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異志 (四部叢刊本)/卷二

卷一 括異志 卷二
宋 張師正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景宋鈔本
卷三

括異志卷苐二

        㐮國張  師正 纂

   盛樞宻

樞宻使文肅盛公度修起居注日嘗感疾而死

支體猶温故家人未敢殮越宿乃蘇云始為人

追攝若行田野間氣𠉀昬塞如𣣔雨状良乆入

一府見主者𬒳古諸侯服起而接公且諗以同

姓名而誤追亟命公還旣而復行田間逺望有

數人皆若舊識及追視之乃故相國沈公義倫

也喜揖盛曰審知學士得還為我語家人頗為

汗脚襪𠩄苦草草别去盛神還疾亦漸愈遂以

SKchar中所嘱語沈孤孤泣而不悟汙脚襪之說

及服除徹相公靈榻而神座之横桄有敗襪焉

究其所自則守靈老卒之物偶致于此旦起忘

之謂已亡失故不復索 文粛公說

   余尚書

余尚書靖韶州曲江人天聖元年苐進士又中

㧞萃始自曲江将求薦于天府與一同郡進士

偕行劉已四預計偕行至洲頭驛有祠頗

靈余謂劉曰與足下萬里圗身計盍乞靈焉遂

率劉以楮鏹香酒禱祠下乞夢中示以休咎是

夕余夢神告召而謂曰公禄甚厚貯扵數廪(“㐭”換為“面”)

至尚書死于秦亭劉窮薄止有禄六斗耳公

謝而退遂寤其後出入清華聲望赫然中罹廢

黜者累歳其後竟至工部尚書常語交親曰𨵿

中任使决不敢去旣罷廣州至烏江得疾遂入

金陵就醫艤舟秦淮扶病登亭視其榜曰秦淮

亭公不懌數日而薨劉者以累舉不苐就南

遷遂攝一尉才逾旬而卒李供備時亮云

   郎侍郎

郎侍郎簡致政之年将赴闕更圗一郡然後懸

車途次奔牛宿于堰下時盛暑月色澄亮命從

者皆𥨊(“爿”換為“丬”)闢船門黙坐乙夜聞岸側有人語云吾

児明日過此幸若曹悉力曳船渠齒㓜恐致驚

怖郎大訝登岸四顧人皆酣寑惟群牛卧

屋下翌日郎駐舟以伺俄有稱監簿者年甫弱

冠由途於此船旣及堰群牛不待呵捶旋轉如

風頃刻而過堰郎太息曰吾平生歴官治民自

謂無冤抑安能垂老更僶丨俛於王事乎即抗

章告老南歸餘杭牛之子不傳名氏者郎為之

諱也 陳節推之方筆以相示

   劉宻學

天禧中劉宻學師道守潭州有衡山民之長沙

市易者冐夜而行道中見旌旗儀衛呵導甚厲

民相與拱立道左因詢前駈者曰何䖏大官曰

潭州劉宻學授南岳北門侍郎明日禮上是夜

復有内臣冮供奉者来岳廟燒香宿廟下夢供

帳紛紜言新官禮上洎見乃劉宻學也又馬尚

書亮時尹京南午己之問有一道士至客次展

謁謂曰侍郎已下𠫊不敢通刺道士曰無他事

欲投潭州劉宻學書耳典謁曰旣要相見何不

早来又曰爲今日南岳北門侍郎上事畢方来

以故後時言訖失道士所在晚衙馬視事典謁

以告馬大驚以為不祥數日㓙訃至考道士求

見之辰劉捐 --捐舘之日也先是劉在長沙一旦稱

受劄子赴𨷂即具舟艦立俾徙行李族厲于舟

中又曰吾未交符印今日且宿寺居明日洗沐

訖穿膝坐正𥨊(“爿”換為“丬”)儼然而逝今衡潭之人嚴奉之

禮與岳神䓁或聞祖舍人士衡有傳 今所書

者錄馬運判瑊辛都官子言之說

   劉待制

待制劉公彭城人清修檢重時所推與自金

陵尹移守高宻時已抱疾乗船㳂淮至水車驛

舍遂卒先是驛居人見駈群羊及負荷酒食横

陳之具入驛者視之則無人如此累日劉旣卒

始悟SKchar神之来迓水車溝在海宻州界 得之

周都官之純言

   楊省副

楊省副日華自言應舉日與數同人稅宅於飲

馬巷居數月無他異一日SKchar榜歸時春季頗暄

相與解帶席地而坐俄𮗜身之欹側者再三以

謂地動問諸僕隸則不知楊取剔耳箆畫甓罅

中罥出淺紅線長數寸以手牽之有縑衣如線

色隨牽而長約尺餘懼而捨之其下若有人引

之者徐徐盡入坐者大駭莫敢發視即時遷扵

旅邸 余任渭州推官日親承楊公之說

   魏侍郎

邢部侍郎魏公SKchar𥘉以金部貟外郎知洪州罷

官舟經大孤山方乗順風楊舲甚駃一女使滌

噐而墜水援之不及舟速浪沸頃刻己十里餘

公惋歎良乆一女奴忽沉SKchar狂語趋前而舉止

語音皆所溺婢也泣且言曰某不幸而溺於水

實命之至是無所恨然服勤左右乆矣一旦不

以理而終夫豈不大戚𫆀儻歳時月朔賜草具

饌化楮泉于户外使某得以歆領雖泉下亦不

忘報公與夫人聞之惻然悉允其求語次一漁

艇載所溺婢櫂及公舟告曰溺婢爲浪泊而出

𫉬援之以送婢固醒然未嘗死而女奴亦不復

降語 得之都官郎中任粹云

   司馬少卿

太常少卿司馬公里自言未冠時侍仲父待制

光山縣門下客張某者亦年少同舍肄業常苦

資用不足張忽嘆曰    𩓑得乾汞法以

快吾欲旁有黥卒執汛掃之役者笑曰秀才年

少安知世間有此事𫆀張曰神仙之術不可妄

求豈不知之乎卒曰某嘗得此術𩓑試之張大

喜脱衣質錢市汞及炭𥘉夜以水銀一兩内鼎

中出小瓢取藥一粒如芥子投之又以小瓦覆

鼎口𭰖封甚宻熾炭圍之急扇良乆鼎中如風

聲傾之成白金矣翌日召金工視之曰此汞銀

也比聞有黥卒得此術間或鬻之豈非此人所

為乎張亦秘而不言張謂司馬曰斯人而有斯

術也圖之固易然緩而取之善也自此屢以美

言撫存之一日請浣衣於江濵去遂不復竟不

知所適

   梁學士

梁状元固慱逹俊偉人也未仕室職于史館數

年而卒未克歛慿侍SKchar玉兒者降靈語云吾今

棄世𦂯信宿家事不治乃爾又召子弟戒𠡠曰

吾家素貧尚有鉛噐數十事兼 朝廷必有贈

賜足辦䘮事不得𠋣四郎中其叔父也但託祖

舍人可也家人問曰學士今居何所云見作隂

山諌議𭔃任不輕又索毫楮作啓令子弟取

書還家於家取所借書還者𭣣取者得

復索茶合飲一盃已手自封牌真梁之蹟也須

臾乃去姬如醉醒詰之殊不自知 進士洪正

卿云

   張郎中

張郎中景晟洛陽人也去華侍郎之孫登進士

第始逾強仕爲屯田郎中熈寜四年奉朝請于

京師忽瘍生于手痛不可忍時有衘醫仇鼎者

專治創痏呼視之遂取少藥傅其上旣而苦楚

尤甚𬽦雖復注以善藥而痛不䏻巳數日而卒

沉困之際但云仇鼎殺我必訴於隂府不汝致

也月餘仇坐藥肆中見二人一衣緋一衣緑入

鼎家手持符檄謂鼎曰張郎中有状相訟可徃

對事仇曰張郎中病疽而死何預我亊緋衣曰

奉命相逮不知其他仇知不免哀求延數日之

命二人相顧曰延三日可矣緋衣曰雖然當記

之而去遂出一印印其膝下遂不見所印之䖏

即腫潰創中所出如膏油痛若火灼後三日而

死始仇之知張槖實良厚欵𣣔先以毒薬潰其

創然後加良藥愈之以邀重賂遂至不救SKchar

来獨鼎具之左右但見紛紜號訢而已噫庸醫

之視疾多以藥返其病使困而後治欲取厚謝

因而致斃者衆矣儻盡若張君之顯報則小人

之心庻幾乎革矣

   韓侍中

侍中韓公稚珪知泰州日卧疾數日SKchar冥無所

知倐然而甦語左右曰適夢以手捧天者再不

𮗜驚悟其後援 英宗於藩邸翼 神宗於春

宫捧天之祥已兆於慶曆中固知賢臣之勲

非偶然而致也 太常愽士姚復云

   張軄方

張軄方太寜宿州人家冨于財登進士第性𢙣

鴟每至官必下令左右挾弹逐之熈寜六年丁

内艱權居於符離之佛寺嘗有鴟巢於殿之魚

尾育二雛羽翼漸成飛躍于外嗚嘯不已張親

弹之中丸而斃旣而二大鴟盤空鳴聲甚悲翌

日張歩庭中一鴟下摶其巾方驚駭一鴟復来

攫傷其髩創亦不甚旬餘潰决腐及喉遂死嗟

乎哀子之死仁也報子之仇義也孰謂禽獸無

仁義之心乎父子之道天性也䖏萬物之靈親

愛之心宜其甚焉熈寜甲寅乙卯歳天下蝗旱

至父子相啖者眞禽獸之不若也悲夫

   陳少卿

太常少卿陳公希亮曩歳刺宿州𠫊事後門常

扃鑰相傳云開則有怪云見陳剛方明决

不之信⿺辶䖏命啓之果有群妖晝夜隱見于房闥

間陳亦不甚懼一日偶至土地堂見土偶數十

疑其為妖命碎之投諸汴水妖遂絶盖每歳立

春出土牛牛旣為衆𠩄分裂衙卒乃取䇿牛人

置于土地之祠也 張供備宗義言

   楊状元

前進士黄通與状元楊公寘相善嘗夢楊投刺

自稱龍首山人慶暦𥘉旣登苐丁内艱未終䘮

而卒其後好事者觧之曰龍首謂状元登苐也

山人無禄之稱也

   郭延卿

郭延卿洛陽人少以文行稱於郷里吕公蒙正

張公齊賢未苐時皆以師友事之太平興國中

陳摶自華州𬒳召摶素以知人名天下及道西

洛三人者皆進謁搏倒履迎之目吕曰先軰當

狀元及苐位至宰相張先軰科名雖在行間而

福禄延永又過於吕然殊不言延卿扵是二人

相與言曰郭君文行郷里所推幸與一目摶曰

固知之然亦甚好遂草草别去摶送之門顧張

吕二君今晚更過訪及期徃搏曰二君前程某

固已言然所惜延卿禄薄伺吕君作相始合得

一命張君作相當得職官耳旣而吕果状元中

苐及為相薦延卿得試校書郎及張作相益念

郭之潦倒一夕語其子宗誨曰為我作奏劄子

薦郭延卿京官及翌日造朝⿺辶䖏索奏劄宗誨草

奏悮書京字為職字及書可降制乃職官皆如

摶言也 進士魏泰聞之陸脩撰經云其始末

甚詳



括異志卷苐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