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第十四

目錄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上一卷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第十四 嘆淨品第四十二 無作品第四十三 百波羅蜜遍嘆品第四十四 下一卷▶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第十四

嘆淨品第四十二编辑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是淨甚深。」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何法淨故,是淨甚深?」

  佛言:「色淨故,是淨甚深;受、想、行、識淨故,四念處淨故,乃至八聖道分淨故,佛十力淨故,乃至十八不共法淨故,菩薩淨、佛淨故,一切智、一切種智淨故,是淨甚深。」

  「世尊,是淨明。」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何法淨故,是淨明?」

  佛言:「般若波羅蜜淨故是淨明,乃至檀那波羅蜜淨故是淨明,四念處乃至一切智淨故是淨明。」

  「世尊,是淨不相續。」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何法不相續故,是淨不相續?」

  佛言:「色不去不相續,故是淨不相續,乃至一切種智不去不相續故,是淨不相續。」

  「世尊,是淨無垢。」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何法無垢故,是淨無垢?」

  佛言:「色性常淨故是淨無垢,乃至一切種智性常淨故是淨無垢。」

  「世尊,是淨無得無著。」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何法無得無著故,是淨無得無著?」

  佛言:「色無得無著故,是淨無得無著,乃至一切種智無得無著故,是淨無得無著。」

  「世尊,是淨無生。」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何法無生故,是淨無生?」

  佛言:「色無生故是淨無生,乃至一切種智無生故是淨無生。」

  「世尊,是淨不生欲界中。」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是淨不生欲界中?」

  佛言:「欲界性不可得故,是淨不生欲界中。」

  「世尊,是淨不生色界中。」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是淨不生色界中?」

  佛言:「色界性不可得故,是淨不生色界中。」

  「世尊,是淨不生無色界中。」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是淨不生無色界中?」

  佛言:「無色界性不可得故,是淨不生無色界中。」

  「世尊,是淨無知。」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是淨無知?」

  佛言:「諸法鈍故是淨無知。」

  「世尊,色無知是淨淨。」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色無知是淨淨?」

  佛言:「色自性空故,色無知是淨淨。」

  「世尊,受、想、行、識無知是淨淨。」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受、想、行、識無知是淨淨?」

  佛言:「受、想、行、識自性空故無知是淨淨。」

  「世尊,一切法淨故是淨淨。」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一切法淨故是淨淨?」

  佛言:「一切法不可得故,一切法淨是淨淨。」

  「世尊,是般若波羅蜜於薩婆若無益無損。」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般若波羅蜜於薩婆若無益無損?」

  佛言:「法常住相故,般若波羅蜜於薩婆若無益無損。」

  「世尊,是般若波羅蜜淨於諸法無所受。」

  佛言:「畢竟淨故。」

  舍利弗言:「云何般若波羅蜜淨於諸法無所受?」

  佛言:「法性不動故,是般若波羅蜜淨於諸法無所受。」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我淨故色淨。」

  佛言:「畢竟淨故。」

  須菩提言:「以何因緣,我淨故色淨畢竟淨?」

  佛言:「我無所有故,色無所有畢竟淨。」

  「世尊,我淨故,受、想、行、識淨。」

  佛言:「畢竟淨故。」

  須菩提言:「何因緣故,我淨,受、想、行、識淨畢竟淨?」

  佛言:「我無所有故,受、想、行、識無所有畢竟淨。」

  「世尊,我淨故檀那波羅蜜淨,我淨故屍羅波羅蜜淨,我淨故羼提波羅蜜淨,我淨故毗梨耶波羅蜜淨,我淨故禪那波羅蜜淨。世尊,我淨故般若波羅蜜淨。世尊,我淨故四念處淨。世尊,我淨故乃至八聖道分淨。世尊,我淨故佛十力淨。世尊,我淨故乃至十八不共法淨。」

  佛言:「畢竟淨故。」

  須菩提言:「何因緣故,我淨檀那波羅蜜淨,我淨乃至十八不共法淨?」

  佛言:「我無所有故、檀那波羅蜜無所有故淨,乃至十八不共法無所有故淨。」

  「世尊,我淨故須陀洹果淨,我淨故斯陀含果淨,我淨故阿那含果淨,我淨故阿羅漢果淨,我淨故辟支佛道淨,我淨故佛道淨。」

  佛言:「畢竟淨。」

  須菩提言:「何因緣故,我淨須陀洹果淨、斯陀含果淨、阿那含果淨、阿羅漢果淨、辟支佛道淨、佛道淨?」

  佛言:「自相空故。」

  「世尊,我淨故一切智淨。」

  佛言:「畢竟淨故。」

  須菩提言:「何因緣故,我淨故一切智淨?」

  佛言:「無相無念故。」

  「世尊,以二淨故無得無著。」

  佛言:「畢竟淨。」

  須菩提言:「何因緣故,以二淨故無得無著是畢竟淨?」

  佛言:「無垢無淨故。」

  「世尊,我無邊故,色淨、受想行識淨。」

  佛言:「畢竟淨。」

  須菩提言:「何因緣故,我無邊故,色淨、受想行識淨?」

  佛言:「畢竟空無始空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薩摩訶薩能如是知,是名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

  佛言:「畢竟淨故。」

  須菩提言:「何因緣故,菩薩摩訶薩能如是知,是名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

  佛言:「知道種故。」

  「世尊,若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以方便力故作是念:『色不知色,受、想、行、識不知識,過去法不知過去法,未來法不知未來法,現在法不知現在法。』」

  佛言:「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以方便力故不作是念:我施與彼人,我持戒如是持戒,我修忍如是修忍,我精進如是精進,我入禪如是入禪,我修智慧如是修智慧,我得福德如是得福德,我當入菩薩法位中,我當淨佛國土成就眾生,我當得一切種智。

  「須菩提,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以方便力故無諸憶想分別,內空、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第一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始空、散空、性空、諸法空、自相空故。

  「須菩提,是名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以方便力故無所礙。」

  爾時,釋提桓因問須菩提:「云何是求菩薩道善男子礙法?」

  須菩提報釋提桓因言:「憍屍迦,有求菩薩道善男子、善女人取心相,所謂取檀那波羅蜜相,取屍羅波羅蜜相、羼提波羅蜜相、毗梨耶波羅蜜相、禪那波羅蜜相、般若波羅蜜相,取內空相、外空、內外空乃至無法有法空相,取四念處相乃至八聖道分相,取佛十力相乃至十八不共法相,取諸佛相,取於諸佛種善根相,是一切福德和合取相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憍屍迦,是名求菩薩道善男子、善女人礙法。用是法故,不能無礙行般若波羅蜜。何以故?憍屍迦,是色相不可回向,受、想、行、識相不可回向,乃至一切種智相不可回向。

  「複次,憍屍迦,若菩薩摩訶薩示教利喜他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應示教利喜一切諸法實相。若求菩薩道善男子、善女人行檀那波羅蜜時,不應作是分別言:我施與,我持戒,我忍辱,我精進,我入禪定,我修智慧,我行內空、外空、內外空,乃至我行無法有法空,我修四念處,乃至我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男子、善女人應如是示教利喜他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如是示教利喜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無錯謬。亦如佛所說法示教利喜,令是善男子、善女人遠離一切礙法。」

  爾時,佛贊須菩提:「善哉!善哉!如汝為諸菩薩說諸礙法。須菩提,汝今更聽我說微細礙相。須菩提,汝一心好聽。」

  佛告須菩提:「有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取相念諸佛,須菩提,所可有相皆是礙相。又於諸佛從初發意乃至法住,於其中間所有善根取相憶念,取相憶念已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可有相皆是礙相。又於諸佛及弟子所有善根及餘眾生善根,取相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可有相皆是礙相。何以故?不應取相憶念諸佛,亦不應取相憶念諸佛善根。」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般若波羅蜜甚深。」

  佛言:「一切法常離故。」

  須菩提言:「世尊,我當禮般若波羅蜜。」

  佛告須菩提:「是般若波羅蜜無起無作故,無有能得者。」

  須菩提言:「世尊,一切諸法,亦不可知,不可得。」

  佛言:「一切法,一性非二性。須菩提,是一法性是亦無性,是無性即是性,是性不起不滅。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若知諸法一性,所謂無性,無起無作,則遠離一切礙相。」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般若波羅蜜難知難解。」

  佛言:「如所言,是般若波羅蜜,無見者,無聞者,無知者,無識者,無得者。」

  「世尊,是般若波羅蜜不可思議。」

  佛言:「如所言,是般若波羅蜜不從心生,不從色、受、想、行、識生,乃至不從十八不共法生。」

無作品第四十三编辑

  須菩提白佛言:「是般若波羅蜜無所作。」

  佛言:「作者不可得故,色不可得,乃至一切法不可得故。」

  「世尊,若菩薩摩訶薩欲行般若波羅蜜,應云何行?」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行般若波羅蜜,不行色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受、想、行、識是行般若波羅蜜,乃至不行一切種智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色常無常是行般若波羅蜜,乃至一切種智不行常無常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色若苦若樂是行般若波羅蜜,乃至不行一切種智若苦若樂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色是我非我是行般若波羅蜜,乃至不行一切種智是我非我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色淨不淨是行般若波羅蜜,乃至不行一切種智淨不淨是行般若波羅蜜。何以故?是色無所有性,云何有常無常、苦樂、我無我、淨不淨?受、想、行、識亦無所有性,云何有常無常乃至淨不淨?乃至一切種智無所有性,云何有常無常乃至淨不淨?

  「複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不行色不具足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受、想、行、識不具足是行般若波羅蜜,乃至不行一切種智不具足是行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色不具足者是不名色,如是亦不行,為行般若波羅蜜;受、想、行、識不具足者,是不名識,如是亦不行,為行般若波羅蜜;乃至不行一切種智不具足者,是不名一切種智,如是亦不行,為行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善說求菩薩道善男子、善女人礙不礙相。」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佛善說求菩薩道善男子、善女人礙不礙相。

  「複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不行色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受、想、行、識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眼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耳鼻舌身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意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檀那波羅蜜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尸羅波羅蜜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羼提波羅蜜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毗梨耶波羅蜜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禪那波羅蜜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不行般若波羅蜜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乃至不行一切種智不礙是行般若波羅蜜。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如是行般若波羅蜜時,知色是不礙,知受、想、行、識是不礙,乃至知一切種智是不礙,知須陀洹果不礙,知斯陀含果不礙,知阿那含果不礙,知阿羅漢果不礙,知辟支佛道不礙,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道不礙。」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是甚深法,若說亦不增不減,若不說亦不增不減。」

  佛語須菩提:「如是,如是,是甚深法,若說亦不增不減,若不說亦不增不減。譬如佛盡形壽若贊若毀虛空,贊時亦不增不減,毀時亦不增不減。須菩提,如幻人,若贊時不增不減,毀時亦不增不減,贊時不喜,毀時不憂。須菩提,諸法法相亦如是,若說亦如本不異,若不說亦如本不異。」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諸菩薩摩訶薩所為甚難,修行是般若波羅蜜時,不憂不喜而能習般若波羅蜜,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轉還。何以故?世尊,修般若波羅蜜如修虛空,如虛空中無般若波羅蜜、無禪那、無毗梨耶、無羼提、無屍羅、無檀那波羅蜜,如虛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亦無內空、外空、內外空乃至無法有法空,無四念處乃至無八聖道分,無佛十力乃至無十八不共法,無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無辟支佛道,無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修般若波羅蜜亦如是。

  「世尊,應禮是諸菩薩摩訶薩能大誓莊嚴。

  「世尊,是人為眾生大誓莊嚴勤精進,如為虛空大誓莊嚴勤精進。

  「世尊,是人欲度眾生如欲度虛空。

  「世尊,是諸菩薩摩訶薩大誓莊嚴,如為虛空等眾生大誓莊嚴。

  「世尊,是人大誓莊嚴,欲度眾生為如舉虛空。

  「世尊,諸菩薩摩訶薩得大精進力,欲度眾生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世尊,諸菩薩摩訶薩大誓莊嚴,欲度眾生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世尊,諸菩薩摩訶薩大勇猛,為度如虛空等眾生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何以故?世尊,若三千大千世界滿中諸佛,譬如竹葦、甘蔗、稻麻、叢林,諸佛若一劫若減一劫常說法,一一佛度無量無邊阿僧祇眾生令入涅槃。世尊,是眾生性,亦不減,亦不增。何以故?眾生無所有故,眾生離故。乃至十方世界中,諸佛所度眾生亦如是。世尊,以是因緣故,我如是說:『是人欲度眾生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為欲度虛空。』」

  是時,有一比丘,作是言:「我禮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中,雖無法生、無法滅,而有戒眾、定眾、慧眾、解脫眾、解脫知見眾,而有諸須陀洹、諸斯陀含、諸阿那含、諸阿羅漢、諸辟支佛、有諸佛,而有佛寶、法寶、比丘僧寶,而有轉法輪。」

  爾時,釋提桓因語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習般若波羅蜜,為習何法?」

  須菩提語釋提桓因言:「憍屍迦,是菩薩摩訶薩習般若波羅蜜,為習空法。」

  釋提桓因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般若波羅蜜,親近、讀誦、說、正憶念,我當作何等護?」

  爾時,須菩提語釋提桓因言:「憍屍迦,汝頗見是法可守護者不?」

  釋提桓因言:「不也,須菩提,我不見是法可守護者。」

  須菩提言:「憍屍迦,若善男子、善女人,如般若波羅蜜中所說行即是守護,所謂常不遠離如所說般若波羅蜜行。是善男子、善女人,若人、若非人不得其便。當知是善男子、善女人,不遠離般若波羅蜜。憍屍迦,若人欲護行般若波羅蜜菩薩,為欲護虛空。憍屍迦,於汝意云何?汝能護夢、焰、影、響、幻、化不?」

  釋提桓因言:「不能護。」

  「若人欲護行般若波羅蜜諸菩薩摩訶薩,亦如是但自疲苦。憍屍迦,於汝意云何?能護佛所化不?」

  釋提桓因言:「不能護。」

  「若人欲護行般若波羅蜜諸菩薩摩訶薩亦如是。憍屍迦,於汝意云何?能護法性、實際、如、不可思議性不?」

  釋提桓因言:「不能護。」

  「若人欲護行般若波羅蜜諸菩薩摩訶薩亦如是。」

  爾時,釋提桓因問須菩提:「云何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知見諸法如夢、如焰、如影、如響、如幻、如化?諸菩薩摩訶薩如所知見故,不念夢,不念是夢,不念用夢,不念我夢,焰、影、響、幻、化亦如是?」

  須菩提言:「憍屍迦,若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不念色,不念是色,不念用色,不念我色。是菩薩摩訶薩亦能不念夢,不念是夢,不念用夢,不念我夢;乃至化亦不念化,不念是化,不念用化,不念我化,受、想、行、識亦如是;乃至一切智,不念一切智,不念是一切智,不念用一切智,不念我一切智。是菩薩摩訶薩亦能不念夢,不念是夢,不念用夢,不念我夢,乃至化亦如是。如是,憍屍迦,菩薩摩訶薩知諸法如夢、如焰、如影、如響、如幻、如化。」

  爾時,佛神力故,三千大千世界中諸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梵身天、梵輔天、梵眾天、大梵天、少光天乃至淨居天,是一切諸天以天栴檀華遙散佛上,來詣佛所,頭面禮佛足,卻住一面。

  爾時,四天王天,釋提桓因及三十三天,梵天王乃至諸淨居天,佛神力故見東方千佛說法,亦如是相、如是名字說是般若波羅蜜品,諸比丘皆字須菩提,問難般若波羅蜜品者皆字釋提桓因,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如是各千佛現。

  爾時,佛告須菩提:「彌勒菩薩摩訶薩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亦當於是處說般若波羅蜜。賢劫中諸菩薩摩訶薩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亦當於是處說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彌勒菩薩摩訶薩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用何相、何因、何義說是般若波羅蜜義?」

  佛告須菩提:「彌勒菩薩摩訶薩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色非常非無常,當如是說法;色非苦非樂,色非我非無我,色非淨非不淨,當如是說法;色非縛非解,當如是說法;受、想、行、識非常非無常,乃至非縛非解,當如是說法;色非過去,色非未來,色非現在,當如是說法,受、想、行、識亦如是;色畢竟淨,當如是說法;受、想、行、識畢竟淨,當如是說法;乃至一切智畢竟淨,當如是說法。」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般若波羅蜜清淨。」

  佛言:「色清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受、想、行、識清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世尊,云何色清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云何受、想、行、識清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佛言:「若色不生不滅,不垢不淨,是名色清淨;受、想、行、識不生不滅,不垢不淨,是名受、想、行、識清淨。複次,須菩提,虛空清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世尊,云何虛空清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佛言:「虛空不生不滅故清淨,般若波羅蜜亦如是。複次,須菩提,色不污故,般若波羅蜜清淨;受、想、行、識不污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世尊,云何色不污故,般若波羅蜜清淨?受、想、行、識不污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佛言:「如虛空不可污故,虛空清淨。」

  「世尊,云何如虛空不可污故,虛空清淨?」

  佛言:「虛空不可取故虛空清淨,虛空清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複次,須菩提,虛空可說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世尊,云何虛空可說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佛言:「因虛空中二聲出故,般若波羅蜜亦如虛空可說故清淨。須菩提,虛空不可說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世尊,云何虛空不可說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佛言:「如虛空無可說故,般若波羅蜜清淨。複次,如虛空不可得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世尊,云何如虛空不可得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佛言:「如虛空無所得相,般若波羅蜜亦如虛空無所得故清淨。複次,須菩提,一切法不生不滅不垢不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世尊,云何一切法不生不滅不垢不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佛言:「一切法畢竟清淨故,般若波羅蜜清淨。」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般若波羅蜜親近正憶念者,終不病眼,耳、鼻、舌、身亦終不病,身無形殘,亦不衰老,終不橫死。無數百千萬諸天、四天王天乃至淨居諸天,皆悉隨從聽受。六齋日——月八日、二十三日、十四日、二十九日、十五日、三十日,諸天眾會,善男子、善女人為法師者,在所說般若波羅蜜處皆悉來集。是善男子、善女人在大眾中說是般若波羅蜜,得無量無邊阿僧祇、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福德。」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是善男子、善女人,若六齋日——月八日、二十三日、十四日、二十九日、十五日、三十日,在諸天眾前說是般若波羅蜜義,是善男子、善女人得無量無邊阿僧祇、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福德。何以故?須菩提,般若波羅蜜是大珍寶。何等是大珍寶?是般若波羅蜜能拔地獄、畜生、餓鬼及人中貪窮,能與剎利大姓、婆羅門大姓、居士大家,能與四天王天處乃至非有想非無想處,能與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辟支佛道、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是般若波羅蜜中廣說十善道、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四念處乃至八聖道分、檀那波羅蜜、屍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毗梨耶波羅蜜、禪那波羅蜜、般若波羅蜜,廣說內空乃至無法有法空,廣說佛十力乃至一切智,從是中學出生剎利大姓、婆羅門大姓、居士大家,出生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梵身天、梵輔天、梵眾天、大梵天、光天、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淨天、少淨天、無量淨天、遍淨天、阿那婆迦天、得福天、廣果天、無想天、阿浮訶那天、不熱天、快見天、妙見天、阿迦尼吒天、虛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非有想非無想處天,是法中學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得辟支佛道,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是故,須菩提,般若波羅蜜名為大珍寶。珍寶波羅蜜中無有法可得——若生若滅、若垢若淨、若取若舍,珍寶波羅蜜亦無有法——若善若不善、若世間若出世間、若有漏若無漏、若有為若無為,以是故,須菩提,是名無所得珍寶波羅蜜。須菩提,是珍寶波羅蜜無有法能染污。何以故?所用染法不可得故。須菩提,以是故,名無染珍寶波羅蜜。

  「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亦如是不知,亦如是不分別,亦如是不可得,亦如是不戲論,是為能修行般若波羅蜜,亦能禮覲諸佛從一佛國至一佛國,供養恭敬、尊重讚嘆諸佛,游諸佛剎,成就眾生淨佛國土。須菩提,是般若波羅蜜於諸法無有力無非力,亦無受亦無與,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般若波羅蜜,亦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不捨欲界,不住欲界,不捨色界,不住色界,不捨無色界,不住無色界。是般若波羅蜜,不與檀那波羅蜜亦不捨,不與屍波羅蜜亦不捨,不與羼提波羅蜜亦不捨,不與毗梨耶波羅蜜亦不捨,不與禪那波羅蜜亦不捨,不與般若波羅蜜亦不捨,不與內空亦不捨,乃至不與無法有法空亦不捨,不與四念處亦不捨,乃至不與八聖道分亦不捨,不與佛十力亦不捨,乃至不與十八不共法亦不捨,不與須陀洹果亦不捨,乃至不與阿羅漢果亦不捨,不與辟支佛道亦不捨,乃至不與一切智亦不捨。是般若波羅蜜,不與阿羅漢法不捨凡人法,不與辟支佛法不捨阿羅漢法,不與佛法不捨辟支佛法。是般若波羅蜜,亦不與無為法不捨有為法。何以故?若有諸佛,若無諸佛,是諸法相常住不異,法相、法住、法位常住不謬不失故。」

  爾時,諸天子虛空中立,發大音聲踴躍歡喜,以漚缽羅華、波頭摩華、拘物頭華、分陀利華而散佛上,作如是言:「我等於閻浮提見第二法輪轉。」是中無量百千天子得無生法忍。

  佛告須菩提:「是法輪轉,非第一轉,非第二轉。是般若波羅蜜不為轉、不為還故出,無法有法空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無法有法空故,般若波羅蜜不為轉、不為還故出?」

  佛言:「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相空,乃至檀那波羅蜜、檀那波羅蜜相空,內空、內空相空,乃至無法有法空、無法有法空相空,四念處、四念處相空,乃至八聖道分、八聖道分相空,佛十力、佛十力相空,乃至十八不共法、十八不共法相空,須陀洹果、須陀洹果相空,斯陀含果、斯陀含果相空,阿那含果、阿那含果相空,阿羅漢果、阿羅漢果相空,辟支佛道、辟支佛道相空,一切種智、一切種智相空。」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諸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是摩訶波羅蜜。何以故?雖一切法自性空,而諸菩薩摩訶薩因般若波羅蜜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法可得轉法輪,亦無法可轉,亦無法可還。是摩訶波羅蜜中亦無有法可見。何以故?是法不可得若轉若還,一切法畢竟不生故。何以故?是空相,不能轉,不能還;無相相,不能轉,不能還;無作相,不能轉,不能還。若能如是說般若波羅蜜,教照開示分別顯現解釋淺易。有能如是教者,是名清淨說般若波羅蜜,亦無說者,亦無受者,亦無證者。若無說、無受、無證,亦無滅者,是說法中亦無畢定福田。」

百波羅蜜遍嘆品第四十四编辑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無邊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如虛空無邊故。」

  「世尊,等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諸法等故。」

  「世尊,離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畢竟空故。」

  「世尊,不壞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可得故。」

  「世尊,無彼岸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無名無身故。」

  「世尊,空種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入出息不可得故。」

  「世尊,不可說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覺觀不可得故。」

  「世尊,無名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受、想、行、識不可得故。」

  「世尊,不去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來故。」

  「世尊,無移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可伏故。」

  「世尊,盡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畢竟盡故。」

  「世尊,不生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滅故。」

  「世尊,不滅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生故。」

  「世尊,無作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作者不可得故。」

  「世尊,無知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知者不可得故。」

  「世尊,不到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生死不可得故。」

  「世尊,不失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失故。」

  「世尊,夢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乃至夢中所見不可得故。」

  「世尊,響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聞聲者不可得故。」

  「世尊,影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鏡面不可得故。」

  「世尊,焰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水流不可得故。」

  「世尊,幻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術事不可得故。」

  「世尊,不垢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諸煩惱不可得故。」

  「世尊,無淨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煩惱虛誑故。」

  「世尊,不污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處不可得故。」

  「世尊,不戲論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戲論破故。」

  「世尊,不念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念破故。」

  「世尊,不動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法性常住故。」

  「世尊,無染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知一切法無妄解故。」

  「世尊,不起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無分別故。」

  「世尊,寂滅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相不可得故。」

  「世尊,無慾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欲不可得故。」

  「世尊,無瞋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瞋恚不實故。」

  「世尊,無痴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無明黑闇滅故。」

  「世尊,無煩惱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分別憶想虛妄故。」

  「世尊,無眾生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眾生無所有故。」

  「世尊,無斷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諸法不起故。」

  「世尊,無二邊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離二邊故。」

  「世尊,不壞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相離故。」

  「世尊,不取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過聲聞、辟支佛地故。」

  「世尊,不分別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諸妄想不可得故。」

  「世尊,無量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諸法量不可得故。」

  「世尊,虛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無所有故。」

  「世尊,無常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破壞故。」

  「世尊,苦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苦惱相故。」

  「世尊,無我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著故。」

  「世尊,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可得故。」

  「世尊,無相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生故。」

  「世尊,內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內法不可得故。」

  「世尊,外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外法不可得故。」

  「世尊,內外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內外法不可得故。」

  「世尊,空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空空法不可得故。」

  「世尊,大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可得故。」

  「世尊,第一義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涅槃不可得故。」

  「世尊,有為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有為法不可得故。」

  「世尊,無為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無為法不可得故。」

  「世尊,畢竟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諸法畢竟不可得故。」

  「世尊,無始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諸法無始不可得故。」

  「世尊,散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散法不可得故。」

  「世尊,性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有為無為性不可得故。」

  「世尊,諸法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可得故。」

  「世尊,無所得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無所有故。」

  「世尊,自相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諸法自相離故。」

  「世尊,無法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無法不可得故。」

  「世尊,有法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有法不可得故。」

  「世尊,無法有法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無法有法相不可得故。」

  「世尊,念處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身受心法不可得故。」

  「世尊,正勤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善不善法不可得故。」

  「世尊,如意足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四如意足不可得故。」

  「世尊,根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五根不可得故。」

  「世尊,力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五力不可得故。」

  「世尊,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七覺分不可得故。」

  「世尊,道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八聖道分不可得故。」

  「世尊,無作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無作不可得故。」

  「世尊,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空相不可得故。」

  「世尊,無相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寂滅相不可得故。」

  「世尊,背舍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八背舍不可得故。」

  「世尊,定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九次第定不可得故。」

  「世尊,檀那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慳貪不可得故。」

  「世尊,屍羅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破戒不可得故。」

  「世尊,羼提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忍不忍不可得故。」

  「世尊,毗梨耶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懈怠、精進不可得故。」

  「世尊,禪那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定亂不可得故。」

  「世尊,般若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痴慧不可得故。」

  「世尊,十力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不可伏故。」

  「世尊,四無所畏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道種智不沒故。」

  「世尊,無礙智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無障無礙故。」

  「世尊,佛法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過一切法故。」

  「世尊,如實說者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語如實故。」

  「世尊,自然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一切法中自在故。」

  「世尊,佛波羅蜜是般若波羅蜜。」

  佛言:「知一切法、一切種智故。」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