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贈翰林院檢討許府君墓表

敕贈翰林院檢討許府君墓表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三

天厚人之有德,將以興其家,不當其世而特鍾於其子,然猶使之困窮晻鬱以歿,若是,其理有不可知也。然非其困窮晻鬱,則亦無以大發於其後,此其數詘伸消長之必然,亦其理未嘗不可知也。敕贈翰林院檢討許君之子曰國,當許君之世,已舉於鄉,為進士第一。是時,國方計偕上春官,君奄然以歿。未幾,其夫人汪孺人又繼之。國既免喪,遂上春官獲第,選入翰林。隆慶元年,天子新即位,覃恩近侍,國時為檢討,得以其官推封,而汪夫人為孺人。嗚呼!國亦既顯且貴矣,君、夫人竟不及見,國之所以痛泣荷國厚恩,而抱無窮之悲也。

許氏自唐睢陽太守之孫儒,避朱梁之亂,以來江南,故其子孫多在宣、歙之間,而君今為歙人。君諱暐,字德威。曾祖仕聰,祖克明,父汝賢,皆有潛德。

君蚤孤,依於外家。稍長,挾其資從季父行賈。有心計,舉十數年籍如指掌。季父所至,好與其士大夫遊,君悉為存問酬報尺牘,又善書,江湖間推其文雅。季父初無子,以君同產弟鈺為子。其後有子,曰金。金幼而季父卒於客所,君持其喪還葬。金長,盡歸其資。或構鈺云:「金非而繼父生也」,謀逐之。金懼,言於官。鈺以不直,憤死。

於是君同產諸弟藉藉向金,且魚肉之。君曰:「鈺自無理耳,死非由金,顧何罪為?」涕泣勸解乃已。或又說金:「若父亡時,資出兄手,非有明也。」金疑父果有餘資,君愈不自辨,輒償之。君既不勝金所求,又養諸寡母,振人之乏,遂至罄匱。乃之吳中收責,諸家又盡貧,空手來歸。入門,意歡然。晚以病居家,猶與族人月會食,訓束子弟,焚香宴坐,吟詠不輟。嘉靖四十年九月某日卒,年六十有六。

孺人曾祖某,祖某,父憲。孺人始髫,與其姊奉觴為壽。父愛其綽約婉善,歎曰:「吾安得此女為吾男子子乎?」蓋汪處士自傷無子也。君久客,孺人事舅姑,撫諸叔,甚有恩禮。國生已七年,君還,始識其子。遠或十數年不歸。孺人日闋無儲,嘗大雪,擁敝絮臥乳兒。獨又經紀母家,養送其母黃媼。人謂始處士歎不能生子,然生女無愧其子也。孺人能以巫下神,往往聞神語,嘗謂君曰:「兒當貴,然吾與君不能待矣。」後竟如其言云。嘉靖四十一年九月某日卒,年六十八。

余讀王荊公所為《許氏世譜》,稱大理評事規者,有旁舍客死,千里歸其骸骨而還其金。翁雖於其家兄弟,而其事略相類。凡許氏再以陰德而再興,天之報施於人,如是其顯著耶?抑伯夷之後,其源遠流長,後世忠孝之良不絕也,天其遞興而未艾,其不止於是耶?國方為太史,有道而文,與餘遊,使餘表其墓。余少愛荊公文,顧何敢廁於其譜之後?然其詞核,亦可以信許氏而示知者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