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愧郯錄 (四部叢刊本)/卷十四

卷十三 愧郯錄 卷十四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十五

愧郯錄卷第十四七則

       相 臺 岳  珂

    九閣

熙陵篤意右文篇章翰墨夐出前代帝王之

右 眞皇繼統首闢龍圖閣以嚴毖藏此

本朝西清列閣之權輿也閣在㑹慶殿西偏

北連禁中閣東曰資政殿西曰述古殿閣上

藏 太宗御製御書及典籍圖𦘕寶瑞之物

内侍三人掌之 太宗御製御書文集緫五

千一百一十五卷軸冊又有御書紈扇數十其

下列六閣經典閣三千三百四十一卷史傳閣

七千二百五十八卷子書閣八千四百八十

九卷文集閣七千一百八卷天文閣二千五

百六十一卷圖𦘕緫七百三軸卷冊瑞緫閣

竒瑞二十三瑞木十六衆瑞百一十三雜寶

百九十五觀其初制既列經史又儲竒物亦

非專以奉 奎畫然犧河觀瑞圖書爲首命

名之意概可理推矣閣初建既無嵗月 咸

平四年十一月始御是閣召近臣觀 太宗

御書及古今名𦘕閣之名始見于 國史自

是多召羣公觀書嘗語近臣曰 先帝留意

詞翰 朕孜孜綴緝片幅寸紙不敢失墜因

念古今圖籍多所散逸購求甚難 朕在東

宮時惟以聚書爲急多方購求亦甚有所得

王繼英備見其事今已類成正本除三館秘

閣所藏外又於後苑及龍圖閣並留正本各

及三萬餘卷 朕以深資政理莫如經術故

機務之暇惟以觀書爲樂焉原其初制未嘗

下 詔建名如 今日也 景德元年十月

以虞部郎中直秘閣杜鎬爲都官郎中太常

丞秘閣校理戚綸右正言並依舊充職充龍

圖閣待制四年八月以司封郎中直秘閣龍

圖閣待制杜鎬爲右諫議大夫龍圖閣學士

因詔直學士班在樞密直學士之下仍少退

待制在知制誥之下並赴内殿起居三年七

月以龍圖閣直學士杜鎬爲本閣學士班在

樞密直學士之上俸給如之九年十月以大

理評事崇文院檢討馮元爲太子中允直龍

圖閣賜金紫令預内殿起居班在本官之首

是先置待制次置直學士又其次置學士末

乃置直閣未嘗並建官稱如 今日也 天

禧四年 眞皇尚御天下十一月甲戌作天

章閣五年三月戊戌天章閣成令兩街僧道

具威儀教坊作樂奉御集御書自玉清昭應

宫安于天章閣四月召近臣館閣三司京府

官觀御書御集於閣下遂宴于羣玉殿是時

輔臣集御製三百卷玉京集三十卷授時要

錄二十四卷又取 至道元年四月訖 大

中祥符嵗中書樞密院時政記史館日曆起

居注善美之事錄爲聖政記凡一百五十卷

並命工鏤板又以御書石本爲九十編命中

使岑守素等主其事至是畢藏于閣竊意

神筆聖文在當時既冨籖幐臣下歸美𧨏應

毖嚴 昭回之光不厭輝映故隨時建閣既

無 文謨並列之嫌又不失尊崇之制所以

眞宗雖謙抑屢卻亦終聽之 仁宗寶文閣

舊名壽昌亦自 慶曆初已新厥號雖未即

正名而毖藏嚴奉之意灼然可考又未嘗必

竢因山之後方與陵名樂舞同時製稱謂存

一朝故事如 今日也天章閣在㑹慶殿西

龍圖閣之北藏 眞宗御製閣東曰羣玉殿

西曰蘂珠殿北曰壽昌殿東曰嘉德殿西曰

延康殿内以桃花文石爲流杯之所寶文閣

在天章閣東西序羣玉蘂珠殿次之北顯謨

閣位置雖不見於書而 元符元年二月十

八日知樞宻院事曽布言恭惟 神宗皇帝

聖學髙明出於天縱中外之議謂冝卜日相

地建延閣爲一代圖書之府又權發遣提舉

河東路常平等事鄧洵仁言伏見 祖宗朝

置龍圖天章寶文閣以藏列聖御製述作况

自 陛下紹隆丕烈遹明先志而寶宇未新

徽名未掲伏望明詔有司祗循舊章亟加營

建 詔令翰林學士中書舍人每員撰閣名

五以聞考其所陳如所謂卜日相地如所謂

亟加營建要必有其所 崇寧三年六月一

日詔 熙寧 元豐功臣圖形顯謨閣既設

繪事尤足以章䆳宇之高明徽猷設層宇在

大觀間是時百度鼎新必非虛名 詔書亦

明言建閣之意是皆有是書有是閣書必有

閣閣必有地亦未嘗止揭名稱以循 祖宗

之舊備一代典禮如 今日也還考 天聖

八年十月 詔特置天章閣待制是先巳有

閣因設官而下詔 嘉祐八年八月十二日

詔以 仁宗御書藏寶文閣命翰林學士王

珪撰記立石是先已有閣因藏書而下詔惟

大觀二年二月十三日詔 哲宗皇帝御書

建閣以徽猷爲名此正下詔建名之始 治

平之建寶文置官止於學士直學士待制

政和六年九月十七日始詔増置直閣 大

觀之建徽猷置官亦止於學士直學士待制

亦以 政和六年九月十七日始詔増置直

閣惟 紹興十年五月十一日詔 徽宗皇

帝御書建閣以敷文爲名乃備四官於一時

詔書著于令此正並建官稱之始寶文以前

皆先建閣後藏書 神宗因山於 元豐之

八年歴十有三年至 元符元年四月十八

日而顯謨之閣始建 哲宗因山於 元符

三年歴八年至 大觀二年二月十三日而

徽猷閣始建 徽宗訃報於 紹興七年

三年至 紹興十年五月十一日而敷文閣

始建惟 高宗以 淳熙十五年十月八日

上仙而是年十一月九日即 詔建煥章閣備

官制故華文寶謨遂皆以爲故常 祖宗建

閣皆有其所可考而見惟 建炎中興稽古

未皇宫殿之制皆存簡朴故西清諸閣所存

者名耳 炎興日曆 紹興二十四年九月

乙亥禮部狀准勑令討論天章閣制度尋將

國朝㑹要檢照得即不該載外縁目今天章

等閣止是諸殿今欲乞置天章等閣一所將

諸閣御書御集圖籍等分作諸閣安奉𠉀㫖

揮下日從本部關報都大主管所修内司天

章閣官同禮部太常寺前去本閣内隨冝相

度修建去處并制度申取 朝廷㫖揮有

㫖依禮部所申令臨安府修内司同共修蓋蓋

是時已有龍圖而下六閣未能備禮姑即一

所以寓不忘故迨今九閣遂皆以爲定比然

則是四者要非 祖宗初制隨時損益至于

今而大備然當 萬壽時不得崇奉 奎章

且有名無閣姑以備官稱末詳而本未舉名

繁而實不稱亦沿襲之失也按天章閣又有

侍講一官 景祐四年三月甲戌 詔初置

以崇政殿説書賈昌朝王宗道趙希言並爲

之比直龍圖閣預内殿起居班本官上以後

不常置它閣亦不復以爲故事云

    天章閣侍講班次

天章閣侍講既不再置今丗考典故者多疑

其在待制之次而非直閣之比以珂考之則

不然按 㑹要 慶曆四年三月以尚書金

部員外郎天章閣侍講楊安國爲直龍圖閣

賜三品服宗正丞崇文院檢討崇政殿説書

趙師民爲天章閣侍講賜五品服 皇祐三

年八月十二日知制誥兼侍講王洙言景祐

中詔置天章閣侍講在本官之上内朝班著

與直龍圖閣相次其職儀恩例並與帶職官

同臣昨與盧士宗並充天章閣侍講日臣以

兼直龍圖閣即得與館閣臣僚同例其盧士

宗唯赴講筵供職外其餘三九園𫟍賜筵及

非時宣召頒賜並不霑預只同不帶職人例

此蓋有司從𥘉失於申明恐非朝廷優待經

術之意乞自命天章閣侍講官如不兼帶館

閣職名者並許依直龍圖閣例赴秘閣供職

𪧐直所冀設官典職事體一均詔天章閣侍

講並依館閣臣僚例宣詔頒賜 祖宗之意

惟其以尊 祖爲先故不以官名而惟繫之

於閣之次叙其制蓋可想自是而後學士而

下各以其班列位而不以閣爲重輕推是而

觀要亦非初意焉

    天章閣

中興而後惟建天章一閣以藏 祖宗諸閣

御書見於 炎興日曆 紹興二十四年

詔珂固記之矣今 行宫大内之後萬松嶺

有地名舊天章閣蓋 六龍南渡之初便有

此閣寓於是間日曆又載 紹興十九年

月壬子從義郎趙子嶔投進 太祖御容一

軸赴天章閣收奉訖詔令戸部賜絹三十匹

蓋先此五年抑又可見故是年之 詔所以

專降 㫖討論此一閣典故意承平時必巳有

所重輕矣及考典故 慶曆三年九月三日

召輔臣天章閣朝拜 太祖 太宗御容及

觀瑞物 熙寧五年九月辛亥編排三司帳

案所言 太宗尹開封日移牒三司有御筆

見存 詔送天章閣 元豐四年十一月二十

七日中書言錄事孟述古編排諸房文字得

英宗藩邸轉官六件文字 詔送天章閣

元豐八年六月十三日 詔延安郡王閤旌

節擇日移置天章閣 崇寧元年三月丁巳

自天章閣遷 哲宗神御于景靈西宮寶慶

殿又更其殿曰重光 宣和四年四月二十

二日 詔天章閣崇奉 祖宗神御諸色人

並不許抽差夫西清列閣均以奉 祖宗而

天章正居其次 太宗御筆當藏龍圖 英

皇告勑當附寶文凡皆置之於是閣神御之

在禁中自有欽先孝思殿縱復爲原廟亦當

在首閣瑞物已藏龍圖而今天章亦有之

哲宗初嗣位藏奉藩邸旌節當是時已有三

閣而摘取其中一閣而特藏焉殆皆不容俄

測豈剙建有後先制度有崇庳特取其高明

伉爽層屋連楹之多者而即安不復計其名

耶皆未可知也前乎此對羣臣率在龍圖自

慶曆而後多開天章 仁宗之問邊事 神

宗之議官制皆在焉 高宗在東都以諸王

日侍九重故應常見此制一時㫖揮如諸色

人既不許抽差必亦備官設衛非它閣比扈

蹕而南隨寓奉安固即其已然之舊而因之

非有它也珂叨與班綴時間自和寧門入趂

外朝則過其下金榜焜燿嘗獲瞻敬每欲以

慶曆而來 聖意之所特屬於是閣者請益

博聞之士而未能焉其它如 日曆 紹興二

十四年九月戊辰常朝宰執進呈禮部太常

寺狀檢㑹 國朝㑹要 眞宗皇帝御集於

天禧五年三月戊戌自玉清昭應宫安于天章

閣今來實録編次 徽宗皇帝御集欲乞於

天章閣安奉候指揮下日𨵿牒都大主管所

前期於本閣内排辦安設施行 上曰可權

安奉於天章閣候修閣畢日奏告行禮蓋又

不知天章本 眞皇閣名安奉正得其所若

徽宗自有閣名要不可以此爲比也

    天章閣官名

祖宗諸閣有其官而無其閣今天下侍從庶

官列職者咸具焉天章閣雖巋然存而乃獨

無爲學士等官者按周文忠必大二老堂雜

誌曰西清閣名皆主於 宸文所謂天章閣

祖宗朝從官人人歴學士待制之類 紹興

以前何嘗不除授如章誼等是也 孝宗一

日宣諭奉使借官令稍新即擬天章閣學士

同僚堅執謂非臣下稱呼予謂龍圖寶文亦

豈臣子事堅不從而止珂嘗考章誼雖不曽

居是官見於行状所載然 炎興以前是官

實無時不除蓋不可以枚舉及詳考後來所

以避而不名之意殆皆無説可因及讀 中

興㑹要而後知事始於秦堪乳臭小子輕紊

聖制祖孫相䝉襲以臆決妄議而改百餘年

之典章深可太息 紹興二十一年三月二

十七日右宣教郎新授直天章閣提㸃佑神

觀秦堪状近䝉恩除前件職欲乞敷奏依寄

理體例以直寶文閣繫銜庶於稱呼安便

詔改直龍圖閣且列閣所以尊 祖宗揆之以

理止當以其職稱今即而稱其名已非 朝

廷之制使如堪説則龍圖固堪之所安耶時

檜方尸位耄昏百僚畏威廷中要豈無知禮

者腹非而不敢議遂使 累朝官制名公鉅

儒累爲之不疑者一旦廢而不可復重可歎也

嘉泰甲子黄文昌由自寶謨閣學士以臺劾

降兩職法當得天章直學士徑降爲寶文蓋

爲職三等矣是又沿堪之誤云

    敷文閣

紹興十年五月十一日 内降詔曰恭惟 徽

宗皇帝躬天縱之睿資輔以日就之聖學因

而制治修禮樂恢學校發揮典墳緝熙治具

宸章奎畫發爲號令著在簡編者煥乎若三

辰之文麗天垂光賁飾羣物所以詒謀立教

作則萬丗殆與詩書相表裏將加裒輯崇建

層閣以嚴寶藏用傳示於永乆其閣恭以敷

文爲名祗遹舊章宜置學士直學士待制直

閣以次列職備西清之咨訪爲儒學之華寵

其著于令珂謹按典故凡建閣降 詔必著

閣之所以名龍圖天章寶文乃 太宗 眞

宗 仁宗在御時所建固無 詔書可考而

天聖八年十月天章置待制之 詔有曰

眞宗皇帝燀赫景炎丕隆寶高宗廟諱凡資禮樂

之用積成辰象之文俯近禁楹創崇層閣

治平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寶文建官之 詔亦

曰 仁祖升遐 先皇纂御首命近列論次

遺文鈿軸寶函未終繙錄白雲紫氣遽遂上

賓今告畢工甫將安奉則天章寶文四字具

見于 詔文矣 建中靖國元年二月九日

改顯謨爲熈明閣詔曰 神宗皇帝神心經

緯聖學緝熈百度惟新備矣有周之庶事四

方其訓巍乎堯帝之成功言則爲文昭如雲

漢寶之垂丗炳若丹青則熈明之意巳章

大觀二年二月十三日建徽猷閣詔曰 哲

宗皇帝英文睿武沉潜無方事天治人彰善

癉惡訓迪在位攘却四夷號令指麾若掲日

月蓋自親覽庶政一話一言罔不儀式刑 神

考之典故緝熈紹復著在簡編與 熈寧

元豐之所行相爲始終在詩有之君子有徽

猷其 哲宗閣以徽猷爲名則徽猷之義尤

著自是而下如煥章建閣 淳熈十五年十

一月九日之詔有曰載稽帝丗之隆無越堯

章之煥華文建閣 慶元二年五月十五日

之詔有曰華協堯章之煥文光舜哲之明寶

謨建閣 嘉泰元年十一月十二日之詔有曰

寶列羲圖之秘謨新禹命之承蔽之一言皆

可即見坦明之制固應如此還考敷文則皆

隠其義而無其辭固已疑一時詞臣述作之

未工及考趙彦衛雲𪋤漫抄曰 徽宗書閣

曰敷文取帝乃誕敷文德舞干羽于兩階七

旬有苗格以寓譏誚其刻薄不遜如此是時

秦檜當 國正與珂前所書五字定制者同

一意反覆互考其無 君之心蓋尤不可不

誅焉

    直省官

直省官爲諸府賓賛蓋不可闕然頗多猥釀

濫竽者珂嘗考典故亦有其制 元祐六年

八月癸巳 詔直省官宰臣㕔以八人執政㕔

以六人爲額不得額外増置夷考是時百度

修飭示儉一意端自 朝廷一傳而 崇觀

何翅倍蓰在今日百司率以爲仰給之地在

上者亦憐而不之汰遂不可復裁抑矣

    藩邸旌節

光宗即位 淳熙十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詔

東宮旌節一副降付天章閣安奉 今上即

位 紹熙五年閏十月九日天章等閣狀將

來安奉 今上皇帝藩邸旌節兩浙轉運司

合行雅飾修換物件并合用朱漆青地金字

牌二面一面上題冩 太上皇帝藩邸旌節

一面上題冩 今上皇帝藩邸旌節所有牌

様製大小乞令兩浙轉運司委官赴閣計㑹

合行換造物件𠉀畢日同時安掛 從之此

蓋襲用 元豐延安故事然所以奉安之制

亦於此有考焉



愧郯錄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