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書/卷111

 郡國二 後漢書 《志》第二十一
郡國三 兗州 徐州
郡國四 

志第二十一  郡国三

陈留 东郡 东平 任城 泰山 济北 山阳 济阴

兗州

东海 琅邪 彭城 广陵 下邳

徐州

兖州编辑

陈留郡

武帝置。雒阳东五百三十里。十七城,户十七万七千五百二十九,口八十六万九千四百三十三。

  〖陈留〗有鸣雁亭。左傳成十六年衛伐鄭鳴鴈,杜預曰在〔雍丘〕縣西北。陳留志曰:「有桐陵亭,古桐丘。」

  〖浚仪〗本大梁。帝王世記曰:「禹避商均浚儀。」晉地道記:「儀封人,此縣也。」通俗文曰「渠在浚儀,曰莨蕩」也。

  〖尉氏〗陳留志曰:「有陵樹鄉,北有澤,澤有天子菀囿,有秦樂廄,漢諸帝以馴養猛獸。」

  〖雍丘〗本[_]国。陳留志曰:「城內有神井,能興霧雹。」案:徐齊民北征記曰:「有呂祿臺,高七丈。有酈生祠。」曹植禹廟讚曰:「有禹祠,植移于其城,城本名杞城。」

  〖襄邑〗有滑亭。左傳莊三年次于滑,杜預曰在縣西北。有承匡城。地道記曰在縣西。左傳文十一年會晉郤缺于承匡。有桐門亭,有黃門亭。襄元年會鄫,杜預曰縣東南有鄫城。

  〖外黄左傳「惠公季年,敗宋師于黃」,杜預曰宋邑,縣東有黃城。〗有葵丘聚,齐桓公会此,城中有曲棘里。左傳昭二十五年「宋公佐卒曲棘」。有繁阳城。

  〖小黄〗漢舊儀曰:「高祖母起兵時死縣北,為作陵廟於小黃。」

  〖东昬〗陳留志曰:「故戶牖鄉有陳平祠。」

  〖济阳〗有武父鄉。左傳桓十二年「盟于武父」,杜預曰縣東北有武父城。縣東南有戎城。縣都鄉有行宮,光武生。

  〖平丘〗有临济亭,田儋死此。有匡。匡人之亭,曹公破袁術處。有黄池亭。陳留志云:「黃亭在封丘。」左傳哀十三年盟黃池,杜預曰在〔封邱〕縣南。傳曰「吳囚子服景伯以還,及戶牖」,然即黃池在戶牖西。或以為外黃縣東溝,非也。

  〖封丘博物記有狄溝,即敗狄于長丘是也。〗有桐牢亭,或曰古虫牢。左傳成五年諸侯會蟲牢。陳留志:「有鞠亭,古鞠居。」

  〖酸枣〗左傳鄭太叔至于廩延,杜預曰縣北有延津。襄五年會城棣,杜預曰縣西南有棣城。東有地烏巢,曹公破袁紹處。陳留志曰:「城內有韓王故宮闕。」

  〖长垣〗侯国。有匡城。陳留志曰:「孔子(囚)〔圍〕此。」北征記城周三里。左傳僖十五年會牡丘,次于匡,杜預曰匡在縣西南。昭十三年會平丘,杜預曰縣西南有平丘城。有蒲城。左傳成九年會于蒲,杜預曰在縣西南。史記曰孔子自匡過蒲。陳留志云「有子路祠。」有祭城。杜預曰鄭祭封人仲邑。陳留志曰:「有蘧伯玉墓及祠。」又西南有宛亭。左傳僖二十八年衛人盟宛濮,杜預曰近濮水。

  〖己吾〗有大棘乡。左傳宣二年鄭破宋師大棘,杜預曰在襄邑縣南。有首乡。左傳(桓八)〔僖五〕年齊侯(師)〔會〕于首止,杜預曰在襄邑東南,有首(止城)〔鄉〕。

  〖考城〗故菑,陳留志曰:「古戴國地名。」杜預曰:「戴在外黃東南。」爾雅曰:「木立死曰菑。」呂氏春秋:「草鬱即為菑。」章帝更名。故属梁。陳留志曰:「有箕子祠。有穀亭。古句瀆之丘。」案本傳有蒲亭。

  〖圉〗故属淮阳。有高阳亭。陳留志曰:「有萬人聚,王邑破翟義積尸處。」前書「今高陽」。文穎曰:「高陽,聚邑名,在縣西。」

  〖扶沟〗故属淮阳。

东郡

秦置。去雒阳八百余里。十五城,户十三万六千八十八,口六十万三千三百九十三。

  〖濮阳〗古昆吾国,杜預曰古衛也。帝王世記曰:「顓頊自窮桑徙商丘。」左傳曰「衛,顓頊之墟」,杜預曰帝丘,昆吾氏因之,故曰昆吾之墟,縣城內有顓頊冢。皇覽曰:「冢在城門外廣陽里中。」博物記曰:「桑中在其中。」春秋时曰濮。有咸城,或曰古咸国。左傳僖十三年同會于鹹。有清丘。左傳曰宣十二年盟清丘,杜預曰縣東南。有鉏城。

  〖燕〗本南燕国。有雍乡。謝沈書曰,赤眉攻雍鄉。有胙城,占胙国。有平阳亭。左傳哀十六年「衛侯飲孔悝酒於平陽」。有瓦亭。左傳曰定八年會于瓦,杜預曰縣東北。有桃城。史記曰春申君說秦曰「王又舉甲拔桃入邢」是也。

  〖白马〗有韦乡。杜預曰:「縣東南有韋城。古豕韋氏之國」。

  〖顿丘〗(白虎通)〔皇覽〕曰「帝嚳冢在城〔南〕臺陰野〔中〕」是也。

  〖东阿左傳桓十年會于桃丘,杜預曰縣東南有桃城。襄十四年孫林父敗衛侯于阿澤,杜預曰縣西南大澤。魏志有渠丘山。〗有清亭。左傳隱四年「遇于清」是也。

  〖东武阳〗湿水出。

  〖范〗有秦亭。左傳莊三十一年「築臺于秦」。地道記在縣西北。

  〖临邑〗有[B925]庙。

  〖博平〗

  〖聊城〗有夷仪聚。左傳僖元年「邢遷于夷儀」。有聂城。左傳曰「聊攝以東」。

  〖發干〗

  〖乐平〗侯国。故清,章帝更名。

  〖阳平〗侯国。有莘亭。杜預注傳曰衛作新臺在縣北。衛殺公子伋之地,故曰「待諸莘」。有冈成城。秦封蔡澤為岡成君,未詳。

  〖卫〗公国。本观故国,姚姓,光武更名。有河牧城。左傳文元年會于戚,鄭救晉中行氏,晉敗鄭鐵,杜預曰戚城南有鐵丘。有竿城。前書故發干(縣)〔城〕。

  〖穀城〗春秋时小穀。左傳莊三十二年「城小穀」,杜預曰城中有管仲井。又傳曰埋長狄榮如首於周首之北門,杜預曰縣東北有周首亭。有巂下聚。左傳僖二十六年追齊師至酅,杜預曰縣西有地名酅下。皇覽曰:「縣東十五里有項羽冢。」

东平国

故梁,景帝分为济东国,宣帝改。雒阳东九百七十五里。七城,户七万九千一十二,口四十四万八千二百七十。

  〖无盐〗本宿国,任姓。左傳昭二十五年臧會奔郈,杜預曰縣東南有郈鄉亭。有章城。古國。左傳莊三十年,齊取鄣。

  〖东平陆〗六国时曰平陆。有阚亭。左傳桓十一年會于闞,杜預曰在須昌縣東南。有闞城,博物記云即此亭是。有堂阳亭。故縣,後省。

  〖富成〗

  〖章〗

  〖寿张〗春秋曰良,汉曰寿良,光武改曰寿张。有堂聚,故聚属东郡。地道記曰:「有蚩尤祠,狗城。」皇覽曰:「蚩尤冢在縣闞〔鄉〕城中,高七丈。」

  〖须昌〗故属东郡。杜預曰:「須句,古國,在西北。」有致密城,古中都。有阳穀城。左傳僖三年會陽穀,杜預曰在縣北。

  〖宁阳〗故属泰山。

任城国

章帝元和元年,分东平为任城。雒阳东千一百里。三城,户三万六千四百四十二,口十九万四千一百五十六。

  〖任城〗本任国。有桃聚。光武破龐萌於桃鄉。

  〖亢父〗左傳襄十三年「取邿」,杜預曰縣有邿亭。哀六年「城邾瑕」,杜預曰縣北有邾瑕城。

  〖樊〗

泰山郡

高帝置。雒阳东千四百里。十二城,户八千九百二十九,口四十三万七千三百一十七。

  〖奉高〗有明堂,武帝造。前書曰在縣西南四里。左傳昭八年「大蒐于紅,至于商、衛」。紅亭在縣西北,杜預曰接宋、衛也。

  〖博〗有泰山庙。岱山在西北。有龟山。左傳定十年齊歸龜陰之田,杜預曰田在山北。琴操孔子作龜山之操。有龙乡城。左傳成二年齊圍龍,杜預曰在縣西南。史記作「隆」。又楚有蜀之役,杜預曰縣西北有蜀亭。

  〖梁甫〗侯国。有菟裘聚。左傳隱公「使營菟裘,吾將老焉」,杜預曰縣南有菟裘城。

  〖钜平〗侯国。有亭禅山。即古所禪亭亭者也。有阳关亭。左傳襄十七年「師自陽關」。桓六年會于成,杜預曰縣東南。成城即孟孫之邑。

  〖嬴〗有铁。

  〖山茌〗侯国。

  〖莱芜〗有原山,潘水出。杜預曰汶水出。

  〖盖〗沂水出。左傳會于防,杜預曰在縣東南,有防城。

  〖南武阳〗侯国。有颛臾城。

  〖南城〗故属东海。有东阳城。呂氏春秋夏孔甲遊田于東陽萯山。左傳哀八年「克東陽」。襄十九年城武城,杜預曰南城縣。哀十四年司馬〔牛〕葬丘輿,杜預曰縣西北有輿城。

  〖费〗侯国,曹勝封費是酇縣費亭,非此國。故属东海。有[BD25]亭。左傳隱八年鄭歸祊,杜預曰在縣東南。閔二年莒人歸共仲及密,杜預曰縣有密如亭。有台亭。左傳襄十二年莒圍台,杜預曰縣南有台亭。

  〖牟〗故国。

济北国

和帝永元二年,分泰山置。臣昭案:濟北,前漢之舊國,此是經并泰山復分。雒阳东千一百五十里。五城,户四万五千六百八十九,口二十三万五千八百九十七。

  〖卢左傳隱三年齊鄭尋盧之盟,杜預曰今縣故城。有邾山,在縣北。成二年封銳司徒女石窌,杜預曰縣東有地名石窌。〗有平阴城。有防门。左傳襄十八年齊禦晉平陰,塹防門,杜預曰在縣北。又齊登巫山以望晉師,杜預曰在縣東北。有光里。有景兹山。杜預曰在縣東南。有敖山。左傳曰「先君獻、武廢二山」,即敖山、具山。有清亭。左傳哀十〔一〕年,齊伐魯及清是也。有长城至东海。史記蘇代說燕王曰「齊有長城、巨防」。巨防即防門。

  〖蛇丘〗有遂乡。古遂國,左傳莊十三年齊人滅遂。有下[F446]亭。左傳桓三年送姜氏于讙。有铸乡城。周武王未及下車,封堯後於鑄。左傳有棘地,成公三年叔孫僑如所圍。杜預曰汶水北地有棘鄉。東觀書有芳陘山。

  〖成〗本国。左傳「衛師入郕」,杜預曰東平剛父縣西南有郕鄉。

  〖茌平〗本属东郡。

  〖刚〗左傳哀八年齊取闡,杜預曰在縣北,有闡鄉。

山阳郡

故梁,景帝分置。雒阳东八百一十里。十城,户十万九千八百九十八,口六十万六千九十一。

  〖昌邑〗刺史治。有梁丘城。左傳莊三十二年遇于梁丘,杜預曰梁丘鄉在縣西南。有甲父亭。杜預曰甲父,古國名,在縣東南。左傳隱十年「取防」,杜預曰縣西有防城。

  〖东缗〗春秋时曰缗。左傳僖二十三年齊圍緡。

  〖钜野左傳桓七年「焚咸丘」,杜預曰縣西有咸亭。〗有大野泽。春秋西狩獲麟之所。爾雅十藪,魯有大野。杜預曰縣西南有(〈具阝〉)〔郥〕亭。定十三年齊伐晉之所。

  〖高平〗侯国。故橐,章帝更名。前漢志莽改曰高平,章帝復莽此號。左傳隱(九)〔元〕年費伯城郎,杜預曰縣東南有郁郎亭。有茅乡城。杜預曰茅鄉在昌邑西南。

  〖湖陆〗故湖陵,章帝更名。前漢志在王莽改曰湖陸,章帝復其號。博物記曰苟水出。地道記縣西有費亭城,魏武帝初所封。

  〖南平阳〗侯国。有漆亭。左傳城漆。有闾丘亭。左傳襄二十一年「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杜預曰縣東北有漆鄉,西北有顯閭亭。哀七年囚邾子負瑕,杜預曰縣西北有瑕丘城。

  〖方与〗有武唐亭,左傳桓二年盟于唐,杜預曰在西南。鲁侯观鱼台。春秋經隱五年矢魚于棠。有泥母亭,或曰古甯母。左傳僖七年盟甯母,杜預曰在縣東。三十一年臧文仲宿重館,杜預曰縣西北有重鄉城。

  〖瑕丘〗

  〖金乡〗晉地道記曰:「縣多山,所治名金山。山北有鑿石為冢,深十餘丈,隧長三十丈,傍卻入為堂三方,云得白兔不葬,更葬南山,鑿而得金,故曰金山。故冢今在。或云漢昌邑所作,或云秦時。」

  〖防东〗

济阴郡

故梁,景帝分置。雒阳东八百里。十一城,户十三万三千七百一十五,口六十五万七千五百五十四。

  〖定陶〗本曹国,郭璞曰:「城中有陶丘。」皇覽曰:「伯樂冢縣東南一里所,高四五丈。」古陶,尧所居。帝王世記曰:「舜陶河濱,縣西南陶丘亭是。」有三[_]亭。湯伐三鬷,孔安國曰今定陶。

  〖冤句〗有煮枣城。史記蘇秦說魏襄王曰:「大王之地,東有淮、潁、煮棗。」

  〖成阳〗有尧冢、灵台,有雷泽。禹貢曰:「雷夏既澤。」帝王世記曰:「舜耕歷山,漁雷澤,濟陰有歷山。」

  〖乘氏〗侯国。博物記曰古乘丘。有泗水。有鹿城乡。

  〖句阳〗有垂亭。左傳隱八年遇于垂。史記无忌說魏安僖王曰:「文臺墮,垂都焚。」徐廣曰:「縣有垂亭。」

  〖鄄城〗

  〖离狐〗故属东郡。

  〖廪丘〗故属东郡。有高鱼城。有运城。左傳襄二十六年「齊烏餘以廩丘奔晉」,杜預曰今縣故城是。又「襲衛羊角取之」,杜預曰今縣所治城。又襲我高魚,杜預曰在縣東北。

  〖单父〗侯国,故属山阳。

  〖成武〗故属山阳。左傳隱七年「戎執凡伯於楚丘」,杜預曰在縣西南。有郜城。左傳隱十年「取郜」,杜預曰縣東南有郜城。地道記有秺城。

  〖己氏〗故属梁。皇覽曰有平和鄉,鄉有伊尹冢。

  右兗州刺史部,郡、国八,县、邑、公、侯国八十。

徐州编辑

东海郡

高帝置,雒阳东千五百里。十三城,户十四万八千七百八十四,口七十万六千四百一十六。

  〖郯〗本国,刺史治。博物記曰:「有勇(王)〔士〕亭,即勇士(萬)〔菑〕丘欣。」

  〖兰陵〗有次室亭。地道記曰:「故魯次室邑。」列女傳有漆室之女,或作「次室」。

  〖戚〗

  〖朐山海經曰:「都州在海中,一曰郁州。」郭璞曰:「在縣界。世俗傳此山在蒼梧徙來,上皆有南方樹木。」博物記:「縣東北海邊植石,秦所立之東門。」〗有铁。有伊卢乡。史記曰,鍾離昧(冢)〔家〕在伊盧。

  〖襄贲〗

  〖昌虑〗有蓝乡。左傳昭三十一年邾黑肱以濫來奔,杜預曰縣所治,城東北有郳城。郳,小邾國也。

  〖承〗

  〖阴平〗

  〖利城〗

  〖合乡〗漷水自此南至湖陸。

  〖祝其〗有羽山。殛鯀之山。杜預曰在縣西南。博物記曰:「東北獨居山,西南有淵水,即羽泉也,俗謂此山為懲父山。」春秋时曰祝其,夹谷地。左傳定十年會齊侯夾谷,孔子相。

  〖厚丘〗左傳成九年「城中城」,杜預曰在縣西南,有中鄉城。

  〖赣榆〗本属琅邪,建初五年复。左傳「齊伐莒,莒子奔紀鄣」,杜預曰縣東北有紀城。地道記曰:「海中去岸百五十步,有秦始皇碑,長一丈八尺,廣五尺,厚八尺三寸;一行十二字。潮水至加其上三丈,去則三尺見也。」

琅邪国

秦置。建武中省城阳国,以其县属。案本紀,永壽元年置,都尉治。雒阳东一千五百里。十三城,户二万八百四,口五十七万九百六十七。

  〖开阳杜預曰古鄅。左傳哀三年城啟陽,杜預曰開陽。〗故属东海,建初五年属。

  〖东武〗

  〖琅邪〗山海經云有琅邪臺,在勃海閒,琅邪之東。郭璞曰:「琅邪臨海邊,有山嶕嶢特起,狀如高臺。此即琅邪臺。」齊景公曰:「吾循海而南,放乎琅邪。」越絕曰:「句踐徙琅邪,起觀臺,臺周七里,以望東海。」史記曰秦始皇徙黔首三萬戶琅邪臺下。傳有勞山。

  〖东莞〗有郓亭。左傳曰「公處鄆」。有邳乡。有公来山。或曰古浮来。左傳隱八年盟浮來,杜預曰邳來山之閒,號曰邳來。莊九年鮑叔受管仲,及堂阜而脫之。杜預曰:「東莞蒙陰縣西北有夷吾亭,或曰鮑叔解夷吾縛於此,因以為名。」即古堂阜也,東莞後為(名)〔郡〕。

  〖西海〗東觀書曰有勝山。博物記:「太公呂望所出,今有東呂鄉。又釣於棘津,其浦今存。」

  〖诸〗左傳莊二十九年「城諸」,杜預曰諸縣在城陽郡。又隱四年「莒人伐杞,取牟婁」,杜預曰縣東北有婁鄉。

  〖莒〗本国,故属城阳。左傳成八年申公巫臣會渠丘公,杜預曰縣有蘧丘里。有铁。有峥嵘谷。

  〖东安〗故属城阳。

  〖阳都〗故属城阳。有牟台。左傳宣元年會于平州,杜預曰在縣西。

  〖临沂〗故属东海。有丛亭。左傳隱六年盟于艾,杜預曰縣東南有艾山。七年「城中丘」,杜預曰縣東北有中丘亭。博物記曰:「縣東界次睢有大叢社,民謂之食人社,即次睢之社。」

  〖即丘〗侯国,故属东海,春秋曰祝丘。

  〖缯〗侯国,故属东海。有概亭。左傳莊九年盟于蔇,杜預曰在縣北。

  〖姑幕〗左傳昭五年「莒牟夷以牟婁及防茲來奔」,杜預曰縣東北有茲亭。博物記曰淮水入。城東南五里有公冶長墓。

彭城国

高祖置为楚,章帝改。雒阳东千二百二十里。八城,户八万六千一百七十,口四十九万三千二十七。

  〖彭城古大彭邑。北征記城西二十里有山,山有楚元王墓。伏滔北征記曰:「城北六里有山,臨泗,有宋桓魋石槨,皆青石,隱起龜龍鱗鳳之象。」〗有铁。

  〖武原〗

  〖傅阳〗有[_]水。左傳襄十年滅偪陽,杜預曰即此縣也。

  〖吕〗

  〖留〗西征記曰城中有張良廟。

  〖梧〗

  〖菑丘〗

  〖广戚〗故属沛。

广陵郡

景帝置为江都,武帝更名。建武中省泗水国,以其县属。雒阳东一千六百四十里。十一城,户八万三千九百七,口四十一万百九十。

  〖广陵吳王濞所都,城周十四里半。〗有东陵亭。博物記曰:「女子杜姜,左道通神,縣以為妖,閉獄桎梏,卒變形莫知所極。以狀上,因以其處為廟祠,號曰東陵聖母。」

  〖江都〗有江水祠。

  〖高邮〗

  〖平安〗

  〖氵夌〗故属泗水。

  〖东阳〗故属临淮。有长洲泽,吴王濞太仓在此。縣多麋。博物記曰:「千千為群,掘食草根,其處成泥,名曰麋畯。民人隨此畯種稻,不耕而穫,其收百倍。」又扶海洲上有草名蒒,其實食之如大麥,從七月稔熟,民斂穫至冬乃訖,名曰自然穀,或曰禹餘糧。

  〖射阳〗故属临淮。有梁湖。地道記曰有博支湖。

  〖盐渎〗故属临淮

  〖舆〗侯国,故属临淮。

  〖堂邑〗故属临淮。有铁。春秋时曰堂。

  〖海西〗故属东海。

下邳国

武帝置为临淮郡,永平十五年更为下邳国。雒阳东千四百里。十七城,户十三万六千三百八十九,口六十一万一千八十三。

  〖下邳〗本属东海。戴延之西征記曰:「有沂水,自城西西南注泗,別下迴城南,亦注泗。舊有橋處,張良與黃石公會此橋。」有葛峄山,本峄阳山。山出名桐,伏滔北征記曰今槃根往往而存。有铁。

  〖徐〗本国。有楼亭,或曰古蒌林。杜預曰在僮縣東南。伏滔北征記曰:「縣北有大冢,徐君墓,延陵解劍之處。」

  〖僮〗侯国。

  〖睢陵〗

  〖下相〗

  〖淮阴〗下鄉有南昌亭,韓信寄食處。

  〖淮浦〗

  〖盱台〗

  〖高山〗

  〖潘旌〗

  〖淮陵〗

  〖取虑〗有蒲姑陂。左傳昭十六年齊師至蒲隧,杜預曰縣東有蒲姑陂。

  〖东成〗

  〖曲阳〗侯国,故属东海。

  〖司吾〗侯国,故属东海。

  〖良成〗故属东海。春秋时曰良。左傳昭十三年晉會吳於良。

  〖夏丘〗故属沛。

  右徐州刺史部,郡、国五,县、邑、侯国六十二。魏氏春秋曰:「初平三年,分琅邪、東海為城陽、(新)〔利〕城、昌慮郡。建安十一年,省昌慮并東海。」

校勘記编辑

三四四八頁 二行 有大棘鄉有首鄉 按:殿本考證齊召南謂大注此二鄉皆應在上文襄邑「有承匡城」之下。大棘、首鄉皆襄邑地,非己吾地也,不知何以脫入於此。

  三四四八頁 五行 杜預曰在〔雍丘〕縣西北 左傳杜注作「在陳留雍丘縣西北」。按:晉泰始元年封魏廢帝為陳留王,治小黃,省陳留入之,晉無陳留縣,此「雍丘」二字不可省,今據補。

  三四四八頁一六行 縣東南有戎城 按:此亦杜注,見隱二年。

  三四四九頁 二行 在〔封邱〕縣南 集解引惠棟說,謂案杜注在封邱縣南,注脫「封邱」二字。今據補。

  三四四九頁 八行 孔子(囚)〔圍〕此 按:校補謂「囚」當是「圍」之訛。今據改。

  三四四九頁一四行 (桓八)〔僖五〕年齊侯(師)〔會〕于首止 據殿本考證齊召南說改。

  三四四九頁一四行 有首(止城)〔鄉〕 據殿本考證齊召南說改。

  三四五0頁 四行 濕水出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前志及水經皆作「漯」。說文作「濕」,從水〈濕,去“氵”〉聲。

  三四五0頁 五行 有(沛)〔泲〕廟 按:前志作「泲」。集解引惠棟說,謂案風俗通云「濟出常山房子贊皇山,東入沮,廟在東郡臨邑縣」,則是濟瀆之廟也。尚書古文「濟」作「泲」,當從「泲」。今據改。

  三四五0頁 五行 有聶(戚)〔城〕 集解引惠棟說,謂京相璠云「聊城縣東北三十里有故攝城」,當作「聶城」。今據改。

  三四五0頁 七行 有岡成城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水經注引作「岡成亭」。

  三四五一頁 二行 (白虎通)〔皇覽〕曰帝嚳冢在城〔南〕臺陰野〔中〕是也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在城」下諸本脫「南」字,「野」下脫「中」字。語見皇覽,云「白虎通」者誤也。今據改。

  三四五一頁 九行 杜預注傳曰衛作新臺在縣北 按:「新臺」疑「莘亭」之訛。左桓十六年「公使諸齊使盜待諸莘,將殺之」,杜注「莘,衛地,陽平縣西北有莘亭」。

  三四五一頁一一行 晉敗鄭鐵 按:晉敗鄭鐵乃哀二年事,注繫文元年下,疑有脫誤。

  三四五一頁一二行 前書故發干(縣)〔城〕 據汲本改。按:校補謂不曰「前志」而曰「前書」,則固非指前志之發干,蓋前志之發干所治已非故地,而竿城即前漢故發干城,其地至後漢已併入於衛也。如即前志之發干城,則既言「前」,不必改言「故」矣。前書衛青傳封青子登為發干侯,或即在此。是則故發干乃侯國城,一作「縣」,非也。

  三四五一頁一六行 雒陽東九百七十五里 按:汲本作「六百七十二里」。

  三四五二頁 一行 有闞亭 按:校補謂前志東平陸,應劭云「古厥國,今有厥亭是」,與此言有闞亭,即春秋「會于闞」之闞不符,未詳孰是。

  三四五二頁 二行 富成 按:前志作「富城」。

  三四五二頁 五行 杜預曰縣東南有郈鄉亭 按:今杜注云「郈在東平無鹽縣東南」,不言「郈鄉亭」。

  三四五二頁 八行 故縣後省 按:集解引洪頤烜說,謂前志堂陽屬鉅鹿郡,東漢省,與此絕遠,注誤證。

  三四五二頁 九行 狗城 按:前志東郡壽良縣有朐城。此作「狗城」,「狗」與「朐」疑形近而誤,當從前志。

  三四五二頁 九行 蚩尤冢在縣闞〔鄉〕城中 集解引惠棟說,謂注「闞鄉城中」,諸本脫「鄉」字。今據補。

  三四五二頁一六行 杜預曰縣北有邾瑕城 按:今杜注作「邾婁城」。

  三四五三頁 一行 十二城戶八千九百二十九口四十三萬七千三百一十七 按:張森楷校勘記謂十二城而祗八千餘戶,城不及八百戶,太少。八千餘戶而有四十三萬餘口,太多。以李心傳東漢戶口率十戶為五十二口準之,「八千」之「千」當作「萬」,各本並誤。又按:「口四十三萬七千三百一十七」末「七」字,汲本作「一」。

  三四五三頁 四行 梁甫 按:前志作「梁父」。

  三四五三頁 四行 有亭禪山 按:前志「禪」作「亭」,當從前志。

  三四五三頁 四行 山茌 按:各本「山」字皆連上為句。錢大昕謂「山」字當連下句,山茬,縣名也。又王先謙謂前志作「茬」,通鑑胡注後漢改曰山茌。又按:集解引惠棟說,謂此與濟北之茌平,皆當作「茬」。

  三四五三頁 四行 潘水出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潘水無攷,或淄水之誤,前志作「甾」。

  三四五三頁 五行 南城 按:前志作「南成」。

  三四五三頁一四行 杜預曰在縣東南有防城 按:隱九年經「公會齊侯于防」,杜注「防,魯地,在琅邪華縣東南」。

  三四五三頁一五行 杜預曰南城縣 今杜注「南城」作「南武城」。按:南城晉志作「南武城」。

  三四五三頁一五行 司馬〔牛〕葬丘輿 集解引惠棟說,謂諸本脫〔牛〕字。今據補。

  三四五四頁 七行 有景茲山 按:左傳「景」作「京」。

  三四五四頁 八行 成 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前志泰山郡有式縣,無成縣。按:前志補注引李賡芸說,謂前志泰山郡有式無成,後漢分置濟北,有成而皆無式,蓋東都省式置成也。

  三四五四頁一二行 杜預曰在縣北 按:今杜注作「平陰城在濟北盧縣東北,其城南有防,防有門」。

  三四五四頁一三行 杜預曰在縣東南 按:今杜注作「在平陰城東南」,此「縣」字疑當作「城」。

  三四五五頁 五行 東平剛父縣西南有郕鄉 按:集解引羅革說,謂郡有剛縣,晉為東平國之剛平,無剛父。

  三四五五頁一0行 故橐 汲本、殿本「橐」作「櫜」。按:集解引惠棟說,謂前志作「橐」,州郡志作「稿」,案東平王傳亦作「稿」。

  三四五六頁 二行 縣西南有(〈具阝〉)〔郥〕亭 據汲本、殿本改。按:集解引惠棟說,謂郥古閴字。

  三四五六頁 三行 左傳隱(九)〔元〕年費伯城郎 據左傳改。按:九年亦書「城郎」,但無杜注。

  三四五六頁 五行 苟水出 按:張森楷校勘記謂諸書無苟水,前志引禹貢「通于河」,「河」當作「菏」。菏苟形近,此蓋亦「菏水出」之誤。

  三四五六頁 七行 哀七年囚邾子負瑕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當注「瑕丘」下。

  三四五六頁 九行 左傳桓二年盟于唐杜預曰在西南 按:隱二年經「公及戎盟于唐」,杜注「高平方與縣北有武唐亭」。劉昭注引經傳及杜注多刪節,若此注則有脫誤矣。

  三四五七頁一四行 戎執凡伯於楚丘 按:春秋經「執」作「伐」,傳亦云「戎伐之於楚丘」。

  三四五七頁一六行 有平和鄉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皇覽作「平利」。

  三四五八頁 四行 伊盧鄉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史記作「廬」,韋昭曰今廬中縣。

  三四五八頁 五行 利城 按:前志作「利成」。

  三四五八頁 五行 合(城)〔鄉〕 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前志有合鄉,無合城,晉書地理志東海亦祇有合鄉縣,此「城」字必「鄉」之訛。又引惠棟說,謂案前志及水經泗水注皆作「合鄉」。又引馬與龍說,謂泗水注漷水出東海合鄉縣,漢安帝永初七年封馬光子朗為侯國,亦見馬防傳。今據改。

  三四五八頁 八行 有勇(王)〔士〕亭即勇士(萬)〔菑〕丘欣 殿本「萬」作「菑」,王先謙謂作「菑」是,「王」乃「士」之訛。今據改。

  三四五八頁一0行 都州在海中 按:「州」原作「洲」,逕據汲本、殿本改,與今山海經合。

  三四五八頁一二行 鍾離昧(冢)〔家〕在伊盧 據殿本改,與史記淮陰侯列傳合。

  三四五八頁一三行 左傳昭三十一年 至 郳小邾國也 按:昭三十一年經「黑肱以濫來奔」,杜預注「黑肱,邾大夫;濫,東海昌慮縣」。又莊五年經「郳犁來來朝」,杜注「東海昌慮縣東北有郳城;黎來,名」。釋文「郳,五兮反,國名,後為小邾」。此注節引杜注錯亂,驟睹之幾不可解。

  三四五八頁一五行 即羽泉也 按:校補謂「羽泉」當作「羽淵」,見左傳,此回改未盡者。

  三四五九頁 二行 在縣西南有中鄉城 按:今杜注云「在東海廩丘縣西南」,不言有中鄉城。

  三四五九頁 三行 海中去岸百五十步 按:汲本、殿本「五」作「九」。

  三四五九頁 四行 一行十二字 按:汲本、殿本「二」作「三」。

  三四五九頁 四行 潮水至加其上三丈 按:何焯校本「丈」改「尺」。

  三四五九頁 五行 琅邪國秦置 按:殿本考證齊召南謂此注不明,郡與國亦略有別,秦置琅邪郡,前漢因之,光武改為國,省城陽國來屬,此其始末也。「秦置」之下當有「郡」字。

  三四五九頁 五行 十三城戶二萬八百四口五十七萬九百六十七 按:張森楷校勘記謂若如此文,則一城祗千餘戶,太少,一戶凡三十口,太多,殊不近情,疑「戶」下脫去一「十」字。

  三四五九頁 九行 西海 按:集解引錢大昕說,謂前志無西海,蓋「海曲」之訛。劉盆子傳「琅邪海曲有呂母」,注「海曲,縣名,故城在密州莒縣東」。又引惠棟說,謂何焯云疑「海曲」之訛。

  三四五九頁一0行 有崢嶸谷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說文作「崝嶸」,徐鍇云俗作「崢」,非。

  三四五九頁一一行 繒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春秋傳僖十四年,鄫子來朝,杜預云「今鄫縣」,陵氏云本或作「繒」。又按:校補謂穀梁「鄫」皆作「繒」。

  三四六0頁 二行 邳來山之閒號曰邳來 殿本考證謂案杜注原文云「邳鄉西有公來山,號曰邳來閒」。今案:杜注「邳鄉」上有「縣北有」三字,劉注錯謬,攷證引亦不全。

  三四六0頁 三行 東莞後為(名)〔郡〕 據集解引惠棟說改。

  三四六0頁 六行 縣有蘧丘里 按:今杜注云「莒縣有蘧里」,無「丘」字。

  三四六0頁 七行 杜預曰在縣西 按:今杜注云「在泰山牟縣西」,不云在陽都西。

  三四六0頁 八行 縣東南有艾山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案杜氏注云「泰山牟縣東南有艾山」,不云在臨沂,未詳。

  三四六0頁 八行 縣東北有中丘亭 按:今杜注云「中丘在琅邪臨沂縣東北」,不言亭。

  三四六0頁一四行 有柤水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柤」一作「祖」。京相璠云縣西北有祖水溝,去偪陽八十里。

  三四六0頁一五行 故屬沛(國) 集解引惠棟說,謂「國」字衍,前志為沛郡也。今據刪。

  三四六一頁 四行 建武中省泗水國 按:「省」原訛「有」,逕據汲本、殿本改正。

  三四六一頁 八行 堂邑 按:集解引惠棟說,謂玉篇「堂」作「〈堂阝〉」。

  三四六二頁 三行 盱台 按:前志「台」作「眙」。

  三四六二頁 四行 潘旌 按:前志「潘」作「播」。

  三四六二頁一0行 縣東有蒲姑陂 按:今杜注「姑」作「如」。

  三四六二頁一三行 初平三年分琅邪東海為城陽(新)〔利〕城昌慮郡 集解引馬與龍說,謂徐州無新城郡,「新」當作「利」,形近而訛。今據改。按:錢大昕謂魏志太祖紀,建安三年分琅邪、東海、北海為城陽、利城、昌慮郡,以臧霸傳考之,蓋禽呂布後所置,魏氏春秋以為初平三年分者,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