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郯錄 (四部叢刊本)/卷七

卷六 愧郯錄 卷七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八

愧郯録卷第七二則

       相 臺 岳 珂

    官品名意之訛

淳熈官品令自太師而下至翰林醫學列爲

九品皆有正從蓋見行之制故著令所載凡

叙䕃儀制罪贖不以髙下槩謂之品官珂甞

泝源而求所始本魏延康元年二月尚書陳

群以天朝選用不盡人才始立九品官人之

法州郡皆置中正以定其選擇以州郡之賢

有識鑒者爲之區别人物第其髙下則其𥘉

立品似非品秩也乃人品耳而通典載魏官

自黃龯大將軍至諸州郡防門明列品第則

是肇端自魏已循而訛矣是時魏未受禪蓋

亦漢法也然珂甞考之後趙而得名之所以

訛考之梁而得意之所以訛後趙王勒二年

使張賔領選𥘉定五品後更定九品命公卿

及州郡歳舉秀才至孝廉清賢良直言武勇

之士各一人𥘉用五而後以九則是更魏而

晉品數猶未定也通典可疑矣宋書九品謂

晉江右所定則懷愍以前尚無之通典乃若

是其較且明豈當時循陳群之法謂某品人

則可登某品所謂品者逆設以待其人而已

非謂官品也益逺益訛遂爲官秩之定論耶

此殆名訛之所以始也梁定班法與品互用

而著其說曰十八班皆有清濁自十二班以

上並詔授表啓不稱姓從十一班至九班禮

數復爲一等又流外有七班寒微者爲之從

此班者方得進登第一班梁承齊後者也品

秩乆定矣而蔡法度之所定决非肇始而所

以寓禮數者不附於品而别之以班則班蓋

梁之所自立謂一代之制不可以虚耳意自

齊而上班之未有則禮數亦附於品則品蓋

爲禮文之節耳此殆意之所以訛也詳考梁

班品法天監𥘉武帝命尚書刪定郎濟陽蔡

法度定令爲九品秩定帝於品下注一品秩

 萬石第二第三爲中二千石第四第五爲

二千石隋百官志梁天監七年革選徐勉爲

吏部尚書定爲十八班以班多者爲貴同班

者則以居下者爲劣則品蓋非梁所專用而

易以爲班矣謂班以選事而設則丞相太宰

太傅太保大司馬大將軍太尉司徒司空爲

第十八班初不𨵿選法通典謂品制不廢疑

若相須而成將軍釐定百二十五號爲二十

四班其不登二品應須軍號者凡十四號别

爲八班施於外國者又有百九號亦爲十品

二十四班班制之多乃如此則不假於品矣

而莫知其徒爲禮秩之别也陳承梁後乃定

相國丞相太宰太傅太保大司馬大將軍太

尉司徒司空開府儀同三司巴陵汝隂二王

後尚書令品爲第一自此以下昈列爲九正

合今制而不分正從逆而求之晉宋南齊亦

莫不然則皆承魏訛其益可信也此裂於齊

事遵元魏而品從之名著焉是官之有品自

曹魏始品之有從乃自元魏始及考其𥘉不

特正從也而每品正從復分上中下焉蓋一

品之間析而六矣此髙祖太和之制也及二

十三年髙祖復次職令而丗宗𥘉班行之三

師二大乃不入品其四品以下正從又分爲

上下階猶析而四也北齊蓋因之耳至於魏

之列品顧猶曰第幾品從幾品而未目爲正

從齊始别之逮隋而曰正曰從截然而不可

紊矣還攷梁制品尚寡故自九而一乃極於

丞相班尚繁故自一而十八亦極於丞相班

多者品貴品少者班尊二者相爲用而貴賤

等差於此參見而互明班止於梁隨即廢矣

祖宗朝遷轉名曹皆各有流品 元豐後來

始以𭔃禄無他名遂爾相混然禮數之異率

繫一時官守元未甞以品秩爲别此則言官

制者之未甞講明也然則陳羣之始本非始

言人品者則當設逆待之法故循而見於魏

官品之訛曹魏之訛亦非訛定禮秩者固當

附設官之目故參而見於梁班法之用不考

於羣無以知其名不考於梁無以知其意在

今日名訛於魏意訛於梁而品不復爲輕重

盍亦反其本哉唐開元二十五年定制自正

四品至九品猶有上下階蓋隋煬暫廢之規

至此復見本朝乃盡合之也

    散階勲官寄禄功臣撿校試銜

本朝國史職官志七載敘階之法曰開府儀

同三司至將仕郎爲文散官驃騎大將軍至

陪戎副尉爲武散官并二十九等如舊而注

其下曰太平興國元年改正議大夫爲正奉

大夫朝議郎爲朝奉郎承議郎爲承直郎奉

議郎爲奉直郎宣議郎爲宣奉郎又載勳官

曰自上柱國至武騎尉凡十二等如舊制又

載功臣曰功臣者唐開元中號萬騎曰唐元

功臣代宗時有寶應功臣徳宗時有奉天定

難元従功臣之號僖昭時將相多加功臣羙

名五代寖增其制皇朝因之凡宣制而授者

多賜焉叅知政事樞密副使及剌史以上階

勲髙者亦或賜之中書樞密則有推誠協謀

同徳佐理之名親王則崇仁保運餘官則推

誠保徳翊戴掌兵則忠果雄勇宣力外臣則

純誠順化宰相初加即六字餘並四字其罷

則加二字又有守正忠亮保順宣徳忠正佐

運保節宣忠亮節之號文武迭用焉中書樞

密所賜名若罷免或岀鎮則改之其他若班

直將士禁軍别校則賜拱衛翊聖之號遇恩

加但其名不過兩字而注其下曰又有保順

忠勇拱衛護聖奉慶果毅肅衛之號又載檢

校官曰檢校兼試官之制檢校官則三師三

公左右僕射六尚書左右散騎常侍侍太子

賔客國子祭酒大卿監少監諸行郎中貟外

郎兼官則御史大夫中丞侍御史殿中侍御

史監察御史試秩則大理司直評事秘書監

校書郎凡武官内職軍職及刺史以上皆有

檢校官兼官内殿崇班初授則檢校祭酒兼

御史大夫三班及吏職蕃官諸軍副都頭加

恩初授檢校太子賔客兼監察御史自此累

加焉而注其下曰朝軍指揮使止於司徒軍

頭指揮使忠佐馬歩都軍頭止於司空軍班

都虞候忠佐副都軍頭以上止於左右僕射

諸軍指揮使止於吏部尚書其官止若遇恩

則或加階爵功臣又申之曰幕職𥘉授則試

校書郎再任如至兩使推官則試大理評事

書記支使防禦團練使判官以上試大理司

直評事又加則兼監察御史亦有至檢校貟

外郎以上者行軍 使皆檢校貟外郎以上

朝官階勲髙遇恩亦有加檢校官郎中則卿

監少監貟外則郎中太常博士以下則貟外

郎並無兼官其解試大理評事校書郎正字

寺監主簿助教者謂之試銜有選集同出身

例珂按如舊制者蓋謂如唐制也 太平之

改官名蓋以 熈陵𥘉即位未改舊名因避

諱而然也是時正以職事官爲官名如吏部

尚書至于職官令録皆虚名也而不得實涖

其事以知判官爲職事如判尚書都省至于

權知某州縣皆實職也而不𨵿所帶之官以

階爲恩以勲爲品以爵邑功臣爲假寵以檢

校試官爲帶銜故 咸平四年左司諌知制

誥楊億轉對 上䟽有曰勲散之設名品實

繁朝散銀青猶𨵿命服護軍柱國全是虚名

欲乞自今常參官勲散俱至五品者許封贈

官階勲俱至三品者許立㦸又五等之爵施

之于今雖有啓封之稱曽無胙土之實苴茅

廷社固不可以遂行翼子詒孫亦足稽於舊

典欲乞内外官封至伯子男者許䕃子至公

侯者䕃孫國公者許嫡子嫡孫一人襲封又

當今功臣之稱始於徳宗幸奉天扈蹕將士

並加奉天定難功臣之號因一時之賞典爲

萬丗之通規近歳以來將相大臣加至十餘

字者尤非經據不可遵行所宜削除以明憲

度可以見當時士大夫之厭於虚名者矣然

祖宗承隋唐末流襲爲定例故不見其用而

惟見其冗若其剏始之𥘉磨鈍之具不窮於

一偏要亦自有深意何以言之自 元豐定

官制歸階官於𭔃禄還職守於百司盡削功

臣略餘檢校試官俱罷爵邑僅存繼自 政

和而來又捐 --捐勲轉之令則 朝廷之上所以

褒功賞能貤恩馭幸者惟階職官守而巳

祖宗存此名也雖以例轉或以赦遷而猶間

繫服色之重輕資序之深淺封䕃之厚薄𥘉

未盡捐 --捐之也且階官至貟外郎則可以任子

庶官帶貼職則不限隔郊至於郎曹寺監侍

從宰執截截乎有恩數品秩之異然則所用

者皆實賞也檢校之略餘者惟武階有六等

多不盡轉間又徑自旄龯陞尉府亦幾於無

爵邑實封雖不改舊而惟遇 郊霈有司按

格法定封及宰執𥘉除循故事謂之加恩耳

亦不以爲賞也虚名旣偏廢而吏勞不可不

酬惟其不可不酬故官賞不得不濫惟其不

得不濫故貼職不甚貴重銓選奏𥙷益袢揆

今擥昔在 本朝厭之猶之可也其在隋唐

其可以虛名厭之哉珂又按階散勲官在前

丗合於一至唐則析而爲二階勲功臣檢校

在唐析於四而 本朝則合於一其用與不

用實寓見於是自宋齊梁陳後魏北齊以來

諸九品官皆以將軍爲品秩謂之加戎號此

正如 國𥘉軍制皆以御史爲品秩謂之加

憲銜也梁制雖親王起家未加將軍不開府

不置佐史官可以見一時以此號爲重然其

實未甞將屯亦虚名耳隋旣受命髙祖採後

周之制置上柱國柱國上大將軍大將軍上

開府儀同三司開府儀同三司上儀同三司

儀同三司大都督帥都督都督揔十一等以

酬勤勞又有特進左右光禄大夫金紫光禄

大夫銀青光禄大夫朝議大夫朝散大夫並

爲散官以加文武官之德聲者並不理事又

有翊軍等四十三號將軍品凡十六等爲散

號將軍以加檢校居曹有職務者爲執事官

無職務者爲散官戎上柱國已下爲散實官

軍爲散號官諸省及左右衛武候餘左右監

門府爲内官自餘爲外官散官之名肇見於

是還考漢制光禄大夫太中大夫郎議郎中

郎侍郎郎中皆無貟多至數十人特進奉朝

請亦皆無職守優游禄秩則官之有散自漢

已有之矣然當時之仕于朝者不任以事則

置之散正如今日宫觀設官之比未有以職

爲實以散爲號如後丗者也故成都侯王商

以特進領城門兵置幕府得舉吏是正如今

日兼官不可以官稱爲比梁制左右光禄金

紫光禄太中中散等大夫並無貟以養老疾

遡而考之魏晉宋齊元魏下而考之陳北齊

後周隋亦莫不有之參見於九品十八班之

間元魏𥘉又甞置散官五等其品第五至第

九百官有闕則取於其中以𥙷之蓋皆以儲

才待須而亦與諸職事官均其勞佚也逮隋

開皇六年始置六品以下散 八郎爲正階

八尉爲從階正六品上爲朝議郎下爲武𮪍

尉從六品上爲通議郎下爲屯𮪍尉正七品

上爲朝請郎下爲驍𮪍尉從七品上爲朝散

郎下爲游𮪍尉正八品上爲給事郎下爲飛

𮪍尉從八品上爲承奉郎下爲旅𮪍尉正九

品上爲儒林郎下爲雲𮪍尉從九品上爲文

林郎下爲羽𮪍尉準前所置散官見於諸品

者上柱國爲從一品柱國特進左右光禄大

夫爲正二品上大將軍金紫爲從二品大將

軍銀青爲正三品上開府朝議爲從三品開

府朝散爲正四品上儀同爲從四品儀同爲

正五品大都督爲正六品帥都督爲從六品

都督爲正七品通而觀之則九品之内皆有

散官以酬勞矣惟正一品虚而不置所以章

其貴也煬(「旦」改為「𠀇」)帝嗣位多所改更先罷特進次罷

十一等酬勞官八郎八尉四十三號將軍并

省朝議大夫置九大夫八尉自一品至九品

别有其制其九大夫從一品曰光禄正二品

曰左光禄從二品曰右光禄正三品曰金紫

從三品曰銀青正四品曰正議從四品曰通

議正五品曰朝請從五品曰朝散其八尉正

六品曰建節從六品曰奮武正七品曰宣惠

從七品曰綏徳正八品曰懷仁從八品曰守

義正九品曰奉議從九品曰立信繼雖復儒

林郎文林郎列之七品八品正乃𨽻秘書省

置二十人若三十人專以明經待問撰録文

史爲職又若職事官無與於散階也尋又置

散𮪍郎二十人爲從五品承議通直郎各三

十人爲正從六品宣德宣義郎各四十人爲

正從七品徴事將仕郎各五十人爲正從八

品常從奉信郎各五十人爲正從九品是爲

正貟並得禄當品又各有散貟郎無禄隨又

改常從爲登仕奉信爲散從自散𮪍而下皆

主出使量事大小據品以發之則正如 國

𥘉九品京朝官皆在 京師其罷職者歸本班

守本官其出使者知某州轉運某路之制耳

尚書省六曹皆置承務郎一人同貟外郎之

職乃正與今尚書郎等又非散號如限貟以

設散官使其別有所授决知其必不復徒帶

以爲美觀也而唐乃析之郎大夫之秩光禄

中散之養疾儒林文林之待問一歸之於文

散散號將軍參取雜置益以校尉一歸之於

武散柱國等號本以酬勞武𮪍諸稱並同郎

位一歸之於勲官則階散也勲官也唐雖因

隋而所用未甞因隋有職者改爲虚名徒名

者置在兼秩是所謂前丗合於一而唐則析

爲二史大奈與髙祖興太原飲馬泉之戰以

多授光禄大夫階李晟以復復元勲立功時

諸子未官宰相以聞即日詔子愿爲上柱國

故事柱國門列㦸遂父子皆賜杜淹正觀中

檢校吏部尚書再加檢校侍中代宗以射生

軍清難而有寶應之稱德宗以涇軍煽逆而

有定難之號後隨事而賜亦無定名故唐之

有功者或叙階或賜勲或加以檢校或寵以

名號皆上之人有以寓一時之微權而𥘉無

階升必致之道四者並用而又申之以封爵

重之以實封馭貴馭冨又雜取而輔之在

祖宗朝若功臣之名猶有官不當賜而 特

賜者如 開寶之於王明 太平興國之於

杜彦鈞陳信從郝正 大中祥符之於王承

美 天禧之於向漢通 南渡以後 髙皇

舉乆廢之典以寵二三大將其他則不多見

也每一遇郊官至某則加功臣若干字酬勲

若干級進階若干等徹國若干户並舉而予

之故丗但以爲煩而不見其用是所謂唐析

於四而 本朝則合於一旣合矣而不能分

此所以發 神宗皇帝之獨斷一舉而盡去

之也 政和罷勲官徒以太平之丗不欲用

議易之而未暇 孝宗淳熈間 廷䇿多士

發爲 清問有意復之而未能誠使無並用

之術祖已成之例一歸之有司則雖無復可

也因虚以濟實即名以輔治一歸之 君上

則雖盡復之亦可也丗之議者多以其名之

混淆未易别白故表而著之以俟觀者擇焉

又按光禄在晉已分左右魏舒甞加右光禄

大夫而西漢之𥘉無印綬秩止比六百石東

漢已秩二千石法固應銀章青綬至晉始有

加金紫者李憙嵇紹吳隱之輩是也憙傳又

載泰始全詔其因光禄之號改假金紫正當

是事始然未甞入銜故南齊任遐有乞一片

金之請還考宋𥘉乃甞贈臧儁爲金紫光禄

已連稱謂元魏何時乃亦有之而又以銀青

入銜遂煥然析爲二官矣梁制金紫光禄次

左右光禄光禄次金紫所謂光禄者蓋銀青

如舊制是以不重出耳元魏亦叙左右光禄

於金紫銀青之上齊承魏制陳因梁法後周

於金紫銀青又各分左右皆在左右光禄之

下隋唐而降迄于 本朝叙階之法亦莫不

然唐去光禄左右字 元豐定官制乃隮二

階之班于光禄之上不知何所爲也其他如

朝議置大夫而廢郎躐朝請於通直下宣徳

於朝散 政和改制又以豋仕將仕爲未仕之

官列之文林之下又以郎大夫爲勇爵不用

將軍校尉等官皆與唐制不合云




愧郯録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