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 愧郯錄 卷八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九

愧郯錄卷第八十則

       相 臺 岳  珂

    年號閣名

自唐德宗以正觀開元之盛慨想前烈改元

正元庶幾二祖 本朝因之如近世 隆興

之用 建隆 紹興 淳熈之用 淳化

熈寧 紹熈之用 紹興 淳熈 慶元之

用慶暦 元祐 開禧之用 開寶 天禧

皆是也珂按呂陶淨德集記聞曰 元祐之

政謂 元豐之法不便即復 嘉祐之法以

救之然不可盡變大率新舊二法並用貴其

便於民也議者乃云對鈎行法朝士善謔乃

云豈獨法令爲然至於年號亦對鈎矣然詼

謔之談亦有味珂謂人君法祖存古之意最

爲盛德陶言近肆不可以訓又按 光宗升

祔循故事將建閣以藏 宸章侍從集議欲

以大謨名當 國者以爲不馴又欲名天疇

疑近天章且天章不入銜矣乃用 寶謨珂

謂 寶文乃 仁祖閣名 顯謨又 神宗

閣名如陶之言亦對鈎也方顯謨建閣時國

論尚 紹述 哲宗慕 丕承之烈以見善

繼若寶謨則直以禹之書首於三謨而言之

歷代寶之以爲大訓本專指墳典此蓋惟取

毖藏之義云

    陞建府鎭

景德三年 詔以宋州爲應天府 大中祥

符元年又建南京尊建 國也按宋爲 藝

祖擁旄之地肇基王迹遂奄九月昭揭崈建

以示華夏理則有之然自後 列聖濳藩漸

以爲故事 藝祖歷睦州刺史 太宗歷睦

州防禦 英宗歴岳州團練齊州防禦 宣

和元年升睦州爲建德軍岳州爲岳陽軍三

年改睦州爲嚴州遂安軍 治平二年升齊

州爲興德軍 政和六年又升濟南府此刺

史團練防禦州升鎭若府之始也 藝祖

神宗歷忠武節度 神宗歷安州觀察 元

豐三年升許州爲頴昌府 宣和元年升安

州爲德安府此列鎭升府之始也 太宗歷

封晉王 仁宗歷封慶國公壽春郡王 英

宗歴封鉅鹿郡公 政和六年升晉州爲平

陽府壽州爲壽春府七年升慶州爲慶陽軍

宣和元年又升慶陽府且升邢州爲信德府

此郡國已帶節鎭升府之始也珂嘗恭攷

國史或陞或否類出於有司一時之請迄今

尚有不盡舉行者先後重輕疑有隆殺殆不

可以弭後世目𥈤之議也謹備論之 藝祖

歷睦州刺史永州防禦定國義成忠武歸德

四節度 太宗王晉國歷睦州防禦泰寧一

節度 眞宗王韓襄壽歷尹江陵荆南淮南

二節度 仁宗公慶國王壽春郡昇國歷尹

江寧忠正建康二節度 英宗公鉅鹿郡歴

岳州團練泰州齊州二防禦 神宗公光國

王淮陽郡頴國歷安州觀察忠武一節度

哲宗公均國王延安郡歷天平彰武二節度

徽宗公寧國王遂寧郡端國歷鎭寧平江鎭

江昭德彰信五節度 欽宗公韓國王京兆

郡定國歷山南東道興德武昌三節度 高

宗公蜀國王廣平郡康國歷牧桂州鄭州亳

州平陽信德冀州定武鎭海遂安慶源靜江

奉寧集慶建雄安國安武十節度 孝宗公

建國王普安郡建國歷和州貴州二防禦保

慶常德寧國鎭南四節度 光宗王恭國榮

州刺史鎭洮一節度 今上公英國王平陽

郡嘉國歷明州觀察安慶武寧二節度珂甞

合而詳攷蓋 王之國十有二晉韓襄壽昇

頴端定康建恭嘉而十一備府鎭之名建雄

之爲平陽山南東道之爲襄陽忠正之爲壽

春建康之爲建康順昌之爲順昌肇慶之爲

肇慶定武之爲中山永慶之爲德慶建寧之

爲建寧重慶之爲重慶嘉慶之爲嘉定是也

獨韓不得與 王之郡八壽春淮陽延安遂

寧京兆廣平普安平陽而七備府鎭之名壽

春平陽之外鎭安之爲淮寧彰武之爲延安武

信之爲遂寧永興之爲京兆普安之爲隆慶是

也獨洺不得與 公之國八郡一慶光均寧韓

蜀建英鉅鹿而兼府鎭者四慶陽建寧之外

崇慶之爲崇慶安國之爲信德列鎭而不爲

府者三光之爲光山均之爲武當寧之爲興

寧散府而不爲鎭者一英之爲英德是也

節度觀察之府三十有八定國義成忠武歸

德泰寧荆南淮南忠正建康天平彰武鎭寧

平江鎭江昭德彰信山南東道興德武昌定

武鎭海遂安慶源靜江泰寧集慶建雄安國

安武保慶常德寧國鎭南鎭洮安慶武寧安

州明州而升爲府者二十有六穎昌應天壽

春建康延安襄陽濟南中山平陽信德之外

泰寧之爲襲慶荆南之爲江陵天平之爲東

平鎭寧之爲開德平江之爲平江鎭江之爲

鎭江昭德之爲隆德彰信之爲興仁慶源之

爲慶源靜江之爲靜江常德之爲常德寧國

之爲寧國鎭南之爲隆興安慶之爲安慶安

遠之爲德安奉國之爲慶元不升府者十有

二同滑楊鄂青嚴鄭亳冀拱熙徐是也

防團刺史之州八睦永岳泰齊和貴榮兼府

鎭者惟濟南列鎭而不爲府者惟睦與岳不

升府鎭者五永泰和貴榮是也 尹牧例隨

所領節鎭不復複出其閒郡國之封則晉襄

壽昇定五國已先啓鎭特以昇府示襃京兆

平陽二郡已兼府鎭不復増益節度之號則

江陵建康慶源平陽信德五鎭先已建府又

非以 潜藩而升者雖 中興以後職方未

盡復閒有隔 王化者其如嚴光均英楊鄂

永岳泰和貴榮則猶不得如故常嚴蓋 三

聖流光之地又爲特盛惜乎有司之不建明

也泰雖爲 英宗龍躍之祥當時辭不拜恐

不得與云

    昇定建府

故事 濳邸賜軍額建府蓋以昭 受命之

符珂嘗攷之亦有爲 元嗣之重而升者

天禧二年二月丁卯 仁宗封昇王四月升

爲江寧府 賜額建康軍 大觀二年正月

庚申 欽宗封定王 政和三年四月升爲

中山府如 天禧之詔有曰 朕祗畏昊穹保

寧基緒荷洪禧之緫集佑丕業之緜昌利建

懿藩實維元嗣表兹南紀允謂名區式示壯

猷特崇巨屏 綸言如此則 錫羡之意蓋

有在矣 天禧二年八月甲辰 仁宗遂建

儲 政和五年二月乙巳 欽宗亦正東宫

蓋 聖意欲以爲 豫建之端倪也

    鎭國封號

唐太宗爲尚書令終唐世無敢居其官者

藝祖以殿前都檢㸃受 命一再除之外亦

復虚貟蓋所以示 尊尊之𧨏也郡國之爲

濳藩者著令不許封而丁侍中謂封晉冨文

忠弼宗室仲馨廣平王楗封韓廣漢王椿王

黼白時中秦檜張俊封慶今司封之贈典尚

多用之不復以爲怪唐親王節度帶大使

本朝無之 列聖皆歷旄鉞固不容盡避至

於檢校官使相環衛觀察防禦團練刺史又

皆見行官制有未易易者特鎭名郡號似不

可同自韓忠獻琦節度淮南當時偶不之講

自是習爲固常若 祖宗朝節度使例率赴

鎭猶有其地不得辭其名以後皆領遥郡節

制藩閫固多有之要少異 歷試之稱斯可

已 淳熙閒王冀公淮封韓洪文敏邁當制

制詞有有此冀方莫如韓樂之語刪定官馮

震武舉 眞 欽舊封請貼麻遂改胙於魯

而文敏著容齋隨筆猶以弼爲言而謂震武

不知故事之已有封者珂竊謂尤而效之理

固不可震武何訾焉

    詞科宗室二制

紹興壬戌南宮試宏博科 制題出皇叔慶

逺軍承宣使授昭化軍節度使封安定郡王

同知大宗正事是歳洪文安邁沈大戎介洪

文惠适中選 紹熙庚戌 制題又出皇叔

太尉定江軍節度使提舉萬壽觀授武昌軍

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充醴泉觀使是歳陳

紫微晦中選珂甞攷典故 祖宗𥘵免親以

上備環衛冠屬籍謂之南班 中興百年

藝祖下惟秀邸 太宗下惟濮邸得與蓋自

厚 阜二陵以來其屬尚親故也 神宗甞

念開創之烈以 藝祖燕秦二王後族系既

䟽恩數久殺於是 詔推一人裂地王之

從祀郊廟韓忠獻琦當軸以爲疑天下心不

可遂用近屬封郡王之制以應 詔書是爲

安定 南渡後率取諸燕王宮一族老不問

何官即爲廉車膺茅土然則燕邸諸孫豈復

有未襲王爵而先爲承流稱 皇叔者哉又

祖宗朝太尉爲三公官班維師下而位保傅

上親王不欲兼 帝師故檢校官多至太尉者

政和二年九月癸未 詔改官制以尉府爲武

選一品之名居節鉞之首序執政之次班列

既降又以掌武之嫌罕復以授宗英炎興以

還蓋絶無焉故毎自檢校官即拜視儀寧以

三少序進爲小迂以代此一階今制猶如此

則太尉爲宗室 制題尤非也武昌爲

欽宗濳藩近制醴泉多以授前宰臣而宗盟

率領萬壽又皆有可疑者焉

    中司論事

李文𥳑燾續通鑑長編載 紹聖三年正月己酉

御史中丞黄履言知麟州燕復以納粟得官

年踰七十耳目昏暗郡務廢弛乞下本路體

䆒果如所聞即乞罷免 詔河東經略司體

量以聞珂竊謂以中司論一郡守年既不可

掩病復不能支以貲得仕既至於乗障亦可

謂僥踰矣而反覆鄭重如此有以見 祖宗

忠厚之風至此猶未泯慄慄焉惟懼風聞之

失實履雖非清議所與而能推此心其亦可

嘉也歟

    給舍論駁

唐李藩在𤨏闥以筆塗詔謂之塗歸 國朝

嚴重此制銀臺旣設封駁三字亦許繳奏

元豐改官名門下省則有給事中中書省則

有中書舍人然 中興以後三省合爲一均

爲後省封還或同銜則曰未敢書讀書行否

則析之其辭止此而巳珂按典故 元祐四

年五月乙酉權給事中梁燾繳蒲宗孟知虢

州及胡宗回范鍔孫升杜天經等放罪罰金

㫖揮其駁文皆曰所有録黄謹具封還伏乞

聖慈特付中書省别賜取 㫖施行語意乃

與今異以時考之蓋官制既行分省治事謹

審覆揆議之訓故其制如此耳然 元祐之

初司馬文正光已甞乞合三省則是道揆雖

一職守仍分至如合二府於一堂列兩省於

同局則固不必爲是區别斯亦 南渡簡易

之制也

    帶節降麻

慶元己未夏知慶元府鄭興裔告老 詔轉

一官致仕久之始降麻授武泰軍節度使近

例上章掛冠多已與遺奏同上 聞故因是得

節者不復 告廷止從中書給告興裔實引

年歸故居京魏公鏜當 國以爲當有以别

於奏訃者遂 宣鎻如故事鄭氏以爲寵珂

按 祖宗故事將相文武之臣以旄鉞得謝

例換環衛班髙若 特恩則文換東宮官謂

之納節不降麻如李繼勲張耆楊崇勲李端

愿之類是也後來寖許帶節致仕降麻以旌

元老如冨弼文彦博之類是也 紹興十六

年春正月戊子觀文殿學士葉夢得拜崇慶

軍節度使致仕夢得方無恙而不復降麻殊

非舊典興裔之得復舊制寵矣然今之非引

年者元不以爲追褒之典其 制詞中仍有

養壽臧介祉福之語則是尚以爲存乃頓有

内外制之異又不知其如何也

    納節舊典

帶節致仕而降麻制近歳惟鄭興裔得之已

具前説珂甞再攷 中興要會則久矣不宣

鎻矣因取 紹興三年正月二十五日翰林

學士綦崈禮之 奏而備録焉崈禮之言曰

近者楊惟忠邢煥皆以節度使致仕即不曽

鏁院降麻緣節度使除拜移改加恩之類並

須宣制豈有見帶節鉞致仕而獨不然此一

時之闕典也臣甞記 祖宗時凡節將臣僚

得謝不以文武並納節别除一官致仕如

仁宗朝張耆授太子太師楊崇勲授太子少

保 神宗朝李端愿授太子少保致仕皆武

臣也惟 熙寧閒冨弼以元勲舊相始令特

帶節鉞致仕弼猶力辭不敢當者久之其後

相繼者則曽公亮文彦博也他人豈可援以

爲例耶近歳以來致仕不問何人不復納節

換官亦恐有違舊制乞令三省樞密院討論

舊典施行 從之既而三月二十一日樞密

院奏檢討典故 慶曆三年五月特令河陽

三城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楊崇勲爲

左衛上將軍致仕初崇勲判成德軍而部民

行賂其子崇誨求免所犯罪事故特令致仕

熙寧元年二月二十八日以醴泉觀使定國

軍節度使李端愿爲太子少保致仕端愿以

目疾請休退故事多除上將軍致仕 上命

討閲唐制優加是命三年 上御 集英殿

䇿進士午漏 上移御需雲便坐 延輔臣

賜茶曹公亮陟降 殿陛足跌仆於地 上

遽命左右掖起之明日以病告久之進司空

以河陽三城節度使兼侍中集禧觀使五日

一朝㑹討夏人起公亮知永興軍 召還復

爲集禧觀使納節請老以太傅兼侍中致仕

詔今後節鉞致仕令三省樞密院遵依 祖

宗典故自是之後至九年四月十三日吕忠

穆頤浩復以少𫝊鎭南之節得謝蓋所以寵

明受之勲遂至十六年正月而夢得建旄矣

納節既不舉行故雖無功者亦得扳援爲比

迄於今不復可追正也崇勲明年十二月實

甞改宫保崈禮所奏互是但公亮爲退傅元

不帶節鉞此爲失之

    彭輅告詞

近歳引年掛冠者不常有或以疾匄致仕則

必轉官從欲中書給綸告 王言SKchar撫皆如

生存時蓋猶望其有瘳也曁遺奏徹 宸扆

則又降 㫖贈官乃始寓追賁泉穸之意惟

嘉定壬申七月前主管殿前司公事果州團

練使主管武夷山冲佑觀彭輅授均州觀察

使致仕制詞有曰卧壺頭之疾方自解於中

權掛神武之冠忍遽聞於遺表可無寵數憫

我藎臣又曰顧瞻壁壘方覺精明小逸宮祠

如何不淑又曰士志死綏未得捐 --捐軀塗肝腦

之地 朕方推轂乃成移疾寘股肱之悲英

爽不亡識予愴悼蓋似以致仕合於遺表以

轉官合於贈典前雖無此比然於今世致仕

者用之則是得其實也

愧郯錄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