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性命圭旨
◀上一卷 貞集 全書終


貞集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七節口訣编辑

嬰兒現身出離苦海

(內附真空煉形法則)

前面火候已足,聖胎已圓,若果之必熟,兒之必生,彌曆十月,脫出其胞。

釋氏以此謂之法身,又曰實相。玄門以此謂之赤子,又曰嬰兒。嬰兒當移胎換鼎之時,躍然而出,潛居氣穴之間,又重開一混沌也。

蓋此穴原是神仙長胎住息之鄉,赤子安身立命之處。因是熟境,順路而歸。嬰兒既宴坐靜室,安處道場,須藏以玄玄,守以默默。始則藉坤母黃芽以育之,繼則聚天地生意以哺之。此願彼應,發邇見遠。其中自呼自息,自闔自開,自動自靜,自由自在,若神仙逍遙于無何鄉,似如來禪定於寂滅海。

到此大安樂處,仍須密守關元,無令外緣六塵魔賊所侵,內結煩惱,奸臣所亂。若坐若臥,常施瑩淨之功。時止時行,廣運修持之力。遂得六門不漏,一道常通,真體如如,永固丹基者矣。日夕如此衛護,如此保顧,如龍養珠,如母育子,不可頃刻暫忘,刹那失照。

鐘離翁曰:

孩兒幼小未成人,須藉坤娘養育恩。

又曰:

已證無為自在心,更須溫養保全真。

李清庵曰:

丹從不煉煉中煉,道向無為為處為。息念息緣調祖炁,忘聞忘見養嬰兒。

呂純陽曰:

腹內嬰兒養已成,且居塵世暫娛情。無端措大剛饒舌,卻入白雲深處行。

 
嬰兒現形圖

蓋溫養育嬰乃作仙之一大事,若養育失調,嬰兒就有棄殼離巢之變。此時著實提防,不可輕縱出去,則一出而迷途,遂失舍而無歸。

故白玉蟾有重整釣魚杆,再斫秋筠節之歎。

上陽子云:

既達返還九與七,此即木金三五一。炁全神壯換胎時,照護嬰兒休遠出。

防護之訣,密固三要為緊。

參同契曰:

耳目口三寶,閉塞勿發通。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

其法是以眼觀眼,以耳聽耳,以鼻調鼻,以口緘口,潛藏飛躍,在正一心。則外無聲色臭味之牽,內無意必固我之累。自然方寸虛明,萬緣澄寂,而我本來赤子怡怡然安處其中矣。

雖然外固三要,尤要內遣三害。三害者,邪念、煩惱、嗔恚是也。故道覺禪師曰:修此戒定慧,斷彼嗅貪癡。蓋貪癡易於制伏,唯有嗔毒難降。

聖胎訣云:嗔恚之火一燃,胎真去如奔馬。直待火滅煙消,方才歸於廬舍。

宋儒亦曰:忿火不懲,必有燎原之患,欲水不窒,豈無潰川之災?

圓覺道場修證儀云:一念嗔起,具八方障門,今欲去嗔之法,唯宗老子之日損、周易之懲忿、世尊之覺照。

高憎妙普曰:嗔火正燃時,我以覺照之。猶如湯消冰,了了無分別。緣此嗔火非實有體,皆從無名而來。

猶寶積經偈云:如鑽木出火,要假眾緣力。若緣不和合,火終不得生。是不悅意生,畢竟無所有。知聲性空故,嗔也不復生。嗔不在於聲,亦不身中住。因緣和合起,離緣緣不生。如因乳等緣,和合生酥酪。嗔目性無起,因於粗惡事。愚者不能了,熱惱自燒燃。應當如是知,究竟無所有。嗔性本寂靜,但有於假名,嗔恚即實際。以依真如起,了知如法界。是名嗔三昧。

寶積經又云:求自然智破無名殼,則無名變成慧炬,而嗔火化作心燈,嗔之一毒既消,八萬四千煩惱亦滅。

佛經云:諸魔平等,煩惱為先。

又云:現住菩薩魔,煩惱無所有。

文云:智者于苦樂,不動如虛空。善觀察煩惱,我我所俱離。

又云:無障大悲,觀諸眾生,所有煩惱皆從虛假妄想而失。知諸煩惱,體性自離。如是隨覺,即是菩提。煩惱之性,即菩提性。

又云:煩惱境是佛境界,觀煩惱性空是正修行。

又云:欲除煩惱,當行正念。

四祖亦云:一切煩惱業障,本來空寂。

細觀佛祖經旨大概,謂煩惱性空勿為窒礙,觀如夢幻,不用介懷。設使觸景情動,如回應聲,既應即止。若此,則煩惱塵勞不待斷而自滅,胎真赤子弗假修而自靈。

又有經云:

以智慧劍破煩惱賊,以智慧刀裂煩惱綱,以智慧火燒煩惱薪。

僧圓照云:

對治煩惱魔,清淨常歡喜。

龐居士云:

諦現四大本空,煩惱何處安腳。

晁文元云:

身同夢幻非真有,事比風雲不久留。既能洞達須剛斷,煩惱魔空過即休。

張紫陽云:

可謂道高龍虎伏,堪言德重鬼神飲。已知壽永齊天地,煩惱無由更上心。

六祖壇經云: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

故纓珞經云:佛言我從本來不得一法,究竟定意,始知所謂無念。若得無念者,觀一切法,悉皆無形,因此得成無上正真之道。

又云:世人不能成道而脫生死者,良由妄念為輪回種子耳。

蓋妄念起處,即是生災。妄念息處,即是真元。故玄門以止念為本,釋教以無念為宗。

無念者,為無邪念,非無正念。念有念無即名邪念,不念有無助名正念。念善念惡即名邪念,不念善惡即名正念。乃至苦樂、生滅、取捨、冤親、憎愛,井名邪念,不念苦樂等是名正念。但事來不受一切處,無心即是無念也。無念之念,謂之正念。

佛經云:善男子我等住於無念法中,得如是金色三十二相,放大光明,照無餘世界。

高峰禪師云:

慈氏受一生成佛之功,不出一念無生性海。

智常禪師云:

真如無念。非念法能階實相,無生豈生心。能至無念念者,即念真如;無生生者,生乎實相。

李之才云:

念之天理則明月之當空,念之人欲則浮雲之蔽日。

寒山子云:

旋乾倒岳鎮常靜,一念萬年永不移。

天隱子云:

不睹不聞存覺性,無思無念養胎仙。

寶積經中所說菩薩安住無所住之念,非憶非忘所安住念,即名法界。是知從上若佛、若祖、若聖、若仙,皆因冥心息念而得妙道。

故尚書曰:唯狂克念作聖,然克念之功須要躬行實踐,方有進步。不然,一片太虛,途路甚遠,少一步定是到不得。

昔人所謂工夫不到不方圓,工夫若做到極,則處自然入於無念。既得無念真常,則玄竅嬰兒寂寂然而無撓擾之患矣。

劉虛穀云:

大功欲就三千日,妙用無虧十二時。

陳朝元云:

含養胞胎須十月,育嬰乳哺要千朝。

泥丸翁云:

片響工夫修便現,老成須是過三年。

三年功夫已完,溫養事畢。即悟真所謂,一霎火焰飛,真人自出現。真人既現,必出太玄而升天穀,再加冥心滅盡之功,則有通靈變化之妙。

劉海蟾曰:

卦行火侯周天畢,孕個嬰兒鎮下田。霹靂一聲從地起,乾戶肇開光萬里。翻身推出太玄關,這回方是真仙子。

真空煉形法則

 
真空煉形圖

普照怫心曰:

異端有白我其觀,卻歎人從甕裏盤。最上一乘含蓄遠,好從玄竅覓天寬。

蓋真空煉形之法,譬喻運甕相似。若處甕內,焉能運之,必也處於甕外。身處甕外者,即釋氏所謂外其身而虛空之是也。

故老子曰:

外其身而身修,忘其形而形存。

薛道光曰:

若人空此幻化身,親授聖師真規則。

張全一曰:

太虛是我,先空其身。其身既空,天地亦空。

天地既空,太空亦空。空無所空,乃是真空。

清靜經曰: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視其形,形無其形。形無其形者,身空也;心無其心者,心空也。心空無礙,則神愈煉而愈靈;身空無礙,則形愈煉而愈清。直煉到形與神而相涵,身與心而為一,方才是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者也。

古仙曰:形以道全,命以術延。此術是竅無涯之元炁,續有限之形軀。無涯之元炁,是天地陰陽長生真精靈父聖母之炁也。有限之形軀,是陰陽短促濁亂凡父凡母之氣也。故以真父母之炁變化凡父母之身為純陽真精之形,則與天地同壽也。

按孫陀羅尊者云:世尊教我觀鼻端白,我初諦觀,經三七日,見鼻中氣出入如煙,身心內明,圓洞世界,遍成虛淨,猶如硫璃煙相漸消,鼻息成白,心開漏盡,諸出入息化為光照,照十方界,得阿羅漢。

朱元晦云:

鼻端有白,我其觀之。

莫認真云:

平生姿韻愛風流,幾笑時人向外求。萬別千差無覓處,得來原在鼻尖頭。

夫人未生之先,一呼一吸,氣通於母。人之既生之後,一呼一吸,氣通於天。天人一氣,聯屬流通,相吞相吐,如扯鋸焉。天與之我,能取之得其氣,氣盛而生也。天與之天,複取之失其氣,氣絕而死也。

故聖人觀天之道,抉天之行,每於義馭未升,腸谷之時,凝神靜坐,虛以待之,內含意念,外舍萬緣,頓忘天地,粉碎形骸。自然太虛中有一點如露如電之陽,勃勃然,入玄門,透長穀,而境上泥丸,化為甘霖而降於五內。我即鼓動巽風以應之,使其驅逐三關九竅之邪,掃蕩五臟六腑之垢,焚身煉質,煆滓銷霾,抽盡穢濁之軀,變換純陽之體。累積長久,化形而仙。

陳翠虛曰:

透體金光骨髓香,金筋玉骨盡純陽。煉教赤血流為白,陰氣消磨身自康。

丘長春曰:

但能息息常相顧,換盡形骸玉液流。

張紫瓊曰:

天人一氣本來同,為有形骸礙不通。煉到形神冥合處,方知色相即真空。

薛複命曰:

不知將謂氣,得後自然真。

董漢醇曰:金用礦消,形由炁煉。煉形之法,總有六門。其一曰玉液煉形,其二曰金液煉形,其三曰太陰煉形,其四曰太陽煉形,其五曰內觀煉形。若此者總非虛無大道,終不能與太虛同體。唯此一訣,乃曰真空煉形。雖曰有作,其實無為,雖曰煉形,其實煉神,是修外而兼修內也。

依法煉之,百日則七魄亡形,三屍絕跡,六賊潛藏,而十魔遠遁矣。煉之千日,則四大一身,儼如水晶塔幹,表裏玲瓏,內外洞徹,心華燦然,靈光顯現。靈光者,慧光也,故曰惹光生處覺花開。蓋慧覺花開非煉形入微與道冥一者不能有此。

故生神經曰:身神並一,則為真身;身與神合,形隨道通。隱則形固於神,顯則神合於氣。所以蹈水火而無礙,對日月而無影。吾亡在己,出入無間。或留形住世,或脫質升仙。有白日而飛肉屍者,黃帝之謂也。有留形在世者,彭祖之謂也。有受命而居天職者,張天師之謂也。有拔宅而上升者,許施陽之謂也。有示疾而終者,王重陽之謂也。有入仕而臣者,東方朔之謂也。至於老子為柱史,辛鈃為大夫,尹喜為關令,伯姬為卿上,唐典隱昆陵,孑休治漆園,帝者師四,皓輔漢惠,仇生仕殷,輔光仕漢,馬舟仕晉,海蟾仕燕,正陽棄官,純陽應舉,常有執鞭,琴高執笏。若此者,多不可以枚數。

噫!神仙之隱顯去留,豈世之凡夫所能測度者哉。更若憑虛禦風之,列子折蘆過江之,達摩非若淘質煉形之功,又安能如此輕舉之身乎?此形神俱妙之道,非坐脫立亡者之所能知。所以不免有拋身入身之失爾。

故學仙佛之流,若獨以煉神為妙,不知煉形為要者,所謂清靈善化之鬼,何可與高仙為比哉?大抵溫養煉形,無分彼此,雖然在兩處發明,其實是一個道理。內外兼修,不相違背。若十日功夫無間,乃懸崖撒手時也。自然言語道斷,心思路絕。能所兩亡,色空俱泯,無滯無礙,不染不著,身似翔鴻不可籠,心如蓮華不著水。火光淨淨,瀟瀟灑灑,騰騰任運,任運騰騰,做一個無事無為、自在消逼之散漢也。此際嬰兒漸露其形,與人無異,愈要含華隱曜,鎮靜心田,若起歡忻,就要廣境。

如陳泥丸云:

我昔功夫行一年,六脈已息氣歸根。有個嬰兒在丹田,與我形貌亦如然。

嬰兒既長,穴不能居,自然裂竅而出、貫頂而升。此之謂出離苦海而起彼岸也。

永明壽禪師云:

身在苦海中,賴此鐵羅漢。苦海既脫離,舍筏登彼岸。

觀吾陳真人云:

此岸波濤已脫離,到彼方知壽可躋。一得歸來宜永得,渡河筏子上天梯。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八節口訣编辑

移神內院端拱冥心

 
出離苦海圖
 
端拱冥心圖

始則有作有為者,采藥結丹以了命也;終則無作無為者,抱一冥心以了性也。

悟真篇云:

始則有作人爭覺,及至無為眾始知。但見無為為道妙,不知有作是根基。

證道歌云:

到無為處不無為,方知吾道是希夷。

今之在象凡夫、出家外道,只知有這邊道理,不知有那邊境界,只知有此間之妙,不知有彼岸之玄;只知無事,而不知稀有之事;只知無為,而不知有為之法。此乃知其一不知其二。修其性不修其命者也。

故丹道未成之先,若不知下學之有為,而著於空焉,則謂之落空漢。丹道已成之後,若不知上達之無為,而著於相焉,則謂之守屍鬼。

石杏林曰:

有物非無物,無為合有為。

陳泥丸曰:

我聞前代諸聖師,無為之中無不為。

陰長生曰:

無為真人居上界,空寂更無塵可礙。有為功就又無為,無為也有功夫在。

所謂真人居上界者,即嬰兒出離苦海、移居天谷之時也。空寂冥心者,即呂祖向晦冥息真心合道之法也。

施肩吾曰:達摩面壁九年,方超內院世尊。冥心六載,始脫樊籠。

夫冥心者,深居靜室,端拱默然,一塵不染,萬慮俱忘,無思無為,任運自如;無視無聽,抱神以靜,無內無外,無將無應,離相離空,離迷離妄,體含虛寂,常覺常明,但冥此心,萬法歸一,則嬰兒安居于清靈之境、棲止於不動之場。色不得而礙之,空不得而縛之,體若虛空,安然自在矣。

故達觀禪師云:

色不縛兮空不礙,曇息冥心觀自在。大千萬有總歸無,世界壞時渠不壞。

譚長真云:

嬰兒移在上丹田,端拱冥心合自然。修到三千功行滿,憑他作佛與升仙。

此處是純一不雜的工夫,豈能空纖毫情想,但起希仙作佛之心,便直生死竅中,不能得出。

所以關尹子云:若有厭生死心,超生死心,只名為妖,不名為道。

益清靜體中,空空蕩蕩,晃晃朗朗,一無所有,一切無住。

故心要訣云:

冥心本乎無住無,住心體圓融不測。

如金剛經云: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

金剛齊菩薩云:我不依有住而住,不依無住而住,如是而住。

憎肇云:聖人之心,住無所住,其住坐忘。

論云:不依一法,而心常住。

了心經云:心無所住,住無所心,了無執著,無住轉真。

淨名經云:一切法以無住為本,安住無為,名之為住,住無方所,故名無住。無住心者,是為真心。

禪源集云:言心者是心之名,言知者是心之體。

菏澤云:心體能知,知即是心,心本空寂,至虛至靈。由空寂虛靈而知者,先知也。由空寂虛靈而覺者,先覺也。不慮而覺者,謂之正覺。不思而知者,謂之真知。

故祖師云:空寂體上,自有本智能知,即此空寂之知,便是達摩所傳清淨心也。心常寂是自性體,心常知是自性用。

所以六祖云:一切萬法,不離自性,自性自知,自性自見,自性自悟,自悟自度。悟性還易,了心甚難。故了心也者,了此心也。了心,則心無其心矣。無心之心,是謂真心。真心是性,真性是心。

太上云:了心真性,了性真心,空無空處,無處了真。此謂真空不空,空無所空,即是了見本心也。

龐居士云:

十方同聚會,個個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

與夫空覺極圓,空所空滅,即是了見本性也。

華嚴經云:

法性本空寂,無取亦無見。性空即是佛,不可得思量。

原夫性體本空,心體本定。無空無無空即名畢竟空,無定無無定即名其如定。雖修空,不以空為證,不作空想,即是真空也。雖得定,不以定為證,不作定想,即名真定也。空定衡極,通達無礙,一旦天機透露,慧性靈通,乍似蓮花開,恍如睡夢覺,忽然現出天然境界,充滿於上天下地而無盡藏也。此是心性常明,炯炯不昧,晃朗宇宙,照徹古今,變化無方,神妙莫測。雖具肉眼而開慧眼之光明,非易凡心便同佛心之知見,乃是見性見到徹處,修行修到密處。故得—性圓明六通頓足。

何謂六通?按玉陽大師曰:坐到靜時,陡然心光發現,內則洞見肺腑,外則自見鬚眉,智神踴躍,日賦萬言,說妙談玄,無窮無極,此是心境通也。不出廬舍,預知未來事情。身處室中,又能隔牆見物。此是神境通也。正坐之間,刹時迷悶,混沌不分,少頃心竅豁然大開,地理山河,猶如掌上觀紋,此是天眼通也。能聞十方之音如耳邊音,能憶生前之事如眼前事,此是天耳通也。或晝或夜,入於大定,上是天堂,下見地獄,觀透無數劫來宿命所更,此是宿信通也。神通變化,出如自如,洞鑒十方眾生,知他心內隱微之事。他雖意念未起,了了先知,他雖意念未萌,了了先覺,此是他心通也。

子思曰:心之精神之謂聖。故心定而能慧,心寂而能感,心靜而能知,心空而能靈,心誠而能明,心虛而能覺。

四祖道信曰:一切神通作用,皆是自心感現。

瓔珞經曰:神名天心,通名慧性。天然之慧徹照無得,故名神通。神通具足,愈加默耀,韜光慧而不用,若露圭角,恐染邪魔。

古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正定之時,或聞種種善惡之聲,或現種種違順之境,總是魔障,不可著他。又須反觀一身,四大皆是假,合如夢幻,全體非身。但在此心,魔自消滅。

古語云:見怪不怪怪自亡,見魔非魔魔自滅。或腦中有霹靂之聲,或眼內有金星燦耀,或頂下紅霞了繞,或眉間湧出圓光,此皆幻景,心莫受他,但行工夫,休證效驗。

所以古仙云:項下有光猶是幻,雲生足下未為仙。又於靜中忽見樓臺珠翠、女樂笙簧、異草奇花、觸目如畫,彼人不悟,將謂是到天宮,不知自身內院,認作真境,因循而不出。入此際須用虛空觀而擴充之,則我天穀之神升入太虛,合而為一也。

其虛空觀者,應觀自心。心本不生,自性成就,本來空寂,光明遍照,猶如虛空瑩徹,清淨廓然,周遍圓明,皎潔成大月輪,量等虛空,浩然無際。複應觀察自身,則心之虛空而通於身之虛空,身之虛空而通於天地之虛空,天地之虛空而通於太極之虛空,虛虛相通,共成一片,豈不與太虛混之而為一耶?

始而虛其心也,既而虛其身,又既而虛天地,虛而無虛,無虛而虛,虛也不知,無虛也不知,則我陽神沖虛出入而無障礙矣。然後方可與天地合德,太虛同體,而為混虛氏之人歟。

此處只言到太虛之階梯,未曾造到太虛之實際。謂之煉神則可,謂之出神則未也。

欲要高奔帝境,當煉演谷神,常以靈和寂照,為心虛空不住,為觀抱本還原歸太極,由此進進不已,及其無上可上,玄之又玄,無象可象,不然而然,則一靈之妙有遍法界,而圓通貫雲漢,以高躋與穹冥而俱合,此天穀元神煉到至極至妙之處也。

故章思廉曰:得太極全體,見本來面目,先天一點真,後天卻是屋。

瑩蟾子曰:煉陽神了出陽神,自色界超無色界。既然證成妙道,須要混俗和光。雖處凡塵,而不可流俗;雖居濁世,而莫測行藏。日唯銷隱,匿積陰功,開誠心,施法乳,汲引後學,普度眾生,上報佛恩,下資群品。

金剛經曰: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故世尊成道之旦,發普度眾生之悲,乃曰:先度眾生,然後作佛。

肇法師曰:性本無生,故亦無滅,此實千聖同然之真心。眾生度盡,方入涅槃,此亦千聖同歸之實際。

王方平曰:

鸞鶴來時乘紫霧,玉皇有敕登仙路。九玄七祖盡升天,度了群生方自度。

噫!試觀古佛高仙何等運心之普,如今人有一法一訣者,秘密珍藏,猶恐漏泄,較之古人,可不愧死。

予之無念也久矣,但未得自度,先要度人,一念存心,不能自釋,今之此作,盡泄天機,唯末後一著,尚未發明。今再言之,道書曰:陰神能見人,陽神使人見。蓋獨修一物者,所出乃陰神也。陰神則有影無形,世所謂鬼仙是也。若雙修性命者,所出乃陽神也。陽神則有影有形,世所謂天仙是也。故曰:道本無相,仙貴有形。然而出神太早,丹經之所深訶既得,其母當返其始。常留神于天穀,複歸如嬰兒,不識不知,唯深唯寂,陽光無漏,則愈擴愈大,彌遠彌光,自然變化生神。生之再生,則生生而無盡;化之又化,則化化而無窮,又生孫百千萬億。

張紫陽曰:

一載生個兒,個個會騎鶴。

陳泥丸曰:

一載胎生一個兒,子又孫兮孫又枝。

白玉蟾曰:

一體遍多猶朗月,而影分千水多身。

入一著明鏡,而光寓萬形。

仙家謂之分身,佛氏謂之化身。如世尊之不離菩提樹下,而遍升天宮說法。又如善財之不出莎羅林,曆二百十城而遍參諸友。

東華帝君曰:

法身剛大通天地,真性圓明貫古今。若未頂門開具眼,休教散影與分形。

分形散影非不妙也,奈何還滯幻軀中,尚未超脫,欲千變萬化,豈不反傷於本體耶?直到九載功完純,亦不宜忽然跳出五行之外,返於無極之初。證實相妙之,更妙得真功全之,又全成金剛不壞之體,作萬年不死之人。自覺覺他紹隆佛種三千功滿,而白鶴來迎,八百行圓,而丹書宣詔飛升金閣,返佩帝鄉。

即鐘離翁云:

九載功成人事盡,縱橫天地不由親。

蕭紫虛云:

功成須是出神經,內院繁華無累身。會取古仙超脫法,飄然跨鶴觀三清。

諸仙奔殼,各有不同。有從寶塔出者,有從紅樓出者,有看月而出者,有對鏡而出者,有沖頂門而出者。

所以玄奧集云:

塞斷黃泉路,衝開紫府門。如何海蟾子,化鶴出泥丸。

中和集云:

成就頂門開一竅,個中別是一乾坤。

蓋頂門一竅豈易開哉。先發三昧火透之,不通。次聚太陽火沖之,略啟。二火騰騰,攻擊不已。刹時,紅光滿界,紫焰彌天,霹靂一聲,頂門開也。

故呂純陽曰:

九年火候直經過,忽爾天門頂中破。真人出現大神通,從此天仙可相賀。

真人出現,乘雲氣,禦飛龍,升玉京,游天闕,飄飄雲際,翱翔太空。鳳篆金書,朝赴九陽之殿;蟋桃玉液,位登萬聖之筵。適意則鸞輿前引,登雲則龍駕前迎。紫府鼇宮欲去,而頂中鶴舞,丹台瓊苑擬遊,而足下雲生。劫火洞燒,我則優遊於真如之境;桑田變海,我則逍遙于極樂之天。聚則成形,散則成氣,隱顯莫測,變化無窮。人水火而不溺不焚,步日月而無形無影。刀兵不能害,虎兕不能傷。陰陽不能變遷,五行不能陶鑄。閻羅不能制其死,帝釋不能宰其生。縱橫自在,出入自由。信乎!

紫陽云:

一粒靈丹吐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此大丈夫得意之秋,功成名遂之日也。人生到此,寧不快哉?

上陽子云:

總皆凡世播英雄,做盡功名到底空。唯有金丹最靈妙,大羅天上顯神通。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九節口訣编辑

本體虛空超出三界

 
化身五五圖
 
跨鳳凌霄圖
 
陽神出現圖

按梓童化書云:予之在朝也,以聞方外之言,辭榮而歸道。逢隱者指,予以心印授,予以正訣曰,此西方大聖人歸寂法也。子能念而習之,可度生死,死而不亡,終成正覺。若能中道而廢,則猶能擇地而處,亦可為神仙。予於是曆觀漢、唐諸仙,多在此處超脫而去者,豈非化書所謂中道而廢耶?

又覽龍牙頌云:學道如鑽火,逢煙未可休。予又曆觀宋、元諸仙,多在此處戶解而去者,豈非龍牙所謂逢煙而休耶?

雖則仙去,然卻缺末後一段工夫,畢竟有些欠穩處。猶傅大士云:僥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亦不知壽命有限而不及修耶,抑亦不知不得此法而不能修也。

命宗人只知煉精化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而止,竟遺了煉虛合道一段。

是以無上師曰:養得金丹圓似月,未免有圓還有缺。何如煉個太陽紅,三界十方俱洞徹。

蓋聖修詣極自是少此一段不得。緣丹經子書皆不曾言及末後一著。唯李清庵曾說到這裏。

如門人問:脫胎後還有造化麼?

清庵曰:有造化在。聖人云,身外有身,未為奇特,虛空粉碎,方露全真。所以脫胎之後,正要腳踏實地,直待與虛空同體,方為了當。

又云:更有煉虛一著,當於言外求之。其見趣可謂度越諸仙矣。

但不肯說個實際出來,云何煉虛,作何歸著,竟自朦朦朧朧虛應過去。亦不知是不會祖師意而不能說耶,抑亦不知是怕洩漏天機而不敢說也。

故水丘子歎曰:打破虛空消億劫,既登彼岸舍舟楫。閱盡丹書萬萬篇,末後一句無人說。

蓋此秘藏心印,皆佛佛授手、祖祖相承,迄至六祖衣缽止,而不傳諸佛,秘藏於茲塞矣。自此而下鮮有知者。故曰:七祖如今未有人。

直到吾師尹公,以其夙植靈根,更得教外別傳之旨。忽一日禪關參透,豁然貫通,而千佛秘藏又複開於今日矣。

故悟道偈云:把個疑團打破時,千佛心華今在茲。下大竿頭取進步,虛空真宰天人師。

我今又承師旨而得此法,如獲無價寶珠。即劍南和尚云:自從說得此明珠,釋梵輪王俱不要。然佛之地步甚高,而必至於虛空本體。本體虛空方成無上正等在覺而入涅槃。

故邵康節曰:聖人與太虛同體,與天地同用。今人求其義而不得,乃噫之曰:體太虛之體以為體,用天地之用以為用。此言大似隔窗窺日,不過見其光影而已。若言體太虛之體以為體,便是有個太虛在而著於體矣,何以能太虛?若言用天地之用以為用,便是有個天地在而著於用矣,何以能天地?然而太虛其知有體乎?其不知有體乎?天地其知有用乎?其不知有用乎?太虛不知有體而天地之用在於太虛之體,天地不知有用而太虛之體在於天地之用。體其所體者體其所用也,用其所用青用其所體也。乃至於粉碎虛空方為了當,何以故?

益本體,本虛空也。若著虛空相,便非本體虛空。本粉碎也,若有粉碎心,便不虛空。故不知有虛空,然後方可以言太虛天地之本體,不知有粉碎,然後方可以言太虛天地之虛空。究竟到此已會窺破虛空之本體,但未得安本體於虛空中。

即華嚴經云;法性如虛空,諸佛於中住。到這裏自知道虛空是本體,本體是虛空。必須再加功而上,上勝進進不已,直到水盡山窮,轉身百尺竿頭。至必至於不生不滅之根源。終必終於不生不滅之覺岸。于中方是極則處。此處無他,不過是返我於虛,複我於無而已。返複者,回機也。

故曰:一念回機,便同本得。究竟人之本初原自虛無中來,虛化之為神,神化之為氣,氣化之為形,順則生人也。今則形複返之為氣,氣複返之為神,神複返之為虛,逆則成仙也。

古德云:何物高於天,生天者是。何物大於虛實,運虛空者是。蓋大道乃虛空之父母,虛空乃天地之父母,天地乃人物之父母。天地廣大,故能生萬物;虛空無際,故能生天地;空中不空,故能生虛空。而曰:生天地、生萬物,是皆空中不空者之有以主之也。以其空中不空,故能深入萬物之性,以主張萬物而方便之。毋謂空中不空,能深入萬物之性,以主張萬物而方便之也;抑亦能深入天地之地,以主張天地而方便之也。汝毋謂空中不空,能深入天地之性以主張天地而方便之也,抑亦能深入虛空,以主張虛空而方便之也。

夫空中不空者,真空也。真空者,大道也。今之煉神還虛者,尤落在第二義,未到老氏無上至真之道也。煉虛合道者,此聖帝第一義,即是釋氏最上一乘之法也。

華嚴經云:雖盡未來際,遍游諸佛刹。不求此妙法,終不成菩提。

此法只是複煉陽神,以歸還我毗盧性海耳。所以將前面分形散影之神攝歸本體,又將本體之神銷歸天穀,又將天穀之神退藏于祖竅之中。如龍養額下之珠、若雞抱巢中之卵,緊緊護持,毋容再出,並前面所修所證者,一齊貶向無先國裏。依滅盡定而寂滅之,似釋迦掩室於摩竭,如淨名杜口於毗耶。此其所以自然造化而複性命之而複虛空之之不可以已也。而複性命,而複虛空,至此已五變化矣。變不盡變,化不盡化,非通靈變化之至神也。

故神百煉而愈靈,金百煉而愈精,煉之而複煉之,則一爐火焰煉虛空,化作微塵萬頃冰。壺照世界大如黍米。少焉,神光滿穴,暘焰騰空,自內竅達於外竅外,大竅九而九竅之中,竅竅皆有神光也。小竅八萬四千,而八萬四千竅之中,竅竅皆有神光也。徹內徹外,透頂透底,在在皆有神光也。如百千燈照耀一室,燈燈互昭,光光相涉,而人也,物也,莫不照耀於神光之中矣。是則是已尤非其至也。

然不能塞乎天地之間,則未滿東魯聖人乾元統天之分量也。又斂神韜光,銷歸祖竅之中,一切不染,依滅盡定而寂滅之。寂滅既久,則神光如雲發電,從中竅而貫於上竅,大竅小竅,竅竅皆有神光也。光明洞耀,照徹十方,上徹天界,下徹地界,中徹人界。三界之內,處處神光。若秦鏡之互照,猶帝珠之相含,重重交光,歷歷齊現。而神也,鬼也,莫不照耀於神光之中矣。妙則妙已,尤非其至也。

然不能遍入塵沙法界,則未滿西竺聖人毗盧遮那之分量也。再又斂神韜光,銷歸祖竅之中,一切不染,依滅盡定而寂滅之,寂滅既久,而六龍之變化全,則神光化為舍利光矣。如赫赫日輪,從祖竅之內一湧而出,化為萬萬道毫光,直貫於九天之上。若百千昊日,放大光明,普照於三十大千世界。而聖也,賢也,及森羅萬象,莫不齊現於舍利光之中矣。

故大覺禪師云:一顆舍利光熠熠,照盡億萬無窮劫。大千世界總皈依,三十三天咸統攝。

而舍利光既遍滿於三千大千世界內,尤未盡其分量。又自三千大千世界中複放無量寶光,宜充塞於極樂世界。既而又升於袈婆幢界,又升於音聲輪界,複直沖于勝蓮華世界,得與賢勝如來相會也。

自從無始分離,今日方才會面。彼此舍利交光,吻合一體,如如自然,廣無邊際。

所以經頌云:諸佛似一大圓鏡,我身猶若摩尼珠。諸佛法身入我體,我身常入諸佛軀。王祖弘忍云:一佛二佛千萬佛,總是自身無別物。昔年親種善根來,今日依舊得渠力。荷澤禪師云:本來面目是真如,舍利光中認得渠。萬劫迷頭今始悟,方知自性自文殊。

自性清靜,便是無垢佛。自性如如,便是自在佛。自性不昧,便是光明佛。自性堅固,便是不壞佛。各各諸佛,自身俱有。說亦不盡唯一性,爾性即是心,心即是佛。新佛舊成,曾無二體,以報身就法身,如出模之像,像本舊成,一體無異。新成舊佛,亦無二形,以法身就報身,如金成像,昔未成象金,故今成像,竟諸佛如已成像之金仙。眾生如未成像之金礦,成與未成,似分前後,則金體始終更無前別。

故圓覺經曰:既已成金,不重為礦,經無窮時,金性不壞。原此金性,人人本有,個個不無。至於十方眾生,皆我金剛佛性。而天地萬物,咸囿我如來之法身矣。到此地位,方知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遍法界是個如來藏,盡大地是個法王身。實際無差,與三世佛而一時成道;真空平等,共十類生而同日涅槃。法身其大也,虛空且難籠其體,真心其妙也,神鬼亦莫測其機。窮未來際為一晝夜,盡微塵海為一刹那。前千古而後乎今,無不是這個總持,上乎天而下乎地,無不是這個充塞。

二祖慧可曰:囫囫圇圇成這個,世世生生不變遷。太上所以云:天地有壞,這個不壞。

這個才是真我,這個才是真如,這個才是真性命,這個才是真本體,這個才是真虛空,這個才是真實相,這個才是菩提道場,這個才是涅槃實地,這個才是不垢不淨,這個才是非色非空,這個才是自覺聖智,這個才是無上法輪,這個才是本性虛無、虛無實體,這個才是常住真心、隨心自在,這個才是佛之妙用、快樂無量,這個才是煩惱業淨、本來空寂,這個才是一切因果、皆無夢幻,這個才是生滅滅己、寂滅為樂,這個才是金剛不變、不壞之真體,這個才是無始不生、不滅之元神,這個方是不可量、不可稱、不可思議、無邊功德,這個才是清淨法身、圓滿報身、千百億化身、毗盧遮那佛。

偈曰: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世界所有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

 
毗盧證果圖
 
超出三界圖
 上一卷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