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〇四 新元史
卷一百五 列傳第二
卷一百〇六 

烈祖諸子 哈撒兒 也生哥 勢都兒 哈准 子按只吉帶 哈丹 帖木哥斡赤斤 塔察兒 乃顏 別克帖兒 別勒古台 口溫不花

卷一百五·列傳第二

  ○烈祖諸子

△哈撒兒也生哥勢都兒哈準子按只吉帶哈丹帖木哥斡赤斤塔察兒乃顏別克帖兒別勒古臺口溫不花

烈祖神元皇帝六子:宣懿皇后生太祖皇帝,次哈撒兒,次哈準,次帖木兒斡赤斤;太祖異母弟別克帖兒,次別勒古臺。

哈撤兒,少太祖二歲,有勇力,善射。幼與太祖奉宣懿皇后居斡難河上,泰赤赤兀人來襲,哈撒兒獨彎弓御之。敵不敢逼,遇謂之曰:「吾但取汝兄帖木真,無預汝事。」大祖得乘間逸去。事具本紀。

太祖稱汗,以哈撤兒為兀勒都赤,領宿衛​​。癸亥,太祖與王汗戰於哈蘭真,哈撒兒別居哈刺溫山,妻子為王汗所掠,獨挈幼子脫忽走免,至巴泐渚納始與太祖會,太祖大喜。明年,太祖將襲王汗,遣哈撒兒左右合裡兀答兒、察兀兒該,謬為哈撤兒之言,往給王汗曰:「吾兄離我,不知何往,緣追求之亦不得其蹤跡。我妻子在父王汗所,我何歸哉!我令露宿於野,仰視星辰,終夕不寐,思還事父王汗。倘念前勞,許我自效,遣親信一人來與我盟,則我束手歸命矣。」王汗信之,遣其將辦禿兒乾盛血於牛角,往蒞盟,與合裡兀答兒等同行中途,遇太祖伏兵。合裡兀答兒恐亦禿兒乾驚走,乃下馬偽言馬蹄中有碎石,將抉去之。亦請亦禿兒乾下馬,遂執以歸,太祖畀哈批兒殺之。進襲王汗於徹徹樂溫都爾,大破之,王汗走死。

甲子,太祖伐乃蠻,命哈撤兒將中軍,軍容甚盛,乃蠻太陽汗望見,大懼退,上納忽山,一戰擒之。論功以哈撤兒為第一,予以恩賞,凡哈撒兒子孫,位次在宗室之上。

  太祖即皇帝位。有狂人闊闊出妄言禍福,為太祖所敬信。闊闊出惡哈撤兒,率其兄弟毆之。哈撤兒訴於太祖,太祖不擇曰:「汝自負無敵,奈何為人所辱。」哈撤兒垂涕而出。闊闊出因言:「天神有命,使哈撤兒代帖木真為汗管百姓。不除哈撒兒,事未可知。」太祖執哈撒兒欲殺之。會宣懿皇后知其事,奔救之。時太祖方褫哈撤兒冠帶,嚴詞詰責,見後至,惶恐甚。後手解哈撤兒縛,盛氣趺坐,出兩乳加於膝上,謂太祖曰:「汝昔在抱,哺我一乳盡,哈準、斡赤斤二人不能盡我一乳,惟哈撤兒哺我二乳兼盡之,使我胸臆舒暢。是以汝多才智,哈撤兒有勇力。哈歉兒為汝執弓矢,討捕叛亡。今諸部略定矣,汝無所用之,宜​​其見殺也。太祖頓首謝罪。事始解。然太祖終奪哈撤兒所分降眾大半,才餘一千四百戶。哈撤幾位下千戶者卜客俱罪,亡入巴兒忽真。者卜客,木華黎之叔父,八十五功臣之一也。

  九年,太祖伐金,兵分三路。哈撒兒率斡陳諾延、主兒赤歹、布札循太行而東,為左路,取薊、平、灤等州,與太祖圍中都。會金人乞和,乃班師。未幾卒。

相傳哈撤兒有四十子,惟五子知名:曰也古,曰說忽,曰也生哥,曰巴忽兒達兒,曰哈拉兒珠。

也古與也生可從諸王會於奎騰敖拉之地,擁立憲宗。二年,以也古為征東元帥,與高麗降人洪福源率兵渡鴨綠江,拔高麗禾山、東州、春州、三角山等城,以私怨襲諸王培刺兒營。事聞,憲宗褫其兵權,以札刺臺豁兒赤往代之。也古卒,子火魯火孫嗣。

也生哥,從太祖伐西夏,至盎魯塔斯之地。太祖疾大漸,諸王惟也生哥侍側。也古既罷,也生哥仍卒所部從札剌臺徵高麗,先後攻撥其光州、玉果等城。憲宗崩,也生哥與東路諸王擁戴世祖。阿里不哥叛,從世祖討之,為前鋒,敗其將出木哈兒。車駕東還,留也生哥守和林。中統二年,阿里不哥偽請降,突攻也生哥,遂陷和林。世祖再親征,賜以金印。也生可精力強健,年七十有五,鬚髮無白者。也古、脫忽身軀皆短,也生哥獨偉岸,肖其父哈撤兒,卒,子愛每根嗣,卒。

  子勢都兒嗣。至元二十四年,乃顏叛於遼東,勢都兒與合丹應之,遣其將帖哥攻咸平府,約海都為犄角。後侮罪,來降。

子八不沙,元貞二年,與諸王也只裡等駐夏於晉王怯魯刺之地。大德七年,以敗海都功賜金銀鈔幣有差。十一年七月,封齊王。至大四年十一月,諸王不裡牙屯等誣八不沙不法,詔竄不裡牙屯等於河南。

八不沙弟黃兀兒子月魯帖木兒延祐三年封保恩王,六年進封恩王,秦定元年嗣為齊王,給金印,天曆元年以兵襲陷上都,執丞相倒刺沙,論功第一。二年,卒。

子失列門嗣,至正十二年,獻馬萬匹於京師。

巴忽兒達兒與也古、脫忽、也生哥皆哈撒兒妃阿爾壇可敦所出。

哈拉兒珠,其母闊闊真,哈撤兒之僕婦,有美色。哈拉兒珠在襁褓,為阿爾壇所撫養。太宗即位,察合臺遣使上言:「從前共飲食之人,今漸少,請可汗選舊人來,與商國事。」於是,太宗命哈拉兒珠住,佐察合臺,呵爾壇攜其孫徹兒吉歹從之。徹兒吉歹,巴忽兒達兒之長子也。

哈拉兒珠子七人:曰帖木兒,曰沙裡,曰木哥都,曰忽圖哥,曰沙兒速克塔,曰孟岱兒,曰呼爾達喀。

徹兒吉歹子五人:曰乞卜察克,曰蘇圖,曰庫​​克,曰圖丹土喝塔,曰臺兒極兒。後察合臺後王博拉克與旭烈兀子阿八哈構兵,哈拉兒珠、徹兒吉歹相謂:「可汗命吾等西來,宜從阿八哈。」乃迎降。呵八哈厚撫之,使蘇圖、庫克從其子阿魯渾使圖丹土喝塔,管倉儲。以臺兒極兒不能任事,使扈從左右。沙兒速克塔、孟岱兒、呼兒達喀等,皆待以親王之禮。巴忽兒達兒四世孫,有吐可帖木哥,為義闌克汗。

  哈準,少太祖四歲,早卒。

  子按只吉帶,從太祖軍中。太祖獲札木合,不肯殺,付於按只吉帶。按只吉帶截其手足,殺之。太祖二年,皇子朮赤平林木中百姓,賜按只吉帶降民二千戶。太宗二年,從伐金。四年正月,偕諸王口溫不花等將萬騎先渡河,會拖雷大軍,敗金人於三峯山。五年,偕定宗,將左翼兵,討蒲鮮萬奴於遼東,擒萬奴。八年,大舉伐宋,皇子闊出卒於軍,按只吉帶代之。太宗崩,乃馬真皇后稱制,按只吉帶與大將察罕等數伐宋,攻略江淮間,為宋人所畏。憲宗之立,預定策功。憲宗與世祖皆重其為人,有大事必使議之。卒。

子察忽剌嗣,察忽剌卒,子忽剌忽兒嗣,中統初有擁戴功,卒。

子勝納哈兒嗣,至元中,從北安王那木罕禦海都於北庭。二十四年,乃顏叛。遣使陰結勝納哈兒,其使人為土土哈所執。事覺,勝納哈兒設宴召土土哈等皆不往,計無所通。未幾,詔勝納哈兒入朝,將由東道。土土哈言於北安王曰:「彼分地在東。是縱虎入山林也。」乃令從西道,至大都。既至,奪其王,封丞相。桑哥言:勝納哈兒印文曰'皇侄貴宗之寶'寶非人臣所宜用,因其分地改鑄濟南王印為宜。 。」從之,以授其從兄弟也只裡。

也只裡,察忽剌之子,不預乃顏逆謀,為叛王火魯火孫所攻。皇孫錢木耳帥土土哈等援之,乃免。二十七年,置王傅,秩正四品。元貞初,以兵五千戍兀魯斯。明年,與諸王也裏幹、八不沙等,從晉王甘刺麻駐客魯漣河。大德六年,又與安西王阿南答等駐和林。成宗崩,也只裡與阿難答、明理帖木兒等謀奉皇后稱制,為武宗所殺。

哈丹,亦按只吉帶子,太宗子八年,分撥五戶絲濟南五萬五千二百戶。憲宗四年,又分撥濟南漏籍二百戶。哈丹不嗣王位,號為禿魯幹,國語頭人也。

  乃顏叛,哈丹率所部應之。乃顏伏誅,哈丹與諸叛黨北遁,諸王薛徹幹、駙馬忽拎等復敗之。哈丹走,渡揉河。既而,哈丹到叛王八剌哈赤等再出,復為諸王愛牙哈赤等所卻。

二十五年,叛王火魯火孫與哈丹合謀內犯。夏四月,詔皇孫鐵木耳北討,都指揮使土土哈敗火魯火孫於兀魯灰河。是時,玉昔帖木兒督師與哈丹戰於帖裡揭,失利。秋八月,哈丹兵屯子託吾兒、貴列兒二河之間,王師累戰不能克,流矢中李庭左脅及右股。庭裹創,選銳卒潛負火砲,夜溯列貴兒河上游燃之,敵馬驚逸。適土土哈還至合刺溫,帥師來應。稱明進戰,大破之,哈丹帥餘眾遁走。時已初冬,玉昔帖木兒聲言明春再舉,潛與諸王乃蠻臺分帥諸將兼程而進。至霸郎兒,驍將伯帖木兒與叛黨忽都禿兒乾戰,殺裨將五人,生擒叛王曲兒,先踐冰渡黑龍江。哈丹逆戰復敗,乃率餘眾出於女真、高麗之境為流寇。

  二十六年二月,人犯葫盧口。為開元府治中兒顏牙兀格所敗。六月,乃蠻臺又敗之於託吾兒河。

二十七年,哈丹再犯遼東,又北寇開元。九月,行省平章徹裏帖木兒與戰於瓦法,大敗之,哈丹遂竄高麗。二十月,詔遼陽行省摘蒙古軍萬人,分戍雙城及婆娑府諸城,訪其回竄。

二十八年,徹裏帖木兒帥師入商麗,與哈丹子老的戰於鴨綠江上,失利。世祖命乃蠻臺、薛徹幹代之,仍以伯帖木兒為先鋒。先是,哈丹竄高麗,陷其和州、登州,殺人而食,得婦女聚而脯之。至是,又逾鐵嶺,入交州道,陷陽根,攻原州。雉獄城鄉貢進士元沖甲,以數十人突擊,卻之。州兵稍集,斬賊將暗都剌等六十八人。哈丹銳氣益挫。薛徹千又敗哈丹於禪定州。逾數曰,乃用蠻臺軍踵至,遂約高麗人夾擊哈丹於燕岐山,大敗之。哈丹帥精騎千餘波河而遁,高麗將韓希愈從蒙古軍追之。賊中有一善射者,射我軍應弦輒倒;希愈持槍策馬,突人賊陣剌殺之,揭其首於竿,以示賊,賊氣奪。哈丹父子潰圍走,伯帖木兒將百騎追之,虜其妻孥。哈丹尚有八騎,伯帖木兒餘三騎,再戰,兩騎士皆重傷不能進,伯帖木兒單騎追之。曰暮,竟失哈丹所在。乃還。

  二十九年哈丹又涉海商襲高麗。塔出與博羅歡追討之,斬其子老的於陣,哈丹赴水死。俘其二妃以獻。

帖木哥斡赤斤,烈祖幼子,少太祖六歲。國語謂主竈曰斡赤斤,幼子受父母遺產,當主竈,故凡幼子稱斡赤斤。人因稱帖木哥為斡赤斤那顏。

太祖既滅王汗,乃蠻太陽汗約汪古部長阿刺忽失夾攻,欲奪蒙古弧矢。阿刺忽失執送其使,太祖與諸將議伐乃蠻。眾皆以方春馬瘦為詞,斡赤斤憤:「公等馬瘦,我馬獨肥?且公等不聞彼之大言乎!」彼能來,我亦能往,何故坐而致敵。 。」

別勒古臺亦言:「男子與弧失共命,若被奪於人,何以自主。不如戰死,以弧矢殉葬。」議遂決。是役竟擒太陽汗,滅乃蠻。

太祖二年,平林木中百姓,分降人於子弟。宜懿皇后及斡赤斤共得萬人,以古出等四千戶領之。斡赤斤好治宮室園囿,太祖以季弟,故特愛之,號為國王,其子位於諸皇子之上。車駕征西域,命以本部兵留守漠北,卓帳於臚朐河東南。太祖末年,收遼王耶律薛闍土地,以別勒古臺鎮廣寧,轄遼西;而東京、臨潢二追地在遼東,移斡赤斤鎮之。

太宗崩,乃馬真皇后臨朝稱制,斡赤斤引兵至和林,人心震駭。斡赤斤有一子在太宗左右,皇后使詰問其父。時定宗己至葉密爾河,斡赤斤聞之乃曰:「吾來奔喪,非有他也。」遂東歸。皇后召諸王大將,議立定宗,斡赤斤亦至。定宗即位,究斡赤斤稱兵之事,不欲顯言其事,命親王蒙哥、鄂爾達住按之,戮其將校數人,餘置不問。斡赤斤以壽卒。相傳有子孫八十人。

長子只不幹早卒,嫡孫塔察兒未受朝命。其庶兄脫迭欲廢嫡自立,必閹赤撤吉思與火魯火孫馳白乃馬真皇后,乃授塔察兒以皇太弟寶嗣為國王。憲宗之立,塔察兒帥東路諸王也孫格寄來會,預定策功。憲宗六年,命與駙馬特爾格伐宋。次東平,士卒有掠人羊豕者;憲宗聞之,立遣使者憲治,於是軍中肅然。七年,塔察兒復率師伐宋,圍樊垃,霖雨連月,乃班師。八年,塔察兒略地至江北而還,與諸王會於世祖軍中。中統二年,拜中書平章政事。阿里不哥叛,從世祖討之。昔木土之戰,塔察兒與太醜臺為左翼,又與親王不者克分兵追阿里不哥敗之。尋代忽魯不花為左丞相,世祖甚且之。凡召宗王議事;塔察兒必預焉。卒,子阿術魯嗣。

  阿術魯卒,子乃顏嗣。自斡赤斤至乃顏,前後五六十年,世據遼東。海都叛,乃顏潛與通謀。至元二十一年,北京宣慰使亦力撒合察其有異志,密請備之。二十三年二月,廷議罷山北遼東道開元等路宣慰司,立東等處行中書省。三月,徙省治於咸平路,仍嚴女真水達達弓矢之禁。東路諸王多不自安,而女真水達達失業,亦怨望。朝廷微聞之。為罷東京行省,復北京、咸平等三宣慰司,且馳女真水達達弓矢之禁。然乃顏叛志己決。遺使與諸王勝納哈兒、也不幹相結,並約海都為犄角。海都允之。

二十四年二月,遼東宣慰使塔出,使人馳驛上變。詔塔出領軍一萬,與皇子愛牙赤同力御之。以諸王徹裏帖木兒節制東邊諸軍,毋許乃顏擅發。夏四月,乃顏舉兵反。世祖遣也先傳諭北追等處宣慰司,凡隸乃顏所部者,禁其往來,毋得乘馬持弓矢。又遣近侍阿沙不花北使於諸王納牙,說之入朝,以孤其勢。五月,車駕親征,發上都。六月壬戍,次撒裏禿魯。時大軍未集,乃顏將塔不帶、金剛奴以兵六萬逼行在而陣,我軍遠來疲乏,又敵眾我寡,不得地勢。諸將欲退,博羅歡以為不可。世祖乃張曲蓋,據胡牀,尚食帖哥從容進酒。塔不帶等疑有伏,不敢犯。是夜,李庭引壯士十人,潛至敵壘,然火砲,賊驚擾,明曰遂退。博羅歡以師乘之,轉戰二日,斬其駙馬忽倫、萬戶闍裡鐵木兒。乃顏遣哈丹帥萬騎來援,為我前鋒將玉哇失所敗。追至不裏大都伯塔塔之地,又敗之。是時,玉昔帖木兒別將由它道以師來會,遂分軍為二:蒙古軍,玉昔帖木兒將之;漢軍,李庭將之。進次遼河失刺斡兒朵之地,與乃顏遇。乃顏軍號十萬,以車環衛為營。王師三十營,間以漢軍步隊,皆執長矛、大刀進退,時與騎卒疊乘一馬,及敵,則下馬先進。乘輿駕四象,上有戰臺,建中軍旗鼓,自辰至午,大破其眾,擒乃顏誅之,並獲其輜重千餘乘。其黨叛王勢都兒等復犯咸平,塔出從愛牙赤自瀋州進擊,敗之。轉戰,渡遼水,射殺其將帖古歹。又與叛王曲迭兒等戰,敗之,追北至金山。於是遼東叛黨略盡。八月乙丑。車駕還上都。

乃顏既誅,世祖以塔察兒別子蠻臺領其部眾,至元二十八年,追討哈丹入高麗有功。至大元年,封壽王。

塔察兒諸孫脫脫,延佑三年封遼王,英宗遇弒,泰定帝入承大統,脫脫度有赦,挾​​仇系諸王妃、公主百餘人,分其畜產。泰定元年,御史傅巖起、李嘉賓劾其乘國家禍難,誅鋤骨肉,罪惡已彰,如使歸藩。是縱虎出柙,宜別選近族代襲其位。不報。已而,御史董鵬南等連劾之,仍不報。致和元年,泰定帝崩於上都。九月,文宗自立於大都,上都諸王分道伐之,留脫脫居守。齊王月魯帖木兒襲上都,脫脫兵敗,為月魯帖木兒所殺。

南臺御史言:「遼王脫脫自祖父以來,屢為叛逆,蓋因所封地大物博。今宜削王號,處其子孫遠方,而析原封分地。」事不果行。天歷二年,詔封牙納失裏為遼王,以脫脫故印與之。

別克帖兒,或言為烈祖前妻子,或言其母為塔喀式。太祖幼與別克帖兒交惡,訴於宣懿皇后:「別克帖兒與別勒古臺奪我魚,又奪哈撒兒之雀,請殺之。」宣懿皇后戒之曰:「爾兄弟除影子外無安答,除馬尾外無鞭,奈何相賊害?獨不見呵蘭可敦五子之前事乎!」太祖不聽,卒與哈撒兒射殺別克帖兒。別克帖兒將死,謂太祖曰:「汝殺我則可,勿殺別勒古臺,留為汝異曰效力。」後竟如其言。

別勒古臺,母曰豁阿巴海,禿馬敦氏。蔑兒乞之難,豁阿巴海與光烈皇后同被掠,太祖以王汗、札木合之眾大破蔑兒乞,迎光烈皇后歸。別勒古臺亦求其母,有告以豁阿巴海所在者。別勒古臺入自門右,其母自門左避出,語人曰:「無面目見兒輩也。」遂走匿林中,別協古臺竟不得其母。故捕得蔑兒乞人,輒擬以嗚鏑,詰之曰:「將吾母來!」凡殺蔑兒乞男國子三百餘人,以其婦女為婢媵。

太祖稱汗,使哈撤兒與忽必來等一處帶刀,使哈準與博爾術等帶弓箭,使別勒古臺與合剌勒歹脫忽剌溫二人掌馭馬。太祖大宴宗人於斡難河上,別勒古臺掌太祖乞列思,播裡掌薛徹別乞乞列思。乞列思,譯言牧場也。插裡從者盜太祖馬韁,為別勒古臺所獲,播裡庇之,斫別勒古臺創甚。太祖大怒,別功古臺曰:「今將舉大事,豈可為我一人使兄弟交惡,且我創不至死,請宥之。」太祖尤韙其言。後太祖誅薛徹別乞,播裡來降,太祖使別勒古臺與播裡搏。播裡勇冠諸將,能以一手按別勒古臺於地。至是,恐忤太祖。佯敗匍伏不起。別勒古臺回顧太祖,太祖囓下脣以示意,遂殺之。太祖之意,非修舊怨,蓋欲除異曰之患云。

太祖攻略諸都,別勒古臺衝鋒陷陣,戰必先登。太祖嘗曰:「有哈撤兒之射,別勒古臺之勇,此我之所以取天下也。」

太祖平四種塔塔兒,密與親族議:「塔塔兒吾父仇,其男子高如車軸者,盡殺之,餘分為奴婢。」議既定,別勒古臺出見塔塔兒人也客扯連,洩匯其事。也客扯連語其黨,吾輩毋徒死,可人袖一刀,各殺彼一人以藉背。於是蒙古人死者甚眾。事定,大祖深咎之,命以後議大事,別勒古臺毋與聞,須議事中決,進一尊酒,方許其人見焉。

太祖即位,分別勒古臺三千戶,又使長札魯忽赤,別刻一印賜之。定宗崩,別動古臺與諸王、大將會於奎騰敖拉之地,共立憲宗。後以壽卒。別勒古臺,人謂其百婦、百子,妻、子至前,有不識者。三子知名:曰罕禿忽,曰也速不花,曰口溫不花。

罕禿忽,性剛猛,從憲宗南伐數有功。卒。

  子霍歷極嗣,以病廢不能治事。世祖補俾居廣寧,統其部眾。至大三年卒。子塔出嗣。

塔出,性溫良,好學,通知經史。

塔出之從父兄弟按灰者,嘗代諸王脫脫鎮雲南。至順元年冬,坐擊傷巡檢張恭,杖六十謫廣寧路探馬赤,後至元二年為也客札魯忽赤。

也速不花子爪都,世祖中統三年,以推戴功,封廣寧王。至元十三年,賜金印。時方與河平王昔裏吉等從皇子北平王屯坷力麻裏,諸王脫黑帖木兒等劫北平王,奉昔裏吉以叛,爪都亦與其謀。及伯顏北討,爪都悔罪來歸。塔察兒國王請誅之,世祖念其前勞,謫往屯河為探馬赤,躬薪樵之役。從者請代,自謂前日得罪,今以此補過云。

口溫不花,太宗六年,帥師伐宋,獲其將何太尉。九年,口溫不花復伐宋,圍光州,使張柔、鞏彥暉、史天澤攻拔之。別攻蘄片,降隨州,略地至黃州。宋人懼,請和,乃還。張德輝嘗言於世祖,訪宗室中賢如口溫不花者主兵,其為時人推重如此。子曰滅裏吉臺,曰甕吉刺臺。

至元十三年,甕吉剌臺奉命與駙馬醜漢帥所部五百人戍哈答城,以罪謫婺州。二十六年,台州賦楊鎮龍寇東陽、義烏,甕吉刺臺帥兵討之,以功赦還。後從晉王甘刺麻屯客魯漣河。延祐間卒。先是,甕吉刺臺得罪,以其子徹裏帖木兒襲廣寧王。至元二十四年,敕徹裏帖木兒節制諸軍,乃顏征東諸侯兵,諭徹裏帖木兒毋發。子按渾察襲廣寧王。

史臣曰:「元之宗系藏於石室金櫃,外廷不得而知,故舊史《宗室表》疏舛最甚。至拉施特《蒙古部族考》,其言宜足徵矣。然烈祖諸子世次,往住有灼然謬誤者,意者拉施特官西域,與東藩見聞隔絕。故無從考訂歟?今為列傳,其世次皆本於《部族考》。正誤闕疑,庶幾尚論者有取焉。」

 卷一百四 ↑返回頂部 卷一百六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