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的階級性(並愷良來信)

文壇的掌故(並徐勻來信) 文學的階級性(並愷良來信)
作者:魯迅
1928年8月20日
「革命軍馬前卒」和「落伍者」
本作品收录于《三閒集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二八年八月二十日《語絲》第四卷第三十四則,原題《通信·其二》,收入本書時改為現題。

  魯迅先生:

  侍桁先生譯林癸未夫著的《文學上之個人性與階級性》,本來這是一篇絕好的文章,但可惜篇末涉及唯物史觀的問題,理論未免是勉強一點,也許是著者的誤解唯物史觀。他說:

  「以這種理由若推論下去,有產者的個人性與無產者的個人性,『全個』是不相同的了。就是說不承認有產者與無產者之間有共同的人性。再換一句話說,有產者與無產者只是有階級性,而全然缺少個人性的。」

  這是什麼話!唯物史觀的理論,豈是這樣簡單的。它的理論並不否認個人性,因此,也不否認思想,道德,感情,藝術。但以性格,思想,道德,感情,藝術,都是受支配於經濟的。林氏的文章是著意於個人性,我們就以個人性而論。譬如農村經濟宗法社會裡拿妻子為男子的財產,但是文化進步到今日的社會,就承認妻子有相當的人格。這個觀念,當然是有產者和無產者所共同的。雖然是共同,卻並非天賦的,仍然逃不了經濟的支配。有產者和無產者物質生活上受經濟的影響而有差等,個人性同樣地受經濟的影響而卻是共同的。並不是有產者和無產者人性的共同而就是不受經濟制度的影響了。

  林氏以此而可以駁唯物史觀,那末,何以不拿「人是同樣的是圓頂方趾,要吃飯,要睡覺,是有產者和無產者所共同的」而來駁唯物史觀,爽快得多了。

  最後,我須聲明:我是個資本主義制度下的職工。因為是職工,所以學識的譾陋是誰都可以肯定的。這文中自然有不少不能達意和不妥之處。但我希望有更瞭解馬克思學說的人來為唯物史觀打一打仗。

  因為避學者嫌疑起見,以信底形式而寫給魯迅先生。能否發表,是編者的特權了。

  愷良於上海,一九二八,七,二八。

  回信

  愷良先生:

  我對於唯物史觀是門外漢,不能說什麼。但就林氏的那一段文字而論,他將話兩次一換,便成為「只有」和「全然缺少」,卻似乎決定得太快一點了。大概以弄文學而又講唯物史觀的人,能從基本的書籍上一一鉤剔出來的,恐怕不很多,常常是看幾本別人的提要就算。而這種提要,又因作者的學識意思而不同,有些作者,意在使階級意識明瞭銳利起來,就竭力增強階級性說,而別一面就也容易招人誤解。作為本文根據的林氏別一篇論文,我沒有見,不能說他是否因此而走了相反的極端,但中國卻有此例,竟會將個性,共同的人性(即林氏之所謂個人性),個人主義即利己主義混為一談,來加以自以為唯物史觀底申斥,倘再有人據此來論唯物史觀,那真是糟糕透頂了。

  來信的「吃飯睡覺」的比喻,雖然不過是講笑話,但脫羅茲基曾以對於「死之恐怖」為古今人所共同,來說明文學中有不帶階級性的分子,那方法其實是差不多的。在我自己,是以為若據性格感情等,都受「支配於經濟」(也可以說根據於經濟組織或依存於經濟組織)之說,則這些就一定都帶著階級性。但是「都帶」,而非「只有」。所以不相信有一切超乎階級,文章如日月的永久的大文豪,也不相信住洋房,喝咖啡,卻道「唯我把握住了無產階級意識,所以我是真的無產者」的革命文學者。

  有馬克斯學識的人來為唯物史觀打仗,在此刻,我是不贊成的。我只希望有切實的人,肯譯幾部世界上已有定評的關於唯物史觀的書——至少,是一部簡單淺顯的,兩部精密的——還要一兩本反對的著作。那麼,論爭起來,可以省說許多話。

  魯迅。八月十日。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