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〇五 新元史
卷一百六 列傳第三
卷一百〇七 

太祖諸子一 木赤 拔都 伯勒克 忙哥帖木兒 脫脫 月思別 鄂爾達 昔班 土斡耳 托克帖木兒

太祖皇帝八子:光獻皇后生術赤,次察合臺,次太宗,次拖雷;忽蘭皇后生闊列堅;也速幹皇后生察兀兒;乃蠻女生術兒徹;塔塔兒女生兀魯赤。

目录

術赤编辑

術赤,性卞急,驍勇善戰,為諸將所服。不嗜殺,嘗攻塔塔兒部,俘獲者多蒙全宥。太祖二年,將右翼兵征和林西北諸部,以不哈為向導。斡亦剌酋忽都哈別乞迎降,遂進攻士綿斡亦速於施黑寺特之地。於是斡亦剌、不裏牙特、巴兒渾、兀兒速特、哈卜哈納思、康哈思諸部悉降。乞兒吉思酋也迪亦納勒、阿勒迪額兒、斡列別克的斤亦望風歸款,獻白海青、白騸馬、黑貂等方物。復降失必兒、客思的音、巴亦特、禿哈思、田列克、脫額列思、塔思、巴只吉等部,皆林木中百姓也。師也,太祖因忽都哈別乞先降,以皇女扯扯堅尚其子亦納勒赤,以術赤女豁兒哈妻亦勒赤之兄。

六年,太祖伐金,術赤與察合臺、太宗下雲內、東勝、武、朔等州。八年,復與察合臺、太宗循太行而南,攻下保、遂、安肅、安、定、邢、洺、磁、相、衛,輝、懷、孟、掠澤、潞、遼、泌、平陽、太原、吉、隰,降汾、石、嵐、忻、代、武等州。

十一年,從太祖北還。乃蠻酋古出魯克襲據西遼,乘大軍南伐,煽誘諸部為亂,禿馬特與乞兒吉思皆叛應之。十二年,命術赤討乞兒吉思,仍以不哈為先鋒,追敗其眾於亦馬兒河,返志謙河,涉冰北行,盡降烏思,康哈思、田列克、客失的迷、槐因亦而乾等部。是時,速不台敗蔑兒乞於吹河,蔑兒乞酋脫黑脫阿之子善射,稱為墨爾根,速不台擒之送於術赤。命之射,前矢中的,後矢劈前矢之簳亦中的,術赤大喜,遣使告於地太祖,請赦之。太祖曰:「蔑兒乞,吾深仇。留善射仇人,將為後患。」命殺之。術赤率諸將搜捕乃蠻、蔑兒乞餘眾,師將返。西域主阿剌哀丁自將來追,諸將以眾寡不敵,且奉命剿乃蠻、蔑兒乞,不宜與鄰國構兵。術赤曰:「遇敵而逃,何以歸見吾父及諸弟。」遂戰,我軍敗其左翼。會阿剌哀丁子札剌勒哀丁以右翼來援,術赤乃斂兵而退。及夕,多爇火以為疑兵,未曉即馳去。歸見太祖,大蒙將許焉。

十四年,從太祖征西域,分克八兒真、養吉千、氈的等城。

十五年,與察合臺、太宗共圍烏爾鞬赤城,久不下。太祖改命太宗總統諸軍,乃拔之。事具《西域傳》。

十五年,與察合臺、太宗共圍烏爾鞬赤城,久不下。太祖改命太宗總統諸軍。乃拔之。事具《西域傳》。

十七年,西域略定,太祖率大軍北還,命哲別、速不台循裏海之西征奇卜察克,留術赤屯於咸海、裏海之間,為二將聲援。十九年,哲別、速不台平奇卜察克,復敗斡羅斯兵,擒其二酋獻於術赤,誅之。術赤自錫爾河北倘塔之地,西進烏拉嶺至奇卜察克東境,撫定諸部,使哲別、速不台班師。二十年卒,年四十九。

初光獻皇后孕術赤時,為蔑兒乞人所掠。太祖乞師王汗與札木合,襲敗蔑兒乞,返光獻皇后。已而舉子,遂名之曰術赤。術赤譯言客也。或謂光獻皇后姊為王汗妃,王汗聞光獻皇后被掠,告於蔑兒乞使返之,中途術赤生,倉卒無襁褓,搏面盛之,置於騎上而歸。太祖曰:「此不速之客也。」故名以術赤。

然卒以此為諸弟所輕,尤與察合臺不協。太祖將征西域,也遂皇后問:「倘有不諱,諸子中以何人為嗣?」太祖召諸子問之,先及術赤,未對。察合臺曰:「術赤為蔑兒乞種,豈可以辱社稷。」術赤怒趨搏察合臺,時闊闊搠思侍側,謂察合臺曰:「可汗艱難百戰以平諸部,汝賢明之母實佐之,今汝誣蔑如此,獨不為汝母地乎?」察合臺乃請立太宗,而已與術赤任征討之事。術赤亦允之。太祖曰:「吾疆域甚廣,分王諸子可也。」於是立太宗為嗣,而以咸海西南與咸海、裏海之北封術赤,以錫爾河東之地封察合臺云。

術赤自以長子,不得襲父位,又封地絕遠,恆怏怏不樂。太祖至錫爾河,屢召之以疾不至。又命其西略依必而、西畢利、布而嗄爾等部,亦稱疾不行。太祖滋不說。二十年,太祖既還行官,有蔡古人自西來,詢術赤病狀,對曰:「見其出獵,末聞有疾也。」太祖怒,命察合臺、太宗率師逮問之。無何,術赤凶問至,太祖大慟,欲誅妄言者,而人已逸去。遂命斡赤斤往蒞其喪,定嗣子之位。

術赤十四子知名者,曰鄂爾達,曰拔都,曰伯勒克,曰脫哈帖木兒,曰昔班,曰唐古忒。曰土斡耳,曰伯勒克察爾,曰乞剌烏堪,曰桑庫,曰領臺,曰謨罕默德,曰烏都,曰庫馬帖木兒。

拔都编辑

拔都,術赤第二子。與兄鄂爾達相友愛,鄂爾達自以纔不如弟,乃讓位於拔都,斡赤斤遂定拔都為嗣。未幾,太祖崩,斡赤斤馳歸。拔都與兄鄂爾達,弟伯勒克、脫哈帖木兒、昔班、唐古忒、伯勒克察耳來會葬,奉太宗即位。

太宗七年,以奇卜察克、斡羅斯諸部未定,出師討之。命拔都為統帥,速不台副之。太宗位下定宗、合丹,術赤位下鄂爾達、昔班、店古忒、伯勒克,察合臺位下貝達兒、不裏,拖雷位下憲宗、不者克,太宗庶弟闊列堅,皆從行。

八年,速不台首入布噶爾都垃,其酋望風納款。未幾又叛,速不台討平之。諸王各率所都會於浮而嘎河布而噶之地。

九年,入奇卜察克,其別部酋八赤蠻竄匿浮而嘎河深林中,一曰數遷,蹤進無定。大軍入林搜捕,見空營一病嫗在焉,詢之,則八赤蠻已遁人海島中。跡至,出不意擒之,裏海以北諸部悉降。是年冬,克巴而脫拉及惹勒忒城、沙而克芯城,進至倭而那城,堅守不下。拔都決端河水灌之,迷入斡羅斯。毛兒杜因人與斡羅斯有兵怨,導大軍自東南人,取勃蠻思克等城。南境諸王幼裏與其弟羅曼分守烈也贊、克羅姆訥二城,乞援於物拉的米爾王攸利第二。大軍招降烈也贊,幼裏不從,乃築長圍困之。攻六曰,城陷,幼裏闔門皆死。攸利第二遣其子兀薛佛羅特帥眾來援,而烈也贊已陷,乃戰於克羅姆訥城下。羅曼陣歿。兀薛佛羅特逃歸,大軍遂攻拔克羅姆訥。是役也,闊列堅創甚卒,因屠克羅姆訥城。北進至莫斯科,攻五曰拔之,獲攸利第二之孫,東趨特拉的米爾都城。時攸利第二令其子兀薛佛羅特及木思推思老弗哀居守,而自引兵北駐昔提河,以待乞瓦王牙羅思剌弗哀、珀列思剌弗哀勒王委阿脫思剌弗哀援兵。大軍至,令攸利第二之孫在城下招辟,不肯從,乃殺之,分軍下蘇斯達耳城而歸。

十年春,合圍物拉的米爾,凡七日,城陷,自此分數軍,一月之間下攸利掖甫等十餘城。時攸利第二尚屯昔提河上,我軍至,破其營,攸利第二與二侄俱戰沒,軍士得脫者十才二、三。拔都一軍益北趨那懷郭羅特,未及城百八十里,阻於淖而退。遂轉而西南,一軍攻禿裏思哥城,其王瓦夕裏堅守不下,殺蒙古兵數千。拔都命合丹、不裏助攻,閱四十九日始克之,屠城,血流成渠,獲瓦夕裏,投血渠中斃之,謂其城曰卯危八里克。是時,伯勒克擊敗奇卜察克,其酋霍灘西北奔馬加。秋,合丹等徵撒耳柯思,獲其酋禿勘,殺之。昔班、不者克、不裏別將侵奇卜察克屬部蔑裏姆。是冬,蒙哥、不裏、合丹合軍圍阿速部蔑乞思都妓。

十一年春正月,拔之。分軍東渡亦的勒河,直至烏拉嶺西北。拔都休息土馬,乃謀攻斡羅斯南部。計掖甫者,斡羅斯之舊都,南部名城也。攸利第二戰沒,其弟計掖甫王牙羅思剌弗哀徵援弗及,乘蒙古軍退,遂入物拉的米爾,嗣其兄位。而扯耳尼哥王米海勒亦乘其北行,轉據計掖甫。

十二年,拔都軍至珀列思剌弗哀勒城,降之,攻下扯耳尼哥城。城人以沸湯澆土卒,死傷頗眾。退而東掠戛魯和城,至端河,雖絕計掖甫之旁援,而阻於帖尼博耳河不得渡。憲宗駐兵河東,遣入諭降計掖甫,使者被殺。冬,帖尼博耳河冰合,拔都率全軍流河,米海勒奔波蘭,令其將狄米脫里居守。大軍晝夜環攻,克之。狄米脫裏傷而未死,撥都嘉其忠勇,釋不誅。復下哈力赤城,達尼耳王亦遁。斡羅斯之南部略定。

乃謀攻波蘭及馬加,皆斡羅斯西南境之鄰國也。波蘭王波勒斯拉物死,分地與四子為四部:曰康拉忒,治撇洛赤克城,曰亨力希,治伯勒斯洛城,曰波勒司拉布哀,治克拉克城;曰米司拉弗哀,治低而貝城。馬加王貝拉治格蘭城,濱杜惱河,而常駐河東派斯特城。波蘭在東北,馬加在西南,兩國相倚如輔車,而馬加三面環山,險厄四塞,用兵尤不易。拔都乃議東南北五路進兵,而以貝達爾統北路一軍攻波蘭諸部。貝達爾轉戰至不威迷亞部東南,為拔都聲援,事具《貝達爾傳》。拔都未入馬加,先遣英吉利人諭降,自屯哈力赤以待之。馬加王貝拉不肯降,亦不設備,僅遣其眾守喀而巴特山口,伐木塞途以拒我軍。

十三年春,拔都率諸將攻喀而巴特山口,守兵盡潰。貝拉亟召各部兵赴援,未至,遊騎已抵派斯特城。貝拉欲俟援兵,天主教士烏孤領以為怯,出城拒戰。技都麾諸軍退烏孤領,逐之。其所將皆客兵,失過陷淖中,又身擐鐵甲行遲,我軍攢射之,盡殪。惟烏孤領脫歸。既而,援兵大集,拔都引還,電子賽育河、色克河合流之下游。時雪消水漲,我軍三面阻水,據橋,地勢險固,又林木叢雜,可隱蔽。貝拉追至。見橋東有守兵,乃駐於賽育河西,以千人守橋,環車為營,懸盾於車上,儼如壁壘,然舉動皆為我軍所見。相持數日,拔都知敵懈可乘,下令夜進,一軍奪橋,一軍繞至下游潛渡。有斡羅斯逃人,漏其事於馬加諸部長,皆不信。惟貝拉弟廊落曼與烏孤領信之,引眾巡橋,見我軍已至橋西,卻之,增守卒而反。遂酣寢,以為無患。既而,我軍以炮擊守卒,皆遁。下游之軍亦濟而成列,乃四面攻之,而開西南十面,使之走。眾遂瓦解,逸者十無二、三,河水盡赤。烏孤領死之,廊落曼走丕思脫,欲往地中海,以創甚死。貝拉拉遁入林中,輾轉至土拉斯部,合於其婿波勒司拉弗哀。拔都獲貝拉之印,使降人偽為貝拉,諭令居民安堵無恐,軍雖失利,終必大捷。居民見偽諭,信之,無遷徒者。大軍至,悉俘之。遂流賽育河,至丕思脫。先是,廓洛曼勸城人避去。不從。至是,盡為大兵所戮。

合丹一軍由馬加東南馬拉兒境間道,攻魯丹城,克之。又募日耳曼人為鄉導,而以俘卒前驅,將士督攻於後,積屍填塹,踐而仰登,連拔蝸拉丁、丕勒克諸城,遂偕定宗、不裏、拔綽等與撥都軍合。

拔都欲攻格蘭城,格蘭人守杜惱河,鑿冰以防西渡。已而,天寒冰合,我軍欲試堅否,放牛馬以誘之。格蘭人踐冰過,驅牛馬而西,拔都自冰堅可渡,乃萬騎俱進,所向無不披靡。

技都自留攻格蘭,使合丹追貝拉。初貝拉至土拉斯,旋西入奧斯大里亞境。其王勸貝拉扼杜惱河,蒙古兵未必能西渡。貝拉至韋敦貝而克城,遇其孥,乃偕赴阿格拉姆城覘敵動靜,遣使乞援於天主教王及德意志國,皆不應。合丹至阿格拉姆。貝拉復走特勞恩城,入於地中海。合丹追不及,引兵趨塞而維亞部,大掠耳拉孤薩城、喀滔城,旋奉拔都命東返。

拔都圍格蘭城,立炮三十架攻之。守將曰錫門日,斯巴尼亞人也,堅守不下。乃分軍西略奧斯大里亞境,至地中海北維尼斯部。又一軍分攻柯倫貝而克城、韋而乃斯達城,皆旋退。

太宗凶問至,乃馬真皇后稱制元年春,拔都率諸軍東返,中途奇卜察克叛,討平之。

二年春,拔都至浮而嗄河,定宗奔喪先歸。拔都與定宗有隙,知皇后將立定宗,遂託病遷延不行。速不台諫,不從。

定宗即位三年,西巡葉密爾河,拔都恐來謁,至阿勒塔克山,聞定宗崩而止。

定宗皇后不發喪,先赴於睿宗妃及拔都,自請攝政以待立君。拔都允之,召諸王大將於阿勒塔克議立君,皇后亦遣使預會。有建議拔都最長當立者,拔都不可,眾曰:「王既不自立,請審擇一人,以踐大位。」拔都曰:「我國家幅員甚廣。非聰明知能效法太祖者,不勝任。我意在蒙哥。」眾應曰:「一然。」議遂定。

明年,拔都遣伯勒克、脫哈帖木兒將兵衛憲宗而東,大會諸王於斡難河、克魯倫河之間,奉憲宗即位。時皇后欲援先朝故事,立其子,諸王覬覦者尤眾。定策之功,推拔都第一。拔都能疏財,得將士心,皆稱為賽因汗。賽因譯言好也。撥都建斡爾朵於浮而嘎河下游,曰薩萊。每歲眷,溯浮而嘎河東岸,北至布而嘎爾之斡爾朵。秋則還駐薩萊,名曰阿勒泰斡爾朵,譯言金頂帳也。建喀山城於浮而嘎河東岸,亦建薩萊於黑海北撒吉剌之地,使其子撒裡答居之。斡羅斯諸王皆受封於拔都,奉約束惟謹。憲宗二年,法蘭西王路易第九使其臣胡卜洛克來聘,未幾個阿美尼亞王海屯亦來朝。六年,拔都卒,年四十八。

拔都子有名者:曰撤裡答,曰託託罕,曰安狄萬,曰烏拔奇。憲宗六年,撒裡答人朝,聞父卒,憲宗令歸詞父位,中道卒。憲宗立其子烏拉赤,尚幼,命拔都元妃波拉克勒聽政。未數月,烏拉赤亦卒。拔都弟伯勒克嗣。

伯勒克编辑

伯勒克,術赤第三子。信天方教,常集教士於斡爾朵,講論教律。太祖子孫入天方教者,自伯勒克始。伯勒伯括斡羅斯戶口,計丁出斌。凡城邑及千戶以上者,設官一人,而以八思哈三人總之:一治蘇斯達爾城,一治勒冶贊城,一治謨洛姆城。田賦十取一,牛羊馬稅百取一。凡教士皆免之。

哈力赤王達尼爾逐蒙古官,拒命。伯勒克使忽崙薩赫討之,不敢進,乃命布崙臺代將其軍。布崙臺,拔都舊將也,諭達尼爾歸順,助攻力拖部。達尼爾從之,使其弟伐力拖降其部眾。後達尼爾子弟從諾垓、帖列布喀伐波蘭,俱有功。

憲宗崩,阿里不哥僭號,立察合臺孫阿魯忽以為已援。伯勒克附世祖,阿里不哥使阿魯忽伐之,為伯勒克所敗。阿里不哥降,伯勒克亦罷兵。

旭烈兀平報達,戮教民無算,又術赤後從徵報答者,或以罪死,或暴卒,疑皆為旭烈兀所害。伯勒克使諾垓興師問罪,戰於得耳奔得,旭烈兀敗退。埃及王比拔而斯與旭烈兀有兵怨,知伯勒克同教,遣使者齎哈裏發家乘來聘,伯勒克厚禮使者遣歸。時伯勒克亦使人於埃及,貽書請合攻旭烈兀,埃及王復書贈以可蘭經及纏頭布一方。

旭烈兀卒,子阿八哈嗣位。至元元年,諾垓攻阿八哈,傷目而退。伯勒克率大軍繼之,卒於軍中。

忙哥帖木兒编辑

託託罕子忙哥帖木兒嗣,其母衛拉特氏,太祖駙馬朵拉勒赤之女也。時世祖使鐵連使於海都,且令至忙哥帖木兒處計事。忙哥帖木兒夾攻海都。其後海都拒命,忙哥帖木兒果伐之。然終與海都連和,助以軍五萬敗旭烈兀後王傅拉克。

斡羅斯諸王互相讒,洛斯多王喝來伯譖勒冶贊王羅曼。至元十六年,忙哥帖木兒召羅曼至,殺之。喝來伯之子亦譖羅曼之子於諾該,十五年,諾該引兵侵勒冶贊。是年,阿速部叛,忙哥帖木兒討平之。十七年,忙哥帖木兒伐波蘭,攻柳勃林城,進至森地米爾,為波蘭人所敗。十八年,忙哥帖木兒卒。

脫脫编辑

弟脫脫蒙哥嗣。特拉的米爾王狄迷特里之弟安得富阿來三德勒委,持讒其兄於脫脫蒙哥。十九年,脫脫蒙哥伐物拉的米爾,直至諾拂郭羅特,狄迷特里奔於諾垓。二十年,諾垓仍命狄迷特里返物拉的米爾,又誘庫爾斯克、鄂兒斯克王鄂列克附已。鄂列克不從,諾垓伐之。配思克暇洛郭爾王士委託司拉弗哀亦不附於諾垓者,為諾垓所殺。

二十二年,託託罕長子巴而圖之二子禿拉布哈、昆逐克與忙哥帖木兒二子阿力貴赤、古列兒廢脫脫蒙哥,四人同治國事。

二十三年,忙哥帖木兒第五子脫脫率眾入得耳奔得,以攻宗王阿魯渾,軍鋒甚銳。禿拉布哈等忌之,脫脫乃退軍,潛引諾垓為助。諾垓設宴延禿拉布哈諸王至,伏兵殺之。

脫脫即位,時至元二十七年也。諾垓既輔立脫脫,後復與脫脫不協。諾垓旋卒。斡羅斯諸部訴物拉的米爾王狄迷特里,三十一年,脫脫遣兵討之,狄迷特里奔於諾物哥羅特。自忙哥帖木兒後,諸王自擅,不復奉朝廷之命。海都卒,其子察八兒降,脫脫首先效順。至大元年六月,遣月魯哥十二人使於脫脫。皇慶元年,脫脫卒。忙哥帖木兒孫月思別嗣。

月思別编辑

月思別,父曰土古兒。既嗣位,延佑元年遣使來朝。月思別初立,諸將多異議,且以月思別奉回教為嫌,定計乘宴飲殺之。或於席上示月思別以目,月思別託故出,詢有變,即馳去,引兵捕針諸將殺之。是時,月思別甫十三歲,人皆服其智勇。

至治三年二月,遣使來朝。十二月,又遣錫拉來朝。泰定三年十二月,月思別獻文豹,賜金銀鈔幣有差。至順元年三月,遣諸王,分使月思別及燕只吉臺、不賽因。至正元年八月,月思別遺使來朝。三年七月,遣南忽裏等來朝,貢方物。術赤位,有舊賜平陽、晉州、永州分地,歲賦中統鈔二千四百錠,久未給之,亦未置總管府領其事。後至元二年,月思別遣使來求歲賜。三年,中書省議置總管府,秩正三品。至五年,始頒賜焉。

初,物拉的米爾王狄迷特里卒,立其叔父彌海勒第二。莫斯克王攸利第三覬得狄迷特里之位,脫脫以彌海勒第二年長當立,不允。及月思別立,攸利第三娶其妹,遂約蒙古入侵物拉的迷爾。彌海勒第二奔於特威亞之地,攸利第三追之,反為所敗。其妻及蒙古將士多為彌海勒第二所獲,知為貴主,禮而歸之。月思別之妹道卒。攸利第三乃誣以鴆殺,訴於月思別。月思別怒,召彌海勒第二至,繼察其誣,釋不治。適月思別至高喀斯山,未令彌海勒第二即歸,攸利第三賄月思別左右矯命殺之,襲其位而受封焉。已而,彌海勒第二子德彌特里訴父冤,月思別召攸利第三入朝,使與面質。德彌特裏見攸利第二,忿發,拔刀斬之。月思別殺德彌特里,封其弟阿來克三德為德拉的米爾王,以雪其父之冤,時至治三年也。未幾,物拉的米爾亂作,執蒙古官殺之,阿來克三德奔普斯廊甫城。月思別進兵討平其亂,召阿來克三德入朝,不至。月思別命莫斯科王伊萬第一逮問阿來克三德,旋入朝請罪。伊萬第一忌阿來克三德之得民,不為已利,譖於月思別而殺之。延佑五年。月思別侵不賽因之境,為其將出班所卻。後至元六年卒。

子札尼別嗣。至正十三年九月,獻撒哈剌、察赤兒、米昔兒弓、刀、鎖子甲及青白馬各二匹,賜鈔二百錠。自後至元二年以後,不賽因卒,其國內亂蜂起,臺白利司之民皆避亂至奇卜察克。至正十五年,札尼別自將入阿特而佩佔,殺亂將阿失甫,據臺白利司,令其子畢兒諦伯克守之,而自歸。次年卒。

畢兒諦伯克北歸嗣位,未幾卒。繼畢爾諦伯克者為科兒納,繼科而納者為努魯斯。自此國亦亂,諸王起兵相爭,皆鄂爾達、昔班、脫哈帖木兒三王之後,非拔都胄裔焉。

繼努魯斯者曰起西耳,昔班之後,其子曰汗莫爾都特。繼汗莫爾都特曰帖木兒合札,鄂爾達之後。繼帖木兒合札曰汗穆力特合札,脫哈帖木兒之後。繼汗穆力特合札曰科脫魯合札,又為鄂爾達之後。繼科脫魯合札曰普拉特合札,昔班之後忙哥帖木兒之子。繼普拉特合札曰阿西士薩克,脫哈帖木兒之後。繼阿西士薩克曰阿勃達亞拉,鄂爾達之後。繼阿勃達亞拉曰哈散,脫哈帖木兒之後,立於至正二十七年。又歷四汗,至謨罕默德曾拉克,為托克塔迷失所廢。

鄂爾達编辑

鄂爾達,術赤長子。拔都以鄂爾達讓位於已,分以東方錫爾河北等地。其斡兒朵色尚白,以別於金斡爾朵。部人稱拔都後王為西奇卜察克汗,鄂爾達後王為東奇卜察克汗。

鄂爾達卒,子科齊嗣,卒,子伯顏嗣,卒,子薩西卜克嗣,卒,子愛必散嗣,卒,弟穆巴爾克合札嗣,卒,愛必散之子漆穆泰嗣,卒,其孫烏魯斯嗣,屢敗駙馬帖木兒之兵。先是穆巴爾克合札之孫托克帖米斯得帖木兒之助,欲為奇卜察克總汗,烏魯斯忌之,殺其父而逐之。托克帖米斯乞援於於枯木兒,而終不能勝。烏魯斯卒,子托克脫起嗣。未幾,又卒,弟帖木耳沒裏克嗣,懦不任事,降於托克帖米斯。自此白斡爾朵之汗位,為托克帖米斯所奪,復伐西奇卜察克,大敗之,廢其汗謨罕默德普拉克,東、西奇卜察克為一,金斡兒朵之地亦並於白斡兒朵。然托克帖米斯方西伐斡羅斯,國內空虛,昔班後王遷其部落以實之。托克帖米斯大敗斡羅斯兵,焚其英斯科都城,後復為帖木兒所效,事具《帖木兒傳》。托克帖米斯敗歸,烏魯斯之子帖木兒科得魯得逐之。托克帖米斯奔於力陶,明永樂四年卒。

昔班编辑

昔班,術赤第五子,從拔都伐斡羅斯有功。拔都使居鄂爾達牧地之北,西至於烏拉河。其斡兒朵,色尚藍。或曰:昔班從拔都伐馬加,戰勝有功,拔都授以馬加汗名號,師還,拔都以北邊地與之。昔班之六世孫孟古帖木兒與月思別同時。

土斡耳编辑

土斡耳,術赤第七子。其孫諾該,為拔都後王任事,以斡濟稱,後忤脫脫意,謫處浮爾嗄河之東,其子孫散居烏拉河、恩拔可之間。

托克帖木兒编辑

托克帖木兒,術赤第十三子。分地在浮而嗄河上,後忙哥帖木耳賜以克雷木、幾富兩地。其後人因在喀散、喀西莫甫、克雷木三地立國稱汗。以分地南北俱近金斡爾朵,故拔都後王嗣位之際,托克帖木兒後王恆起而相爭。



史臣曰:術赤可謂驍將,非治國之才。太祖不傳位於術赤宜也。或疑其慚於察合臺,不亦誣乎。拔都為宗王之長,又建大功,擁戴憲宗以安社稷。宗子維城,拔都無愧焉。

 卷一百五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七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