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異志 (四部叢刊本)/卷一

目録 括異志 卷一
宋 張師正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景宋鈔本
卷二

括異志卷苐一

        㐮國張  師正 纂

   宋州狂僧

太祖仕周日尚未領宋州節龯時有狂僧携弹

走荆𣗥中顧謂人曰此地當出天子又顯徳末

一人青巾白衫登中書政事堂吏批其頰曰汝

是何人敢至此其人曰宋州官家遣我来擒見

宰相范質質曰此病心耳安足問遂叱去其後

太祖果自歸德軍節度使受禅遂升宋州為應

天府後號南郡一名南郡事具國史

   黒殺神降

開寚中有神降於鳳翔府俚民張守眞事自稱

玄天大聖玉帝輔臣其聲嬰兒歴歴可辨逺近

之民禱祠者旁午 太祖召至京師設醮於宫

廷降語曰天上宫闕成玉鎻開十月二十日

陛下當歸天 藝祖𢢽祈曰死固不惮所恨者

幽并未并乞延三數年俟克復二州去亦未晚

神曰晉王有仁心暦數攸属 陛下在天亦自

有位時太宗王晋為開封尹 太 祖命繋於左軍将無驗

而罪焉旣而事符神告 太宗踐祚度守真為

道士仍賜紫𫀆遂營廟於盩厔之太平鎮神位

次序殿廡䂓模一由神授仍尊黒殺號為翊聖

至仁宗朝追謚守眞為傳眞大法師事見翊聖

别傳

   来和天尊

刑部尚書楊公礪為貟外郎時常夢人引導云

謁来和天尊及見天尊年甚少睟穆之姿若冰

玉焉楊公伏謁天尊慰藉之甚厚及𮗜莫諭其

事後 章聖皇帝育徳儲闈尹正神州楊公入

幕始謁而歸語諸子弟曰吾適謁皇太子乃吾

頃夢来和天尊之儀状也事在礪本傳

   樂學士

樂學士史景徳末為西都留臺御史嘗夢一人

具冠服稱帝命来召共行十餘里俄見宫闕壮

麗殆非人世因向使者云此帝所也旣陛見帝

謂曰而主求嗣吾為擇之汝姑伺此少選導一

人至氣色和粹似醺酣状帝謂曰中原求嗣汝

徃勿辤即頓首祈免者再三帝曰徃哉惟汝宜

遂唯而去旁拱 者謂史曰此南岳赤脚李仙

人也嘗酣于酒帝急呼史至前曰適見者主之

嗣也寤而識之旣而宻以聞具述𠩄夢曰宫中

不乆有甲觀之慶明年 神文誕聖安退䖏士

劉易嘗記斯亊

   司馬待制

故天章閣待制司馬公池乾興中以軄官知光

山縣秩滿考績于吏部時 章聖臨御一夕夢

引對于便殿仰視黼座状甚㓜冲即𮗜𥨸語交

親以謂改官之期方逺銓司旣質成課将取

旨㑹 真宗不豫 神文以皇太子監國引見

資善堂仰視睿姿一如所夢亊見龐相國所撰

司馬公神道碑

   後苑亭

嘉祐末 仁宗扵後苑建一亭題其榜曰迎曙

亭未幾 神文棄天下 英宗嗣位則亭之名

豈徒然哉昔漢昭帝時上林柳葉蟲蠧成字曰

公孫病已立霍光旣廢昌邑立戾太子之孫是

為宣帝實名病己唐宣宗晚年長安小児疊布

蘸氷向日捩之謂之㧞暈懿宗果自鄆王嗣立

以今方古亊實符契古語有云翰鵲噪而行人

至火花燃而得酒食此言雖小可以喻大况王

者之興豈無開先之兆也異哉

   衡山僧

嘉祐八年三月衡山縣僧某来湘潭幹亊旣畢

歸衡山至中途宿逆旅忽夢行道中車𮪍戈甲

旌麾儀衞去地丈餘躡空北去僧伏道左少時

旣過復前又逢數𮪍叱之曰安得犯蹕僧自䟽

得免因問何官也曰新天子即位南岳神徃受

軄耳僧旣𮗜明日至衡山白所夢於邑令令戒

僧曰祕之勿妄言後數日聞仁宗遺詔至考其

所夢之夕正月二十九日也金匱云武王勝殷

紂大雪平地盈尺旦日有車馬詣軍門行無轍

迹太公曰此四海之神洎河北一本作伯来受

軄也因祀之約束而去與此正𩔖李時亮云

   南岳眞人

龐相國籍旣致政居於京師嘉祐八年春三月

𬒳疾至下旬病革一旦奄然家人聚哭數刻

復生翌日命紙筆屏左右手書宻封俾其子奏

家人咸謂乆病恍惚書字不謹遂𥨊不以聞公

旣薨發視之云𥘉死有人引導令朝 玉皇入

一大殿庭排班龐䖏下列拜訖有一人傳 玉

皇詔云龐某令且歸伺與南岳真人偕来旣出

殿門又有人前導云當見南岳眞人復至一殿

庭列班龐居上游卷簾畢旣拜熟視乃 仁宗

皇帝也時 神文乆不豫龐旣復⿱⺾⿰𩵋禾𮗜體𠉀小

康又聞 聖躬亦復常膳乃𥨸喜故欲上聞三

月二十七日龐薨越一日 仁廟上仙進士時

濟得之扵興教院主僧惠節

   會聖宫

㑹聖宫在洛都東八十里望仙橋 祖宗之神

御在焉嘉祐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晝漏盡宫側

之人見王者羽衛陳布道中最後二人衣赭𫀆

張黄盖乗馬相次至宫前乃不見明日宫門大

敞諸殿門鎖不鑰而啓主事者大駭少時聞

仁廟上仙

   曹門謡

天聖末洎明道中京師市井坊巷之人凢物之

美嘉者即曰曺門好物之高大者即曰曺門高

𦒿壮童稚無不道者景祐𥘉 神文詔册曹王

女孫爲 皇后曹王為國功臣之冠雖珪爵蝉

聮者三世洎作配 宸極居外戚之尊可謂高

且好矣王輔 藝祖定天下降蜀平呉抗醜虜

破強敵将百萬之衆未嘗妄殺一人宜乎後裔

之興也唐郭尚父功盖天下位極人臣侈窮人

欲夀登𦒿艾天謂報施之道由或歉然至瞹女

爲憲宗元妃歴七朝五居母后之尊人君行子

孫之禮唐史臣謂子儀社稷之功未泯復鍾慶

於懿安焉以曹氏之餘烈近之矣

   陳靖

陳靖字唐臣鉅野人少倜儻有氣節通詩易嘗

從范諷石延年劉潜游景祐五年以進士特奏

名得三禮出身荐為邑佐皆有䏻聲稍遷孝感

令以公事忤郡太守輙致所事而去即日僦舟

東下隱於葉山未幾詔下以太子中舍致仕值

歳荒徙家京師賣藥自給朝之公卿多故人踵

門者輙避去或遺金帛即散道士丐者未嘗有

所畜與其妻孔氏皆學辟榖徃徃經歳不食嘉

祐四年思武陵山水之嘉盡室出彼王介甫高

其行以詩送有知君欲上武陵溪水自東流人

自西之句旣至武陵結廬于髙梧市居數月䘮

其妻自是不接人事杜門稱疾惟焚香誦易而

已六年七月十七日亭午⿺辶䖏命其子庠具紙札

作書遺張郎中顒曰近上帝以靖平生無謟俾

主 判地下平直司候天符下即之任矣張時

軄江東SKchar運得書以靖為病心者不復報是日

又躬為一書封緘甚宻戒其子曰張公歸郷以

此書授之不可示他人及𥝠發違吾言汝爲不

孝其子謹蔵之自是多為SKchar詩皆有脫去世俗

之意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平旦謂其子曰吾數

盡矣後亊一託張秘丞主之言訖而終時張秘

丞顒将赴官益陽前一日與靖别翌日得其訃

亟為辦䘮亊葬于𦒿闍山之側治平元年七月

張仲孚自江東還其子庠捧父書號泣来獻封

緘如𥘉發之其始末皆叙訣之辭中乃云平直

司必然失為議定 皇嗣亊勿怪草草明年秋

英宗由 大宗正爲皇子而靖扵六年七月爲

以書已有選定之語由是知帝王之興皆受命

于天黙有符𢍆非偶然矣此皆畧取張仲舉學

士所撰陳靖傳云

   醴泉觀

祥符中京師東南隅醴泉涌龜蛇見其側飲之

者疾瘳即其地營祥源觀其後灾再加繕搆改

號醴泉觀熈寜八年又易傾朽荐加堊𩛙功畢

落成命教坊伶人奏樂于庭是日真武影現於

殿脊火珠中其部從神官旂纛之𩔖望之悉具

京師奔走觀瞩者數千萬人見陳虞部幵云

   賈魏公

賈魏公昌朝先徳名注嘗為棣州推官公方在

孕一夕夢緋衣冠者一人自空而下以巨箱捧

貂蝉冠以獻俄而公生始數歳先令公為瀛幕

公時在膝下契丹數十萬攻圍踰月城甚危守

陴者聞空中神告曰城有中朝輔相勿憂賊也

數日虜遁去城卒無患公自宰相出鎮擁節龯

者垂二十年官至兼侍中若然則貴賤之分淹

速之數固由黙定世之汲汲於進者無所不至

豈昧於居易之理乎

   大名監埽

河自大坯而下多泛溢之患岸有缺圯則以薪

蒭窒塞𥙷薄増卑謂之埽岸每一二十里則命

使臣廵視凢一埽岸必有薪茭竹捷樁木之𩔖

数十百萬以備决溢使臣始受命皆軍令約束

熈寜九年大名府元城縣一監埽使臣所主埽

岸有大黿屡来嚙岸之薪蒭似将穴焉遂彀弩

射之中首而死是夜夢一緑衣創首謂監埽曰

汝殺我我已訴於官矣又月餘病疽死見二使

者執之而去曰汝嘗殺人監埽𥨸思之曰此必

殺黿亊也行僅百里入一城使者曰吾有亊當

先白所由司汝姑止此無他適二使旣去仰視

高閣金碧相照有二神人守𨵽如道士觀所謂

龍虎君者以姓名白之乃引入仰視其閣有榜

題曰朝元之閣下見韓待中稚珪憑几而坐侍

者數十人若神仙儀衞乃再拜訖韓問来状遂

白煞黿亊因曰隄岸有决當受軍令之責非徒

殺也韓曰汝亦何罪儻見隂官但乞檢上清格

即岀門見二使者至遂引到一官府庭下果詰

以殺黿亊對曰某主埽岸河流奔猛漲溢不常

苟有决漏則當誅黿敗吾防不可不殺乞檢上

清格隂官取格視訖謂曰上清格云無益于世

有害扵人殺而不償罪固難加隂官命前使者

引出行十餘里若墮眢井遂寤亊聞之于劉

大卿襲礼云

   㒒射𠫊

陳英公執中𥘉以左正言謫為中允監永州酒

稅郡守常以諌官待之間日具肴膳就其所治

以延欵之英公即座周視居宇忽於榱桷楣間

注目乆之顧侍吏曰見一牌否左右對以無覩

郡守而下皆曰未甞有牌陳笑而雜以他語及

歸家人怪而詢之公曰宛見一金字牌書㒒射

𠫊字公由是益自負旣而兩正台府竟踐此位

雖以司徒致政然在仕之時官為端揆 進士

魏泰呼英公爲舅祖得聞其亊

   吕樞宻

吕樞宻公弼丞相申公之次子始秦國妊娠而

疾将去之命醫工陳孫煮薬時方𥘉夜逮藥将

熟己二皷坐而假寐忽然鼎覆取諸藥品差剉

末再煑之俄以嚴皷不𮗜再覆旣而又煑而加

火焉困甚就榻夢一神人披黄金甲持劒叱陳

曰在胞者本朝宰相也汝何䓁人敢以毒藥加

害陳恐慄而寤遂以所夢洎覆鼎亊白於秦國

曰在孕者貴人也雖疾當無所損其後生寚臣

熈寜中自樞宻使出鎮而薨聞之馬瑊運判





括異志卷苐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