下履畝之令可

謂平矣爾軺車所至具述朝家不得已而糴之意使

軍不乏興民有餘力孟軻曰(⿱艹石)夫潤澤之則在子矣

至于吏之饕殘為吾民害者其奉元日詔書從事可

  楊棟轉太中大夫

三朝距典聿嚴尊閣之儀一代鴻儒分任纂修之事

属眡功而行賞爰進律以旌賢具官某鍾箕昻之精

禀岷峨之秀子雲所草凖羲孔之微言敬之之文希

屈馬而無愧雖去常存于魏闕其來遂定扵春宫冠

言語侍從之班専討論潤色之筆惟二祖丕哉之謨

烈旣極鋪張若先皇焕乎之文章亦資詮次其事偹

矣何勤如之噫唐賢謂作史之難寕非篤論漢人喜

稽古之力適值明時祗服𠖥光益修職業可

  程象祖秘閣知安吉州

朕仰遵烈祖紫雲樓之訓選用牧守必求其有仁心

仁聞者爾相家子立乎本朝朕察其修潔明恕有丞

相之風呉興去天尺五與丞相所臨郡擊柝相聞往

為朕拊摩其民使郡人曰朝廷善調守丞相能教子

豈不休哉

  陳淳祖著作佐郎

朕鍳昔人清談廢務浮文妨要之敝雖位置館閣之

士亦必先實踐而後虚譽属者冦至江上諸城或不

能自全或委之而去爾以諸生守孤壘内能使軍民

有固志外能使冦不敢犯可謂有徳于民有勞於國

矣選表而來擢之中秘書又進之佐太史氏兼尚書

𭅺非爲爾𠖥也所以旌其節而侯其勞也益堅志操

以待器使可

  江州分司檢閱成公策爲拘㩁茶課及數特授

  太府簿依舊任

事非才不集而有才者或過用其才朕甚患之爾宰

邑監郡有治辨聲使之治賦未嘗施繆巧事操切而

𡻕計之有餘庻乎善用其才者簿正外府以旌爾能

毋廢前功對越新渥可

  高衡孫權刑部侍郎

内重外輕唐世有登仙之羡出藩入從漢家嚴選表

之規廼疇牧守之庸復寘論思之列具官某𫝊祖訓

而得髓取世科如摘髭南渡師儒古所謂禮法士慶

元典冊今號為文章家在省闥則綱舉目張臨郡國

則政平訟理既持槖衮衮而登矣乃拂衣落落而去

之鏡湖之興甚濃頗適賀公之趣頴川之治莫揜首

褒黄覇之賢惟古人敬獄而恤刑况絫聖以仁而立

國爰升時望俾貳秋卿噫法三尺安出㢤固有後王

之𠩄是刑一成不變者尤宜君子之盡心豈惟淑同

之長尚頼嘉猷之告可

  金文剛龍圖閣致仕

士大夫便文營私者多盡瘁奉公者少爾淳𤋮夕郎

之孫克肖前人迭更事任忠而能力專城而民譽美

煑海而鹺莢羡周官𠩄謂㢘䏻之吏也今⿺辶䖏以疾請

老嗟夫瀕扵殆矣不可得而留矣進直小龍以勸勞

臣以識朕用才不盡之恨

  張桂大理司直

廷尉属多用法家者流惟司直以士人為之其選亦

不輕矣爾奮由科第輻凑之智畧涌泉之才思異時


幙辨檄草固已為人傳誦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乆識慮審可以佐其


長而持天下之平矣可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之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