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〇八 新元史
卷一百九 列傳第六
卷一百一十 

太祖諸子四 拖雷中 阿魯渾 蓋喀圖 合贊 合兒班答 不賽因

○太祖諸子四 拖雷中

  △阿魯渾蓋喀圖 合贊閤兒班答 不賽因

  阿魯渾,阿八哈長子也。母曰海迷失亦可敦,由宮人得幸。

  臺古塔兒被弒,諸將乃迎阿魯渾立之,以布哈爲相,累黃金等其身,酬其翼戴之功。使長子合贊守呼拉商、馬三德蘭等地,以景赤、尼佛魯慈輔之。阿八哈舊臣射姆思哀丁阿塔瑪裏克志費尼比於臺古塔兒,懼誅,奔於羅耳。羅耳酋約索甫沙,先奉臺古塔兒之命。出兵攻阿魯渾。約索甫沙感阿八哈恩,不欲攻其子,兵未出而臺古塔兒已遇弒。至是,來賀即位,兼營救射姆思哀丁。射姆思哀丁素與布哈交好,意必爲援,乃歸。阿魯渾令副布哈治事。未幾。有讒布哈者,仍殺之。遠近聞其死,皆爲流涕。

  至元二十三年,世祖使命至,封阿魯渾爲汗,布哈爲丞相,赦九死罪。阿魯渾乃行即位禮,凡教令必由布哈加印而後行,庶事則布哈專決之。初,法而斯人法克哀丁哈山有田在設喇斯城,城官沒其田爲公產。法克哀丁哈山乃獻於阿魯渾。及阿魯渾即位,籍其田而有之。布哈謂:鳳喇斯亦國家壤土,何必自私。阿魯渾不從命,圖格察而任其事。布哈聞之,大恚。布哈有治才,而性嚴失衆心。徒幹有寵於阿魯渾,密言其專權自恣,親王大臣奉令惟謹。昔臺古塔兒遇之有恩。權勢尚小,一旦倒戈相向,從者響應。今大權在握,設有異謀,易如反掌。阿魯渾猶不謂然。布哈與諸將飲於宮中,醉而相詬。阿魯渾不罪詬者。布哈益慍,稱疾不朝。密與楚世喀潑,等立約,廢阿魯渾,兼約角兒只酋爲外應。

  二十六年,楚世喀潑因賀正旦,發其事。阿魯渾大怒,命土拉戴、徒乾等捕布哈誅之,四子及弟阿洛克皆坐死。角兒只酋迪密脫利以同謀,亦死。楚世喀潑首發逆謀,阿魯渾始德之,繼疑其同與立約,恐事泄故先發,乃並誅楚世喀潑。尼佛魯慈輔合贊於東邊,自以與布哈同功一體,恐禍及,詭言閱兵防阿母河,陰聚所部兵,劫合贊於徒思。適合贊他往,聞忽喇術與尼佛魯慈通,亟至馬三德蘭,擒忽喇術。檻致於阿魯渾,與臺古塔兒之子哈拉布哈同死。

  是年春,朮赤后王攻得而盆脫。阿魯渾自將御之,行至沙陛耳俺,前鋒將昆竺克巴兒,圖格察而、土古兒哲已退敵,遂還。中途聞尼佛魯慈叛,命圖格察而移師討之,適貝杜兵亦至。尼佛魯慈見不敵,走入沙漠,至突而基斯單,附於海都。合贊追不及,遣援兵返,自駐於你沙不兒。海都使其子阿也幹,與月思伯克帖木兒,將三萬人,從尼佛魯慈攻呼拉商。阿魯渾過徒幹援之,尼佛魯慈遁去。阿魯渾既誅布哈,以猶太人沙特倭而導勿雷代之,副以蒙古人鄂樂多海亞,又以楚實庫扎爲之佐。乃定讞獄法,刑官聽斷,將領不得阻撓。又禁擾累郵傳。皆善政也。然諸將滋不悅。沙特倭而導勿雷,聞徒幹陵侮郵吏,索馬逾額,勘實。杖徒幹七十。於是諸將益怒。阿魯渾信方士言,服金石藥。冀長年,不延接臣下,惟信任諸人得入對。服藥而病,既愈,又服之,病遂劇。沙特倭而導忽雷謀於衆,縱囚祈福,因擇獄囚,始知臺古塔兒、忽喇出之子在獄皆被殺,宗親死者十有三人。訊由伊答赤以己意殺之,阿魯渾不知也。星者謂此十三人爲崇,大將圖格察而、昆竺克巴兒、都嘎爾等,乃矯阿魯渾命殺伊答赤,復以積怨殺沙特倭而導勿雷、鄂爾多海亞、楚實庫扎三人。阿魯渾不見沙特倭而導勿雷等入內議事,知有變,病益革。二十八年,卒於阿而俺。子合贊、閤兒班答。

  蓋喀圖,又名亦憐真朵兒只,阿八哈次子。母曰杜丹可敦。塔塔兒人。

  阿魯渾卒,是年秋,蓋喀圖即位於阿克拉脫,下執政五人於獄。問辛圖而:「阿魯渾之卒,沙特倭而導忽雷之被殺,汝爲大將之首,宜問汝。」辛圖而曰:「諸將咸在,請汗自問之,是非自明。」諸將言:「圖格察而、昆竺克巴兒實唱亂,沙馬嘎爾與貝克培附之,定議後乃告辛圖而,辛圖而亦允。」辛圖而曰:「我逼於不得已,否則禍首及我。」乃赦辛圖而。圖格察而等亦辭伏,蓋喀圖責而宥之,惟奪其兵權,以臺克實、辛圖而、納鄰阿哈馬特代之。而下徒乾等於獄,命鄂而多海亞之子蒞殺之。於是,以蒙哥帖木兒之長子阿思別兒吉守呼拉商,辛圖而爲文武總管大臣。

  會羅馬有亂。蓋喀圖西討,使辛圖而留守臺白而司。辛圖而疑圖格察而謀反,執之,以二千人送至行營。益喀圖已平羅馬,東歸,遇諸塗,察其無罪釋之,並釋其同被執者。

  未幾,益喀圖有疾,既瘳,重行即位禮,以術家言前即位日與星命不合故也。乃大齎可敦、公主等,且免穆罕默特後人之賦。阿八哈以來庫藏充溢,至是一空。

  是年,埃及王阿失阿夫自將來伐。二十九年夏,次於哀甫拉特河,陷喀剌特烏兒羅姆,改其堡名曰木速兒蠻。蓋喀圖以兵往援不及,遣使於阿失阿夫,欲復其父得西里亞之地。阿失阿夫答言:「汝與我意同。我亦欲復報達,重立哈里發,視兵孰先到。」是歲,蓋喀圖廢起兒漫酋只剌勒丁蘇育,以其姊巴的沙可敦代之。事具《起而漫傳》。

  初,阿魯渾長子合贊在西模囊,得父凶問,知蓋喀圖巳位,遣使入賀,且以尼佛魯慈之難告,並乞援。蓋喀圖遣阿思別兒吉援之,合贊留其將庫特魯克沙守呼拉商。至元三十年,遣使請入覲。蓋喀圖使人逆止之。合贊不從,仍至臺白利司。會阿思別兒吉已敗尼佛魯慈;遁入你沙不兒山中。蓋喀圖仍促合贊東歸。

  時相位我久虛,有沙特而哀丁,思得其位,賄結蓋喀圖左右。及以名上,無沙特而哀丁,蓋喀圖謂列名者皆不及此人,諸可敦又從旁言之,遂立爲相,以金印賜之,並配兵萬人,又以其弟爲大刑官。蓋喀圖荒於酒色,羣臣有子女者率遠徙避之,事無大小盡委沙特而哀丁。沙特而哀丁易置舊人,黜哈山、臺術等。蓋喀圖出獵。哈山、臺術即圍場發其貪婪之罪。蓋喀圖不問,反以告者畀沙特而哀丁自鞫,禁再訴,犯者罪死。又諭:東起阿母河,西抵埃及之界,悉受沙特而哀丁節制。時馬病疫多斃,帑藏又耗費殆盡。有獻策用中國交鈔者,蓋喀圖問蒲拉。蒲拉本中國使者,留事阿魯渾,習見中國幣制,以爲可行。沙特而哀丁附和之。辛圖而諫,不聽。三十一年夏,造交鈔,頒行所在,設交鈔局,禁民用金銀器。臺白利司商賈,以用鈔,皆折閱,流言洶洶,亂且起。乃仍用錢,廢鈔。才兩月。反大耗鈔本蔫。是年,蓋喀圖從父弟貝杜自報達來朝,蓋喀圖宴之,醉而相詬,令近侍阿亦脫合裏毆之。翼日,蓋喀圖自知無禮,延至謝罪。貝杜歸,至達拈喀。告於諸將,皆以蓋喀圖誇部下子女,怨之,慫恿貝杜起兵。貝杜引兵至毛夕裏,殺守吏,復殺守報達之將。時諸將曰土拉戴,曰昆逐克巴而,曰伊而達兒,曰都嘎爾,曰伊兒乞帶,皆潛通貝杜。事覺,蓋喀圖盡執之。哈山與臺術請速殺諸將。圖格察而以爲不可,宜先召貝杜至,訊明殺之;倘貝柱不來,則叛跡顯著,殺諸將未晚。蓋喀圖從之,囚諸將於臺白利司,命圖格察而監視之,遣使者召貝杜。圖格察而陰使人告貝杜:「第來無恐,我等皆竭力助汝。」貝杜即進兵。

  元貞元年春,蓋喀圖自哀倍而河自將御之,以阿克布哈、圖格察而各率萬人爲前鋒。行一曰,圖格察而與阿克布哈分道,詰之,則云:馬多,如同行,慮水草不足。阿克布哈又詰以違軍令,圖格察而乃告以:「昔汝爲第一大將,今我爲貝杜第一大將。」阿克布哈所部皆畔從圖格察而,以親兵三百人逃歸。時蓋喀圖已離哀倍兒河,聞變,度兵力不足,退往阿而使。哈山、臺術二人亦畔之,羣臣多散去。行至莫幹。宿於抹里赤家。土拉戴等已出獄,欲奪其鄂爾朵,遇而執之。蓋喀圖請貸其一死,不允,以弓弦縊殺之。

  諸將會議於楚喀圖、庫喀拉二水合流之地,遣使迎立貝杜。貝杜知蓋喀圖已死,令殺阿克布喀、塔馬起、賽而他克等,皆蓋喀圖所寵任者。問阿亦脫合裏:「何以毆我?」答云:「蓋喀圖爲我之君,命我殺子弟,我亦不能不行。今貝杜爲我之君,我亦如此。」貝杜說,復其官。於是數蓋喀圖之罪,佈告國中。以圖格察而爲大將,兼爲相,比昆逐克巴而、哲綽克、雷克西哥兒幹、土塔術爲之副,以術馬而衷丁管財斌,又命諸將分轄各部,以賞有功。

  合贊聞貝杜立,不說。先是,尼佛魯慈既叛,爲庫特魯克沙所敗,奔西義斯丹,屢犯呼拉商。至元三十一年,用其妻託紺珠公主之肓,仍歸命於合贊。元貞元年春,合贊至梅而甫,遂詣尼佛魯慈營。受其降。反至賽拉克斯,聞貝杜起兵,乃召尼佛魯慈俾守呼拉商。合贊進至爾哈夷、可斯費音之間,遇貝杜使者,始知蓋喀圖已死,貝杜已立。召諸將議之。尼佛魯慈謂:「此無足怪,衆所以不推戴汝者:一恐汝治弒君之罪,一恐汝治前殺鄂爾多海亞、楚實庫札二將之罪。又恐汝有才,不如貝杜易制。宜遣使偵其舉動,再決大計。」遂遣二使往,謂:「太祖法律,臣不得弒君。請執弒蓋喀圖者畀我治罪。」合贊至可斯費音,貝杜遣使請和。合贊不從,與貝杜遇於庫班希而拉之地。尼佛魯慈知貝杜兵未集,請速戰。庫特魯克沙將右翼,斬馘八百,殺伊而達兒,擒阿斯闌倭古而,乘勝而進。貝杜使者布克戴至陣前,下馬伏地言:「貝杜有命:一家骨肉,不宜兵爭,請分國而治。」畀以義拉克、法而斯、起兒漫三部,請退兵講好。意在緩兵,以俟援也。合贊允之,約貝杜各從十人于軍前相見。既見,各下馬行抱見禮。貝杜仍申前議,飲酒行成。尼佛魯慈以天方教不飲酒,但立誓。衆將皆誓,議遂定。

  明日,貝杜即位。又明日,兩軍同往庫班希而拉。合贊兵行於山谷中。貝杜兵前趨隘口,欲塞其去路。貝杜亟止之。入夜,兩軍同駐一地,各執兵勒馬以備非常。已而報達、莫幹之兵皆至,諸將請攻合贊,貝杜不肯,都嘎爾慍,即以兵回角而只。合贊知援兵已至,議速歸。欲取道於喀敖納。其地有精兵,貝杜恐爲合贊所有,遣蒲拉丞相來告。請由原路返。越日,貝杜子奇卜察克等請合贊至營中餞別,合贊慮事不測,不從。奇卜察克固請,諸將勸合贊以日辰不利辭之,約明日相見。是夕,即引衆東歸,留尼佛魯慈、圖克帖木兒二人待受分地,且伺貝杜之舉動。

  是時,昆逐克巴而、土拉戴、伊而乞帶已率五千人躡合贊後。合贊至可斯費音東,貝杜又遣使邀合贊相見。合贊令尼佛魯魯慈同往,自駐迭馬溫山待之。貝杜執尼佛魯慈、圖克帖木兒下獄,其部將與尼佛魯慈弟雷開齊勸之降。尼佛魯慈始不從,後與圖格察而喑約,共助合贊,乃僞降於貝杜。貝杜信之,以禮延接,令發誓,獲合贊以獻。尼佛魯慈從之,與圖克帖木兒同時釋歸,自梅拉喀疾馳四日,至迭馬溫山見合贊。以回俗誓不可沒,依字義合贊爲煮飲食之器,乃取此器而裹以布,遣人送往,以踐誓言。貝杜見之大怒。

  尼佛魯慈勸合贊入教,謂星者言回曆六百九十年應出一賢能汗,興其教,今直其時,如入教則必爲伊而汗。回衆本不樂蒙古人拜偶像,改從回教,可得民心。合贊乃於迭馬溫山阿魯渾之行宮入教,洗澡畢,至座位前宣誦信教之文,厚賜教士,並赴禮拜寺祈禱上帝焉。

  貝杜擯沙特而哀丁不用,沙特而哀丁怨望,思助合贊。阿八哈妃布魯幹應適合贊處,而貝杜阻其行。於是沙特而哀丁、布魯幹潛輸誠於合贊,遣教士馬赫模德往告之。合贊召馬赫模德入見,具言衆將歸心,惟昆逐克巴爾、都嗄爾、土拉戴、伊而乞帶四人罪重,不欲擁戴。適有阿母河北之兵南侵,合贊遣尼佛魯慈御之兵,旋退。馬赫模德歸,仍以敵兵入境,尼佛魯慈東行,張皇其事以告貝杜。貝杜遂不爲意,散其兵牧馬草地。

  時沙特而哀丁之弟尚管財賦,乃竊帑藏以行,昆逐克巴而追之,獲其行李。沙特而哀丁奔於合贊。合贊尚猶豫不決,沙特而哀丁力言圖格察而必爲內應,合贊遂起兵於費烏斯古山,至爾拉夷。出班與庫魯密世哥而幹告統將伊達柱,宜簡閱戰馬以防合贊,伊達柱從之。即以良馬五百匹夜赴合贊軍。合贊重賞之,遣人往告各城:「我今統兵十二萬,以繼父業,不從者以叛逆論。」所在響應。尼佛魯慈率四千騎爲前鋒,至昔比特羅持河。土拉戴聞兵至,以書告貝杜,並問計於圖格察而。圖格察而謬謂:「彼兵不多,可與一戰。」夜與同謀諸將投尼佛魯慈營。

  次日,貝杜見大事已去,逃於素黎漫沙城。哀而帖木兒、喀而奔特及諸大將皆赴尼佛魯慈營。貝杜又奔倭佔梅侖脫,同行惟昆逐克巴而、奇卜察克、伊而乞帶等,欲入角兒只,以合於都嘎爾。合贊至昔札司,喀而奔特、伊而戴來歸。至西比特河,土拉戴、伊而帖木兒等亦來降。尼佛魯慈與庫特魯克沙等追貝杜至阿拉斯,及於梅而侖西北獲之。合贊令殺之。時元貞元年冬也。貝杜篡立僅五月。伊兒乞帶奔羅馬,都嘎爾奔角兒只。

  合贊,阿魯渾長子。生於至元八年。阿八哈聞其早慧,亟欲見之。阿魯渾送之往阿八哈,以屬其妃布魯幹。使撫育之。合贊幼習蒙古回紇文字及騎射,八歲已能從祖父獵。阿魯渾即位,令轄呼拉商等地。

  元貞元年,合贊師至臺白利司,諸王蘇凱等率衆來迎。既入臺白利司,諭民相輯睦,大臣毋陵其下。遣尼佛魯慈、奴爾蘭、庫特魯克沙搜捕貝杜黨與昆竺克巴而、都嘎爾、伊爾達兒、伊兒乞帶等,皆誅之,惟土拉戴、哲察克、伊達柱三人杖而免死。是冬,即位,不曰汗,曰蘇爾濉。論翊戴功,拜尼佛魯慈爲大將,位諸臣右,賜券書。以沙特而哀丁爲相。篤哇與海都子薩兒班合兵侵呼拉商,遣蘇凱、尼佛魯慈御之。兵饢絀,預徵次年賦以資軍實。蘇凱自以旭烈兀之孫,於次序當立,與其黨巴魯拉謀刺尼佛魯慈于軍中,而廢合贊,約臺術同舉事。臺術密告尼佛魯慈,空營設伏伺之。蘇凱等至,伏發,斬巴魯拉。蘇凱敗遁,追殺之。叛軍復推阿爾思蘭爲主,圖犯臺白利司。合贊聞變,慮衛兵少且習亂,乃稱出獵,部勒將士,行及中途,突命擊叛衆。初戰不利,賀爾庫達克率二千人來援,遂斬阿爾思蘭,盡降其衆。時元貞二年春也。一月之內,凡誅親王五人,叛臣三十八人。

  尼佛魯慈與沙特而哀丁不協,奏褫其職,以只馬兒哀丁代之。或誣沙特而哀丁交通蘇凱,諸吏之侵帑者憚其復用,證成其罪,已論死。賀爾庫達克爲辨其冤,始得釋。

  合贊以圖格察而反覆橫恣,欲除之。遣庫門乞往賜書褒獎,以安其心,而潛約諸將執圖格察而,謂之曰:「國家大義,通敵賣主者殺無赦。蘇而灘不能以私情廢公義也。」遂殺圖格察而。

  羅馬將巴兒圖自阿魯渾時即握兵權,屢徵入朝,輒託詞不赴,聞圖格察而誅,舉兵反。合贊命庫特魯克沙討平之。

  尼佛魯慈恃功驕蹇,以妻病,往阿特耳佩佔,委軍事於奴爾蘭。未幾,臺術所部棄伍逃。合贊不悅,促令赴軍中。尼佛魯慈請卒視妻病而返,朝臣言其以私廢公,請逮治。合贊曰:「此未足以鉗其口也。」既而,託紺珠公主病卒,尼佛魯慈乃往呼拉商。奴爾蘭入朝,訴其過失並與齟齬狀。合贊令弟閤兒班答往代奴爾蘭。初,尼佛魯慈介報達人凱薩爾致書埃及國王,依託教誼,乞以兵援合贊。比答書至,合贊已得國,尼佛魯慈令記室改易埃及答書,呈於合贊。至是事覺,奴爾蘭等因劾其通敵,尼佛魯慈在外,自知主眷衰,遣其部將薩忒耳哀丁入朝寄耳目,而其人反爲合贊所用,使往報達紿凱薩爾,執以歸。時沙特而哀丁復相,與弟庫脫拔丁僞爲尼佛魯慈致埃及執政書請藉兵力誅異己者。事成割地爲報,先奉衣服若干事,納衣書於凱薩爾篋中。復爲尼佛魯慈致其弟哈濟那蘭密書,住見哈濟那蘭,乘間納其書於哈濟那蘭篋中,哈濟那蘭不知也。合贊廷鞫,凱薩爾不承,搜其篋,則衣書在焉,立殺之。捕尼佛魯慈家屬,無男婦老幼皆就戮。擒哈濟那蘭至,搜獲密書,誣服論斬,諸昆弟勒格濟等盡死。尼佛魯慈舉兵反。

  大德元年夏,命庫特魯克沙率諸將討之,戰於你沙不兒。尼佛魯慈衆潰,以數百騎奔海拉脫。其酋法克哀丁爲所輔立,故納之。庫特魯克沙至,圍城,令獻叛者。法克哀丁出書以示,尼佛魯慈益德之。或謂之曰:「公孤寄於此,大軍壓境,城主未可深恃。不如執之。用其兵以退敵。」弗從。法克哀丁聞其事,大駭。其部下成謂,以全城殉一人非計,彼已背永不犯上之誓。我背誓庸何傷。乃請分其將士於各軍,牢以出戰,遂擒尼佛魯慈,獻諸庫特魯克沙,誅之,傳首臺白利司。

  是冬,角兒只兄弟爭國,令庫特魯克沙平之,立瓦世當第三。庫特魯克沙歸,以角兒只賦重爲言。沙特而哀丁聞之,先告合贊,謂其縱兵蹂躪角兒只。於是,庫特魯克沙奏,輒不入,知必有讒之者。以詢沙特而哀丁,則曰:「此某醫所爲也。」庫特魯克沙以語拉施特哀丁,白諸合贊。合贊召至,告之曰:「沙特而哀丁實譖汝而嫁禍於人,險詐如是,不可復留。」命與庫脫拔丁同棄市。

  大德二年,遣使臣曰謨阿臧、法克哀丁、阿喝美特,曰布喀伊耳赤,入朝貢珍珠、寶石、獵豹,且以金錢十萬市中國貨。使臣至,成宗優禮之,賜酒慰勞,留四年始辭歸。溫詔報合贊,賜齎甚厚。旭烈兀位下歲賜及五戶絲久儲府庫,至是遣使頒與之。

  是年秋,以火者薩特哀丁爲相。羅馬將蘇拉迷失叛,殺其副畢音察爾、別乞庫爾。

  三年春,庫特魯克沙敗其衆,蘇拉迷失奔埃及,引軍來犯,擒斬之。

  時埃及內亂,其將奇卜察克、哀爾別乞、伯克帖木兒皆來奔。合贊待以殊禮,思用其力以謀埃及。埃及西里亞兵入的牙佩殼耳,合贊益怒,定議親征。兵十人中抽五,齎六月糧。

  大德三年冬,次哀甫拉特河,留兵萬人殿後,步騎九萬,以庫特魯克沙、謨雷爲前鋒,抵阿勒坡。軍士縱馬食麥田,令曰:「馬不可以食人食,犯者斬。」諸軍肅然。軍至撒拉米冶,聞埃及兵已至希姆斯,那雪爾,合贊令曰:「埃及親軍驍勇善戰,恃騎兵衝突。今我以步隊當之,勝騎戰也。」自撒拉米冶進兵,距敵百里而止。次日,進至那蘭蘇河。埃及兵奄至,命後軍張兩翼御之。戰少卻,合贊以中軍退。埃及軍逐之,陣復接。埃及一軍潰,別軍授之,殊死戰,復出鐵騎五百,短刀奮斫。我軍以強弩攢射之,馬始回竄。庫特魯克沙率右翼鳴角以進,埃及誤爲合贊,併力攻之,右翼敗,死者近五千人。庫特魯克沙率餘騎奔中軍。合贊麾左翼進,中軍繼之。以弓箭手萬人居前,矢如雨集。埃及前鋒左右翼先後潰,中軍亦敗走。是役也,合贊以堅忍,轉敗爲功。而右翼之敗,適成爲餌敵之計云。

  羅馬守將阿弼世喀偕阿昧尼亞王海屯第二率五千人來會,軍勢益張。希姆斯城乞降,發其庫藏分給將士。進至達馬斯克,亦迎降。合贊自至城中,令衛士守一門,而閉其餘,雖從官亦不得擅入。民益感德,輸金錢百萬餉軍。埃及將厄爾術法世守內堡不下,諭降不從。諸將請攻之,合贊不許。謨雷窮追敗衆,直至喀雜忒城,遇埃及兵輒殺之,追不及乃整旅而還。合贊以奇卜察克轄達馬斯克部,伯克帖木兒轄阿勒坡、哈馬特、希姆斯三部,哀爾別乞轄薩弗特、忒裏波利等城,牙希阿司賦稅,以庫特魯克沙鎮守西里亞全境。

  大德四年春,合贊東歸。庫特魯克沙遽下令攻達馬斯克內堡,攻半月不能下而去,以軍事委謨雷。初合贊諭西里亞境內悉降,既而諸城知蒙古軍不能久駐,故拒命者日多。埃及王那雪爾聞合贊已去,奇卜察克等皆在西里亞,乃手書招三將返。於是奇卜察克叛歸。謨雷亦棄達馬斯克,全軍而返。

  合贊自西里亞班師,銳意政事。夏,如梅拉喀觀天方臺儀器,亦建臺於臺白利司。自運巧思,創制新器。訪古賢人墓,慨然曰:「死而不朽,其樂有甚於生矣。」引哀甫拉特河,開三渠溉田,悉成沃壤。貧家寡婦,官給棉,使紡績以餬其口。

  秋,再伐西里亞,以庫特魯克沙爲前鋒,自將大軍繼之。冬,流哀甫拉特河,次阿勒坡。埃及兵屯於哈馬特御之。淫雨四十日,饋運不繼。駝馬亦多凍死。

  大德五年春,還。夏,遣使如埃及,請棄怨修好。冬,使還。埃及答書,亦願通好,而詞意不屈。

  六年,朮赤后王脫脫使來,請阿而俺、阿特耳佩佔之地,弗許。

  秋,三伐西里亞。遣前使往埃及,以稱藩納幣等事要之。答書不允,且饋軍器,示能用武。合贊怒留其使。

  七年春,令庫特魯克沙與出班、謨雷等率五萬人深入,自駐哀甫拉特河東以待。師及哈馬特,越達馬斯克而南,與埃及兵遇。庫特魯克沙敗其右軍,謨雷率衆追之。既而,中軍、左軍齊至,庫特魯沙不能支,出班、庫爾迷失來援,始免於敗。及暮,蒙古兵屯于山上。謨雷恐明日戰不利,夜引所部退。埃及有廝卒被擒脫歸,言蒙古兵不得水,病渴,宜速戰。日出,我軍下山,埃及人力遏之,殊死戰。至午,爲埃及人所圍,而開其一面縱之走。於是角兒只兵先潰,諸軍亦相繼潰,埃及人逐於後。蒙古兵以馬疲不能行,多棄械就死,又或爲嚮導所紿,暍死沙漠中。

  庫特魯克沙回至克沙甫,謁合贊,陳兵敗狀。合贊遂歸,以出班殿後,翼護殘卒,召至優獎之,申喪師之罰,諸將誅謫有差。出班雖殿後有功,亦受杖焉。

  秋,如臺白利司,搜閱軍實,圖再舉。遣使泰西諸國,請發兵攻西里亞復耶穌墓。大將奴爾蘭卒,以庫特魯克沙代之,屯阿而俺北界。臺白利司教士牙庫白等謀逆,附會讖書,欲立益喀圖之子阿拉佛郎。事覺,逮訊。詞連世祖使臣納息爾哀丁。合贊曰:「此必沙特而哀丁餘黨所爲也。」嚴訊之,果服誅牙庫白安,置阿拉佛郎於呼拉商。

  合贊得目疾。大德八年春,病痊,出獵。既而復病,知不起,召大將庫特魯克沙、出班、謨雷等,文臣火者撒特哀丁、拉施特哀丁等,屬以大事,傳位於弟閤兒班答,勉諸臣同心輔佐,壹遵所定法度。夏,合贊卒,年三十四。妃八人,布魯幹可敦生子一:阿爾珠。

  合贊沈毅果斷,訓勉將士詞旨愷切,賞罰辦當,故人樂爲用。即位之初,府庫空虛,饋賜不紿,迨經營兩載,齎賜、振恤無虛日,而度支日充。熟於蒙古掌故、世系、族派、姓氏,命拉施特哀丁作史,凡述蒙古事,皆面奉教令而後載筆。勤恤民隱,方獵思食,必倍價購於民,以爲從官率。西域自用兵後,污萊遍野,合贊下令墾田四載後始升科,於是田疇日辟。刑官向受諾延節制,讞獄多枉法,改易官制,有獄訟以平。錢質駁雜,有禁;權量不一,有禁;鬻良爲賤,有禁;奸人斂民財以供獻可敦、諾延,出資借貸而以重利困民,皆有禁。蓋蒙古建國西域以來僅見之主云。

  閤兒班答,阿魯渾次子。母曰烏魯克可敦,客烈亦部王罕孫撒裏只之女。至元十八年,生於馬魯之西沙漠中。衆憂無水,俄大雨至,皆喜以爲吉兆,稱曰鄂爾採布哈。鄂爾採,譯言吉祥也。稍長,改名達母答兒,後又改閤兒班答。娶昆徹司喀特可敦,爲蘇袞察克子沙第之女;其母霍兒庫達克,則旭烈兀子出木忽見之女也。嗣位後,仍稱鄂爾採圖。國中教令多稱鄂爾採圖謨罕默德呼搭奔特。呼搭奔特,譯言上帝之奴。國人稱爲鄂爾採圖蘇爾灘。

  大德八年,合贊卒,大將謨雷慮阿拉佛郎爲變,祕不發喪。先遣亦生布哈等蒞殺阿拉佛郎於呼拉商。統將賀爾庫達克素助阿拉佛郎,亦遣殺之。事定,閤兒班答乃率諸將西行,至臺白利司城外奧佔行宮即位。以庫特魯克沙、出班治軍事,火者撒特哀丁、火者賽夷忒拉施特哀丁治財賦。

  秋,至梅拉喀。成宗遣使與察八兒、篤哇使者皆至,以息兵悔禍來告。釋合贊所拘之埃及使人,並遣使偕往議和。昆徹司喀特可敦卒,閤兒班答娶庫脫洛克可敦,爲亦憐真之女,以博拉及拉施特哀丁爲大禮使。既成婚,又娶布而幹可敦。

  大德九年,徵克兒漫酋沙喝奇汗入朝,以其不納貢留之,克兒漫地改設蒙古官。建新城於空庫兒歐隆之地,名曰蘇爾灘尼牙,遂遷都蔫。

  先是,蘇爾灘尼牙之北基欄境內,有小部,東北負裏海,東南、西南皆山,廣袤一百八十里,而分十二部,各有土酋,阻山負險,自爲一國。篤哇卒,其後王寬闍遣阿兒渾之子阿兒岱哈贊來告喪,語及基闌之地,謂蕞爾小國,久未討定,鄰封多笑之。閤兒班答恥其言,令庫特魯克沙、出班、圖幹、謨敏率三軍,閤兒班答自將一軍,分四路以進。出班與圖、謨二將平數部。庫特魯克沙亦屢勝,各部皆乞降,庫特魯克沙之子昔保赤拒之,仍縱兵殺掠。故據險殊死戰,庫特魯克沙陣歿,一軍幾覆。閤兒班答聞庫特魯克沙敗信,遣勁兵三千人往援,復戰歿。繼遣呼辛、賽雲赤往始平之,究喪師之罪,鞭昔保赤,以其父舊部屬於出班。

  海拉脫酋法克京丁不自來朝,大德十年遣丹尼世門巴哈圖克討之,命交尼古答爾部衆及三年貢賦。議不成,兵進,截其糧運。法克哀丁乃與丹尼世門盟,以城讓之,自遷阿蠻庫堡。丹尼世門入城,而內城仍爲其將麻罕沒特所守,堅不可攻。丹尼世門遣告法克哀丁,若入內城,必請命於蘇爾灘恕汝之死,令汝仍主是地。法克哀丁以告其將,開門延之。丹尼世門先遣其子偕他將入,盛筵款接,比自入,伏發,丹尼世門父子皆死。且舉火爲號,法克哀丁望見,即率衆赴之。

  是年秋,閤兒班答以亞薩鄂爾爲統將,丹尼世門之子布戴、塔垓從之,往復父仇。二子使告法克哀丁:「如汝不知此事,即縛麻罕特至,不汝罪。」法克哀丁以無力縛送自諉。

  次年春,戰不利,築長圍困之。時法克哀丁已死,布載僞以書與城將,若許其禽送麻罕沒特者。又以書告麻罕沒持,言汝部將伊思瑪與布載通。麻罕沒特皆不應。麻罕特力竭,議降。布載許以不死,與立誓,遂開門降。麻罕沒特宴布載醉,麻罕沒特復欲殺之,衆不可乃止。

  次年夏,亞薩鄂爾令布載偕麻罕沒特入朝,遣人追殺之。法克哀丁弟基亞代丁先行爲質子,閤兒班答自基闌凱旋至蘇爾灘尼牙,聞海拉脫事定。乃令基亞代丁嗣兄位。

  是年冬,以女弟杜倫第公主嫁於出班。

  初,阿昧尼亞王海屯第二致書阿勒坡守將喀喇桑柯爾,請納歲貢罷兵,埃及允之。未幾,海屯第二讓位於侄立盎第四,自入教堂爲僧。閤兒班答以妻父亦憐真鎮羅馬,其將壁拉爾古屯阿昧尼亞界上。

  十二年,立盎第四與亦憐真同入謁。壁拉爾古聞其訴已,又以其納貢埃及,遂殺立盎第四。亦憐真奏劾之,閤兒班答誅壁拉爾古,立海屯第二季弟鄂聖爲王。

  羅馬西境土耳其部浸盛,侵東羅馬屬地。東羅馬王安鐸魯尼克思藉蒙古之力捍之,以女瑪里亞嫁閤兒班答,蒙古人稱之曰脫司配那可敦。

  皇慶元年,諸王科爾迷失謀叛於羅馬,討平之,並殺其四子。建新城於報達之東。埃及將喀喇桑柯爾與漠罕納等率千騎來奔,閤兒班答待以寵禮,思乘隙伐西里亞。是年冬,出兵。出班、賽雲赤、伊遜庫特魯克與角兒只兵皆從,衆號十萬,渡哀甫拉特河,攻拉黑貝堡,逾月不下而返。

  二年,長子不賽因出鎮呼拉商,時年九歲。呼拉商爲儲君分封之地,故未及其長即開羣府。賽雲赤及阿爾固爲將,拉施哀丁之子阿白都而拉體甫司財賦。

  是年,察合臺後人帖木兒古爾幹遣使來降。先是,也先不花既並海都舊地,以其弟古特魯火者建國於阿母河南,與呼拉商爲鄰。卒,子島特火者嗣,帖木兒古爾干與爭國,故降於閤兒班答請援。於是,諸王敏干將呼拉商兵員往,島特火者不能御,自歸於也先不花,請兵復仇。時也先不花與王師戰於騰枯裏山而敗,謂島特火者:更有大仇敵在東方,不能西顧。適朝使還齎閤兒班答所貢方物,乃執使臣殺之,並其從者七十人。然也先不花戰屢敗,突而基斯單之地多爲王師所躪。也先不花不得志於東,思西略。

  延祐二年,遣葛伯克、島特火者、亞索伏兒率兵渡阿母河,與亞薩鄂爾戰於八脫吉思。亞薩鄂爾、布載皆戰歿,入呼拉商。四月,以糧盡,又聞王師已至塔剌斯亦息庫爾,乃返,葛伯克謂亞索伏兒奉天方教,陰附合兒班答,旦行呼拉商而不能守。也先不花信其言,令捕亞索伏兒,兵至。亞索伏兒拒戰,葛伯克爲所燭。亞索伏兒遣使謁不賽因,欲來降。不賽因請命於父,允之,並令庫兒迷失、圖幹率二軍渡阿母河爲援,海拉脫酋基亞代丁亦以兵從。

  三年秋,亞索伏兒與也先不花相拒,援軍至,敗之,掠布哈爾、撒馬爾幹、忒耳迷民,編置希部而幹分地。亞索伏兒謁閤兒班答,令駐巴達克、堪達哈爾兩山之中。先處,朮赤後人巴拔避禍率萬人來奔,延祐二年掠貨勒自彌民五萬而歸。亞索伏兒聞之,自忽氈引兵截之,盡奪其俘。月思伯遣諸王阿克布哈來詰,是年秋至蘇爾灘尼牙,謂若巴拔所爲,請君討之,若由蘇爾灘命,則請以兵相見。閤兒班答謝曰:「我不知其稱兵犯境也。」殺巴拔父子,禮其使而遣之。初,阿克布哈至臺白利司宴會,有阿而俺守將曰忽辛古而幹送酒杯而未起立。阿克布哈怒責其忘蒙古舊禮,忽辛曰:「汝來議事,非來爭禮者。「蓋國俗,凡古而幹見親王必應起立云。

  未幾,麥喀酋倭邁宰特來奔,倭邁宰特兄弟爭位,埃及以兵助爭者,倭邁宰特敗,以閤兒班答奉十葉教與同教,故來乞援。閤兒班答遣哈赤狄兒堪的率千人衛之還國。次年春,行至巴索拉,爲伯都音人所襲,覆其衆,倭邁宰特、哈赤狄兒堪的僅以身免。

  是冬,閤兒班答卒,年三十六。子不賽因。二女,皆嫁出班。

  不賽因,閤兒班答長子。爲賽雲赤夫婦所撫養。五歲即習騎。國俗,童子習騎,使星者擇日,迨上騎,則持馬乳灑於頭尾,以爲典禮。九歲,出鎮呼拉商。

  閤兒班答卒,諸將遣使告不賽因。賽雲赤恐有內難,勸不賽因勿遽行。既葬,諸將又遣使奉迎。賽雲赤使左右先至臺白利司,察諸將無他意,乃與不賽因同往。

  延祐四年,不賽因即位,稱阿來屋敦亞徵丁阿卜賽特蘇爾灘,譯言世界與命運皆崇高莫尚也。賽雲赤以大將位讓出班,勸不賽因專任之。以出班子帖木兒大石鎮羅馬,亦憐真、蘇納臺、伊生庫特洛兒皆爲之佐,拉施特哀丁子火者質拉兒哀丁司羅馬財賦。

  呼拉商守將亞薩倭兒爲約索伏兒所殺,以伊生庫特洛兒代之,初,亞薩倭兒欲娶約索伏兒女,已納幣,而閤兒班答卒,約索伏兒思乘機據呼拉商。布載戰沒,其子已奉命統父舊部,亞薩倭兒以其兄代之,乃與約索伏兒謀作亂,邀亞薩倭兒飲酒,將執之,逸去,追而殺之。約索伏兒遂入呼拉商。

  五年,庫特洛兒至呼拉商,撫定約索伏兒誓不反。然逾歲,約索伏兒即舉兵至馬三德蘭。時又有烏斯貝克,陷得而奔特。埃及兵亦至的牙佩殼兒。乃命亦憐真守的牙佩殼兒,忽辛往攻約索伏兒,不賽因自將御烏斯貝克。忽辛至馬三德蘭,約索伏兒已返呼拉商。出班欲自往討之,聞得而奔特守將敗走,不賽因兵少,至庫兒河不敢渡,張空營以疑敵,出班乃率二萬人以行。烏斯貝克聞其至,即遁。約索伏兒舉兵,以主幼大將專權,欲往扶幼主爲辭。及至馬三德蘭,聞忽辛率大軍奄至,又退走。時海拉脫酋亦奉出班命。出兵攻八脫吉思,叛衆多降於忽辛。

  六年,約索伏兒將謨拔來克薩率六千人至八脫吉思,掠俾路芝之民,爲民兵所卻。約索伏兒率萬人繼之,圍海拉脫城。忽辛兵至,約索伏兒先遁。再進,爲忽辛所敗,斬馘甚衆。以盛暑,乃返駐于海拉脫。不賽因聞海拉脫人不附叛,以五萬的那往賑其民,免三年之賦。不賽因返蘇爾灘尼牙,出班散遣其兵,自往角兒只避暑。

  出班以諸將輕不賽因年少,笞之,故庫兒迭失、喀贊等皆怨出班,合謀殺之。至是,思掩其不備,以騎兵一隊襲角兒只。內有一將曰哈剌圖培,奔告於出班,猶不信,遣二將往覘之,爲庫兒迭失所殺,麾兵亟進。或以二將不返,勸出班避之,祕乘夜至其子忽辛營。兵至,不得出班,翌日追之。出班至一草地,有烹羊而食者,請出班共食;辭之,疾行。追者五十人至,奪羊共食。以是出班得脫。時阿里沙在臺白利司,聞亂。亟引騎兵赴之,路遇出班,爲迎歸臺白利司。遂與阿里沙赴蘇爾灘尼牙。

  時亦憐真亦附庫兒迭失,僞爲不賽因手諭,令殺出班以惑其衆。又遣使告急於蘇爾灘尼牙,謂出班已反。使者先出班至,亦憐真之子欲先殺出班子,諸將不可,猶豫一日,而出班至,始知亦憐真妄言。

  時亦憐真兵已逼烏佔,守將奔蘇爾灘尼牙。不賽因自將討之,出班、阿里沙皆從。亦憐真女爲庫特洛沙兒妻,請勿戰,遣人招其父降,不從,自往勸之。亦憐真請不賽因營掛白旗以爲信,既懸旗,亦憐其以爲怯,復與庫兒迭失進攻。出班命先戮其子,懸首標槍上以示衆。亦憐真夫婦皆怒,奮突誓死戰。王師卻,不賽因先登陷陣,諸將從之。亦憐真大敗,獲而斬之,其婦亦戰歿。庫兒迭失與其子及布喀伊爾等遁去,中途爲蘇納臺所獲,檻送蘇爾灘尼牙,伏誅。因此役,國人稱不賽因爲把哈圖兒汗云。

  出班妻杜倫第公主卒,不賽因復以姊凱而圖領、薩諦柏兩公主妻之。察合臺后王葛伯克素與約索伏兒不合,告呼拉商守將忽辛:我助汝夾攻約索伏兒,命諸王率四萬人以往。忽辛亦率二萬人並海拉脫義斯單二部之衆應之。東軍先至,密誘約索伏兒之將臨陣殺貝克圖兒來降,約索伏兒遂敗走,追及殺之。忽辛至,東軍已振旅而返。時梅沙卜特尼牙、庫兒特斯單、的牙佩殼耳連年旱蝗,麻而哲西而克梅法而勒、毛夕裏、哀而比而各城人煙殆絕,報達亦告飢。七年夏,又大雨雹。不賽因詢於教士,乃禁釀酒、逐娼妓,並免各城稅賦。是年,埃及王遣木剌奚刺客三十人刺阿克桑柯兒及忽辛,皆不中。埃及使者至,出班欲殺之,爲阿里沙所阻。不賽因亦恐木剌奚人刺之,乃與埃及和,遣使告埃及王:「一,勿遣木剌奚人行刺;二,兩國逃人,彼此皆不交出;三,勿令阿剌比犯蒙古屬地;四,兩國通商;五,赴麥喀禮拜,兩國各用國旗爲識。」

  至治三年,及埃及平。先是,出班子帖木兒塔失在羅馬,密與埃及約,助其舉兵。出班聞而大恐,即告不賽因自往捕之。是年冬,出班以兵至,帖木兒塔失欲拒戰,衆不可,乃上謁。出班囚之,誅其左右數人,不賽因宥不問,仍使守羅馬。

  四年,阿里沙卒。前此管財賦官,皆不得其死,獨阿里沙終於位。不賽因既長,漸忌出班權重,鬱鬱不樂。出班不以爲意,其子狄馬世克火者心不能平。是冬,出班恐東邊不靖,自赴呼拉商,與洛肯哀丁、愛而倫赤、伊生庫特洛克、阿里巴的沙之弟穆罕默特同行,狄馬世克在內益縱恣不法。

  泰定二年,不賽因在報達,有告狄馬世克奸奪平民者,不賽因不悅。

  三年,不賽因回蘇爾灘尼牙,狄馬世克阻羣臣上謁,不賽因愈怒。有告狄馬世克與邦爾呼圖侍妾空庫臺有逆謀,不賽因命捕空庫臺鞫之,未獲。時蘇爾灘尼牙戮羣盜,獻首於不賽因,令人僞雲此出班等之首,已在海拉脫伏誅。狄世馬克聞之,改服出城而逸,追至中途殺之,懸首國門。

  不賽因既殺狄世馬克,即密告愛克倫赤、伊生庫特洛克等令殺出班,並言已遣兵攻其子帖木兒達失。愛克倫赤等素服出班,同至八脫吉思,見出班,白其事,願助出班舉兵。出班與其子忽辛謀,忽辛曰:「計惟一戰,然諸將不足恃,當先殺之。呼拉商我所轄,克兒漫、法而斯之庫藏可以取給,帖木兒達失已在羅馬,賽因克穆罕默特已在角兒只,四面合攻,不足懼也。出班不從,但殺洛肯哀丁等七十人。

  時不賽因已令蘇納臺、阿兒巴的沙、得勿來特沙討出班,自駐於可費斯音爲後援。出班進至西模囊,使教士往見不賽因謂:「我不但爲王效力,併爲先王效力。又無過失。狄馬世克有罪當誅,不必寬恕,但不可株連其父與弟耳。又聞殺狄馬世克非王命,乃他人所爲。請王察之。」教士勸不賽因罷兵。不賽因曰:「出班自來,吾當返旆」。然爲諸將所尼。

  出班乃進兵,是夜,有大將率三萬人投於不賽因。明日,出班退走,愛克倫赤、伊生庫特洛克尚從之,而麾下兵已散去。出班至撒唯,見其妻凱而圖領、薩諦伯,令攜其子布卜而牙失歸於不賽因,自攜前妻杜倫第公主之子赤老罕奔於塔八斯,從者僅十七人。欲入突而基斯單,又改計入海拉脫。或勸其來中國及奔印度,皆不從。海後脫酋基亞特丁待出班甚厚,後得不賽因書命殺之。許以凱而圖領下嫁,且割地與之。基亞得丁使人持其書示出班,言:「蘇爾灘之命不能違。」出班父子相持而哭,請全屍以死,以一指有長甲爲證據。又謂:赤老罕尚幼,請送於蘇爾灘。又麥地拿造一墓,請葬於此地。遂自縊。

  是年,基亞特丁入朝,聞不賽因已娶報格達克,甚懼,乃令人回海拉脫殺赤老罕。報格達克者,狄馬世克之女,嫁賽克喀山,爲不賽因所奪者也。報格達克有寵,不許基亞特丁返國,令俟出班父子喪至。既至,以禮殮之葬於麥地拿。不賽因先至麥喀,繞黑石殿三周以祈福焉。

  不賽因既平出班之亂,以拉施特哀丁之子結牙特丁及阿來哀丁分總財賦,旋以結牙特丁爲相,勸農興教,境內大治。先是,阿里沙構飛語,謂閤兒班答爲拉施特哀丁毒死,證成其罪。拉施特哀丁腰斬,梟首通衢,分其手足傳示各部,並戮其子火兒質拉兒。拉施特哀丁年已八十,時人皆冤之。至是,其二子復蒙任用焉。

  四年,察合臺后王以兵掠呼拉商,命守將納林禿垓御之。其人與海拉脫酋不協,不賽因命納林禿垓勿預海拉脫事。不聽,乃命遣母弟阿里巴的沙代之。納林禿垓不悅,揚言呼拉商並無軍事,阿里巴的沙中途而返。不賽因仍使往呼拉商,阿里巴的沙怏快,遂謀叛,不待命而歸。其母哈赤可教與不賽因皆遣使止之,又不從。遣囉魯火者率兵往阿里巴的沙,部將不從叛,執阿里巴的沙以歸。不賽因以哈赤可敦之言,宥其死,使塔失帖木兒代赴呼拉商。納林禿垓思入朝,殺結牙代丁。事覺,捕之。納林禿垓脫走,遣囉魯追斬之。以賽克阿里爲呼拉商大將。

  不賽因晚年,外任結牙代丁,內惟聽報格達克之言,別將無當意者。後至元二年卒。

  遣命立阿里不哥四世孫阿兒帖爲嗣,薩諦伯公主之婿也。明年爲貝杜孫穆薩所廢。

  是時,將相爭權,境內大亂。有兩大將剖分其國:一爲出班之後,一曰胡信,爲則來耳汗。胡信爲大哈散,出班之後爲小哈散。未幾大哈散立穆罕默特爲汗,小哈散又立薩諦伯公主爲女汗。出班死,薩諦伯改嫁阿兒帖,又嫁蘇力門。薩諦伯卒,蘇力門嗣爲汗。繼蘇力門者曰奴舍而萬。大哈散立穆罕默特,三年卒。又立托克帖木兒。穆罕默特,旭烈兀之五世孫。托克帖木兒,朮赤裔孫也。繼托克帖木兒者曰赭汗帖木兒,蓋喀圖之孫也。奴舍而萬之後,國事皆決於則來耳汗。於是則來耳、色爾必達耳、馬札非耳三族彼此爭奪,後皆爲駙馬木耳所滅。

  史臣曰:「旭烈兀屠報達,鏟天方祖國,然其曾孫合贊卒奉穆罕默特之教。何則?從其國俗,則上下相安。自阿八哈以後,篡奪頻仍,至合贊而亂始定,以民心之歸附也。君子易政而不易教,有以夫!」

 卷一百八 ↑返回頂部 卷一百十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