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第二十九

目錄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上一卷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第二十九 淨佛國品第八十二 畢定品第八十三 四諦品第八十四 七喻品第八十五 平等品第八十六 如化品第八十七 下一卷▶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第二十九

淨佛國品第八十二编辑

  爾時,須菩提作是念:「何等是菩薩摩訶薩道,菩薩住是道能作如是大誓莊嚴?」

  佛知須菩提心所念,告須菩提:「六波羅蜜是菩薩摩訶薩道,三十七助道法是菩薩摩訶薩道,十八空是菩薩摩訶薩道,八背舍、九次第定是菩薩摩訶薩道,佛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是菩薩摩訶薩道,一切法亦是菩薩摩訶薩道。須菩提,於汝意云何?頗有法菩薩所不學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須菩提,無有法菩薩所不應學者。何以故?若菩薩不學一切法,不能得一切種智。」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空,云何言菩薩學一切法?將無世尊無戲論中作戲論耶?所謂是此、是彼,是世間法、是出世間法,是有漏、是無漏,是有為、是無為,是凡夫人法,是阿羅漢法,是辟支佛法,是佛法?」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一切法實空。須菩提,若一切法不空者,菩薩摩訶薩不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今一切法實空故,菩薩摩訶薩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汝所言,若一切法空,將無佛於無戲論中作戲論,分別此彼是世間法、是出世間法乃至是佛法。須菩提,若世間眾生知一切法空,菩薩摩訶薩不學一切法得一切種智。須菩提,今眾生實不知一切法空,以是故,菩薩摩訶薩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分別諸法為眾生說。

  「須菩提,於是菩薩道從初已來應如是思惟:『一切諸法中定性不可得,但從和合因緣起法故有名字諸法。我當思惟諸法實性無所著——若六波羅蜜性、若三十七助道法、若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果、若辟支佛道、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一切法、一切法性空,空不著空,空亦不可得,何況空中有著?』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如是思惟:『不著一切法而學一切法,住是學中觀眾生心行,是眾生心在何處行。』知眾生虛妄不實中行,是時菩薩作是念:『是眾生著不實虛妄法易度耳。』是時菩薩摩訶薩住般若波羅蜜中,以方便力故如是教化眾生言:『汝諸眾生當行佈施可得饒財,亦莫恃佈施果而自貢高。何以故?是中無堅實法。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亦如是。諸眾生行是法,可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果、辟支佛道、佛道,莫念有是法!』如是教化是名行菩薩道,於諸法無所著故,是中無有堅實故。如是教化是名行菩薩道,於諸法無所著故。何以故?一切法無著相,以性無故、性空故。

  「須菩提,是菩薩摩訶薩如是行菩薩道時無所住。是菩薩用不住法故,行檀那波羅蜜亦不住是中,行尸羅波羅蜜亦不住是中,行羼提波羅蜜亦不住是中,行毗梨耶波羅蜜亦不住是中,行禪那波羅蜜亦不住是中,行般若波羅蜜亦不住是中,行初禪亦不住是中。何以故?是初禪、初禪相空,行禪者亦空,所用法亦空,第二、第三、第四禪亦如是,慈悲喜舍、四無色定、八解脫、九次第定亦如是。得須陀洹果亦不住是中,得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亦不住是中,得辟支佛道亦不住是中。」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不住是中?」

  佛言:「二因緣故不住是中。何等二?一者、諸道果性空無住處,亦無所用法,亦無住者;二者、不以少事為足,作是念:『我不應不得須陀洹果,我必應當得須陀洹果,我但不應是中住;乃至辟支佛道我不應不得,我必應當得辟支佛道,但不應是中住;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應住。何以故?我從初發意已來更無餘心,一心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菩薩一心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中遠離余心,所作身口意業皆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是菩薩摩訶薩住是一心能生菩提道。」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一切諸法不生,云何菩薩摩訶薩能生菩提道?」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一切法無生。云何無生?無所作、無所起者,一切法不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有佛無佛,諸法法相不常住耶?」

  佛言:「如是,如是,有佛無佛,是諸法法相常住。以眾生不知是法住法相,為是故菩薩摩訶薩為眾生故生菩提道,用是道拔出眾生生死。」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用生道得菩提?」

  佛言:「不也。」

  「世尊,用不生道得菩提?」

  佛言:「不也。」

  「世尊,用不生非不生得菩提?」

  佛言:「不也。」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當得菩提?」

  佛言:「非用道得菩提,亦不用非道得菩提。須菩提,菩提即是道,道即是菩提。」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提即是道,道即是菩提。若爾者,今菩薩未作佛時應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云何說諸佛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佛得菩提不?」

  「不也,世尊。佛不得菩提。何以故?佛即是菩提,菩提即是佛。」

  「如須菩提所問,菩薩時亦應得菩提。須菩提,是菩薩摩訶薩具足六波羅蜜,具足三十七助道法,具足佛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十八不共法,具足住如金剛三昧,用一念相應慧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時名為佛,一切法中得自在。」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淨佛國土?」

  佛言:「有菩薩從初發意已來,自除身粗業、除口粗業、除意粗業,亦淨他人身、口、意粗業。」

  「世尊,何等是菩薩摩訶薩身粗業、口粗業、意粗業?」

  佛告須菩提:「不善業若殺生乃至邪見,是名菩薩摩訶薩身、口、意粗業。

  「複次,須菩提,慳貪心、破戒心、瞋心、懈怠心、亂心、愚痴心,是名菩薩意粗業。

  「複次,戒不淨,是名菩薩身、口粗業。

  「複次,須菩提,若菩薩遠離四念處行,是名菩薩粗業。遠離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聖道分、空三昧、無相無作三昧,亦名菩薩粗業。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貪須陀洹果,乃至貪阿羅漢果證、辟支佛道,是名菩薩摩訶薩粗業。

  「複次,須菩提,菩薩色相、受想行識相、眼相、耳鼻舌身意相、色聲香味觸法相、男相、女相、欲界相、色界相、無色界相、善法相、不善法相、有為法相、無為法相,是名菩薩粗業。

  「菩薩摩訶薩皆遠離如是粗業相,自佈施亦教他人佈施,須食與食,須衣與衣,乃至種種資生所須盡給與之,亦教他人種種佈施,持是福德與一切眾生共之回向淨佛國土故。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亦如是。是菩薩摩訶薩或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珍寶施與三尊,作是願言:『我以善根因緣故,令我國土皆以七寶成。』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以天伎樂,樂佛及塔,作是願言:『以是善根因緣,令我國土中常聞天樂。』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天香,供養諸佛及諸佛塔,作是願言:『以是善根因緣故,令我國土中常有天香。』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以百味食,施佛及僧,作是願言:『以是善根因緣故,令我國土中眾生皆得百味食。』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以天香細滑,施佛及僧,作是願言:『以是善根因緣故,令我國土中一切眾生受天香細滑。』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以隨意五欲,施佛及僧並一切眾生,作是願言:『以是善根因緣故,令我國土中弟子及一切眾生皆得隨意五欲。』是菩薩以隨意五欲,共一切眾生回向淨佛國土,作是願言:『我得佛時,是國土中如天五欲應心而至。』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作是願言:『我當自入初禪,亦教一切眾生入初禪、第二第三第四禪、慈悲喜舍心,乃至三十七助道法亦如是。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令一切眾生不遠離四禪,乃至不遠離三十七助道法。』

  「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能淨佛國土。是菩薩隨爾所時行菩薩道滿足諸願,是菩薩自成就一切善法,亦成就一切眾生善法。是菩薩受身端正,所化眾生亦得端正。所以者何?福德因緣厚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應如是淨佛國土。是國土中乃至無三惡道之名,亦無邪見、三毒、二乘聲聞辟支佛之名,耳不聞有無常苦空之聲,亦無我所有,乃至無諸結使煩惱之名,亦無分別諸果之名。風吹七寶之樹隨所應度而出音聲,所謂空、無相、無作,如諸法實相之音,有佛無佛一切法、一切法相空,空中無有相,無相中則無作出。如是法音,若晝、若夜、若坐、若臥、若立、若行常聞此法。是菩薩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十方國土中諸佛讚嘆眾生聞是佛名,必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菩薩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說法,眾生聞者,無有不信而生疑言是法、是非法。何以故?諸法實相中皆是法,無有非法。諸有薄福之人於諸佛及弟子中,不種善根,不隨善知識,沒在我見中,乃至沒在一切種種見中,墮在邊見若斷若常。如是人以邪見故,非佛言佛,佛言非佛;如是人非法言法,法言非法;如是人破法故,身壞命終墮惡道地獄中。諸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見此眾生往來五道,令離邪聚立正定聚中,更不墮惡道。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淨佛國土中眾生無雜穢心——若世間法、若出世間法、若有漏、若無漏、若有為、若無為,乃至是國土中眾生必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是為菩薩摩訶薩淨佛國土。」

畢定品第八十三编辑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菩薩摩訶薩為畢定,為不畢定?」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畢定,非不畢定。」

  「世尊,何處畢定?為聲聞道中,為辟支佛道中,為佛道中?」

  佛言:「菩薩摩訶薩非聲聞、辟支佛道中畢定,是佛道中畢定。」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為初發意菩薩畢定,為最後身菩薩畢定?」

  佛言:「初發意菩薩亦畢定,阿毗跋致菩薩亦畢定,後身菩薩亦畢定。」

  「世尊,畢定菩薩墮惡道中生不?」

  「不也,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八人、若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生惡道中不?」

  「不也,世尊。」

  「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從初發意已來佈施、持戒、忍辱、精進、行禪定、修智慧、斷一切不善業,若墮惡道,若生長壽天,若不得修善法處,若生邊國,若生惡邪見家、無作見家,是中無佛名、無法名、無僧名,無有是處。須菩提,初發意菩薩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深心行十不善道,無有是處。」

  「世尊,若菩薩摩訶薩有如是善根功德成就,如佛自說本生受不善果報,是時善根為何所在?」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為利益眾生故隨而受身,以是身利益眾生。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畜生時有是方便力,若怨賊欲來殺害,以無上忍辱、無上慈悲心,捨身不惱怨賊。汝諸聲聞、辟支佛有是力不?」

  須菩提言:「無也。」

  「以是故,須菩提,當知菩薩摩訶薩欲具足大慈心,為憐愍利益眾生故受畜生身。」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住何等善根中受如是諸身?」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從初發意乃至道場,於其中間無有善根不具足者,具足已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是故,菩薩摩訶薩從初發意,應當學具足一切善根,學善根已當得一切種智,當斷一切煩惱習。」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成就如是白淨無漏法而生惡道畜生中?」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佛成就白淨無漏法不?」

  須菩提言:「佛一切白淨無漏法成就。」

  「須菩提,若佛自化作畜生身,作佛事度眾生,實是畜生不?」

  須菩提言:「不也。」

  佛言:「菩薩摩訶薩亦如是,成就白淨無漏法,為度眾生故受畜生身,用是身教化眾生。」

  佛告須菩提:「如阿羅漢作變化身,能使眾生歡喜不?」

  須菩提言:「能。」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用是白淨無漏法,隨應度眾生而受身,以是身利益眾生亦不受苦痛。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幻師幻作種種形,若像馬牛羊男女,如是等以示眾人。須菩提,是象馬牛羊男女等有實不?」

  須菩提言:「不實也,世尊。」

  佛言:「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白淨無漏法成就,現作種種身以示眾生故,以是身饒益一切亦不受眾苦。」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大方便力,得聖無漏智慧而隨所應度眾生身,而作種種形以度眾生。世尊,菩薩摩訶薩住何等白淨法,能作如是方便而不受染污?」

  佛言:「菩薩用般若波羅蜜作如是方便力,於十方如恆河沙等國土中,饒益眾生亦不貪著是身。何以故?著者、著法、著處,是三法皆不可得自性空故。空不著空,空中無著者,亦無著處。何以故?空中空相不可得故。須菩提,是名不可得空,菩薩住是中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世尊,菩薩但住般若波羅蜜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住余法中耶?」

  「須菩提,頗有法不入般若波羅蜜者不?」

  「世尊,若般若波羅蜜自性空,云何一切法皆入般若波羅蜜中?世尊,空中無有法若入、若不入?」

  「須菩提,一切法、一切法相空不?」

  「世尊,空。」

  「須菩提,若一切法、一切法相空,云何言一切法不入空中?」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住一切法空中能起神通波羅蜜,住是神通波羅蜜中,到十方如恆河沙等國土,供養現在諸佛,聞諸佛說法,於諸佛所種善根?」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觀是十方如恆河沙等國土皆空,是國土中諸佛亦性空,但假名字故諸佛現身,所假名字亦空。若十方國土及諸佛性不空者,空為有偏。以空不偏故,一切法、一切法相空。以是故,一切法、一切法相空,是故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用方便力生神通波羅蜜,住是神通波羅蜜中,起天眼、天耳、如意足、知他心、宿命智知眾生生死。若菩薩遠離神通波羅蜜不能轉饒益眾生,亦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菩薩摩訶薩神通波羅蜜,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利益道。何以故?用是天眼自見諸善法,亦教人令得諸善法,於善法亦不著,諸善法自性空故。空無所著,若著則受味,是空中無有味。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能生如是天眼,用是天眼觀一切法空,見是法空不取相、不作業,亦為人說是法,亦不得眾生相,不得眾生名。是菩薩摩訶薩用無所得法故,起神通波羅蜜,用是神通波羅蜜,神通所應作者能作。是菩薩用天眼過於人眼見十方國土,見已飛到十方饒益眾生,或以佈施,或以持戒,或以忍辱,或以精進,或以禪定,或以智慧饒益眾生,或以三十七助道法,或以諸禪解脫三昧,或以聲聞法,或以辟支佛法,或以菩薩法,或以佛法饒益眾生。為慳者如是說法:『諸眾生當行佈施,貧窮是苦惱法。貧窮之人自不能益,何能益他?以是故,汝等當勤佈施,自身得樂亦能令他得樂。莫以貧窮故,共相食啖,不得離三惡道。』為破戒者說法:『諸眾生破戒法大苦惱。破戒之人自不能益,何能益他?破戒法受苦果報——若在地獄、若在餓鬼、若在畜生。汝等墮三惡道中,自不能救,何能救人?以是故,汝等不應墮破戒心死時有悔。』若有共相瞋諍者如是說法:『諸眾生莫共相瞋,瞋亂人心不順善法。汝等今共相瞋亂心,或墮地獄、若餓鬼畜生中。以是故,汝等不應生一念瞋恚心,何況多?』為懈怠眾生說法令得精進,散亂眾生令得禪定,愚痴眾生令得智慧亦如是。行淫慾者令觀不淨,瞋恚令觀慈心,愚痴眾生令觀十二因緣,行非道眾生令入正道——所謂聲聞道、辟支佛道、佛道。為是眾生如是說法:『如汝等所著是法性空,性空法中不可得著,不著相是空相。』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住神通波羅蜜中,為眾生作利益。

  「須菩提,菩薩若遠離神通,不能隨眾生意善說法。以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應起神通。須菩提,譬如鳥無翅不能高翔,菩薩無神通不能隨意教化眾生。以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應起諸神通,起諸神通已若欲饒益眾生隨意能益。是菩薩用天眼見如恆河沙等諸國土,及見是國土中眾生,見已,以神通力往到其所,知眾生心隨其所應而為說法,或說佈施,或說持戒,或說禪定,乃至說涅槃法。是菩薩用天耳聞二種音聲——若人、若非人,用天耳聞十方諸佛所說法皆能受持,如所聞法為眾生說,或說佈施乃至說涅槃。是菩薩淨他心智,用他心智知眾生心,隨其所應而為說法,或說佈施乃至或說涅槃。是菩薩宿命智憶念種種本生處,亦自憶亦憶他人,用是宿命智唸過去在在處處諸佛名字及弟子眾,有眾生信樂宿命者,為現宿命事而為說法,或說佈施乃至或說涅槃。用如意神通力到種種無量諸佛國土,供養諸佛從諸佛種善根還來本國。是菩薩漏盡神通智證,用是漏盡神通智證故,為眾生隨應說法,或說佈施乃至或說涅槃。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應如是起諸神通。菩薩用修是神通故,隨意受身苦樂不染。譬如佛所化人,作一切事苦樂不染。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應如是遊戲神通,能淨佛國土成就眾生。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不淨佛國土,不成就眾生,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因緣不具足故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何等是菩薩摩訶薩因緣具足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須菩提:「一切善法是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緣。」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何等是善法,以是善法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須菩提:「菩薩從初發意已來,檀那波羅蜜是善法因緣,是中無分別是佈施者、是受者,性空故。用是檀那波羅蜜能自利益,亦能利益眾生,從生死拔出令得涅槃。是諸善法皆是菩薩摩訶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緣,行是道過去、未來、現在諸菩薩摩訶薩得度生死,已度、今度、當度。屍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毗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四念處乃至八聖道分、十八空、八背舍、九次第定、陀羅尼門、佛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十八不共法,如是等功德,皆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道。須菩提,是名善法。菩薩摩訶薩,具足是善法已當得一切種智,得一切種智已當轉法輪,轉法輪已當度眾生。」

四諦品第八十四编辑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是諸法是菩薩法,何等是佛法?」

  佛告須菩提:「如汝所問『是諸法是菩薩法,何等是佛法?』者,須菩提,菩薩法亦是佛法。若知一切種,是得一切種智,斷一切煩惱習,菩薩當得是法。佛以一念相應慧知一切法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是為菩薩、佛之差別。譬如向道與得果異,是二人俱為聖人,而有得、向之異。如是,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無礙道中行,是名菩薩摩訶薩;解脫道中無一切暗蔽,是名為佛。」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自相空,自相空法中云何有差別之異?是地獄,是餓鬼,是畜生,是天,是人,是性地人,是八人地人,是須陀洹人,是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人,是辟支佛,是菩薩,是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世尊,如諸人不可得,業因緣亦不可得,果報亦不可得。」

  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自相空法中,無眾生,無業因緣,無果報。須菩提,眾生不知是諸法自相空,是眾生作業因緣,若罪、若福、若無動:罪業因緣故墮三惡道中,福業因緣故在人天中生,無動業因緣故色、無色界中生。是菩薩摩訶薩行檀波羅蜜乃至十八不共法時,盡受行是助道法,如金剛三昧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饒益眾生,是利常不失故不墮六道生死中。」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得六道生死不?」

  佛言:「不得也。」

  須菩提言:「世尊,得業,若黑、若白、若黑白、若不黑不白不?」

  佛言:「不也。」

  「世尊,若不得,云何說是地獄、餓鬼、畜生、人、天、須陀洹乃至阿羅漢、辟支佛、菩薩、諸佛?」

  「須菩提,若眾生知諸法自相空,菩薩摩訶薩不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拔眾生於三惡趣乃至往來六道生死中。須菩提,以眾生實不知諸法自性空故,不得脫六道生死,是菩薩從諸佛所聞諸法自相空,發意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諸法不爾如凡人所著,是眾生於無所有法中,顛倒妄想分別得法:無眾生,有眾生想;無色,有色想;無受、想、行、識,有受、想、行、識想;乃至一切有為法無所有,用顛倒妄想心作身口意業因緣,往來六道生死中不得脫。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一切善法內般若波羅蜜中行菩薩道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為眾生說四聖諦,苦、苦集、苦滅、苦滅道,開示分別一切助道善法皆入四聖諦中,用是助道善法故分別有三寶。何等三?佛寶,法寶,僧寶。不信拒逆是三寶故,不得離六道生死。」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用苦聖諦得度?用苦智得度?用集聖諦得度?用集智得度?用滅聖諦得度?用滅智得度?用道聖諦得度?用道智得度?」

  佛告須菩提:「非苦聖諦得度,亦非苦智得度,乃至非道聖諦得度,亦非道智得度。須菩提,是四聖諦平等故,我說即是涅槃。不以苦聖諦,不以集滅道聖諦,亦不以苦智,不以集滅道智得涅槃。」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何等是四聖諦平等相?」

  「須菩提,若無苦、無苦智、無集、無集智、無滅、無滅智、無道、無道智,是名四聖諦平等相。複次,須菩提,是四聖諦如,不異法相、法性、法住、法位、實際。有佛無佛,法相常住,為不誑不失故。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為通達實諦故行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為通達實諦故,行般若波羅蜜如?通達實諦故,不墮聲聞、辟支佛地,直入菩薩位中?」

  佛告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如實見諸法,見已得無所有法,得無所有法已見一切法空,四聖諦所攝、四聖諦所不攝法皆空,若如是觀,是時便入菩薩位中。是為菩薩住性地中不從頂墮,用是頂墮故墮聲聞、辟支佛地。是菩薩住性地中,能生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是菩薩住是初定地中分別一切諸法,通達四聖諦,知苦不生緣苦心,乃至知道不生緣道心,但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觀諸法如實相。」

  「世尊,云何觀諸法如實相?」

  佛言:「觀諸法空。」

  「世尊,何等空觀?」

  佛言:「自相空。是菩薩用如是智慧觀一切法空,無法性可見,住是法性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無性相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非諸佛所作,非辟支佛所作,亦非阿羅漢所作,亦非向道人所作,亦非得果人所作,亦非菩薩所作。但眾生不知不見諸法如實相,以是事故,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以方便力故為眾生說法。」

七喻品第八十五编辑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諸法性無所有,非佛所作,非辟支佛所作,非阿羅漢所作,非阿那含所作,非斯陀含、須陀洹所作,非向道人、非得果人、非菩薩所作,云何分別有諸法異,是地獄、是畜生、是餓鬼、是人、是天乃至非有想非無想天?用是業因緣故知有生地獄者?是業因緣故知有生畜生、餓鬼者?是業因緣故知有生人中、生四天王天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天者?是業因緣故知有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者?是業因緣故知是諸菩薩摩訶薩?是業因緣故知是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世尊,無性法中無有業用,作業因緣故,若墮地獄、餓鬼、畜生,若人、天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天;以是業因緣故,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菩薩摩訶薩行菩薩道當得一切種智,得一切種智故能拔出眾生於生死中。」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無性法中,無業,無果報。須菩提,凡夫人不入聖法,不知諸法無性相,顛倒愚痴故起種種業因緣。是諸眾生隨業得身,若地獄身、若畜生身、若餓鬼身、若人身、若天身、四天王天身乃至非有想非無想天身。是無性法,無業,無果報,無性常是無性。如須菩提所言,若一切法無性,云何是須陀洹乃至諸佛得一切種智?須菩提,於汝意云何?道是無性不?須陀洹果乃至諸佛一切種智是無性不?」

  須菩提言:「世尊,道無性,須陀洹果亦無性,乃至諸佛一切種智亦無性。」

  「須菩提,無性法能得無性法不?」

  「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有性法能得有性法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無性法及道是一切法皆不合不散,無色、無形、無對、一相,所謂無相。須菩提,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以方便力見眾生以顛倒故著五陰,無常中常相、苦中樂相、不淨中淨相、無我中我相,著無所有處。是菩薩以方便力故,於無所有中拔出眾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凡夫人所著,頗有實不、異不?著故起業,業因緣故五道生死中不得脫。」

  佛告須菩提:「凡夫人所著起業處,無如毛髮許實事,但顛倒故。須菩提,今為汝說譬喻,智者以譬喻得解。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如夢中所見人受五欲樂,有實住處不?」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夢尚虛妄不可得,何況住夢中受五欲樂?」

  「於汝意云何?諸法若有漏、若無漏、若有為、若無為,頗有不如夢者不?」

  「世尊,諸法若有漏、若無漏、若有為、若無為,無不如夢者。」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夢中有五道生死往來不?」

  「世尊,無也。」

  「於汝意云何?夢中有修道,用是修道若著垢、若得淨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是夢法無有實事,不可說垢淨。」

  「於汝意云何?鏡中像有實事不?能起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餓鬼、畜生中,若人、若天、四天王天處乃至非有想非無想天處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是像無有實事,但誑小兒,是事云何當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當墮地獄乃至非有想非無想處?」

  「於汝意云何?是鏡中像有修道用,是修道若著垢、若得淨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是像空無實事,不可說垢淨。」

  「於汝意云何?如深澗中有響,是響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若墮地獄乃至若生非有想非無想處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是事空無有實音聲,云何當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

  「於汝意云何?是響頗有修道,用是修道若著垢、若得淨不?」

  「不也,世尊。是事無實,不可說是垢、是淨。」

  「於汝意云何?如焰非水、水相,非河、河相,是焰頗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不?」

  「不也,世尊。焰中水畢竟不可得,但誑無智人眼,云何當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

  「於汝意云何?是焰有修道,用是修道若著垢、若得淨不?」

  「不也,世尊。是焰無有實事,不可說垢淨。」

  「於汝意云何?乾闥婆城如日出時見乾闥婆城,無智人無城有城想,無廬觀有廬觀想,無園有園想。是乾闥婆城頗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不?」

  「不也,世尊。是乾闥婆城畢竟不可得,但誑愚夫眼,云何當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

  「於汝意云何?如乾闥婆城有修道,用是修道若著垢、若得淨不?」

  「不也,世尊。是乾闥婆城無有實事,不可說垢淨。」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幻師幻作種種物,若像、若馬、若牛、若羊、若男、若女,於汝意云何?是幻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不?」

  「不也,世尊。是幻法空無實事,云何當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

  「於汝意云何?是幻有修道,用是修道若著垢、若得淨不?」

  「不也,世尊。是法無有實事,不可說垢淨。」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如佛所化人,是化人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不?」

  「不也,世尊。是化人無有實事,云何當有業因緣,用是業因緣墮地獄乃至生非有想非無想處?」

  「於汝意云何?是化人有修道,用是修道若著垢、若得淨不?」

  「不也,世尊。是事無有實,不可說垢淨。」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於是空相中,有垢者、有淨者不?」

  「不也,世尊。是中無所有,無有著垢者,無有得淨者。」

  「須菩提,如無有著垢者,無有得淨者,以是因緣故亦無垢淨。何以故?住我、我所眾生有垢有淨,實見者不垢不淨;如實見者不垢不淨,如是亦無垢淨。」

平等品第八十六编辑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見實者不垢不淨,見不實者亦不垢不淨。何以故?一切法性無所有故。世尊,無所有中無垢無淨,所有中亦無垢無淨。世尊,無所有中、有所有中亦無垢無淨。世尊,云何如實語者不垢不淨,不實語者亦不垢不淨?」

  佛告須菩提:「是諸法平等相,我說是淨。須菩提,何等是諸法平等?所謂如,不異不誑法相、法性、法住、法位、實際,有佛無佛法性常住,是名淨。世諦故說非最第一義,最第一義過一切語言論議音聲。」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空不可說,如夢、如響、如焰、如影、如幻、如化,云何菩薩摩訶薩用是如夢、如響、如焰、如幻、如影、如化法,無有根本定實,云何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作是願:『我當具足檀那波羅蜜乃至具足般若波羅蜜。我當具足神通波羅蜜,具足智波羅蜜,具足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四念處,乃至具足八聖道分。我當具足三解脫門、八背舍、九次第定。我當具足佛十力,乃至具足十八不共法。我當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我當具足諸陀羅尼門、諸三昧門。我當放大光明遍照十方,知諸眾生心如應說法』?」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汝所說諸法,如夢、如響、如焰、如影、如幻、如化不?」

  須菩提言:「爾,世尊。世尊,若一切法如夢乃至如化,菩薩摩訶薩云何行般若波羅蜜?世尊,是夢乃至如化虛妄不實。世尊,不應用不實虛妄法能具足檀波羅蜜乃至十八不共法。」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不實虛妄法不能具足檀波羅蜜乃至十八不共法,行是不實虛妄法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是一切法皆是憶想思惟作法,用是思惟憶想作法,不能得一切種智。須菩提,是一切法能助道法,不能益果,所謂是諸法無生無出無相,菩薩從初發意已來所作善業,若檀波羅蜜乃至一切種智。何以故?知諸法皆如夢乃至如化。如是等法不具足檀波羅蜜乃至一切種智,不能得成就眾生淨佛國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菩薩摩訶薩所作善業,檀波羅蜜乃至一切種智如夢乃至如化,亦知一切眾生如夢中行,乃至知如化中行。是菩薩摩訶薩不取般若波羅蜜是有法,用是不取故得一切種智,知是諸法如夢無所取,乃至諸法如化無所取。何以故?般若波羅蜜是不可取相,禪波羅蜜乃至十八不共法是不可取相,是菩薩摩訶薩知一切法是不可取相已,發心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一切法不可取相,無根本定實,如夢乃至如化。用不可取相法,不能得不可取相法,但以眾生不知不見如是諸法相,是菩薩摩訶薩為是眾生故,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菩薩從初發意已來,所有佈施為一切眾生故,乃至有所修智慧皆為一切眾生不為己身。菩薩摩訶薩不為餘事故,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但為一切眾生故。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見眾生無眾生,但眾生相中住,乃至無知者、無見者,知見相中住,令眾生遠離顛倒,遠離已置甘露性中,住是中無有妄想,所謂眾生相乃至知者見者相。是時,菩薩動心、念心、戲論心皆舍,常行不動心、不念心、不戲論心。須菩提,以是方便力故,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自無所著,亦教一切眾生令得無所著,世諦故非第一義。」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世尊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得諸佛法,以世諦故得,以第一義中得?」

  佛言:「以世諦故說佛得是法,是法中無有法可得、是人得是法。何以故?是人得是法,是為大有所得,用二法無道無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行二法無道無果,行不二法有道有果不?」

  佛言:「行二法無道無果,行不二法亦無道無果。若無二法,無不二法,即是道,即是果。何以故?用如是法得道、得果,用如是法不得道、不得果,是為戲論。諸平等法中無有戲論,無有戲論相是諸法平等。」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諸法無所有性,是中何等是平等?」

  佛言:「若無有法、無有無法,亦不說諸法平等相,除平等更無餘法,離一切法平等相。平等相者,若凡夫、若聖人不能行、不能到。」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乃至佛亦不能行,亦不能到?」

  佛言:「是諸法平等,一切聖人皆不能行亦不能到,所謂諸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諸菩薩摩訶薩及諸佛。」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者,一切諸法中行力自在,云何說佛亦不能行亦不能到?」

  佛告須菩提:「若諸法平等與佛有異,應當如是問。須菩提,今諸凡夫人平等,諸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諸菩薩摩訶薩、諸佛及聖法皆平等是一,平等無二,所謂是凡夫人、是須陀洹乃至佛,是一切法平等中皆不可得。」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諸法平等中,皆不可得是凡夫人乃至是佛。世尊,凡夫人、須陀洹乃至佛為無有分別。」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諸法平等中,無有分別是凡夫人、是須陀洹乃至是佛。」

  「世尊,若無分別諸凡夫人、須陀洹乃至佛,云何分別有三寶現於世間,佛寶、法寶、僧寶?」

  佛言:「於汝意云何?佛寶、法寶、僧寶與諸法等異不?」

  須菩提白佛言:「如我從佛所聞義,佛寶、法寶、僧寶與諸法等無異。世尊,是佛寶、法寶、僧寶即是平等,是法皆不合不散,無色、無形、無對、一相,所謂無相。佛有是力,能分別無相諸法處所,是凡夫人、是須陀洹、是斯陀含、是阿那含、是阿羅漢、是辟支佛、是菩薩摩訶薩、是諸佛。」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若諸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分別諸法,當知是地獄、是餓鬼、是畜生、是人、是天,是四天王天乃至是他化自在天,是梵天乃至是非有想非無想天處,是四念處乃至八聖道分、內空乃至無法有法空,是佛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不?」

  須菩提言:「不知也,世尊。」

  「以是故,須菩提,當知佛有大恩力,於諸法平等中不動而分別諸法。」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於諸法平等中不動,凡夫人亦於諸法平等中亦不動,須陀洹乃至辟支佛亦於諸法平等中不動。世尊,若諸法等相,即是凡夫人相,即是須陀洹相,乃至諸佛即是平等相。世尊,今諸法各各相,所謂色相異、受想行識相異、眼相異、耳鼻舌身意相異、地相異、水火風空識相異、欲相異、瞋痴相異、邪見相異、禪相異、無量心相異、無色定相異、四念處相異乃至八聖道分相異、檀波羅蜜相異乃至般若波羅蜜相異、三解脫門相異、十八空相異、佛十力相異、四無所畏相異、四無礙智相異、十八不共法相異、有為法性異、無為法性異、是凡夫人相異乃至佛相異,諸法各各相異,云何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諸法異相中不作分別?若不作分別不能行般若波羅蜜,若不能行般若波羅蜜不能從一地至一地,若不從一地至一地不能入菩薩位,不能入菩薩位故不能過聲聞、辟支佛地,不能過聲聞、辟支佛地故不能具足神通波羅蜜,不具足神通波羅蜜故不能具足檀波羅蜜,乃至不能具足般若波羅蜜,從一佛國至一佛國供養諸佛,於諸佛所種善根,用是善根能成就眾生淨佛國土。」

  佛告須菩提:「如汝所問,是諸法相,亦是凡夫人,亦是須陀洹乃至佛。」

  「世尊,是諸法各各相,所謂色相異乃至有為無為法相異,云何菩薩摩訶薩觀一切相不作分別?」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是色相空不?乃至諸佛相空不?」

  「世尊,實空。」

  「須菩提,空中各各相法可得不——所謂色相乃至諸佛相?」

  須菩提言:「不可得。」

  佛言:「以是因緣故,當知諸法平等中,非凡夫人亦不離凡夫人,乃至非佛亦不離佛。」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平等,為是有為法,為是無為法?」

  佛言:「非有為法,非無為法。何以故?離有為法,無為法不可得;離無為法,有為法不可得。須菩提,是有為性、無為性,是二法不合不散,無色、無形、無對、一相,所謂無相。佛亦以世諦故說,非以第一義。何以故?第一義中,無身行,無口行,無意行,亦不離身口意行得第一義。是諸有為法、無為法,平等相即是第一義。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第一義中不動,而行菩薩事饒益眾生。」

如化品第八十七编辑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諸法平等無所為作,云何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於平等法中不動而行菩薩事以佈施、愛語、利益、同事?」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是諸法平等無所作。若是眾生自知諸法平等,佛不用神力於諸法平等中不動而拔出眾生吾我相以空,度五道生死乃至知者見者相,度色相乃至識相、眼相乃至意相、地種相乃至識種相,遠離有為性相,令得無為性相。無為性相即是空。」

  須菩提言:「世尊,用何等空故一切法空?」

  佛言:「菩薩遠離一切法相,用是空故一切法空。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有化人作化人,是化頗有實事不空者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是化人無有實事而不空,是空及化人二事不合不散。以空空故,空不應分別是空、是化。何以故?是二事等空中,不可得所謂是空、是化。所以者何?須菩提,色即是化,受、想、行、識即是化,乃至一切種智即是化。」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世間法是化,出世間法亦復是化不?所謂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聖道分、三解脫門、佛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十八不共法,並諸法果及賢聖人,所謂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菩薩摩訶薩、諸佛,世尊,是法亦是化不?」

  佛告須菩提:「一切法皆是化。於是法中有聲聞法變化,有辟支佛法變化,有菩薩摩訶薩法變化,有諸佛法變化,有煩惱法變化,有業因緣法變化。以是因緣故,須菩提,一切法皆是變化。」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諸煩惱斷,所謂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辟支佛道,斷諸煩惱習斷皆是變化不?」

  佛告須菩提:「若有法生滅相者,皆是變化。」

  須菩提言:「世尊,何等法非變化?」

  佛言:「若法無生無滅是非變化。」

  須菩提言:「何等是不生不滅非變化?」

  佛言:「無誑相涅槃,是法非變化。」

  「世尊,如佛自說諸法平等,非聲聞作,非辟支佛作,非諸菩薩摩訶薩作,非諸佛作,有佛無佛諸法性常空,性空即是涅槃,云何言涅槃一法非如化?」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諸法平等非聲聞所作,乃至性空即是涅槃。若新發意菩薩聞是一切法畢竟性空,乃至涅槃亦皆如化,心則驚怖。為是新發意菩薩故,分別生滅者如化,不生不滅者不如化。」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教新發意菩薩令知性空?」

  佛告須菩提:「諸法本有今無耶?」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