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母左太宜人墓表

房母左太宜人墓表
作者:錢謙益 明
1637年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67

封太宜人左氏,故太中大夫陝西按察使益都房公諱如式之副室,而南京太僕寺少卿可壯之生母也。少卿與余並中萬曆甲科,並事神、光、熹三廟以及今上,並坐閹禍閣訟,牽連再謫。崇禎九年五月,太宜人卒。少卿卜以次年十二月葬於雲門之新阡,而屬余表其墓。

少卿之狀太宜人備矣。其事按察公也,婉而恭;其承信淑人也,卑而理。撫嫡出之子婦。字而敬。教其子,威而孫。禦臧獲,庀家事,肅而寬,廉而不劌。古所稱賢明貞順之德,斯已兼舉矣。余之文何以加諸?而余於少卿母子之間,有深痛焉。余與少卿,兩尊人先背棄,皆有老母。罷官歸田里,互相問訊,曰「太夫人無恙乎?」開椷酌酒,交相慶也。先太淑人沒,少卿哭之而哀。太宜人年八十,少卿奉英簜之節,過家上壽。余告於母殯,拜而遣使,不自知其伏地失聲也。吾母知少卿為余謫官,每愾然曰:「少卿之為朋友,亦已足矣,其若念母何?」太宜人則軟語勞少卿曰:「若所為牽連謫官者,海內大人君子也。吾為若母,有餘榮矣。」兩家之母,言猶在耳。兩家之子,交頌母言以相慰藉,其簡牘至今錯互篋衍,而二母者今安在也?《詩》不云乎:「有母之屍饔。」潁封人曰:「小人有母。」聶政曰:「有老母在。」此子之念其母也。趙太后稱婦人異甚。嚴延年之母不忍見壯子受刑僇。此母之念其子也。嗚呼!父母之念其子一也。丈夫識道理,重名義,猶能挫情割愛。若婦人之愛憐其子,毛裹而已矣,湩血而已矣。介子推、范滂之母不數見,而扼臂流乳之痛,凡為母子,何獨不然?余與少卿,不幸而係籍黨部,觸忤權幸,以憂老母。雖二母之賢明貞順,無惡於其子,而母子之間,雍容暇豫,開口而笑者,其為時日,固已少矣。杼柚之教,門閭之望,銜哀茹恤,終天而已矣,曷有窮乎?

余既諾少卿之請,傷心漬淚,每執筆不忍下。旋被急徵下吏,少卿請之不懈益勤,曰:「非子之過也,太宜人望子言久矣。」創巨痛甚,志懣氣塞,假茲石以告哀。余之為此言也,猶鳥獸之巡過其故鄉,翔回鳴號,蹢屬而踟躕也,猶燕雀之啁噍之頃而後乃能去也。後之仁人孝子,過而視焉,其亦為之徘徊歎息也夫!崇禎十年九月十七日。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