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紀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卷第十九 後漢紀 卷第二十
晉 袁宏 撰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明翻宋本
卷第二十一

後漢孝質皇帝紀卷第二十桓帝附𡊮宏

元嘉元年春正月戊戌帝崩于玉堂是時徐揚州盗

賊起太后畏懼欲徵諸國王侯到乃發䘮太尉李固

曰帝雖㓜弱乃天下之君也今日崩亡百神感動豈

有臣子反共掩匿不舉哀邪昔始皇崩於沙丘胡亥

趙高隱而不發詐定璽書以賜扶蘇斂裹尸載鮑魚

二千餘里近安帝崩於葉阿母王聖耿珍閻顯等遂

倍濟隂更議平原載尸驅馳還宫乃發北鄕侯薨閻

后兄弟及江京等亦共隱秘卒有孫程手刃之變三

主崩沒臣子掩蓋日不移晷旋受大禍此天下之至

忌不可之至甚者也太后從之即暮發䘮時淸河王

䔉年二十餘最有名德大臣歸心固意欲立謂兾曰

今當立帝宜擇長年明德付以政事願將軍審詳大

計陳平周勃之引代王霍光安世之立宣帝可以爲

法初章帝生千乘貞王伉伉生樂安夷王胡胡生嗣

王鴻鴻生建平侯續梁兾欲立㓜主而專其權與太

后定䇿禁中丙寅詔曰先帝早棄天下胤嗣㓜沖何

悟倉卒仍遭不造惟太后定之考人神之誠唯建平

侯續㓜而岐嶷師傅不煩年已八歳克昌化之形于

體貌春秋之義爲人後者爲之子其以續爲孝順皇

帝嗣使帝持節迎續於都亭是日即皇帝位太后臨

朝於是䔉罷歸國太尉固言於太后曰今東面有事

役費方興新有獻陵之役百姓疲矣大行皇帝尚㓜

可於憲陵塋中造陵依康陵之制三分減一以舒人

力從之太后以頻遭大憂政之大小悉委冢宰是以

固得盡心多所匡正數與梁兾違忤由是踈之己未

葬孝沖帝于懷陵二月乙酉大赦天下賜男子爵各

有差鰥寡孤獨癃貧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貞婦帛

人二匹三月揚州盗賊馬勉自稱皇帝伏誅夏五月

丙辰太后詔曰孝殤皇帝雖不永祚即位踰年君臣

禮成孝安皇帝承襲統業而前世命恭陵爲康陵之

上追覽前代位第之宜先後相踰昔定公追順禮春

秋善之其令恭陵次康陵憲陵次恭陵六月鮮卑冦

代郡殺掠民吏秋九月庚戌太傅趙岐薨冬十二月

九江盗賊華蓋自稱黒帝伏誅

本初元年春正月詔曰昔堯命四子以欽天道洪範

九疇休咎有象夫瑞以和降異以逆感休徵應天前

聖所重頃州郡輕慢競逞殘暴䧟人無罪民罹其害

惡氣傷和以致災青書曰明德愼罰方春東作育養

敬始其勑有司罪非殊死且勿案驗以崇在寛三月

庚申詔曰九江廣陵二郡俱罹冦害殘夷最甚民失

農業生者飢乏死者委棄昔之爲政一物不得其所

(⿱艹石)己有之今我元元嬰此飢饉方春賑貸掩骼之時

其調比郡見穀岀廩大小口各有差收葬骸骨悉心

經營以稱朕意夏四月令將軍以下至六百石遣子

詣太學試受業滿歲課試以高第五人補郞次第五

人太子舍人六月丁巳大赦天下賜天下異子爵各

有差鰥寡孤獨貧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貞婦帛人

三匹閏月甲申帝崩于玉堂初帝雖㓜知梁兾專權

頗以爲言兾懼後不免因行鴆毒帝暴不預太尉固

入問疾帝曰食煑餅今腹中悶得水尚可活兾曰吐

利不可飲水語未絕而崩固號哭欲推醫兾不聽固

復欲立淸河王䔉與大鴻臚杜喬言之於朝衆皆同

焉初章帝生河間王開開生蠡吾侯翼翼生志梁兾

以女弟配志徵至京師會帝崩兾欲立志逼于李固

之議至日暮而不定中常侍曹騰聞之恐夜見大將

軍兾曰將軍累世攝政賔客縱橫多有過差淸河王

嚴明(⿱艹石)即位將軍受禍不久矣(⿱艹石)立蠡吾侯則富貴

可保兾因言太后定策禁中先策免太尉李固

𡊮宏曰(⿱艹石)李固者幾古之善人也將立昏闇先廢李

固李固若存則明必建而天下弗違也甞試言之曰

夫稱善人者不必無一惡言惡人者不必無一善故

惡惡極有時而然善惡不絕善中人皆是也善不絕

惡故善人務去其惡惡不絕善故惡人猶貴於善夫

然故惡理常賤而善理常貴今所以爲君子者以其

乗善理也苟善理常貴則君子之道存也夫善殊積

者物逾重義殊多者世逾貴善義之積一人之身耳

非有萬物之助而天下莫敢違豈非道存故也古之

帝王恐年命不長懼季世之陵遲故辨方設位明其

輕重選羣臣之善以爲社稷之寄蓋取其道存能爲

天下正嗚呼善人之益豈不大哉於是司空胡廣爲

太尉司空趙誡爲司徒太僕𡊮陽爲司空太后詔曰

孝質皇帝胤嗣不遂奄忽天昏社稷之重考宗室之

賢莫(⿱艹石)蠡吾侯志年已十五嘉姿卓茂又近爲孝順

皇帝嗣庚寅大將軍持節迎于夏門亭是日即皇帝

位太后臨朝太尉胡廣録尚書事封帝弟名爲都鄕

侯悝爲蠡吾侯秋九月尊河間孝王曰孝穆皇帝趙

SKchar曰孝穆皇后蠡吾先侯曰孝崇皇匽姫曰孝崇博

園貴人是歲梁兾第池中船無故自覆兾以問SKchar

穆穆對曰易稱利渉大川乗木舟虚災異記曰利渉

大川濟渡萬民也舟舩所以濟渡萬民不絕遊戱舩

覆者天誡將軍以爲有德宰相當濟渡萬民於難不

可長念樂身務遊戯而已及帝即位太后臨朝穆素

善推災異欲輔道兾以扶王室乃奏記於兾曰宜專

心公門廣能斥逐邪惡明年丁亥之歲刑德合於乾

位易稱龍戰之會其文曰龍戰于野其道窮也謂陽

將勝而隂道負也今年九月天氣鬰冐五位四候連

失正氣此互相明也天地大驗善道屬陽惡道屬隂

(⿱艹石)修正守陽折隂𩔖則福從之矣穆每事不逮所好

唯學傳行師言時有可試願將軍少察言申納諸家

而親其忠正絕其姑息夫人君不可不學當以天地

順道漸淸其心宜爲皇帝選置師傅及侍講者得小

心忠篤敦禮之士將軍與之俱入參觀講授師賢法

古此猶倚南山而坐平原也誰能傾之穆意欲言宦

官恐兾漏泄之狀不能已復附以密記曰今年夏月

運房星明年又有小厄當急誅姦臣爲天下所怨毒

者以塞天咎議郞大夫之位本以試儒術高行之士

今多非其人九卿之中又非任者穆又薦名士种暠

欒巴等而其後劉文等謀反事起有黃龍見沛國於

是兾以穆龍戰之言爲然乃請暠爲從事中郞薦巴

爲議郞舉穆高第爲侍御史穆自以兾故吏數奏記

諫曰今宦官俱用螽水爲害而京師之費十倍於前

河内一郡甞調縑素綺縠𦆵八萬餘匹今乃十五萬

匹官無見錢皆出於民民多流亡皆虚張戶口戶口

旣少而無貲者多當復割剥公賦重歛二千石長吏

遇民如虜或賣用田宅或絕命捶楚大小無𦕅朝不

保暮又有浮遊之人稱矯賈販不良長吏望爲驅使

令家人詐乗其勢此𩔖交錯不可分别輒以託名尊

府結怨取譏昔秦之末不恤四方近親市人數如此

故以其安穩一旦瓦解陳項並起至於土崩近永和

之末人有離心興徒發使不復應命懷糧廩兵云當

向雜幸頼順烈皇后初政清淨乃獲安寧今民心事

勢復更戚戚困於永和撫安之急誠在大將軍先易

二千石長吏非其人者廬第園池之作距絕州郡貢

獻内以明己外以解人之厄今日行之則今日從矣

兾旣貪放而復納賂遺承事國家左右宦者與之通

爲姦利任其子弟賔客以爲刺史二千石穆又奏記

曰大將軍内有貴親之固外有功業之重誠不可復

枉道散財以事左右近臣宦者還舉刑賞有干典制

輒率公卿詣朝堂按其罪咎則改節從訓猶影響也

今反越津逾序以大事小以明事闇從其過言隨其

失行天下之事受其枉戾傷損財物壞亂綱紀左右

近官並以私情干擾天下雖大而民無所容足也尚

可忍官位之事尤不可毒害流布日夜廣遠願大將

軍省廢他事十刻之間考案古今官民之極度數作

趣較然可見之如不早悟舟中之人皆敵國也(⿱艹石)

穆輕愚不信其言可呼所親識古今者請徵核其實

不可一日誡懼有後恨兾終不悟報書云如此僕亦

無一可也其言雖切然不甚罪也初大將軍商獻美

人於順帝美人姓友字通期順帝以歸商商不敢留

而出嫁之兾即遣客盗通期還會商薨兾行服於城

西廬常與之居兾妻孫壽伺兾出即多從倉頭簒通

期歸治掠之因言當上書告之兾大恐頓首請之於

壽母壽亦不得已而止之遂幽閉通期兾復私召徃

來生子伯玉匿不敢出壽知之使其子河南尹徹滅

友氏家兾恐壽害伯玉常置複壁中至年十五兾被

誅乃出孫壽甚美而善萬妖惑性鉗忌能制禦兾兾

不敢違兾愛監奴秦官官至太倉令得出入壽所毎

徃來屏御者而私語遂與官通威振百寮刺史二千

石皆謁辭之兾用壽言多斥奪諸梁在位者外以爲

謙讓唯孫氏宗親相冐名爲侍中中郞校尉守長吏

者十餘人皆貪叨凶淫使𥝠客籍屬縣豪富大家披

以誹謗之罪閉獄掠笞使出錢自贖不滿意者至於

死徒哀號之聲滿天下四方調發貢獻半入兾家先

輸上第而乗輿乃問其次又競上禮奉贄及吏民賫

貨求官請罪者道路相望多遣賔客車騎出塞交通

外國致汗血馬奇珍異物因行道路發取妓女御者

而所使人又乗勢橫暴略人妻妾弄人婦女毆撾吏

卒與盗賊無異兾於洛陽城門内起甲第而壽於對

街起宅競與兾相高作隂陽殿連閣通房魚池釣臺

梁柱門戶銅沓紵漆靑𤨏丹墀刻鏤爲靑龍白虎𦘕

以丹青雲氣又採土築山十里九坂以象二殽窮極

工匠之巧積玉金明珠充仞其中起家盧周環亦如

之又多規𫟍囿西到弘農東至滎陽南及魯陽北徑

河渠周旋千里諸有山藪丘荒皆樹旗大題云民不

得犯又起苑於南城西繚繞數十里大興樓觀發屬

縣卒徒繕治數年乃成移檄發生兎刻其毛以爲識

犯者罪至死又發鷹犬於邊郡部民護送驅羊傳㕑

其食募人求名馬至數千匹西域嘗有賈客來不知

禁誤殺一兎轉相告言死者十餘人而災害長者及

諸弟不欲令與己同其不疑及蒙私遣人出獵上黨

兾聞追捕其追客一時殺三十餘人無生還者兾又

起别第於城西以納姦亡命者寘其中或取良民以

爲奴婢名曰自賣民至千人因負勢放縱道市莫敢

聞者兾與壽共乗輦張羽蓋飾以金銀遊戱第中賔

客詣門不得通者謝門者門千累渠金十月兾與夀

及諸子相隨遊獵諸𫟍中縱作酒倡樂









後漢孝質皇帝紀卷第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