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性命圭旨
◀上一卷 利集 下一卷▶


利集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四節口訣编辑

天人合發采藥歸壺

 
採藥歸壺圖

(內附閉任開督,聚火載金二訣)

聞之師曰:人受天地中氣以生原有真種,可以生生無窮,可以不生不滅,但人不能保守,日日消耗,卒至於亡。間知保守,又不知鍛煉火法,終不堅固,易為造化所奪。苟能保守無虧,又能以火鍛煉,至於凝結成丹,如金如玉,可以長生,可以不化。

蓋欲煉此丹,雖以藥物為主,欲采藥物,當在根本用功。何謂根本,吾身中太極是也。

天地以混混沌沌為太極,吾身以窈窈冥冥為太極。天地以此陰陽交媾而生萬物,吾身以此陰陽交媾而生大藥。大藥之生於身,與天地生物不異,總只是陰陽二氣。二施一化而玄黃相交,一稟一受而上下相接,混而為一。故曰:混沌。混沌,乃天地之郛郭窈冥,亦是大藥之胞胎也。

南華經云:至道之精,窈窈冥冥。

道德經云:窈兮冥兮,其中有精。

其精甚真,唯此真精,乃吾身中之真種子是也。以其入於混沌,故名太極,以其為一身造化之始,故名先天,以其陰陽未分,故名一氣;又名黃芽;又名玄珠;又名真鉛;又名陽精。

此精若凝結於天地之間。或為金,或為石,曆千百年而不朽。人能反身而求之,于自己陽精凝結成寶,則與天地相,為無窮金石。奚足比哉。

然此陽精不容易得。蓋人之一身徹上徹下,凡屬有形者,無非陰邪渣濁之物。故雲房真人曰:四大一身皆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

緣督子曰:一點陽精,秘在形山,不在心腎,而在乎玄關一竅。

趙中一曰:一身內外盡皆陰,莫把陽精裏面尋。

丘長春曰:陽中雖是房中得之,而非禦女之術。內非父母所生之軀,外非山林所產之寶。但著在形體上摸索皆不是,亦不可離形體而向外尋求。

若此等語何異水中撈月,鏡裏攀花,真正智過顏閔,實難強猜,是以祖師罕言之,而世人罕知之。不獨今之為然,然古人亦有難知之語。

如玉鼎真人云:五行四象坎和離,詩談分明說與伊。藥生下手功夫處,幾人會得幾人知。

紫陽真人云:此個事,世間稀,豈是等閒人得知?

杏林真人云:神氣歸根處,身心複命時,這些真孔竅,料得少人知。

伯陽真人云:一者,以掩蔽世人莫知之。一者何物也,就是那末發之中,不二之一,即前所謂先天一氣是也。

翠虛篇云:大藥須憑神氣精,采來一處結交成。丹頭只是先天氣,煉作黃芽發玉英。

複命篇云:采二儀未判之氣,奪龍虎始媾之精。閃入黃房,煆成至寶。

崇正篇云:寒淵萬丈睡驪龍,頷下藏珠炯炯紅。謹密不驚方采得,更依時日法神功。

蓋采者,以不采而采之,取者以不取而取之,在於靜定中有非動作可為也。昔黃帝遺其玄珠,使知索,使離珠索,使吃詬索,索之皆不得,乃使罔象,罔象得之。罔象者,忘形之謂也。必忘形罔象,然後先天一氣可得。

擊琅集先天吟云:一片先天號太虛,當其無事見真腴。

又云:若問先天一字無,後天方要著工夫。

何謂先天?寂然不動,窈窈冥冥,太極未判之時是也。何謂後天?感而遂通,恍恍惚惚,太極已判之時是也。

混元寶章云:寂然不動感而通,窺見陰陽造化功。信乎,寂然不動,則心與天通而造化可奪也。

翠虛篇云:莫向腎中求造化,卻煩心裏覓先天。

當其喜怒未發之時,睹聞不及之地,河海默然,山嶽藏煙,日月停景,璿璣不行,八脈歸源,呼吸俱泯,既深入於窈冥之中,竟不知天之為蓋,地之為輿,亦不知世之有人,己之有軀。少焉,三宮氣滿,機動簌鳴,則一劍鑿開混沌,兩手擘裂鴻蒙,是謂無中生有。

甯玄子詩云:不在塵勞不在山,直須求到穹冥端。何謂穹冥端?虛極靜篤之時也。心中無物為虛,念頭不起為靜。致虛而至於極,守靜而至於篤,陰陽自然交媾。陰陽一交,而陽精產矣。

故陳圖南曰:留得陽精,神仙現成。蓋陽梢日日發生,但世人不知翕聚,以致錯而為周身之氣。至人以法追攝,聚而結一黍之珠。釋氏呼為菩提,仙家名曰真種。修性者若不識這個善提子,即圓覺經所謂種性外道是也。修命者若不識這個真種子,即玉華經所謂枯坐旁門是也。

張紫陽曰:大道修之有易難也,知由我,也由天。人若不知藥生,不知採取,不知烹煉,但見其難,不見其易。誠知藥生時候,採取口訣,烹煉功夫,但見其易,不見其難。此兩者在人遇師與不遇師耳。故曰:月之圓存乎口訣,時之子妙在心傳。然時之子,卻有兩說,有個活子時,有個正子時。

昔聞尹師曰:欲求大藥為丹本,須認身中活子時。

又偈云:

因讀金丹序,方知玄牝竅。因讀入藥鏡,只知意所到。

大道有陰陽,陰陽隨動靜。靜則入窈冥,動則恍惚應。

真土分戊己,戊已不同時。已到但自然,成到有作為。

烹煉坎中鉛,配合離中汞。鉛汞結丹砂,身心方入定。

曰動靜,曰窈冥,曰真土,皆是發明活子時之口訣也云。

何謂之動靜?曰寂然不動,返本複靜坤之時也,吾則靜以待之。靜極而動,陽氣潛萌複之時也,菩則動以應之。當動而或雜之以靜,當靜而或間之以動,或助長於其先,或忘失於其後,則皆非動靜之常矣。

夫古之至人,其動也,天行其靜也。淵默當動則動,當靜則靜,自有常法。今之學者,不知丹法之動靜有常。或專主乎動,或專主乎靜。其所謂動者,乃行氣之動;其所謂靜者,乃禪定之靜。二者胥失之矣。

指玄篇不云乎:人人氣血本通流,榮衛陰陽百刻周,豈在閉門學行氣,正如頭上又安頭。曷嘗以行氣為動哉。

翠虛篇不云乎:唯此乾坤真運用,不必兀兀徒無言,無心無念頭已昏,安得凝聚成胎仙?豈以禪定為靜哉。

凡人動極而靜,自然入於窈冥。竊冥即是寐時,雖入於無天、無地、無我、無人境界,卻不涉於夢境。若一涉夢境,即有喜怒、驚恐、煩惱、悲歡、愛欲種種情況,與晝間無異,且與穹冥時無天、無地、無人、無我景絕不相似。似窈窈冥冥,唯晝間動極思靜,有此景象,若夜間睡熟,必生夢境。安得有此?晝間每有窈冥時候,人多以紛華念慮害之而求其時入窈冥者,蓋亦鮮矣。

崔公入藥鏡云: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一日之內,意到不止一次,來藥亦不止一次。張平叔所謂一粒複一粒,從微而至著是也。

大抵藥物,當以真意求之,故曰:好把真鉛著意尋。又日:恒向華池著意尋。蓋人身真意,是為真土。真土之生有時,不由感觸,自然發生,雖與中馬上一切喧鬧之地不能禁止,故曰真土。具土有二,戊已是也。土既有二,則意亦有二必矣。所謂二者,一陽一陰是也。謂之真者,無一毫強偽,若有一毫強與偽,即是用心揆度謀慮,便屬虛假,非真意也。

有此真意,真鉛方生。何謂有此真意?真鉛方生?蓋動極而靜,真意一到,則人窈冥,此意屬陰,是謂己土。陰陽交媾,正當一陽爻動之時,自覺心花發現,暖氣沖融,陰陽年交,真精自生,真精即是真鉛,所謂水鄉鉛,只一味是也。

陰陽交媾,將判未判,恍恍惚惚,乃是靜極而動,此意屬陽,是為戊土。此時真鉛微露,藥苗新嫩,此乃有物有象之時,與平旦幾希一般。撥動關戶,急忙用功採取,則窈冥所生真精方無走失。

所謂採取功夫,即達摩祖師形解訣,海蟾祖初乘訣。二訣大略相同,不外乎吸舐撮閉四宇。純陽祖師云:窈窈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結成團。正是此訣。雖則是有為之法,然非真土,一生何以施功?是非采鉛。由於真土生也,故曰真土擒真鉛。鉛升與汞配合,汞得鉛自不飛走,故曰真鉛制真汞。鉛汞既即真土,則身心自爾寂然不動,而金丹大藥結矣。

是以一時之內,自有一陽來複之機。是機也,不在冬至,不在朔旦,亦不在子時,非深達天地陰陽、而曉身中造化者,莫如活子時如是其秘也。既曰一日十二時,凡相媾處皆可為,而古仙必用半夜子陽初動之時者,何也?其時太陽正在北方,而人身氣到尾閭關,蓋與天地相應,乃可以盜天地之機,奪陰陽之妙,煉魂魄而為一,合性命而雙修。唯此時乃坤複之間,天地開闢於此時,日月合壁於此時,草木萌孽於此時,人身之陰陽交會于此時,神仙于此時而采藥,則內真外應,若合符節,乃天人合發之機,至妙至妙者也。

陳泥丸云:每當天地交合時,盜取陰陽造化機。

陰符經云;食其時,百骸埋;盜其機,萬化安。何者謂之機?天根理極,微今年初盡處時,日起頭時,此際易得,意其間難下詞。人能知此意,何事不能知?此際正是造化真機妙處。盡真機之妙者,周易也。盡周易之妙者,複卦也。盡複卦之妙者,初爻也。故曰複其見天地之心乎?

蓋此時,天地一陽來複,而吾身之天地亦然,內以採取吾身之陽,外以盜取天地之陽,則天地之陽有不悉歸於我之身中而為我之藥物乎?然而天地雖大,造化雖妙,亦不能越此發機之外矣,此感彼應理之自然。

人若知此天人合發之機,遂於中夜靜坐,凝神聚氣,收視返聽,閉塞其兌,築固靈株,一念不生,萬緣頓息。渾渾淪淪,如太極之未分;溟溟沁沁,如兩儀之未兆。湛兮!獨存如清淵之印月,寂然不動;如止水之無波,內不覺,其一身外不知其宇宙。夫亥之末,子之初,天地之陽氣至則急采之,未至則虛以待之,不敢為之先也。

屈原遠遊篇云;

道可受兮,不可傳。

其小無外兮,其大無限。母滑而魂兮,彼將自然。

一氣孔神兮,於中夜存。虛以待之兮,無為之先。

許旌陽三藥歌云:存心絕慮候晶凝。

指玄篇云:塞兌垂簾默默窺。皆是藏器待時之謂也。嗚呼!時辰若至不勞心,內自相交自結凝。八室按時須等著,一輪曦馭自騰升。豈可為之先也哉。

夫金丹大藥,孕於先天,產於後天,其妙在乎太極將判未判之間。靜已極而未至於動,陽將複而未離乎陰。斯時也,冥冥兮,如煙嵐之罩山,濛濛兮,如霧氣之籠水,霏霏兮,如冬雪之漸凝漸聚;沉沉兮,如漿水之漸碇漸清。俄頃,癢生毫竅,肢體如綿,心覺恍惚,而陽物勃然舉矣。此時陽氣通天,信至則瓊鐘一扣,玉洞雙開,時至氣化,藥產神知,地雷震動巽門開,龍向東潭踴躍來。此時玄關透露而精金出礦之時矣。

邵康節云:恍惚陰陽初變化,氤氳天地三迴旋。中間些子好光景,安得功夫入語言。

白玉蟾云:因看斗柄運周天,頓悟神仙妙訣。一點真陽生坎位,補卻離宮之缺。自古神仙,這些離坎日日無休歇。今年冬至,梅花依舊凝雪。

先聖此日閉關,不通來往,皆為群生設物。物總含生育意,正在子初亥末,造物無聲,水中火起,妙在虛危穴。如今識破,金鳥飛人蟾窟。所謂虛危穴者,即地戶禁門是也。其穴在於任督二脈中間,上通天谷,下達湧泉。故先聖有言:天門當開,地戶永閉。蓋精氣聚散常在此處,水火發端也在此處,陰陽變化也在此處,有無入也在此處,子母分胎也在此處。

翠虛篇云:有一子母分胎路,妙在尾箕斗牛女。此穴千涉最大,系人生死岸頭,故仙家名為生死窟。

參同契云:築固靈采者此也,拘束禁門者此也。

黃庭經云:閉塞命門保玉都者,此也,閉了精路可長活者此也。

益真陽初生之時,形如烈火,狀似炎風,斬關透路而出,必由此穴經過。因閉塞緊密,攻擊不開,只得驅回尾閭,連空焰起人天衢,望上奔,一撞三關,直透頂門,得與真汞配合,結成丹砂。非拘束禁門之功而誰歟。

呂組純陽文集中之口訣:

無中出有還丹象,陰裏生陽大道基。

李清庵火候歌之口訣:

極致清虛守靜篤,靜中一動陽來複。

鐘離權破迷正道歌口訣:

一點最初真種子,入得丹田萬古春。

白玉蟾方法歸一歌口訣:

一陽方動大丹成,片晌工夫造化靈。

瑩蟾子煉虛歌口訣:

虛極只虛元氣凝,靜之又靜陽來複。

劉海蟾還金篇口訣:

渺邈但撈水裏月,分明只采鏡中花。

許旌陽石涵篇記口訣:

恍惚穹冥二氣精,能生萬象合乾坤。

張紫陽悟真篇口訣:

恍惚之中尋有象,穹冥之內覓真精。

還陽子見性篇口訣:

日精若與月華合,自有真鉛出世來。

張用成悟真篇口訣:

若問其鉛何物是,蟾光終日照西川。

諸真玄奧廣集口訣:

真鉛不產五金內,生在穹冥天地先。

李道純原道歌口訣:

坎水中間一點真,急須取向離中輳。

李清庵中和集口訣:

三物混融三性合,一陽來複一陰消。

劉奉真白龍洞中之口訣:

些兒須問天根處,亥子中間得最真。

梅志仙采藥歌口訣:

陰蹺泥丸,一氣迴圈。下穿地戶,上撥天關。

石杏林口訣:

萬籟風初起,千山月三圓。急須行政生,便可運周天。

瑩蟾子口訣:

可道非常道,行動是外功。些兒真造化,恍惚穹冥中。

石得之口訣:

藥取失天氣,火尋太陽精。能知藥取火,定裏見丹成。

呂純陽口訣:

要覓長生路,除非認本元。都來一味藥,剛道數千般。

金碧經口訣:

元君始煉汞,神室含洞虛。玄白生金公,巍巍建始初。

彭鶴林口訣:

得訣歸來試煉看,龍爭虎戰片時間。九華天上人知得,一夜風雷撼萬山。

上陽子口訣:

虎之為物最難言,尋得歸來玄又玄。一陽初動癸生處,此際因名大際先。

陳泥丸口訣:

半斤真汞半斤鉛,隱在靈源太極先。須趁子時當採取,煉成金液入丹田。

呂純陽口訣:

捉得金精固定基,日魂東畔月華西。于中煉就長生藥,服了還同天地齊。

徐神翁口訣:

燦燦金華日月精,溶溶玉液乾坤髓。夜深天宇間無塵,唯有蟾光照神水。

陳默然口訣:

兌金萬寶正西成,桂魄中秋倍樣明。便好用功施採取,虛中以待一陽生。

玄奧集口訣:

一泓神水滿華池,夜夜池邊白雪飛。雪裏有人擒玉兔,趕教明月上寒枝。

陳圖南口訣:

窈冥才露一端倪,恍惚未曾分彼此。中間主宰這些兒,便是世人真種子。

陳翠虛口訣:

只取一味水中金,收拾虛無造化窟。促將百脈盡歸根,脈住氣停丹始結。

龍盲子口訣:

先天一氣號其鉛,莫信迷徒妄指傳。南北滋張緣朕兆,一靈飛走賴拘鈐。

鐘離權口訣:

塞兌垂簾寂默窺,滿空白雪亂參差。殷勤收拾無令失,貯看孤輪月上時。

薛道光口訣:

無不為之有以為,坎中有白要歸離。水源初到極清處,一點靈光人不知。

呂洞賓口訣;

奠怪瑤池消息稀,只緣人事隔天機。若人尋得水中火,有一黃童上太微。

瑩蟾子李翁口訣:

玄關欲透作工夫,妙在一陽來複。天癸方生忙下手,采處切須虔篤。

邵康節口訣:

忽然夜半一聲雷,萬戶千門次第開。若識無中含有象,許君親見伏羲來。

上陽子口訣:

元來一味坎中金,未得師傳枉用心。忽爾打開多寶藏,木非土也不成林。

陳翠虛口訣:

父精母血結胎成,尚自他形似我形。身內認吾真父母,方才捉得五行精。

陳泥丸口訣:

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記得古人詩一句,曲江之上鵲橋橫。

玄奧集中口訣:

煉丹仔細辨功夫,晝夜殷勤在藥爐。若遇一陽才起複,覺時須采老時枯。

張三峰口訣:

佛印指出虛而覺,丹陽訣破無中有。捉住元初那點真,萬古千秋身不朽。

珠玉集中口訣:

水鄉鉛,只一味,不是精神不是氣。元來即是性命根,隱在先天心坎內。

上陽子口訣:

恰恰相當絕妙奇,中秋天上月圓時。陽生急采無今緩,進火功夫要慮危。

陳泥丸口訣:

寓坎名為水火精,本是乾坤二卦成。但取坎宮點離穴,純乾便可攝飛瓊。

玄奧集口訣:

憂惚之中有至精,龍吟虎嘯最堪聽。玄珠飛趁昆侖去,晝夜河車不暫停。

薛紫賢口訣:

軋軋相從響發時,不從他得豁然知。桔槔說盡無生曲,井底泥蛇舞柘枝。

許宜平口訣:

返本還原已到乾,能升能降號飛仙。一陽生是興功日,九轉周為得道年。

陳翠虛口訣:

日烏月兔兩輪圓,根在先天採取難。月在望中能採取,天魂地魄結靈丹。

金丹撮要口訣:

一氣團成五物真,五物團成一物靈。奪得乾坤真種子,子生孫兮又生孫。

回穀子口訣:

精神氣血歸三要,南北東西其一家。天地變通飛白雪,陰陽和合產金華。

王果齋口訣:

精神氣,藥最親,以此修丹尚未真。修丹只要乾坤髓,乾坤髓即坎離仁。

陳泥丸口訣:

鉛汞相傳世所稀,朱砂為質雪為衣。朦朧只在君家舍,日日君看君不知。

李清庵口訣:

先天至理妙難窮,鉛產西方汞產東。水火二途分上下,玄關一竅在當中。

王陽明口訣:

閑觀物態皆生意,靜悟天機入穹冥。道在險夷隨地樂,心忘魚鳥自流行。

邵康書口訣:

天心複處是無心,心到無時無處尋。若謂無心便無事,水中何故卻生金。

李清庵中和集中之口訣:

煉汞烹鉛本沒時,學人當向定中推。客塵欲染心無著,天癸才生神自知。

性寂金來歸性本,精凝坎去補南離。兩般靈物交並後,陰盡陽純道可期。

李道純中和集中之口訣:

火將容易藥非遙,天癸生如大海潮。兩種汞鉛知採取,一齊物欲盡捐消。

掀翻萬有三元合,煉盡諸陰五氣朝。十月脫胎丹道畢,嬰兒形兆渴神霄。

陳楠口訣:

奪取天機妙,夜半看辰杓,一些殊露。阿誰運列稻花頭,便向此中採取。

宛如碧蓮含蕊,滴破玉池秋萬籟。風初起,明月一沙歐。

以上皆諸真得藥口義,各引數言,以便印證者。

聚火載金訣法

 
聚火載金圖

起先運南方離宮之火,以煉北方水中之金,是為以紅投黑,則凝神入坤臍而生藥。如今運北方水中之金,以制南方火中之木,是為以黑見紅,則凝神入乾頂而成丹。

故紫陽悟真篇云:

依他坤位生成體,種在乾家交感宮。

崔公入藥鏡云:產在坤,種在乾。乾居上為鼎,坤居下為爐。非猛烹極煆則藥不能出爐,非倒行逆旋則藥不能升鼎。鉛者,其性沉重之物也,若不得火,何由而飛?汞者,其性飛揚之物也,若不得鉛,何由而結?是以聚火之法最為緊要也。

何謂聚火之法?此法即達摩、海蟾二祖師吸、舐,撮、閉四字訣是也。吸者,鼻中吸氣以接先天也。舐者,舌拄上齶以迎甘露也。撮者,緊攝穀道內中提,明月輝輝頂上飛也。閉者,塞兌垂簾兼逆聽,久而神水落黃庭也。

胡翠湖云:下不閉則火不聚而金不升,上不閉則藥不凝而丹不結。是以聚火之法,乃採取烹煉之先務也。其恍恍惚惚是採取時候,猛烹極煉是採取功夫,吸、舐、撮、閉又是烹煉之的旨也。

夫採取之法,貴乎知時,不可太早,太早則藥嫩易升。亦不可太遲,太遲則藥老成質。必鉛華吐白,玄珠成象,方是採取時節。

張紫陽云:鉛遇癸生須急采,金逢望遠不堪嘗。

張三丰云:電光煉處尋真種,風信來時覓本宗。

電光煉處,則穹冥之後,恍惚之間,一陽爻動之時,珠落畢池之際。此時節用參同契拘束禁門訣,緊塞太玄,閉任開督。即忙鼓之以橐籥,吹之以巽風,煆之以猛火。火熾則水沸,水沸則駕動河車,載金上升,泥丸與真汞配合,汞得鉛降,亦不飛走。如此漸漸抽添,漸漸凝結,自然鉛日減,汞日添。久之鉛盡汞自乾,陰盡陽自純,至此則金丹大藥成矣。

煉此大藥,別無他術,只是採取先天一點祖炁,以為金丹之母耳。受之師曰:煉大梵之祖炁,飛時後之金晶,存帝一之妙相,返三素于黃庭。此是口訣中之口訣也。

學者徒知以鉛汞交結為丹,而不知採取、抽添、烹煉、火候各有次序法度。蓋採取以作其始,抽添以成其終,於中調停,全仗火候。

所以紫陽云:

縱識朱砂及黑鉛,不知火候也如閑。

朱晦翁云:

神仙不作參同契,火候工夫哪得知。

薛道光云:

聖人傳藥不傳火,從來火候少人知。莫將大道為兒戲,須其神仙仔細推。

火候之法,有文有武,不可一律齊也。靜中陽動,金離礦地,下雷轟,火逼金。此第四節之火候也。謾守藥爐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此第六節之火候也。陽文陰武無令失,進退抽添有馭持。此第五節之火候也。成性存存者,儒家之火候也。綿綿若存者,道家之火候也。不得勤、不得怠者,釋家之火候也。三月不違者,顏子之火候也。吾日三省者,曾子之火候也。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者,夏之火候也。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子思之火候也。必有事焉而無正心,勿忘而勿助長者,孟子之火候也。發憤忘食,孔子之武火也。樂以忘憂,孔子之文火也。不知老之將至云爾者,至誠無息而火候純也。火候純,大丹成,而作聖之功畢也。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五節口訣编辑

乾坤交媾去礦留金

 
乾坤交媾圖

(內附卯酉周天口訣)

予前以性命之統乎其中者而言之,乃上乘法也。予今以性命之歸乎其根者而言之,乃最上乘法也。

夫以性命之統乎其中者,此道寥寥,自鐘呂而下世鮮知矣。況乎性命之歸乎其根者耶,而世之知之者為尤鮮矣。似此竅妙之奧、性命之微,若不復語重言,則學者難於悟入。

原人自父母之生以前,本體太虛而已矣。其餘之所謂無極者乎?既而父母媾精,而後一點靈光而已矣。其餘之所謂太極者乎?而一點靈光,原從太極中來者,我之元神也。由是而氣,由是而形,唯知有此形氣已爾。美衣美食以奉養此身也,功名富貴以尊崇此身也。如此而生,如此而死,自以為得矣。而子思之所謂天命之性者,非唯不能知,亦且不願知也。而其所以不願知者,豈非孟子所謂不可以已而失其本心者乎?

若能知所以,反而求之,以複還我太虛一炁之本初,一點靈光之舊物者,非此金丹大道不可也。

然而金丹大道之秘密在性命兩字。性者,天也,常潛於鼎,故頂者,性之根也。命者,海也,常潛於臍,故臍者,命之帶也。經云:性在天邊,命在海底是也。

蓋天中之竅圓而藏性,能通於地中之竅。故其貫也則自上而下,直養而無害也。地中之竅方而藏命,能通於天中之竅,故其貫也則自下而上,直養而無害也。

孔子曰:智者,動天圓之象也。仁者,靜地方之象也。天圓者何?圓陀之義也。乃性之所寄,為命之根矣。地方者何?方寸之義也。乃命之所系,為性之根也。性命混成,實非有兩,潛天而天,潛地而地,優優洋洋,無體無方。在眼日見,在耳日聞,在鼻辨香,在口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悟者知是佛性,迷者喚作精魂。

蓋怫性者,本性也。而所謂本性者,豈非是我本來之所自有之真性歟。真性者,天命之性也。以其不落邊際,故謂之中。以其一直無妄,故謂之誠。以其與物同體,故謂之仁。以其至尊無對,故謂之獨。混淪一個,無欠無餘。及乎太極一判,兩儀始分,則輕清者騰而在上,重濁者碇而在下。於是坎宮有鉛,離官有汞,而向之所謂一物分為二,能知二者名。

這二者之名,丹經不敢漏泄,巧喻多端,萬字千名,不可勝計。如論頂中之性者,喻之曰汞也、龍也、火也、根也、日也、魂也、離也、乾也、己也、天也、君也、虛也、兔也、無也、主也、浮也、朱砂也、扶桑也、姹女也、昆侖也;如論臍中之命者,喻之曰鉛也、虎也、水也、蒂也、月也、魄也、坎也、坤也、戊也、地也、臣也、實也、烏也、有也、賓也、沉也、水銀也、華岳也、嬰兒也、曲江也。至於陰中含陽,陽中藏陰,千言萬論,不過引喻二者之名耳。

故元皇訣曰:鉛汞鼎中居,煉成無價珠。都來兩個字,了盡萬家書。

鐘離翁曰:除卻汞鉛兩味藥,其他都是誑愚迷。

高象先曰:夢謁西華到九天,真人授我指玄篇。其中簡易無多子,只要教人煉汞鉛。

馬丹陽曰:鉛汞是水火,水火是龍虎,龍虎是神氣,神氣是性命。

總來只是這兩個字,兩個字只是一個理。故盲修者岐而二之,若真修者合而一之。合一者,煉炁而凝神,盡性而至命,烹鉛而幹汞,取坎而填離。

蓋離中靈物號曰流珠,寓神則營營而亂,寓精則持盈而難保。所以葛仙翁作流珠歌歎其難馭而易失也。豈不觀魏伯陽云乎:太陽流珠,常欲去人,卒得金華,轉而相因。又曰:河上姹女,靈而最神,將欲制之,黃芽為根。曰金華,曰黃芽,皆指真鉛而言,真鉛者,乃太陰之精也。曰流珠,曰姹女,皆指靈汞而言,靈汞者,太陽之氣也。

然此靈汞,其唯猛烈,見火則飛走無蹤,不得真鉛,何以制伏?故紫陽曰:要者須制伏覓金公。金公者,鉛字也。蓋鉛自曲江而來,穿夾脊、徹玉京,斡旋沂流直上泥丸。雖名抽鉛添汞,實是還精補腦。

翠虛篇云:

天有七星地七寶,人有七竅權歸腦。

太古集云:

金丹運至泥丸穴,名姓先將記玉都。

法寶遺珠云:

識得本來真面目,始知生死在泥丸。

黃庭經云:

泥丸百節皆有神。

又云:

腦神精根字泥丸。

又云:

一面之神宗泥丸,泥丸九真皆有房。方圓一寸處此中,但思一部壽無窮。

所謂方圓一寸者,即釋迦摩頂受記之處也。此處乃玄中之玄,天中之天。郁羅蕭台,玉山上京。腦血之瓊房,魂精之玉室,百靈之命宅,津液之山源。此正在兩耳交通之穴,前明堂後,玉枕上,華蓋下,絳宮北極太淵之中,乃真一元神所居之室也。

昔黃帝上峨嵋山,見天真皇人於玉堂,請問真一之道。皇人曰:此道家之至重其經,上帝秘在昆侖五城之內。藏以玉函,刻以金紮,封以紫泥,印以中章。吾聞之精云:在北極太淵之中,前有明堂,後有玉枕。上有華蓋,下有絳宮。巍巍華蓋,金樓穹窿。左罡右魁,激波揚空。紫芝被崖,朱草朦朧。白玉嵯峨,日月垂光。曆火過水,經玄涉黃。城門交錯,帷帳琳琅。龍虎烈衛,神人在旁。不施不與,一安其所。不遲不疾,一安其室。能暇能預,一乃不去。守一存真,一乃通神。少欲約食,一乃留息。白刃臨頭,思一得生。知一不難,難在於終。守之不失,可以無窮。此真一秘旨之略也。

故道德經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穀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王侯得—以為天下。貞所謂神以知來,知以藏往也。所謂大而化之之謂聖,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也。分之為二,陰陽之根底也。分之為五,五行之樞紐也。又分為八,八八六十四而為河圖之數也。又分為九,九九八十一而為洛書之數也。又散之為萬,生生化化萬物之綱維也。

羲文得其一,而周易興焉;禹箕得其一,而洪範疇焉;周茂叔得其一,而太極圖焉;邵堯夫得其一,而經世作焉;老子得其一,而萬事畢焉;釋迦得其一,而萬法歸焉。歸根者,歸此也。複命者,複此也。

西升經曰:人能守一,一亦守人。思一至饑,一與之糧。思一至渴,一與之漿。

靈樞經曰:天穀元神,守之自真。

又曰:子欲長生,抱一當明。

又曰:抱一守真,神自通靈。

人能握神守一于本宮,則真炁自升、真息自定、真精自朝、靈苗自長、天門自開、元神自現。頂竅開而竅竅齊開,元神居而神神聽命。神既居其竅而不散,則人安得而死乎?即黃庭經所謂,子欲不死,修昆侖是也。

故丘處機云:

久視昆侖守真一,守得摩尼圓又赤。清虛浩曠陀羅門,萬佛千仙從此出。

還元篇云:

悟道顯然明廓落,閑閑端坐運天關。

此是根本功夫,頭腦學間,撥天關之手段,脫死籍之靈章。此道上蒼所秘,古今仙佛皆不敢明言。真所謂千人萬人中一人兩人知者也。玄哉!玄哉!更有言不盡的口訣。

再一叮嚀,當其真鉛入鼎之時,須要驅除雜念,奮速精神,口視頂門,用志不分,霎時龍虎交戰,造化爭弛,雷轟電掣,撼動乾坤,百脈悚然,九宮透徹,金晶灌頂,銀浪沖天。

紫陽所謂:以黑而變紅,一鼎雲氣濃。少頃玉鼎湯溫,金爐火散,黃芽遍地,白雪漫天,夫唱妻隨,龍吟虎嘯,陰戀陽魂,陽抱陰魄,鉛精汞髓,凝結如珠。

玉蟾所謂:夫婦老相逢,恩情自留戀,此際玄珠成,象礦去金存。而一點金液複落于黃庭舊處矣。

斯時也,溶溶然如山雲之騰太虛,霏霏然似膏雨之遍原野,淫淫然若春雨之滿澤,液液然像河水之將釋。百脈衝和而暢乎四體,真個是拍拍滿懷都是春也。見此效驗,急行卯酉周天,進陽火,退陰符,使東西會合,南北混融,則四象五行攢族一鼎,混有靈于天穀,理五氣於泥丸也。

高象先云:

玄珠飛到昆侖上,子若求之憑罔象。

河東歌云:

兩物擒來共一爐,一泓神水結真酥。

指玄篇云:

必知會合東西路,切在沖和上下田。

陳泥丸云:

白虎自茲相見後,流珠哪肯不相從。

段真人云:

四象五行攢族處,乾坤日月自然歸。

漸悟集云:

因燒丹藥火焰下,故使黃河水逆流。

純粹吟云:

子午爐前分進退,乾坤鼎內列浮沉。

玄奧集云:

金消木性相交合,黑汞結鉛自感通。

雲房真人云:

驅回斗柄玄關理,斡轉天關萬象通。片響龍虎頻鬥罷,二物相交頃刻中。

指玄篇云:

奔歸氣海名朱驥,飛入泥丸是白鴉。昨夜虎龍爭戰罷,雪中微見月鉤斜。

醒眼詩云:

木金間隔各西東,雲起龍吟虎嘯風。二物寥寥天地回,幸因戊己會雌雄。

陳泥丸云:

子時氣到尾閭關,夾脊河東透甑山。一顆水晶入爐內,赤龍舍汞上泥丸。

翠虛篇云:

醉倒酣眠夢熟時,滿船載寶進曹溪。一方識破丹基後,放去收來總是伊。

古仙歌云:

水銀一味是仙藥,從上傳流伏火難。若遇河東成紫粉,粉霜一吐化金丹。

玄奧集云:

移將北斗過南辰,兩手雙擎日月輪。飛赴昆侖山上出,須臾化作一天雲。

陰長生云:

夜深龍吟虎嘯時,急駕河東無暫歇。飛精運上昆侖頂,進火玉爐烹似雪。

張元化云:

沂流一直上蓬萊,散在甘泉潤九垓。從此丹田沾潤澤,黃芽遍地一齊開。

原道歌云:

妙運丹田須上下,須知一體合西東。幾回笑指昆山上,夾脊分明有路通。

玄奧集云:

獨步昆侖望穹冥,龍吟虎嘯甚分明。玉池常滴陰陽髓,金帛時烹日月精。

群仙珠玉云:

一點丹陽事回別,須向坎中求赤血。捉來離位制陰精,配合調和有時節。

金丹集云:

河東搬運上昆山,不動纖毫到玉關。妙在八門牢閉鎖,陰陽一氣自迴圈。

無一歌云:

此到一複忘一可,可與元化同出沒。設若執一不能忘,大似癡貓守空窟。

白玉蟾云:

汞心煉神赤龍性,鉛身凝氣白虎命。內外渾無一點陰,萬象光中玉清鏡。

純陽文集云:

盜得乾坤祖,陰陽是本宗。天魂生白虎,地魄產青龍。

運寶泥丸住,搬精入上宮。有人明此法,萬載貌如童。

抱一子顯道圖云:

造道原來本不難,工夫只在定中間。陰陽上下常升降,金水周流自返還。

紫府青龍交白虎,玄宮地軸合天關。雲收雨散神胎就,男子生兒不等閒。

玄奧集云:

要識玄關端的處,兒女笑指最高峰。

最高峰,秀且奇,彼岸濛濛生紫芝。

只此便是長生藥,無限修行人不知。

許宣平玄珠歌云:

天上日頭地下轉,海底蟬娟天上飛。乾坤日月本不運,皆因斗柄轉其機。

人心若與天心合,顛倒陰陽只片時。龍虎戰罷三田靜,拾起玄珠種在泥。

群仙珠玉歌云:

鉛思汞,汞思鉛,奪得乾坤造化權。性命都來兩個字,隱在丹經千萬篇。

卯酉周天口訣

 
周天璇璣圖

前段乾坤交媾,收外藥也。此段卯酉周天,收內藥也。外交媾者,後上前下,一升一降也。內交媾者,左旋右轉,一起一伏也。兩者迴圈,狀似璿璣。

故魏伯陽云:循據璿璣,升降上下,周流六爻,難以察睹。世人只知有乾坤交媾,而不知卯酉周天,是猶有車而無輪,有舟而無舵,欲望遠載,其可得乎?

故還元篇云:輪回玉兔與金烏,道在人身人自迷,滿目盡知調水火,到頭幾個識東西。東者,水性也。西者,金情也。一物分二,間隔東西。今得斗柄之機幹旋,則木性愛金,金情戀木,兩相交結,而金木交並矣。金本交並,方成水火全功。丹經謂之和合四象者此也。

故張全一鉛火秘訣云:

大藥之生有時節,亥末子初正半夜。精神相媾合光華,恍恍惚惚生明月。

媾罷流下噴泡然,一陽來複休輕泄。急須閉在太玄關,火逼藥過尾閭穴。

采時用目守泥丸,垂下左上且凝歇。謂之瞻理腦升玄,右邊放下複起折。

六六數畢藥生乾,陽極陰生往右遷。須開關門以退火,目光下矚守坤田。

右上左下方凝住,三八數了一周天。此是天然真火候,自然升降自抽添。

也無弦望與晦朔,也無沐浴共長篇。異各剪除譬喻掃,只斯兩句是真詮。

其法在乾坤交媾後行之,則所結金丹不致耗散也。先以法器頂住太玄關口,次以行氣主宰下照坤臍。良久,徐徐從左上照乾頂。少停,從右降下坤臍。是為一度。又從坤臍而升上乾頂,又從乾頂而降下坤臍。如此三十六轉,是為進陽火。三十六度畢,並關以退火,亦用下照坤臍,從右上至乾頂,左邊放下坤臍,是為一度。如此二十四轉,是為退陰符。二十四度畢。

故張紫陽云:

鬥極建四時,八節無不煩。鬥極實兀然,魁杓自移動。

只要兩眼皎,上下交相送。須向靜中行,莫向忙裏送。

所以用兩眼皎者,何也?蓋眼者,陽竅也。人之一身皆屬陰,唯有這點陽耳。我以這一點之陽,從下至上,從左至右,轉而又轉,戰退群陰,則陽道日長,陰道日消。

故易曰: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又能使真氣上下迴圈,如天河之流轉,其眼之功可謂大矣。

蓋人初結胎時,天一生水,先生黑睛,而有瞳仁屬腎,地二生火,而有兩皆屬心。天三生木,而有黑珠屬肝;地四生金,而有白珠屬肺;天五生土,而有上下胞胎屬脾。由此觀之,則五臟精華皆發於目也。

因師指竅之後,見婦人小產,半馬落胎,並抱雞之蛋,俱先生雙目而臟腑皆未成形。予始知目乃先天之靈,元神所遊之宅也。

皇極經世書云:天之神,棲於日;人之神,發於目。大矣哉!人之神發於目也。生身處,此物先天地生;沒身處,此物先天地沒。水、火,木、金、上之五行,攢簇於此,肝、心、脾、肺、腎之五臟,鐘靈於此,唾、涕、精、津、氣、血、液之七物,結秀於此。其大也,天地可容,其小也,纖毫不納。茲非吾一身中之大寶也歟。

內指通玄訣云:

含光便是生長藥,變骨成金上品仙。

上陽子云:

玄微妙訣無多吉,只在眼前人不顧。

崇正篇云:

搬運有功連晝夜,斡旋至妙體璿璣。

火候歌云:

欲透玄玄須謹獨,謹獨工夫機在目。

陳泥丸云:

真陰真陽是其道,只在眼前何遠詞。

薛道光云:

分明只在眼睛前,自是時人不見天。

劉海蟾云:

下降上升循殼軸,左旋右複合樞機。

王子真云:

昨宵姹女啟靈扉,窺見神仙會紫微。北斗南辰前後布,兩輪日月往來飛。

蕭紫虛云:

如龍養珠常自顧,如雞孵卵常自抱。金液還丹在眼前,迷者多而悟者少。

陳翠虛云:

不是燈光日月星,藥靈自有異常明。垂簾久視光明處,一顆堂堂現本真。

翠虛篇云:

莫謂金丹事等閒,切須勤若力攢研。殷勤好與師資論,不在他途在目前。

玄坤集云:

青牛人去幾多年,此道分明在目前。欲識目前真的處,一堂風冷月蟬娟。

陳泥丸云:

大道分明在眼前,時人不會娛歸泉。黃芽本是乾坤氣,神水根基與汞連。

玄學統宗云:

幾回抖搜上昆侖,運動璿璣造化分。晝夜周而還複始,嬰兒從此命常存。

觀吾判感歌云:

這骨董,大奧妙,妙在常有觀其竅。此竅分明在目前,下士聞之即大笑。

金丹賦云:

呼龍虎吸,魂吞魄吐。南北交媾於水火,卯酉輪還於子午。

總括乾坤之策,優遊變化之主。母子包羅于匡廊,育養因依於鼎釜。

郡仙珠玉山云:

覺中覺了悟中悟,一點靈光無遮護。放開烈焰照娑婆,法界縱橫獨顯露。

這些消息甚幽微,木人遙指白雲歸。此個玄關口難說,目前見得便忘機。

南穀子云:

至道不遠兮,恒在目前竅。竊天地之機兮,修成仙胎。

純陽子云:

有人問我修行法,遙指天邊日月輪。

以上諸仙雅言,皆發明行氣主宰之義也。

蓋此節工夫與第四節同是一理,承上接下,端如貫珠,採取藥物於曲江之下,聚火開之而上升於乾,乾坤交媾於九宮之上,周天運之而凝結於鼎。

張紫陽云:

都來片餉工夫,永保無窮逸樂。

輕清者凝於泥丸,重濁者流歸氣穴。逐日如此此抽添,如此交媾,汞漸多,鉛漸少,久則鉛將盡,汞亦幹,結成一顆摩尼,是為金液大還丹也。

故馬宜甫云:

收得水中金,采得菩提子。運得昆侖風,長壽無生死。

蓋坎中之鉛,原是父之真精;離中之汞,原是母之真血。始因乾體一破,二物遂分兩弦。是以常人日離日分,分盡而死。所以至人法乾坤之體,效坎離之用,奪神功,改天命,求坎中之鉛,制離中之汞,取坎中之陽,填離中之汞。陰盡陽純,複成乾元本體。

故張紫陽云:

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官腹內陰。自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六節口訣编辑

靈丹入鼎長養聖胎

 
靈丹入鼎圖

(內附火侯)

原初那點精金渾然在礦,因火所逼,遂上乾宮,漸采漸積,以烹以熔,損之又損,煉之又煉,直至煙消火滅,礦盡金純,方才成此一粒龍虎金丹。圓陀陀,活潑潑,如露如電,非霧非煙,輝煌閃爍,光耀昆侖。放則迸開天地竅,歸兮隱人翠微宮。

此時藥也不生,輪也不轉,液也不降,火也不炎。五氣皆朝于上陽,三華俱聚於乾頂。陽純陰剝,丹熟珠靈。

紫陽翁曰:

群陰剝盡丹成熟,跳出樊籠壽萬年。

是以唐宋屍解諸仙多於此處分路,隨意生身,出沒自由,不肯於百尺竿頭而再進一步。故有七趣之譏,落空之誚。蓋為不知重立我之性命,再造我之乾坤,變種性為佛性,化識神為元神,自造自化之妙也。

若命宗人不知所以自為造化,就是枯坐旁門,而道非其道也。若性宗人不知所以自為造化,就是頑空外道,而釋非其釋也。

此法乃仙真佛祖之所深秘,即自從金元以來而學道之人少有知之者。獨吾師尹公曰:鼎中有寶非真寶,重結靈胎是聖胎。

然而珠在昆侖,何由得下而結聖胎?必假神廬,竊靈陽真氣以催之。太陽真火以逼之,催逼既久,則靈丹應時脫落,吞入口中,化為金液,而直射于丹房之內,霎時雲騰雨施,電掣雷轟,鏖戰片餉之間,銷盡一身陰渣,則百靈如輻之輳殼,七寶若水之朝宗,皆聚於此矣。

昔無上元君謂老子曰:

神丹入口壽無窮也。

故老子修之是為道祖。

許宣平曰:

神居竅而千智生,丹入鼎而萬種化。

陳虛白曰:

我初凝結聖胎時,百脈俱停氣不馳。

施肩吾曰:

天人同一氣,彼此感而通。

陽自空中來,抱我主人翁。

然我既得靈丹入鼎矣,而內外交修,煉之而複煉之,而必至於天地合德,則太虛中自然有一點真陽以與我之靈丹合而為一。蓋吾身之靈感天地之靈,則內真外應,渾然混合。

金碧經云:磁石吸鐵,隔礙潛通。大同此意。這段功夫全以至靜為主。

老子云: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當其兩陽乍合,聖胎初凝,必須常常覺照,緊緊護持。如小龍之乍養珠,似幼女之初懷孕。牢關神室,不可使之滲漏。

故太白真人曰:固濟能不泄,變化在須臾。更于一切時中,四威儀內,時時照顧,念念在茲,混混沌沌,如在母胞,終日如愚而不違,不久須臾間斷也。

葛仙翁云:

息息歸中無間斷,天真胎裏自凝堅。

張用成云:

一粒靈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石得之云:

將來掌上霞光燦,吞入腹中宮殿新。

趙緣督云:

神丹飛落黃金室,嬰兒降生極樂國。

呂純陽云:

刀主餌了丹書降,跳出塵籠上九天。

朱文公云:

刀圭一入口,白日生羽翰。

李清庵云:

一顆寶珠吞入腹,作個全真仙眷屬。

陳希夷云:

邈無蹤跡歸丹房,潛有機關結聖胎。

薛紫賢云:

四象包含歸戊己,辛勤十月產嬰孩。

悟真篇云:

果生枝上終期熟,子在胞中豈有殊。

醉中吟云:

寶珠笑舞辭天穀,才脫胞胎又入胎。

張紫陽云:

嬰兒是一含真炁,十月胎圓入聖基。

呂純陽云:

天生一物變三才,交感陰陽結聖胎。

白玉蟾云:

雞能抱卵心常聽,蟬到成形殼始分。

俞石澗云:

虎嘯一聲龍出窟,鸞飛鳳舞入金城。

群仙珠玉云:

一粒餐兮天地壽,死生生死不相干。

張紫陽云:

相吞相咽卻相親,始覺男兒有孕身。

鐘離翁云:

胎內嬰兒就,勤加溫養功。時時照丹房,刻刻守黃中。

陳泥丸云:

男兒懷孕是胎仙,只為蟾光夜夜圓。奪得天機真造化,身中自有玉清天。

陳抱一云:

大道無私感即來,神仙此語豈虛哉。苟非著意求鉛汞,爭悟天機結聖胎。

玄奧集云:

閬苑蟠桃自熟時,摘來服餌莫教遲。幾回下手潛偷處,無限神仙總不知。

龍眉子云:

形如雀卵團團大,間似驪珠珠珠圓。龍子脫胎吞入口,此身已證陸行仙。

紫虛真人云:

初煉還丹須入室,婦人懷孕更無殊。聖胎凝結圓成後,出入行藏豈有拘。

白紫清云:

和將戊己作丹妒,煉得紅丸化玉酥。慢守火符三百日,產成一顆夜明珠。

張真人贈白龍洞主歌云:

從此根苗漸長成,隨時灌溉抱真精。十月脫胎存入口,不覺凡身已有靈。

白玉蟾云:

怪事教人笑幾回,男兒今也會懷胎。自家精血自交媾,身裏夫妻是妙哉。

黃元吉云:

鼎內金丹燦爛光,無由摘爾到黃房。忽然夜半天風便,吹送靈兒歸故鄉。

陳翠虛云:

道要無中養就兒,個中別有真端的。都緣簡易妙天機,散在丹書不肯泄。

王重陽云:

閑中偶爾到天臺。忽見霞光五色開。想是金丹初變化,取歸鼎內結嬰孩。

上陽子云:

玉皇若也問丹材,偃月爐中取下來。馳騁英雄吞一粒,男兒懷了一年胎。

陳致虛云:

饑餐渴飲困來眠,一道分明體自然。十月聖胎完就了,一聲霹靂出丹山。

至於釋教教人亦不外此。如楞嚴經曰:行如佛同受佛氣,分如中陰身自求。父母陰信冥通入,如來種名生貴住。既遊道胎,親奉覺乳,如胎已成人相。不缺名方,便具足住。容貌如佛,心相亦同。名正心住,身心合成,日益增長,名不退住,十身靈相,一時具足,名童真住。形成出胎,親為佛子,名法王子住。表以成人,如國大王,以諸國事分委太子,彼刹利王。世子長成,陳列灌頂,名灌頂住。夫入如來種者,以種性而為如來之種子,以自造化如來也。故曰道胎,又曰覺乳,其與婦人之乳兒,玄門之胎仙,亦何以異?及至形成出貽,親為佛子,豈不是真人出現,大神通從此,天仙可相賀耶?

蓋丹書梵典,皆有次序口訣,但人不知。而驀直看過去了正,是珠在路旁人不拾。惜哉!予今略摘此數條表而出之,以引古之是而證今之非也。

火候

 
火候崇正圖

火候最秘,聖人不傳,令則露之。藥非火不產,藥熟則火化矣。火非藥不生,火到則丹成矣。且火候之奧,非可一概而論。

故未得丹時,須借武火以凝之,既得丹時,須藉文火以養之。文火者。結實之火也。其養之法,節其寒溫消息是也。

故參同契曰:候視加謹慎,審察辨寒溫。審其火之未燃也,須藉巽風以吹之。察其火之既燃也,須資神水以活之。若太過,則損之;若不及,則益之,俾得中和而無火燥、火寒之病矣。

蓋火之寒燥,全在意念上發端。

陳虛白曰:念不可起,念起則火燥;意不可散,意散則火冷。唯只要一念不起,一意不散,含光默然,真息綿綿,圓明覺照,常自惺惺,此長養聖胎之真火候也。

故白玉蟾曰:

采藥物於不動之中,行火候于無為之內。

張三峰曰:

以默以柔存火性,勿忘勿助養靈胎。

劉海蟾曰:

兀兀無為融至寶,微微文文養潛龍。

張紫陽曰:

自有天然真火育,不須柴炭及吹噓。

又曰:

謾守藥爐著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

此四翁乃列仙中之錚錚者,皆以天然真火、自然妙用而成無上至真之道。又何嘗用卦爻斤兩,年月日時哉?

今時之人,錯會仙師本意,泥象執文,認指為月,而必欲推算卦體之策數,求合卦書之陰陽。吾恐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倏然疲斃,而不知其歸處。

豈不見張平敘云:

此中得意須忘象,若究群爻謾役情。

高象先云:

晝夜屯蒙法自然,焉用孜孜看火侯。

陳沖素云:

火雖有侯不須時,些子機關我自知。

彭真一云:

從來真火無形象,不得師傳亦大難。

蕭子虛云:

藥物調和,悟者甚易。火候消息,行之恐難。

一十月功夫存杳杳綿綿之息,三萬年氣數在來來往往之間。所以養丹田之寶,此寶常在在丹鼎之珠。此珠複還,駕動河車。離塵世尾閭之海,移居天穀上昆侖蓬島之山。前數句謂成丹之時脫胎而入日,末一句謂功成之後脫胎而出殼,中間兩句謂溫養子珠,長養聖胎。

張三峰曰:

年月日時空有著,卦爻斤兩亦支離。若存會得綿綿意,正是勿忘勿助時。

白紫清曰:流俗淺識。未學凡夫豈知元始天尊與天仙地仙,日日采藥物而不停,藥物愈采而無窮也。又豈知山河大地與蠢動含靈,時時行火候而無暫助,火候愈行而不歇也。神凝則精氣聚而百寶結者,結胎之藥物也。真息往來而未嘗少有間斷者,溫養之火候也。

陳虛白曰:火候之要,尤當以真息求之。

丘長春曰:一念不離方寸是真空。此養胎之真火也。夫真火者,我之神也,而與天地之神、虛空之神同其神也。真候者,我之息也,而與天地之息、虛空之息同其息也。

左元放曰:

火候無為合自然,自然真火養胎仙。但存神息居丹扃,調變先天接後天。

王重陽曰:

聖胎既凝,養以文火。安神定息,任其自如。

此以神感,彼以神應。天機妙用,自然而然。

予於是而知神息者,火候也。而孟子之所謂勿忘勿助、老氏之所謂綿綿若存、釋氏之所謂不得勤不得怠者,是皆神息之自然火候之微旨也。

故曰:

神仙不肯分明說,說得分明笑殺人。

 
長養聖胎圖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