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〇九 新元史
卷一百十 列傳第七
卷一百十一 

太祖諸子五 拖雷下 阿里不哥 藥木忽兒 撥綽 牙忽都 末哥 闊列堅 也不干

卷一百一十·列傳第七  

○太祖諸子五 拖雷下

△阿里不哥藥木忽兒 撥綽 牙忽都 末哥 闊烈堅 也不幹

阿里不哥,拖雷第七子,世祖同母弟也。

憲宗伐宋,命世祖分兵趨鄂州,以阿里不哥留守和林,孛魯歡、阿藍答兒輔之。憲宗崩,以序以賢,世祖當立。先是,世祖受關中分地,阿藍答兒爲行省,鉤考陝西、河南財賦,多所譴責。事具《世祖本紀》。至是,阿藍答兒恐世祖追論其罪,乃與渾都海、脫火思、脫裏赤等謀立阿里不哥。

中統元年,世祖即位於開平。阿里不哥亦僭號於和林城西按坦河,太宗后王海都,憲宗后王阿速帶、玉龍答失、昔里吉,察合臺后王阿魯忽,曲裏堅子阿而喀台,旭烈兀子出木哈兒等及拔都母庫托克臺可敦皆附之。獨斡赤斤大王謂,世祖應嗣大位。初,憲宗留輜重於六盤山,以大將渾都海守之。又分兵戍東、西川,其將爲怯的不花、明裏火者等,皆與阿里不可通。阿里不哥使霍魯歡、劉太平行省於關右,藉以抗命。詔宣撫使謙希憲執霍魯歡、劉太平殺之,屍諸市,並誅怯的不花於東川,明裏火者於西川。於是渾都海舉兵應阿里不哥,阿藍答兒自和林援之。世祖遣使諭阿里不哥。不奉命,殺諸王阿畢世喀,引兵而東,以出木哈兒、合剌札爲前鋒,遇世祖所遣亦孫哥之軍,一戰而潰。

是年冬,車駕至和林。時阿藍答兒渾都海已伏誅,阿里不哥駐謙謙州,知不敵,遣使歸命,請俟馬肥入覲。且雲願約伯勒克、旭烈兀、阿魯忽三王同入朝。世祖允之,命速來,勿俟三王,以亦孫哥守和林待之。車駕還開平,遣散餘軍。

二年秋,阿里不哥至和林,僞言歸順,出不意突攻亦孫哥,敗之,遂據和林,乘勝逾漠而南。帝聞警,亟徵兵,自將御之。冬十一月壬戌,戰於昔木土淖爾。國王塔察兒爲左翼,親王合丹、附馬納陳爲右冀,親王撥綽將中軍,斬其將合丹豁爾赤,阿里不哥大敗。敕勿窮追,俟其悔悟。阿里不哥見無追兵,越十日,回兵再戰於阿兒忒之地。自旦至晡,勝負未分,而阿里不哥退走。是時阿魯忽引兵至忽只兒之地,殺阿權裏不哥守將唆羅海,將歸命於世祖。阿里不哥因是亟引而西,欲攻阿魯忽,道過和林,不守而去。帝撫定和林,免其今年賦稅。十二月,車駕還大都。

三年,阿里不哥之將哈刺不花與阿魯忽戰於布剌城及賽剌木淖爾,兵敗,哈剌不花沒於陣。阿魯忽恃勝輕敵,還駐亦剌八里,遣散其兵。未幾,阿速帶率第二軍繼至,入自鐵門,陷阿力麻裏城,阿魯忽敗走,逾天山而南,至兀丹、乞思閤兒。

四年,阿里不哥兵復至,阿魯忽迎戰於渾八升,又敗退至撒馬爾幹。阿里不哥亦北還。其將士以阿里不哥多殺阿魯忽之衆,自戕蒙古同類,羣議其非。玉龍答失已反正,駐阿爾泰山。於是阿里不哥部衆多往投之。時天山南北戶口逃亡,餱糧無所出。阿里不哥飢因,恐阿魯忽乘其勢弱來攻,乃使合剌旭烈兀妃倭耳幹納偕馬思忽惕往議和。海都附阿里不哥攻阿魯忽,又爲所敗。

阿里不哥失援,勢益蹙。至元元年正月,遣使乞降。帝預敕近邊,和糴以餉其衆。秋七月庚子,阿里不哥與玉龍答失、阿速帶、昔里吉至京師。入謁。帝熟視無言,既而哭,阿里不哥亦哭。帝曰:「試據理言之,我兄弟二人孰應嗣大位。」阿里不哥曰:「昔日我爲是,今日汗爲是耳。」諸王阿濟格謂阿速帶曰:「殺我兄弟阿畢世喀,非汝耶。」阿速帶曰:「此奉阿里不哥之命。今我臣服於汗,若汗命殺汝,我亦不能不從。「世祖禁止其爭,命阿里不哥坐於諸子之列。次日,使四親王、三大臣鞫其諸將。阿里不哥自引僭號與抗命之罪,與諸將無與。其部將最長者爲禿滿,奮然曰:「是我等之謀。請勿罪阿里不哥,而置我等於刑。」帝獎其忠,復詰阿里不哥。乃曰:「孛魯歡、阿藍答兒二人勸我:先帝已崩,兩兄將兵在外,我爲留守,義當嗣立。」於是誅孛魯歡、忽察、禿滿、阿里察、脫忽思等凡十人。諸王大臣議免阿里不哥、阿速帶之死,請告於旭烈兀、伯勒克、阿魯忽諸王,俾審議以聞。旭烈兀,伯勒克咸是廷議,阿魯忽則謂末受朝廷冊命,不置詞。

三年,阿里不哥卒於大都。四子:曰明理帖木兒、藥木忽兒、乃剌忽不花、剌甘失甘。

明理帖木兒,初從海都叛。大德十年,始棄察八兒降於武宗。明年正月,從安西王阿難答入朝。成宗崩,伯嶽吾皇后與左丞相阿忽台等謀立阿難答,仁宗執殺阿忽台,廢伯嶽吾皇后。明理帖木兒黨於阿難答,帥衆抗命。兵敗,執送上都,與阿難答同賜死。曾孫阿兒帖,嗣旭烈兀后王不賽因之汗位。

藥木忽兒,至元八年從皇子北平王那木罕備北邊,駐阿力麻裏。十四年,諸王脫黑帖木兒與藥木忽兒及玉龍答失之子撒里蠻,合謀劫北平王執之,並械繫丞相安童,挾河平王昔里吉以叛,執益蘭州等五部斷事官劉好禮,盡據嶺北之地。諸王叛者相屬。

秋七月,丞相伯顏視師和林,與昔里吉、藥木忽兒戰於斡魯歡河。相持既久,伯顏伺其懈擊敗之。兀魯兀特將哈答窮追昔里吉、藥木忽兒至野孫河,昔里吉、藥木忽兒遁走乞兒吉思。

先是,斡魯歡河之戰,伯顏奪脫黑帖木兒輜重,昔里吉不能援;脫黑帖木兒怨之,遂附於撒里蠻,使告海都、忙哥帖木兒,且脅藥木忽兒從之。藥木忽兒與之戰,獲脫黑帖木兒,藥木忽兒勸昔里吉殺之。脫黑帖木兒善故,好乘白馬,謂戰血濺白馬,如婦人之施朱也。

脫黑帖木兒死,撒里蠻失援,昔里吉執送於朮赤后王寬徹,爲其舊部所奪回,攻昔里吉、藥木忽兒,獲而執之,獻於朝。經斡赤斤后王分地,受藥木忽兒賂,劫之去,僅以昔里吉來獻。

藥木忽兒旋附於海都。元貞二年秋,與昔里吉之子兀魯思不花俱來降。明年正月入朝,成宗大悅,爲之改元肆赦,命藥木忽兒屯田和林,與晉王甘剌麻同御海都,率阿速千戶玉哇失敗海都兵於巴阿鄰之地。

大德三年,封定遠王,賜鋈金銀印龜紐。九年,改威定王,換金印駝鈕。至大元年,進封定王。三年,設王府官如例。尋卒。

子薛徹幹嗣,至治三年泰定帝即位,授以其父金印。泰定三年,又增置定王總管府。

乃剌忽不花子孛羅,大德六年以誣告濟南王,謫於四川八剌軍中自效。七年,以破賊有功,徵詣京師。十年,封鎮寧王,賜金印。延祐四年,進封冀王。

剌甘失甘子那海,亦封鎮寧王。

撥綽,拖雷第八子,亦譯爲不者克,又作哈必赤。母曰乃馬真氏。驍勇善射。

從拔都徵奇卜察克。其別部酋八赤蠻爲大軍所敗,遁去,竄於亦的勒河林麓中,轉徙無常。憲宗與撥綽,各率小艦百艘,艘載百人,窮搜兩岸。見一老婦詢之。知八赤蠻已遁入海島,以無舟楫將返。忽大風起,卷海水去,大軍遂徒涉至島中,生獲八赤蠻。八赤蠻請憲宗手刃之,憲宗命撥綽斬之,旋師而東。撥綽與諸王昔班、不里再侵乞卜察克之蔑裏姆部,論功以撥綽與速不台居最,賜號拔都兒。

中統元年,阿里不哥僭號和林,其將阿藍答兒率所部西,與渾都海兵合。世祖命撥綽與諸王合丹督便宜總帥汪良臣往討,大敗之,斬阿藍答兒、渾都海。

明年冬,阿里不哥渡漠而南,撥綽從車駕親征,敗阿里不哥於昔木土淖爾,追北五十里。阿里不哥遁去。

又明年,賜行軍印及金、銀海青符各二,總諸軍討李璮。璮退保濟南,築長圍困之,自四月至於七月,城破獲璮,縛至賬前磔之。

至元三年,賜金素幣及銀鈔。未幾,卒。子薛必烈傑兒,早卒。

薛必烈傑兒子牙忽都,年十三,世祖命襲其祖父之位。

至元十二年,從北平王備邊於北庭。河平王昔里吉有異志,誘牙忽都,不從,益謹事北平王。八魯渾拔都兒粘闓與海都通,率所部引去;北平王遣牙忽都追禽之。明年,藥木忽兒等執北平王奉昔裏去以叛,囚牙忽都。牙忽都與那臺等謀逃歸,又爲所覺,那臺等皆死,復囚牙忽都,困辱備至。

十四年,丞相伯顏討昔里吉等,戰於斡魯歡河。牙忽都潛結赤斤帖木兒,亂其陣,因得脫走。至京師,鬚髮盡白。世祖憫之,賞齎甚厚。

明年,與土土哈討海都。牙忽都邏得諜者,知虛實,先登陷陣,破其精兵。海都遁,奪還俘口,以功賜鈔、幣、鎧甲、弓矢。

二十四年,乃顏叛,遣使誘河間王也不幹。也不幹應之,引兵東趨太祖大斡兒朵。時北安王再出防邊,駐軍帖木兒河,遣親王闊闊出指揮土土哈等率衆追之。牙忽都將三百騎,進至阿赤怯之地。時怯必禿忽兒霍臺誘蒙古軍二萬從乃顏,牙忽都知之,夜襲其營,突入帳中,遇忽都滅兒堅,幾獲之,間道逸去。

二十七年,海都入寇。時朵兒朵哈方守大斡兒朵。詔牙忽都同力御之。軍未戰而潰,牙忽都妻子及輜重悉爲藥木忽兒、明理帖木兒所掠,獨與十三騎奔還。世祖優加撫慰,封鎮遠王,賜鋈金銀印,妻以翁吉剌氏女。並厚賜資裝。覆命納裏忽、徹徹不花撫其部衆之被掠者。以籍沒桑哥之家財賜之,仍各賜白金五十兩、珠一卮,鈔幣稱是。又命牙忽都守北安王第二斡耳朵。王卒,帝命掌大斡耳朵,固辭。

成宗即位,武宗以懷寧王撫軍漠北,命其子脫烈帖木兒從。五年,海都、篤哇入寇,大戰於迭怯裏古哈剌哈塔之地,王師失利,脫烈帖木兒翼衛武宗力戰,功多。

成宗崩,安西王阿難答、明理帖木兒謀奉伯嶽吾皇后稱制,牙忽都以正義折之。武宗入繼大統,以其父子忠勤,未改元即進封牙忽都楚王,賜金印,置王傅,以叛王察八兒親屬賜之,仍令脫烈帖木兒襲封鎮遠王。

至大三年六月,察八兒歸命入朝,武宗告祀太廟,大宴宗親。牙忽都即席言曰:「昔我成吉思可汗戡定三方,惟南服未平。至薛裨可汗,始混一四海。獨宗室諸王弗克同堂而燕。賴天之靈及陛下神武,拔都汗之裔首先效順。今察八兒又舉族來歸。人民境土悉爲一家,地大物衆,有可恃者,有不可恃者。臣聞成吉思可汗有訓,辭禪可汗誦之:「理亂絲者斷以刀,櫛亂髮者束以繩,治亂國者齊以法;所以辨上下,定民志。今末大不掉,僭亂屢作,因循不改,民將生心。乞畫一法令,俾有所懲勸。」武宗及諸王皆改容竦聽焉。

牙忽都卒,仁宗命脫烈帖木兒嗣楚王。延祐中,明宗出鎮雲南,行次延安,王府常侍教化等與行省丞相阿思罕密謀擁戴。事敗,脫烈帖木兒坐累,徙吐番,沒家資之半。及明宗即位,詔曰:「脫烈帖木兒何罪,其復王封。人民財產悉歸之。」卒,子八都兒嗣。

八都兒三子:曰燕帖木兒,曰速哥帖木兒,曰朵羅不花。八都兒卒,燕帖木兒嗣。

末可,拖雷第九子。

定宗崩,末哥與拔都等定議立憲宗。從憲宗伐宋,末哥別將一軍,由洋州入米倉關,承製得便宜行事,速哥、李庭諸將咸受節制。 憲宗崩於合州,時世祖方圍鄂,末哥密使以凶問來告,且請北還。世祖班師至衛州,遣趙良弼如京兆,訪察秦蜀人情向背。良弼還報,稱末哥獨竭心翼戴,可以六盤及東西川軍事委之。世祖即位,推恩宗室,賜末哥銀三千五百兩。末幾,卒。

子昌童嗣。初末哥賜印,稱皇弟之寶。中統二年,封昌童永寧王,改其父玉寶爲金印焉。大德四年,坐誣告濟南王,謫劉國傑軍中自效,以討賊有功,徵還。卒。

子伯帖木兒嗣。至治三年,以不法,命宗正府及近侍鞫其王傅之罪。卒。子伯顏帖木兒嗣。

闊列堅,母忽蘭皇后有寵。太祖愛闊列堅,視如嫡子。太宗七年,從拔都伐斡羅斯,中流矢座。

四子,長曰忽察,嗣父封,卒。

子忽魯歹嗣,至元二年封河間王,從皇子那木罕屯阿力麻裏。昔里吉劫那木罕以叛。忽魯歹自拔來歸。卒。

子也不幹嗣。二十一年,那木罕再鎮北邊,屯塔密兒河上,也不幹從,二十四年,乃顏叛,也不幹率所部東走應之。駙馬潤裏吉思、大將土土哈疾追七晝夜,及於孛怯嶺,大敗之。也不幹奔客魯漣河。土土哈收其餘衆,沿河而下,遇叛王也鐵哥,擊敗之,禽叛王。哈兒魯、乞卜察克、康裏等部新附之民,至是來歸。明年冬,也不幹入寇,卜都馬失、塔不臺、忽剌忽、阿塔海等先後敗之。未幾,爲千戶答答呵兒所獲,伏誅。

太祖諸幼子:曰察兀兒,曰本兒徹,曰兀魯察;俱早卒。

史臣曰:「《春秋》傳曰:『緩追逸賊,親親之道。』世祖待阿里不哥,其合於《春秋》之義乎?或謂開平即位,背先朝之家法,故和林拒命,無以罪之。然桓公殺糾,太宗殺建成、元吉,推刃之時,曾無顧忌。嗚呼,視世祖何如哉!」

 卷一百九 ↑返回頂部 卷一百十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