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 御定淵鑑𩔖函 卷一百一 卷一百二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一百一
  設官部四十一將軍總載 大將軍 官屬并附驃騎將軍 車騎將軍將軍總載一
  原杜氏通典曰三代之制天子六軍其將皆命卿一萬二千五百人為軍故夏書曰大戰于甘乃召六卿蓋古之天子寄軍政於六卿居則以田警則以戰所謂入使理之出使長之之義其職在國則以比長閭胥族師黨正州長鄉大夫為稱其在軍則以卒伍司馬將軍為號所以異軍國之名諸侯之制大國三軍次國二軍小國一軍其將亦命卿也晉獻公初作二軍公將上軍則將軍之名起於此也魏獻子衛文子並居將軍之號左傳曰晉閻没女寛謂魏獻子曰豈將軍食之而有不足注曰獻子為中軍率故謂之將軍 又禮記曰將軍文子之喪既除而後越人來弔又家語曰衛將軍文子問於子貢是也文子為衛之將軍名彌牟也自戰國置大將軍
  周末又置前後左右將軍至秦將軍之名多矣漢興置大將軍驃騎將軍位次丞相車騎將軍衛將軍左右前
  後將軍皆金印紫綬位次上卿後漢志曰漢將軍比公者四謂大將軍驃騎騎衛將軍掌京師兵衛四夷屯警孝武征閩越東甌又有伏波樓船及伐朝鮮大宛復置横海度遼二師宣帝增以蒲𩔖破羌權時之制若此非一亦不常設光武中興諸將軍皆稱大及天下已定武官悉省後漢志曰其前後雜號將軍皆主征伐事訖皆罷四征興於漢代四安起於魏初四鎮通於柔逺鎮東西南並後漢末有之鎮北魏置四平止於喪亂魏置晉武帝重兵官故軍校多𨕖朝廷清重之士居之置中軍將軍以統宿衛七軍及五王作難東海王越以頃興事皆由殿省乃奏宿衛有侯爵者皆罷之時殿中武官並封侯由是出者略盡皆涕泣而去乃以東海國官領左右衛以國兵宿衛晉宋以來以領軍護軍左右二衛驍騎游擊將軍謂之六軍宋輿服志曰驃騎騎衛將軍及諸將軍加大者皆金章紫綬武冠佩水蒼玉諸軍司馬銀章青綬朝服武冠其四安四平左右前後征鹵等將軍及四中郎將晉代荀羡王胡之並居此官宋齊以來唯處諸王素族無爲者齊以二衛左右四軍前後左右將軍謂之四軍五校即漢之五校騎游擊積射彊弩殿中員外殿中武衛七將軍殿中司馬左右及虎賁之中郎將冗從僕射宋志曰冗從僕射漢東京有中黄門冗従僕射非其職也魏代因其名而置冗從僕射職官要錄曰本期門之職漢桓帝時置冗從僕射掌諸散從其射事則主帥之羽林監武騎常侍謂之西省而散騎為東省梁武帝以將軍之名高下舛雜命更加釐定於是有司奏置一百二十五號將軍以鎮衛驃騎騎為二十四班内外通用四征四中為二十三班四中謂軍衛撫權八鎮為二十二班東西南北左右前後八安為二十一班東西南北左右前後四平四翊為二十班四平東西南北四翊左右前後凡三十六號為重號將軍又有五德將軍忠勇軍師武臣爪牙龍騎雲麾鎮兵翊師宣恵果毅智威仁威勇威信威嚴威智武仁武勇武信武嚴武謂五德將軍以班多者為貴凡十品二十四班品十取其盈數班二十四以法氣序制簿悉以大號居後以為選法自小𨗇大也前史所記以位得從公故將軍之名次於台槐之下至是備其班品序於百官之外凡一百二十五將軍後魏將軍之名多矣謂驃騎騎衛為三將軍末年有八柱國大將軍其中六人各督二大將軍事詳柱國將軍篇凡十二大將軍元賛元育元廓侯莫陳順宇文遵達奚武李逺豆盧寧宇文貴賀蘭祥楊忠王䧺此十二大將軍又各分統開府一人一開府領一軍兵是為二十四軍分掌禁旅當爪牙禦侮之寄自大統十六年以後功臣位至柱國及大將軍者衆矣咸是散秩無復統御後周武帝三年改諸軍軍士並為侍官隋煬帝以左右衛隋初舊名左右屯衛改左右領軍為之左右禦衛新加置左右𠋫衛改左右武𠋫為之凡十二衛各置大將軍一人將軍二人以總府事每衛各置長史録事參軍司倉兵騎鎧等參軍員軍人總名衛士蓋魏周十二大將軍之遺制唐武德初秦王既平王世充及竇建德高祖以秦王功殊今古自昔位號不足以為稱乃特置天策上將軍以拜焉位在王公上及升儲宫遂廢天策府二年七月高祖以天下未定事資武力將舉闗中之衆以臨四方乃置十二軍分闗中諸府以𨽻焉以萬年道為參旗軍長安道為鼔旗軍富平道為元武軍醴泉道為丹鉞軍同州道為羽林軍華州道為騎官軍寧州道為折威軍岐州道為平道軍幽州道為招摇軍麟州道為苑遊軍涇州道為天統軍宜州道為天節軍每軍將一人副一人取威名素重者為之楊恭仁劉宏基長孫順德等並為其將督耕戰之備自是士馬彊勁無敵於天下五年省七年以突厥寇掠復置十二軍後又省之其後定制有左右衛隋之翊衛左右驍左右武左右威左右威隋之屯衛左右領軍左右金吾金吾隋之武𠋫衛左右監門左右千牛凡十六衛大將軍各一人左右衛及左右金吾總謂之四衛其餘謂之雜衛將軍總三十人左右千牛衛將軍各一人餘騎各二人左右羽林左右龍武左右神武六軍大將軍各一人將軍各三人皆有衛署開元十二年張説奏於三輔㨂五尺八兵十二萬人謂之彍騎置於南衙每月分番自此以後遂不復簡㸃其餘驃騎輔國鎮軍冠軍四大將軍雲麾勇武壯武宣威眀威定逺寧逺游騎游擊等九將軍並為五品以上武散官先天二年正月十日敕往者衛士計户取充使二十一入幕六十出軍既憚劬勞咸欲避匿今改取二十五以上充十五年即放出頻經征鎮者十年放出自今以後羽林飛騎先於衛士中簡擇開元十一年二月敕同華兩州精兵所出地資輦轂不合外支自今以後更不得取同華兩州兵防 增文獻通考曰開元六年始詔折衝府兵每六歳一簡自高宗武后時天下久不用兵府兵之法寖壞番役更代多不以時衛士稍稍亡匿至是益耗散宿衛不能給宰相張説乃請一切募士宿衛十一年取京兆蒲同岐華府兵及白丁而益以潞州長從兵共二十萬號長從宿衛歳一番命左丞蕭嵩與州刺史共𨕖之明年更號曰彍騎肅宗以後有左右神策軍各置大將軍一人統軍各二人將軍各四人後唐長興三年敕衛軍神威雄威及魏府廣㨗以下指揮宜改為左右羽林置四十指揮每十指揮立為一軍每一軍置都指揮使一人兼分為左右廂應順元年改左右羽林四十指揮為嚴衛左右軍龍武神武四十指揮為捧聖左右軍清泰元年改捧聖馬軍為彰聖左右軍嚴衛步軍為寧衛左右軍宋朝承前代之制有左右金吾衛左右衛上將軍左右驍衛屯衛領軍衛監門衛千牛衛上將軍諸衛大將軍諸衛將軍並為環衛官無定貟皆命宗室為之亦為武臣之贈典大將軍以下又為武臣責降散官政和中改禁旅則有殿前司都副指揮使侍衛步軍馬軍都副指揮總之至孝宗時始令節度使領左右金吾衛上將軍承宣使領左右衛上將軍在内則兼帶在外則不帶 續文獻通考曰遼南面各衛有大將軍又有上將軍次有將軍之職下有折衝都尉果毅都尉二職北面大將軍府統所治軍之政令官曰大將軍曰上將軍曰將軍曰小將軍外有大詳衮司與大將軍府並官曰大詳衮曰都監曰將軍曰小將軍曰軍校曰隊帥所屬有護軍司官曰護軍司徒有衛軍司官曰衛軍司徒有諸路兵馬統署司官曰諸路兵馬都統署曰諸路兵馬副統署屬大將軍府下有東都省分掌兵馬之政官曰東都省太師有西都省分掌軍馬之政官曰西都省太師屬大詳穩司下 金諸衛有上將軍正三品大將軍従三品次將軍正四品章宗泰和六年伐宋權設平南撫軍上將軍正三品平南冠軍大將軍從三品次平南龍驤將軍平南虎威將軍平南盪江將軍殄冦中郎將殄冦郎將殄冦折衝都尉殄冦果毅都尉凡九階軍還罷 元不設 眀設挂印將軍稱鎮守者雲南曰征南將軍兩廣曰征蠻將軍湖廣曰平蠻將軍遼東曰征鹵前將軍宣府曰鎮朔將軍大同曰征西前將軍延綏曰鎮西將軍寧夏曰征西將軍甘肅曰平羌將軍薊州淮安鎮守漕運總兵以畿内故不得挂印稱將軍有大征討遣總兵則挂平賊將軍平邉將軍平鹵將軍征夷將軍征鹵將軍討賊將軍或大將軍或前將軍副將軍印行事事已納印 王世貞史料曰按洪武中命大將軍儀大將軍拜前諸將拜後先授節次授鉞訖出勒所部建牙鳴鼓角正行列擎節鉞鼓吹前導百官以次送出其盛如此今將軍有敕有銀印而無節鉞非將軍而總兵者有敕有闗防而無銀印又曰將軍挂印者事權甚重可以生殺人而大將軍為尤重洪武元年以徐中山為征鹵大將軍至十七年卒雖以常開平李岐陽之才且重然不過副將軍而其他有征南征北征西征戎之重寄亦不過將軍而已傅潁公之平雲南鎮北邉張英公之三下交趾統衆多者至八十萬少亦三十萬然皆不得挂大將軍印也
  將軍總載二
  增丈人 長子易經曰師貞丈人吉无咎又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 文武 顯允詩經曰文武吉甫萬邦為憲又曰顯允方叔征伐玁狁 鷹揚 虎臣詩經曰維師尙父時維鷹揚 又曰矯矯虎臣在泮獻馘 元老 干城又曰方叔元老克壯其猷 又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拊髀 推轂漢書馮唐傳文帝拊髀曰吾獨不得㢘頗李牧為將豈憂匈奴哉 又曰古王者之遣將跪而推轂曰閫以内寡人制之閫以外將軍制之 鐵虎 水龍合璧事𩔖曰蔡祐與齊戰被光明甲所向無敵齊人謂之鐵虎 晉書曰但畏水中龍指王濬也齋斧 授鉞魏志曰凡將出必齋戒之廟授斧故云齋斧 合璧事𩔖曰唐德宗廵狩山南渾瑊以諸軍衛入谷口帝臨軒授鉞用拜韓信故事 十策 三箭又曰唐李靖屢授開府獻十策以圗蕭銑 通鑑曰唐薛仁貴高宗時九姓衆十餘萬令驍騎數十乘挑戰仁貴發三矢輒殺三人鹵氣懾皆降軍中歌曰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闗 斗魁 天目史記曰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宫一曰上將二曰次將 合璧事𩔖曰將為天目國命所寄 囊沙 背水史記曰韓信與龍且夾濰水而陣信夜令人為萬餘囊盛沙以壅水上流引軍半渡擊且佯不勝敗走且果喜追渡水信使決壅水大至且軍大半不得渡急擊殺且 又曰韓信擊趙使萬人先行出背水陣及破趙諸校皆賀因問曰兵法後背山陵前阻水澤今背水陣竟以勝此何術也信曰兵法不曰陷之死地而後生投之亡地而後存乎 杜彪 韋虎合璧事類曰梁西荆州刺史杜山從膂力過人便馬善射所被霞明朱弓四石餘力每出挑戰魏軍憚之號為杜彪 梁書曰魏遣齊王蕭寳夤中山王元英圍梁鍾𩀌梁武帝遣弟臨川王宏督兵禦之宏懼停車不前魏人遺以巾幗且歌之曰不畏蕭娘與吕姥但畏合肥有韋虎蕭娘即宏吕姥吕僧珍韋虎韋叡也 萬人敵 一身膽史記曰項籍學萬人敵 蜀志曰趙子龍將數十騎值曹操軍大出子龍遂前突其陣且鬭且却魏兵追至營子龍大開門魏疑有伏兵引去子龍以勁弩射魏兵魏兵驚駭自相蹂踐墮水死者甚多先主明旦至其營視昨戰所曰子龍一身都是膽也 半段槍 四將印明皇實録曰唐哥舒翰為河西衙前將吐蕃大寇邉翰持半段槍當其鋒擊之職林曰王忠嗣有武畧佩四將印上平戎八策 原將兵扞燕 興師攻翟
  史記曰齊景公召穰苴與語兵事大恱之以為將軍將兵扞燕晉之師 說苑曰田單興師十萬將兵攻翟往見魯仲連仲連曰子之攻翟必不能下矣田將軍曰單以五里之城十里之郭復齊之國何為攻翟不能下也去上車不與言決 增割髪置地 舉手指天魏志曰太祖出軍令無敗人田麥犯者死騎皆下馬持麥而行太祖馬乃騰入甲中敕主爵議罰對曰春秋罰不加尊太祖曰作法自犯何以率衆然孤為軍帥不可殺請自刑乃拔劒割髪置地通鑑曰晉安帝時劉裕抗表伐南燕過大峴燕兵不出舉手指天喜形於色左右曰公未見敵而先喜何也裕曰兵已過險士有必死之志餘糧棲畞人無匱乏之憂鹵已入我掌中矣 減竈增竈 拔幟立幟合璧事𩔖曰孫臏減竈虞詡増竈又曰韓信拔趙幟立漢幟 提鼓援枹 秉鉞抗旌國語范蠡應使者曰左提鼓右援枹 終軍傳曰大將軍秉鉞抗旌 馬箠下城 枕席過師張耳傳曰杖馬箠下數城 趙充國𫝊曰信威千里從枕席之上過師 戰勝攻取 雅歌投壺漢書漢高帝曰連百萬之衆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漢記曰祭遵為將軍取士皆用儒術對酒設樂必雅歌投壺 燕頷虎頭 虯鬚猿臂合璧事𩔖曰班超燕頷虎頭 又曰郭知運虯鬚猿臂 七縱七擒 八遇八克栁氏家𫝊録曰蜀諸葛亮因八陣以施武經七擒以即戎 合璧事𩔖曰唐婁師德武后時猛士討吐蕃戴紅抹額來應詔後共鹵戰八遇八克 降騎十萬 破賊五千唐書曰永㤗元年僕固懐㤙結吐蕃回紇合圍涇陽郭子儀以數騎出降隂山十萬騎 又曰馬璘以百騎破賊五千李光弼曰吾未見以少擊衆如馬璘者矣 說禮敦詩 受成釋奠左傳曰楚子圍宋晉文公蒐于被廬作三軍謀元帥趙衰曰郤縠可臣亟聞其言矣說禮樂而敦詩書乃使縠將中軍 魯頌曰在泮獻囚注古者出兵受成於學及其反也釋奠於學三鼓克齊 三駕屈楚左𫝊曰莊公三年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從戰于長勺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敗績 又曰晉悼公歸國請以息民魏絳請施舍輸積聚以貸行之期年國乃有節三駕而楚不能與爭注云三駕三次興師也 亞夫堅壁 度尙焚營史記曰漢景帝拜亞夫為太尉將兵擊吳楚亞夫言於上曰椘兵剽輕難與爭鋒願以梁地委之絶其糧道乃可制也上許之於是㑹兵滎陽吳攻梁急請救亞夫引兵走昌邑堅壁以守吳兵數挑戰終不出乃引去亞夫出精兵追擊大破之 山堂肆考曰東漢荆州刺史度尚擊桂陽賊卜陽等破其三屯多獲珍寳士卒驕富莫有鬭志尚乃宣言兵少須諸郡所發悉至乃幷力攻之申令軍中恣聽射獵兵喜皆出尚乃宻使人焚其營獵者還莫不涕泣尚慰勞之曰陽等財寳足富數世諸軍但不幷力耳今所亡少何足介意衆破平之徒讀父書 常效父法史記曰秦王齕伐韓攻上黨民走趙趙軍數不勝㢘頗堅壁不出應侯使人反間曰秦之所畏獨馬服君之子趙括為將耳趙王遂以括代頗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括徒能讀父書𫝊不知合變也王不聽 山堂肆考曰南齊斛律光弟羡為幽州刺史善治兵突厥畏之謂之南可汗性節儉不好聲色不貪權勢至於行兵常效其父金之法 解鞍誘敵 駐節勞民史記曰漢李廣為上郡守嘗從百騎出卒遇匈奴數千騎廣令諸騎曰前未到匈奴陣二里所止令皆下馬解鞍士皆縱馬卧㑹暮匈奴終怪之不敢攻擊是夜即引兵而去 漢書曰鄧禹師行有紀三輔百姓皆望風相攜負以迎軍降者日以千數禹所止輒停車駐節以勞來之父老童穉滿其車下 據鞍顧盼坐帷講誦通鑑曰東漢馬援年六十二請擊武陵五溪蠻光武愍其老援曰臣尚能披甲上馬
  帝令試之據鞍顧盼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鑠㢤是翁也山堂肆考曰東漢張奐為北中郎將匈奴烏桓燒軍門屯赤炕煙火相望兵衆大恐奐安坐帷中與弟子講誦自若軍士稍安 不如豎儒 無踰老臣史記蒯通說韓信曰酈生一士掉三寸之舌下齊七十餘城將軍以數萬衆歳餘乃下趙五十城為將數歳反不如一豎儒之功乎 漢書曰宣帝時先零𦍑楊玉叛帝欲命將擊之趙充國年七十餘上老之使丙吉問充國誰可將者對曰無踰老臣 立柱而還 仆碑而進漢書曰光武時交趾女子徵側徵貳反詔伏波將軍馬援討之至浪泊與二徵戰大破追斬之交趾平援立銅柱為漢界而還 隋書曰史萬歳以功加上開府時南寧彝爨靚反詔萬歳討之入自蜻蜓川行數百里見諸葛亮紀功碑銘其背曰萬歳之後有勝我者過此由是仆碑而進破其部三十萬勒石誦美隋德而還 齅地知兵 指節示將齊書曰斛律金為淮朔將軍主行兵用匈奴法望塵知馬歩多少齅地知兵之逺近 梁書曰豫州刺史韋叡攻魏小峴未㧞出行圍柵魏出數百人陳於門外叡欲擊之諸將遲疑叡指其節曰朝廷授此非以為飾韋叡法不可犯也遂進擊之魏兵敗走因急攻之中宿而拔 費禕可人 吳進好漢通鑑曰魏曺爽寇漢中後主遣禕救之將行光祿大夫來敏詣别求共圍棊時羽檄交至人馬擐甲嚴駕已訖禕與對戲了無倦色敏曰向聊試君耳君信可人必能辦賊 山堂肆考曰宋楊沂中統制官吳進將所部二千人還臨安進勇於戰鬭嘗對御騎上曰好漢進聞之刺好漢吳進字作背心每閱兵則披以示衆 一軍皆驚萬衆莫抗史記漢蕭何曰諸將易得耳如韓信國士無雙王必欲争天下非信無可計事者請王設壇具禮拜之諸將皆喜人人自以為得大將至拜乃信也一軍皆驚 晉書曰桓石䖍小字鎮惡從桓温入關車騎沖為苻健所圍垂沒石䖍躍馬赴之抜沖於數萬衆之中而還莫有抗者三軍莫不歎服 燒舸敗魏 融鎻降吳三國志曰曹操伐吳孫權遣周瑜程普等與劉備幷力逆操於赤壁瑜部將黄蓋曰操軍方連船艦首尾相接可燒而走也乃取𫎇衝鬬艦十艘載燥荻枯柴灌油其中先以書遺操詐云欲降時東南風急蓋以十艦最著前去北軍二里餘諸船同時發火火烈風猛船徃如箭燒盡北船延及岸上營落人馬燒溺死者甚衆操軍遂敗走 晉書曰武帝伐吳吳於江磧要害處並以鐵鎻横截之又作鐵錐長丈餘暗置江中逆拒舟艦龍驤將軍王濬作大筏數十令善水者以筏先行遇鐵錐錐輒著筏而去又作大炬長十餘丈灌以麻油在船前遇銷然炬燒之須臾炬熾融液船無所礙孫皓面縳詣軍門降 慶之蒼頭 繼倫黑面宋書曰沈慶之元嘉中雍州群蠻入寇命慶之為建武將軍慶之好戴狐帽蠻每見慶之軍輒曰蒼頭公來矣 山堂肆考曰宋尹繼倫敗契丹耶律休格於徐河契丹主相謂曰當避黑面大王以繼倫面黒故也 投醪飲軍 置酒㑹將史記曰楚人有饋簞醪者莊王投之於河令將士迎流而飲之三軍皆醉 山堂肆考曰唐張守珪為瓜州刺史鹵忽至衆失色守珪曰瘡痍之餘詎可以矢石相角須權以勝之遂置酒城上㑹諸將作樂鹵疑有備不敢攻引去守珪縱兵擊敗之 光弼靴刀 曹彬匣劒唐書曰李光弼與史思明戰於河陽分遣諸將以刀置靴中曰萬一不利我亦自刎不令諸君獨死 山堂肆考曰宋太祖遣曹彬伐南唐以匣劒授之曰副將以下不用命者毋惜此劒 稱疾誓將留湼勸軍宋史曰曹彬征南城將陷忽稱疾不視事諸將問疾彬曰余疾非藥石所愈也惟諸君誠心自誓克城之日不妄殺一人則自愈矣諸將焚香為誓彬即稱愈 又曰狄青起行伍十餘年身已顯面湼猶存仁宗敕青傅藥除之青指其面曰陛下以功擢臣不問門第臣所以有今日者由此涅耳臣願留此涅以勸軍中 岳飛神算 立信長策山堂肆考曰宋紹興中賊楊么敗官軍於鼎江詔授岳飛清逺軍節度使討之復命張浚視師潭州飛已招降么黨黄佐將欲討么㑹朝議召浚還防秋飛曰都督能少留八日可破賊浚曰何言之易耶飛遂如鼎州黄佐招楊欽來降欽又說全忠劉銑來降飛詭罵欽復遣去是夜掩賊營降其衆數萬么赴水死果八日而㨗書至潭浚歎曰岳侯神算也 又曰宋汪立信咸淳中上言宜出内郡兵以實江淮備外侮又選宗室忠良及有幹用大臣以為統制分東西二府以涖其事如此則可為安邉禦敵之長策矣 霹靂閃電 刀痕箭瘢又曰唐長孫晟為秦州道行軍總管出討突厥斬千餘級有達官來降者言突厥大畏長總管聞其弓聲稱為霹靂見其走馬稱為閃電又曰宋韓世忠嘗中毒矢以強弩括取之十指僅全四不能動刀痕箭瘢如刻畫然 不肯探
  簡 何能卧牀又曰東漢鄧禹表張宗為偏將軍赤睂兵大至禹欲就堅城衆憚拒後禹乃書諸將名於竹簡亂投笥中令各探之宗不肯曰死生有命豈可辭難就逸遂為拒後戰却赤眉 通鑑曰東漢馬援建武中拜伏波將軍擊交趾還故人孟冀迎勞之援曰方今匈奴擾邉男兒要當死於邉野以馬革裹尸還葬耳何能卧牀上在兒女子手中耶 身被三槍 面中六矢山堂肆考曰漢蓋勲為敵所敗身被三槍堅坐不動 通鑑曰唐安禄山令狐潮圍雍邱潮與張廵有舊廵使郎將雷萬春於城上與潮相聞語未絶賊以弩射之面中六矢而不動 原亞夫居細栁 田單在即墨亞夫事見上 說苑魯仲連謂田單曰夫將軍在即墨之時坐則織蕢立則杖臿為士卒倡將軍有死之心士卒無生之氣今將軍東有夜邑之封西有淄上之寳黃金横帶騁乎淄澠之間是以樂生而惡死也 增變幟雜秦軍 持幟立趙壁戰國䇿曰秦假道韓魏以攻齊齊威王使匡章將而應之與秦交和而令使者數相徃來章為變其幟以雜秦軍𠋫者言章子以齊入秦王不應如此者三有司請發將擊之王曰此不叛寡人明矣曷為擊之頃間言齊兵大勝秦王稱西藩之臣而謝於齊史記曰韓信張耳擊趙趙聚兵井陘口夜半𫝊發𨕖輕騎一千人人持一赤幟從間道望趙軍戒曰趙空壁逐我若疾入趙壁拔其幟而易之 奮矟奔魏軍 帶箭入稜陣齊書曰周盤龍與魏軍戰其子奉叔陷陣盤龍奮矟奔魏軍莫不披靡時奉叔已得出盤龍不知乃東西觸擊奉叔見其父久不出復躍馬入陣父子兩騎縈攪數萬人魏軍大敗高帝嘉盤龍功送金釵十二枚與愛妾杜氏手敕曰餉周公阿杜 山堂肆考曰隋煬帝遣將軍陳稜討杜伏威伏威迎出挑戰稜軍射中其額伏威怒曰不殺汝矢不抜乃帶箭馳入稜陣獲所射將使㧞箭出乃斬之擕其首入稜軍而示之 挺身說回紇齧指示進明通鑑曰唐代宗時回紇與吐蕃合兵圍涇陽郭子儀曰今衆寡不敵難以力勝不若挺身說之可不戰而下也遂以數騎出使人傳呼曰令公來回紇大驚太師藥葛羅執弓注矢立陣前子儀免冑釋甲投槍而進諸酋長皆下馬羅拜子儀亦下馬執藥葛羅手責以負約藥葛羅曰吾為僕固懐㤙所誤負公誠深今請為公盡力以謝過遂與定約而還後回紇大破吐蕃殺獲萬計 唐書曰肅宗時尹子竒復寇睢陽賀蘭進明在臨淮擁兵不救城中日蹙張廵乃使南霽雲犯圍而出告急於臨淮進明具食延之霽雲曰睢陽之人不食月餘矣霽雲雖欲獨食且不下咽大夫坐擁强兵曾無分災救患之意豈忠臣義士之所為乎因齧落一指以示進明曰霽雲既不能達主將之意請㽞一指以示信歸報座中皆為泣下
  將軍總載三
  增飛將軍史記曰漢李廣為右北平太守匈奴號曰漢之飛將軍避之數嵗不敢入 真將軍又曰漢文帝時匈奴大入邉周亞夫為將軍軍細栁上自勞軍至灞上棘門已而之細栁先驅至軍門都尉曰軍中聞將軍令不聞天子詔上使使持節詔將軍曰吾欲勞軍亞夫𫝊言開壁門天子按轡至中營亞夫以軍禮見天子為改容式車文帝曰此真將軍矣向者灞上棘門如兒戲耳至亞夫可得而犯耶 原將軍周官周禮曰王六軍軍將皆命卿鄭注云凡軍帥不特置𨕖於六官六卿之吏自卿以下能任者使兼官焉 將軍之號鶡冠子曰人道何先曰先兵富則驕貴則贏兵者百歳不一用然不可一日忘也將軍之號由來逺矣 無則必亂尸子曰千萬之軍無將軍則必亂 以征不服漢書李廣𫝊曰將軍者國之爪牙也司馬法曰登車不軾遭䘮不服振旅撫師以征不服萃三軍之心同戰士之力故怒形則千里竦威震則萬物伏 親戎引枹而鼓說苑曰田單為齊上將軍攻翟不下明日親戎結髪徑立矢石之所乃引枹而鼔之遂下 出征授鉞朝堂漢魏故事曰夫遣將軍出征授節鉞於朝堂
  大將軍一官屬幷附
  原杜氏通典曰大將軍戰國時官也楚懐王與秦戰秦敗楚擄其大將軍屈匄是矣漢高祖以韓信為大將軍又竇嬰為大將軍每朝大議列侯莫敢抗禮武帝又置初武帝以衛青數征伐有功以為大將軍欲尊寵之故置大司馬官號以冠之衛青加大司馬位冠於大將軍上共為一官後霍光王鳳等皆然成帝綏和二年賜大司馬印綬罷將軍官後漢光武時吳漢以大將軍為大司馬後漢大將軍自為一官其大司馬不加於其上和帝時以竇憲為之舊大將軍位在三公下置官屬依太尉憲威權震朝廷公卿希㫖奏憲位次太傅下三公上長史司馬秩中二千石従事中郎二人六百石自下各有增憲初為此官威震天下尚書以下欲拜之伏稱萬歳尚書令韓稜曰禮無人臣稱萬嵗之制乃止後梁冀為之官屬倍於三公府自安帝政理衰闕始以嫡舅耿珤為大將軍常在京都順帝即位又以皇后父兄弟相繼為大將軍如三公梁冀别傳云元嘉二年又加冀禮儀大將軍朝到端門謁者將引増掾屬舍人令史官騎鼔吹各十人風俗通曰桓帝初京師謡曰游平賣印自有平不避豪強及大姓按竇武字曰游平為大將軍印綬所加咸得其人漢末猶在三公上魏黃初中又有上大將軍以曹真為之吳亦以陸遜為上大將軍以諸葛恪為大將軍眀帝青龍二年晉宣帝自大將軍為太尉然則大將軍在三司下矣其後又在三司上自漢東京大將軍不常置為之者皆擅朝權至晉景帝為大將軍亦受非常之任後以叔父孚為太尉奏改大將軍在太尉後位次三司下後復舊在三司上至太康元年琅邪王伷𨗇大將軍復制在三司下及伷薨復如舊冠綬佩服與大司馬同宋唯彭城王義康為之章綬冠佩亦與晉同齊以為贈梁有之陳以為贈後魏北齊為二大與大司馬同至後周建德四年增置上大將軍隋並以為武散官不理事上大將軍従二品大將軍正三品唐貞觀二年九月敕六軍先已各置統軍一人今十六衛宜各置上將軍一人秩從二品其左右衛及左右金吾衛上將軍俸料隨軍人馬等並同六軍統軍其諸衛上將軍次於統軍支給自今以後内外文武闕官於文武班中材望相當者參叙仍待以後各依故事於本衛量置衛兵仍舉故事置武班朝參其廊下食亦宜加給稍令優重漢不見官屬後漢大將軍驃騎將軍車騎將軍衛將軍有長史一人司馬一人竇憲為大將軍置長史司馬員吏官屬位次太傅屬官從事中郎二人掾屬二十九人令史及御屬三十一人又賜官騎四十人及鼓吹應劭曰鼓吹二十人非常貟其領軍皆有部曲大將軍營五部部校尉一人軍司馬一人部下有曲曲有軍𠋫一人曲下有伅伅長一人其不置校尉部但有軍司馬一人其别營領屬為别部司馬其兵多少各隨時宜門有門𠉀魏以司馬景王為大將軍置掾十人别無屬官其驃騎騎府有長史司馬晉驃騎衛將軍伏波撫軍都護鎮軍中領四征四鎮龍驤典軍上軍輔國等大將軍開府皆為位從公品秩俸賜亦與諸公同加兵者增置司馬一人從事中郎二人主簿記室督各一人官屬並與公同宋大將軍車騎騎衛將軍諸府皆有長史一人參軍一人又各置司馬一人齊有大將軍為贈官無僚屬諸驃騎騎衛鎮軍中軍撫軍四征四鎮等將軍凡加大字位從公長史司馬諸官屬亦同公梁因之諸將軍優者亦然陳為贈官無僚屬後魏大將軍僚屬如三公北齊亦然後周大將軍有長史司馬中郎掾屬諸曺參軍典籖等貟隋以後無 増王世貞史料曰吳元年徐中山達以中書左相國挂大將軍印平吳還上之
  大將軍二
  增史記曰武帝伐匈奴以衛青為大將軍位在諸公上公卿皆拜唯汲黯獨揖有言大將軍尊貴不宜爾黯曰大將軍有揖客獨不貴耶青聞之愈重黯 漢書曰武帝以霍光為大將軍輔昭帝田千秋為丞相及昭帝初即位未任聽政事一決大將軍光千秋居相位謹厚有重名光謂千秋曰始與君俱受先帝遺詔令光治内君侯治外宜有以教督使光無負天下千秋曰唯將軍留意即天下幸甚終不有所言 後漢書曰詔鄧隲班師朝廷以太后故遣五官中郎將迎拜隲爲大將軍軍到河南使大鴻臚親迎中常侍齎牛酒郊勞王主以下𠋫望於道既至大㑹群臣賜東帛乘馬 應劭漢官儀曰和帝以竇憲為大將軍乃冠三公 又曰梁冀為大將軍以三世姻媾援立之功官屬皆倍餘府 魏志曰太傅司馬宣王奏免曺爽皇太后詔召髙文惠假節行大將軍事據爽宫太傅謂之曰君為周勃矣 後魏書曰莫題有謀策為大將軍平慕容麟賜爵東宛侯後太祖欲廣宫宇規度平城四方數十里將模鄴洛長安之制運材數百萬以題機巧令監定焉 陳思王輔臣論曰知慮深奥淵然難測執節平敵中表條暢恭以奉上愛以接下納言左右為帝喉舌曺大將軍也 晉志曰大司馬大將軍太尉驃騎騎衛將軍諸大將軍開府位從公者為武官公皆著武冠平上黒幘 獻徵録徐達傳曰達封公後復佩大將軍印鎮北平以便宜徙山後順寧等處軍民户三萬五千八百口一十九萬七千餘籍為軍者給月廩為民者給田以耕凡置屯二百五十四定墾田一千三百四十三頃北平軍府之用皆賴之
  大將軍三
  原如三公 次丞相續漢書百官志曰順帝以皇后父梁商為大將軍如三公府置長史司馬中郎掾二十九人 蔡質漢儀曰漢興置大將軍驃騎位次丞相車騎衛將軍左右前後皆金紫位次上卿典京師兵衛四夷屯警 鎮撫四夷 威鎮州郡北堂書鈔曰漢武柏梁詩云大將軍曰鎮撫四夷未易哉 續漢書曰吳漢為大將軍持節北發十郡突騎更始幽州牧苖曾不肯應調漢斬曾威鎮州郡將其兵詣上 常居門下 恭以奉上漢書曰吳漢為人質厚少文造次不能以辭自達鄧禹及諸將多知之數相薦舉乃得召見遂見親信常居門下 下見前曹植輔臣論增耿況明經 夏侯學禮後漢書曰耿況王莽時以明經為朔調連率光武徇河北加況大將軍 魏志曰夏侯惇年十四就師學後為大將軍雖在軍旅親迎師受業 亮戮馬謖㑹斬許儀蜀志曰諸葛亮為大將軍出軍向祁山馬謖統大衆在前與魏將張郃戰於街亭謖
  違亮節度大為郃所破亮戮謖以謝衆 魏志曰鍾㑹為大將軍伐蜀命牙門將許儀在前治道㑹在後行而橋穿馬足陷於是斬儀儀許褚之子有功王室猶不原貸諸軍聞之莫不震悚 鮑永敝素鄧芝素儉後漢書曰鮑永初為更始尚書僕射行大將軍事雖為將率而車服敝素為道路所識嘗衣皂襜褕路稱鮑尚書兵馬 蜀志曰鄧芝為大將軍二十餘年身之衣服資仰於官不茍於取素儉翛然不治私産妻子不免飢寒 梁椿撫納 王操撫循後周書曰梁椿為大將軍性果毅善於撫納所獲賞物分賜麾下故每踐敵場咸得其力 冊府元龜曰王操為大將軍侍明帝出頓紀南操撫循將士莫不用命 三郡皆平 萬口來降又曰曺真為大將軍督諸軍擊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安定民楊條等略吏民保月支城真進軍圍之條謂其衆曰大將自來我願早降爾遂自縛出三郡皆平 又曰孫峻為大將軍魏鎮東將軍毋邱儉前將軍文欽以淮西之衆西入戰於樂嘉峻與驃騎將軍吕據左將軍留贊率兵襲壽春軍及東興聞欽等敗兵進於橐臯欽詣峻降淮南餘衆數萬口來降所當皆破 每戰先登隋書曰乞伏慧周武帝時為熊渠中大夫髙祖為丞相從韋孝寛擊尉遲惇于武陟所當皆破授大將軍 又曰史萬歳仕周為開府儀同三司從梁士彦擊尉遲迥毎戰先登及迥平以功拜上大將軍遣人請事 命使馳奏明徐達傳曰達遣人自軍中請事上勞之曰將軍忠義出乎天性雖古豪傑之士不能過今所請事悉欲稟命而行此賢臣事君之道吾甚嘉之所請事多可行者將軍從宜行之 明張輔𫝊曰永樂四年命成國公朱能為大將軍征安南師次龍川能遘疾以師授右副將軍張輔能薨輔代總其衆以進命使馳奏遣鷹揚將軍吕毅等督軍進攻賊敗走總中外事 領宿衛兵後周書曰于翼為大將軍總中外宿衛兵事 唐書曰阿史那社爾為右軍大將軍太宗征髙麗駐驆之陣領屯衛飛騎及長上宿衛之兵奮不顧命所向無前 鄰懐陸遜 敵憚王軌吳志曰陸遜為大將軍大帝嘉禾五年北征遜遣將軍周峻張梁等擊江夏新市安陸石陽峻等奄至人皆捐物入城城門噎不得闗其所生獲皆加營護將家屬來者使就料視若亡其妻子者即給衣糧厚加慰勞發遣令還或有感慕相𢹂而歸者鄰境懷之 周書曰王軌為上大將軍解徐州之圍擒陳將吴明徹遂為徐州總管威震敵境陳人憚之 原晉以為卿號趙始受大名續漢百官志曰大將軍始自秦漢以為卿號 漢官儀曰將軍周官也趙王以李牧為將軍破秦始受大名王翦灌嬰並為之 梁冀賜官騎 曹真為喉舌漢書百官志曰順帝以皇后父梁冀為大將軍賜官騎及鼓吹 曹植輔臣論曰納言左右為帝喉舌曹大將軍也增願奮擊隴蜀 自請定漁陽後漢書曰陳俊為琅邪太守行大將軍事
  數上書自請願奮擊隴蜀詔報曰陳州新平大將軍之功也負海猾夏盜賊之處國家以為重憂且勉鎮撫之又曰耿弇為建威大將軍從幸舂陵因見自請北收上谷兵未發者定彭寵於漁陽收張豐於涿郡還收
  平獲索東攻張歩以平齊地帝壯其意乃許之 策書勞冦恂 御座宴張奫又曰寇恂為河内太守行大將軍事朱鮪使蘇茂賈疆度鞏河攻温恂因奔擊大破之時軍食急乏恂轉輸不絶帝數策書勞問封雍奴侯 隋書曰張奫自高祖作相授大都督領鄉兵進開府儀同三司徵入朝拜大將軍高祖命陞御座而宴之謂奫曰卿可為朕兒朕為卿父賜綺羅千匹綠沈甲獸文具装 令禆將𫝊餐 命三軍趣食漢書曰韓信為大將軍擊趙未至井陘口三十里止舍夜半𫝊發選輕騎二千人人持一赤幟從間道萆山而望趙軍戒曰趙見我走必空壁逐我若直入拔趙幟立漢幟令其禆將𫝊餐曰今日破趙㑹食諸將皆莫信陽應諾乃入趙壁擒王歇 隋書曰于仲文初為後周大將軍尉遲迥之亂仲文大破迥將檀讓軍進攻梁都迥守將李子寛遯走初仲文在蓼堤諸將皆曰軍士逺來士馬疲敝不可決勝仲文命三軍趣食列陣大戰既而破賊諸將皆請曰前兵疲不可交戰竟而克勝其計安在仲文笑曰我所部將士皆山東人果於速進不宜持久乗勢擊之所以制勝諸將皆以為非所及也 尉遲督六軍 賀婁授十鎮周書曰尉遲迥為西魏大將軍侯景之渡江梁元帝時鎮江陵請脩鄰好其弟武陵王紀在蜀稱帝將攻之梁元帝大懼乃遺書請救又請伐蜀乃令迥督開府元珍乙弗亞万俟吕陵始叱奴興綦連宇文升等六軍甲士一萬二千騎萬匹伐蜀 隋書曰賀婁子幹為上大將軍開皇中鹵寇岷洮二州子幹以行軍總管勒兵赴之賊聞而遯高祖以子幹曉習邊事授榆闗總管十鎮諸軍事將兵鎮武威 率師平越巂後漢書曰竇憲為大將軍永元二年將兵鎮武威憲以護羌校尉鄧訓曉羌人方略上表俱行 三國魏志曰鄭恪武帝時為大將軍天師中率師平越嶲置西寧州 原漢祖具禮拜韓信 袁紹恥班下魏武漢書韓信𫝊曰王欲召信拜為大將軍蕭何曰王素嫚無禮今拜大將如兒戯耳王必欲拜之擇日齋戒設壇場具禮乃可王許之 北堂書鈔曰魏武為大將軍袁紹為大尉紹恥班在下魏武乃因以大將軍讓紹 增衛青賢汲黯 霍光愛楊敞史記曰衛青為大將軍既益尊姊為皇后然汲黯與亢禮或說黯曰自天子欲令羣臣下大將軍大將軍尊貴誠重君不可以不拜黯曰夫以大將軍有揖客反不重耶青聞益賢黯 冊府元龜曰漢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時楊敞給事幕府為軍司馬光愛厚之 清約不事生産 得祿皆散宗族後周書曰司馬裔為大將軍性清約不事生産所得俸禄並散親戚 又曰蔡祜為大將軍性節儉所得祿皆散與宗族 接以師友之道 待以交友之禮冊府元龜曰後漢竇融為河西大將軍班彪避地河西融以為從事深敬待之接以師友之道彪乃為融畫策事漢 又曰魏鍾㑹為大將軍伐蜀蜀蔣琬子斌為綏武將軍漢城護軍㑹至漢城與斌書後主既降鄧艾斌詣㑹於涪待以交友之禮
  大將軍四
  增言至流涕吳志曰陸遜為大將軍時中書典校吕壹竊弄權柄遜與太常潘濬同心憂之言至流涕後大帝誅壹深以自責 聞之流涕晉書郄鍳為大將軍徐州刺史時蘓峻為亂京師陷没鍳聞之流涕設壇場刑白馬大誓三軍登場慷慨三軍争為用命 宴享極歡隋書曰于仲文為大將軍高帝初為丞相尉遲迥之亂仲文討之河南既平勒石紀功樹于泗上入朝京師高祖引卧内宴享極歡拜柱國河南道大行臺 賜宴極歡又曰元諧為大將軍時高祖為丞相尉遲迥作亂遣兵寇小鄉令諧擊破之及高祖受禪賜宴極歡進位上大將軍 原位在三公上辨釋名曰大將軍位在三公之上昭帝時霍光為大將軍猶在丞相下 奏改三公下杜氏通典日晉宣帝為大將軍後以叔孚為大尉奏改大將軍位三公下 軍内拜衛青漢書曰衛青字仲卿為車騎將軍擊匈奴右賢王引兵至塞天子使使者持大將軍印於軍内拜青也 卧内拜曺爽魏志曰曺爽字伯昭為武衛將軍明帝寢疾乃引爽入卧内拜大將軍假節鉞都督中外諸軍事録尙書事受遺詔輔少主 漢時貴戚為之辨釋名曰大將軍漢時貴戚為之或録尚書事安帝嫡舅為之通典曰安帝以嫡舅耿珤為大將軍
  大將軍五
  原詩晉潘尼送大將軍掾盧宴詩曰贈物雖陋薄識意在忘言瓊琚尚交好桃李貴往還蕭艾茍見納貽我以芳蘭 增明王世貞戚大將軍入帥禁旅枉駕草堂賦此贈别詩曰初聞小隊駐吳江忽漫花溪隐畫艭細栁尚虛金鎻甲前茅時緩碧油幢南中舊部思馳義塞上新城喜受降憑寫雲臺須第一如論國士總無䨇 張以誠贈蕭大將軍移鎮漁陽詩曰鳴沙城北接雲中千里飛狐一道通十萬健兒齊上馬旌旗獵獵動秋風增制唐蘇頲授嗣鄭王希言大將軍制曰具官希言才推近屬行稟中和用沈厚以為謀體直方而成器頻升列棘之班常踐執金之秩歴官斯久更事逾深必在親賢用膺心膂宜領右軍之寄仍直大將之任 唐李嶠授河内高平王重規等大將軍制曰昔程李二將分領東西之宅周邵兩藩並行南北之化兼此重務允歸賢戚具官重規等並麟趾英髦犬牙良翰勲藏天府名入史圗勤誠著於文武美績宣於中外爪牙任切都輦寄深求賢審官不踰伯叔之國叶心共理佇觀兄弟之政
  驃騎將軍一
  原杜氏通典曰漢武帝元狩二年始用霍去病為驃騎將軍定令令驃騎將軍秩祿與大將軍等光武中興以景丹為驃騎大將軍位在三公下明帝初即位以弟東平王蒼有賢才以為驃騎將軍以王故位在公上蒼為驃騎輔政開東閣延英雄及蒼歸國有驃騎時吏丁牧周栩以蒼敬賢下士不忍去之遂為王家大夫數十年事祖及孫帝聞褒美之數年復罷其官屬附在大將軍後 魏晉齊並有之梁雜號中亦有 陳後主以蕭摩訶為侍中驃騎大將軍加左光祿大夫特開黃閣施行馬㕔事寢堂置鴟尾如三公制 後魏初加大則在三司上太和中制加大則在都督中外諸軍下 後周亦有之 隋開皇中置驃騎將軍府每府置驃騎騎將軍各二人十七年頒銅獸符於驃騎騎府煬帝改驃騎為鷹揚郎將改車騎為鷹揚副郎將 唐復改為車騎騎其制如開皇而益復微矣武德元年詔以軍頭為驃騎將軍軍副為車騎將軍又詔太子諸率府各置驃騎將軍五貟車騎將軍十貟後皆省之顯慶元年乃復置驃騎大將軍為武散官 増宋史曰武散官三十一驃騎大將軍從一 續文獻通考曰金驃騎衛上將軍為武散官正三品下元武職三十四階驃騎衛上將軍正二品 㑹典曰正二品初授驃騎將軍
  驃騎將軍二
  原韋昭辨釋名曰驃騎騎衛將軍秩皆比三公辨云此三將軍秩本二千石 百官表注曰驃騎將軍漢官也長史司馬各一人金章紫綬五時朝服武冠佩山𤣥玉 漢書曰武帝以霍去病為嫖姚校尉征匈奴屢有功寵冠羣臣始置驃騎將軍 東觀漢記曰其將軍不常置比公者又有驃騎將軍建武二十年復置驃騎將軍位次公有長史一人 又曰明帝詔曰東平王蒼寛博有謀可以託六尺之孤臨大節而不可奪其以蒼為驃騎將軍 又曰永平二十五年左中郎將劉隆為驃騎將軍即日行大將軍事 魏志曰王昶距毋邱儉進位驃騎將軍 世說曰何驃騎第五以高情避世而驃騎勸令仕對曰然第五之稱何必驃騎按本𫝊何準兄充為驃騎將軍準兄弟中第五也 增冊府元⻱曰晉齊王攸為驃騎將軍開府辟召禮同三司降身虚已待物以信 隋書曰崔彭轉驃騎將軍宿衛性謹密在省闥二十餘年每當上在仗危坐終日未嘗有怠惰之容上甚嘉之每謂彭曰卿當上日我寢處自安又嘗曰卿弓馬固已絶人頗知學不彭曰臣少愛周禮尚書每於休沐之暇不敢廢也上曰試為我言之彭因說君臣戒慎之義上稱善 明獻徵録曰顧成為驃騎將軍右軍都督府僉事官其長子統普定衛指揮使是歳命成佩征南將軍印總兵征水西叛寇生擒賊首敬德斬之餘寇悉降 又曰朱榮為驃騎將軍敗賊於嘉林江
  驃騎將軍三
  原位次丞相 位在公上漢官儀曰漢置驃騎將軍位次丞相 漢雜事曰董重為驃騎將軍位在公上 議定制度 匡贊時俗續漢書曰東平憲王蒼為驃騎將軍是時四方無虞蒼以天下化平宜脩禮樂乃與公卿共議定南北郊冠冕車服制度及祖廟登歌八佾舞數蒼以親輔政盡心王室每有議事上未嘗不見從名稱日重 北堂書鈔曰曺植輔臣論云在朝廷則匡贊時俗百僚侍儀一臨事則戎昭果毅折衝厭難者司馬驃騎也按司馬驃騎晉宣王也 虚已禮士高𨕖佐史漢書東平王蒼傳云蒼為驃騎將軍置長史掾史四十人位在三公上辟當世名士
  虚已禮之 王隱晉書曰梁王彤為驃騎將軍置左右長史司馬高𨕖佐史也 增獲醜七萬拓地二千漢書曰霍去病為驃騎將軍元狩四年春出定襄執訊獲醜七萬有四百四十三級
  武帝以五千八百户益封秩祿與大將軍等 後周書曰李𨗇哲初為西魏驃騎大將軍與田宏同討信州凡下十八州拓地二千餘里 出其不意 知其無備北魏書曰李逺為驃騎大將軍時東魏北豫州刺史高仲宻請舉州來附北齊神武屯兵河陽太祖以仲宻所據遼逺難為應接諸軍皆憚此行逺曰北豫逺在賊境高歡又屯兵河陽實難救援但兵務神速若以竒兵出其不意事或可濟太祖嘉曰李萬歳所言差強人意乃授行臺尚書前驅東出太祖率大軍繼進抜仲密以歸 後周書曰陸騰為驃騎大將軍江州刺史陵州木寵獠恃險麄獷詔騰討之獠因山為城攻之未可拔騰於城下多設聲樂及諸雜伎示無戰心諸賊果棄其兵仗臨城觀樂騰知其無備宻令衆軍俱上縱兵討擊盡破之 王沈屬文高琳賦詩冊府元龜曰晉王沈好書善屬文為驃騎將軍録尚書事 後周書曰高琳為驃騎
  大將軍時文州氐酋反琳討平之師還高祖宴公卿命賦詩言志琳詩云寄言竇車騎為謝霍將軍何以報天子沙漠靖妖氛帝恱曰獯獫陸梁未時欵塞卿言有驗國之福也 于謹偽降 韋佑潛邀又曰于謹為西魏驃騎大將軍從太祖攻齊神武於邙山不利謹率其麾下偽降立於路左齊神武軍乗勝逐北不以為虞追騎過盡謹乃自後擊之齊軍大亂以此大軍得全 冊府元龜曰韋祐為驃騎大將軍東魏遣軍送糧饋宜陽祐潛邀之轉戰數十里 益張旗幟 廣張軍聲後周書曰權景宣為驃騎大將軍破梁司空陸法和司馬羊亮於溳水又遣别帥攻拔魯山多造舟艦益張旗幟臨江欲渡以懼梁人 冊府元龜曰侯淵為驃騎將軍討韓樓配卒甚少淵遂廣張軍聲親率數百騎深入樓境大破之 賈疋志略 李穆忠節晉書曰賈疋愍帝時為驃騎大將軍少有志略氣望甚偉見之者莫不悅附 北周書曰李穆為都㑹芒山之戰免太祖於難太祖美其忠節乃歎曰人之所貴唯身命耳李穆遂能輕身命之重濟孤於難乃特賜鐵券恕以十死進驃騎大將軍 將吏荷恩 軍中効命後周書曰陳忻為驃騎大將軍散財施惠得士衆心身死之日將吏荷其㤙德莫不感慟 又曰李𨗇哲為驃騎大將軍兵士有疾親加醫藥軍中感之人思効命 如孝寛策與郭賢謀又曰韋孝寛為驃騎大將軍鎮玉壁武帝志在平齊孝寛乃上疏陳三策爾後定山
  東卒如孝寛之策 又曰王思政為驃騎大將軍鎮宏農郭賢為伏波將軍從思政行宏農郡事賢有算略思政重之禦邉之謀多與賢參決 辭色不撓 聲色愈厲冊府元龜曰張孝珉為驃騎將軍驍勇善戰武德三年為王世充所圍衆寡不敵力屈就擒見世充辭色不撓遂為所殺 又曰武德初劉感以驃騎將軍鎮涇州薛仁杲率衆圍之感嬰城拒守後出戰被擒仁杲令感語城中云援軍已敗宜早出降感許之及至城下大呼曰逆賊大飢亡在朝夕秦王率軍十萬四面俱集城中勿憂各宜自勉以全忠節仁杲執感於城邉埋脚馳騎射殺之至死聲色愈厲 楊紹中股 田宏破骨後周書曰楊紹為輔國將軍從于謹圍江陵紹為流矢中股力戰不衰事平進驃騎大將軍 又曰田宏為驃騎大將軍每臨陣摧鋒直前身被一百餘箭破骨者九馬被十矟朝廷壯之 十日即畢 五騎行前又曰韋孝寛為驃騎大將軍鎮玉壁欲當其要處置大城乃遣姚岳監築之岳以兵少為難孝寛曰計成此城十日即畢既去晉州四百餘里一日創始二日偽境始知設令晉州徵兵二日方集謀議之間自稽三日計其軍行二日不到我之城隍足得辦矣乃命築之齊人果疑有大軍停㽞不進版築克就卒如其言 又曰魏元為驃騎大將軍陜州總管尉遲綱遣元率步騎五百邀擊東魏雒州刺史獨孤永業有衆二千餘人元輕將五騎行前覘之卒與之遇便即交戰殺數十人獲馬幷甲矟等永業遂退 以草塞創 取汁和屑隋書曰張定和為驃騎將軍從上柱國李充擊突厥先登陷陣敵刺之中頸定和以草塞創而戰神氣自若敵遂敗走高祖遣使者齎藥馳詣定和所勞問之 冊府元龜曰武德初劉感以驃騎將軍鎮涇州薛仁杲率衆圍之城中糧盡遂殺所乗之馬以分將士感一無所噉唯煑馬骨取汁和木屑食之 不事邉幅 不自矜尚後周書曰王羆為驃騎大將軍羆性儉率不事邊幅嘗有臺使至羆為設食使乃裂其薄餅緑羆曰耕種收穫其功已深舂爨造成用力不少乃爾選擇當是未飢命左右撤去之使者大慙 冊府元龜曰北齊斛律羡後主武平初為驃騎大將軍兄子武都為兖州刺史羡歴事數帝以謹直見稱雖極榮寵不自矜尚至是以合門貴盛上書推讓 原獲獯狁之士脩水戰之具漢書曰霍去病為驃騎將軍與大將軍衛青各五萬步騎數十萬伐匈奴出北
  平二千餘里功多於青既還上曰驃騎將軍去病率師躬將所獲獯狁之士約輕齎絶大幕封狼居胥山禪於姑衍登臨瀚海執訊獲醜上為治第令視之對曰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元狩六年薨上悼之發屬國元甲軍陳自長安至茂陵為冢象祈連山 謝承後漢書曰張意為驃騎將軍討東甌賊意脩水戰之具浮海就攻一戰大破所向無敵 增賀蘭祥清約 長孫澄儉素後周書曰賀蘭祥為驃騎大將軍荆州刺史性甚清約州境接襄陽岷蜀物産多珍異時與梁通好往來贈遺一無所受 又曰長孫澄為驃騎大將軍操履儉素太祖謂曰我於公間志無所惜公有所須宜即具道澄曰澄自頂至足皆明公恩造即如今者實無所須 徒跣持白梃 下馬用長矟又曰王羆為驃騎大將軍鎮華州齊神武遣韓軌等襲羆羆不之覺比曉羆尚卧未起聞閣外洶洶有聲便SKchar2身露結徒跣持一白梃大呼而出敵見之驚走 又曰王思政為驃騎大將軍河橋之戰思政下馬用長矟左右横擊一擊踣數人都督十二年 總兵三十載三國吳志曰步隲為驃騎將軍領冀州牧都督西陵十二年鄰敵敬其威信 後周書曰陳忻為驃騎大將軍與韓雄里門姻婭少相親暱俱總兵境上三十餘載每有禦捍二人相赴常若影響故得數對勍敵常保功名 獨孤言賀若 趙儼薦胡昭又曰獨孤信為驃騎大將軍於洛陽被圍賀若敦彎弓三石箭不虚發信大竒之言於太祖乃引置麾下授都督 冊府元龜曰趙儼為驃騎將軍正始中胡昭養志不仕以經籍自娛儼薦昭曰天真高潔老而彌篤宜𫎇徵命以勵風俗 原趙儼叉手上車 紀瞻止家為府魏略曰故事四征有官廚財籍𨗇轉之際無不因緑趙儼自西征為驃騎叉手上車發到壩上忘持其常所服藥雍州聞之乃追送雜藥材數箱儼笑曰人言語殊不易我偶問所服藥耳何用是為遂不取 晉書丹陽紀録曰紀瞻字士達為驃騎將軍服物制度一按舊典遣使就拜止家為府
  驃騎將軍四
  增力追齊將冊府元龜曰劉雄為驃騎大將軍力戰齊將段孝先於長城西𨗇軍司馬進爵為周昌侯 追退魏將又曰楊摽為驃騎大將軍邙山之戰追退魏將侯景太祖嘉之賜帛三百匹亟有戰功北魏書曰叱列伏龜孝明時累𨗇征西將軍後從太祖征討亟有戰功西魏文帝時
  進位驃騎大將軍 屢有戰功冊府元⻱曰周宇文欣為儀同三司賜爵興固縣公韋孝寛之鎮王壁也以欣同行屢有戰功加位開府驃騎將軍 賀若敦伏甲冊府元⻱曰西魏賀若敦為驃騎大將軍討陳將侯瑱於湘州時土人亟乘輕舟載米粟及籠雞鴨以餉瑱軍敦患之乃偽為土人装船伏甲士於中瑱軍兵人望見謂餉船之至逆來爭取敦甲士出而擒之 李子雄伏甲隋書曰李子雄為驃騎大將軍煬帝初漢王諒亂帝疑幽州總管竇抗有貳心拜子雄為廣州刺史馳至幽州召募得千餘人抗從鐵騎二千來詣子䧺所子䧺伏甲請與相見因擒抗 攻河隂先登冊府元龜曰宇文慶為驃騎大將軍從高祖攻河隂先登攀堞與賊接戰良久中石乃墜絶而復蘇帝勞之曰卿之餘勇可以賈人也 征洮陽先登後周書曰梁臺為趙平郡大守屢𨗇驃騎大將軍孝明帝時從賀蘭祥征洮陽先登有功别封綏安縣侯 以功加柱國隋書曰韓洪仕周為大都督高祖受禪進爵為公尋授驃騎將軍平陳之役授行軍總管及陳平以功加上柱國 功多進柱國後周書曰侯莫陳崇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從擒竇㤗復宏農破沙苑從戰河橋崇功多進位柱國 韋孝寛鎮玉壁後周書曰韋孝寛為驃騎大將軍鎮玉壁時晉公護將東討孝寛遣長史辛道憲啓陳不可護不納既而大軍果不利 達奚武鎮玉壁又曰達奚武授驃騎大將軍屢立大功朝議欲以為柱國武謂人曰我作柱國不應在元子孝前固辭不受以大將軍出鎮玉壁 不煩國家士馬又曰趙㫤為大都督行南秦州事又加驃騎大將軍㫤自以被拔擢傾心下士擄獲氐羌撫而使之皆為盡力文帝曰不煩國家士馬而能威服氐羌者趙㫤有之矣 不煩國家兵馬又曰王羆為驃騎大將軍鎮華州時茹茹渡河南寇𠋫騎已至幽州朝廷徵發士馬屯守京城右僕射周專達召羆議之羆不應命謂其使曰若茹茹至渭北者王羆率鄉里自破之不煩國家兵馬何為天子城中遂作如此驚動繇周家小兒怯懦至此 髙市貴幷州功冊府元⻱曰高市貴為晉州刺史從神武破紇豆陵於幷州有功除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封常山郡公 源子恭豫州功又曰源子恭永熙中入為吏部尚書加驃騎大將軍以子恭在前豫州戰功追賞襄城縣開國男 樊叔略身先士卒隋書曰樊叔略為驃騎大將軍從高祖伐齊叔略步卒精銳每戰身先士卒李𨗇哲身先士卒後周書曰李𨗇哲為驃騎大將軍與田宏同討信州𨗇哲每率驍勇為前鋒所在攻戰無不身先士卒
  驃騎將軍五
  原誄晉張華魏劉驃騎誄曰昔在殷周惟伊惟吕穆穆公侯昭兹勲緒如何上天殲我鼎輔金剛玉潤水潔冰清郁郁文彩焕若朝榮功遂身退致仕懸輿志邈留侯心邁二疏風凜凜以翼衡雲霏霏以承蓋旐聯翩以飄颻旌繽紛以奄薄
  增碑吕元膺驃騎大將軍論公神道碑曰公諱惟賢字惟賢西土人也少有志尚奮身轅門與元帥哥舒翰犄角扞寇鋒刄既即大小數十戰摧陷堅陣洎王師失御以智信保全所領之軍馳於靈武扈從肅宗與先父洎乎昆弟立勲成効不可備述至德中授夀府典軍次授左衛郎將賜紫金魚袋俄轉左監門率又𨗇左領軍衛將軍又特進右領軍衛大將軍貞元十五年授驃騎大將軍行左武威衛將軍上柱國兹以疾終私第詔給鹵簿鼓吹所以褒寵也
  增銘唐穆員驃騎大將軍劉海賓墓銘曰公諱海賓彭城人也以義俠聞於汧隴之間洎天下兵興以身許國累功百戰全生萬死歴官十七政至於開府儀同三司御史中丞樂平郡王食實封五千户充涇原節度兵馬使建中初拜驃騎大將軍後二年長安有朱泚之亂公與故太尉叚秀實約曰公為曺沫我為荆卿期以一劒而復大駕故公先機而發有害其成段公與公是日幷命君子謂二公之死千古如生銘曰赫赫太保自天降忠見危致命有始有終偉哉段公與我同德將滅妖彗載清宸極天之方稔運奪其力悠悠青史異代悽惻原表梁簡文帝讓驃騎揚州刺史表曰常願親侯一作侯服就列希同特進之班角巾還第不競龍驤之賞而天澤無涯名器總集竊以驃騎之官既為上將神州之重實號中土故以彈壓六戎冠冕九牧豈止司𨽻絳節金吾緹騎况復任總皇畿位重連率何則驃騎之號歴𨕖為重元狩之中始自去病永平之建特授劉蒼齊憲為公主所申吳漢因群臣之舉
  車騎將軍一
  原杜氏通典曰漢文帝元年始用薄昭為車騎將軍灌嬰周亞夫金日磾並為之後漢章帝即位西羌反以舅城門校尉馬防行車騎將軍征之銀印青綬在卿上絶席還復罷和帝即位以舅竇憲為車騎將軍征匈奴始賜金印紫綬次司空竇憲為車騎將軍辟崔駰為掾憲府貴重掾屬三十人皆故刺史二千石惟駰以處士年少權在其間其僚佐故事如太尉後梁冀為之官屬倍於餘府安帝即位西羌宼亂以舅鄧騭為車騎將軍征之數年復罷又皇甫嵩等為之其官屬附見大將軍後靈帝數以車騎過拜嬖臣及贈亡人應劭曰美職加於頑兇印綬汚於腐屍虧國家之舊傷虓武之重昔年有覩被髮之祥知其為戎今假號雲集不亦宜乎魏車騎為都督儀與四征同若不為都督雖持節屬四征者與前後左右雜號將軍同其或散還從文官之例則位次三司晉宋車騎衛不復為四征所督晉羊祜為車騎將軍開府如三司之儀後魏制與驃騎位次升降並同隋車騎屬驃騎府唐省之
  車騎將軍二
  增漢書曰元光年以中尉程不識為車騎將軍屯鴈門吳志曰孫一奔魏以一為車騎將軍儀同三司封吳
  侯 蜀志曰鄧芝字伯苖義陽新野人益州從事張裕善相芝往從之裕謂芝曰君年過七十位至大將軍封侯延熙六年𨗇為車騎將軍涪陵國人殺都尉反芝率軍征討即梟其渠百姓安堵為大將軍二十餘年賞罰明斷善䘏卒伍
  車騎將軍三
  增取河南地 登燕然山漢書曰衛青武帝元光六年拜車騎將軍擊匈奴出上谷斬首數百級賜爵闗内侯元朔元年秋青復將三萬騎出雁門斬首數千明年青復出雲中遂取河南地為朔方郡 後漢書曰竇憲為車騎將軍大破單于於嵇落山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紀漢威德令班固作銘改驃騎班 作儀同面晉書曰賈充為車騎將軍時吳將孫秀降拜為驃騎大將軍武帝以充舊臣欲改班使車騎居驃騎之右充固讓見聽後周書曰伊婁穆字奴千初為太祖内親信授奉朝請邙山之役力戰有功拜為都督丞相府參軍事屢𨗇撫軍將軍大都督通直散騎常侍嘗入白事太祖望見恱之字之曰奴千作儀同面見我矣於是拜車騎大將軍 斬首四千 將兵八百後漢書曰馬防建初二年金城隴西保塞羌皆反拜防行車騎將軍事羌豪圍南郡都尉於臨洮防將數百騎去臨洮十餘里鼓譟而前羌人驚走因追擊破之遂解臨洮圍 冊府元龜曰吳朱然為車騎將軍右護軍赤烏五年征相中魏將蒲忠胡質各得數千人忠要遮險隘圗斷然後質為忠繼援時然所督兵將先四出聞問不暇收合便將帳下見兵八百人逆掩忠戰不利質等皆退 屢挫其銳 盡獲所掠隋書曰王辨為車騎將軍渤海賊帥高士逹衆以萬數辨擊之屢挫其銳帝聞而馳召之及引見禮賜甚厚 後周書曰常善為涇州刺史屬茹茹入寇抄北邉善率所部破之盡獲所掠拜車騎大將軍 賜錢十億 賜金巨萬冊府元龜曰漢馮緄桓帝時為車騎將軍擊武陵蠻彝荆州平定詔賜錢十億固讓不受 又曰陳蕭摩訶後主時始興王叔陵為逆摩訶勒兵追斬之以功授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封綏逺郡公叔陵所蓄金帛累巨萬後主悉以賜之 鎮守北邊 案視諸鎮後漢書曰杜茂為車騎大將軍光武時與郭凉擊盧芳將尹白於繁畤時芳據高柳與匈奴連兵數寇邊民帝患之遣謁者段忠將衆郡弛刑配茂鎮守北邉因發邊卒築亭𠉀脩烽火委輸金帛繒絮供給軍中幷賜邉民茂亦建屯田驢車轉運 冊府元⻱曰魏源懐為車騎將軍蠕蠕寇邊詔懐禦之懐至雲中蠕蠕亡遁懐旋至恒代案視諸鎮凡可以築城置戍及儲糧積仗之處凡表五十八條 數有克捷 莫敢亡叛北齊書曰可朱渾元為車騎大將軍討西魏儀同金祚黒智達於東雍擒之又與諸將征伐數有克㨗降下天保初封扶風郡王 後周書曰李賢為宣威將軍魏孝武西𨗇太祖令賢率騎士迎衛時山東人衆多欲逃歸帝乃令賢以精騎三百為殿衆皆憚之莫敢亡叛加授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擊周法尚 擒蕭寳夤冊府元龜曰楊文紀仕周為車騎大將軍安州總管長將兵迎陳降將李瑗於齊安與陳將周法尚軍遇擊走之以功進授開府 又曰魏賀拔岳為車騎將軍𨽻爾朱天光為左相大都督討万俟醜奴擒寳夤王慶雲天光雖為元帥而岳功居多 田宏盡心 楊素竭力後周書曰田宏為都督從太祖復宏農戰沙苑解洛陽圍破河橋陣宏功居多太祖在同州文武並集乃謂之曰人人如宏盡心天下豈不早定即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隋書曰楊素仕周為車騎大將軍従齊王憲拔晉州憲屯兵雞棲原齊主以大軍至憲懼而宵遁衆多敗散素與驍騎十餘人竭力死戰憲僅以獲免 貴寵最盛 功績顯著後漢書曰馬防為城門校尉行車騎將軍事擊金城隴西諸羌破之詔徵防還拜車騎將軍貴寵最盛與九卿絶席 魏書曰郭淮嘉平元年𨗇征西將軍都督雍涼諸軍事與雍州刺史陳㤗協䇿降蜀牙門將荀安等詔曰昔漢川之役幾至傾覆淮在關右三十餘年外征寇鹵内綏民彝比歳以來摧破廖化擒擄荀安功績顯著今以淮為車騎將軍 破安豐王敗安康賊北魏書曰爾朱兆為車騎將軍元顥之屯於河橋兆進破安豐王延明顥於是退走莊帝還宫論功除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 後周書曰陸騰為車騎大將軍與安康賊黄衆寳戰遂大敗之攻琵琶城 破鯉魚栅又曰李𨗇哲為車騎大將軍從開府賀若敦討樂熾等尋平南出徇地𨗇哲先至巴州刺史牟安民開門請降安民子宗徹䓁猶據琵琶城招諭不下𨗇哲攻而克之 册府元⻱曰楊文㤙仕周為車騎大將軍治冀州事討平党項羌及擊破山獠等又生擒夀陽劉叔仁及别從王誼破賊於鯉魚柵 六𫝊㑹兵 五校出塞漢書曰周亞夫為車騎將軍景帝二年七國反亞夫將兵東擊吳椘乗六傳㑹兵滎陽至雒陽從故父絳侯客鄧都尉問策遂堅壁昌邑南輕兵絶吳餉道竟破吳椘 又曰竇憲為車騎將軍以執金吾耿秉為副發北軍五校𥠖陽雍營縁邉十二都騎士及羌兵出塞擊匈奴 亞夫不出 朱然夜追又曰周亞夫為車騎將軍景帝時七國反亞夫東擊吳深壁而守使輕騎絶吳椘兵後吳數挑戰終不出頃之吳奔壁東南陬亞夫使備西北已而精兵果奔西北不得入 冊府元⻱曰吳朱然拜車騎將軍征柤中魏將李興等聞然深入斷然後道然夜出追之軍以勝反大帝遣使拜然左大司馬右軍師 太祖賜玉帶 武帝賚竹策後周書曰李𨗇哲為車騎大將軍討樂熾等平之軍還太祖以所服紫袍玉帶及所乘馬以賜之 隋書曰楊素周武帝時為車騎大將軍父敷終於大都督及平齊之役素請率父麾下先驅帝従之賚以竹策 和洪賜金銀 裴寛賜金帶冊府元龜曰和洪周武帝時為車騎大將軍每戰有功前後賜物萬段金銀各百鋌 後周書曰裴寛為車騎大將軍鎮孔城時北齊伊川郡守梁鮓嘗在境首抄掠文帝命寛經略焉後鮓行過妻家宴飲既醉寛密知之遣兵徃襲斬之帝嘉焉賜奴婢金帶粟帛等 金祚破西軍 源懐據北蕃北魏書曰金祚為車騎將軍邙山之戰以大都督從神武破西軍除華州刺史文宣受禪加開府儀同三司 後周書曰魏源懐宣武時為車騎大將軍正始元年蠕蠕南寇常代詔懐以本官加使持節前出據北蕃懷至雲中蠕蠕亡遁 達奚武覘敵 伊婁謙觀釁後周書曰達奚武為東秦州刺史齊神武趣沙苑太祖遣武追之具知敵之情狀以告太祖深嘉焉遂破之進爵髙陽公拜車騎大將軍 隋書曰伊婁謙初仕周為車騎大將軍武帝將伐齊從容問之謙曰偽齊僭擅沈溺倡優麴糵其折衝之將斛律明月已斃讒人之口若命六師臣之願也帝因使謙與少司寇拓跋偉聘齊觀釁 于烈願緩蹕 王韶諌班師冊府元⻱曰于烈宣武時為車騎大將軍咸陽王禧反武興王楊集始馳告時帝從禽於野直衛無幾倉卒莫知所計乃敕烈子忠覘虚實烈時留守已有備因忠奏曰臣雖朽邁心力猶可此等猖狂不足為慮願緩蹕徐還以安物望帝聞之甚慰恱 宋書曰王韶初仕周為車騎大將軍轉軍正武帝既拔晉州意欲班師韶諌曰齊失紀網主昏於上民懼於下取亂侮亡正在今日願陛下圗之帝大恱賜縑一百匹 我未便可欺 自外無足慮魏書曰源懐為車騎大將軍時蠕蠕南寇宣武詔懐禦之賜馬一匹細鎧一具御矟一枚懐拜受乃跨鞍執矟躍馬大呼曰氣力雖衰尚得如此蠕蠕雖畏壯輕老我亦未便可欺今奉廟勝之規總驍悍之衆足以擒其首帥獻俘闕下其時年六十一 後周書曰裴寛為車騎大將軍鎮孔城與齊雒州刺史獨孤永業相對永業有計謀多譎詐寛每揣知其情出兵邀擊無不克之永業嘗戒其所部曰但好慎孔城自外無足慮其見憚如此 東堂勞王肅 西堂餞桓沖北魏書曰王肅宣武時拜使持節都督江東諸軍事車騎將軍肅討擊齊軍於死虎大破之還京師宣武臨東堂引見勞之以肅淮南屢㨗賞帛四千七百五十匹 冊府元⻱曰晉桓沖為車騎將軍都督江州梁益交廣寧七州孝武餞於西堂賜錢五十萬又以酒三百四十石牛五十頭犒賜文武送至溧州 與劉備同謀 與李瑒參決又曰漢董承為車騎將軍開府時獻帝自都許之後權歸曺氏帝忌操專偪乃密詔承結義士共誅之承遂與劉備同謀未發㑹備出征承與偏將軍王服䓁結謀事泄為操所害 北魏書曰蕭寳夤為車騎大將軍開府西道行臺啓統軍李瑒為左丞仍為别將軍機戎政皆與參決 原劉琰不預國政 王堪不能禦難蜀志曰劉琰字威石𨗇車騎將軍然不預國政但領兵千餘隨丞相亮諷議而已 晉諸公贊曰王堪字世胄行車騎將軍征討諸軍事為石勒所襲堪歎曰我國家大將不能禦難何面目復還朝廷遂至被害孝懐悼之 增薦卑湛為博士 請驎之為長史三國魏志曰張郃河間鄚人明帝時為征西車騎將軍愛樂儒士嘗薦同鄉卑湛經明行脩詔曰昔祭遵為將奏置五經大夫居軍中與諸生雅歌投壺今將軍外勤戎旅内存國朝朕嘉將軍之意擢湛為博士 冊府元⻱曰晉桓沖為車騎將軍聞南陽人劉驎之名請為長史 薦應奉為司𨽻表覆憐為郡守後漢書曰馮緄為車騎將軍討平荆州蠻賊振旅還京師推功於從事中
  郎應奉薦以為司𨽻校尉上書乞骸骨朝廷不許 後周書曰楊𢶏仕西魏為車騎將軍時宏農為東魏守𢶏從太祖攻拔之然自河以北猶附東魏𢶏父猛先為邵郡白水令𢶏與其豪右相知請微行詣邵郡舉兵以應太祖許之𢶏與王覆憐等隂謀舉事遂拔邵郡衆推𢶏行郡事𢶏以因覆憐成事遂表覆憐為邵郡守原破單于登山紀功 殄羌賊獻㨗振旅上詳前登燕然山注 謝承後漢書曰皇甫嵩字義真拜車騎將軍討平涼羌胡臨鹵庭埽殄羌人靡有孑遺率整二州獻㨗振旅討武陵平定荆州 破黃巾威震天下漢書曰馮緄字鴻卿為車騎將軍南征武陵蠻賊軍至長沙賊聞悉詣營乞降追擊斬首四千餘級受降十萬餘人荆州平定賜錢一億固辭不受 華嶠漢書曰皇甫嵩拜車騎將軍領冀州牧嵩温恤士卒甚得衆情每軍行頓止須營慢脩立然後就舍帳軍士皆食爾乃甞飯嵩既破黄巾威震天下按黄巾既平嵩奏請冀州一年田租以贍飢民帝從之百姓歌曰天下大亂兮市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賴得皇甫兮始安居 孝孫征羌帝親幸府 義真討夷百官祖送又曰馬防字孝孫行車騎將軍事與長水校尉耿恭同征盧水羌還帝親駕幸其府 謝承後漢書曰皇甫嵩討平涼羌夷𨕖將士梟騎萬隊戎車三千公卿百僚祖送於平樂館大㑹 拜金日磾於卧内牀下 引張溫於崇德殿下漢書曰金日磾為車騎將軍拜於臥内牀下受詔輔少主 張璠漢記曰張温以司空拜加車騎將軍征韓遂丙辰引温於崇德殿下温以軍禮長揖不拜也
  車騎將軍四
  增安世深辭漢書曰張安世宣帝初為車騎將軍光祿勲時大將軍霍光薨魏相請以安世為大將軍帝亦欲用之安世請間求見免SKchar頓首曰老臣耳妄聞言之為先事不言情不達誠自諒不足以居大位繼大將軍後帝笑曰君而不可尚誰可者安世深辭弗能得後竟拜大司馬車騎將軍領尚書事 羊祜固辭冊府元龜曰晉羊祜泰始初為都督荆州諸軍事後加車騎將軍開府如三司之儀祜上表固辭 從征突厥隋書曰錢拔為車騎將軍從楊素北征突厥加上開府煬帝即位漢王諒反於并州又從楊素擊每戰先登 從擊突厥又曰王仁恭為車騎將軍從楊素擊突厥於靈武以功拜上開府賜物三千段 縱兵攻城冊府元⻱曰陳章昭達為車騎大將軍帥師征蕭巋於江陵時蕭巋與周軍於峽山下南岸築壘名曰安蜀城於江上横引大索編葦為橋以度軍糧昭達乃命軍士仰割其索索斷糧絶因縱兵以攻其城降之 率衆攻城北齊書曰堯雄仕東魏為車騎大將軍行豫州事時西魏以丘岳寳為豫州刺史據項城義州刺史薛顯據南頓雄率衆攻之一日拔其二城擒顯及長史丘岳寳遁走獲其妻妾將吏三千人皆𫝊送京師 力戰有功後周書曰達奚實為大行臺郎中從太祖擒竇㤗復宏農破沙苑皆力戰有功加車騎將軍 力戰退之冊府元⻱曰李禮成仕周拜車騎大將軍伐齊之役從武帝圍晉陽禮成以兵擊南門齊席毗羅率精甲數千拒帝禮成力戰退之當時名將又曰魏鄧亮以都督從賀拔岳西征嘗先鋒陷陣以功拜大都督又以迎魏武功遷
  左大都督從擒寳㤗復宏農與沙苑之役並力戰有功𨗇車騎大將軍開府封長廣公以勇敢見知為當時名將太祖謂曰卿文武兼資即孤之孔明也 當時驍將後周書曰怡峰為車騎大將軍與諸將征討每戰克㨗沈毅有瞻得士卒心當時號為驍將 給三望車宋書曰沈慶之為車騎大將軍以郡公就第每従遊幸及較獵據鞍陵厲不異少壯太子妃上世祖金鏤匕箸及杆杓帝以賜慶之曰觴酌之賜宜以大夫為先也前廢帝即位賜慶之几杖給三望車一乘 給油絡車冊府元龜曰南齊陳顯達𨗇車騎將軍開府預廢鬱林之勲為司空進爵為公甲仗五十人入殿明帝即位進太尉加兵二百人給油絡車 所向摧殄梁書曰胡僧祐為車騎將軍西魏寇至元帝以僧祐為都督城東諸軍事魏軍四面起攻僧祐親當矢石奬勵將士衆咸為致死所向摧殄賊莫敢前 所向摧破北魏書曰李崇為車騎將軍揚州刺史崇深沉有將畧在州經十年嘗養壯士數十人寇賊侵邊所向摧破號曰卧虎賊甚憚之 原馬防位同九卿華嶠漢書曰馬防行車騎將軍事位同九卿班同三府也 鄧鴻在九卿上東觀漢記曰永平六年鄧鴻行車騎將軍位在九卿上絶坐增梁椿屢有戰功後周書曰梁椿屢有戰功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大都督従戰河橋進爵東平公 常善屢有戰功又曰常善為龍驤將軍魏文帝大統初屢有戰功除涇州刺史屬茹茹入寇善率所部破之拜車騎大將軍 并將燕趙齊梁楚車騎漢書曰灌嬰以車騎將軍從擊燕王荼明年從至陳取椘王信還剖符世世勿絶食穎隂二千五百户從擊韓王信於代至馬邑别降樓煩以北六縣斬代左將破鹵騎將於武泉北受詔并將燕趙齊梁椘車騎擊破鹵騎於硰石并將梁趙齊燕楚車騎又曰傅寛為車騎將軍幷將梁趙齊燕椘車騎别擊陳豨
  丞相敞破之因降曲逆從擊黥布功益封定食邑五千三百户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