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文獻通考/卷二百四十四

 卷二百四十三 文獻通考
卷二百四十四 經籍考七十一
卷二百四十五 

詩集编辑

※《寇忠愍詩》三卷

鼂氏曰:寇準字平叔,華州人。太平興國中登進士科。淳化五年,參知政事,定策立真宗為皇太子。景德元年,拜平章事。契丹入寇,決親征之策。凡三入相,真宗不豫,皇后預政,準白上,請太子監國。因令楊億草制,且進億以代丁謂。詰朝,準被酒漏言,累貶雷州司戶,徙衡州司馬,卒。仁宗時,贈中書令,諡忠愍,嘗封萊國公。初,篤學喜屬文,尤長詩什,多得警句。在相位,論議忠直,不顧身謀。仇邪媒孽。既以謫死,或又謗之云:「在相位時,與張齊賢相傾,朱能為天書降乾祐,準知而不言。」曾子固明其不然,曰:「審如是,丁謂拂須,固足以悅之。」司馬溫公《訓儉文》,亦言其奢侈,子孫丐於海上。然以史考之,萊公蓋無子也。集有范雍敘,共二百四十首。「野水無人渡」及「江南春」二首皆在,獨「到海只十里」之詩已亡其全篇矣。
陳氏曰:《巴東集》三卷。公初以將作監丞知巴東縣,自擇其詩百餘篇,且為之序,今刻於巴東。《忠愍公集》三卷,乃河陽守范雍得公詩二百首為三卷,今刻板道州。

※《張刑部詩》

王介甫序:君詩明而不華,喜諷道而不刻切,其唐人善詩者之徒歟!君並楊、劉生,楊、劉以其文詞染當世,學者迷其端原,靡然窮日力以摹之,粉墨青朱,顛錯叢厖,無文章黼黻之序,其屬情籍事,不可考據也。方此時,自守不污者少矣。君詩獨不然,其自守不污者邪。

◎魏仲先《草堂集》二卷、《鉅鹿東觀集》二卷

鼂氏曰:魏野字仲先,陜州人。志清逸,以吟詠自娛,忘懷榮利。隱於陜之東郊,手植竹木,繞以流泉,鑿土袤丈,曰樂天洞,前立草堂。為詩清苦,句多警策,與寇準、王旦善,每往來酬唱。祀汾陰歲,召不起,卒,贈著作郎。集有薛田序。《鉅鹿東觀集》乃野之子閑集其父詩四百篇,以贈著作,故以「東觀」名集。

※《潘逍遙詩》三卷

鼂氏曰:皇朝潘閬字逍遙,大名人。通《易》、《春秋》,尤以詩知名。太宗嘗召對,賜進士第,將官使之,不就。王繼恩與之善,繼恩下獄,捕閬甚急,久之弗得。咸平初,來京師,尹收系之。真宗釋其罪,以為滁州參軍。後卒於泗上。與王禹偁、孫何、柳開、魏野交好最密。集有祖無擇序,錢易、張逵皆碣其墓,附於集後。蘇子瞻少年時過一山院,見壁上有句云:「夜涼知有雨,院靜若無僧。」而不知何人詩。今集有此聯,乃閬《夏日宿西禪院》詩也。小說中謂閬坐盧多遜黨,嘗追捕,非也。
陳氏曰:閬嘗賜及第,後坐追奪,變姓名僧服,入中條山,卒於泗州。又有嚴陵刻本同,但少卷末三首。

◎東里《楊聘君集》一卷

陳氏曰:處士鄭圃楊樸契元撰。太宗嘗召對,拜郎中,不受,以其子為長水尉。

※《滕工部集》一卷

陳氏曰:滕白撰。篇首《寄陳搏》,知為國初人。又有《右省懷山中》及《臺中寄朱從事》詩,則其揚歷清要亦多矣。史傳亡所見,未有考也。

※《王喦集》一卷

陳氏曰:王山喦撰。集中有《春日感懷上滕白郎中》,蓋亦國初人。又有「聖駕親征河東」,及有「甲午避寇,全家欲下荊南」之語,則是李順亂蜀之歲,喦蓋蜀人也耶?

※《漁舟集》一卷

陳氏曰:處士成都郭震希聲撰。自稱汾陽山人。李畋為作集序。淳化四年,忽作詩曰:「朝出東門游,東門好春色。青青原上草,莫放征馬食。」詣闕獻書,言蜀利病。未幾,順賊已作矣。

※《王初歌詩集》一卷

陳氏曰:王初撰。未詳何人。有《延平天慶觀詩》,當是祥符後人也。

※《書臺集》三卷

陳氏曰:處士南隆朱有大有撰。自稱雲臺山人。天禧中,王晦叔守蜀,以《古風》六十言遺之。書臺者,其所居坊名也。

※《甘棠集》一卷

陳氏曰:知制誥上蔡孫僅鄰幾。咸平元年進士第一人。後其兄何一榜。嘗從何通判陜府,以所賦詩集而序之,首篇曰「甘棠思循吏」,故以名集。僅兄弟皆不壽,故不大顯。

※《錢希白歌詩》二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吳越錢易希白撰。廢王人宗之子。咸平二年進士第二人。景德二年制科。初,錢氏歸國,群從皆補官,獨易與兄昆不見錄,遂刻志讀書,皆第進士。昆至諫議大夫,易子彥遠、明逸又皆以賢良方正入等。宋興,父子兄弟制舉登科者,惟錢氏一門。易有集百五十卷,未見,家止有此及《滑稽集》四卷而已。

※《林和靖詩》三卷、《西湖紀逸》一卷

鼂氏曰:林逋字君復。杭州錢塘人。少刻志為學,結廬西湖之孤山。真宗聞其名,詔郡縣常存遇之。善行書,喜為詩,其語孤峭澄淡,臨終作一絕曰:「茂陵他日求遺槁,猶喜初無封禪書。」或刻石置之其墓中。賜諡曰和靖先生。

※《清風集》一卷

陳氏曰:職方員外郎鮑當撰。

※《石曼卿集》一卷

鼂氏曰:石延年字曼卿,南京宋城人。舉進士不中,為三班奉職,改太常寺太祝,遷秘閣校理。氣貌雄偉,喜論事,善書札,縱酒不羈,世多傳其仙去。其詩如《春陰》、《紅梅》及「樂意相關禽對語,生香不斷樹交花」,「鸎聲不逐春光老,花影常隨日腳流」之句,至今諷詠焉。
陳氏曰:其詩自為序,石介復為作序。其仕以三舉進士為三班奉職。出處詳見歐公所作《墓誌》。
歐公《詩話》曰:石曼卿自少以詩酒豪放自得,其氣貌偉然,詩格奇峭。又工於書,筆畫遒勁,體兼顏、柳,為世所珍。余家嘗得南唐後主澄心堂紙,曼卿為余以此紙書其《籌筆驛詩》,詩,曼卿平生所自愛者,至今藏之,號為「三絕」,真余家寶也。曼卿卒後,其故人有見之者,云恍惚如夢中。言「我今為鬼仙也,所主芙蓉城」。欲呼故人往游,不得,忿然騎一素騾去如飛。其後又云降於亳州一舉子家,又呼舉子云,不得,因留詩一篇與之。余亦略紀其一聯云:「鶯聲不逐春光老,花影長隨日腳流。」神仙事怪不可知,其詩頗類曼卿平生語,舉子不能道也。
張浮休評曼卿詩,如饑雁夜歸,巖冰春拆,俊爽有餘而不可尋繹。《朱子語錄》:因舉曼卿詩,極有好處,如「仁者雖無敵,王師固有征。無私乃時雨,不殺是天聲」長篇,某舊於某人處見曼卿親書此詩,大字,氣象方嚴遒勁,極可寶愛,真所謂「顏筋柳骨令人喜」,蘇子美字遠不及矣。如《籌筆驛》詩「意中流水遠,愁外舊山青」又「樂意」「生香」之句極佳,惜不見全集。
後村劉氏曰:曼卿詩惟《籌筆驛》詞翰俱妙,人所傳誦。及「樂意相關禽對語,生香不斷樹交花」一聯,為伊、洛中人所稱,他作苦不甚見。晚得其集,石徂徠作序,稱其「與穆參軍以古文自任,而曼卿尤豪於詩」石自序:「性懶,有作不能錄,早時解記數百篇,過壯記益衰,近幾盡廢。有收百篇來者,覽之或尚能識,或如非巳言,久廼能辨,遂並近詩存三百篇,藏之於家。」歐公尤重其人,范公有「鑿幽索秘,破堅發奇,高凌虹霓,清出金石」之評。集中《華山》、《泰山》、《嵩山》五言長篇各一首,筆力在薛能之上,餘警句尚多。五言云:「行人晚更急,歸鳥夕無行。」「天寒河影淡,山凍瀑聲微」。「水盡天不盡,人在天盡頭。」「草白有時榮,髮白不再好;人生不如春,髮白不如草。」「弋下失冥鴻,網細遺巨鵾。」「風勁香逾遠,天寒色更鮮;秋天買不斷,無意學金錢。」七言云:「洛渚微波長映步,漢宮香水不濡肌。」「獨步世無吳苑艷,渾身天與漢宮香。」「恥居湯、武干戈域,寧死唐、虞揖遜區。」「汾河不斷天南流,天色無情淡如水。」「南朝文物盡清賢,不事風流即放言;三百年間却堪笑,絕無人可定中原。」「中散向人疏懶甚,步兵因酒過差名。」皆清拔有氣骨。

※《呂文靖集》五卷

陳氏曰:丞相許國文靖公壽春呂夷簡坦夫撰。文靖不以文鳴,而其詩清潤和雅,未易及也。

※《陳亞之集》一卷

鼂氏曰:陳亞字亞之。性滑稽,喜賦藥名詩。仕至司封郎中。藥名詩始於唐人張籍,有「江皋歲暮相逢地,黃葉霜前半下枝」之詩,人謂起於亞,實不然也。
陳氏曰:咸平五年進士。有集三卷,藥名詩特其一體耳。如「馬嘶曾到寺,犬吠乍行村」,「吏辭如賀日,民送自迎時」,皆佳句,不在此集也。

※《金陵覽古詩》三卷

陳氏曰:虞部員外郎楊備撰。億之弟也。

※《李問集》一卷

陳氏曰:國子博士廣陵李問舜愈撰。

※《蘇才翁集》一卷

鼂氏曰:蘇舜元字才翁,子美兄也。工草隸,詩章豪麗。

※《鼂君成集》十卷、《別集》一卷

陳氏曰:新城令鼂端友君成撰。東坡為作序。補之,其子也。
東坡序略曰:鼂君成,君子人也。吾與之游三年,知其為君子,而不知其能文與詩,而君亦未嘗一語及此者。其後君既沒,其子補之出君之詩三百六十篇,讀之而驚曰:嗟乎!詩之旨雖微,然其美惡高下,猶有可以言傳而指見者;至於人之賢不肖,其深遠茫昧難知,蓋甚於詩。今吾尚不能知君之能詩,則其所謂知君之為君子者,果能盡知之乎?君以進士得官,所至民安樂之,惟恐其去,然未嘗以一言求於他人,凡從事二十三年而後改官以沒。由此觀之,非獨吾不知,舉世莫知之也。君之詩清厚靜深,如其為人,而每篇輒出新意奇語,宜為人所共愛,其勢非君深自覆匿,人必知之。而其子補之,於文無所不能,博辨俊偉,絕人遠甚,將必顯於世。吾是以知有其實而辭其名者之必有後也。

※《杜師雄詩》一卷

鼂氏曰:宋朝杜默字師雄。徂徠人石介作《三豪篇》,所謂歌之豪者。蘇子瞻頗陋之。

※《鄭成之集》十卷

鼂氏曰:宋朝鄭褒字成之,閩人。登進士第。慕韓愈為文。陳詁為編次其集,張景為之序。

※《將歸集》一卷

鼂氏曰:未詳何人。有《題林逋隱居詩》,當是昭陵時人也。

※《徐仲車詩》一卷

鼂氏曰:宋朝徐積字仲車,東莞人。

※《黃虞部詩》一卷

鼂氏曰:宋朝黃觀。昭陵時,嘗將漕成都。

◎邵堯夫《擊壤集》二十卷

鼂氏曰:宋朝邵雍堯夫,隱居洛陽。熙寧中,與常秩同召,力辭不起。邃於《易》數,始為學,至二十年不施枕榻睡,其精思如此。歌詩蓋其餘事,亦頗切理,盛行於時。卒,諡康節。集自為序。
《朱子語錄》:康節之學,其骨髓在《皇極經世書》,其花草便是詩。

※《韓持國詩》三卷

鼂氏曰:韓維字持國。億之子也。與其兄子華玉汝俱位宰相。持國最能詩,世傳其《酴醿》絕句,他多稱是。

※《註荊公詩》十五卷

陳氏曰:參政眉山李壁季章撰。謫居臨川時所作。助之者曾極景建。魏鶴山作序。
《石林詩話》曰:荊公少以意氣自許,故詩語惟其所向,不復更為涵蓄。如「天下蒼生時霖雨,不知龍向此中蟠」,又「濃綠萬枝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又「平治險穢非無力,潤澤焦枯是有才」之類,皆直道其胸中事。後為群牧判官,從宋次道盡假唐人詩集,博觀而約取,晚年始盡深婉不迫之趣。乃知文字雖工拙有定限,然必視其幼壯,雖公方其未至,亦不能力強而遽至也。
又曰:荊公晚年詩律尤精嚴,造語用字,間不容髮,然意與言會,言隨意遣,渾然天成,殆不見有牽率排比處。如「含風鴨綠鱗鱗起,弄日鵝黃裊裊垂」,讀之初不覺有對偶,至「細數落花因坐久,緩尋芳草得歸遲」,但見舒閑容與之態耳。而字字細考之,皆經隱括權衡者,其用意亦深刻矣。嘗與葉致遠諸人和「頭」字韻詩,往返數四,其末篇云:「名譽子真居谷口,事功新息困壺頭」。以谷口對壺頭,其精切如此,後數月,取木追改云:「豈愛京師傳谷口,但知鄉里勝壺頭。」今集中兩本並存。
《漫叟詩話》:荊公定林後詩,精深華妙,非少作之比,嘗作《歲晚》詩云:「月映林塘靜,風涵笑語涼。俯窺憐凈綠,小立佇幽香。攜幼尋新菂,扶衰上野航。延緣久未已,歲晚惜流光。」自以比謝靈運,議者亦以為然。
《後山詩話》:魯直謂荊公之詩,莫年方妙,然格高而體下,如云:「自聞青秧底,復作龜兆坼。」乃前人所未道。又云:「扶輿度陽焰,窈窕一川花。」謂包含數個意。雖前人亦未道,然學三謝失於巧耳。
又云:荊公詩云:「力去陳言誇末俗,可憐無益費精神。」而公平生文體數變,莫年詩益工,用意益苦,故言不可不謹也。
張浮休評王介甫詩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欲有執著而曾不可得。

※《臨川詩選》一卷

陳氏曰:汪藻彥章得半山《別集》,皆罷相山居時老筆。過江失之,遂於《臨川集》錄出,又言有表啟十餘篇,不存一字。

※《注東坡詩》四十二卷、《年譜》、《目錄》各一卷

陳氏曰:司諫吳興施元之德初,與吳郡顧景蕃共為之。元之子宿從而推廣,且為《年譜》,以傳於世。陸放翁作序,頗言注之難,蓋其一時事實,既非親見,又無故老傳聞,有不能盡知者。噫!豈獨坡詩哉!注杜詩者非不多,往往穿鑿附會,皆臆決之過也。
張浮休評子瞻詩如武庫初開,戈矛森然,觀者不覺神伶,若一一尋之,不無利鈍。
放翁陸氏序略曰:唐詩人最盛,名家者以百數,惟杜詩注者數家,然概不為識者所取。近世有蜀人任淵,嘗注宋子京、黃魯直、陳無巳三家詩,頗稱詳贍。若東坡先生之詩,則援據閎博,指趣深遠,淵獨不敢為之說。某頃與范公至能會於蜀,因相與論東坡詩,慨然謂余:「足下當作一書,發明東坡之意,以遺學者。」某謝不能。後二十五年,某告老居山陰,吳興施宿武子出其先人司諫公所注數十大篇,屬某作序。司諫公以絕識博學名天下,且用功深,歷歲久,又助之以顧君景蕃之該洽,則於東坡之意,蓋幾可以無憾矣。

※《山谷集》十一卷、《外集》十一卷、《別集》二卷

陳氏曰:黃庭堅魯直撰。江西所刻《詩水瓜》,即《豫章前》、《後集》中詩也。《別集》者,慶元中莆田黃汝嘉增刻。

※《山谷編年詩集》三十卷、《年譜》二卷

陳氏曰:山谷詩文,其甥洪氏兄弟所編,斷自進德堂以後,今《外集》所載數卷,有晚年刪去者,故任子淵所注,亦惟取《前集》而已。監丞黃㽦子耕者,其諸孫也。即會稡別集,復盡取其平生詩,以歲月次第編錄,且為之譜,今刊板括蒼。

※《後山集》六卷、《外集》五卷

陳氏曰:陳師道無巳撰。亦於正集中錄出,入《詩水瓜》。江西宗水瓜之說,出於呂本中居仁,前輩固有議其不然者矣。後山雖曰見豫章之詩,盡棄其學而學焉,然其造詣平澹,真趣自然,實豫章之所闕也。

※《註黃山谷詩》二十卷、《註後山詩》六卷

陳氏曰:新津任淵子淵注,鄱陽許尹為序。大抵不獨注事而兼注意,用工為深。二集皆取前集。陳詩以魏衍集記冠焉。
後村劉氏曰:國初詩人如潘閬、魏野規規晚唐格調,寸步不敢走作,楊、劉則又專為「崐體」,故優人有「撏扯義山」之誚。蘇、梅二子,稍變以平淡豪俊,而和之者尚寡。至六一、坡公巍然為大家數,學者宗焉。然二公,亦各極其天才筆力之所至而巳,非必金鍜煉勤苦而成也。豫章稍後出,會粹百家句律之長,究極歷代體制之變,蒐獵奇書,穿穴異聞,作為古律,自成一家,雖只字半句不輕出,遂為本朝詩家宗祖,在禪學中,比得達磨不易之論也。其《內集》詩尤善,信乎其自編者。頃見趙履常極宗師之,近時詩人,惟趙得豫章之意,有絕似之者。
又曰:後山樹立甚高,其議論不以一字假借人,然自言其詩師豫章公。或曰黃、陳齊名,何師之有?余曰:射較一鏃,弈角一著,惟詩亦然。後山地位去豫章不遠,故能師之,若問秦、鼂人,則不能為此言矣。此惟深於詩者知之。文師南豐,詩師豫章,二師皆極天下之本色,故後山詩文高妙一世。然《題太白畫像》云:「江西勝士與長吟,後來不憂身陸沉。」勝士謂饒德操也。按德操此詩去「手污吾足」之作,大爭地位,太白非德操,遂陸沉邪?似非篤論。

※《盧載雜歌詩》一卷

陳氏曰:盧載厚元撰。集中有與胡則、錢惟演往來詩。

※《琴軒集》一卷

陳氏曰:題南榮浪翁李有慶撰。與石昌言、任師中同時。卷末《贈答十二絕》,闕其六。其曰癸已歲者,殆皇祐中邪?

※《元章簡詩集》十卷

陳氏曰:參政元絳厚之撰。

※《劉景文集》十卷

陳氏曰:左藏庫使知隰州劉季孫景文撰。環慶死事將平之子也。東坡嘗薦之。坡在杭,季孫寄詩,有「四海共知霜鬢滿,重陽曾插菊花無」之句,其詩慷慨有氣,如其為人。

※《廣諷味集》五卷

陳氏曰:吏部侍郎南京王欽臣仲至撰。

※《海門集》八卷

陳氏曰:渤海張重撰。有《上蘇子瞻內翰》詩,又有《張伯玉游鑒湖晚歸》詩。伯玉知越州當嘉祐末,而東坡為翰苑在元祐間,重皆與同時,特未詳其人。

※《王岐公宮詞》一卷

陳氏曰:王珪禹玉撰。

※《逸民鳴》一卷

陳氏曰:盱江李樵撰。泰伯之侄孫。

※《湛推官集》一卷

陳氏曰:長樂湛鴻季潛撰。紹聖初,韓昌國序。

※《青山集》三十卷

陳氏曰:朝奉郎當塗郭祥正功父撰。初見賞於梅聖俞,後見知於王介甫,仕不達而卒。李端叔晚寓其鄉,祥正與之爭名,未嘗同堂,至為俚語以譏誚之,則其為人不足道也。
張浮休評郭祥正詩如大排筵席二十四味,終日揖讓,而適口者少。

※《方秘校集》十卷

陳氏曰:莆田方惟深子通撰。其父屯田龜年葬吳,遂為吳人。與朱伯原善,以女嫁伯原之子。嘗舉進士,冠其鄉,不第。晚得興化軍助教,年八十三以卒。王荊公最愛其詩精詣警絕。始,余得其詩二卷,乃其侄孫蕭山宰翱所編。後乃知莆中嘗刊板,為十卷,且載程俱致道所作《墓誌》於末。曾慥《詩選》,直以為姑蘇人者,誤也。《詩選》又言荊公愛其「春江渺渺」一絕,手書之,遂載《臨川集》。曾紆《南游記舊》亦云,而其詩則「客帆收浦」者也。二詩皆不在今集中,豈以《臨川集》巳收故邪?二本大略同,亦微有出入。

※《慶湖遺老集》九卷、《拾遺》二卷

陳氏曰:朝奉郎共城賀鑄方回撰。自序言外監知章之後,且推本其初,出王子慶忌,以慶為姓,居越之湖澤,今所謂鏡湖者,本慶湖也,避漢安帝父清河王諱,改為賀氏,慶湖亦轉為鏡。未知其說何所據也。其《東山樂府》,張文潛序之。鑄後居吳下,葉少蘊為作傳,詳其出處,且言與米芾齊名。然鑄生皇祐壬辰,視米芾猶為前輩也。

※《操縵集》五卷

陳氏曰:周邦彥撰。亦有全集中所無者。

◎司馬才仲《夏陽集》兩卷

鼂氏曰:司馬槱字才仲。溫公之侄孫。元祐初,與王當輩同中賢良科,調官錢塘。喜賦宮體詩,故世傳其為鬼物所祟而卒。

◎司馬才叔《逸堂集》十卷

鼂氏曰:司馬棫字才叔。才仲之弟也。登進士第。亦嘗應賢良,以黨錮不召。詩雖纖艷,比其兄稍莊雅。

※《得全居士集》三卷

陳氏曰:趙鼎元鎮撰。全集號《忠正德文》,其曾孫壁別刊其詩,附以樂府。陸游曰:「忠簡謫朱崖,臨終自書銘旌曰:『身騎箕尾歸天上,氣作山河壯本朝』。嗚呼!可不謂偉人乎?」

※《高隱集》七卷

陳氏曰:高隱處士蘄春林敏功子仁撰。嘗以《春秋》鄉薦,不第。以詩文百卷,號《蒙山集》,兵火後不存。

※《無思集》四卷

陳氏曰:休敏修子來撰。敏功之第。

後村劉氏曰:三林詩極少,曾端伯作《高隱小傳》,云有詩文百二十卷,今所存十無一二。兄弟皆隱君子,不獨以詩重。

※《柯山集》二卷

陳氏曰:齊安潘大臨邠老撰。所謂「滿城風雨近重陽」者也。
後村劉氏曰:東坡、文潛先後謫黃州,皆與邠老游。其詩自云師老杜,然有空意無實力。余舊讀之,病其深蕪,後見夏均父讀邠老師,亦有深蕪之評。

※《溪堂集》五卷、《補遺》二卷

陳氏曰:臨川謝逸無逸撰。

《漫叟詩話》:謝無逸學古高傑,文詞煆煉,篇篇有古意,尤工於詩。

《冷齋夜話》:無逸工詩能文,黃魯直讀其詩曰:「鼂、張流也,恨未識之耳。」無逸詩曰:「老鳳垂頭噤不語,枯木槎牙噪春鳥。」又曰:「貪夫蟻旋磨,冷官魚上竿」。又曰:「山寒石髮瘦,水落溪毛彫」。皆為魯直所稱賞。

※《竹友集》七卷

陳氏曰:謝邁幼槃撰。逸之弟。
後村劉氏曰:呂紫微評無逸詩似康樂,幼詩似元暉。按康樂一字百煉乃出冶,元暉尤麗密;無逸輕快有餘而欠工糸致,幼槃差苦思,其合元暉者亦少。然弟兄在政、宣間,科舉之外,有岐路可進身,韓子蒼諸人或自鬻其技至貴顯,二謝乃老死布衣,其高節亦不可及。

※《日涉園集》十卷

陳氏曰:盧山李彭商老撰。公祥之從孫。
後村劉氏曰:商老,公擇尚書家子弟也。東坡、山谷、文潛諸公皆與往還,頗博覽強記,然詩體拘狹少變化。

※《清非集》二卷

陳氏曰:豫章洪朋龜父撰。

※《老圃集》一卷

陳氏曰:諫議大大洪芻駒父撰。

※《西渡集》一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洪炎玉父撰。洪氏弟兄四人,其母黃魯直之妹,不淑早世,所為賦「毀壁」者也。龜父舉進士不第,其季羽鴻父坐上書元符入籍終其身,芻、炎皆貴,而芻靖康失節,貶廢。羽詩不傳。
後村劉氏曰:三洪與徐師川皆豫章之甥。龜父警句,往往前人所未道,然早卒,惜不多見。駒父詩尤工,初與龜父游梅仙觀,龜父有詩,卒章云:「願為龍鱗嬰,勿學蟬骨蛻」。是以直節期乃弟矣。駒父後居上坡,晚節不終,不特有愧於舅氏,亦有愧於長君也。玉父南渡後為少蓬,聞師川召,有《懷駒父》詩云:「欣逢白鶴歸華表,更想黃龍出羽淵。」然師川卒不能返駒父於鯨波之外,玉父愛兄之道至矣!余讀而悲之。

※《岷山百境詩》二卷

鼂氏曰:王寀字道輔。少有能詩名,世謂其詩初若不經意,然遣辭屬意,清麗絕人。自號南陔居士。宣和中以狂譎被譖,伏誅。

※《楊天隱詩》十卷

鼂氏曰:皇朝楊恬字天隱。潼川人。
 卷二百四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百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