憺歸閣記

憺歸閣記
作者:錢謙益 明
1641年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41

故南京太僕寺少卿慈谿馮公,少時讀書城東,攬採江山之勝,每誦謝康樂「清暉能娛人,遊子憺忘歸」之句,顧而歎曰:「異時有買山錢數緡,為閣於此,署之曰憺歸,與通人高士讀書飲酒其中,可以樂而忘死矣。」舉進士,由刑部郎出守襄陽。稅監陳鳳橫甚,縛其參隨斃之獄,神廟弗罪也。然疏公名於御屏,九年不得遷。於是移病歸里,訓二子讀書者十年。二子者,長元颺,次元飆,後先舉進士,世以配大小馮君者也。光廟御極,起南京光祿寺少卿,逾年,遷太僕,又逾年而卒。公性好登涉,宦遊所至,與山水有緣。守襄多暇,角巾布袍,命駕獨往,搜得謝岩於廁溷中,嘯詠竟日,吏人持案牘就判。分司南滁,官舍在琴台之畔,壺觴賓客,往往如醉翁所云。中年里居,過城東釣遊故地,留連不忍去。久宦減產,不能庀一閣。每與故人談宴,未嘗不以為歎,亦聽然自喜也。公沒而滁人思之,立祀於醉翁之旁。寺右有閣數楹,追公之墜言樹之,眉曰憺歸,庶幾公魂魄猶來此也。公沒之十八年,小馮君復守太僕。父子同官,清德相望,人以為美談。拜公之遺像,退而徙倚斯閣,欣慨交集,泣涕沾衣,詒書告予曰:願有記也。

嗟乎!山川閱人,人亦閱山川也。峴山之所以名者,羊叔子之淚,杜征南之碑也;滁山之所以名者,韋左司之詩,歐陽公之酒也。今滁之有斯閣也,又將與公垂之北樓,衛公之東齋,並峙於山高水清之間。滁閱公耶?公閱滁耶?公仕宦三十年,力不能庀一閣。今茲之翼然於滁者,視世之井幹麗譙,齊雲而棲霞者,果孰為壯麗而久長耶?人世功名富貴,一寅而失之,如浮雲之變滅,其可與山川相倚薄者,清名與盛德而已。登斯閣也,其可以慨然而□思已矣。昔張無盡遊琅琊寺,作《四賢堂詩》,仰二曾、王、歐之風流,欲招東坡作客,以配六一。今觀於馮公父子間,典刑人物,故知不外求而足也。刻之石以俟之。公諱若愚,字大成,舉萬曆壬辰進士。崇禎十四年十月晦日。虞山錢謙益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