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文獻通考/卷二百四十三

 卷二百四十二 文獻通考
卷二百四十三 經籍考七十
卷二百四十四 

詩集编辑

※《李義山集》三卷

陳氏曰:唐太學博士李商隱義山撰。
《詩話》:王荊公晚年亦喜稱義山詩,以為唐人知學老杜而得其藩籬,惟義山一人而已。每誦其「雪嶺未歸天外使,松州猶駐殿前軍」;「永憶江湖歸白髮,欲回天地入扁舟」;與「池光不受月,暮氣欲沈山」;「江海三年客,乾坤百戰場」之類,雖老杜亡以過也。義山詩合處信有過人,若其用事深僻,語工而意不及,自是其短,世人反以為奇而效之。故「昆體」之弊,適重其失,義山本不至是云。詩到義山,謂之文章一厄,以其用事僻澀,時稱「西昆體」。然荊公晚年亦或喜之,而字字有根蒂。如「試問火城將策探,何如雲屋聽窗知」。「未愛京師傳谷口,但知鄉里勝壺頭」。其用事琢句,前輩無相犯者。
《漁隱叢話》:李義山詩,楊大年諸公皆深喜之,然淺近者亦多。如《華清宮》詩云:「華清恩幸古無倫,猶恐蛾眉不勝人,未免被他褒女笑,只教天子暫蒙塵。」用事失體,在當時非所宜言也。豈若崔魯《華清宮》詩云:「障掩金雞蓄禍機,翠華西拂蜀雲飛,珠簾一閉朝元閣,不見人歸見燕歸。」又云:「草遮回磴絕鳴鸞,雲樹深深碧殿寒;明月自來還自去,更無人倚玉闌幹。」語意既精深,用事亦隱而顯也。義山又有《馬嵬》詩云:「如何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渾河中》詩云:「咸陽原上英雄骨,半是君家養馬來。」如此等詩,庸非淺近乎?

◎溫庭筠《金筌集》七卷、《外集》一卷

鼂氏曰:唐溫庭筠,本名岐,字飛卿,宰相彥博之裔。詩賦清麗,與李商隱齊名,時號「溫李」。能逐弦吹之音,為側艷之辭。為行塵雜,由是累年不第,終國子助教。宣宗嘗作詩賜宮人,句有「金步搖」,遣場中對之,庭筠對以「玉跳脫」,上喜其敏,欲用之,而嘗作詩忤時相令狐綯,終廢斥云。

※《張祐詩》一卷

鼂氏曰:唐張祐,字承吉,清河人。樂高尚。客淮南杜牧為度支使,善其詩,嘗贈之詩曰:「何人得似張公子,千首詩輕萬戶侯。」嘗作《淮南》詩,有「人生只合揚州死,禪智山光好墓田」之句。大中中,果終丹陽隱舍,人以為讖云。 《陳錄》凡十卷。

◎許渾《丁卯集》二卷

鼂氏曰:唐許渾字用晦,圉師之後。大和六年進士。為當塗、太平二令,以病免,起潤州司馬。大中三年,為監察御史,歷虞部員外,睦、郢二州刺史。嘗分司於朱方丁卯間,自編所著,因以為名。賀鑄本跋云:「按渾自序,集三卷,五百篇。世傳本兩卷,三百餘篇。求訪二十年,得沈氏、曾氏本,並取《擬元》、《天竺集》校正之,共得五百四十四篇。」予近得渾集完本,五百篇皆在,然止兩卷。唐《藝文志》亦言渾集兩卷。鑄稱三卷者,誤也。
陳氏曰:「丁卯」者,其所居之地有丁卯橋。蜀本又有《拾遺》二卷。
後村劉氏曰:杜牧、許渾同時,然各為體。牧於唐律中,常寓少拗峭以矯時弊,渾則不然。如「荊樹有花兄弟樂,橘林無實子孫忙」之類,律切麗密或過牧,而抑揚頓挫不及也。二人詩,不著姓名亦可辨。樊川有《續》、《別集》三卷,十之八九皆渾詩。牧佳句自多,不必又取他人詩益之。若《丁卯集》割去許多傑作,則渾詩無一篇可傳矣。

※《李遠集》一卷

陳氏曰:唐建州刺史李遠求古撰。

※《於鵠集》一卷

陳氏曰:唐於鵠撰。與張籍同時,未詳何人。

※《薛瑩集》一卷

陳氏曰:唐薛瑩撰。號《洞庭集》。文宗時人,集中多蜀詩,其曰「壬寅歲」者,在前則為長慶四年,後則為中和二年,未知定何年也。

※《薛逢歌詩》二卷

鼂氏曰:唐薛逢陶臣,河東人。會昌元年進士。終秘書監。持論鯁切,以謀略高自摽顯,與楊收、王鐸同年登第,而逢文藝最優。收作相,逢有詩云:「誰知金印朝天客,同是沙隄避路人。」鐸作相,逢又有詩云:「昨日鴻毛萬鈞重,今朝山岳一毫輕。」二人皆怒,故不見齒。

※《喻鳧集》一卷

陳氏曰:唐烏程尉喻鳧撰。開成五年進士。

※《潘咸集》一卷

陳氏曰:唐潘咸撰。不知何人,與喻鳧同時。《藝文志》不載。

※《項斯集》一卷

陳氏曰:唐丹徒尉江東項斯子遷撰。初受知於張籍水部,而揚敬之祭酒亦知之,有「逢人說項斯」之句。會昌四年進士。

◎趙嘏《渭南詩》三卷

鼂氏曰:唐趙嘏承祐也。會昌四年進士。終渭南尉。杜紫微讀其《早秋》詩云:「殘星幾點雁橫塞,長笛一聲人倚樓」。因謂之「趙倚樓」云。

※《馬戴集》一卷

陳氏曰:唐馬戴虞臣撰。會昌四年進士。

※《顧非熊集》一卷

陳氏曰:唐盱眙主簿顧非熊,況之子。會昌五年進士。

※《薛許昌集》十卷

鼂氏曰:唐薛能字大拙,汾州人。會昌六年登進士第。大中末,書判中選,補盩厔尉,尉太原、陜虢、河陽從事。李福鎮滑,表署觀察判官,歷御史,都官、刑部員外郎。福徙西蜀,奏以自副。咸通中,攝嘉州刺史。造朝,遷主客、度支、刑部郎中。俄刺同州,京兆尹溫漳貶,命權知尹事。出帥咸化,入授工部尚書,復節度徐州,徙忠武。廣明元年,徐軍戍水殷水,經許,能以軍懷舊惠,館之城中,許軍懼見襲,大將周岌乘眾疑,怒逐能,據城自稱留後,因屠其家。能政嚴察,絕私謁,癖於詩,日賦一章。晚節惑浮屠法,奉之唯謹。然恣驁倨傲,佻輕以忤物,及為藩鎮,尤易武吏。嘗命其子屬櫜鞬,雅拜新進士,或問其故,曰:「與渠銷彌災咎」云。
容齋洪氏《隨筆》曰:能,晚唐人,詩格調不甚高,而妄自尊大。其《海棠》詩、《荔枝》詩、《折楊柳》十詩序可見,而所作皆無過人。又別有《柳枝詞》五首,最後一章曰:「劉、白蘇臺總近時,當初章句是誰推?纖腰舞盡春楊柳,未有儂家一首詩。」自注云:「劉、白二尚書,繼為蘇州刺史,皆賦《楊柳枝詞》,世多傳唱,雖有才語,但文字太僻,宮商不高耳。」其大言如此,但稍推杜陵,視劉、白以下蔑如也。今讀其詩,正堪一笑。劉之詞云:「城外春風吹酒旗,行人揮袂日西時;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管別離。」白之詞云:「紅板江橋青酒旗,館娃宮暖日斜時。可憐雨歇東風定,萬樹千條各自垂。」其風流氣概,豈能所可仿佛哉。
後村劉氏曰:能自稱舉太過,五言云:「空餘氣長在,天子用平人。」不但自譽其詩,又自譽其材,然位歷節鎮,不為不用矣,卒以驕恣凌忽,憤軍殺身,其材安在?妄庸如此,乃敢妄議諸葛,可謂小人之無忌憚者。

※《李羣玉詩》一卷

鼂氏曰:唐李羣玉文山,澧州人。曠逸不樂仕進,專以吟詠自適。詩筆妍麗,才力邁健。好吹笙,美筆翰。親友強赴舉,一上而止。裴休廉察湖南,延郡中。大中八年,來京師,進詩三百篇,休復論薦,授弘文館校書郎。集後附其進詩表,並除官制。《太平廣記》所載黃陵廟事甚異,其絕句在焉。
陳氏曰:裴休以處士薦,集後有《乞假歸別業》及《朝士送行》詩。

※《曹鄴集》一卷

陳氏曰:唐洋州刺史曹鄴撰。大中四年進士。

◎鄭嵎《津陽門詩》一卷

鼂氏曰:唐鄭嵎字賓先,大中五年進士。津陽即華清宮之外闕。嵎開成中過之,聞逆旅主人道承平故實,明日,馬上裁刻,成長句一千四百言,自有序云。
陳氏曰:或作愚者,非也。愚嘗為嶺南節度,好著錦半臂,非此鄭嵎。

※《劉駕集》一卷

陳氏曰:唐劉駕司南撰。大中六年進士。

※《李頻集》一卷

陳氏曰:唐建州刺史新定李頻德新撰。大中八年進士。姚合之婿也。

※《李郢端公詩》一卷

鼂氏曰:唐李郢楚望也。大中十年進士。詩調清麗。居餘杭,疏於馳競。為藩鎮從事,兼侍御史。

※《陳蛻詩》一卷

鼂氏曰:唐陳蛻,未詳其行事。集有《長安十五詠》,自序云:「蛻生長江、淮間,以詩句從賦,僅十餘年矣。今我后撫運,澤及四海,蛻復得為太平人」云云。蓋肅、代間人也。

※《柳郯詩》一卷

鼂氏曰:唐柳郯。集有與李端、盧綸輩相酬贈詩。大歷間進士也。

※《斷金集》一卷

鼂氏曰:唐李逢吉、令狐楚自未第至貴顯所唱和詩也。後逢吉卒,楚編次之,得六十餘篇。裴夷直名曰《斷金集》,為之序。

※《孟逵詩》一卷

鼂氏曰:唐孟逵字叔之,平昌人。會昌五年,陳商下及第。

※《儲嗣宗集》一卷

陳氏曰:唐儲嗣宗撰。大中十三年進士。

※《司馬先輩集》一卷

陳氏曰:唐司馬札撰。與儲嗣宗同時。

※《李廓集》一卷

陳氏曰:唐武寧節度使李廓撰。程之子也。

※《于濆集》一卷

陳氏曰:唐于濆子漪撰。咸通二年進士。

※《李昌符集》一卷

陳氏曰:唐膳部員外郎李昌符撰。咸通四年進士。

※《司空表聖集》十卷

陳氏曰:唐兵部侍郎司空圖表聖撰。咸通十年進士。別有全集,此集皆詩也。其子永州刺史荷為後記。

※《聶夷中集》一卷

陳氏曰:唐華陰尉聶夷中撰。咸通十二年進士。

※《許棠集》一卷

陳氏曰:唐宛陵許棠文化撰。亦咸通十二年進士。

※《林寬集》一卷

陳氏曰:唐林寬撰。與李頻、許棠皆同時。集有送二人詩。

※《周繇集》一卷

陳氏曰:唐周繇撰。咸通十三年進士。

※《無譏集》四卷

陳氏曰:唐崔魯撰。僖宗時人。

※《章碣集》一卷

陳氏曰:唐章碣撰。亦僖宗時人。

※《高蟾集》一卷

陳氏曰:唐御史中丞高蟾撰。乾符三年進士。

※《崔塗集》一卷

陳氏曰:唐崔塗禮山撰。光啟四年進士。

※《雲臺編》三卷、《宜陽外編》一卷

鼂氏曰:唐鄭谷字守愚,宜陽人。光啟三年擢高第。遷右拾遺,歷都官郎中。乾寧四年歸宜春,卒於別墅。其集號《雲臺編》者,以其扈從華山下觀居所編次云。谷詩屬思頗切於理,而格韻凡猥,語句浮俚不競,不為議者所多,然一時傳諷,號鄭都官而弗名也。
歐陽氏《詩話》曰:鄭谷詩名盛於唐末,號《雲臺編》,而世俗但稱其官為鄭都官。其詩極有意思,亦多佳句,但其格不甚高。以其易曉,人家多以教小兒,余為兒時猶誦之。今其集不行於世矣。

※《周朴詩》二卷

唐處士周朴撰。歐公《詩話》曰:唐之晚年,詩人無復李、杜豪放之格,然亦務以精意相高,如周朴者,構思尤艱,每有所得,必極其雕琢,故時人稱樸詩「月鍛季煉,未及成篇,已播人口」,其名重當時如此,而今不復傳矣。余少時猶見其集,其句有云:「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又云:「曉來山雨鬧,雨過杏花稀」。誠佳句也。

※《韓偓詩》二卷、《香匳集》一卷

鼂氏曰:唐韓偓致光,京兆人。龍紀元年進士。累遷諫議大夫、翰林學士。昭宗幸鳳翔,進兵部侍郎、承旨。朱全忠怒,貶濮州司馬、榮懿尉。天祐初,挈族依王審知而卒。《香匳集》,沈括《筆談》以為和凝所作,凝既貴,惡其側艷,故詭稱偓著。或謂括之言妄。許彥周《詩話》:高秀實言「元微之詩艷麗而有骨,韓偓《香匳集》麗而無骨。」李端叔意喜韓偓詩,誦其序云:「咀五色之靈芝,香生九竅;咽三危之瑞露,美動七情。」秀實云「勸不得也」。
石林葉氏曰:偓在閩所為詩,皆手自寫成卷。嘉祐間,裔孫奕出其數卷示人,龐穎公為漕,取奏之,因得官。詩文氣格不甚高,吾家僅有其詩百餘篇。世傳別本有名《香匳集》者,《唐書·藝文志》亦載其辭皆閨房不雅馴。或謂江南韓熙載所為,誤以為偓,若然,何為錄於《唐志》乎?熙載固當有之,然吾所藏偓詩中亦有一二篇絕相類,豈其流落亡聊中姑以為戲,然不可以為訓矣。
又曰:《韓偓傳》:自貶濮州司馬後,載其事即不甚詳。其再召為學士,在天祐二年。吾家所藏偓詩雖不多,然自貶後皆以甲子歷歷自記其所在,有《乙丑年在袁州得人賀復除戎曹依舊承旨詩》,即天祐二年也。昭宗前一年已弒,蓋哀帝之命也。末句云:「若為將朽質,猶擬杖於朝。」固不往矣。其後又有《丁卯年正月聞再除戎曹依前充職詩》,末句云:「豈獨鴟夷解歸去,五湖魚艇且餔糟。」天祐四年也。是嘗兩召皆辭,《唐史》止書其一。是歲四月,全忠篡,其召命自哀帝之世,自後復召,則癸酉年南安縣之作,即梁之乾化二年。時全忠亦已被弒,明年梁亡。其兩召不行,非特避禍,蓋終身不食梁祿,其大節與司空表聖略相等,惜乎《唐史》不能少發明之也。

※《唐英集》三卷

陳氏曰:唐翰林學士吳融子華撰。與偓皆龍紀元年進士。

※《張蠙詩》一卷

鼂氏曰:偽蜀張蠙字象文,清河人。唐乾寧中進士。為校書郎、櫟陽尉、犀浦令。建開國,拜膳部員外郎,後為金堂令。王衍與徐後游大慈寺,見壁間書:「墻頭細雨垂纖草,水面回風聚落花」。愛之,問知蠙句,給札,令以詩進。蠙以二百首獻。衍頗重之,將召為知制誥,宋光嗣以其輕傲,止賜白金而已。蠙生而穎秀,幼能為詩,作《登單于臺》,有「白日地中出,黃河天外來」之句,為世所稱。

※《靈溪集》七卷

陳氏曰:唐校書郎上饒王貞白有道撰。乾寧二年進士。其集有自序。永豐人有藏之者,洪景廬得而刻之。詩雖多,在一時儕輩,未為工也。

※《翁承贊集》二卷

陳氏曰:唐諫議大夫京兆翁承贊文堯撰。乾符二年進士。

※《褚載集》一卷

陳氏曰:唐褚載厚之撰。

※《王轂集》一卷

陳氏曰:唐王轂虛中撰。二人皆乾寧五年進士。

※《盧延讓詩》一卷

鼂氏曰:偽蜀盧延讓子善也,范陽人。唐光化九年進士。朗陵雷滿闢,滿敗,歸王建。及僭號,授水部員外郎,累遷給事中,卒官終刑部侍郎。延讓師薛能,詩不尚奇巧,人多誚其淺俗,獨吳融以其不蹈襲,大奇之。

※《牛嶠歌詩》三卷

鼂氏曰:偽蜀牛嶠字延峰,隴西人。唐相僧孺之後。博學有文,以歌詩著名。乾符五年進士。歷拾遺、補闕、尚書郎。王建鎮西川,闢判官。及開國,拜給事中,卒。集本三十卷,自序云:竊慕李長吉所為歌詩,輒效之。

※《韋莊浣花集》五卷

鼂氏曰:偽蜀韋莊,字端已。仕王建至吏部侍郎、平章事。集乃其弟藹所編,以所居即杜甫草堂舊址,故名。偽史稱莊有集二十卷,今止存此。

※《王駕集》一卷

陳氏曰:唐彭城王駕大用撰。大順元年進士。自號守素先生。

※《喻坦之集》一卷

陳氏曰:唐喻坦之撰。

※《張喬集》一卷

陳氏曰:唐進士九華張喬撰。喬與許棠、張蠙、鄭谷、喻坦之等同時,號「十哲」。喬試京兆,《月中桂》詩擅場,傳於今,而《登科記》無名,蓋不中第也。

※《高駢集》一卷

陳氏曰:唐淮南節度使高駢撰。

※《周賀集》一卷

陳氏曰:唐周賀撰。嘗為僧,名清塞,後反初,故別本又號《清塞集》。
鼂氏曰:清塞字南卿,詩格清雅,與賈島、無可齊名。寶歷中,姚合為杭,因攜書投謁,合聞其誦《哭僧詩》云:「凍須亡夜剃,遺偈病中書。」大愛之,因加以冠巾為周賀云。

※《李洞詩》一卷

鼂氏曰:唐李洞字才江。諸王之孫。慕賈島為詩,銅鑄其像,事之如神。時人多誚其僻澀,不貴其奇峭,唯吳融稱之。昭宗時,不第,游蜀卒。
陳氏曰:與張喬同時稱,餘杭明經潘熙載編。

※《曹唐詩》一卷

鼂氏曰:唐曹唐字堯賓。桂州人。初為道士,咸通中為府從事卒。作《游仙詩》百編。或靳之曰:「堯賓嘗作鬼詩。」唐曰:「何也?」「『井底有天春寂寂,人閒無路月茫茫。』非鬼詩而何?」唐乃大哂。今集中不見,然他詩及神仙者尚多,
陳氏曰:唐有大小《游仙詩》。

※《來鵬集》一卷

陳氏曰:唐豫章來鵬撰。咸通舉進士,不第。

※《任藩集》一卷

陳氏曰:唐任藩撰。或作翻。客居天台,有《宿帢幘山》絕句,為人所稱,今城中巾子山也。
後村劉氏曰:唐任藩詩,存者五言十首而已。然多佳句,「眾鳥已歸樹,旅人猶過山。」《贈僧》云:「半頂髮根白,一生心地清。」居然可愛。今人動為千百首,而無一可傳者。

※《方干詩集》一卷

鼂氏曰:唐方干字雄飛,歙人。唐末舉進士,不第,隱鏡湖上。徐凝有詩名,一見干,器之,授以詩律。其貌寢陋,又兔闕,而喜凌侮,嘗謁廉帥,誤三拜,人號方三拜。將薦於朝而卒,門人諡元英先生。其甥楊弇與孫郃編次遺詩,王贊為序。郃又為《元英先生傳》附。

※《王德輿詩》一卷

鼂氏曰:唐王德輿。集有《次韻和鄭畋詩》,知其懿、僖間人也。

※《沈彬集》一卷

鼂氏曰:南唐沈彬。保大中以尚書郎致仕,居高安。集中有與韋莊、杜光庭、貫休詩,唐末三人皆在蜀,疑其同時避亂,嘗入蜀云。《上李昇山水圖詩》在焉。

◎熊皦《屠龍集》五卷

鼂氏曰:晉熊皦。後唐清泰二年進士。為延安劉景巖從事。天福中,說景巖歸朝,擢右司諫,坐累,黜上津令。集有陶穀序。陳沆賞皦《早梅》云「一夜欲開盡,百花猶未知」,曰:「太妃容德,於是乎在。」
陳氏曰:集中多下第詩,蓋老於場屋者。

◎杜荀鶴《唐風集》十卷

鼂氏曰:唐杜荀鶴,池州人。大順二年進士。善為詩,詞句切理,宣州田頵重之,嘗以牋問至,梁祖薦為翰林學士,主客員外。恃勢侮易搢紳,眾怒,欲殺之而未及。天祐初病卒。有顧雲序。荀鶴自號九華山人。《陳錄》作三卷。
《幕府燕談》:杜荀鶴詩鄙俚近俗,惟宮詞為唐第一。云:「早被嬋娟誤,欲妝臨鏡慵。承恩不在貌,教妾若為容。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年年越溪女,相憶採芙蓉。」故諺云:「杜詩三百首,惟在一聯中。」正謂「風暖」「日高」之句也。此句歐公《詩話》以為周朴詩。

※《詠史詩》三卷

陳氏曰:唐邵陽胡曾撰。凡一百五十首。曾,咸通末為漢南從事。

※《羅江東集》十卷

陳氏曰:唐羅隱昭諫撰。

※《劉滄詩》一卷

鼂氏曰:唐劉滄字蘊靈。大中八年進士。詩頗清麗,句法絕類趙嘏。

※《羅鄴集》一卷

鼂氏曰:唐羅鄴撰。

※《曹松集》一卷

鼂氏曰:唐曹松夢徵也。舒州人。學賈島為詩。天復元年,與王希羽、劉象、柯崇、鄭希顏同登第,年皆七十餘,號「五老榜」。時以新平內難,聞放進士,喜,特敕授校書郎而卒。
陳氏曰:別本與印本互有詳略,但別本《大游仙》十三首,乃曹唐詩也。

◎羅虬《比紅兒詩》一卷

鼂氏曰:唐羅虬撰。皇朝方性天注。虬詞藻富贍,與其族人隱、鄴齊名,時號「三羅」。從鄜州李孝恭。籍中有杜紅兒者,善歌,常為副使者屬意。副使聘鄰道,虬請紅兒歌,贈之以綵。孝恭不令受,虬怒,拂衣起,詰旦,手刃之。既而追其冤,作絕句詩百篇,借古人以比其艷,盛行於世。

◎唐彥謙《鹿門詩》一卷

鼂氏曰:唐唐彥謙字茂鄴,並州人。咸通末進士。中和中,王仲榮表河中從事,歷節度副使,晉、絳二州刺史。仲榮遇害,貶漢中掾,興元楊守亮留署判官,遷副使,閬、壁刺史,卒。彥謙才高負氣,無所摧屈,博學多藝,尤能七言詩,師溫庭筠,故格體類之。世稱「耳聞明主提三尺,眼見愚民盜一抔」,蓋彥謙句也。自號鹿門先生。有薛廷珪序。
後村劉氏曰:揚、劉諸人師李義山可也,又師唐彥謙,唐詩雖雕斫對偶,然求如「一抔」「三尺」之聯,惜不多見。五言《敘亂離》云:「不見泥函谷,俄驚火建章;翦茅行殿濕,伐柏舊陵香」。語猶渾成,未甚破碎。若《西崐酬唱集》,對偶字面雖工,而佳句可錄者殊少,宜為歐公所厭也。

◎秦韜玉《投知小錄》三卷

鼂氏曰:唐秦韜玉字中明,京兆人。有詞藻,工歌吟,險而好進,為田令孜所善。僖宗幸蜀,令孜引為工部侍郎。中和二年,賜進士第。編入春榜。

※《東浮集》九卷

陳氏曰:唐荊南崔道融撰。自稱東甌散人。乾寧乙卯,永嘉山齋編成,蓋避地於此。今闕第十卷。

※《唐詩》三卷

陳氏曰:崔道融撰。皆四言詩。述唐中世以前事實,事為一篇,篇各有小序,凡六十九篇。

※《裴說集》一卷

陳氏曰:唐裴說撰。天祐三年進士狀頭。唐蓋將亡矣。說後為禮部員外郎。世傳其《寄邊衣》古詩甚麗,此集無之,僅有短律而已,非全集也。其詩有「避亂一身多」之句。

※《劉德仁詩集》一卷

鼂氏曰:唐劉德仁,公主之子。長慶中以詩名,五言清瑩,獨步文場者。開成後,昆弟皆居顯仕,獨自苦於詩,舉進士二十年,竟無所成。嘗有《寄所知》詩云:「外族帝王恩,中朝親故稀。翻令浮議者,不許九霄飛。」及卒,詩僧棲白以絕句弔之曰:「忍苦為詩身到此,冰魂雪魄已難招。直教桂子落墳上,生得一枝冤始銷。」

※《唐求集》一卷

陳氏曰:唐唐求撰。與顧非熊同時。《藝文志》不載。

※《李山甫集》一卷

陳氏曰:唐魏博從事李山甫撰。唐末進士不第。

※《邵謁集》一卷

陳氏曰:唐國子生曲江邵謁撰。集後有胡賓王者為之序。言其沒後,降巫賦詩,自稱邵先輩,殆若今世請大仙之類邪。

◎李推官《披沙集》六卷

陳氏曰:唐李咸用撰。其八世孫兼孟達,居宛陵,亦能詩,嘗為臺州,出其家集,求楊誠齋作序。
誠齋序略曰:推官公詩,如「見後却無語,別來長獨愁」;如「危城三面水,古樹一邊春」;如「月明千嶠雪,灘急五更風」;如「煙殘偏有焰,雪甚却無聲」;如「春雨有五色,灑來花旋成」;如「雲藏山色時還媚,風約溪聲靜又回」;如「未醉已知醒後憶,欲開先為落聲愁」,蓋征人淒苦之情,孤愁窈眇之聲,騷客婉約之靈,風物榮悴之英,所謂周禮盡在魯矣。讀之使人發融冶之歡於荒寒無聊之中,動慘戚之感於笑談方懌之後,《國風》之遺音,江左之異曲,孰謂其果弦絕歟。

※《黃御史集》

誠齋序略曰:詩至唐而盛,至晚唐而工,御史黃公之詩尤奇,如《聞雁》:「一聲初觸夢,半白已侵頭,餘燈依古壁,片月下滄洲」。如《游東林寺》:「寺寒三伏雨,松偃數朝枝」。如《退居》:「青山寒帶雨,古木夜啼猿。」此與韓致光、吳融輩並游,未知何人徐行後長也。永豐君自言其集久逸,其父考功公始得之,僅數卷而已。其後永豐又得詩文五卷於呂夏卿之家,又得逸詩於翁承贊之家,又得銘碣於浮屠、老子之宮,而後御史公之文復傳於二百年之後。按《唐藝文志》:御史諱滔,字文江。光啟中為四門博士。其集舊曰《黃滔集》云。

※《于武陵集》一卷、《周濆集》一卷、《陳光集》一卷、《劉威集》一卷

陳氏曰:皆唐人。于武陵,大中進士。餘莫詳何時。濆集仍《藝文志》不載。

※《胡笳十八拍》一卷

鼂氏曰:唐劉商撰。漢蔡邕女琰為胡騎所掠,因胡人吹蘆葉以為歌,遂翻為琴曲,其辭古淡。商因擬之,以敘琰事,盛行一時。商,彭城人。擢進士第。歷臺省為郎。好道術,隱義興胡父渚,世傳其仙去。

※《鼎國詩》三卷

鼂氏曰:後唐李雄撰。雄,洛鞏人。莊宗同光甲申歲,游金陵、成都、鄴下,各為《詠古詩》三十章。以三國鼎峙,故曰「鼎國」。

※《李有中詩》二卷

鼂氏曰:南唐李有中。嘗為新塗令。與水部郎中孟賓于善。賓于稱其詩如方干、賈島之徒。賓于,晉天福中進士也。《有中集》中有贈韓、張、徐三舍人詩。韓乃熙載,張乃洎,徐乃鉉也。《春月》詩云:「乾坤一夕雨,草木萬方春」。頗佳,他皆稱是。

※《殷文珪集》一卷

陳氏曰:唐殷文珪撰。乾寧五年進士。後仕南唐。其子曰崇義,歸朝更姓名,即湯悅也。

※《盧士衡集》一卷

陳氏曰:後唐盧士衡撰。天成二年進士。

※《劉昭禹集》一卷

陳氏曰:湖南天策府學士桂陽劉昭禹撰。

※《符蒙集》一卷

陳氏曰:題符侍郎,同光三年進士也。同年四人,蒙初為狀頭,覆試為第四。

※《李建勛集》一卷

陳氏曰:南唐宰相李建勛撰。

※《孟賓于集》一卷

陳氏曰:五代進士孟賓于撰。仕湖南、江南。

※《廖匡圖集》一卷

陳氏曰:湖南從事廖匡圖撰。

※《江為集》一卷

陳氏曰:五代建安江為撰。為王氏所誅,當漢乾祐中。

※《劉一集》一卷

陳氏曰:似唐末五代人。《藝文志》不載。其詩怪而不律,亦不工。

※《文丙集》一卷

陳氏曰:稱布衣文丙所業,未詳何人。

※《蔣吉集》一卷、《蘇拯集》一卷、《王周集》一卷

陳氏曰:皆未詳何人。

◎皎然《杼山集》十卷

鼂氏曰:唐僧皎然,字清晝,吳興人。謝靈運十世孫。攻篇什,德宗詔錄本納集賢院。集前有于頔序并《贈晝上人》詩。
陳氏曰:顏魯公為刺史,與之酬倡,其後刺史為作集序。所居龍興寺之西院,今天寧寺是也。又嘗居杼山寺,在妙喜。
《唐史·藝文志》:顏真卿為刺史,集文士撰《韻海敬源》,預其論著。貞元中,集賢御書院取其集藏之。
石林葉氏曰:唐詩僧皎然居湖州妙喜,今寶積寺是其故廬。自言謝靈運後,詩祖其家法,自許甚高。顏魯公為守時,與張志和、陸鴻漸皆為客,意其人品亦必不凡。吾嘗至妙喜,訪其遺跡,無復有,但山巔墳存耳。其詩十卷尚行於世,無甚令人喜者,以為優於唐詩僧可也。觀其詩評,亦貶駮老杜,如論《送高三十五書記》詩云:「崆峒小麥熟,且願休王師。請君問主將,安用窮荒為?」以為四句已前不見題,則其所知可見矣。

※《僧靈澈詩集》一卷

澈姓湯字源澄,越州人。劉夢得序曰:如《芙蓉園新寺》詩云:「經來白馬寺,僧到赤烏年。」《謫汀州》云:「青蠅為吊客,黃耳寄家書。」可謂入作者閫域,豈特雄於詩僧間邪?《雪浪齋日記》:靈澈,詩僧中第一。如「海月生殘夜,江春入暮年。窗風枯硯水,山雨慢琴弦。」前輩評此詩云:轉石下千仞江。

※《寶月詩》一卷

鼂氏曰:唐僧貫休撰。字德隱,姓姜氏。婺州人。後入蜀,號禪月大師。初,吳融為之序,其弟子曇域削去,別為序引,偽蜀乾德中獻之。

※《靈一集》一卷

陳氏曰:唐僧,與皇甫曾同時。

※《無可集》一卷

陳氏曰:唐僧賈無可撰。島弟也。

※《碧雲詩》一卷

鼂氏曰:唐僧虛中詩也。司空圖嘗以詩贈之,云:「十年太華無知己,只得虛中一首詩。」

※《白蓮集》一卷

陳氏曰:唐僧齊已撰。長沙胡氏。

※《柳白集》一卷、《修睦東林集》一卷、《尚顏供奉集》一卷

陳氏曰:皆唐僧。自貫休而下,盡唐末人也。修睦死於維揚朱瑾之難。

※《薛洪度詩》一卷

鼂氏曰:唐薛濤字洪度。西川樂妓。工為詩,當時人多與酬贈。武元衡奏校書郎。大和中卒。李肇云:「樂妓而工詩者,濤亦文妖也。」
陳氏曰:號薛校書,世傳奏授,恐無是理,殆一時州鎮褒借為戲,如今世白帖、借補之類邪。濤得年最長,至近八十。

※《李季蘭集》一卷

陳氏曰:唐女冠。與劉長卿同時。相譏調之語,見《中興間氣集》。

※《魚玄機集》一卷

陳氏曰:唐女冠。坐妒殺女婢,抵死。

※《花蘂夫人詩》一卷

鼂氏曰:偽蜀孟昶愛姬,青城費氏女。幼能屬文,長於詩,宮詞尤有思致,蜀平,以俘輸織室,後有罪賜死。

※《伍喬集》一卷

陳氏曰:本江南進士,後歸朝。

※《李九齡集》一卷

陳氏曰:洛陽李九齡撰。乾德二年進士第三人。
 卷二百四十一 ↑返回頂部 卷二百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