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一 御定淵鑑𩔖函 卷一百二 卷一百三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二
  設官部四十二衛將軍 左右衛將軍 親衛幷載左右衛官屬 親衛官屬附中衛將軍並附 驍𮪍將軍 輔國將軍左右武衛將軍 左右威衛將軍 領軍將軍䕶軍將軍
  衞將軍一
  原杜氏通典曰漢文帝始用宋昌為衛將軍位亞三司其官屬附見大將軍後凡車𮪍驃𮪍衛三將軍皆金印紫綬武冠絳朝服佩水蒼玉晉以陸協為衛將軍兼儀同三司加千兵百𮪍東晉以後尤為要重後魏初加大則次儀同三司孝文太和中制加大則位在太子太師上歴代多有唐無之
  衛將軍二
  增漢書曰文帝至渭橋羣臣奉天子法駕迎代邸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宫夜拜宋昌為衛將軍領南北軍 又曰文帝三年遣灌嬰擊匈奴發中尉材官兵屬衛將軍
  軍長安 晉書曰虞潭為衛將軍貌如不武内實堅眀
  衛將軍三
  增學問優博 文雅有餘三國吳志曰士爕為衛將軍領交趾太守耽翫春秋為之注解陳國袁徽與尚書令荀彧書曰交趾士府君既學問優博又達於從政保全一郡二十餘年雖竇融保河西曷以加之 冊府元龜曰宋劉毅為衛將軍往征盧循敗歸後宋高祖與安帝大宴於西池有詔賦詩毅詩云六國多雄士正始出風流毅自以武功不競故示文雅有餘也 綏懐逺近 應機征討晉書云羊祜為衛將軍時武帝將有滅吳之志以祜為都督荆州諸軍事祜率營兵出鎮南夏開設庠序綏懐逺近甚得江漢之心與吳人開布大信降者欲去皆聽之 又云謝安為侍中都督揚豫徐兖青五州時苻堅強盛諸將敗退相繼安遣弟石及兄子元等應機征討所在克㨗拜衛將軍 先登陷陣 徵兵運糧後周書云厙逖昌為衛將軍從太祖破竇㤗復宏農戰沙苑昌皆先登陷陣冊府元龜曰封子繪為衛將軍平陽太守時大軍討復東雍平紫壁及喬山紫谷絳蜀等子繪嘗以太守前驅慰勞徵兵運糧軍士無乏 降附馬隆 號慟羊祜晉書云馬隆為司馬督時凉州刺史楊欣失𦍑戎之和欣為鹵所没武帝以隆為武威太守假節宣威將軍隆到武威前後誅殺及降附者以萬計凉州遂平加授衛將軍 又云羊祜為衛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及薨南州人聞祜䘮莫不號慟吳守邊將士亦為之泣其仁德所感如此 開門伏甲 背城死戰北齊書薛循義為東魏衛將軍從神武戰沙苑退還晉州西魏儀同長孫子彦圍逼城下循義開門伏甲士以待之子彦不測虚實於是遁去神武甚嘉之 又曰高季式仕魏為衛將軍元象中西寇大至高祖親率三軍以禦之陣於北邙師徒大敗所親部曲請季式奔梁季式曰吾兄弟受國厚恩與高王共定天下一旦傾危亡去不義若社稷顛覆當背城死戰安能偷生茍活 謀滅王敦 從破竇泰晉書曰郗鍳為衛將軍都督從駕諸軍事與明帝謀滅王敦又以鍳為尚書令領諸屯營平錢鳳等封高平侯 後周書曰厙逖昌為衛將軍西魏文帝大統初進爵為公從破竇泰授車𮪍將軍 原宋昌領北軍 宣王總西事宋昌事見衛將軍二 魏志曰文帝以司馬宣王為撫軍大將軍征吳召宣王曰朕委卿蕭何之任不亦可乎車駕還詔曰吾東撫軍當總西事吾西撫軍當總東事 增安世薦蘇武全琮表陳熾漢書曰張安世為衛將軍蘇武以故二千石與計謀立宣帝賜爵闗内侯安世
  薦武明習故事奉使不辱命先帝以為遺言宣帝即時召武待詔宦者署數進見復為右曹典屬國 三國吳志曰全琮為衛將軍陳熾少有志操能計算琮表稱熾任大將軍 費穆以擒將𨗇楊津以守城加北魏書曰費穆莊帝時爾朱榮入雒詔穆都督南征諸軍事生擒梁將曹義宗以功𨗇衛將軍進封趙平郡開國公 又云楊津為撫軍將軍出據靈邱賊帥鮮于修禮起博陵定州危急遂廻師還州戰斬賊帥除衛尉卿既而杜雒周圍州城津盡力捍守加衛將軍 姜維降治無戴 索琳破呼延晏冊府元龜曰蜀姜維為衛將軍討定汶山平康夷又降治無戴等部落假維節又破魏雍州刺史王經於洮西就𨗇為大將軍 又曰索琳𨗇衛將軍及劉曜進逼王城以琳為都督征東大將軍討之破曜日逐王呼延晏遂以功封上雒郡公
  衛將軍四
  增先驅後擊後周書曰高琳為衛將軍従擒莫多婁貸文仍戰河橋琳先驅後擊勇冠諸將太祖嘉之曰公即我之韓白也齊將東方老來寇琳禦之老直前趣琳琳擊之老中數創退謂其左右曰吾經陣多矣未見如此健兒 回戰急擊北魏書曰賀㧞岳孝莊時為衛將軍討万俟醜奴於渭南傍水分置精𮪍隨地形便駱驛置之自將百餘𮪍隔水與賊相見岳漸前進先所置驛𮪍隨岳而集賊不測其多少至淺可濟岳便馳遁賊謂岳走乃輕𮪍追岳岳依横岡伏兵以待之賊以路險不得進岳乃回戰急擊之賊退走擄獲三千人降步兵萬餘𭣣其輜重 原中軍總宿衛晉起居注曰泰始元年置中軍將軍總宿衛羊祜為之也 衛軍掌兵衛續漢書百官志曰衛尉將軍掌京師兵衛 增行相州刺史北魏書曰李神為衛將軍行相州刺史時葛榮兵充斥民多逃散神撫勞兵民小大用命 辭荆州都督又曰楊津為衛將軍孝荘永安初詔津為荆州都督津以前在中山陷寇詣闕固辭竟不之任
  左右衛將軍一親衛幷載 左右衛官屬親衛官屬附 中衛將軍並附
  原杜氏通典曰漢京師有南北軍掌理禁衛南軍若今諸衛北軍若今羽林等軍周勃馳入北軍是也初有衛將軍詳在本篇魏末晉文王又置中衛將軍武帝接受分中衛為左右衛將軍以羊琇為左趙序為右並置佐吏皆掌宿衛營兵銀章青綬武冠絳朝服佩水蒼玉宋齊謂之二衛各領營兵每暮一人宿直後增二衛儀從為九十人陳因之後魏永光初又增置左右衛將軍各二人北齊二人分掌左右廂所主朱華閣以外各武衛將軍二人貳之隋初左右衛大將軍各一人將軍各二人又各統親衛煬(「旦」改為「𠀇」)帝改左右衛為左右翊衛又加置親衛幷領勲武三衛煬(「旦」改為「𠀇」)帝改三衛為三侍非翊衛府皆無三侍其所領軍士名為驃𮪍唐復為左右衛大將軍各一人掌宫掖禁御督攝隊伍將軍各二人貳大將軍事 長史各一人晉武帝置左右衛各有長史司馬東晉省長史歴宋齊梁陳後魏北齊並同至隋左右衛各置長史一人唐因之 録事參軍各一人東晉元帝初為鎮東大將軍置録事參軍自後無聞梁皇弟皇子府有録事參軍各一人後魏二大公府及第一第二第三品將軍府及始蕃王二蕃王三蕃王府各有録事參軍官北齊因之隋左右衛府各有録事參軍一人唐因之倉曹參軍各二人東晉元帝為鎮東大將軍有倉曹
  參軍宋武帝相府亦置後魏與録事參軍同置北齊因之隋左右衛府各有倉曺參軍一人唐因之置二人兵曺參軍各二人歴代皆與倉曺同置 𮪍曹參軍各一人魏司馬景王為大將軍有𮪍兵宋武帝為相有𮪍兵參軍隋左右衛府有𮪍兵參軍唐初因之其後改為騎曹 胄曺參軍各一人東晉元帝為鎮東大將軍有鎧曺參軍宋武帝為相亦有之齊有左右鎧曹各一人隋左右衛府有鎧曹行參軍一人唐因之長安初改為胄曺神龍初復為鎧曹開元初復為胄曺凡自十六衛及東宫十率府録事及兵倉𮪍胄等曹參軍通謂之衛佐並為美職漢魏以來諸將軍有長史以下官屬今諸衛所置蓋亦因其舊號考其職位則全校微矣其下諸衛官屬並同 左右親衛中郎將府中郎將之名秦漢以來有之非今任也别詳中郎將五官左右篇今中郎將因隋每衛各置開府一貟以統之唐武德七年改開府中郎將親衛為一府勲衛翊衛各為一府中郎將各一人掌領校尉以下宿衛總判府事唐武德七年改親衛驃𮪍將軍為之其勲翊二衛亦然左右郎將一人隋備身府置左右郎將唐因其名武德七年改親衛車𮪍將軍為之其勲翊二衛亦然掌二中郎將之職録事參軍一人掌受府事兵曹參軍一人掌判府事校尉五人 增文獻通考曰宋有左右衛上將軍大將軍將軍中郎將郎將並為環衛官無定貟皆命宗室為之亦為武臣之贈自大將軍以下又為武臣責降散官 續文獻通考曰遼南面有親衛有勲衛有翊衛而後有左右衛設官曰大將軍曰上將軍曰將軍曰折衝都尉曰果毅都尉 金以舊罕札明安為侍衛親軍立侍衛親軍司以統之其左右衛將軍領於殿前都㸃檢 元多稱指揮使惟有鎮殿者稱將軍 右衛𨽻樞密院秩正三品中統三年初置武衛至元元年改為侍衛八年改為左右中三衛掌宿衛屯從兼屯田國有大事則調度之定置都指揮使三員正三品副都指揮使二員從三品僉事二員正四品經歴二貟從七品知事二員照磨二貟從八品所屬十有五 鎮撫所鎮撫二員 行軍千户所十秩正五品達嚕噶齊十員副達嚕噶齊十貟千户十貟副千户十員彈壓二十貟百户二百貟知事十貟 弩軍千户所一秩正五品達嚕噶齊一員千户一貟彈壓二員百户十貟 屯田千户所二秩正五品達嚕噶齊二貟千户二員彈壓二貟百户十貟 敎官二𫎇古字教訓一員儒學教授一員掌諸屯衛行伍耕戰之暇使之習國字通曉書記初由樞府選舉後歸吏部 左衛前衛中衛後衛職掌官秩並同右衛俱𨽻樞宻院前衛所屬多門尉二平則門尉一貟順承門尉一員後衛所屬少屯田千户一所又有唐兀衛親軍都指揮使司貴赤衛親軍都指揮使司西域親軍都指揮使司宗仁𫎇古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隆鎮衛親軍都指揮使司俱𨽻樞宻院左翊𫎇古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𨽻山東河北𫎇古軍大都督府
  左右衛將軍二
  增神武執手 高祖同榻北齊書曰劉豐為汾州刺史與諸將征討平定寇亂又從神武破周文於河隂豐功居多神武執其手嗟賞之入為左衛將軍 冊府元龜曰李孝嘗拜左衛大將軍從平薛仁杲力戰有功高祖手敕褒美臨朝每賜同榻而坐 躍馬繞城 先驅破敵冊府元龜曰宋宗慤竟陵王誕據廣陵反慤表求赴討乃行𨽻車𮪍大將軍沈慶之初誕誑其衆云宗慤助我及慤至躍馬繞城呼曰我宗慤也事平入為左衛將軍又曰斛律光為左衛將軍從文宣出塞光先驅破敵還除晉州刺史 使趙草守 與賀若合梁書曰曺景宗為右衛將軍魏軍攻徐州詔景宗援之頓邵陽洲立壘與魏城相去百餘步魏將楊大眼對橋北岸立城以通糧運每牧人過岸伐芻槀皆為大眼所掠景宗乃募勇敢士徑渡大眼城南築壘親自舉築大眼來攻景宗破之因得壘城使别將趙草守之因謂為趙草城 後周書曰宇文貴為右衛將軍時東魏賀若統以潁川來降東魏遣將堯雄趙育是雲寳率衆二萬攻潁川貴自雒陽率步𮪍二千救之東魏行臺任祥又率衆四萬攻潁川方與雄合諸將以彼衆我寡不可争鋒貴曰古人多以寡制衆吾進與賀若合勢為計之上者遂入潁川與雄等合戰大破之博諳舊典 啓求賦詩南宋書曰劉湛為高祖相國參軍博諳前代舊典後為右衛將軍 梁書曰曺景宗為右衛將軍破魏軍振旅凱入帝於華光宴飲令沈約賦韻景宗不得韻啓求賦詩帝曰卿技能甚多伺必止在一詩景宗醉求作不已詔令約賦韻詩韻已盡唯餘競病二字景宗便操筆斯須而成其辭曰去時兒女悲歸來笳鼓競借問行路人何如霍去病帝歎不已約及朝賢驚嗟竟日 不苦衆多 毋輕敵小梁書曰王珍國為左衛將軍魏任城王元澄寇鍾離高祖遣珍國因問討賊方畧對曰臣嘗患魏衆少不苦其多高祖乃假節與衆軍同討焉 宋書曰王景文太宗初即位為左衛將軍時六軍戒嚴景文仗士三千人入六門諸將咸云殄小賊易於拾遺景文曰敵固無小蠭蠆有毒何可輕乎隨攻安蜀 持節南康陳書曰錢道戢為左衛將軍太建二年隨章昭達征蕭巋
  攻安蜀城降之以功加散𮪍常侍仁威將軍 冊府元龜曰裵忌髙祖時為左衛將軍世祖天嘉初出為持節南康内使 詔不肻奉 𮪍不得入隋書曰來護兒為左翊衛大將軍遼東之役渡河至卑奢城高麗舉國來戰護兒大破之將趨平壌高麗上表請降帝許之詔護兒旋師護兒集衆曰今高麗困敝吾欲進兵徑趨平壤取其偽主獻㨗而歸答表請行不肯奉詔諸將懼盡勸還方始奉詔敕 唐書曰薛訥為左衛大將軍元宗即位於新豐講武以訥為左軍節度時元帥與禮官得罪諸部領亦失序惟訥及解琬之軍中不動令輕𮪍詔訥至軍門皆不得入禮畢帝甚加慰勞 元夜登高 通宵假寐隋書曰元胄為右衛大將軍高祖親顧益宻嘗上元夜帝與近臣登高時胄下直帝令馳召之及胄見帝謂曰公與外人登高未若就朕也賜宴極歡 唐書曰李大亮為左衛大將軍兼領太子右衛率俄兼工部尚書身居三職宿衛兩宫每當宿直必通宵假寐太宗賞勞之 珍國乞留 護兒固諌梁書曰王珍國為右衛將軍辭不拜又授徐州刺史固乞留京師復賜金帛珍國又固讓高祖敕荅曰昔田子㤗固辭絹穀卿體國情深良在可嘉尋徵為護軍將軍 隋書曰來護兒為右翊衛大將軍煬帝於鴈門為突厥所圍將𨕖精𮪍潰圍而出護兒及樊子蓋並固諌乃止 褚淵入衛 元康馳驛冊府元龜曰宋褚淵為中軍將軍桂陽王休範反淵與衛將軍袁粲入衛宫省鎮集衆心 又曰北齊陳元康為中軍將軍時王思政入潁城諸將攻之不能抜元康進計於文襄曰公入輔朝政未有殊功今潁城將陷願乗之足以取大業文襄令元康馳驛觀之復曰必可拔文襄於是親征既至而克賞元康金百鋌有松石間意 非田舍所吹冊府元龜曰宋蕭思話為右衛將軍嘗從太祖登鍾山北嶺中道有盤石清泉帝使於石上彈琴因賜銀鍾酒謂曰相賞有松石間意 又曰梁張興世為雍州刺史左衛將軍興世父仲子由興世致位給事中興世父將往襄陽愛鄉里不肯去嘗謂興世曰我雖田舍老翁樂聞鼔角汝可送一部行田時欲吹之興世素恭謹畏法譬之曰此是天子鼓角非田舍所吹 𨕖精銳擊賊 以驍果出城隋書曰董純為右衛將軍彭城留守大業中彭城賊張大彪等寇掠徐兖純討之初閉營不與戰賊屢挑不出以純為怯不設備純𨕖精銳擊賊合戰於昌慮大破之 冊府元龜曰唐張瑾初仕隋世歴職顯貴煬帝被圍鴈門瑾以驍果出城擊賊一日九㨗帝大恱拜右翊衛大將軍何以殺壯士 我欲舉好人冊府元龜曰梁王僧辯為左衛將軍討河東王
  譽譽將周鐵虎有膂力僧辯於陣擒獲命烹之鐵虎呼曰侯景未滅何以殺壯士僧辯乃宥之及侯景西上鐵虎從僧辯克任約獲宋子仙毎戰有功 隋書曰薛世雄性亷謹文帝嘗謂羣臣曰我欲舉好人未知諸君識否羣臣曰臣等何能測聖心帝曰我欲舉者薛世雄羣臣稱善於是拜右翊衛將軍 善明無宦情 道根如素士冊府元龜曰南齊劉善明齊臺初建為右衛將軍辭疾不拜褚淵謂善明曰高尚之事乃卿從來素意今朝廷方相委待詎得便學松喬耶善明曰我本無宦情既逢知己所以戮力驅馳今天地廓清朝廷濟濟鄙懐既申不敢昩於富貴矣梁書曰馮道根為右衛將軍雖貴顯而性儉約所居宅不修牆屋無器服侍衛入室則蕭然如素士之貧賤者當世服其清退武帝亦雅重之 曹真加給事 杜弼為司軍冊府元龜曰魏曺真為上軍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假節鉞與夏侯尚䓁征蜀擊牛渚屯破之特拜中軍大將軍加給事中 又曰北齊杜弼以中軍大將軍為行㙜慕容紹宗軍司文襄令陳政務之要弼請口陳曰天下大務莫過賞罰二端若二事得中自然盡美帝曰言雖不多於理甚要握手而别 原文度共輔幼主 世瑜親侍至尊晉書曰王坦之字文度領左衛將軍又領本州大中正與謝安共輔幼主 晉中興書曰劉超字世瑜為右衛將軍蘇峻作逆偪𨗇天子世瑜親侍至尊 吳隱之居清顯 來護兒甚親重晉書曰吳隱之𨗇左衛將軍雖居清顯而祿賜俱頒親族 隋書曰來護兒煬帝即位𨗇右衛大將軍帝甚親重之虞𦙍為眀帝所昵 劉超為蘇峻不平晉書曰虞𦙍轉右衛將軍與南頓王宗俱為明帝所昵並典禁兵及帝不豫宗以隂謀發覺事連𦙍帝隱忍不問徙𦙍為宗正卿 晉中興書曰劉超為左衛將軍時蘇峻逼𨗇天子超攀輦悲哀賊給馬不肯𮪍而悲哀慷慨峻聞之甚不平
  左右衛將軍三
  增真將軍也唐書李大亮為左衛大將軍太宗謂大亮每行夜自當丙夜遣郎將中郎將行甲乙丁戊等夜身先於人真將軍也 乃誠臣也隋書曰來護兒為右翊衛大將軍伐遼會楊元感反攻雒陽護兒聞之召禆將周法尚䓁議旋軍法尚等以無敕不從護兒曰雒陽被圍心腹之疾高麗逆命猶疥癬耳即日回軍令子宏及整馳驛奏聞帝見宏䓁恱曰汝父擅赴國難乃誠臣也 對南掖門梁書曰楊公則為左衛將軍高祖義師至新林公則自越城移屯領軍府壘北樓與南掖門相對嘗登樓望戰城中遥見麾蓋縦神鋒弩射之矢貫胡牀左右皆失色公則曰幾中吾脚談笑如初 列東掖門梁書曰楊公則為左衛將軍從高祖平建康城内出者或被剥奪公則親率麾下列陣東掖門衛送公卿士庻故出者多由公則營焉 固讓不受冊府元龜曰晉庾亮為左衛將軍時王敦舉兵亮與諸將拒錢鳳及沈充之走吳興元帝又假亮節都督東征諸軍事追充事平封永昌縣開國公賜絹五千餘匹固讓不受 固辭不受冊府元龜曰梁蔡道恭為右衛將軍時高祖舉義師於雍州道恭以功𨗇中領軍固辭不受 李崇平氐功北魏書曰李崇自孝文時為都督隴右諸軍事擊氐楊靈珍從弟建軍於龍門破之靈珍走奔漢中孝文在南陽覧表大恱曰使朕無西顧之憂者李崇之功也以崇為都督梁秦二州諸軍事孝明時累𨗇左衛將軍 䖍瓘破賊功冊府元龜曰唐郭䖍瓘為右衛將軍北軍都護元宗開元二年突厥黙啜遣其子同俄特勒率衆寇北庭䖍瓘擊敗之斬同俄於城下突厥女壻火拔頡利發石阿失畢與同俄特勒同領兵同俄之死懼不敢歸遂與其妻歸降䖍瓘以破賊功拜冠軍大將軍行右驍衛大將軍封太原郡開國公 所得不可勝計梁書曰曹景宗為右衛將軍武帝天監五年魏軍攻徐州詔景宗攻破之生擒五萬餘人𭣣其軍糧器械牲畜不可勝計 所獲不可勝計冊府元龜曰蘭欽為左衛將軍南征彝獠擒陳文徹所獲不可勝計大獻銅鼓累代所無 原王濟領兵未欲轉之山濤啓事曰右衛將軍王濟字武子誠亮有美才詔濟領禁兵不欲使轉之 世雄㢘正於是超拜隋書曰薛世雄行軍破敵秋毫無犯帝曰世雄㢘正有古人風超拜右衛將軍
  左右衛將軍四
  原詩梁范雲贈沈左衛詩曰伊昔霑嘉惠出入承眀宫游息萬年下經過九龍中越鳥憎北樹邉馬畏南風願言反魚蓨津梁肯見通
  增制孫逖授吳王祗左衛將軍䓁制曰左衛將軍吳王祗等國之近屬朝之多士或同班警衛有避於天倫或列位周行已淹於歳序各移官命用廣朝恩 白居易授李演左衛上將軍制曰王者法鉤陳設環列非勲勤之將信近之臣則何以久張爪牙轉置肘腋具官李演常從德宗皇帝南蒐於梁籍名功臣謂之定難洎出分戎律入拱宸居内外周旋不懈於位交㦸之下周廬肅然今之轉𨗇示益親信移領左廣仍參夏卿夫八屯之警廵七萃之勤惰爾為其正盡得察之宜惜前勞無隳乃勣
  左右驍𮪍將軍一官屬與左右衛同後改左右驍𮪍將軍
  原杜氏通典曰漢有驍𮪍將軍謂之雜號將軍武帝以李廣為之後省後漢建武元年初改屯衛為驍𮪍魏置為中軍晉領營兵兼統宿衛梁以來其任踰重天監六年置左右驍𮪍領朱衣直閣並給儀從北齊州刺史昌義之首為此職出則羽儀清道入則與二衛通直臨軒則升殿夾侍改舊驍𮪍曰雲𮪍陳有左右驍𮪍及雲𮪍陳韋翽為驍𮪍將軍素有名稱每大事恒令夾侍左右時人榮之永平二年詔云左右驍𮪍宜通文武文官則用心腹武官則用功臣所給儀從同太子二衛率後魏北齊並有驍𮪍將軍之職後周有左右驍𮪍率上士至隋開皇十八年置備身府煬帝即位改左右備身府為左右驍衛府所領軍士名曰豹𮪍其備身府又别置焉唐因隋置左右驍衛府龍朔二年去府字光宅元年改左右驍衛為左右武威神龍元年復舊大將軍各一人所掌與左右衛同將軍各二人以副之 增宋史職官志曰環衛官有左右驍衛上將軍大將軍將軍 續文獻通考曰遼南面有左右驍衛設官曰大將軍曰上將軍曰將軍曰折衝都尉果毅都尉 金海陵正隆五年罷親軍司以所掌付大興府置左右驍衛所謂從駕軍也 元眀無
  左右驍𮪍將軍二
  增東觀漢記曰建武九年以劉喜為驍𮪍將軍攻涿郡魏志曰董卓立獻帝表太祖為驍𮪍將軍與計事太
  祖乃變姓名間行東歸 齊書曰江斆為侍中轉都官尚書領驍𮪍將軍王晏啓武帝曰江斆今重登禮閣兼寄六軍慈渥所覃實有優忝但語其事任殆同閑輩天㫖既欲升其名位愚謂以侍中領驍𮪍望實清顯有殊納言上曰斆常啟我為其鼻中惡今既以何穎王瑩還門下故有此廻換耳
  左右驍𮪍將軍三
  原出鴈門 出北塞漢書曰李廣為驍𮪍將軍出鴈門擊匈奴匈奴兵多破廣軍生得廣單于素聞廣賢令曰得李廣必生致之鹵𮪍得廣廣時傷置兩馬間絡而盛之卧行十餘里廣佯死睨其旁有一兒𮪍善馬暫騰而上兒馬因抱兒鞭馬南馳數十里得其餘軍匈奴𮪍數百追之廣行取兒弓射殺追𮪍以故得脫 魏略曰任城威王彰字子文性勇而鬚黄行驍𮪍將軍出北塞為鹵寇所要彰獨與麾下數百𮪍突圍王聞之曰我黃鬚兒竟大竒也 增賜寳鈿刀 賜金縷帶冊府元龜曰唐阿史那社尒為左驍衛大將軍貞觀十四年授行軍總管以平高昌諸人咸即受賞社尒以未奉詔㫖秋毫無所取軍還太宗美其廉慎以高昌所得寳鈿刀并雜綵千段賜之 後周書曰侯莫陳順為驍衛將軍從太祖征討拜大都督西魏文帝東討順與太尉王盟䓁留鎮長安時趙青雀反盟等奉魏太子出次渭北魏文帝還執順手曰河橋之戰卿有殊功便觧所服金鏤玉帶賜之 董純賜縑 史祥進位隋書曰董純以功拜柱國進爵為郡公增邑千户轉左驍衛將軍賜女妓十人縑五千匹 又曰史祥為左衛將軍進位上大將軍轉太僕卿祥從征吐谷渾率衆出間道擊鹵破之俘男女千餘口進位左光禄大夫拜左驍衛將軍 蘇定方𨗇 來護兒拜冊府元龜曰唐蘇定方為行軍總管征賀魯擒之以功𨗇左驍衛大將軍 又曰隋來護兒煬帝初拜左驍衛大將軍帝甚重之 别擊北山遣援西濟又曰馬三寳為太子監門率别擊叛人劉拔真於北山破之又從平薛仁杲𨗇驍衛
  將軍後從柴紹擊吐谷渾於岷州前後擄男女數千口累封新興縣公 又曰唐劉𢎞基為右驍衛大將軍高祖武德二年五月王世充侵西濟州遣宏基援之 望匄都曼 命釋突通又曰唐蘇定方為左驍衛大將軍顯慶五年討思結闕俟斤都曼俘還東都法司請斬之定方請曰都曼之叛罪合誅戮臣欲生致闕廷與之有約今既面縛待罪望匄其餘命高宗曰朕屈法伸恩全卿信誓乃命宥之 又云唐屈突通初仕隋大業中為左驍衛大將軍通將桑顯和降於劉文静遣副將竇琮等與顯和追之遂擒通送於長安高祖謂曰何相見晩耶通泣曰通不能盡人臣之節力屈而至為本朝之辱以媿相見高祖曰隋室忠臣也命釋之 都督七軍 經略四鎮又曰魏曺(“由”換為“田”,上有點)仁都亭侯從平荆州以仁行征南將軍留屯江寧拒吳衆退之三軍服其勇蘇伯田銀反以仁行驍𮪍將軍都督七軍討銀等破之 又云唐郭䖍瓘為左驍衛將軍兼北庭都護開元中以功拜冠軍大將軍行右驍衛大將軍進封太原郡開國公俄轉安西副大都護攝御史大夫四鎮經略安撫使 匈奴避李廣 志𤣥同亞夫漢書曰李廣為驍𮪍將軍在此平郡匈奴號曰漢飛將軍避之數嵗不入界 唐書曰段志𤣥為左驍衛大將軍文德皇后之葬也志𤣥與宇文士及分統士馬出宿於彰武門太宗夜使宦官三至將軍處士及開營納使者志𤣥閉門不納曰軍門不可夜開使者曰此有手敕志𤣥曰夜中不辨真偽因停使者至曉太宗聞而歎曰此真將軍也周亞夫何以加焉 原馬成備北邊 劉桓攻中山後漢書曰馬成字君𨗇拜揚武將軍屯常山以備北邉又代驍𮪍大將軍杜茂繕治障塞自西河至渭橋河上至安邑太原至井陘中山至鄴皆築堡壁起烽燧十里一𠋫在事五六年帝以成勤勞徵還京師邊人多上書求請後遣成還屯 東觀漢記曰光武以劉桓為驍𮪍將軍攻中山
  左右驍𮪍將軍四
  增為沃沮道總管冊府元龜曰龎孝泰為左驍衛將軍高宗遣將征高麗孝泰為沃沮道總管時孝泰軍於蛇水之上高麗蓋蘇文益兵擊之孝㤗大敗或勸就劉伯英曺繼叔之營孝泰曰我事國家兩代過𫎇㤙遇高麗不滅吾必不還伯英等何必救我遂與其子一十三人皆死之 為弓月道總管冊府元龜曰唐契苾何力為右驍衛大將軍永徽二年弓月處密叛以何力為弓月道大總管討平之擒其渠帥處密時健俟斤等以歸 不願先受榮爵北魏書曰淳于誕宣武末伐蜀以誕為驍𮪍將軍假冠軍將軍都督别部司馬領鄉導統軍誕不願先受榮爵乃固讓實官止參戎號 不以富貴自處冊府元龜曰韓公武為大金吾將軍堅辭宿衛改右驍衛將軍性甚恭遜不以富貴自處
  左右驍𮪍將軍五
  增制唐蘇頲授安金藏右驍衛將軍制曰具官安金藏家本孝悌身全忠懇往在周朝困於酷吏共誣良善敢謗太皇不任楚毒並加刑憲金藏乃自刺心肺見其誠節因而寤主實頼斯人則洪演納肝田光吞舌求之既往未足為喻眷言酬德自可超倫彰其貞固之美拜以誰何之任 錢珝授楊約左驍衛將軍并崔敬復左領軍衛將軍制曰國家之道文武相須故帶綬簪冠而處將軍之位者必得雄俊之材以對我卿大夫具官楊約智則好謀勇而知禮臨戎之用以律甚明具官崔敬復涖事多能理煩益辦舉其成效可以在庭俾就衛環式昭奬勸使號令有嚴於宿衛謨明皆稱於職官副吾雄俊之求以濟相須之道
  輔國將軍一
  原杜氏通典曰後漢獻帝置輔國將軍以伏完為之晉王濬平吳後拜輔國大將軍有司奏輔國依比未為達官不置司馬不給官𮪍詔依征鎮給五百大車增兵五百人為輔國營給親𮪍百人官𮪍十人置司馬 宋明帝泰始四年改為輔師將軍後廢帝昱元徽二年復故 梁後魏後周隋並有之 唐輔國大將軍為武散官 增晉書曰王導為輔國將軍導上牋曰今者臨郡不問賢愚輒有鼓蓋時有不得者或為恥辱導忝荷重任不能崇浚山海而開創亂源取紊彝典謹送鼓蓋之物請從導始庶令雅俗區别群望無憾 王隱晉書曰羊琇以輔國將軍開府儀同
  輔國將軍二
  增定興州 略晉川隋書曰李雄周太祖時為輔國將軍從達奚武平漢中定興州又討汾州寇録前後功拜驃𮪍大將軍 北魏書曰奚牧為輔國將軍畧地晉川獲慕容寳丹陽王買得及離石護軍高秀和於平陶以軍功拜幷州刺史賜爵任城公 領千人 遣百𮪍冊府元龜曰晉劉演為陽平太守石勒之亂演奔劉琨琨以為輔國將軍魏郡太守琨將討勒以演領勇士千人行北中郎將兖州刺史鎮廩邱斬王桑走趙固得衆七千人為勒所攻演拒戰勒退元帝拜為都督後將軍假節 又曰南齊劉懐珍仕宋為輔國將軍偽長廣太守劉桃根領數千人戍不其城懐珍引軍次洋水衆皆曰宜堅壁伺隙懐珍曰今衆少糧單我懸彼固正宜簡精銳掩其不備爾遣王廣之將百𮪍𥫄陷其城 小輿殿後 單𮪍直入梁書曰韋叡為輔國將軍討合肥初肥水堰立使王懐靜築城守之魏攻陷懐静城乘勝至叡隄下軍監潘靈祐勸退還巢湖諸將請走保三叉叡怒曰將軍死綏有前無却因令取繖扇麾憧樹之隄下示無動志叡素羸每戰以版輿自載督勵衆軍迨班師去賊近恐為所躡叡遣輜重居前身乘小輿殿後魏人望之不敢逼全軍而還 南宋書曰薛安都世祖孝建初為輔國將軍豫州刺史魯爽反安都追爽於小峴見爽便躍馬大呼直往刺之應手而倒爽號萬人敵安都單𮪍直入斬之而反時云闗羽之斬顔良不是過也 山圖見事 吳喜進才南齊書曰周山圗在宋為輔國將軍時沈攸之攻郢城世祖令山圗量其勢山圖曰攸之性度險刻無以結固士心始頓兵堅城之下適所以為離散之漸耳攸之既敗平西將軍黃回凱歸世祖謂山圗曰周公前言可謂眀於見事者矣 南宋書曰吳喜為輔國將軍劉休為其府録事參軍喜稱休才進之明帝得在左右 率軍赴難 遣使告變南齊書曰薛淵為輔國將軍沈攸之之難太祖入朝堂淵率軍赴難及太祖即位加寧朔將軍 又曰張敬兒為輔國將軍沈攸之事起敬兒遣使告變太祖大喜進號鎮軍將軍 謝琰破堅 庾翼設奇冊府元龜曰晉謝琰為輔國將軍苻堅之役與從兄𤣥俱陷陣破堅以勲封望蔡公 又曰晉庾翼為輔國將軍假節及邾城失守石城被圍翼屢設竒兵潛致糧仗石城得全翼之勲也賜爵都亭侯 無所誅戮 申以盟約宋書曰劉勔為輔國司馬時豫州刺史殷琰叛以勔假輔國將軍討之時琰將降先送山陽王休祐内人出城然後開門琰有疾以版自輿與諸將帥面縛請罪勔並撫宥無所誅戮自將帥以下財物貲貨皆還之 冊府元龜辛纂為輔國將軍荆州軍司以禦齊將曺義宗會孝明國䘮或以對敵欲祕㐫問纂曰安危在人豈闗是也遂發䘮還入州城申以盟約 斷塞闗隘 脩立館宇南齊書曰蕭景先為寧朔將軍時魏軍出淮泗景先斷塞闗隘魏軍退進號輔國將軍 梁書曰韋叡為輔國將軍所至頓舍脩立館宇藩籬牆壁皆應凖繩 拔軍南奔 表請北伐宋書曰王元邈為輔國將軍幽州刺史青州刺史沈文秀反元邈欲向朝廷慮見掩𥫄乃詣文秀求安軍頓文秀令頓城外元邈即立營壘至夜拔軍南奔起義比曉文秀追不復及明帝以為持節都督青州刺史將軍如故 南齊書曰劉善明為宋輔國將軍西海太守行青冀二州刺史至鎮表請北伐 以火燒艦 以膏焚橋宋書曰垣護之為輔國將軍南郡王義宣反率大衆至梁山與王元謨相持護之見賊舟艦累沓謂元謨曰今當以火平之即使隊主張談等燒賊艦風猛水急賊軍以此奔敗梁山平𨗇寜朔將軍徐州刺史封益湯懸侯 梁書曰韋叡為輔國將軍魏中山王元英先於邵陽洲兩岸為兩橋樹柵數百步叡装大艦使馮道根䓁為水軍值淮水暴長叡以小艦載草灌之以膏從而焚其橋風怒火盛敢死之士拔柵斫橋道根等身自搏戰魏人大潰 連戰有功 屢戰克㨗宋書曰孟懐玉為輔國將軍鎮丹陽府兵戍石頭盧循逼京邑懐玉於石頭南岸連戰有功為中軍諮議參軍循平封陽豐懸男 南齊書曰劉懐慎為振威將軍從高祖拒盧循於石頭屢戰克㨗加輔國將軍 原無忌乞解任 謝琰拒氐賊晉起居注曰輔國將軍何無忌表云名臣之資本無殊暨且臣之號出於瓘不謂非才可求 晉中興書曰謝琰字瓊父謝安以琰有軍國才用出為輔國將軍以精兵八千人拒氐破賊有勲焉 增獲牛馬車乘 輸大象金銀三國吳志曰陸遜為右護軍鎮西將軍進封婁侯拜輔國將軍領荆州牧大帝使鄱陽太守周魴譎魏大司馬曹休休果舉衆入皖乃召遜假黄鉞為大都督逆休休既覺知恥見欺誘自恃兵馬精多遂交戰遜自為中部令朱桓全琮為左右翼二道俱進果衝休伏兵因驅走之追亡逐北徑至夾石斬獲萬餘牛馬騾驢車乘萬輛軍資器械略盡休還疽發背死諸軍振旅過武昌大帝令左右以御蓋覆遜出入殿門凡所賜遜皆御物上珍於時莫與為比遜既立大功大帝嘉遜功德欲殊顯之拜為上將軍 冊府元龜曰宋杜慧度為交州刺史輔國將軍高祖永初元年率文武萬人南討林邑所殺過半前後被抄畧悉得還本林邑乞降輸生口大象金銀古貝等乃釋之 原王導牋送鼓蓋 羊祜開府儀同王導事見輔國將軍一 王隱晉書曰羊祜以輔國將軍開府儀同 增吕僧珍為前鋒 張宏策督後部梁書曰吕僧珍為輔國將軍歩兵校尉從高祖平郢城進僧珍為前鋒既平建康城高祖命僧珍率所領先入清宫即日以本官帶南彭城太守𨗇給事黄門侍郎 又曰張宏策為輔國將軍督後部軍事西臺建為步兵校尉
  輔國將軍三
  増討破豫州宋書曰劉勔為寕朔將軍江州刺史晉安王子勛為逆四方響應豫州刺史殷琰反叛徵勔還都假輔國將軍率衆討破琰除輔國將軍廣州刺史 平定荆州南宋書曰吳喜假建武將軍時太宗初即位四方反叛喜所至克㨗𨗇步兵校衛封竟陵縣侯又𨗇輔國將軍平定荆州 秋毫無犯梁書曰張宏策為輔國將軍從高祖義師平建康宏策與吕僧珍先入清宫封檢府庫時城内珍寳委積宏策申勒部曲秋毫無犯 師無私犯冊府元龜曰前秦王猛為輔國將軍率諸軍討慕容暐軍禁嚴明師無私犯猛未至鄴刼盜公行及猛之至逺近帖然燕人安之 慧景援司州南齊書曰崔慧景為輔國將軍南郡内史太祖建元元年元魏南侵豫章王遣慧景率三千人頓方城為司州聲援 王茂拒司州梁書曰王茂為寧朔將軍江夏内史宋順帝時魏軍圍司州茂從高祖拒之大破魏將王肅等𨗇輔國將軍 敬宣破桓歆冊府元龜曰宋劉敬宣初自晉安帝元興中為輔國將軍既破桓歆𨗇建威將軍江州刺史敬宣固辭言於高祖曰讐恥既雪四海清蕩所願反身草澤以終餘年㤙遇不遺遂復僶俛且盤龍無忌猶未遇寵賢如二弟位任尚卑一朝先之必貽朝野之責不許 長民破桓歆又曰晉諸葛長民為揚武將軍討桓元以功拜輔國將軍又與劉敬宣破桓歆於芍陂封新淦縣公 追論破軍功又曰劉榮祖與朱超石大破魏軍於平城又攻劉度壘克之高祖大享戰士謂榮祖曰卿以寡克衆攻無堅城雖古名將何以過此轉為太尉中兵參軍加建威將軍後轉右軍將軍時居父艱起為輔國將軍追論平城之功賜爵都鄉侯 追論討休之功南宋書曰虞邱進討司馬休之有戰功軍還除輔國將軍及卒追論討休之功進爵為子
  武衛將軍一官屬與左右衛同
  原杜氏通典曰後漢末曹公為丞相有武衛營及魏文帝乃置武衛將軍以主禁旅晉宋齊梁陳隋又有建武奮武廣武等將軍至隋采諸武之名置左右武衛大將軍一人將軍各二人以總府事煬帝改所領軍士名熊𮪍唐光宅元年改為左右鷹揚衛神龍元年復為武衛其制與隋同所掌如左右衛 增宋史職官志曰環衛官有左右武衛上將軍大將軍將軍 續文獻通考曰遼南面有左右武衛設官與驍𮪍同 金武衛軍都指揮使𨽻尚書兵部設官都指揮使從三品大定二十九年以武衛軍六十人兵馬一貟副都二貟其職低故設使品正四承安三年副都指揮使二員從四品副都一員從四品初正五品承安三年判官一員承安三年掌防衛都城警捕盜賊 鈐轄司鈐轄十貟正六品初設二員都鈐轄四員從七品興定二年權設廵把兩宅都將二十貟從九品大安十六年立名掌管轄軍人防衛警捕之事承安元年設萬人内軍八千九百四十九人忠衛二百人隊正四百人 元世祖中統三年初置武衛至元元年改為侍衛八年改為左右中前後五衛二十六年樞密院以六衛六千人大都屯田三千人近路迤南萬户府一千人總一萬人立武衛親軍都指揮使司掌修治城隍及京師内外工役兼大都屯田等事設達嚕噶齊一員都指揮使一員俱正三品副都指揮使二員從三品僉事二員正四品經歴二員從七品知事照磨各二員俱從八品所屬鎮撫所一行軍千户所七屯田千户所六敎官二其設官俱與左右中前後衛同
  武衛將軍二
  增深懼盈滿 願立功效隋書曰李穆初仕周為武衛大將軍擊曲沔蠻破之授原州刺史穆以二兄賢逺並為佐命功臣子弟布列清顯深懼盈滿辭不受拜太祖不許 後周書曰陸騰為武衛將軍既為太祖所知願立功效不求内職太祖嘉之 釋縛焚櫬 束馬懸車冊府元龜曰秦荀萇為武衛將軍苻堅遣萇伐張天錫天錫遣司兵趙克哲為先鋒與萇等戰於赤岸克哲大敗天錫懼請降萇至姑臧天錫乗素車白馬面縛輿櫬降於軍門萇釋縛焚櫬送之長安 又曰楊武通為左武衛將軍歴岷簡二州總管與周法尚討嘉州叛獠法尚軍初不利武通率數千人為賊斷其歸路武通於是束馬懸車出賊不意頻戰破之 督宿衛禁兵 讀孫吳兵法又曰魏許禇𨗇武衛將軍都督中軍宿衛禁兵初禇所將為虎士䓁從征伐太祖以為皆壯士同日拜為將其後以功為將軍封侯者數十都尉校尉者百人 又曰高霞寓少讀左氏春秋及孫吳兵法後為左武衛大將軍邠寧節度使賜物三千段 贈帛四百匹隋書曰杜彦仕周每戰有功賜物三千段奴婢
  三十口進位上開府開皇中為左武衛將軍 又曰杜整為左武衛將軍開皇中宻進取陳之策高祖善之於是以行軍總管鎮襄陽贈帛四百匹 原許禇宿衛甚親 曹攄憂亡流涕魏志曰許禇字仲康從太祖討馬超韓遂大破超等禇身斬首級𨗇武衛中郎將武衛之號自此始也軍中以禇力如虎而癡故號曰虎癡後文帝𨗇武衛將軍都督中軍宿衛禁兵甚親近焉 北堂書鈔曰曹攄為武衛大縱酒作樂酒酣起舞憂亡流涕云
  武衛將軍三
  增領五百𮪍北魏書曰宇文福孝文時為武衛將軍從征南陽齊遣崔惠景䓁率衆來救孝文敕福領高車羽林五百𮪍遏敵歸路賊衆六道來戰福身先士卒賊遂奔潰 領二百𮪍冊府元龜曰唐黑齒常之為左武衛大將軍仍檢校左羽林軍垂拱中突厥犯邉常之率兵拒之躡至兩井忽逢敵衆常之見其争下馬著甲遂領二百餘𮪍身當先鋒直衝敵皆棄甲而遁 將士爭奮又曰段韶為武衛將軍長於計畧善於御衆得將士之心臨敵之日人人争奮 將士閑習北魏書曰宇文福為武衛將軍從孝文征南陽至鄧城福選兵簡將為攻圍之勢帝望福兵軍法齊整將士閑習大被褒歎破賊一萬冊府元龜曰唐王君廓為上柱國武德初統兵經畧東都王世充將郭士衡許羅漢前後入掠廓擊退之拜右武衛將軍詔勞之曰卿以三千人破賊一萬自古以少制衆未之聞也 招降二萬隋書曰郭衍為左武衛大將軍討吐谷渾出金山道納降二萬餘户 力戰功最冊府元龜曰唐李高𨗇為右三統軍從高祖平霍邑圍京城力戰功最累𨗇左武衛大將軍 力戰勲最又曰唐錢九隴𨗇右武衛大將軍從上擒竇建德平王世充又討劉黑闥於魏州力戰破賊策勲為最賜御馬一匹後魏書曰獨孤信孝文時為武衛將軍孝武西𨗇單𮪍及之於瀍澗孝武歎曰
  武衛能捐父母妻孥逺來從我世亂識忠良豈虚言哉即賜御馬一匹進爵浮陽公 賜吳樂一部隋書曰竇榮定初為平東將軍從周太祖擊却齊人於北芒又從武帝平齊高祖受禪累𨗇右武衛大將軍尋除秦州總管賜吳樂一部 知運擊吐蕃冊府元龜曰郭知運擢右武衛將軍吐蕃入寇隴右知運擊敗之尋率兵討吐蕃掩獲萬計累𨗇左武衛大將軍賜金銀器百事雜綵千段 常之討吐蕃又曰唐黑齒常之為左武衛將軍率兵討吐蕃軍至良非川吐藩大將贊婆引退常之進軍追討獲其羊馬甲仗而還 逐吐谷渾於青海隋書曰周法尚拜左武衛將軍討吐谷渾逐捕亡散至於青海賜奴婢馬匹等物 擊吐谷渾於青海又曰李景拜右武衛大將軍賜縑九千匹女樂一部景忠直為時所許帝甚信之擊叛蠻向思多破之又擊吐谷渾於青海破之進位光祿大夫 率精𮪍出其不意又曰李徹為左武衛將軍時突厥入塞文帝令衛王爽為元帥擊之以徹為長史行軍總管李充言於爽曰突厥舉國據險必輕我而無備精兵𥫄之可破也徹奬成其計請同行遂與充率精𮪍出其不意掩擊大破之 以竒兵出其不意唐書曰唐休璟為涼州都督吐蕃大將麴莽布支率衆屯於洪源休璟以竒兵出其不意掩擊大破之斬首三千餘級
  武衛將軍四
  增制唐孫逖授郭元昇右武衛將軍等制曰少監郭元昇忠厚資貞有聞於行守太子家令鄭繼先衣冠濟業不隕其名各在官次頗淹年序宜分職於五校俾增榮於兩宫 元稹劉㤗清左武衛將軍制曰敕劉泰清文武並用必推其才久次不𨗇則有升叙以爾踐更吏職星歳頗淹例當酬勞用進常秩奮我武衛以列周廬斯亦信臣之任也其勤厥職式副予恩
  左右威衛將軍一官屬與左右衛同
  原杜氏通典曰隋初有領軍府煬帝改為左右屯衛唐因之貞觀十二年左右屯衛始置飛𮪍出遊幸即衣五色袍乗六閑馬賜猛獸衣韉而從焉龍朔二年改左右屯衛為左右威衛而别置左右屯營亦有大將軍䓁官尋改左右屯營為羽林光宅元年改威衛為豹韜衛神龍元年復舊所掌如左右衛龍朔元年左右威衛舊官之員外各置録事參軍一人掾三人史四人並𨽻左右羽林軍統本司事 增續文獻通考曰遼南面有左右威衛設官與驍衛同 金制無考 元初制左都威衛使司秩正三品使三員副使二員僉事二貟經歴知事照磨各一貟至元十六年以侍衛親軍一萬户撥屬東宫立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三十一年改隆福宫左都威衛使司𨽻中宫右都威衛使司設官同中統三年以世祖五投下特黙齊立總管府秩四品設總管一貟二十一年撥屬東宫二十二年改𫎇古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秩正三品三十一年改隆福宫右都威衛使司秩仍舊左都威衛屬鎮撫所鎮撫二貟都目一員行軍千户所千户二員副千户二貟知事彈壓各一員百户二十員屯田左右千户二所千户二員都目一員彈壓一員百户每所二十貟弩軍千户所千户二員都目一貟彈壓一員資食倉大使一員副使一員右都威衛屬鎮撫司同左行軍千户凡五所秩正四品千户五貟副千户五員知事五員百户五十貟彈壓五員屯田千户所秩正五品千户二員彈壓一貟百户七員都目一人廣貯倉秩從九品大使一貟副使一貟攢典一人又忠翊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至元二十九年立屯田府大德十一年增軍數立為大同等處指揮使司後改中都威衛使司𨽻徽政院尋改𨽻樞密至治元年改為忠翊侍衛署都指揮使等官與左右中前後衛同
  左右威衛將軍二
  增植性溫厚 音詞質樸冊府元龜曰梁漢顒為威衛上將軍雖起於行陣植性溫厚軍政之暇不倦接納歴數鎮家無餘積 又曰唐張士貴貞觀中為右屯衛大將軍從幸岐陽賜宴士貴詩甚有理致自後頻屬和士貴音詞質樸言論不文多疑其假手 同眀殿召見 𤣥武門宿衛唐書曰薛訥則天時突厥入寇河北以訥攝左威衛將軍安東道經畧使臨行於同明殿召見訥奏曰突厥憑陵以廬陵王為辭今雖有昇儲外議猶恐未定若此命不易則狂賊自然款服則天深然之又曰姜確為左屯衛將軍宿衛𤣥武門及委以園苑之務其屯營飛𮪍亦分𨽻於確每有遊幸即領𮪍而從焉行敏斬叛將 常之赦官兵冊府元龜曰王行敏為屯衛將軍劉武周入并
  州遣兵冦上黨潞州刺史郭子威以兵自禦高祖令行敏馳鎮潞州有言子威將叛者行敏斬子威以徇上下肅然 又曰唐黑齒常之為左威衛大將軍有所乗馬為兵士所損副使牛師奬等請鞭之常之曰豈可以損私馬而決官兵乎竟赦之 萬均追奔至積石 姜確刋頌磨紀功又曰唐薛萬均為左屯衛將軍從李靖等擊吐谷渾軍次青海率軍先路道遇敵於赤海萬均擊走之追奔至積石山南道大風折旂拔木萬均曰敵將至矣宜合為備俄而敵至萬均直前斬將於是大潰 唐書曰姜確為左屯衛將軍貞觀中高昌之役以為交河道行軍副總管率衆先大軍出伊吾趣栁谷其地有班超紀功碑確磨去文刋頌國威而去
  左右威衛將軍三
  增制唐錢珝授右千牛衛將軍李璠右威衛將軍制曰具官李璠等朕每據法座命百辟四夷大和㑹於朝能率其屬建黄麾飛驎之旗立於陛前者有衛將軍之盛職也璠以忠謹之質周旋於藩邸之中以久得𨗇常為貳金吾矣武弁有列乃命陟居既曉玉鈐俾登環衛尚書之秩光寵並行 薛廷珪授右威衛上將軍契苾璋威衛上將軍制曰具官契苾璋尚齒酬勞固聞於茂典念功求舊式勸於後生朕嘗因坐朝周視百辟有峨冠擔珪華髮承弁鷹揚鶚立於墀廡之上者一旦便殿詢於宰臣且曰衛將軍璋也夙號良將實著軍功嘗擁節旄兼聞善政自處之環衛委以腹心闢彼汙萊盡作文王之囿化其士卒皆為君子之營而耆艾服勤班資不稱積薪之歎達我聽聞俾升上將之尊不假三師之貴吾於爾輩無吝優㤙勉服軒裳共致寧謐
  領軍將軍一
  原杜氏通典曰初魏武為丞相相府自置領軍非漢官也建安十二年為中領軍以史煥為之文帝受漢禪始置領軍將軍主五校中壘武衛三營魏文帝踐阼始置領軍將軍以曺休為之晉武帝初省使中軍將軍羊祜統二衛前後左右驍𮪍七軍營兵即領軍之任也祜𨗇罷復置北軍中𠋫懐帝永嘉中改中軍曰中領軍元帝永昌元年復改曰北軍中𠋫尋復為領軍成帝時復以為中𠋫而陶侃居之尋復為領軍魏晉領軍金章紫綬中領銀章青綬武冠綘朝服佩水蒼玉晉郗鍳庾亮紀瞻卞壼陸曄褚翼王彪之會稽王道子沈嘉武陵王導孔安國謝鯤等並為領軍宋置領軍將軍一人掌内軍齊有領軍及中領軍領軍置長史以下官屬梁領軍將軍管天下兵要謂之禁司與左右僕射為一流中領軍與吏部尚書為一流梁蕭景為領軍將軍管天下兵要監局官僚皆近幸多驕侈景在職峻切官曹肅然其監局多事唯景及SKchar盾長於撥繁繼居此職並著聲稱陳因之後魏有領軍又有領軍將軍北齊領軍府凡禁衛官皆主之以高歸彦為領軍大將軍領軍加大自歸彦始隋有左右領軍府各掌十二軍籍帳差科詞訟之事不置將軍惟有長史司馬諸曹掾屬等官煬帝改領軍為左右屯衛即今左右威衛唐復采舊名置領軍衛分為左右龍朔二年改為左右戎衛咸亨元年復舊光宅元年改為左右玉鈐衛神龍元年復舊各置大將軍一人掌宫掖禁備督攝隊伍與左右諸衛同將軍各一人以副之長史齊梁陳並有之北齊有長史司馬隋置録事以下諸曺唐因之同左右衛 增續文獻通考曰遼南面有左右領軍衛設官與驍衛武衛威衛同 金元制無考
  領軍將軍二
  增魏略曰太祖以史渙忠勇為中領軍領禁兵 又曰太祖還長安以曹休為中領軍 又曰太祖征孫權以尚書令陳群為中領軍 晉書曰吳隱之為中領軍清儉每月初得祿裁留身糧其餘悉分賑親族家人績紡以供朝夕時有困絶或并日而食恒布衣不完 晉中興書曰羊祜字叔子𨗇中領軍悉統宿衛入直殿中執兵之要事兼内外 齊書曰蕭景先武帝少年時與景先共車行車久故壊至領軍府西門車轅折俱狼狽景先謂帝曰兩人脫先作領軍亦不得忘今日艱辛及武帝踐阼詔以景先為領軍拜日羽儀甚盛傾朝觀屬拜還未至府門中詔相聞領軍今日故當無折轅事耶景先奉謝 梁書曰臧盾𨗇中領軍為人敏贍有風力職事甚理天監中吳平侯蕭景居此職著聲稱盾復繼之高堂隆集曰己巳詔書中領軍游擊皆青玉佩領軍將軍三
  原總六軍 監五營魏畧曰叔述考詩序云余每𨗇中領軍總六軍之要秉𨕖舉之機貴則情廣富則驕奢無度則階禍矣 續漢書百官志曰北軍中𠋫一人秩六百石掌監五營魏略云中領軍延康中置故漢北軍中𠋫之官也 增給步𮪍 賜御馬北魏書曰長孫肥為中領軍將軍從道武征中山平之討破妖賊趙準於九門除肥鎮逺將軍兖州刺史給步𮪍一萬 冊府元龜曰唐王君廓為右領軍鎮幽州會突厥入寇君廓邀擊破之高祖大恱賜以御馬令於殿庭乗之而出 原紀瞻忠亮 隱之清儉王隱晉書曰紀瞻字士達朝廷稱其忠亮推正才兼文武可領軍將軍時人素服其嚴毅雖恒疾病六軍敬憚之尋以風病自表請去官遣黄宏就謁軍事 隱之事見領軍將軍二 賓客盈座 上殿定謀傅元子曰安鄉亭侯曹羲為領軍將軍慕周公之下士賔客盈座 晉中興書曰紀瞻拜領軍會錢鳳作逆詔上殿參定謀䇿事 增偽作降文不納詐告冊府元龜曰吳胡綜為侍中兼左右領軍時魏降人或云魏都督河北振威將軍吳
  質頗見猜疑綜乃偽為質作降文三條文即流行而質已入為侍中矣 南宋書曰沈攸之為中領軍鎮淮隂薛安都據彭城引魏為援魏遣清泗間人詐告攸之云安都欲降求軍迎接攸之副吳喜納其說攸之乃集來者告之曰薛徐州早宜還朝今能爾深副本望但遣子弟一人來便遣大軍相接君諸人既有心若能與薛子弟俱來者皆即假軍以本鄉縣唯意所欲如其不爾無為空勞往還自此一去不反 武力見知全軍獲賞北齊書曰莫多婁敬顯為領軍將軍強直勤幹少以武力見知恒從斛律光征討光
  每命敬顯前驅安置營壘部分將士造次之間行伍整肅深為光所重 又曰皮景和後主武平中為領軍將軍陳將吳明徹圍夀陽拒吳明徹者多致傾覆唯景和全軍而還由是獲賞除尚書令别封河西郡開國公蔡徵勤苦 于忠劬勞冊府元龜曰陳蔡徴為右將軍隋軍濟江後主以徵有幹
  用令權中領軍徵日夜勤苦備盡心力後主喜焉謂曰事寜有以相報 又曰于忠宣武時為侍中領軍將軍忠面陳讓云臣無學識不堪兼文武之任宣武曰當今學識有文者不少但心直不如卿欲使卿劬勞於下我當無憂於上矣 謀殺宣王 推立安德魏志曰許允齊王時為中領軍時姜維寇隴右安東將軍司馬文王鎮許昌徵還擊維至京師帝於平樂觀以臨軍過允與左右小臣謀因文王辭殺之勒其衆以退大將軍已書詔於前文王入帝方食栗優人雲午等唱曰青頭雞青頭雞青頭雞者鴨也帝懼不敢發文王引兵入城景王因是謀廢帝 北齊書曰莫多婁敬顯為領軍將軍從後主於平陽敗歸并州與唐邕等推立安德王稱尊號安德敗文武羣臣皆投周軍惟敬顯走還鄴授司徒 拂席改服束帶下車冊府元龜曰晉謝鯤為領軍將軍時羊欣為會稽王世子元顯後軍府舍人此職本用寒人欣意貌恬然不以高卑見色論者稱之欣嘗詣鯤鯤拂席改服然後見之 又曰劉懐慎為中領軍雖名位轉優而恭恪愈至每所之造位任不踰己者皆束帶門外下車其謹退𩔖如此 閉門自守冒刃而前隋書曰厙逖士文初仕齊為領軍將軍周武帝平齊山東衣冠多迎周師惟士文閉門自守帝竒之授開府儀同三司隋州刺史 冊府元龜曰魯廣達為中領軍隋賀若弼進軍鍾山廣達率衆於白土岡置陣與弼旗鼔相對廣達躬擐甲胄手執桴鼔率勵敢死冒刃而前隋軍退走廣達逐北至營殺傷甚重如是者數四焉 轉鬬數十里 敢死五百人又曰唐契苾何力為左領軍將軍時太宗征遼李勣攻白巖城烏骨城遣兵萬餘為之聲援何力以勍𮪍八百遇而合戰何力挺身陷陣被槊中腰尚輦奉御薛萬單馬而進抜何力於群賊中與之俱出束創而戰賊乃退何力逐之轉鬭數十餘里斬首千餘級 又曰唐黑齒常之為左領軍貟外將軍高宗儀鳳中吐蕃入寇從河西道大總管李敬元拒之總管劉審禮沒於陣敬元欲抽軍却阻泥溝而計無所出常之夜率敢死五百人進砍賊營吐蕃大將跋地設棄甲宵遁 加鼓吹一部 賜奴婢百口又曰李安民為領衛尉太祖即位為中領軍封康樂侯尋為領軍將軍魏兵寇壽春至馬頭詔安民出征加鼓吹一部 隋書曰李雄後周時領左右軍征吐谷渾縱竒兵擊破之賜奴婢百口 安民論募軍 思力諌逐兔冊府元龜曰李安民為中領軍先是宋泰始以來内外頻有賊寇將帥以下各募部曲屯聚京師安民上表陳之以為自非淮北嘗備其外餘軍悉皆輪遣若親近宜立隨身者聽限人數帝納之故詔斷衆募 唐書曰執失思力為左領軍將軍貞觀五年太宗時逐兔於後苑思力諌曰天授陛下為華夷父母何得自輕倘使萬一馬有顛蹶將若之何太宗顧而異之又將逐兔思力乃脫巾帶跪而固請太宗為之止焉 破高麗於瓠蘆河 𥫄渾主於突倫川唐書曰李謹行為燕山道總管右領軍大將軍咸亨四年大破高麗於瓠蘆河之西俘獲數千人自是平壤餘衆走投新羅 又曰契苾何力貞觀中為左領軍將軍與薛萬均征吐谷渾萬均為賊所攻何力救之獲免時吐谷渾主在突倫川何力欲復擊之萬均懲其前敗固言不可何力曰賊逐草木以為生若不襲其不虞便恐鳥驚魚散安可傾其巢穴耶乃自領驍兵千餘𮪍直入突倫川襲破吐谷渾牙帳斬首數千級渾主脫身以免俘其妻子而還
  領軍將軍四
  原從容養疾晉起居注曰武帝泰始四年詔曰尚書韓伯陳疾解職領軍閑無上直之勞可得從容養疾更以伯為領軍將軍 卧護六軍晉中興書曰紀瞻以病辭領軍乞以常侍侍衛左右帝曰今日之事豈得如君所論但為朕卧護六軍所益多矣 増聽乘輿出入南宋書曰王元謨為領軍將軍太宗即位四方反叛以元謨為大統領水軍南討以脚疾聽乘輿出入 解玉環贈之梁書曰栁惔齊和帝時為侍中領軍將軍高祖之鎮襄陽為惔祖道帝解玉環贈之天監二年元會帝謂曰卿所佩玉環是新亭所贈耶因勸之酒惔時未卒爵帝曰吾嘗此卿劉越石近辭巵酒邪原修車馬戒不虞漢官解詁曰中壘城門北軍士校修爾車馬以戒不虞應劭注云漢掌兵官
  領軍將軍五
  增制唐元稹授杜叔良左領軍衛大將軍制曰具官杜叔良將門之子不墜弓裘頗閱詩書素眀韜略頃以五原近寇禦侮才難遂俾敺攘實資毅勇星霜屢換節制斯勤雖不立竒功而無忘慎固尚多毗倚廼命徼廵勉服新恩以彰前効 錢珝授前左武衛將軍李儔左領軍衛大將軍前右監門衛大將軍江繼美左領軍衛大將軍制曰具官李儔等王者之居率先警衛將軍之令必勝戒嚴儔與繼美皆以絳服青綬常立於西序矣在列甚謹其勤亦多戎容頗稱於抱材家食且聞其處困故以左右領軍之命並而進之
  護軍將軍一
  增宋書百官志曰護軍將軍一人掌外軍秦時護軍都尉漢因之陳平為護軍中尉盡護諸將然則復以都尉為中尉矣武帝元狩四年以護軍都尉屬大司馬於時為都尉矣漢書李廣傳廣為驍𮪍將軍屬護軍將軍蓋䕶軍䕶諸將軍哀帝元夀元年更名護軍都尉曰司寇平帝元始元年更名護軍都尉東京省班固為大將軍中䕶軍𨽻將軍幕府非漢朝列職魏武為相以韓浩為䕶軍非漢官也建安十二年改䕶軍為中䕶軍置長史司馬魏初因置䕶軍主武官𨕖𨽻領軍晉世則不𨽻也晉元帝永昌元年省護軍幷領軍眀帝大明二年復置魏晉江左領䕶各領營兵江左以來領軍不復别營總統二衛驍𮪍材官諸軍猶别有營也領護資重者為領軍護軍將軍資輕者為中領軍中護軍官屬有長史司馬功曺主簿五官受命出軍則置參軍 隋書百官志曰護軍府將軍一人掌四中闗津輿駕出則護駕中護軍亦同有長史司馬功曺五官主簿録事釐其府事其屬官東西南北四中府皆統之四府各中郎將一人長史司馬録事參軍統府録事各一人又有統府直兵及功曺倉曹中兵外兵𮪍兵長流城局等參軍各一人法田鎧等曺行參軍各一人又領諸關尉津尉
  護軍將軍二
  增王隱晉書曰鄧攸𨗇吏部尚書牧馬於家庭妻子素食當時清浄内外肅然𨗇為中䕶軍 晉起居注曰武帝泰始七年詔曰中護軍職典武𨕖宜得堪幹其事者左衛將軍羊琇有明贍才其以琇為中護軍
  護軍將軍三
  原掌禁兵 典武𨕖晉起居注曰泰始七年詔曰中護軍韓浩與領軍史渙皆掌禁兵魏畧曰司馬景王為護軍典武官𨕖事 盡護諸將 總統諸軍史記曰陳平歸漢拜為都尉典護軍灌嬰等咸讒之漢王疑召問平平曰聞漢王之能用人故歸大王臣裸身來不受金無以為資誠臣計畫有可采者願大王用之使無可用者金具在請封輸官得請骸骨漢王乃謝厚賜拜為護軍中尉盡護諸將 魏畧曰司馬景王代夏侯元為䕶軍將軍總統諸軍 與參謀議 問以時事後漢書班固𫝊曰大將軍竇憲出征匈奴以班固為中䕶軍與參謀議 魏志曰夏侯元𨗇中䕶軍太傅司馬宣王問以時事元議以為夫官才用人國之柄也故銓衡専於臺閣上之分也孝行存乎閭巷而優劣任之鄉人下之叙也 陳平參乘 周顗失儀史記曰陳平為都尉使參乗典䕶軍絳侯等咸讒之 晉書曰周顗字伯仁代戴若思為䕶軍將軍紀瞻置酒請顗及王導等二十人顗荒醉失儀為有司所奏 拔用俊傑 任役公平世語曰夏侯元字太初元世名知人為中䕶軍抜用武官參㦸牙門無非俊傑 晉中興書王羲之為䕶軍將軍令所任之患在於任役公平也增所向無前 追不敢逼魏書曰夏𠉀淵行護軍將軍擊破南山賊劉雄并餘
  黨梁興於鄠㧞之斬興封博昌亭侯初枹罕宋建因涼州亂自號河首平漢王太祖使淵討平之太祖下令曰宋建造為亂逆三十餘年淵一舉滅之虎步闗右所向無前仲尼有言吾與爾不如也 唐書曰段志𤣥從討王世充深入陷陣馬倒為賊所擒兩𮪍挾持其髻志𤣥踴其身奮二人俱墜馬於是奪其馬仗馳歸追者數百𮪍不敢逼王世充平轉右䕶軍 諌取徐州 從破栁城冊府元龜曰吳吕𫎇為護軍大帝將欲北取徐州以廣其地𫎇諫曰不可今曺操逺在河北新破二袁撫集幽冀未暇東顧今徐州地勢陸通四面受敵今日得之明日還失舉全吳之衆未足守也 又曰韓浩為護軍太祖欲討栁城領軍史渙以為道逺非計欲與浩共諌浩曰今兵勢強盛無不如志且公舉無遺䇿吾與君為中軍主不宜沮衆遂從破栁城改其官為中護軍置長史司馬 周顗辭正 桓伊忠誠晉書曰周顗代戴若思為護軍將軍及王敦搆逆王師敗績覬奉詔詣敦敦曰伯仁卿負我顗曰公戎車犯順下官親率六軍不能共事使王旅奔敗以此負公敦憚其辭正不知所答又曰桓伊為護軍將軍卒贈右將軍加散𮪍常侍謚曰烈初伊有馬步鎧六百領豫為表令死乃上之詔曰伊忠誠不遂益以傷懐仍受其所上之鎧 縹被布裙 素簏故絮冊府元龜曰吳蔣欽為右護軍典領辭訟大帝嘗入其室内母疎悵縹被妻妾布裙帝歎其在貴守約即敕御府為母作錦被改易惟悵妻妾衣服悉皆錦繡 晉書曰周顗為護軍將軍王敦搆逆被害敦使繆坦籍顗家𭣣得素簏數枚盛故絮而已酒五甕米數石在位者服其清約 襲破魏軍 盡平蠻賊梁書曰夏侯亶為中護軍與湛僧智𥫄破魏軍於淮肥 唐書曰高駢為南都護軍懿宗咸通七年九月駢上奏復交州盡平蠻賊積歳所侵故地是日帝受百僚賀 孫瓚率衆 趙儼統軍冊府元龜曰孫瓚為姚浤安定護軍時赫連屈子來侵人懐危懼亡奔者相屬瓚獨率衆拒守 又曰趙儼為闗中護軍盡純諸軍屯田客吕並自稱將軍聚黨據陳倉儼率平難將軍殷署等攻之賊即破滅 原安國擊匈奴 充國擊武都漢書百官公卿表曰韓安國以護軍將軍擊匈奴又曰趙充國為大將軍都尉擊武都 召吏𭣣朱祐聞謡問蔣濟後漢書曰朱祐為䕶軍侍宴從容曰長安政亂公有日角之表此天命也世祖
  曰召刺奸𭣣䕶軍祐乃不敢復言按注云王莽置左右刺奸 魏畧曰蔣濟為護軍時謡言欲求牙門當得千區宣王與濟善以問濟濟無以解之因戲曰洛下一錢不足則不可行也 隨何說英布應詹滅王敦史記曰漢王與椘大戰彭城不利謁者隨何將二十人使淮南說英布背楚歸漢乃拜何為護軍將軍 王隱晉書應詹𫝊曰王敦作逆明帝問應詹計將安出詹奮然慷慨曰陛下宜奮赫斯之威臣等當得負戈前驅庻憑宗廟之靈有征無戰如其不然王室必危帝以詹為都督前鋒軍事護軍將軍以滅敦也 增蔣欽督水軍 唐邕敎田獵冊府元龜曰吳蔣欽拜右護軍大帝討闗羽欽督水軍入沔還道病卒子臺封宣城侯又曰北齊唐邕為䕶軍邕以軍民敎習田獵請每月兩圍武成從之 能得人死力 不與衆俯仰梁書曰昌義之為護軍將軍性寛厚為將能得人死力及居藩任吏民安之 又曰韋叡為護軍將軍時武帝方銳意釋氏天下咸從風而化叡自以信受素薄位居大臣不欲與衆俯仰所行畧如他日 原𨕖用舉不越功親幸莫與為比王隱晉書曰景王為護軍將軍作𨕖用之法舉不越功吏無私焉 後漢書曰朱祐為護軍嘗見親幸舍止於中 增追韓遂至略陽 破曹公於赤壁魏志曰夏侯淵為護軍將軍韓遂在顯親淵欲襲取之遂走淵𭣣遂軍糧追至略陽城留督將守輜重輕兵步𮪍到長離攻燒羗屯斬獲甚衆 吳志曰周瑜為中護將軍曺公入荆州劉琮舉衆降將士聞之皆恐咸曰不如迎之瑜曰不然操雖託名漢相其實漢賊也將軍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兵精足用當為漢家除殘去穢操自送死而可迎之耶瑜請得精兵三萬人進往夏口保為將軍破之遂破曺公於赤壁 㑹陶侃破郭黙 從道規討桓謙晉書曰庾亮轉䕶軍將軍鎮蕪湖後將軍郭黙據湓口以叛亮表求親征於是加征討都督會太尉陶侃討破之 宋書曰檀道濟為揚武將軍從劉道規討桓謙荀林等率厲文武所向摧破及徐道覆來逼道規親出拒戰道濟戰功居多𨗇安逺護軍 原子通上疏明帝曰微君吾弗聞善 元嗣留鎮太祖曰安可以無護軍魏志曰蔣濟字子通𨗇護軍將軍上疏諫明帝詔曰微護軍吾弗聞善言 又曰韓浩字元嗣為中護軍從太祖討張魯會降議者以浩智畧足以綏邊欲留諸軍鎮漢中太祖曰吾安可以無護軍乃與俱還其見親任如此
  護軍將軍四
  原護軍秦官漢書百官公卿表護軍將軍從秦官舍人李斯為之 武士管籥皇甫謐集曰護軍武士軍之管籥 增魏軍即退冊府元龜曰蜀劉敏為左護軍與王平俱鎮漢中魏軍襲蜀敏帥所領與平會大將軍費禕從成都至魏軍即退敏以功封雲亭侯 曺公引退又曰吳吕𫎇拜偏將軍曺公大出濡須𫎇攻破之曺公引退拜𫎇左護軍虎威將軍 梟首數千級晉書曰應詹為都督前鋒軍事護軍將軍假節都督時以王敦作逆朱雀橋南賊從竹格渡江詹擊敗之斬賊率杜發梟首數千級賊平封觀陽縣侯 擊賊數千人冊府元龜曰唐程知節為秦王府護軍武德三年以百餘𮪍擊王世充賊數千人破之 原先主以法正為護軍蜀志曰法正為護軍將軍以病卒先主為之流涕者累日 王導以趙泳為護軍晉中興書曰司徒王導以趙泳為護軍孔愉謂導曰中興以來處此官者周伯仁應思逺今誠乏才豈可以趙泳居之
  護軍將軍五
  原詩晉傅咸荅欒宏詩幷序曰安樂令欒宏太傅鉅平侯羊公辟未就而公薨後應司州之命舉秀才博文通濟之士余失和於府當換為護軍司馬賦詩見贈答之云爾鉅平作宰是貴是欽弓旌仍招嘉命胥尋鸞鳳飬儀戢翼幽林未附雅調以和韶音鉅平遐逝厲志彌深肅肅京司清風裁邁乃延群彦龍集鳳㑹亦既斯降萬里有賴聲發響應好盟傾蓋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二
<子部,類書類,御定淵鑑類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