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愧郯錄 (四部叢刊本)/卷十一

卷十 愧郯錄 卷十一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十二

愧郯錄卷第十一五則

       相 臺 岳 珂

    制舉科目

制科之設自漢有之矣至唐而其名特多猶

止於御試䇿而已 國初置三科一曰賢良

方正能直言極諫二曰經學優深可爲師法

三曰詳閑吏理達於教化並州府解送吏部

試論三道共三千字以上當日内取成文理

優長人物爽秀者中選而設科之後竟無試

者 乾德元年正月十五日始 詔不限内

外職官前資見任黄衣布衣並許直詣閤門

進奏請應 朕當親試以進時賢 下詔之

七十五日而前博州軍事判官頴贄首應

詔自薦 臨軒召試賢良科稱 㫖遂拜秘

書省著作郎其四年賢良科則又有姜涉經

學科則有郝益出焉五月二十七日 藝祖

御紫雲樓䇿試而陶糓竇儀王著盧多遜王

祐尹拙姚恕馮英並命參校涉等皆以踈略

賜罷猶賜酒食以遣之 定陵右文益篤斯

志林陶應制舉試學士院不及格猶賜同進

士出身見於 咸平三年四月十五日之

詔其市駿骨之意灼然可見矣然 乾德紫

雲之試距今三十有四年元無一人嗣膺此

選不知中閒何時遂増學士院一試也明年

四月十三日始以賢良科試查道陳越王曉

而李邈魯驤不入等其八月十日又試何亮

孫暨孫僅丁遜皆入第四等及第四次等攷

官宋白梁周翰師頏李宗諤趙安仁薛映楊

億殊不聞前有别試亦無學士院考定之文

至 景德二年之七月十八日 詔復置賢

良方正能直言極諫博通墳典達於教化材

識兼茂明於體用武足安邊軍謀宏遠材任

邊寄等科 詔書有曰宜委中書門下先加

程試如器業可觀具名聞奏 朕將臨軒親

試則未 御試之前再加一試疑自此始然

賢良方正之舉得人僅在四年之前而 詔

乃明言復置此科殊不見罷科之日爲不可

曉也明年七月二十九日以考定官⿱目兆逈重

考官吕文仲吕祐之戚綸陳彭年所考當應

制舉人所納文卷付中書詳較 㑹要書其

事以爲 眞皇之意蓋恐遺才當是所考有

不中格者而復加詳審爾此僅與今進卷䇿

論付侍從後省看詳者同而非試也八月二

十二日 詔趙宗古陳綘令狐頌陳漸陳貫

令依例付中書試蓋即前詳較不中者之姓

名然中書所試亦未詳以何等文字九月十

七日 御崇政殿䇿試乃錢易石待問二人

又與前名不同攷之登科記則言二年之

詔已有委中書試論六首之 㫖是年乃不

紀論題又明年中書門下考試陳綘夏竦乃

肇見六論一曰定四時别九州聖功孰大二

曰考定明堂制度三曰光武二十八將功業

先後四曰九功九法爲國何先五曰舜典爲

禹勤事功業孰優六曰曽參何以不列四科

此蓋試論之始而絳又去年所召至今乃中

者也自是而後曠歳無之 仁宗天聖七年

閏二月二十三日復 詔置六科惟増詳明

吏理可使從政餘皆如 景德之詔是科元

未嘗罷而再稱復置尤不可曉 詔書又曰

今復置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博達墳典明

於敎化才識兼茂明於體用詳明吏理可使

從政識洞韜略運籌決勝軍謀宏逺材任邊

𭔃六科應内外京朝官不帶臺省館閣職事

不曽犯𧷢及私罪情輕者並許少卿監巳上

奏舉或自進狀乞應上件科目仍先進所業

䇿論五十首詣閤門或附遞投進委兩制看

詳如詞理優長具名聞奏當降 朝㫖召赴

闕差官試論六首以三千字以上爲合格即

與 御試又置高蹈丘園沉淪草澤茂才異

等三科應草澤及貢舉人非工商雜類者並

許本路轉運逐處長貳奏舉或自於本貫投

狀乞應上件科目州縣體量實有行止别無

玷犯者即令納所業䇿論五十首本州看詳

委實詞理優長即上轉運使覆更審訪鄉里

名譽選有文學佐官看詳委實文行可稱者

即以文卷送尚書禮部委判官看詳選擇文

理優長者具名聞奏當降 朝㫖召赴闕差

官試論六首以三千字以上爲合格即與

御試又置書判㧞萃科武舉其逐處㸔詳官

不得以詞理平常者一例取 㫖如違必行

朝典仍限至十月終巳前具姓名申奏到闕

更有合行事件委逐司條例以聞其制加詳

矣明年六月十六日 命盛度韓億就秘閣

考試賢良科何詠茂才科冨弼論各六首蓋

始就閣試登科記明言茂才科六論與賢良

同詠既有官弼爲進士當如 詔書以賢良

方正而下六科爲有官者之試高蹈丘園而

下三科爲未仕者之試其名不同而實一耳

景祐元年六月二十一日始於才識兼茂科

得呉育而張方平以進士中茂才 寶元元年

七月二十七日方平又以秘書省校書郎再

對賢良方正之䇿則是制科人有再試再中

者矣至 皇祐元年八月二日上封者言伏

見 國家每設制科以收賢材中選之後多

至大用以此知不獨取於刀筆蓋將觀其器

能也舊制秘閣先試六論合格者然後 御

試䇿一道先論者蓋欲探其博學後䇿者又

欲觀其才用近來 御前所試䇿題其中多

問典籍名數及細碎經義乃是又重欲探其

博學竟不能觀其才用豈 朝廷求賢才之

意耶欲乞將來 御試䇿題中止令問事關

治亂體繫安危用之則明昌捨之則微弱往

古之巳試當今之可行者十餘條限三千字

以上成所對人若文理優長識慮深逺其言

眞可行於世其論果有補於時者即爲優等

若是文意平常别無可采者即爲末等量與

恩澤所有名數及細碎經義更不詳問如此

則不爲空言可得實效 詔撰䇿題官先問

治亂安危大體其餘所問經史名數自依舊

制則其制益加詳焉至 熈寧七年五月十

四日以 御試舉人既有䇿從中書門下之

言並罷此舉時吕惠卿力主之馮京力爭而

不能得 元祐元年閏二月二日用侍御史

劉贄之言復賢良茂才科明年九月二十四

日首得布衣謝悰未仕而中賢良科肇見於

此 紹聖元年九月十二日 哲宗用章享

李清臣鄭雍之議又 詔罷制科 高宗中

興 紹興元年正月一日德音首 詔復置

賢良一科且令講求典故於是儀曹之奏曰

舊制科場年春降 詔九月赴詔 命尚書

兩省諫議大夫以上御史中丞學士待制各

舉一人不拘己未仕命官不拘有無出身仍

以不曽犯𧷢私罪充各具辭業䇿論五十篇

分爲十卷繳進入舉詞送両省侍從參考分

爲三等文理優長爲上等次優爲中等平常

爲下等考試繳奏次優以上召赴閣試今詳

天聖七年復置六科詔書首云皆考士節之

無瑕采郷評之共許 嘉祐二年詔舉九科

亦令采察文行若不如所舉並坐舉者四年

旌德縣尉汪輔之巳試六論過閣及殿試亦

考入第四等而言者以無士行罷之故蘇文忠

軾有云凡預言書之詔命已爲天下之選人然

猶使御史得以求其疵諫官得以攷其素一

䧟清議輒爲廢人蓋 國家自昔制科取人

中選之後多至大用其攷察之嚴不得不爾

令乞今後遇有應者並須尚書兩省諌議大

夫以上御史中丞學士待制三人奏舉先攷

其素行無愧於清議然後 詔試舉非其人

者坐之其閣試舊制一場論六首每篇限五

百字以上題目於九經十七史七書國語荀

子楊子管子文中子正文及注䟽内出内一

篇暗數一篇明數如 紹聖元年閣試舜得

萬國之驩心論出史記樂書舜彈五絃之琴

歌南風之詩而天下治夫南風之詩者生長

之音也舜樂好之樂與天地同意得萬國之

驩心故天下治也此謂暗數謹事成六德論

出毛詩皇皇者華箋注此謂明數四通以上

爲合格仍分五等入四等以上召赴殿試論

引上下文不全上下文有度數及事類暗數

引不盡並爲粗差翰林學士兩省官考試于

秘閣御史臺官監試及差封彌謄錄官攷訖

以合格試卷繳奏 御前拆號竊詳舊制兼

注䟽内出題今復科之初欲權罷䟽義餘依

舊制 詔䟽義出題臨時取 㫖珂嘗攷之所

謂舊制蓋 祖宗之制也自賢良以至邊寄謂

之六増高蹈等三科謂之九此則甚明特所

舉官之名稱前乎 元豐則不能詳所出題

之詳略因乎 元祐而不能舉遂使外臺參

薦之制尼不復見而臨時取 㫖之詔

高宗猶意其更 祖宗之已行益有以啓

上心之疑而未之亟許焉明年正月二日遂

下 詔今後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復置賢良科舉官繳詞業

一如儀曹之奏不復許在外之明𫾻者其後

至四年三月十一日七年二月九日十年三

月二十三日十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十七年四

月二日二十年五月四日二十三年五月一日

二十六年四月三日二十九年三月十九日

三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凡十一 詔而迄

無應書 孝宗即位詔令郡國皆聽薦舉

乾道五年十一月四日始得李垕復就中書試

焉爾後李塾鄭建德莊冶姜凱滕𡷫杜旟之

流時不乏人或試而不合或召而不試或薦

而不召寥寥絶響迄未復振良以此也按薦

舉之制 咸平四年二月二十五日 詔令學

士兩省御史臺五品以上尚書省諸司四品

以上於内外京官幕職州縣官及草澤中舉

賢良方正之士各一人三月十九日 詔所

舉賢良方正應已貼館職及任轉運使者不

在舉限 天聖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屯田員

外郎劉夔請應制科翰林學士宋綬言其已

任尚書六品官罷之 景祐元年二月四日

詔六科今後應京朝官幕職州官不犯𧷢罪

及私罪情輕者並許應京朝官須是太常博

士巳下不得帶省府推判官館閣職事并發

運轉運提㸃刑獄差任者其幕職州縣官須

經三考以上其見任合該移入沿邊不般家

地分及川廣福建等處者𠉀廽日許應高蹈

丘園沉淪草莾茂科異等三科及武舉應進

士諸科取解不𫉬者不得應 慶曆六年

月十八日 詔自今制科並隨貢舉爲定制

須近臣論薦無得自舉 嘉祐二年六月十

九日 詔自今太常博士而下不充臺省館

閣職及提㸃刑獄以上差任選人不限有無

考第并草澤人並聽待制以上舉即不得自

陳内草澤人並許本路轉運使採察文行保

明奏舉如程文荒淺不中選才行不如所舉

者坐之出題之制 景祐四年閏五月四日

命兩制各上䇿問叅以經義 元祐七年

月十一日 詔秘閣試制論科於九經兼經

正史孟楊荀國語及注内出題其正義母出

又 國初以宰相撰題 紹聖元年 命翰

林學士林希撰題 乾道七年九月 命宰

相葉衡撰題是皆 國家科目沿革之制先

後互攷尤可見其變也初 熈寧變更王荆

公用事惡人議巳欲撼成制二年十二月九

日始 詔削制科恩數迄於罷舉 紹聖章

享奏對遂有復科無𥙷謝悰王當司馬槱等

皆極踈謬之說是不足論而 皇祐五年

月試者十八人時宰相密諭考官只放一人

過閣惟太祝趙彦若與選及對䇿又黜之則

深可爲 治朝惜若 嘉祐八年六月十七

日詔制科十七人趙卨等權罷將來科場便

赴秘閣就試蓋一時有所不暇非故事也然

 天聖 嘉祐之詔 紹興之議攷之素行

又爲取人之要云

    追𠕋后

國初追𠕋后始於 孝惠 建隆三年四月

追𠕋爲皇后 乾德二年三月謚曰孝惠太

常 上議攝太尉 皇弟開封尹奉𠕋繼之

者 淑德 懿德 章懐 章穆 温成

明達 明節 成穆凡八行焉 母后又不

與也惟 明道二年十月三十日追𠕋美人

張氏爲皇后十一月三十日 詔追𠕋皇后

官告焚黄進入 内是時 郭后正位中宮

仁宗追念遺徽特崇位號故不盡用后制然

以儷體 宸極乃舍𠕋用告下儕妃嬪雖曰

欲從殺禮然予名捐實訂禮者要失所据矣

其後 温成卒奉𠕋孫威敏沔以樞密副使

力爭不肯行事亦可見當時之公議焉

    后陵名樂舞

國朝陵名自 昌 熙而下皆聮永字定於

宰臣 皇后皆祔葬或從姑未甞獨製陵名

上謚皆繇太常樂舞製於學士如大安之樂

雖定於 皇祐三年七月丁巳然自 開國

之初 建隆元年四月癸酉固已以十二安

易周十二順矣惟 章懷后追𠕋以 至道

三年六月十三日降制而七月二十四日直

祕閣朱昻請上謚八月三日昂又上陵曰保

泰舞曰永和遡攷是時 諸后在清祏 孝

明曰惠安 孝惠曰奉安 孝章曰懿安

懿德曰順安 淑德曰嘉安 章穆曰理安

又皆有樂曲名獨此爲不然殆不可曉且以

直秘閣而議典禮上廟謚製陵名定樂舞以

后廟而特起陵名且用二字皆典故所無也

    上后謚官

建隆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太常少卿馮吉上

昭憲皇后初諡曰明憲自後以爲故事惟

孝章以翰林學士承㫖宋白 元德以秘閣校

理舒雅 章懿則 命翰林學士馮元如

孝惠則闕 上議之官 温成則有 賜謚

之詔它皆以判太常寺貳卿之議而行之自

慈聖光獻以母儀 四朝始用翰林學士章

惇仍始受成於 祖宗之廟以後乃歸之翰

苑以爲常制 章穆之爲莊穆仍有吏部尚

書張齊賢等覆謚又不同云

    告謚祖廟

受后謚于 祖廟自 國初已有此議已而

莫之能行 昭憲之謚 建隆二年七月八

日太常禮院言準 詔議定 皇太后謚按

唐憲宗母王太后崩有司集議以百官謚狀

讀於太廟然後上之取受成於祖宗之義也

周宣懿皇后謚號即有司撰定奏聞未嘗集

議制下之日亦不告郊廟修謚𠕋畢始告廟

還讀於靈座前 詔從周制是初有請而未

從也 孝明之諡 乾德二年正月七日太

常禮院言按唐㑹要元和十一年順宗皇后

王氏崩謚曰莊憲初太常少卿韋纁進謚議

公卿集定欲告天地宗廟禮官奏議曰按曽

子問賤不誄貴㓜不誄長禮也古者皇后之

諡則讀於廟江都集禮引白虎通曰皇后何

謚謚之於廟又曰皇后無外事無爲於郊所

以必謚於廟者謚宜受成於祖宗故皇后謚

成於廟請準禮集百官連書謚狀訖讀於太

廟然後上謚於兩儀殿今 孝明皇后上謚

望如舊禮 詔令尚書省集官議定以聞是

又惟從其集議而已迨于 神宗追孝 仁

祖爲天下得人之德 慈聖光獻凢禮皆異

於前于是用翰林學士章享之議始集中書

樞密院侍從官御史臺五品尚書省四品諸

司三品宗室正任團練使以上赴 太廟行

請諡之禮遂 詔作𠕋寶告于天地 宗廟

社稷讀於 慶壽殿時 元豐二年十一月十

三日也以後又有 母后 中闈之别蓋有

唐已定之制有司屢請迄六世而後克從以

是知議禮聚訟豈不難哉



愧郯録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