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安禪寺重興記

惠安禪寺重興記
作者:楊維楨 元
1353年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0

秀之惠安寺在郡治西二百五十步,按《郡志》,梁蕭王舍宅為寺以居尼,唐光化賜名興善,世以夏臈主寺事,宋祥符元年改今額。紹興七年,刺史王公浚明請於朝,始更十方禪刹,命主僧眉山道立者來,具見信安劉阜民記。我朝至正戊子,寺以民火延毀,赤地無餘,高昌觀師領寺事。道風法器,素為四眾依向。悼法筵之地一旦化為葵麥之虛,徒眾或浮寄他舍,觀發弘誓,以興復為己任,不跡權貴之門,不役耕作之力,盡棄祖父所遺資。是年之秋,即經始法堂方丈為芘風日地。越三年而將得,不募而至者檀施如千,鳩工治材,而大佛寶殿、山門兩廊備極雄麗,齋房、庖庫各以序為,三聖寶相、十八應貞護法大神之像莊嚴殊特,所用供帳什伯之具一一完好。規置堅定、披攘經營者,凡歷七年而汔於成。其徒某狀其寺之廢興本末,及師之履行,介予老友潛居徐公來請記。

予為之喟然曰:「天下廢式摩那之教於惠安,而觀汶起其廢也數,豈偶然哉?吁!觀貴胄青閨之秀也,一誓不轉作殊勝事若此。使觀為丈夫,身有祿位於世,其扶危起仆、功之書於策者,可勝道哉?抑余聞金色女之教,不以祝顱發住阿蘭若為出家,而以發大精進、悟佛知見、一切解脫究竟為出家,蓋以法界為居,大空為相。而土木金碧之區其成其壞關於世教者,有不得涉吾無壞無成之舍矣。余嘉觀之功,能汶既廢之宮,而又因其教以示佛學之本,庶有以振宗風於既往、衍淨社於將來者,不窮也。」

觀字無相,鑒空其號已,吉安路達魯花赤忽都海牙公之孫、安陸府同知蠻子海牙公之子,幼即有禪性,不茹葷血。元統元年,授皇太后旨,賜金跂袈裟,落笄髪,受戒具。至正七年,承行院劄,主本寺法席,嗣於本寺隱岩靜顯師云。十三年秋七月六日記。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