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書/卷110

 郡國一 後漢書 《志》第二十
郡國二 豫州 冀州
郡國三 

豫州编辑

潁川郡编辑

  潁川郡秦置。雒陽東南五百里。十七城,戸二十六萬三千四百四十,口百四十三萬六千五百一十三。

  陽翟,禹所都。汲冢書:「禹都陽城。」古史考曰「鄭厲公入櫟」,即此也。晉地道記曰去雒陽二百八十六里,屬河南。有鈞臺。左傳曰「夏啟有鈞臺之享」,杜預曰有鈞臺陂。帝王世記云在縣西。有高氏亭。左傳成十七年衛侵鄭,至高氏,杜預曰縣西南。有雍氏城。左傳襄十八年楚伐鄭,侵雍梁,杜預曰在縣東北。史記齊湣王十二年攻魏,楚圍雍氏。

  襄,有養陰里。

  襄城,左傳定四年「盟皋鼬」,杜預曰縣東南有城皋亭。有西不羹。杜預曰有不羹城。有汜城。杜預曰在縣南。周襄王所處。有汾丘。左傳襄十八年楚治兵於汾,杜預曰縣東北有汾丘城。有魚齒山。左傳謂魚陵,杜預曰魚齒山也,在犨縣北。

  昆陽,有湛水。左傳襄十六年,楚公子格與晉戰於湛阪。

  定陵,有東不羹。杜預曰縣西北有不羹亭。地道記曰:「高陵山,汝水所出。」

  舞陽,邑。

  郾,

  臨潁,

  潁陽,

  潁陰,左傳文九年楚伐鄭,師於狼淵,杜預曰縣西有狼陂。獻帝遣御史大夫張音奉皇帝璽綬策書,禪帝位於魏,是文帝繼王位,南巡在潁陰,有司乃為壇於潁陰。庚午,登壇,魏相國華歆跪受璽綬,以進於王。王既受畢,降壇視燎,成禮而反。帝王世記云:「魏文皇帝登禪于曲蠡之繁陽亭,為縣曰繁昌,亦禹貢豫州之域,今許之封內,今潁川繁昌是也。」北征記曰:「城在許之南七十里。東有臺,高七丈,方五十步,臺南有壇高二丈,方三十步,即受終之壇也。」案北征記云是外黃縣繁昌城,非也。有狐宗鄉,或曰古狐人亭。有岸亭。史記魏哀王五年秦伐魏,走犀首岸門,徐廣曰岸亭。

  許,左傳莊二十八年楚伐鄭,鄭奔桐丘,杜預曰縣東北有桐丘城。獻帝徙都,改許昌。

  新汲,左傳文元年衛孔達侵鄭,伐綿訾及匡,杜預曰縣東北有匡城。成十七年伐(齊)〔鄭〕至曲洧,杜預曰縣治曲洧,城臨洧水。

  焉陵,春秋時曰[阝焉]。春秋鄭共叔所保,故曰「克段於鄢」。又成十六年晉敗楚於鄢陵。李奇曰:「六國曰安陵。」

  長社,有長葛城。左傳隱五年宋伐鄭,圍長葛。縣本名長葛。地道記曰:「社中樹暴長,漢改名。」有向鄉。左傳襄十一年諸侯師于向,杜預曰在縣東北。有蜀城,有蜀津。史記曰魏惠王元年韓、趙合軍伐魏蜀澤。

  陽城,帝王世記曰:「陽城有啟母冢。」有嵩高山,山海經謂為太室之山。禹貢有外方山,鄭玄毛詩譜云外方之山即嵩也。孟子曰「益避禹之子於箕山之陰」,注云嵩高之北。洧水、潁水出。晉地道記曰:「潁水出陽乾山。」有鐵。有負黍聚。史記曰周敬王十九年鄭伐負黍。馮敬通賦「遇許由於負黍(山)」也。

  父城,有應鄉。杜預曰應國在西南。史記曰客謂周最,以應為秦王太后養地。

  輪氏,建初四年置。

汝南郡编辑

  汝南郡,高帝置。雒陽東南六百五十里。三十七城,戸四十萬四千四百四十八,口二百一十萬七百八十八。

  平輿,有沈亭,故國,姬姓。有〔{執羊}〕亭,見說文。

  新陽,侯國。

  西平,有鐵。有柏亭,故柏國。

  上蔡,本蔡國。

  南頓,本頓國。

  汝陰,本胡國。杜預曰縣西北有胡城。地道記有陶丘鄉。詩所謂「汝墳」。

  汝陽,

  新息,侯國。

  北宜春,

  [氵隱]強,侯國。

  灌陽,

  期思,有蔣鄉,故蔣國。

  陽安,有道亭,故國。杜預曰在縣南。袁山松書有朔山。魏氏春秋曰:「初平三年,分二縣置陽安都尉。」

  項,故國,左傳僖十七年魯所滅。地道記曰有公路城,袁術所築。

  西華,

  細陽,

  安城,侯國。有武城亭。

  吳房,有棠谿亭。左傳曰房國,楚靈王所滅。又楚封吳王夫概於棠谿。地道記有吳城。

  鮦陽,侯國。皇覽曰:「縣有葛陂鄉,城東北有楚武王冢,民謂之楚王岑。永平中,葛陂城北祝里社下於土中得銅鼎,而銘曰『楚武王之冢』。民傳言秦、項、赤眉之時欲發之,輒頹壞〔填〕厭,不得發。」

  愼陽,

  愼,

  新蔡,有大呂亭。地道記曰故呂侯國。左傳昭四年吳伐楚,入櫟,杜預曰縣東北有櫟亭。

  安陽,侯國。有江亭,故國,嬴姓。

  富波,侯國,永元中復。

  宜祿,永元中復。

  郎陵,侯國。左傳成六年楚拒晉桑隧,杜預曰縣東有桑里亭。

  弋陽,侯國。有黃亭,故黃國,嬴姓。

  召陵,左傳昭十三年楚蔡公與子干、子晳盟于鄧,杜預曰縣西南有鄧城。有陘亭。左傳僖四年齊伐楚,次陘,杜預曰在縣南。蘇秦說韓宣惠王曰:「南有陘山。」有安陵鄉。

  征羌,侯國。有安陵亭。史記无忌說魏安僖王曰:「王之使者出,過而惡安陵氏於秦。」博物記曰故安陵君也。

  思善,侯國。

  宋,公國,周名[C745]丘,漢改為新[C745],章帝建初四年徙宋公於此。有繁陽亭。左傳襄四年楚師繁陽,杜預曰鮦陽南有繁陽亭。

  襃信,侯國。有賴亭,故國。史記楚封王孫勝白公。杜預曰褒信縣有白亭。

  原鹿,侯國。春秋左氏傳僖二十一年宋盟鹿上,杜預曰原鹿縣也。

  定潁,侯國。

  固始,侯國。故寢也,光武中興更名。有寢丘。史記曰楚莊王封孫叔敖子,又蒙恬破楚軍。

  山桑,侯國,故屬沛。有下城父聚。有垂惠聚。蘇茂奔垂惠,王劉紆。

  城父,故屬沛,春秋時曰夷。夷屬陳,左傳僖二十三年楚所取。有乾谿,在縣南。有章華臺。杜預曰:「章華宮在華容縣城內。」

梁國编辑

  梁國,秦碭郡,高帝改。其三縣,元和元年屬。雒陽東南八百五十里。九城,戸八萬三千三百,口四十三萬一千二百八十三。

  下邑,左傳哀七年築黍丘,杜預曰縣西南有黍丘亭。

  睢陽,北征記曰:「城周三十七里,南臨濊水,凡二十四門。」地道記曰:「梁孝王築城十二里,小鼓唱節杵下而和之,稱睢陽曲。」本宋國閼伯墟。有盧門亭。左傳桓十四年宋伐鄭,「取太宮之椽,為盧門之椽」。昭二十一年敗吳鴻口,杜預曰縣東〔南〕有鴻口亭。地道記曰:「昭二十一年『禦諸橫』,橫亭在縣南。」有魚門。左傳僖二十二年邾人懸公冑於魚門。有陽梁聚。左傳十二年楚伐宋,師楊梁,杜預曰有梁亭。僖二十八年楚子玉夢河神謂己曰「吾賜汝孟諸之麋」,杜預曰在縣東北。爾雅十藪,宋有孟諸。

  虞,有空桐地,有桐地,有桐亭。左傳哀二十六年,宋景公死空桐。有綸城,少康邑。

  碭山,出文石。史記曰高祖隱於芒、碭山澤巖石之閒。有陳勝墓。

  蒙,帝王世記曰有北亳,即景亳,湯所盟處。有蒙澤。左傳宋萬殺宋閔公於蒙澤。僖二年齊侯盟貫,杜預曰縣西北有貰城,貰字與貫字相似。

  穀熟,有新城。左傳曰文十四年諸侯會新城。帝王世記有南亳。有邳亭。古邳國。

  焉,故屬陳留。

  寧陵,故屬陳留。左傳成十六年會沙隨,杜預曰縣北有沙隨亭。有葛鄉,故葛伯國。〔杜預〕曰在縣東北。

  薄,故屬山陽,湯所都。杜預曰蒙縣西北有薄城。中有湯冢。左傳宋公子御說奔亳。其西又有微子冢。

沛國编辑

  沛國,秦泗水郡,高帝改。雒陽東南千二百里。二十一城,戸二十萬四百九十五,口二十五萬一千三百九十三。

  相,左傳桓十五年會於袲,杜預曰在縣西南。一名犖。

  蕭,本國。北征記:「城周十四里,南臨汙水。」

  沛,有泗水亭。亭有高祖碑,班固為文,見固集。地道記有許城。左傳定八年,鄭伐許。

  豐,地道記曰:「去國二百六十,州六百,雒千二十五里。」西有大澤,高祖斬白蛇於此。在枌楡亭。案:前志注「枌榆社在縣東北十五里」。或鄉名,高祖里社。戴延之西征記曰:「縣西北有漢祖廟,為亭長所處。」

  酇,左傳昭四年吳伐楚入棘,杜預曰縣東北有棘亭。襄元年鄭侵宋,取犬丘,杜預曰縣東北有犬丘城。帝王世記曰「曹騰封費亭侯,縣有費亭是也。」有[D279]聚。左傳曰「冀為不道,伐鄍三門」,服虔曰鄍,晉別都,杜預曰是虞邑,地處闕,則非此鄍矣。博物記曰:「諸侯會于鄍亭。」

  谷陽,

  譙,平陽邑,左傳僖二十三年楚所取。乾谿在南。刺史治。漢官曰去雒陽千二十里。

  洨,有垓下聚。高祖破項羽也。

  蘄,有大澤鄉,陳涉起此史記曰高祖擊黥布於會甀,徐廣曰在縣西。

  銍,

  鄲,

  建平,

  臨睢,故芒,光武更名。

  竹邑,侯國,故竹。

  公丘,本滕國。杜預曰在縣東南。

  龍亢,地道記曰左傳隱二年入向城,在縣東南。

  向,本國。

  符離,

  虹,地道記云左傳昭八年「大蒐於紅」。

  太丘,

  杼秋,故屬梁國,有澶淵聚。左傳襄二十年「盟於澶淵」。

陳國编辑

  陳國,高帝置,為淮陽,章和二年改。雒陽東南七百里。九城,戸十一萬二千六百五十三,口百五十四萬七千五百七十二。

  陳,帝王世記曰:「庖犧氏所都,舜後所封。」左傳僖元年會於檉,杜預曰縣西北有檉城。爾雅曰:「丘上有丘曰宛丘。」陳有株邑,蓋朱襄之地。博物記曰:「邛地在縣北,防亭在焉。詩曰:『(卬)〔邛〕有旨苕,防有鵲巢。』」

  陽夏,有固陵聚。史記高祖五年(楚)〔追〕項籍至固陵,晉灼漢書注云汝南固始縣。

  寧平,

  苦,春秋時曰相。有賴鄉。伏滔北征記曰:「有老子廟,廟中有九井,水相通。」古史考曰:「有曲仁里,老子里也。」地道記曰:「城南三十里有平城。」

  柘,

  新平,

  扶樂,

  武平,左傳成十六年,諸侯侵陳鳴鹿,杜預曰縣西南有鹿邑。

  長平,故屬汝南。左傳宋華氏戰于鬼閻,杜預曰縣西北有閻亭。有辰亭。左傳宣十一年盟辰陵,杜預曰縣東南有辰亭。有赭丘城。

魯國编辑

  魯國,秦薛郡,高后改。本屬徐州,光武改屬豫州。六城,戸七萬八千四百四十七,口四十一萬一千五百九十。

  魯國,古奄國。帝王世記曰:「黃帝生於壽丘,在魯東門之北。少昊自窮桑登帝位,窮桑在魯北,後徙曲阜。」應劭曰:「曲阜在魯城中,委曲長七八里。」左傳曰伯禽封少昊之墟。僖二十九年介葛盧舍于昌衍,杜預曰縣東南有昌平城。皇覽曰:「奄里伯公冢在城內祥舍中,民傳言魯五德奄里伯公葬其宅。」有大庭氏庫。杜預曰:「大庭氏,古國名,在城內,魯於其處作庫。」有鐵。有闕里,孔子所居。漢晉春秋曰:「鍾離意相魯,見仲尼廟頹毀,會諸生於廟中,慨然歎曰:『蔽芾甘棠,勿翦勿伐,況見聖人廟乎!』遂躬留治之。周觀輿服之在焉,自仲尼以來,莫之開也。意發視之,得古文策書,曰『亂吾書,董仲舒。治吾堂,鍾離意。璧有七,張伯盜一。』意尋案未了。而卒張伯者、治中庭,治地得六璧,上之。意曰:『此有七,何以不遂?』伯懼,探璧懷中。魯咸以為神。」意別傳曰:「意省堂有孔子小車乘,皆朽敗,意自糶俸雇漆膠之直,請魯民治之,及護几席(嗣)〔劍〕履。後得甕中素書,曰『護吾履,鍾離意』。」又禮記矍相之圃亦在城中西南,近孔子廟。而仲尼墓在魯城門北便之外泗水上,去城一里。葬地蓋一頃,墓墳南北十步,東西十三步,高一丈二尺。墓前有瓴甓為祠壇,方六尺,與地平。塋中異木以百數,魯人莫能識也。皇覽曰:「孔子本無祠堂,塋中不生荊棘及刺人草。伯魚冢在孔子冢東,與孔子冢併,大小相望。子思冢在孔子冢南。」案:今墓書孫在祖前,謂此為驕孫祔。有牛首亭。左傳曰桓十四年宋伐鄭,取牛首。有五父衢。地道記曰在城東。

  騶,本邾國。有騶山,高五里,秦始皇刻石焉。劉薈騶山記曰:「邾城在山南,去山二里。城東門外有韋賢墓,北有繹山。左傳文十三年邾遷於繹。郭璞曰繹山純石,積構連屬。城北有牙山,牙山北有唐口山,唐口山北有陽山。城北有孟軻冢焉。」

  蕃,有南梁水。左傳襄四年戰狐台,杜預曰縣東南有目台亭。

  薛,本國,地道記曰:「夏車正奚仲所封,冢在城南二十里山上。」皇覽曰:「靖郭君冢在城中東南陬。孟嘗君冢在城中向門東北邊。」六國時曰徐州。史記曰齊宣王九年與魏襄王會徐州而相王。

  卞,有盜泉。有郚鄉城。左傳文公七年城郚,杜預曰縣南有郚鄉城。隱元年盟于蔑,杜預曰蔑,地名,縣南有姑城。襄十七年齊圍桃,杜預曰縣東南有桃墟。

  汶陽,左傳桓十二年盟曲池,杜預曰縣北有曲水亭。地道記「臨淄縣西南門曰曲門,其側有池」。案:魯桓與杞、莒盟,不往齊地,地道為妄。

  右豫州刺史部,郡、國六,縣、邑公、侯國九十九。

冀州编辑

魏郡编辑

  魏郡高帝置。雒陽東北七百里。魏志曰:「建安十七年,割河內之蕩陰、朝歌、林慮,東郡之衛國、頓丘、東武陽、發干,鉅鹿之廮陶、曲〔周〕、南和、廣平、任,趙國之襄國、邯鄲、易陽,以益魏郡。十八年,分置東西都尉。」十五城,戸十二萬九千三百一十,口六十九萬五千六百六。

  鄴,帝王世記曰:「縣西南有上司馬,殷太甲常居焉。」魏都賦注曰:「縣西北有鼓山,時時自鳴,鳴則兵。」又交谷水在縣南。案:本傳有西唐山。又鄴北太行山,西北去,亦不知山所極處,亦如東海不知水所窮盡也。有故大河。有滏水。魏都賦曰:「北臨漳、滏,則冬夏異沼。」注云:「水經鄴西北。滏水熱,故名滏口。」有汙水,有汙城。史記曰項羽破秦軍汙水上。有平陽城。史記曰靳歙別下平陽。有武城。有九侯城。{{*|}徐廣曰一作「鬼侯」。與文王為紂三公。}

  繁陽,

  內黃,左傳襄十九年會于柯,杜預曰縣東北有柯城。昭九年荀盈卒于戲陽,杜預曰縣北有戲陽城。清河水出。有羛陽聚。世祖破五校處。有黃澤。前志曰在縣西。

  魏,

  元城,左傳成七年會馬陵,杜預曰縣東南有地名馬陵。史記曰龐涓死處。五鹿墟,故沙鹿,左傳:「沙鹿崩。」穀梁傳曰:「林屬於山曰鹿。沙,山名也。」有沙亭。左傳定七年盟于沙(亭),杜預曰〔沙亭〕在縣東南。七年盟于瑣,晉地道記曰縣南有瑣陽城。

  黎陽,左傳定十四年會于牽,杜預曰縣東北有牽城。

  陰安,邑

  館陶,

  清淵,

  平恩,

  沙,侯國。魏都賦注曰有龍山。

  斥丘,有葛。杜預曰有乾侯。魯昭公所處。

  武安,有鐵。即臺孝威隱于縣山。

  曲梁,侯國,左傳宣十五年敗赤狄于曲梁。故屬廣平。有雞澤。左傳襄三年諸侯會雞澤,杜預曰在縣西南。

  梁期,

鉅鹿郡编辑

  鉅鹿郡,秦置。建武十三年省廣平國,以其縣屬。雒陽北千一百里。十五城,戸十萬九千五百一十七,口六十萬二千九十六。

  陶,有薄落亭。

  鉅鹿,故大鹿,有大陸澤。有廣阿澤。呂氏春秋九藪趙之鉅鹿,高誘注云廣阿澤也,山海經曰大陸之水。史記紂盈鉅橋之粟。許慎云:「鉅鹿之大橋也。」鉅鹿南有棘原,章邯所軍處。前書曰沙丘臺在縣東北七十里。

  楊氏,

  鄡,

  下曲陽,有鼓聚,故翟鼓子國。杜預曰縣西南有肥累城。古肥國,白狄別種。有昔陽亭。左傳昭十二年晉荀吳入昔陽,杜預曰沾縣東有昔陽城。(取)〔肥〕故都也。

  任,

  南和,

  廣平,

  斥章,

  廣宗,

  曲周,

  列人,

  廣年,

  平鄉,

  南〈糸言糸〉,

常山國编辑

  常山國,高帝置。建武十三年省眞定國,以其縣屬。十三城,戸九萬七千五百,口六十三萬一千一百八十四。

  元氏,晉地道記有石塞、三公塞。

  高邑,故鄗,光武更名。刺史治。漢官曰去雒陽一千里。有千秋亭、五成陌,縣南七里。光武即位於上此矣。

  都鄉,侯國。有鐵。

  南行唐,有石臼谷。

  房子,贊皇山,在縣西南六十里。濟水所出。晉地道記有礫塞、中谷塞。

  平棘,有塞。

  欒城,〔在平棘〕縣西北四十里。

  九門,史記趙武靈王出九門,如野臺以望齊、中山之境。碣石山,戰國策云在縣界。

  靈壽,衛水出。

  蒲吾,史記番吾君。杜預曰晉之蒲邑也。古今注曰:「永平十年,作常山呼沱河蒲吾渠,通漕船也。」

  井陘,

  眞定,

  上艾,故屬太原。

中山國编辑

  中山國,高祖置。雒陽北一千四百里。十三城,戸九萬七千四百一十二,口六十五萬八千一百九十五。

  盧奴,

  北平,有鐵。

  毋極,

  新市,有鮮虞亭,故國,子姓。杜預曰白狄別種。

  望都,左傳晉伐鮮虞及中人,杜預曰縣西北有中人城。晉地道記有馬安關。

  唐,有中人亭,博物記曰:「堂關在中人西北百里,中人在縣西四十里。」列子曰:「趙襄子使新稚穆子攻翟,取左人、中人。」有左人鄉。帝王世記曰:「堯封唐。堯山在北,唐水西入河,南有望都山,即堯母慶都所居,相去五十里。都山一名豆山。」博物記曰:「左人,唐西北四十里。」

  安國,

  安憙,本安險,章帝更名。

  漢昌,本苦陘,章帝更名。

  蠡吾,侯國,故屬涿。

  上曲陽,故屬常山。恆山在西北。有泉水,干吉得神書。晉地道記:「自縣北行四百二十五里,恒多山阪,名飛狐口。」

  蒲陰,本曲逆,章帝更名。有陽城。晉地道記曰:「有陽安關。陽城。蒲陽山,蒲水出也。」

  廣昌,故屬代郡。

安平國编辑

  安平國,故信都,高帝置。明帝名樂成,延光元年改。雒陽北二千里。十三城,戸九萬一千四百四十,口六十五萬五千一百一十八。

  信都,有絳水、呼沱河。

  阜城,故昌城。

  南宮,

  扶柳,

  下博,

  武邑,

  觀津,本清河下縣。決錄注曰:「孝文竇皇后父隱身漁釣,墜淵而卒。景帝立,后為太后,遣使者更填父所墜淵而葬,起大墳于縣城南,民號曰竇氏青山。」經西有漳水,津名薄落津。史記曰,趙武靈王曰:「吾國東有河、薄落之水。」

  堂陽,故屬鉅鹿。

  武遂,故屬河間。

  饒陽,故名饒,屬涿。有無蔞亭。馮異進豆粥光武。案:志有解犢侯,靈帝封。

  安平,故屬涿。

  南深,澤故屬涿。

河間國编辑

  河間國,文帝置,世祖省屬信都,和帝永元二年復故。雒陽北二千五百里。十一城,戸九萬三千七百五十四,口六十三萬四千四百二十一。

  樂成,

  弓高,

  易,故屬涿。

  武垣,故屬涿。

  中水,故屬涿。

  鄚,故屬涿。

  高陽,故屬涿。有葛城。

  文安,故屬勃海。

  束州,故屬勃海。

  成平,故屬勃海。

  東平舒,故屬勃海。

清河國编辑

  清河國,高帝置。桓帝建和二年改為甘陵。雒陽北千二百八十里。七城,戸十二萬三千九百六十四,口七十六萬四百一十八。

  甘陵,故厝,安帝更名。

  貝丘,

  東武城,

  鄃,

  靈,和帝永元九年夏。地道記曰有鳴犢河。

  繹幕,

  廣川,故屬信都。有棘津城。太公呂尚困於棘津城,琅邪海曲,非此城也。案:永初元年鄧太后分置廣川王國,後王薨,國除。太后崩,還益清河。

趙國编辑

  趙國,秦邯鄲郡,高帝改名。雒陽北千一百里。五城,戸三萬二千七百一十九,口十八萬八千三百八十一。

  邯鄲,張華曰:「趙奢冢在邯鄲西山上,謂之馬服山。」有叢臺。有洪波臺。

  易陽,魏都賦曰:「溫泉毖涌而自浪。」注曰:「溫泉在易陽,世以治疾,洗百病。」

  襄國,本邢國,秦為信都,項羽更名。有檀臺。史記曰趙成侯,魏獻榮椽,因以為檀臺。有蘇人亭。

  柏人,

  中丘,晉地道記曰有石門塞、燒梁關。

勃海郡编辑

  勃海郡,高帝置。雒陽北千六百里。八城,戸十三萬二千三百八十九,口百一十萬六千五百

  南皮,

  高城,侯國。

  重合,侯國。

  浮陽,侯國

  東光,有胡蘇亭。胡蘇河之名見爾雅。

  章武,

  陽信,延光元年復。

  脩,故屬信都。

  右冀州刺史部,郡、國九,縣、邑、侯國百

校勘記编辑

三四二一頁一0行 有氾城 按:「氾」原訛「汜」,逕改正。

  三四二一頁一一行 臨潁 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和帝女封臨潁公主,志似脫「邑」字。桓帝時,邊韶為臨潁侯相,蓋公主之子襲封為侯也。

  三四二二頁 一行 衝陵 按:前志「衝」作「傿」。

  三四二二頁 三行 輪氏 按:前志作「綸氏」。

  三四二二頁 三行 建初四年置 殿本考證齊召南謂按前志潁川郡有綸氏,疑縣不自建初置也。今按:漢書補注王先謙謂「置」疑「復」之誤。

  三四二二頁一五行 高陵山汝水所出 按:張森楷校勘記謂案前志,潁川、汝南俱有定陵,此定陵下但云「有東不羹」,其高陵云云在汝南定陵下,今於此處注之,非是。

  三四二二頁一六行 是文帝繼王位 按:張森楷校勘記謂案上下文義,「是」字頗不相屬,疑當作「時」,否則下有「時」字脫去。

  三四二三頁 五行 徐廣曰岸亭 集解引惠棟說,謂當作「岸門亭」,諸本缺「門」字。今按:史記魏世家裴駰集解引作「岸亭」,小司馬索隱引作「岸門亭」。

  三四二三頁 六行 獻帝徙都改許昌 按:集解引周壽昌說,謂考獻帝改都許在建安二年八月,改許縣為許昌縣在魏文帝黃初二年,非獻帝徙都時改名也。注誤。

  三四二三頁 七行 成十七年伐(齊)〔鄭〕至曲洧 按:據左傳「齊」當作「鄭」,各本皆未正,今改。

  三四二三頁 九行 克段於鄢 按:「段」原訛「假」,逕改正。

  三四二三頁一二行 伐魏蜀澤 按:殿本考證謂魏世家作「濁澤」,六國年表又作「涿澤」。

  三四二三頁一七行 史記曰周敬王十九年鄭伐負黍 按:殿本考證齊召南謂按周本紀無此文。年表是周威烈王十九年鄭敗韓於負黍,時鄭繻公十六年,韓景侯二年也。又按:「伐」原訛「代」,逕改正。

  三四二三頁一七行 遇許由於負黍(山) 據集解引惠棟說刪。

  三四二四頁 五行 新息〔侯〕國 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國」上當有「侯」字,馬援所封。今據補。按:集解又引馬與龍說,謂光武封朱浮為侯,在馬援前,見浮傳。

  三四二四頁 六行 濦強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說文「濦」作「濦」,云「濦水出陽城少室山,東入潁」。

  三四二四頁 六行 〔有〕道亭故國 張森楷校勘記謂「道」上當有「有」字,各本皆脫,蓋道是國,道亭非國也。按:張說是,今據補。

  三四二四頁 七行 安城侯國 按:前志作「安成」。錢大昕謂銚期封安成侯,即此安城也。光武又封劉賜為安成侯。

  三四二四頁 八行 慎陽 集解引惠棟說,謂索隱、路史引司馬志皆作「滇陽」。前志作「慎陽」,闞駰云合作「滇」。今按:前書師古注謂「慎」字本作「滇」,音真,後誤為「慎」耳。

  三四二五頁 一行 有(摯)〔{執羊}〕亭見說文 集解引錢大昕說,謂「摯」當作「{執羊}」。說文「汝南平輿縣有{執羊}亭」,讀若晉。今據改。

  三四二五頁 六行 縣有葛陂鄉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葛陂」一作「葛陵」。

  三四二五頁 六行 民謂之楚王岑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水經汝水注作「楚王琴」,云楚人謂冢曰琴也。

  三四二五頁 七行 輒頹壞〔填〕厭 集解引惠棟說,謂諸本脫「填」字。今據補。

  三四二五頁 九行 縣東有桑里亭 按:今杜注云「郎陵縣東南有桑里」,不言「亭」。

  三四二五頁一二行 无忌說魏安僖王 按:「无」原訛「元」,逕改正。

  三四二五頁一三行 鮦陽南有繁陽亭 按:今杜注云「繁陽,楚地,在汝南鮦陽縣南」,不言「亭」。

  三四二五頁一四行 史記楚封王孫勝白公 按:下引杜注,「史記」疑「左傳」之誤。杜注見左哀十六年。

  三四二五頁一四行 褒信縣有白亭 按:左傳哀十六年杜注「褒信縣」下有「西南」二字。

  三四二六頁 七行 穀熟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熟」當作「孰」。

  三四二六頁 七行 衝 按:前志作「傿」。

  三四二六頁 八行 薄故屬山陽〔湯〕所都 殿本考證齊召南謂案「山陽」下脫「湯」字。薄與亳通,前書臣瓚注「薄,湯所都」是也。今據改。

  三四二六頁一四行 邾人懸公冑於魚門 按:殿本考證齊召南謂睢陽宋國,不應有邾城門事。此亦錯簡,當在「魯國騶本邾國」下。

  三四二六頁一五行 杜預曰有梁亭 按:今杜注云「睢陽縣東有地名揚梁」。

  三四二七頁 四行 左傳宋萬殺宋閔公於蒙澤 按:柳從辰云左傳「殺」作「弒」,無「宋」字。校補謂今案注引左傳文往往有增損字句處,章懷注亦然。「弒」多改「殺」,則有所避忌也。

  三四二七頁 八行 (左傳)〔杜預〕曰在縣東北 集解王先謙謂「左傳」二字應作「杜預」,見桓十三年注,諸本皆誤。今據改。

  三四二七頁 九行 杜預曰蒙縣西北有薄城 按:杜注見莊十二年,「薄」作「亳」。

  三四二七頁一0行 秦泗(川)〔水〕郡 殿本考證謂「川」何焯校本改「水」。集解引惠棟說,謂「川」當作「水」。今據改。

  三四二七頁一五行 公丘本(膠)〔滕〕國 據殿本改。按:前志亦云「故滕國」。

  三四二七頁一六行 虹 按:汲本作「紅」。前志作「〈工虫〉」,音貢。

  三四二八頁 三行 左傳定八年鄭伐許 按:定八年無鄭伐許事,疑有誤。

  三四二八頁一七行 襄二十年盟於澶淵 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春秋之澶淵,杜云在頓丘縣南,劉昭以杼秋之澶淵當之,非也。

  三四二九頁 一行 戶十一萬二千六百五十三口百五十四萬七千五百七十二 張森楷校勘記謂每戶十三四人,戶少口多,毋乃不倫?今按:惠棟補注前引李心傳云,西漢戶口至盛之時,率以十戶為四十八口有奇,東漢戶口率以十戶為五十二口,此必有誤。

  三四二九頁 六行 (邛)〔邛〕有旨苕 據集解本改。

  三四二九頁 七行 (楚)〔追〕項籍至固陵 據汲本、殿本改。

  三四二九頁 七行 晉灼漢書注云 按:「灼」原訛「卿」,逕據汲本、殿本改正。

  三四二九頁 七行 汝南固始縣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前志淮陽有固始縣,云「汝南」者,非也。

  三四二九頁一五行 魯國〔古〕奄國 據殿本補。按:汲本亦脫「古」字,王先謙謂大注「奄國」上缺「古」字,各本皆有。

  三四二九頁一六行 六國時曰徐州 按:此「徐」非禹貢徐州之「徐」。司馬貞謂「徐」字從「人」,說文作「〈余阝〉」,並音舒。何焯校本定作「俆」。說詳補注。

  三四三0頁 二行 黃帝生於壽丘 按:「生」原訛「主」,逕據汲本、殿本改正。

  三四三0頁 七行 亂吾書董仲舒 按:校補謂本書鍾離意傳章懷注引意別傳「亂」作「修」,未詳孰是。

  三四三0頁 八行 璧有七 按:此「璧」字及下兩「璧」字原皆訛「壁」,逕改正。

  三四三0頁一0行 及護几席(嗣)〔劍〕履 據汲本、殿本改。

  三四三0頁一三行 與孔子冢併 汲本、殿本「併」作「近」。按:併,相並也,作「併」義長。

  三四三0頁一四行 宋伐鄭取牛首 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左傳之牛首,杜元凱以為鄭邑,劉昭以魯之牛首亭當之,非也。

  三四三0頁一六行 劉薈騶山記 按:汲本「薈」作「會」。

  三四三一頁 六行 縣南有郚鄉城 按:今杜注作「有郚城」,無「鄉」字。

  三四三一頁一0行 縣邑〔公〕侯國九十九 校補引錢大昭說,謂兗州作「縣、邑、公、侯國八十」,以有東郡衛公國也。今豫州汝南郡有宋公國,則此「侯」上亦當有「公」字。今據補。

  三四三一頁一二行 鉅鹿之廮陶曲(陽)〔周〕 集解引馬與龍說,謂「陽」當作「周」,諸本皆誤。今據改。

  三四三一頁一三行 (廣平之)廣平任(城) 錢大昭謂閩本無「廣平之」三字,據建武十三年省廣平國入鉅鹿,則不得云「廣平之廣平」。今據刪。又集解引馬與龍說,謂謝鍾英云任城屬東平,任縣屬鉅鹿,志衍「城」字。今據刪。

  三四三二頁 一行 〔五鹿〕墟故沙鹿 集解引惠棟說,謂水經河水注引郡國志,云「五鹿墟故沙鹿,有沙亭」。案前書元后傳云「元城東有五鹿之墟,即沙鹿地也」。應脫「五鹿」二字。今據補。

  三四三二頁 三行 梁期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史記作「梁淇」。

  三四三二頁一二行 前志曰在縣西 前書地理志魏郡內黃注:「應劭曰,今黃澤在西。」按文「前志」當作「應劭」。

  三四三二頁一五行 盟于沙(亭)杜預曰〔沙亭〕在縣東南 集解引惠棟說,謂左傳云「盟于沙」,衍「亭」字。杜注云「沙亭在縣東南」,脫「沙亭」二字。今據以刪補。

  三四三二頁一五行 七年盟于瑣 按:杜注云「瑣即沙也」。

  三四三三頁 八行 鄡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前志作「郻」,古字通。

  三四三三頁一四行 (取)〔肥〕故都也 據殿本改。

  三四三四頁一0行 〔在平棘〕縣西北四十里 按:汲本、殿本作「在縣西四十里」。集解引惠棟說,謂哀四年,國夏伐晉,取欒,杜預云「欒城在平棘縣西北」。此脫「在平棘」三字。今據補。

  三四三四頁一五行 (母)〔毋〕極 據殿本改。按:校補謂作「母」者誤,通典作「無極」,可證。

  三四三五頁 四行 晉地道記有馬安關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水經水注引地道記作「馬溺關」,又引中山記,云「人渡馬溺,是山之要害也」。

  三四三五頁 五行 堂關在中人西北百里 按:汲本、殿本「堂」作「唐」。

  三四三五頁 九行 有陽安關 按:「關」原訛「闕」,逕改正。

  三四三五頁一二行 阜城故昌城 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前志昌城縣屬信都郡,而勃海郡卻有阜城縣。又引惠棟說,謂宋書州郡志云前漢渤海有阜城縣,續志云故昌城,信都有昌城,未詳孰是。

  三四三五頁一四行 南深(國)〔澤〕故屬涿 據殿本改。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國」當作「澤」。案前志,涿郡、中山皆有深澤縣,而涿郡加「南」字,續志有南深澤,無深澤。

  三四三六頁 四行 和帝永元(三)〔二〕年復故 據殿本改。按:集解引洪亮吉說,謂「三年」應作「二年」。

  三四三六頁一一行 東武(成)〔城〕 據汲本、殿本改。

  三四三七頁 四行 中丘 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當云「故屬常山」。

  三四三七頁一一行 高城侯國 按:前志作「高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