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文獻通考/卷二百四十六

 卷二百四十五 文獻通考
卷二百四十六 經籍考七十三
卷二百四十七 

歌 詞编辑

※《花間集》十卷

陳氏曰:蜀歐陽烱作序,稱衛尉少卿字弘基者所集,未詳何人。其詞自溫飛卿而下十八人,凡五百首,此近世倚聲填詞之祖也。詩至晚唐五季,氣格卑陋,千人一律,而長短句獨精巧高麗,後世莫及,此事之不可曉者。放翁陸務觀之言云爾。

※《南唐二主詞》一卷

陳氏曰:中主李璟、後主李煜撰。卷首四闋,《應天》、《長望》、《遠行》各一,《浣溪沙》二,中主所作,重光嘗書之,墨跡在盱江鼂氏,趙云:先皇御製歌詞。余嘗見之,於麥光紙上作撥鐙書,有鼂景迂題字,今不知何在矣。餘詞皆重光作。

※《陽春錄》一卷

陳氏曰:南唐馮延已撰。高郵崔公度伯易題其後,稱其家所藏最為詳確,而《尊前》、《花間》諸集往往謬其姓氏,近傳歐陽永叔詞,亦多有之,皆失其真也。世言「風乍起」為延已作,或云成幼文也。今此集無有,當是幼文作,長沙本以寘此集中,殆非也。

※《家宴集》五卷

陳氏曰:序稱子起,失其姓名。雍熙丙戌歲也。所集皆唐末五代人樂府,視《花間》不及也。末有《清和樂》十八章,為其可以侑觴,故名《家宴》也。

※《珠玉集》一卷

陳氏曰:晏元獻公殊撰。其子幾道嘗言,先公為詞,未嘗作婦人語,以今考之,信然。

※《張子野詞》一卷

陳氏曰:都官郎中吳興張先子野撰。李常公擇為六客堂,子野與焉。所賦詞卒章云「也應傍有老人星」,蓋以自謂,是時年八十餘矣。東坡倅杭,數與唱酬,聞其買妾,為之賦詩,首末皆用張姓事。《吳興志》稱其晚年漁釣自適,至今號張釣魚灣,死葬弁山下,在今多寶寺。按《歐陽集》有《張子野墓誌》,死於寶元中者,乃博州人,名姓字偶皆同,非吳中之子野也。
《古今詩話》云:客有謂張子野曰:「人皆謂公為張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淚、意中人也。」公曰:「何不目為張三影?」客不曉,公曰:「『雲破月來花弄影』,『嬌柔嬾起,簾櫳卷花影』,『柳徑無人,墜飛絮無影』,此余平生所得意也。」又《高齊詩話》云:子野嘗有詩云「浮萍斷處見山影」,又長短句「雲破月來花弄影」,又云「隔墻送過秋千影」,並膾炙人口,世謂張三影。苕溪《漁隱》云:細味二說,當以《古今詩話》所載「三影」為勝。
東坡曰:子野詩筆老健,歌詞乃其餘波耳。《湖州西溪》詩云:「浮萍斷處見山影,野艇歸時聞草聲。」與予和詩云:「愁似鰥魚知夜永,懶同蝴蝶為春忙。」若此之類,亦可追配古人,而世俗但稱其歌詞;昔周昉畫人物皆入神品,而世但知有周昉士女,蓋所謂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杜壽域詞》一卷

陳氏曰:京兆杜安世壽域撰。未詳其人。詞亦不工。

※《六一詞》一卷

陳氏曰:歐陽文忠公修撰。其間多有與《花間》、《陽春》相混者,亦有鄙褻之語一二廁其中,當是仇人無名子所為也。

※《樂章集》九卷

陳氏曰:柳三變耆卿撰。景祐元年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世號柳屯田。初,磨勘及格,昭陵以其浮薄罷之。後乃更名永。其詞格固不高,而音律諧婉,語意妥帖,承平氣象形容曲盡,尤工於羈旅行役。若其人,則不足道也。
《藝苑雌黃》:柳之樂章,人多稱之,然大概非羈旅窮愁之詞,則閨門淫{女枼}之語。若以歐陽永叔、蘇子瞻、黃魯直、張子野、秦少游輩較子,萬萬相遼。彼其所以傳名者,直以言多近俗,俗子易曉故也。

※《東坡詞》二卷

陳氏曰:蘇文忠公軾撰。集中戚氏敘穆天子、西王母事,世不知所謂,李端叔跋詳之。蓋在山中燕席間,有歌此闋者,坐客言調美而詞不典,以請於公。公方觀《山海經》,即敘其事為題,使妓再歌之,隨其聲填寫,歌竟篇就,才點定五六字而巳。李端叔時在幕府目擊,必不誣。或言非坡作,豈不見此跋邪?
山谷黃氏曰:東坡居士曲,世所見者幾百首,或謂於音律小不諧;居士詞橫放傑出,自是曲子內縛不住者。
《後山詩話》:東坡以詩為詞,如教坊雷大使之舞,雖極天下之工,要非本色。

※《山谷詞》一卷

陳氏曰:黃太史庭堅撰。鼂無咎言魯直閒作小詞固高妙,然不是當家語,自是著腔子唱好詩。

※《淮海集》一卷

陳氏曰:秦觀撰。鼂無咎言少游詞如「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雖不識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語。

※《鼂無咎詞》一卷

陳氏曰:鼂補之撰,鼂嘗云今代詞手,惟秦七、黃九,他人不能及也。然二公之詞,亦自有不同者,若鼂無咎佳者,固未多遜也。

※《後山詞》一卷

陳氏曰:陳師道撰。

※《閒適集》一卷

陳氏曰:鼂端禮次膺撰。熙寧六年進士。兩為縣令,忤上官,坐保甲事,中以危法廢徙,晚乃以承事郎為大晟府協律,三閱月而卒。其從侄說之志其墓。

※《鼂叔用詞》一卷

陳氏曰:鼂沖之撰。壓卷《漢宮春梅》詞行於世,或云李漢老作,非也。

※《小山集》一卷

陳氏曰:晏幾道叔原撰。其詞在諸名勝中,獨可追逼《花閒》,高處或過之。其人雖縱弛不羈,而不茍求進,尚氣磊落,未可貶也。
山谷黃氏《小山集序》曰:晏叔原,臨淄公之莫子也。磊瑰權奇,疏於顧忌,文章翰墨,自立規模,常欲軒輊人而不受世之輕重,諸公雖愛之,而又以小謹望之,遂陸沉於下位。平生潛心六藝,玩思百家,持論甚高,未嘗以治世。余嘗怪而問焉,曰:「我槃姍勃窣,猶獲罪於諸公,憤而吐之,是唾人面也。」乃獨嬉弄於樂府之餘,而寓以詩人句法,精壯頓挫,能動搖人心,士大夫傳之,以為有臨淄之風爾,罕能味其言也。余嘗論叔原固人英也,其癡亦自絕人。愛叔原者慍而問其目,曰:「仕宦連蹇,而不能一傍貴人之門,是一癡也;論文自有體,不肯一作新進士語,此又一癡也;費資千百萬家,人饑寒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癡也;人不負之而不恨,已信人終不疑其欺已,此又一癡也。」乃共以為然,雖若此,至其樂府,可謂俠邪之大雅,豪士之鼓吹,其合者《高唐》、《洛神》之流,其下者豈減《桃葉》、《團扇》哉!余少時,間作樂府以使酒玩世,道人法秀獨罪余以筆墨勸淫,於我法中當犁舌之獄,特未見叔原之作邪?雖然,彼富貴得意,室有倩盼慧女,而主人好文,必當市購千金,家求善本,曰:「獨不得與叔原同時邪?」若乃妙年美士,近知酒色之娛,苦節臞儒,晚悟裙裾之樂,鼓之舞之使宴安酖毒而不悔,是則叔原之罪也哉!

※《靖真集》二卷、《後集》一卷

陳氏曰:周邦彥美成撰。多用唐人詩語,隱括入律,混然天成。長調尤善鋪敘,富艷精工,詞人之甲乙也。

※《東山寓聲樂府》三卷

陳氏曰:賀鑄方回撰。以舊譜填新詞,而別為名以易之,故曰《寓聲》。宛邱張氏序略曰:余友賀方回博學業文而樂府之詞妙絕一世,攜一編示予,大抵倚聲而為之詞,皆可歌也。其盛麗如游金、張之堂,而妖冶如攬嬙、施之祛,幽索如屈、宋,悲壯如蘇、李,覽者自知之。

※《東堂詞》一卷

陳氏曰:毛滂澤民撰。本以「斷魂分付潮回去」見賞東坡得名,而他詞雖工,未有能及此者。
《百家詩》序云:元祐中,東坡守杭,澤民為法曹掾,公以眾人遇之,秩滿辭去。是夕宴客,有籍妓歌贈別小詞,卒章云:「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坡問誰所作,妓以毛法曹對。公語坐客曰:「郡僚有詞人不及知,某之罪也。」翼日,折簡追還,留連數月,澤民由此知名。

※《溪堂詞》一卷

陳氏曰:謝逸無逸撰。

※《竹友詞》一卷

陳氏曰:謝薖幼槃撰。

※《冠柳集》一卷

陳氏曰:王冠通叟撰。號王逐客,世傳「霜瓦鴛鴦」,其作也。詞格不高,以《冠柳》自名,則可見矣。

※《姑溪集》一卷

陳氏曰:李之儀端叔撰。

※《聊復集》一卷

陳氏曰:安定郡王趙令畤德麟撰。

※《後湖詞》一卷

陳氏曰:蘇庠養直撰。

※《大聲集》五卷

陳氏曰:萬侯雅言撰。嘗游上庠不第。後為大晟府制撰。周美成、田不伐皆為作序。

※《石林詞》一卷

陳氏曰:葉夢得少蘊撰。

※《蘆川詞》一卷

陳氏曰:三山張元幹仲宗撰。坐送胡邦衡詞得罪秦相者也。

※《赤城詞》一卷

陳氏曰:陳克子高撰。詞格頗高麗,晏、周之流亞也。

※《簡齋詞》一卷

陳氏曰:陳與義撰。

※《劉行簡詞》一卷

陳氏曰:劉一止撰。嘗為《曉行詞》,盛傳於京師,號劉曉行。

※《順庵樂府》五卷

陳氏曰:康與之伯可撰。與之父倬惟章,詭誕不檢,事見《揮麈錄》,與之又甚焉。嘗挾吳下妓趙芷以遁,與蘇師德仁仲有隙,遂興蘇玭訓直之獄。玭,仁仲之子,而常同子正之婿也。與之受知於子正,一朝背之,士論不齒。周南仲嘗為作傳,道其實如此。所傳康伯可詞,鄙褻之甚。此集頗多佳語,陶定安世為之序,王性之、蘇養直皆稱之,而其人不自愛如此,不足道也。

※《樵歌》一卷

陳氏曰:朱敦儒希真撰。

※《初寮詞》一卷

陳氏曰:王安中撰。

※《丹陽詞》一卷

陳氏曰:葛勝仲撰。

※《酒邊集》一卷

陳氏曰:戶部侍郎向子諲伯恭撰。自號薌林。
致堂胡氏序曰:詩出於《離騷》、《楚詞》。而《離騷》者,變風變雅之意,迫而哀傷者也。其發乎情則同,而止乎禮義則異,名之曰「曲」,以其曲盡人情耳。方之曲藝,猶不逮焉。其去《曲禮》則益遠矣。然文章豪放之士,鮮不寄意於此者,隨亦自掃其跡,曰謔浪游戲而已,唐人為之最工者。柳耆卿後出,掩眾制而盡其妙,好者以為不可復加。及眉山蘇氏一洗綺羅香澤之態,擺脫綢繆宛轉之度,使人登高望遠,舉首高歌,而逸懷浩氣,超乎塵垢之外,於是《花閒》為皂隸,而柳氏為輿臺矣。薌林居士步趨蘇堂而嚌其胾者也。觀其退江北所作於後,而進江南所作於前,以枯木之心,幻出葩華;酌元酒之樽,棄置醇味,非染而不色,安能及此。

※《漱玉集》一卷

陳氏曰:易安居士李氏清照撰。元祐名士李格非文叔之女,嫁東武趙明誠德甫,晚歲頗失節。別本分五卷。

※《得全詞》一卷

陳氏曰:趙忠簡鼎元鎮撰。

※《焦尾集》一卷

陳氏曰:韓元吉撰。

※《放翁詞》一卷

陳氏曰:陸游撰。

※《石湖詞》一卷

陳氏曰:范成大撰。

※《友古詞》一卷

陳氏曰:左中大夫莆田蔡伸伸道撰。自號友古居士。君謨之孫。

※《相山詞》一卷

陳氏曰:王之道彥猷撰。

※《浩歌集》一卷

陳氏曰:蔡柟堅老撰。

※《于湖詞》一卷

陳氏曰:張孝祥安國撰。

※《稼軒詞》四卷

陳氏曰:寶謨閣待制辛棄疾幼安撰。信州本十二卷,視長沙為多。

※《可軒曲林》一卷

陳氏曰:盱江黃人傑叔萬撰。

※《王武子詞》一卷

陳氏曰:未詳其名字。

※《樂齋詞》一卷

陳氏曰:向水高豐之撰。

※《鳳城詞》一卷

陳氏曰:三山黃定泰之撰。乾道壬辰榜首。

※《竹坡詞》一卷

陳氏曰:周紫芝撰。

※《介庵詞》一卷

陳氏曰:趙彥端撰。

※《竹齋詞》一卷

陳氏曰:吳興沈瀛子壽撰。

※《書丹詞》一卷

陳氏曰:眉山程垓正伯撰。王稱季平為作序。

※《燕喜集》一卷

陳氏曰:曹冠宗臣撰。

※《退圃詞》一卷

陳氏曰:鎮洮馬寧祖奉先撰。

※《省齋詩餘》一卷

陳氏曰:衡陽廖行之天民撰。

※《克齋詞》一卷

陳氏曰:苕溪沈端節約之撰。

※《敬齋詞》一卷

陳氏曰:臨川吳鎰仲權撰。

※《逃禪集》一卷

陳氏曰:清江楊無咎補之撰。世所傳「江西墨梅」,即其人也。

※《袁去華詞》一卷

陳氏曰:豫章袁去華宣卿撰。

※《樵隱詞》一卷

陳氏曰:毛幵平仲撰。

※《盧溪詞》一卷

陳氏曰:王庭珪民瞻撰。

※《知稼翁集》一卷

陳氏曰:考功郎官莆田黃公度師憲撰。紹興戊午大魁。坐與趙忠簡往來,得罪秦檜,流落嶺表。更化召對為郎,未幾死,年才四十八。

※《呂聖求詞》一卷

陳氏曰:檇李呂渭老聖求撰。宣和末人,嘗為朝士。

※《退齋詞》一卷

陳氏曰:長沙侯延慶季長撰。壓卷為《天寧節萬年歡》,又有庚寅京師作《水調》,則大觀元年

※《金谷遺音》一卷

陳氏曰:石孝友次仲撰。

※《歸愚詞》一卷

陳氏曰:葛立方常之撰。

※《信齋詞》一卷

陳氏曰:葛郯謙問撰。

※《澗壑詞》一卷

陳氏曰:雙井黃談子默撰。

※《嬾窟詞》一卷

陳氏曰:東武侯寘彥周撰。其曰母舅鼂留守者,謙之也。紹興中,以直學士知建康。

※《王周士詞》一卷

陳氏曰:長沙王以寧周士撰。

※《哄堂集》一卷

陳氏曰:盧炳叔易撰。

※《定齋詩餘》一卷

陳氏曰:三山林淳太沖撰。

※《漫堂集》一卷

陳氏曰:豐城鄧元南秀撰。

※《養拙堂詞集》一卷

陳氏曰:董鑒明仲撰。

※《坦庵長短句》一卷

陳氏曰:趙師俠介之撰。

※《晦庵詞》一卷

陳氏曰:李處全粹伯撰。淳熙中侍御史。

※《近情集》一卷

陳氏曰:鄱陽王大受仲可撰。

※《野逸堂詞》一卷

陳氏曰:歷陽張孝忠正臣撰。

※《松坡詞》一卷

陳氏曰:京鏜仲遠撰。

※《默軒詞》一卷

陳氏曰:豫章劉德秀仲洪撰。慶元中為僉樞。

※《岫雲詞》一卷

陳氏曰:長沙鍾將之仲山撰。嘗為編修旨。

※《西樵語業》一卷

陳氏曰:盧陵楊炎止濟翁撰。

※《雲溪樂府》四卷

陳氏曰:魏子敬撰。未詳何處人。

※《西園鼓吹》二卷

陳氏曰:徐得之思叔撰。

※《李東老詞》一卷

陳氏曰:李叔獻東老撰。

※《東浦詞》一卷

陳氏曰:韓玉溫甫撰。

◎李氏《花萼集》五卷

陳氏曰:廬陵李氏兄弟五人,洪子太、漳子清、泳子永、水全子召、水制子秀,皆有官閥。

※《好庵游戲》一卷

陳氏曰:莆田方信孺孚若撰。開禧中,使入虜廷,後至廣西漕。

※《鶴林詞》一卷

陳氏曰:簡池劉光祖德修撰。紹熙名臣,為御史、起居郎。晚以雜學士終。蜀之耆德。有文集,未見。

※《笑笑詞集》一卷

陳氏曰:臨江郭應祥承禧撰。嘉定間人。自《南唐二主詞》而下,皆長沙書坊所刻,號《百家詞》。其前數十家皆名公之作,其末亦多有濫吹者。市人射利,欲富其部帙,不暇擇也。

※《蕭閒集》六卷

陳氏曰:蔡伯堅撰。靖之子,陷虜者。

※《吳彥高詞》一卷

陳氏曰:吳激彥高撰。米元章之婿,亦陷虜,二人皆貴顯。

※《白石詞》五卷

陳氏曰:姜夔堯章撰。

※《西溪樂府》一卷

陳氏曰:姚寬令威撰。

※《洮湖詞》一卷

陳氏曰:金壇陳從古睎顏撰。

※《審齋詞》一卷

陳氏曰:東平王千秋錫老撰。

※《海野詞》一卷

陳氏曰:曾覿撰。孝宗潛邸人,怙寵依勢,世號曾龍者也。龍名大淵。

※《蓮社詞》一卷

陳氏曰:張倫才甫撰。

※《梅溪詞》一卷

陳氏曰:汴人史達祖邦卿撰。張約齋鎡為作序。不詳何人。

※《竹屋詞》一卷

陳氏曰:高觀國賓王撰。亦不詳何人。高郵陳造並與史二家序之。

※《劉改之詞》一卷

陳氏曰:襄陽劉過改之撰。

※《冷然齋詩餘》一卷

陳氏曰:蘇洞召叟撰。

※《蒲江集》一卷

陳氏曰:永嘉盧祖皋申之撰。

※《款乃集》八卷

陳氏曰:昭武嚴次山撰。「款」音「曖」,「乃」如字,余嘗辨之甚詳。

※《花翁詞》一卷

陳氏曰:孫惟信季蕃撰。

※《蕭閒詞》一卷

陳氏曰:疁子耕撰。

※《注坡詞》二卷

陳氏曰:仙溪傅榦。

※《注琴趣外篇》三卷

陳氏曰:江陰曹鴻注葉石林詞。

※《注清真詞》二卷

陳氏曰:曹杓季中注。自稱一壺居士。

※《復雅歌詞》五十卷

陳氏曰:題鮦陽居士序,不著姓名。末卷言宮詞音律頗詳,然多有調而無曲。

※《樂府雅詞》十二卷、《拾遺》二卷

陳氏曰:曾慥編。
曾氏自序略曰:予所藏名公長短句,裒合成編,或後或先,非有銓次,多是一家,難分優劣,涉諧謔則去之,名曰《樂府雅詞調笑集句》。歐公一代儒宗,風流自命,詞章窈眇,世所矜式,當時小人,或作艷曲,繆為公詞,今刪除。凡三十有四家,雖女流亦不廢。此外有百餘闋,平日膾炙人口,或不知姓名,則類於卷末,以俟詢訪,標曰《拾遺》云。

※《草堂詩餘》二卷、《類分樂章》二十卷、《鼂公詩餘後編》二十二卷、《五十大曲》十六卷、《萬曲類編》十卷

陳氏曰:皆書坊編集者。

※《陽春白雪》五卷

陳氏曰:趙粹夫編。取《草堂詩餘》所遺,以及近人之作。
 卷二百四十五 ↑返回頂部 卷二百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