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二

卷第六十一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六十二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六十三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二

 外制

  魏洪大宗丞

我朝以帝室近屬司宗以庶姓爲屬親賢並用古之

道也爾曽王父爲阜陵賢相爾考爲朕法從而冲澹

有𡠾譽謙益無躁心朕使介弟典宗祏之事命汝佐

之歩武寢高矣由三丞而應列宿者頂背相望其少

需之可

  趙與户部員外郎

右曹轄在京局務稍廣郎有薦舉之柄足以奔走其

僚非才而賢不在兹選爾明而不流於刻嚴而能濟

以寛異時宰霅川牧星渚皆有遺愛非如世吏以擊

斷發摘爲能而已前命汝以季丞刑𭅺蓋重民命兹

列汝於地官之屬又將寛民力焉爾其懋哉可

  呉堅著作郎兼禮郎尚書兼太子舍人

朕患士大夫於進務入風俗瀾倒稍進擢恬靖自守

剛介難合者以挽回之爾立身有本末在朝無附麗

其疇昔傳授於師友講明於翁壻者精且詳矣頃列

宰士寕勇於一去終不肯少貶以濡柄臣之洙朕

聞而嘉之著定專日厯筆削儀曹典尚書牋奏於儲

宫𥘉建從吾兒遊者尤極天下之選疊是三組以命

汝庻以勸安義命薄榮利之人可

  戴良齊太常簿

國家於稽古禮文之事無愧前代凡有力於頌臺者

皆名流也爾老於文學有窮經析理之楽恬於榮利

有難進易退之操奉常華選無以易汝庶幾昔人召

魯生制禮之意可

  項公澤将作監丞

朕惜百金之費大匠僃官而已未始有營繕也爾行

能素高華實相副漢人所謂儒而通世務者丞於雉

監姑養資望然考工記列於六典班氏述漢樞機品

式雖工技亦不廢爾職雖簡往其欽哉毋(⿱艹石)晋人以

清談廢務可

  林拾宗正簿

近士學士大夫同流以媒進枉已以布福滔滔皆是

至於獨立以决去直道以觸禍則吾未見其人焉爾

前在學館言論風旨離合去就之際皆可暴之當世

朕旣拔去凶邦𭧽之流落遷徙者以次進擢汝久而

後至色無愠喜瑶編大典得以筆削事簡職清其益

充養汝之浩然者以俟予用可

  提轄文思院趙希㐾轉一官

朕定計建儲溥率同慶端蓍練日鏤玉為册其事重

矣在漢黄龍五鳳間工技咸精非吏稱其職而然歟

爾於册寳咄嗟而辨其進一秩以旌爾勞可

  曹元發國子博士

國家以數路取人惟館與學非名流雅士不得而問

津焉爾之一門其特起者為世儒宗其⿰糹⿱𢆶匹出者亦多

士之望爾尤老於文學恬於進取使教胄子涂轍清矣

自漢置博士員至唐猶未甚重雖韓愈亦有冗不見治

之歎我朝則不然繇學有擢𦂳官者相望爾其勉旃

  郎伋翁宧為講回易視舶司嵗解捌倍各轉一

  官

𪧐師于𫟪數十年矣國胡以至昔元嘉末拓抜犯塞

上自王公下至僧道莫不借貸以佐軍費朕寕貧國而

不忍加賦於民稍𭣣遣利之在官吏啇賈者亦不可

已之𫝑也爾伋爾宦長於心計小加檢抳較之互市

𡻕入數倍各進一秩以勸服勞於王事者可

  儲攑太學博士

朕嵩尚教育旣擢鉅人長徳為長貳凢有列於成均

者亦皆極一時之選爾由舍法甲科進視美官劵

内物耳然為人師難羣天下士而立之師為尤難子謂

門人我學不厭教不倦夫不厭則味之益深不倦則

叩之不竭言足乎已而後淑諸人也此爾素所講明

者坐進此道嗣有明陟可

  葉彦昞叙復朝奉大夫

朞叙法也赦叙恩也汝乾道名相諸孫嘗立朝典郡

前遭薄責朞有半矣法宜叙又經禋霈恩宜叙還汝

舊氊其益磨礪淬濯以俟器使可

  李丑父太傅寺丞

前日柄臣懵於士之賢否專以與我善者為善人於是

有闒冗而尊顯凢庸而奮興者爾以舊掌故學官召

未一再遷又落落不合而去然端靖之操粹雅之文

當世固有公論仇怨不能易也朝廷設清望官以待

名士姑以外府丞起家耳其陽休山立以俟之可

  陳堯道太府丞

朕臨御久閲士多毎於進退去就之際觀人焉爾以

高科譽士有列於朝當一相獨運炙手可熱獨蹇裳

而去之論久而定凢前日留𣻉周南考槃澗阿者皆

弹冠而起爾亦丞外府矣益勵志操⿰糹⿱𢆶匹有褒擢可

  馬光國武學論

朕並用文武聚其英材而樂育之蓋師氏之選尤遴

爾蚤㳺六館通經矣嘗客二閫知兵矣往佐而長訓

廸右庠安知諸生間無郭汾陽者出焉可

  洪勲依前集撰福建運副

一麾出鎮方期膏澤之下民七聚建臺妙選福星而

問俗部封不改事任益雄具官某高簡而端凝清通

而亮直議論據依名節可聳動於一時文章散落毫

芒已昭回於萬物入從出藩之甚寵過家上冢而

未行廼輟郡符往將使指全閩所部繋命於塩饕者

置别歴而私其贏刻者増撮買而窮其力亭竈貧而

民有怨氣琴堂空而邑無長官膠絃通變其誰歟弄

印無易於卿者在慶厯際選掄首及於蔡襄及乾道

間臨遣有如於芮燁皆清勁有風力之老非鍥薄折

秋毫之人勉企前修益光前業可

  陳合著作佐郎

士在朝猶玉韞山珠濳淵草木為之輝潤其去也則

黯然無光爾為諸生已有盛名既擢上第學益老文

益工德益進太史氏南宫舍人非爾其誰宜為顧使

之卷懐而去士林惜之朕亦有久不見生之歎昔季

子來歸經為魯喜兩生莫致史為漢惜擢爾於承明

著作之廷庻幾古人烝髦士進英俊之意可

  考功𭅺兼權右師雷宜中為前知建昌軍新

  築鳳山城特授朝散郎

盱城後枕高阜有警㓂必下瞰爾當狂猘南吠之際先

事豫防别築鳳山城蔽遮其傍絫趾以石甃外以

甎方五百丈高餘二丈闊一丈五尺縻楮二十萬有

畸米一千五百斛自以苦節之力為之不科降不煩

擾難也為將士論功自不言勞尤難也噫今之牧守

蓋有恃陋而不戒亦有委之而去進爾一秩以為守

城郭封疆者之法可

  何夢然右諫議大夫

惟辟作福威既首懲於四罪有臣同心徳其遂長於

七人乃出新綸以褒直節具官某有孟氏敬王之學

有河汾尊主之心當去相之登庸援私人而布滿衆

競由於捷徑獨屹立於頺波察其忠忱付以風憲入

告猷於后出不漏上前之言見無禮於君凛乎奮仁

者之勇但見拔凶邪之易孰云去朋黨之難厥介朝

有紀綱邊無氛祲鳴陽之鳳雖集伺夜之狐實繁欲

新局之堅凝冠上坡之峻𦂳噫虚懐楽聽朕不待辛

毘之引𥚑闕政必規爾益慕仲山之𥙷衮方將鉅用

尚克欽承可

  孫附鳳殿中侍御史

入閣而伏青蒲增重七人之列對伏而奉白簡進提

三院之綱眷注益深丰稜罙峻具官某聞曽子之

大勇養孟軻之至剛給札之所條陳然藜之所記覽

正觀學士孰不𧰟榮慶厯諫官朕所拔擢老姦𪧐贓

之窟穴一掃君子小人之界限甚嚴雖騶虞鸑鷟雜

遝而來然訓狐黠鼠窺伺者衆必鉏去凶邪之黨必

追還名勝之流乃超拜於臺端以力扶於國是噫敬

黯而淮南惮昔官止於拾遺有勉而唐朝尊今任雄

於執法尚殚辰告益凛霜威可

  王爚權禮部尚書

漢興一代之儀儒生畢至晉命六卿之長民譽為先

疇咨法從之賢特振秩宗之拜具官某制行朱絲絃

直律身玉界尺之嚴當群賢翕集之時儀于禁路

及諸老凋零之後存者靈光𡻕晚來歸風節尤勁踰

年典選壹意首公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心若於持衡𤼵摘膽寒於刻木

惟文昌台斗莫如大宗伯之尊以 長儲僚下行小

冢宰之事自匪逹才而成徳曷兼數器於一身噫

夙夜寅清卿素卑於綿蕝日月獻納朕方聽於履聲

益勵猷為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寵

  趙崇𡠾權户待兼檢正

侍從論思獻紬乃雅望所宜居財貨本乏源流豈俗

儒之能任爰登時彥以貳地官具官某琨玉秋霜之

嚴氷壺寒露之潔古有高陽才子可以差屑或問近

世名卿葢其稱首出則郡國視為師表入則省闥賴

其彌綸勤勞百為壮老一節朕惟元祐遴版曺之選

𢌿諸儒學之臣𥙿陵置檢正之官列之都曺之上孰

於此多多而益辨必其才綽綽而有餘除書既盼衆

志咸愜噫大農之用不足爾其畫笏以筭鞭中書之

務未清爾則提綱而振頓勉殚忠力對寵越光可

  楊公幾為宣司結局循兩資

吾大臣董師荆蜀士之從者如雲然有王命非板授

者十九人而已爾一選人而預於十九人之數以才

選也策勲飲至宜有旌異可

  沿江制置大使馬光祖為安慶府移治築城任

  責𦔳費特轉光禄大夫

經始不日而成閫帥幹方之畧有功見知則説公朝

勵世之規眷言籓屏之賢能設金湯之險肆盼寵數

式奬勛庸具官某挺文武之全才庸安危之重𭔃當

鐵𮪍之倐㳺魂而至佩玉麟分方靣之憂樽爼折衝

屹若蔽遮扵近甸樓船下瀬隠然掎角於上流迨邊

祲之肅清贊廟謨之恢拓自舒移治有郡虚名至煩

行府之親臨决就宜城而改築難與慮始昔嗟作合

之莫成知無不為今有制垣之任責二紀之荆榛蔽

野一朝之雉堞連雲滌𤄵皖之氛埃生蘄黄之氣𫝑

俾圖來上宵旰頓寛其疊進於穹階以顯旌於殊績

噫長江號天塹卿其䕶腹背之風寒聖人有金城朕

方賴股肱之忠力益閎規畫以副眷懐可

  謝垕敷文閣添差浙西安撫司𠫵議

自晋以來江左華宗惟謝氏尤盛今爾一門亦然丞

相猶文靖也亞保則封胡竭末也爾弟兄競爽與靈

運惠連相頡頏矧絫倅名州𭅺濳省户資望髙矣議

舍事簡奎閣班清而尤便於循陔侍膝爾其欽承

益肩忠孝可

  呉潔知泉州

温陵為閩巨屏舊稱富州近𡻕稍趨凋敝或謂非兼

舶不可為朕猶記臣徳秀出牧者再未嘗兼舶而郡

何嘗不可為哉屬弄印久之未得其人子曰如有所

譽其有所試爾修於家為美子立於朝為吉士施

於郡國為良吏有其譽美嘗倅是州以治辦聞又見

諸已試矣廼輟戎監往布寛條今言郡難者有四民

夷雜居也貴豪盤錯也財粟彈竭也珠犀㸃涴也朕

謂民夷雜居惟仁可以得衆貴豪盤錯惟公可以服

人財粟殫竭惟儉可以足用珠犀點涴惟清可以範

俗此皆爾所習知而素講者勉之哉最聲逹于

朕聽将下璽書召爾矣可

  方逢辰知嘉興府

嘉禾郡北古扶風今樂土也仕者争欲得之不選於

貴介而選於書生不屬之凡品而屬之魁彦可以見

朕志矣爾昔奉對剴切鯁亮有九成十朋之風朕念

久不見生方將前席而問倐來忽去帳然惜之起家

二千石雖小遲次然凝香之地去天尺五其視自漢

廷而江都自江都而膠西者異矣予渴高論爾無遐

心可

  程象祖大府丞

本朝名家惟韓吕氏多佳子弟豈非孟子所謂有賢

父兄而然歟爾吾大臣子方其在家庭也醇謹未嘗

口外事及其有列于朝也靖共不妄發一語盎然和

粹退然謙挹可以大受逺到者擢丞外府方進進而

未已勉之哉可

  内侍省押班主管莊文太子府黄頎為思止

  上遺表除遥郡承宣使

朝家留後之餘除靡容躐進藩邸服勞之乆亦許序

遷具官某勤恪在公温恭好禮覽宗英之遺奏愴然

而悲念宫者之舊人存者甚少𢌿以貂璫之異數亞

於旄節之一階祗服寵私益綏祉福可

  王鎔福建提刑

近𡻕部使者以蓋覆黤黮不按發為寛大民怨滿腹

吏饕磨牙在在皆然朕臨朝太息既下元日之詔丁

寕告戒又擢廷臣之有風力者出持外憲爾方以至

公佐銓衡高才秉火筆朕SKchar七聚卿勉一行所至訪

民利病而罷行之察吏臧否而勸懲之其尤貪刻無

狀者以元日之詔從事使囹圄無𡨚滯田里銷愁嘆

則無愧扵皇華之遣矣可

  魏克愚浙東提刑

自漢人有南陽洛陽不可問之語後遂以為口實浙

水東去天尺五朕之𥘉潛也既為之選廉平守帥又

擢近臣知徳意志慮者出將使指所以惠越人者至

矣爾以名臣子為尚書郎有清通之譽其為朕往

建臬臺昔臣光相元祐以十科取士惟監司必舉聰

明公正者夫聪明則愁嘆之民吐氣公正則饕殘之

吏革面以敬讞獄則可長我王國以理决訟雖帝鄉

近親豈有不可問者乎欽哉毋忽朕命可

  陳淳伯史舘檢閲

述作其難事乎昔者孔氏言夏殷之禮歎其文獻之

不足杜預序左氏傳稱其廣記而僃言然則與其文

獻之不足不(⿱艹石)廣且僃者之猶有考也朕方集諸儒

於渠觀相與勒成一代鉅典爾以才學選與聞筆削

之事瀛洲十八學士之一也益勤脩纂繼有褒擢可

  陳𫎇太社令

二令列於奉常清選也爾名父子文獻典刑於是乎

在異於由貴介而進者矣益養資望以俟簡拔可

  陳鑄太府少兼右司

昔人以仕至九卿為榮非𫾻厯深而資望髙者不在

兹選爾以才名取世科以清脩傳家法外為監牧有

遺愛内為尚書郎公府SKchar有𡠾譽漢人所謂家之珍

寳國之英雋者也其以外府卿少兼綜省闥之事吾

大臣欲凝庶績爾宜惜於分隂吾大臣欲集衆思爾

無嫌於十反祗(⿱艹石)予訓遹觀厥成可

  陸鵬升國録

朕聞一士之佳必致之于朝爾在江鄉有雋聲佐臺

幕有賢譽身端而行治學廣而聞多可以立諸生而

誨之矣華途在前靖共以俟可

  雷宜中右司

朕所與共圖回天下者一相也二三執政也相執致所

與共謀議者宰士也其任至要而其選甚艱爾聲價

定於觧褐之先氣質見於舉幡之際立朝有本末畫

幕有籌策専城有治理效含香𭅺舍而四選清疊組

都曹而庶務理兹命爾為真右闥以將明其是否而

陪輔其遺忘夫謝安王導之事業吾大臣以身任之

矣至於州平㓜宰之忠益將無望於公等乎可

  趙必普檢詳

方今甲兵之問日至廟堂二三大臣汲汲圖修攘之

政於太尉椽之選尤遴爾以塲屋譽士淮海俊人閱

事多宣力乆其𭅺戎部也軍中以武功拜勇爵者多

不可𮅕爾精明足以簡稽其贊樞廷也邊頭以警

奏煩科𤨏者立而俟報爾强明足以應接可謂通世

務逹國體之儒矣朕惟光堯南渡鼎浚當國如臣子

羽臣庶皆以西府佐屬立大功名爾旣為眞益自奮

勵可

  直筆尚字朱妙妙知尚書内省事安康郡夫人

  賜名從潔

朕嘉彤管之潔久宣力於尚方錫脂田之封俾提綱

於廣内非由倖進蓋以次升具位某號邦媛之賢冠

女史之列七誡咸備(⿱艹石)曹大家所書八法尤工得衞

夫人之訣賜之湯沐被以筓珈予非私嬪御之恩壹

遵典故爾旣綜掖庭之事益罄忠勤可

  知襄陽府京西安撫副使程大元為連年守邊

  遣援特授中衞大夫

敵三所愾旣成夾擊之功振旅而還何愛横行之扶

爰朌書贊以奬戰功具官某懐許國之忠號冠軍之

勇方重圍未解有裹鎗飲血之危仍倍道疾馳得被

髪纓冠之義迨此盪平之後村之牧御之權新渥雖

醲前勞未録噫朕妙選扞城之彦允賴折衝爾雖無

撃柱之言豈容吝賞勲階益峻閫龯有光可

  知襄陽府程大元轉三官於遙郡上轉行陞和

  州防禦使

付邊閫之中權方資牧御亞廉車之一等昭示寵褒

具官某資本沉雄志多慷慨虜渉吾地煩衮纛之親

行爾當是時建鼓旂而傍譟合群帥多𦔳之力成上

流萬全之功㐮樊之境晏然無虞荆楚之士從者甚

衆久宣勞扵絶塞兹進爵扵公朝班序寢穹事權加

重匈奴不侵上郡良由素著於威名丞相數言将軍

其勉未為之能業可

  編修官馬廷鸞乞以沂邸講堂徹章轉奉議郎

  囬贈本生父灼承事𭅺

𫝊曰非此其身在其子孫爾孝友脩於家廷行誼著

於州里雖老死布衣然廷鸞為國脩士拜疏自言乞

以邸講以一階囬貤朕於廷臣榮親之請皆可其奏

况廷鸞二父本同胞乎其以京秩告爾墓可

  奉議𭅺添差通判𡊮州卲忱為宣司結局特轉

  一官

從丞相援蜀荆者皆有勞於國爾以學省名流與焉

聨鑣而來題輿而去固已高矣然幕府上功則有不

可得而揜者其申前詔俾進一階可

  陳淳祖李丑父祕書郎

館閣極天下清選自前世有道家蓬萊山瀛州之擬

然識竒字者乃貽漢儒之嘲奉帝邱之對者未免為

正觀學士之累豈非儲材之地以節守不以詞藝以

器識不以辨博歟爾淳祖爾丑父皆老於文學恬於

仕進皆嘗出為羣守相昔避弋而⿰糹⿱𢆶匹去今覽輝而俱

下置之風日不到之處朕一日而得兩行祕書不亦

石渠東觀之佳話歟朝夕急材爾益養望可

  范純父軍器監簿

由邑㝡擢院轄由院轄擢𦂳官乾淳家法則然而宰

劇邑丞大郡無留𣻉之歎有廉直之聲亦既寘之周

行矣顧莞榷非清流所宜居使之簿正戎監益養資

望將以為𦂳官之儲也其佩玉徐行以俟新渥可

  范純父監察御史

指侫觸邪孰可進居於六察澄源端本莫如先正於

一臺疇兹鵷序之英超拜豸冠之峻爾中而不𠋣直

或惟清抱武夷精舍之遺編漸者逺矣弹單父琴臺

之古調去猶思之抜自郡丞列於髦士朕惟乾淳盛

際風憲𦂳官固妙選於宸衷鮮不繇於邑㝡今䕫

龍之武雖接牛李之明實繁必也寝淮南之謀使寒心

而䘮膽譬之去河北之賊盡壊植而散郡其罄爾之

昌言以副予之親擢噫忠臣有五義聳觀諫草之條

陳王人求多聞更賴細旃之啓沃可

  陸合著作郎兼侍左郎官

館職儒臣之高選 著郎又館職之高選史筆属焉

非若校讎是正矻矻於螢雪間而已爾奏賦明光第

一盛名海内寡二國人曰賢而不為彼相所知居中

不容於中補外復不容於外其不苟合如此朕旣取

妬賢嫉能者投𢌿有北則前日難進易退者其可尚

留滯周南哉莫清於承明之廷莫要於銓衡之任命

爾疊組使學士大夫曰是良史也選人曰是佳吏部

郎也豈不為本朝之重乎可

  御前都統制蘇劉義特轉十官得㫖將六官作

  三官於右武大夫上轉行親衛大夫三官作一

  官轉行遙郡防禦使餘一官給據特授親衛大

  夫 州防禦使左衛大将軍池州駐劄御前諸

  軍都統制

賞必𦕑功宜首及軒昂赴敵之士時方多事焉可無

奔走禦侮之臣廼進崇階以褒殊績具官某古山西

之氏族今江表之英雄傳一編書與孫吳之意合學

萬人敵笑荆聶之術疎下襄樊之精甲如建瓴援𣾴

鄂之危城於累卵雖禀大臣之妙𥮅亦資群師之恊

心位亞亷車秩超横列執干戈以衛爾旣宣勞聽鼙

鼓而思朕方注意益恢宏畧庻答降知可

  阮思聰援蜀之功賞未酬勞鄂渚水陸𢧐禦𫉬

  捷非一特轉十官授 州防禦使左衞大将軍

  知黄州

予奔走禦侮賴其張耀於國威賞輕重眂功將以激

昂於士氣廼超武爵以奬𢧐功具官某沈鷙善謀梟

雄徤𨷖桀石賈余餘勇旃裘曕落而失驚執殳為王前

驅白刀身輕而可蹈惟鋒而巴峽枕奠返斾而漢江

鏡清佩専城之左符亞亷車之一等威稜逺憺有漢家

飛將之名位望寢崇加卿子冠軍之號其祇新渥

益勉壯圖可

  印應飛權户侍淮東縂領兼知鎮江府

地官於六典之中實司民版王人在諸矦之上盡總

賦輿自匪通儒孰當隆委具官某長材足以應萬變

圖機足以語九流盖嘗覽鳳徳而來不果峩豸冠而

去間𨵿湖嶠綿歴節旄属者漢水鋒交武昌圍合彼

畔離官次偷生包委郡之羞此激勵軍民效死待援

師之至始堅壁而不動終與城而俱全賞未酬勞時

方多故以言乎民力則弓已張而莫弛以言乎軍費

則竈無减而有增擢之𬖂筆持槖之聯課以畫笏

筭鞭之效爾之責也國其庻乎噫太倉之粟相因方

有資於主計北府之酒可飲矧兼綰於守符益殚忠

勤以究勛業可

  印應飛權户部侍𭅺致仕

舍爵策勳甫班持槖負兹有疾遽請埀車曾未究於

惟圖悵莫違於雅志具官某襟期磊落機鑒清明羽

扇一揮首却㳺魂之暴虜雲梯百計卒全絫朗之危

城蓋儒生之知兵雜武夫而奪氣旣清𫟪祲趣上禁

涂昔且守且攻有血衣之尚在今將安將楽胡美疢

之未瘳念素非避事之人遂勉徇辭榮之意噫領客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