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一 愧郯錄 卷十二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十三

愧郯錄卷第十二七則

       相 臺 岳  珂

    文武服帶之制

國朝服帶之制 乘輿 東宮以玉大臣以

金親王勲舊間賜以玉其次則犀則角此不

易之制考之典故玉帶 乘輿以排方 東

宮不佩魚親王佩玉魚大臣勲舊佩金魚金

帶有六種毬路御仙花荔枝師蠻海捷寶藏

金塗帶有九種天王八仙犀牛寶缾師蠻海

捷𩀱鹿行虎窪面金束𢃄有八種荔枝師蠻

戯童海捷犀牛胡荽鳯子寳相花金塗束𢃄

有四種犀牛𩀱鹿野馬胡荽犀𢃄有二種以

牯牸爲别自金𢃄而下凡爲種二十有七朝

章之辨盡於此矣 祖宗時凡新除恩慶

臣樞宻使知樞宻院事參知政事樞宻副使

同知樞密院簽書同簽書樞密院事賜金笏

頭二十五兩帶副以魚袋武臣御仙花帶無

魚袋使相節度使宫觀使觀文殿大學士曽

任宰相者即賜金笏頭二十五兩帶副以魚

袋餘只賜御仙花帶無魚袋三司使權及權使公事

觀文殿學士資政殿大學士翰林學士承

㫖翰林學士資政殿端明殿翰林侍讀侍講

龍圖天章寶文閣樞密直學士龍圖天章寶

文閣直學士御史中丞兼守並同並賜金御仙花

二十兩帶知制誥賜牯犀帶副以金魚凡出

使見任中書樞密使曽任宰相并使相節度

使賜金御仙花二十五兩束帶宣徽使曽任

中書樞密院充諸路都緫管安撫使賜金御

仙花二十兩束帶節度觀察留後觀察使賜

金御仙花二十兩束帶正任防禦使至刺史

内客省使至閤門使延福宮使至昭宣使充

諸路路分一州緫管鈐轄沿邊知州軍安撫

賜金御仙花二十兩束帶諸司使充者十五

兩客省引進閤門副使諸司副使内侍省内

侍押班充諸路沿邊路分鈐轄賜金御仙花

十五兩束帶文臣換武臣並賜塗金銀寶缾

十五兩帶 御前軍班換前班並賜塗金銀

帶諸司使寶缾二十兩副使至崇班寶缾十

五兩供奉官至殿直荔枝十兩奉職借職雙

鹿八兩堂後官新除賜塗金銀寶缾十五兩

帶𠆸術官雖服紫綠皆給銀帶 元豐改官

制五年正月二十九日詔三師三公宰相執

政官開府儀同三司節度使嘗任宰相者觀

文殿學士以上金毬文方團帶佩魚觀文殿

學士至寶文閣直學士節度使御史大夫中

丞六曹尚書侍郎散騎常侍御仙花帶内御

史大夫六曹尚書翰林學士以上及資政殿

學士特班翰林學士上者仍佩魚 大觀二

年五月十七日 詔中書舍人諫議大夫待

制殿中少監許繫紅鞓犀帶更不佩魚迄于

中興 乾道九年十二月五日 詔中書舍

人左右諫議大夫龍圖天章寶文顯謨徽猷

敷文閣待制權侍郎許服紅鞓排方黒犀帶

仍佩魚於是其制始定然考之初制亦頗有

不盡同者按 太平興國七年正月九日翰

林學士承㫖李昉言凖 詔詳定車服制度

其荔枝帶本是 内出以賜將相在於庶僚

豈合僣服望非恩賜者官至三品乃得服

詔可則是荔枝帶其初固嘗以賜將相矣而

今則惟武臣用之也 慶曆八年十一月二十

九日彰信軍節度使兼侍中李用和言伏見

張耆授兼侍中日特賜笏頭金帶以爲榮異

欲望正謝日凖例特賜 詔如耆例王貽永

見任樞密使同平章事亦令閤門就賜則是

笏頭帶其初雖武臣爲見任樞密使若使相

者皆未嘗得賜矣而今則凡使相皆通服也

熙寧十年十二月八日崇信軍節度使同中

書門下平章事宗旦集慶軍節度使同中書

門下平章事宗諤以郊禮加恩告謝特賜金

笏頭腰帶加魚袋自是宗室帶同平章事者

著爲例則是宗室使相初亦不服其帶至此

而始更其制 紹興六年八月十四日三省

行首司言宰執秦檜昨係資政殿大學士今

來除觀文殿學士到闕朝見閤門稱不合繫

笏頭毬文帶詔許服繫舊賜帶則是前任宰

執初亦不服其帶至此而始許其服蔡絛鐵

圍山叢談曰 太宗時得巧匠因親督視於

紫雲樓下造金帶得三十條匠者爲之神耗

而死於是獨以一賜曹武穆彬其一 太宗

自御之後隨入 熙陵而曹武穆所賜帶即

莫測何往也餘二十八條特命貯之庫號鎭

庫帶焉後人第徒傳其名而宗戚群璫間一

有服金帶異花精緻者人往往輒指目此紫

雲樓帶其實非也故吾迄不得一識之自貯

庫帶後廑歷百五十年所及虜𮪍犯闕 太

上皇狩丹陽因盡挈鎭庫帶以往而一時從

行者有若童貫伯氏諸貴遂皆賜紫雲樓金

帶矣後事甫平 太上皇歸宫闕於是 靖

康 皇帝復命追還之庫吾在萬里外獨甞

聞諸然又不得一識也 中興之十三祀有

客來自海外忽出紫雲樓帶上以四胯出視

吾蓋虜騎再入適紛紜時所追還弗及者其

金紫磨也光𧰟溢目異常金又其文作醉拂

䔉人皆突起長不及寸眉目宛若生動雖呉

道子畫所弗及若其華紋則又六七級層層

爲之鏤篆之精其微細之像殆入於鬼神而

不可名且往時諸帶方胯不若此帶迺獨大

至十二稻是在往時爲窮極巨寶不覺爲之

再拜大息我 祖宗規模雖一帶猶貽厥後

丗必無以加也則是金帶諸種之外 乘輿

大臣又有通服拂䔉帶之制 紹興三年

月二十八日 詔宗室外正任依舊許繫金

帶已賜花犀帶及見繫花犀帶臣僚除宗室

依條外餘不許服則是犀帶牯牸之外宗室

又有通服花犀帶之文珂嘗詳考所由參之

典故亦各自有其説 端拱中 詔作瑞草

地毬路文方團胯帶副以金魚賜中書樞密

院文臣是 太平興國初猶未定制也故荔

枝亦通用焉 端拱之賜止及文臣故武臣

之賜笏頭始於 慶曆而宗室之賜笏頭亦

始於 熙寧 㑹要所載宗室許服工夫金

帶通犀牯犀等帶故紫雲之帶 熙陵所以

寓其親厚元勲之意而宗室花犀亦得著令

通服之要之五者皆有所据獨秦檜所服一

事頗背典章按 元豐之制觀文殿學士服

御仙花而 元祐五年十一月十日 詔臣僚

曽賜金帶後至不該繫者在外許繫以理考

之檜當時在外因其舊繫所服笏頭而許繫

焉是矣到闕則合服御仙花矣一時特許服

繫舊賜帶固出 上恩而 中興㑹要乃繫

之曰宰執因降黜不帶職並同庶官後復職

者恩數並合依舊以閤門誤認法意有司申

明故降是命如此則 元祐之詔不復行

元豐之制不可用矣是書雖進於 孝宗朝

而書館積舊事彚爲一編蓋沿檜舊文云

    非宰執賜笏頭帶

服帶之制凡非中書樞密院若使相無賜笏

頭帶者惟 元豐元年十一月乙亥宣徽南院

使西太一宮使王拱辰辭賜方團金帶珂按

爲宣徽使而特賜者有三張方平郭逵皆嘗

爲執政非拱辰比是時之 詔以拱辰歴事

三朝累經内外清要繁劇特從其請不得爲

例又許依二府賜墳寺度僧其異數舄奕見

于劉忠肅摰所作行狀蓋無前比云

    開禧復泗州赦

開禧二年六月十七日都省劄子泗州官吏

軍民耆壽等眷言泗上實屏淮堧自汙腥羶

多歷年所境土雖隣於王化版圖未入於職

方中夜以興SKchar副望霓之意當饋而歎敢忘

甞膽之憂爲爾遺𥠖鞠我征旅𧴀貅奮勵虵

豕震驚金鼓一臨城池自潰載念耄倪之衆

乆罹塗炭之菑淫刑動極於參夷重賦殆逾

於箕歛可無恩霈用慰瘡殘應泗州見禁罪

人除犯刼謀故闘巳殺依法餘雜犯死罪以

下並放應本州民間合納租稅可與放免三

年應本州民戸並特與賑給一次合用錢米

申宣撫司支破應本州居民屋宇曽經焚毁

者官爲日下修蓋内無己屋人那撥官舍應

副安泊母令𭧂露應本州居民遺下屋業田

土限一季許元主召保識指實給還限滿無

人識認仰本州出榜召人承佃勘㑹今來本

州歸正歸附等人曽授僞命賫到付身並令

有司依格換給更與轉官已換給者與添差

差遣若人材卓異委堪任使即仰守臣具名

實來上當議旌擢應本州屯守官兵等人並

特與犒設一次應本州父老令長吏致問優

給錢酒年九十以上者給賜束帛百嵗以上

特與官封婦人與封號應本州神祠感應者

仰守臣日下契勘具靈驗事跡申宣撫司備

申三省樞密院特與初封已封爵者更與加

封内廟宇損壞如法修葺仍嚴㓗致祭應本

州内忠臣義士並與表式墳墓於戲天地之

德曰生肆亟覃於仁澤室家之民相慶幸復

見於華風尚肩忠義之誠庸迓安居之樂故

兹詔示想冝知悉珂謹按 祖宗朝毎有武

功恢拓之事必曲赦其境罪無輕重咸除之

如 乾德三年正月二十四日平西川之制

是也降德音徧减天下死刑釋餘罪如 建

隆元年六月二十三日平潞州之制是也雖

降德音止于其境罪無輕重咸如大赦之例

如 太平興國三年五月一日復泉州之制是

也降德音于江西湖南兩路除十惡四殺放

火造僞犯贓外雜死罪降流餘遞减等釋徒

罪如 皇祐五年二月十六日平儂智高之

制是也降大赦于天下罪無輕重咸除之如

宣和六年八月十八日收復燕雲之制是也

雖降曲赦于一境猶除十惡四殺放火造僞

犯𧷢外鬭殺情輕减等餘並釋之如 崇寧

二年正月二十五日平荆湖南北路傜賊之

諭是也 紹興復海州降赦用 乾德之例

隆興平廣西德音同 皇祐之法或釋徒或

釋杖要無大異 開禧三年三月二十六日

逆曦底戮亦用曲赦惟此年之制不以赦不

以德音首尾如赦文而惟用都省劄子後仍

以詔示結尾詞又自雜祀死罪巳下並放古

今無此式也

    宮禁進見

漢時宫禁與外閒無大别異樊噲排闥而入

吕后跪謝周昌𡊮盎郤謹夫人之坐皆以爲

常至唐亦然户外昭容紫䄂垂雙瞻御坐引

朝儀之句見於杜甫之詩韓偓金鑾宻記亦

得見趙夫人之屬蓋習見如此 國朝家法

最爲嚴備羣臣雖肺腑無得進見 宫禁者

珂甞攷王稱東都事略曹佾傳曰 神宗一

日敕中使召佾見於便殿與同至 慶壽宫

慈聖愕然遽止之曰外戚自來未有輙入禁

掖者安可以我開其端 神宗曰聊以慰骨

肉之情他人固不可也時左右已預辨宴具

神宗親捧觴 慈聖自酌酒以授佾佾跪飲

之次則鈞天盛奏丙夜酩酊而罷以 御前

紅燭送歸佾愛姬慧夫人者迎門謂曰王何

所之而遲留至此耶佾曰吾到天上來耳

慈聖崩旣免喪佾請郡 神宗曰時見舅如

面 慶壽宫奈何欲逺 朕得非待遇有不

至乎 神宗嘗謂人臣曰曹王雖以近親貴

然端謹寡過善自保實人臣也是時蓋 慶

壽享天下養 神宗先意承志極其順事而

後有此自 崇 觀以後頗不然雖曰親親

要非故事也

    刊進書載表卷首

今丗進書如勑局史館每一修進必載表文

于卷帙之首士夫家有著述進 御亦如之

珂嘗攷其制蓋自元魏時巳有此比按髙峻

小史崔鴻傳曰鴻弱冠便有著述之志見晉

魏前史皆成一家無所措意以劉淵石勒慕

容儁符健慕容垂姚萇慕容德赫連勃張軌

李雄呂光乞伏國仁禿髪烏孤李暠沮渠䝉

遜馮跋等並因丗故跨僣一方各有國書未

有統一鴻乃撰爲十六國春秋勒成一百二

十卷因其舊記時有増損褒貶焉鴻二丗仕

江左故不錄僣晉劉蕭之書又恐識者責之

未敢出行於外丗宗聞其撰錄遣散騎常侍

趙邕詔鴻曰聞卿撰定諸史甚有條貫便可

隨成者送呈朕當於機事之暇覽之鴻以其

書有與國初相涉言多失體且既未就乞不

奏聞鴻後典起居乃妄載其表於卷首正光

以前不敢顯行其書自後以其伯光貴重當

朝知時人未能發明其事乃頗相傳續亦以

光故執事者遂不論之然則其來尚矣

    金銀牌

洪文敏邁容齋三筆曰金國每遣使出外貴

者佩金牌次者佩銀牌俗呼爲金牌銀牌郎

君北人以爲契丹時如此牌上若篆字六七

或云阿骨打花押也殊不知此本中國之制

五代以來庶事草創凡乗置奉使於外但給

樞宻院牒 國朝太平興國三年因李飛雄

矯乗廐馬詐稱使者欲作亂旣捕誅之乃

詔自今乗驛者皆給銀牌 國史云始復舊

制然則非起於虜也 端拱二年復詔先是

馳驛使臣給篆書銀牌自今冝罷之復給樞

宻院牒珂按 三朝國史輿服志曰銀牌唐

制差發驛遣使則門下省給傳符以通天下

之信 皇朝符劵皆樞宻院主之舊有銀牌

以給乘驛者闊一寸半長五寸面刻𨽻字曰

勑走馬銀牌凡五字首爲竅實以韋帶其後

罷之樞密院給劵謂之頭子 太平興國三

年李飛雄詐乘驛謀亂伏誅罷樞密院劵别

制新牌闊二寸半長六寸易以分書上鈒二

飛鳯下鈒二麒麟兩邊年月貫以紅絲絛

端拱中使臣護邊兵多遺失之者又罷銀牌

復給樞密院頭子然則所謂舊制者唐制也

考之唐六典門下省符寶郎之掌二曰傳符

所以給郵驛通制命而注其下曰兩京留守

及諸州若行軍所並給傳符諸應給魚符及

傳符者皆長官執其長官若被告謀反大逆

其魚符付以次官無次官付受告之司而傳

符之制太子監國曰雙龍之符左右各十京

都留守曰麟符左二十其右一十有九東方

曰青龍之符西方曰騶虞之符南方曰朱雀

之符北方曰𤣥武之符左四右三又注其下

曰左者進内右者付外應執符人其兩京留

守符並進内若車駕巡幸留右符付留守人

歴考其事皆無以銀爲牌之制豈沿襲至季

丗不復分左右符以從簡便耶鳯麟之象是

亦𩀱龍四獸之遺規也蔡絛鐵圍山叢談曰

政和以後道家者流始盛羣羽士因援江南

故事林靈素等多賜號金門羽客道士居上

者必賜以塗金銀牌上有天篆咸使佩之以

爲外飾被寵異則又得金牌焉及後女眞亂

華羣酋長皆佩金牌爲號始寤前兆之不祥

蓋此又一時崇尚異教之制非前比云

    古今祠厲

古有七祀於前帝王諸侯卿大夫之無後者

皆致祭焉謂之泰厲公厲族厲今絶無舉行

者故此等無依之厲勢或出於依附滛祠殆

無足恠禮記祭法鄭氏注漢時民家皆秋祠

厲蓋此祀又達於民也於古加嚴矣鄭注又

云民祠厲而託之曰山蓋惡言厲巫祝取厲

山氏之名去厲爲山且引春秋良霄事謂厲

山有子曰柱證時巫之謬珂按巫誠謬矣然

謂厲爲山要非如此大訛意必祀山氏特去

一字不馴者耳巫祝下流去古未逺尚知有

厲山氏今丗謂夏禹爲行雨之神謂小孤爲

婦人之神皆安行而不以爲誤是巫又烏知

厲山



愧郯錄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