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文獻通考/卷二百三十七

 卷二百三十六 文獻通考
卷二百三十七 經籍考六十四
卷二百三十八 

○集別集

◎張文潛《柯山集》一百卷

鼂氏曰:張耒字文潛,譙郡人。仕至起居舍人。嘗為宣、潤、汝、潁、袞五州守,又嘗謫居黃州、復州,最後居陳以沒。元祐中,蘇氏兄弟以文章倡天下,號長公、少公,其門人號「四學士」。文潛,少公客也。諸人多早沒,文潛獨後亡,故詩文傳於世者尤多。其於詩文兼長,雖同時,鮮復其比。而晚年更喜白樂天,詩體多效之云。
石林葉氏集序曰:元祐間,天下論文多曰鼂、張,鼂,余伯舅無咎,而張則文潛也。文潛之文,殆所謂若將為之而不見其為者歟?雍容而不迫,紆裕而有餘,初若不甚經意,至於觸物遇變,起伏斂縱,姿度百出,意有推之不得不前,鼓之不得不作者,而卒澹然而平,盎然而和,終不得窺其際也。君與秦少游同學於翰林蘇子瞻,子瞻以為秦得吾工,張得吾易,而世謂工可致,易不可致,以君為難云。又曰無咎雄健峻拔,筆力欲挽千鈞,文潛容衍靖深,獨若不得已於書者。二公各以所長名家。

◎秦少游《淮海集》三十卷

鼂氏曰:秦觀字少游,高郵人。登進士第。元祐初,除校勘黃本書籍。紹聖中,除名,編隸黃州。遇赦北歸,至藤州卒。蘇子瞻嘗謂李廌曰:「少游之文,如美玉無瑕,又琢磨之功,殆未有出其右者。」王介甫謂其詩「新精婉麗,鮑、謝似之少」。游亦自言其文銖兩不差,但以華麗為愧耳。呂氏《童蒙訓》謂「少游過嶺後,詩嚴重高古,自成一家,與舊作不同。」
文潛張氏曰:予見少游投卷多矣,《黃樓賦》,《哀鏄鐘文》,卷卷有之,豈其得意之文歟。少游平生為文甚多,而一一精好可傳。
玉山汪氏曰:居仁呂公云,秦少游應制科,問東坡文字科紐,坡云:但如公《上呂申公書》足矣。故少游五十篇只用一格,前輩如黃魯直、陳無已皆極口稱道之。後來讀書,初不知其為奇也。呂丈所取者,蓋以文章之工,固不待言;而尤可為後人模楷者,蓋篇篇皆有首尾,無一字亂說,如人相見,接引應對茶湯之類,自有次序,不可或先或後也。
李方叔《師友談記》:少游言邢和叔嘗曰:文銖兩不差,非秤上秤來,乃等子上等來也。某曰:今人文章,闊達者失之太疏,謹嚴者失之太弱,少游之文詞,雖華而氣古,事備而意高,如鍾鼎然。其體質規模,質重而簡易,其刻畫篆文,則後之鑄師莫彷彿。宜乎,東坡稱之為天下奇作也,非過言矣。少游論賦至悉,曲盡其妙,蓋少時用心於賦甚勤而專,常記前人所作一二篇,至今不忘也。

◎陳無已《后山集》二十卷

鼂氏曰:陳師道無巳,彭城人。少以文謁曾南豐,南豐一見奇之,許其必以文著。元祐中,侍從合薦於朝,起為太學博士。紹聖初,以進非科舉而罷。建中靖國初,入秘書為正字以卒。為文至多,少不中意則焚之。
石林葉氏曰:世言陳無已每登覽得句,即急歸臥一榻,以被蒙首,謂之「吟榻」。家人知之,即貓犬皆逐去,嬰兒稚子亦皆抱持寄鄰家,徐待其起就筆硯,即詩已成,乃敢復常。蓋其用意專,不欲聞人聲,恐亂其思。故詩中亦時時自有言「吟榻」者,天下絕藝,信未有不精而能工者也。
《朱子語錄》曰:陳後山文有法度,如《黃樓銘》出,當時諸公皆斂衽,便是今人都無他抑揚頓挫。如《仁宗飛白書記》大段好,曲折甚多,過得好。墓志亦好。有典有則,方是文字。其他文亦有太局促不好者。後山文字簡潔,極有法度,做許多碎句子,是學《史記》。劉夷叔曰:陳無巳作文最苦,要是鼂、張諸人所不及,恨其稍儉急,非謂文字簡勁為儉急,其詞氣自儉急耳。韓退之文字多少自然雄渾。
《復齋漫錄》曰:子瞻、子由門下客,最知名者黃魯直、張文潛、鼂無咎、秦少游,世謂之「四學士」。至若陳無已,文行雖高,以晚出東坡門,故不及四人之著。故無已作《佛指記》云:「余以詞義名次四君,而貧於一代是也。」而無咎詩云:「黃子似淵明,城市亦復真;陳君有道舉,化行鄉井淳;張侯公瑾流,英思春泉新;高才更難及,淮海一髯秦。」當時以東坡為長公,子由為少公,無已《答李端叔書》云:「蘇公門下有客四人,黃魯直、秦少游、鼂無咎,則長公之客也;張文潛,則次公之客也。」又《次韻黃樓詩》云:「一代蘇長公,四海名未已。」又云:「少公作長句,班、馬安得擬。」謂二蘇也。然四客皆有所長,魯直長於詩辭,秦、鼂長於議論。魯直《與秦覯書》曰:「庭堅心醉於詩與《楚辭》,似若有得,至於議論文字,今日乃當付之少游及鼂、張、無已,足下可從此四君子一一問之。」其後文潛《贈李德載詩》亦云:「長公波濤萬頃海,少公峭拔千尋麓。黃郎蕭蕭日下鶴,陳子峭峭霜中竹。秦文倩麗紓桃李,鼂論崢嶸走珠玉。」乃知人才各有所長,雖蘇門不能兼全也。
陳氏曰:《后山集》十四卷,《外集》六卷,《談叢》六卷,《理究》一卷,《詩話》一卷,《長短句》二卷。師道一字履常。蜀本但有詩文,合二十卷。按魏衍作集記云:離詩為六卷,類文為十四卷。今蜀本正如此。又言受其所遺甲、乙、丙稿,詩曰五七,文曰千百。今四明本如此。此本劉孝韙刊於臨川,云未見魏本全仍其舊十四卷為正集,蓋不知其所謂十四卷者,止有文而詩不與也。《外集》,詩二百餘篇,文三篇,皆正集所無。《談叢》、《詩話》,或謂非後山作。後山者,其自號也。

※《濟南集》二十卷

陳氏曰:鄉貢進士華山李廌方叔撰。又號《月巖集》。東坡知貢舉,得試卷,以為方叔也,置之首選,已而不然。賦詩有「平生謾說古戰場,過眼還迷日五色」之句。後竟不第。

※《李文叔集》四十五卷

後村劉氏曰:李格非字文叔,濟南人。詩文四十五卷。文高雅,條鬯有義,味在鼂、秦之上,詩稍不逮。元祐末為博士,紹聖始為禮部郎。有《挽蔡相確詩》云:「丙吉勛勞猶未報,衛公精爽僅能歸。」豈蔡嘗薦引之乎?《挽魯直》五言八句,首云:「魯直今巳矣,平生作小詩。」下六句亦無褒辭。文叔與蘇門諸人尤厚,其沒也,文潛誌其墓。獨於山谷在日,以詩往還,而些詞如此,良不可曉。其《過臨淄》絕句云:「擊鼓吹竽七百年,臨淄城闕尚依然。如今只有耕耘者,曾得當時九府錢。」《試院》五言云:「斗暄成小疾,亦足敗吾勤,定是朱衣吏,乘時欲舞文。」亦佳作。文叔,李易安父也。文潛誌言:「長女能詩,嫁趙明成。」又曰:「李文叔筆勢略與淇水相頡頏。」

◎畢公叔《西臺集》五十卷

鼂氏曰:畢仲游字公叔。早登進士第。元祐中,召天下文學之士十三人,策試翰林院。蘇子瞻以公叔為第一,除集賢校理。又表自代云:「學貫經史,才通世務,文章精麗,議論有餘。自臺郎為憲漕,綽有能聲。」後入黨籍,終於西京留臺。集陳叔易為之序。

◎何博士《備論》四卷

陳氏曰:武學博士浦城何去非正通撰。去非以累舉對策稱旨,授左班殿直,教授武學。後以東坡薦,授承奉郎、司農寺丞,通判廬州。有《文集》二十卷,未見。

◎廖明略《竹林集》三卷

鼂氏曰:廖正一字明略。元祐中,召試館職。蘇子瞻在翰林,見其所對策,大奇之。俄除正字。時黃、秦、鼂、張皆子瞻門下士,號「四學士」,子瞻待之厚,每來必命侍妾朝雲取「密雲龍」,家人以此知之。一日,又命取「密雲龍」,家人謂是「四學士」,窺之,乃明略來謝也。紹聖間,明略貶信州玉山監稅,鬱鬱不得志,喪明而沒。自號竹林居士。
石林葉氏集序略曰:明略嘗言「吾深服左氏,而樂道范曄之秀正溫繹。曄嘗自敘其書,以為但多公家之言,而少事外遠致,吾所恨。亦云邱明不可及也。異時有寘吾於曄伯仲之閒,吾尚無愧。往有評吾文似尹師魯者,吾雖不學師魯,然意善其言。」是時,餘見明略文固多,知其所自道不誣也。明略自為舉子時,即不沿襲場屋一語,再舉而取進士。其所試,傑然已若可以名世者,至今為學者推重。蓋其用志深苦而思致精愨,淵源所從來者遠矣。每一出語,輒有區域町畦,未有卒然而作者。至於出入經傳,驅駕前言,左掐右摘,比次回曲。他人咀嚼杌,終不能安者,明略繩約隱括,如以利刀摧朽木,尺箠呵羣羊,無不如意。故其曲奧簡潔,音節遒峻,精新煥發,使人讀之,不覺矍然增氣。惜其早困,不得盡用所長。始元祐初,天下所推文章黃、張、鼂、秦,號「四學士」。明略同直三館,軒輊諸公閒,無所貶屈,欲自成一家。然其流落不偶略相似云。

◎邢敦夫《呻吟集》一卷

鼂氏曰:邢居實字敦夫,和叔之子也。年十四,賦《明君引》,蘇子瞻見而稱之,由是知名。未幾,和叔貶隨州,敦夫侍行,病羸嘔血。一日,有鈴下老卒驕慢,應對不遜,敦夫怒而擊之,無何卒死。和叔怒以敦失屬吏,以故疾日侵而夭。故黃魯直為之挽云:「眼看白璧埋黃壤,何況人閒父子情。」蓋隱之也。集後有子瞻、魯直、無咎諸公跋。
陳氏曰:幼有俊才,名聲籍甚,一時前輩皆愛之。年十九而卒。宣仁之誣謗,怒為之也。居實未死,或能當不義而爭萬一,有補於世道,是以諸賢尤痛惜焉。鼂以道追為其墓表,尤反覆致意。
山谷黃氏序:陽夏謝師復景回,年二十,文章不類少年書生語言。嘗序其遺稿云:「方行萬里,出門而車軸折,可謂霣涕。」今觀邢敦夫詩賦,筆墨山立,自為一家,甚似吾師復也。秀而不實,念之令人心折。東坡蘇氏跋:敦夫自為童子,所與交者皆諸公長者,其志豈獨以文稱而已哉?百不一見,遂與草木俱腐。故魯直、無咎諸人哭之,皆過期而哀。江南李泰伯自述其文云:「天將壽我歟,所為固未足也。不然,斯亦足藉手以見古人矣。」吾於敦夫亦云。

※《王子立文集》

王適子立撰。潁濱蘇子由之婿也。潁濱序略曰:適從予為學,長於《詩》、《騷》。予自南都謫居江南,凡六年而歸,未嘗一日不相從也。既與予同憂患,至於涵詠圖史,馳騖浮圖、老子之說,亦未嘗不同之。故其聞道益深,為文益高,而予觀之益久,蓋其於兄弟妻子,嚴而有恩,和而有禮,未嘗有過。故予嘗曰:「子非獨余親戚,亦朋友也。」

※《姑溪集》五十卷、《後集》二十卷

陳氏曰:朝請大夫趙郡李之儀端叔撰。嘗從東坡闢中山幕府,後代范忠宣作遺表,為世傳誦,然坐是得罪,編置當塗,遂居焉。其弟之純,官至尚書。

※《大名集》四十卷

陳氏曰:簽書樞密魏郡王巖叟彥霖撰。韓魏公客也。

※《錢塘韋先生集》十八卷

陳氏曰:主客郎中錢塘韋驤子駿撰。皇祐五年進士。元祐中,以近臣薦為監司數路,知明州。以左朝議大夫致仕。崇寧中乃卒。少以詞賦有聲場屋,王荊公喜其《借箸賦》,頗稱道之。陳師錫誌墓。

※《強祠部集》四十卷

陳氏曰:三司戶部判官餘杭強至幾聖撰。亦韓魏公客也。在幕府,表章書記多出其手。曾南豐作集序,稱其文備古今體,兼人所長云。
南豐曾氏序略曰:幾聖工為詩,語出驚人,最為韓魏公所知。魏公喜為詩,每合屬賢士大夫、賓客與游,多賦詩以自見。其屬而和之者,幾聖獨思致逸發,若不可追躡,魏公未嘗不嘆其得之晚也。其任幕府,魏公每上奏天子,以歲時慶賀問候,及為書記四方之所好,幾聖為屬稿草,必聲比字屬,曲當繩墨,然氣質渾渾,不見刻畫,遠近多稱誦之。及為他文,若誌銘序記、策問學士大夫,則簡古而不少貶以就俗,其所長兼人如此。

※《唐子西集》十五卷

鼂氏曰:唐庚字子西,眉山人。登進士第。早受知於張天覺。天覺為相,擢京畿提舉常平,且欲用為諫官。天覺去位後,言者謂子西常宣言有「一網打盡」之語,貶惠州。大觀五年,會赦北歸。
陳氏曰:張商英拜相,子西作內前行,坐貶惠州,歸蜀而卒。其文長於議論,所著《名治》、《存舊》、《正友》、《議賞》諸論皆精確。
雁湖李氏曰:唐子西文采風流,人謂為小東坡。
劉夷叔曰:唐子西善學東坡,量力從事,雖少,自成一家。其詩工於屬對,緣此遂無古,意然其品在少游上。
後村劉氏曰:子西諸文皆高,不獨詩也。其出稍晚,使及坡門,當不在秦、鼂之下。
竹溪林氏曰:唐子西學東坡者也,得其氣骨而未盡其變態之妙,間有直致處。然無一點塵俗,亦佳作也。

※《馬子才集》八卷

陳氏曰:鎮南節度推官鄱陽馬存子才撰。元祐三年進士第四人。
矸軒程氏曰:子才文波瀾雄壯,英毅有奇氣,不可縶維。且徐節孝、蘇文忠許可最厚,淵源有所自矣。或疑其過於豪放,故宦業不甚顯以沒,是未免以成敗論也。方新學盛行,士皆以穿鑿怪誕相高,子才自上庠奉大對,首闢災異曲說,歸諸人事。至論外患,則略西南而獨斥北方,淵然有為國經久意。不溺時好,卓卓如此。既沒之後,川黨議起,蘇、黃文字焚毀無遺,而子才亦在指揮中,故世罕傳,傳復訛舛。近得其族黨所儲善本,參以板行者精加正,是為十一卷。凡為策二,策題四,時論三,史論二十二,古詩四十六,律詩五十,絕句八十四,記十一,序八,書四,啟七,文疏八,雜著四,志銘十三。又為年譜,列於墓碣之次,以詳其出處,大率得之傳聞,雖未保其無謬,其於尊慕師匠,則深有意焉。既成,有示以舊刊進策十六卷,似非本真,故不敢附著云。先公曰:「子才諸史論,如論晉人以父母之邦委之於群胡,殘暴戮辱,百餘年間,無有奮發以生吾中國之氣,又安得有奇士哉!又論後魏謂中國以禮義文採之腴,而飼禽獸之饑,此之謂不幸,非吾一人可與之爭。古之善戰者,能用天下之氣而已矣。嗚呼!安得此語聞於炎、紹中天之初乎。子才從節孝徐先生游且久,其文章雄直,雅似節孝。今取徐集中所贈三詩,繫家集後,并書其說云。

※《斜川集》十卷

陳氏曰:通直郎蘇過叔黨撰。世號小坡。坐黨家不得仕進,終於通判中山府。鼂以道誌墓,稱其純孝。給事中嶠,其孫也。

※《九峰集》四十卷

陳氏曰:太常少卿眉山蘇元老在廷撰。東坡從孫也。坡在海上,嘗有書往來。其罷奉常歸潁昌,正坐元祐邪等。未幾遂卒,年四十七。

※《清真集》二十四卷

陳氏曰:徽猷閣待制錢塘周邦彥美成撰。元豐七年,進《汴都賦》,自諸生為太學正。邦彥博文多能,尤長於長短句,自度曲。其提舉大晟府亦由此。既盛行於世,而他文未傳。嘉泰中,四明樓鑰始為之序,而太守陳杞刊之。蓋其子孫家居於明故也。《汴都賦》己載《文鑒》,世傳賦初奏御,詔李清臣讀之,多古文奇字,清臣誦之如素所習熟者,乃以偏傍取之爾。鑰為音釋,附之卷尾。

※《清真雜著》三卷

陳氏曰:邦彥嘗為溧水令,故邑有詞集。其後有好事者,取其在邑所作文記詩歌並刻之。

※《寶晉集》十四卷

陳氏曰:禮部員外郎襄陽米芾元章撰。其母閻氏,與宣仁在藩時有舊,故以後恩補試銜入仕。其上世皆武官,蓋國初勛臣米信之後也。視芾為五世孫。酷嗜古法書,家藏二王真跡,故號寶晉齋。

※《玉池集》十二卷

陳氏曰:考功郎湘陰鄧忠臣慎思撰。熙寧三年進士,坐元符黨,廢不用。言者論其議范忠宣謚過實,又坐罰銅。崇、觀閒卒。平生著述至多,嘗和杜詩全帙,又嘗獻《郊祀慶成賦》,又《原廟詩》百韻,裕陵喜之,擢為館職。今皆軼弗傳,所存一二而已。玉池,其所居山峰名。

※《樂靜集》三十卷

陳氏曰:起居舍人鉅野李昭玘季成撰。元豐二年甲科。所居有樂靜堂,故以名集。其侄邴漢老,為書其後。
雲龕李氏曰:序略曰東坡罷徐守,時伯父以書抵之。坡答書歷道黃、張、鼂、秦數公,且曰:「此數子者,挾其有餘之姿,而騖無涯之知,必極其所如,往而後已,則此安所歸宿哉。惟明者念有以反之。」其意蓋以彼為不然,而勉其有所至也。惟伯父性誠乎忠厚,故其為文橫騖別驅,曲折演迤,而一貫於理,有萬折必東之勢。志樂於靜退,故其為文崒然其立,淵然其止,不侈眾目而風神自遠,有久幽而不改其操之美。學博而思精,故其為箋奏應用之作,傳古切今,琢削穩密,不傷天骨。敘事外自為文章,才贍而意新。故其為詩,奇麗愜適,章斷句絕,餘思羨益,得詩人味外之味,此其大略也。

◎陳瑩中《了齋集》三十卷

鼂氏曰:陳瓘字瑩中,延平人。建中靖國初為右司諫,嘗移書責曾布,及言蔡京及弟卞之奸惡,章疏十上,除名,編隸合浦以死。靖康中,贈諫議大夫,自號了翁。
陳氏曰:汪應辰為集序,以為出死力攻權姦者,天下一人而已。非虛語也。又有《約論》十七卷,起戰國,至後漢安帝,蓋讀《通鑒》隨事有所發明也。

※《陳司諫集》兩卷

鼂氏曰:陳祐字純益,仙井監人。登進士第。建中靖國初為臺諫,與龔夬、任伯雨、江公望協力彈擊紹聖姦臣。後蔡京用事,廢斥而沒。

※《節孝集》二十卷

陳氏曰:楚州教授山陽徐積仲車撰。治平四年進士,以耳聾不能仕。事母極孝,行義純篤,古所謂卓行也。東坡謂其詩文怪而放,如玉川子。政和中,賜謚節孝處士。

※《學易集》二十卷

陳氏曰:朝奉郎東光劉跂斯立撰。忠肅公摯之長子也。與其弟蹈同登元豐二年進士第。元祐初,以其父在言路,政府不得用。紹聖以後,復坐黨家,連蹇終其身。鼂景迂誌其墓,比孫明復、石守道之徒。為文無所不長,《宣防宮賦》、《學易堂記》世傳誦之。

※《田承君集》三卷

陳氏曰:大宗正丞陽翟田晝承君撰。晝,樞密況之侄也。與鄒道鄉善,鄒之貶,晝曰:「願毋以此舉自滿,士所當為者,未止此也。」

※《道鄉集》四十卷

陳氏曰:吏部侍郎晉陵鄒浩志完撰。浩既諫立劉后坐貶,徽宗初,召還對,上首及之,獎歎再三,問諫草安在?曰:「焚之矣。」退告陳瓘,瓘曰:「禍其始此乎!異時奸臣妄出一緘,則不可辯矣。」蔡京素忌之,使其黨作偽疏,言劉后殺卓氏而奪其子,遂得罪。其在昭州,作青詞告上帝,有「追省當時奏御之三章,初無殺母取子之一字」云。

※《婆娑集》三十卷

陳氏曰:右正言陽翟崔鶠德符撰。鶠坐元符上書邪等,廢於家,治圃號婆娑。靖康初,召為諫官,力論馮之罪。忽得攣疾,不能行而卒。無子,其壻衛昂裒輯其遺文。
鼂氏曰:鶠,元符末上書入邪等,廢斥幾三十年。其為文最長於詩,清婉敷腴,有唐人風。

◎劉巨濟《前溪集》五卷

鼂氏曰:劉涇字巨濟,蜀人。終於太學博士。為文奇怪。

◎李元應《跨鼇集》五十卷

鼂氏曰:李新字元應,仙井監人。早登進士第。劉涇嘗薦於蘇子瞻,令賦《墨竹》,口占一絕立就。坐元符末上書,奪官謫置遂州,流落終身。跨鼇,仙井山名也。

◎滿氏《昌色集》二十卷

鼂氏曰:滿中行字思復,登進士第。元豐中,為太學官。虞蕃獄起,思復獨不絓吏議,詔褒之。

※《馮允南集》十卷

鼂氏曰:馮山字允南,普州人。鄧綰為中丞,薦為臺官,允南力辭不就,士論稱之。

※《潏水集》四十卷

陳氏曰:集英殿修撰長安李復履中撰。元豐二年進士。博學有氣節。其為熙河漕,有旨造戰艦戰車。復奏議者之謬,以為兒戲,遂罷其議,時論韙之。

◎鼂氏《景迂集》十二卷

鼂氏曰:從父詹事公也。諱說之,字以道,文元公玄孫。少慕司馬溫公為人,自號景迂生。年未三十,蘇子瞻以著述科薦之。元符中上書,居邪中等。博極群書,通《六經》,尤精於《易》,傳邵堯夫之學,著《太極傳》。縉紳高其節行。嘗守成州,時民訴歲旱,公以為十分,益蠲其稅,轉運使大怒,督責甚峻,因丐老而歸。靖康初,以著作郎召,遷秘書監,免試除中書舍人兼太子詹事。俄以論不合去國。建炎初,終於徽猷閣待制。
陳氏曰:徽猷閣待制鼂說之以道撰。又本止刊前十卷。說之平生著述至多,兵火散逸,其孫子健裒其遺文,得十二卷,續廣之為二十卷。別本刊前十卷而止者,不知何說也。劉跂斯立墓誌,景迂所撰,見《學易集》後,而此集無之,計其逸者多矣。說之,元豐五年進士。元祐初,蘇文忠、范太史、曾文昭皆薦之,坐元祐邪等廢棄。靖康末,始為從官。

◎鼂氏《崇福集》三十五卷、《四六集》十五卷

鼂氏曰:從父崇福公也。登進士第,又中宏詞第一。元符未,上書,居邪等,廢斥二十年,以朝請郎奉祠崇福宮而終,故以名集。天才英特,為文章立成,明潤密致,世以為宜在北門西掖云。

陳氏曰:朝請郎鼂詠之之道撰。景迂弟也,為作集序。詠之初以蔭為揚州法曹,東坡守揚,族兄無咎為倅,以其文呈東坡。及至揚,詠之具參軍禮趨謁,東坡走下庭,攜手以上,謂坐客曰:「此奇才也。」

◎鼂氏《封丘集》二十卷

鼂氏曰:世父封邱府君。諱字伯宇,鏁廳中進士第。黃魯直嘗薦之於蘇子瞻云:「鼂伯宇謹厚,守文元家法,從游多長者。其文已能如此,年蓋未二十也。願一語教戒之。」子瞻答云:「鼂伯宇詩、騷,細看甚奇麗,信乎其家多異材也。雖然,凡文至足之餘,溢為奇偉,今鼂文涉奇似太早,可作朋友切磋之語以告之,非謂其諱也,恐傷其邁往之氣耳。」後坎{土禀}終身,卒官封丘丞。

※《陶山集》二十卷

陳氏曰:尚書左丞山陰陸佃農師撰。

※《東堂集》六卷、《詩》四卷、《書簡》二卷、《樂府》二卷

陳氏曰:祠部郎江山毛滂澤民撰。滂為杭州法曹,以樂府詞有佳句,受知於東坡,遂有名。嘗知武康縣,縣有東堂,集所以名也。又嘗知秀州,修月波樓,為之記。其詩文視樂府頗不逮。

※《溪堂集》二十卷

陳氏曰:臨川謝逸無逸撰。

※《竹友集》十卷

陳氏曰:臨川謝薖幼槃撰。逸從弟也。呂居仁題其後曰:「逸詩似康樂,薖詩似元暉。」

※《浮沚先生集》十六卷、《後集》三卷

陳氏曰:秘書省正字永嘉周行己恭叔撰。十七入太學,有盛名,師事程伊川。元祐六年進士。為太學博士,以親老歸,教授其鄉,再入為館職,復出作縣。永嘉學問所從出也,鄉人至今稱博士。集序,林鉞撰。先祖妣,先生之第三女,先君之所自出,故知其本末。所居謝池坊,有浮沚書院。

※《橘林集》十六卷、《後集》十五卷

陳氏曰:密州教授石懋敏若撰。崇寧壬午,以同進士出身中詞科。其文彫琢怪奇,殊乏醞藉。壓卷策問,言王金陵配享先聖事,謂其「以百聖芻豢甘四海口,以《六經》河漢洗四海心,以九逵夷路破四海迷,以萬金良藥起四海病。」讀之不覺大笑。其人與文皆不足道也。集僅二冊,而卷數如此,麻沙坊本往往皆然。
 卷二百三十六 ↑返回頂部 卷二百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