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二 愧郯錄 卷十三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十四

愧郯錄卷第十三十則

       相 臺 岳 珂

    指南記里鼔車

國朝大駕之制指南車一曰司南車赤質兩

箱𦘕青龍白虎四面𦘕花鳥重臺勾欄鏤拱

四角垂香囊上有仙人車雖轉而手常南指

一轅鳯首駕四馬駕士舊十八人 雍熈四

年增爲三十人服繡孔雀記地鼓車一名大

章車赤質四面畫花鳥重臺勾欄鏤拱行一

里則上層木人擊鼓十里則次層木人擊鍋

一轅鳯首駕四馬駕士舊十八人 雍熈四

年增爲三十人服繡對鵝珂按二車指南

始於 天聖五年十一月壬寅定王府記室

参軍工部郎中直昭文館燕肅創意始上其

制其車用獨轅車箱外籠上有重髙宗廟諱立木

仙人於上引臂南指用大小輪九𨾏合齒百

二十脚輪二𨾏髙六尺圍一丈八尺附脚立

子輪二𨾏徑二尺四寸圍七尺二寸岀齒各

二十四齒閒相去三寸轅端横木下立小輪

二𨾏徑三寸鐵軸貫之左小平輪一𨾏徑一

尺二寸岀齒十二右小平輪一𨾏徑一尺二

寸岀齒十二中心大平輪一𨾏徑四尺八寸

圍一丈四尺四寸岀齒四十八齒閒相去三

寸中立貫心軸一條髙八尺徑三寸上戴木

仙人其車行木人南指若折而東推轅右旋

附右脚子輪順轉十二齒擊右小平輪一匝

觸中心大平輪右旋四分之一轉十二齒車

東行木人交而南指若折而西推輪左旋附

左脚子輪隨輪順轉十二齒擊左小平輪一

匝觸中心大平輪四分之一轉十二齒車正

西行木人交而南指若欲比行或東西轉亦

如之是時入内内侍省内侍殿頭盧道隆亦

上記里皷之制其車亦獨轅𩀱輪箱上爲兩

層各安木人手執木槌脚輪各徑六尺圍一

丈八尺脚輪一周而行地三歩古法六尺爲

歩三百歩爲里今法五尺爲歩三百六十歩

爲里立輪一𨾏附於左脚徑一尺三寸三分

圍四尺一寸四分出齒十八齒間相去二寸

三分下平輪一𨾏徑四尺一寸四分圍一丈

二尺四寸二分出齒五十四齒間相去與附

立輪同立貫心軸一條上安銅旋風輪一枚

出齒三齒間相去一寸二分中立平輪一𨾏徑

四尺圍一丈二尺出齒百齒間相去與旋風

等次安小平輪一𨾏徑三寸少半寸圍一尺

出齒十齒間相去一寸平輪一𨾏徑三尺少

半尺圍一丈出齒百齒間相去與小平輪同

其中平輪轉一周車行一里下一層木人擊

鼔上平輪轉一周車行十里上層木人擊鐲

都用大小輪八𨾏共二百八十五齒遞相鈎

鏁犬牙相制周而復始 詔皆以其法下有

司製之如是則皆有其制度藏之有司矣

祐陵稽古 大觀元年内侍吳德隆又獻二

車之制其指南車身一丈一尺一寸五分闊

九尺五寸深一丈九寸車輪直徑五尺七寸

車轅一丈五寸車箱上下爲兩層中設屏風

上安仙人一執杖左右龜鶴各一童子四各

執纓立四角上設關棙卧輪一十三各徑一

尺八寸五分圍五尺五寸五分出齒三十二

齒間相去一寸八分中心輪軸隨屏風貫下

下有輪一十三中至大平輪其輪徑三尺八

寸圍一丈一尺四寸出齒一百齒間相去一

寸二分五釐通上左右起落二小平輪各有

鐵墜子一皆徑一尺一寸圍三尺三寸出齒

一十七齒間相去一寸九分又左右附輪各

一徑一尺五寸五分圍四尺六寸五分出齒

二十四齒間相去二寸一分左右疊輪各二

下輪各徑三尺一寸圍六尺三寸出齒三十

二齒間相去二寸一分上輪各徑一尺二寸

圍三尺六寸出齒三十二齒間相去一寸一

分左右車脚上各立輪一徑二尺二寸圍六

尺六寸出齒三十二齒間相去二寸二分五

釐左右後轅各小輪一無齒繫竹䉡并索在

左右軸上遇右轉使右轅小軸觸落右輪若

左轉使左轅小輪觸落左輪行仙童交而指

南車成記里皷車車箱上下爲兩層上安木

人二身各手執木槌輪軸共四内左壁車脚

上立輪一安車箱内徑二尺二寸五分圍六

尺七寸五分二十齒齒間相去三寸三分五

釐又平輪一徑四尺六寸五分圍一丈三尺

九寸五分出齒六十齒間相去二寸四分上

大平輪一通軸貫上徑三尺八寸圍一丈一

尺出齒一百齒間相去一寸二分立軸一徑

二寸二分圍六寸六分出齒三齒間相去二

寸二分外大平輪軸上有鐵撥子二又木横

軸上關棙撥子各一其車脚轉一百遭通輪

軸轉周木人各一俱在手擊鉦鼓造二車成

其年 宗祀始用之然則又與燕肅盧道隆

之法不同 仁宗實錄載肅之表曰黄帝與

蚩尤戰于涿鹿之野蚩尤起大霧將士不知

所向帝遂作指南車又周成王時越裳氏重

譯來獻使者或失道周公賜軿車以指南其

後法俱亡漢張衡魏馬鈞繼作之屬丗亂離

其器不存宋武帝平長安嘗爲此車而制不

精祖沖之亦復造之後魏太武帝使郭善明

造彌年不就又命扶風馬岳造垂成而爲善

明鴆死其法遂絶唐元和中典作官金公立

以其車及記里鼓上之憲宗閲於麟德殿以

備法駕歴五代至 國朝不聞得其制者今

創意成之然則古今之爲此者亦艱矣今二

法具在要當參取試造而後見其孰精顧

中興以來未皇禮文猶在弗議重可惜已肅

表不詳沖之之所用考之南史宋武平關中

蓋嘗得姚興指南車有外形而無機杼每行

使人於内轉之昇明中齊高帝輔政使冲之

追脩古法乃改造銅機圓轉不窮而司方如

一史謂馬鈞以來未之有也詳稽前制鼓之

記里容可以輪輻度數計指南則内外泮然

不相爲謀肅之所爲或須人力德隆以鐵爲

墜似復稍精銅機以圎恐但可施之平陸黄

序剏物蓋用之軍旅殆未必如此也

    京師木工

今丗郡縣官府營繕創締募匠庀役凡木工

率計在市之樸斵規矩者雖扂楔之技無能

逃平日皆籍其姓名鱗差以俟命謂之當行

間有幸而脫則其儕相與訟挽之不置蓋不

出不止也謂之糾差其入役也苟簡鈍拙務

閟其技巧使人之不已知務夸其工料使人

之不願爲而亟其斥且畢謂之官作珂嘗疑

祖宗承平時愛民惠工以阜都邑當未必如

此及考之典故有意存而可見者於是始有

以信臆度之不誣表之以示陳古風今之義

焉李文簡燾續通鑑長編 元祐七年正月

辛夘禮部侍郎范祖禹言工部乞遷開封府

於舊南省夫土木之功使匠人度之無不言

費省而易可了及其作之便見費大臣恐枉

勞人力虛費國用珂謂此乃今私家通患而

官府則反是味此奏之言則知當時雇直優

厚無刋除而後致匠者之樂役方且隠欺以

求用之不暇其不假滕口以蔓引推托也决

矣 先朝官吏律已之廉持論之厚又於此

乎見之故不以其事之微而遂略之也

    國忌設齋

祖宗以景靈爲原廟每國忌用時王禮集緇

黄以薦時思焉珂簿正大農日嘗隨班行香

清晨宰執率百官入班定緇黃鍾磬螺鈸如

法僧職宣䟽齋僧道各二十五員以爲常制

珂按續通典在唐已有之髙祖五月六日忌

勝業㑹昌各設五百齋太穆皇后竇氏五月

二十一日忌興福寺興唐觀各二百五十人齋

太宗五月二十一日忌青龍經行寺各五百人

齋文德皇后長孫氏六月二十一日忌慈恩温

國寺各二百五十人齋睿宗六月二十日忌

安國西明寺各三百人齋昭成皇后竇氏十

一月二日忌慈恩寺昭成觀各三百人齋𤣥宗

四月五日忌千福寺開元觀各設三百人齋

元獻皇后楊氏三月二十三日忌資聖化度

寺各二百人齋肅宗四月十八日忌崇聖寺

昊天觀各設三百人齋章敬皇后呉氏正月

二十二日忌章敬寺元都觀各設三百人齋

代宗五月二十一日忌聖興惠日寺各設五百

人齋睿眞皇后沈氏十月二日忌揔持寺肅

明觀各設二百五十人齋德宗正月二十三

日忌莊嚴寺光天觀各設五百人齋昭德皇

后王氏十一月十一日忌福壽寺元真觀各設

五百人齋然則唐制固甚侈今幾止二十之

一 祖宗威神在天要無取乎此姑惟示存

羊之意可也然祝唄之詞頌臺每付之常程

不復刋定如文武官僚祿位常居等語要於

宗廟非所冝言亦鄰於俚云

    皇祐差牒

今丗中臺給黄牒之制前必曰尚書省牒某

官而右語則曰差充某職替某官成資闕珂

嘗得 皇祐五年十二月勑牒一其詞曰中

書門下牒光祿寺丞錢中立牒奉勑冝差知

䖍州贑縣事替阮士龍過滿闕𠉀到交割縣

務諸般公事一一㸃檢依例施行牒至准勑

故牒珂謹按 祖宗朝造命之地本曰中書

門下制勑院在焉自 元豐分三省中書取

㫖門下省審尚書奉行而其職始分故 熙

寧以前士大夫所被受堂帖多是中書省劄

子而官制後始歸之尚書非沿襲之誤也如

𠉀到交割㸃檢數語 祖宗之重民事謹職

守不厭於詳且複蓋於此有稽焉

    紹興儲議

大父鄂王飛 紹興十年出師北征密䟽建

儲議 高宗賜御札有曰覽卿親書奏深用

歎嘉非忱誠忠讜則言不及此今 宸章藏

于家可考而見一時張戒作黙記誤載於七

年而有衝風吹紙之謗珂所上𥸤 天辨誣

一書固首辨之矣然或者以爲勲舊握兵在

外不當與大計故足以致媢忌珂謂不然謹

按漢武帝三王之封霍去病實發其議史記

載其奏䟽曰陛下過聽使臣去病待罪行間

宜專邊塞之思慮𭧂骸中野無以報乃敢惟

他議以干用事者誠見陛下憂勞天下哀憐

百姓以自忘虧膳貶樂損郎員皇子頼天能

勝衣趨拜至今無號位師傅官陛下恭讓不

䘏羣臣𥝠望不敢越職而言臣竊不勝犬馬

 昧死願陛下詔有司因盛夏吉時定皇子

位唯願陛下幸察制曰下御史唐李晟在鳯

翔亦嘗曰魏證以直言致太宗堯舜上眞忠

臣也行軍司馬李叔度曰彼搢紳儒者事公

勲德何希是晟曰君失辝晟幸得備將相茍

容身不言豈可謂有犯無隱耶是非惟上所

擇爾叔度慙此最明證去病是時蓋爲驃騎

將軍以功益置大司馬與大將軍衛青並爲

之晟節度鳯翔隴右涇原軍兼行營副元帥

皆正握兵云

    遂國記誤

王明清揮麈後錄曰官制未改時知制誥今

之中書舍人但演詞而已不聞繳駮也 康

定二年富文忠爲知制誥先是 昭陵聘后

蜀中有王氏女姿色冠丗入京備選 章獻

一見以爲妖𧰟太甚恐不利於少王乃以嫁

其姪從德而擇 郭后位中宫 上終不樂

之王氏之父䝉正由劉氏婣黨屢典名藩未

幾從德卒至是 中批王氏封遂國夫人許

入禁中文忠適當草制封還抗章甚力遂併

寢其 㫖外制繳詞頭蓋自此始珂按 國

朝㑹要 景祐四年二月七日洪州别駕王

䝉正特除名廣南編管永不叙用䝉正女劉

從德妻今後不令入内兒女見與皇族爲㛰

者除已成結更不得爲親如明清之言遂國

者固 上所屬意䝉正所坐止以私通父婢

前任受楊澄吉金故入温嗣良流罪作福之

柄容有所末减也當時司理劉渙簿郭照爲

從各勒停衝替 雷霆之威嚴如此乃有是

哉 景祐在 康定之前王氏已有不令入

内之㫖蒙正官止别駕未聞典藩明清所記

恐或有誤 國史冨文忠弼傳𥘉無此一節

奏議亦不編此䟽蘇文忠軾所作墓誌又不

書惟李文簡燾通鑑長編載其事引别志爲

據又不得其時考明清所刻李賢良垕帖嘗

欲明清注龍山稅官與史事其得之明清無

疑别志雖未詳或縁𡻕月乆復封邑之故而

封還遂致傳疑云表之以章 昭陵之聖德

    武定軍

嘉定戊辰 詔改雄淮軍爲武定珂按此名

有二不可五代史晉開運元年三月癸巳籍

民爲武定軍是嘗爲複名不可一也 眞宗

廟謚曰武定僞蜀嘗以洋州爲武定軍節度

景祐四年四月 詔以犯廟謚改爲武康軍

矣不可二也立軍經武爲一代之制而襲季

丗之號瀆 宗廟之制在今日所當亟正焉

    金版

今郊祀天地 祖宗正配位皆有金版書神

位以金飾木爲之如匣之制稍高博且表以

青字珂按典故 政和六年六月甲戌宣和

殿學士禮制局詳議官蔡攸言臣昨受 睿

旨討論位版之制退考太史局所掌見用位

版皆無所稽據謹按周官有鬼神示之居則

知凡祀未嘗無位旅上帝供金版則知凡位

未嘗無版唯長短廣狹厚薄之數不見於書

恭考禮文傅以經誼伏請昊天上帝位版長

三尺取參天之數厚九寸取乾元用九之數

廣一尺二寸取天之備數書徽號以蒼色取

蒼璧之義皇地祗位版長二尺取兩地之數

厚六寸取坤元用六之數廣一尺取地之成

數書徽號以黄色取黄琮之義仍取周官之

制皆以金爲之飾又案春秋公羊周之郊祭

社稷王者必立祖配也自内出者無匹不行

自外至者無主不止而何休以謂匹合也無

所會合則不行得主人乃止蓋郊所以明天

之道也而天道未易明冝推人道以接之詩

序所以謂尊祖后稷故推以配天者如此其

配位位版在冬祀則宜與昊天上帝同制在

夏祭則宜與皇地祇同制以稱尊祖以配天

地之義 詔從之攸之議固無取然觀 政

和禮制似與今不同稽經諏律必有所折𠂻

而後可也

    薦饗太廟

南北郊祈榖雩祀神州禖祠以宰執充密院

官亦輪攝事 宗廟四時薦饗以宗室使相

充否則以正任蓋 中興以來定制珂按李

文簡燾續通鑑長編 景祐四年四月乙丑

新知樞密院事盛度言奉 敕孟夏薦饗

太廟巳受戒誓而有除命故事樞密不差攝

行祠事 詔以后廟攝太尉趙賀代之夫以

密院則不與祭以 宗廟則差外姓官皆與

 日異而不復考所以然何也

    冷端甲

楊大監簡在戎監甞得諸李尉府顯忠之

族子謂甲不經火冷砧則勁可禦矢謂之冷

端遂言于 朝乞下軍器所製造時顯忠之

子師尹爲知閤門事寔領是官分辨其不然

文移互往復其實工人憚勞費耳時雖知其

强辨而無以折之珂按李文簡燾續通鑑長編

慶曆元年五月甲戌太常丞直集賢院簽書

陜西經略安撫判官田况上兵䇿十四事其

十二日工作器用中國之所長非夷狄可及

今賊甲皆冷鍜而成堅滑光瑩非勁弩可入

自京齎去衣甲皆軟不足當矢石以 朝廷

之事力中國之伎巧乃不如一小羗乎由彼專

而精我漫而略故也今請下逐䖏悉令工匠

冷砧打造純剛甲旋𤼵赴縁邊先用八九斗

力弓試射以觀透箭深淺而賞罰之聞 太

祖朝舊甲絶爲精好但歳久斷綻乞且穿貫

三五萬聮均給四路亦足以禦敵也然則此

甲在 祖宗朝巳有之時珂以憂去 國恨

不以所聞佐其說故迄今猶不能革其制焉



愧郯錄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