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一十 新元史
卷一百十一 列傳第八
卷一百十二 

太宗諸子 合失 海都 察八兒 闊端太子 只必帖木兒 別帖木兒 脫脫木兒 闊出太子 失烈門 哈剌察兒 滅里 阿魯灰帖木兒 合丹

卷一百十一·列傳第八

 

  ○太宗諸子

  △合失 海都 察八兒 闊端太子 只必帖木兒 別帖木兒 脫脫木兒 闊出太子 失烈門 哈剌察兒 滅裏 阿魯灰帖木兒 合丹

  太宗皇帝七子:孛剌合真皇后生合失;乃馬真皇后生定宗;乞兒吉思皇后生闊端;次闊出、次哈剌察兒,並不詳其母氏族;業裏乞納妃子生滅裏;庶長子合丹,其母氏族亦佚。

  合失,生於太祖十年,嗜酒早卒。蒙古謂西夏曰河西,合失與河西音相近。及卒,左右諱言河西,惟稱唐古特云。

  子海都。憲宗二年,定太宗諸子封地。以海押立之地分海都。海都自以太宗嫡孫,不嗣大位,心常怏怏。

  中統初,阿里不哥僭號和林,海都附之。及阿里不哥歸命,海都仍自擅於遠,屢徵入朝,皆以馬瘦道遠爲詞。又權譎多智略,善於籠絡,朮赤后王貝勒克等咸與之善,太示分地在葉密立河上者,亦多爲所有。

  至元三年,察合臺孫阿魯忽卒,其妃倭耳幹納立前王合剌旭烈兀之子謨八里克沙,年少。其從父博拉克在朝,世祖命歸國輔之,欲藉其力以制海都。博拉克廢謨八里克沙而自立。是時,朮赤曾孫忙哥帖木兒奉朝命伐海都,與之相持。博拉克侵其分地,海都乃乞和於忙哥帖木兒,與博拉克戰於昔剌河,敗績。忙哥帖木兒助以兵,回攻博拉克,勝之。太宗諸孫乞卜察克爲之和解,兵始罷。而布哈兒等地,海都亦得分其歲入。已而博拉克西攻阿八哈,海都又助以兵。既渡阿母河,海都兵即引還。

  至元十一年,察合臺后王託喀帖木兒卒,海都輔立博拉克之子篤哇。由是篤哇德之,舉國以從海都,始顯背朝命,使其將帖木迭兒南侵畏兀兒之地。

  十二年正月,剌追前所賜海都、博拉克金銀符三十四。初,世祖命北平王那木罕駐阿力麻裏,以御海都,覆命丞相安童輔之。是時,昔班使于海都,諭使罷兵入朝。海都聽命,已退兵。而安童襲叛王禾忽部曲,盡獲其輜重。海都懼,將遁。適託喀帖木兒等劫北平王奉昔里吉以叛,使通好於海都。海都不納,而自置行營於阿力麻裏,侵略天山南北。闊列堅后王八八等皆應之。世祖先後命都元帥忽必來、別速台及萬戶綦公直分戍兀丹,別失八里,受諸王合丹、阿只吉節度,仍置別失八里、火州、兀丹等處宣慰司,改畏兀斷事官爲北庭都護府。

  十九年,海都將玉論亦撒寇兀丹,宣慰使劉恩設伏敗之。明年,海都遣八八以三萬人至,總管旦只兒別將破其衆,拔亡卒二千餘人以出,度衆寡不敵,乃引還。

  二十一年,諸王牙忽都與土土哈邏得海都諜者,審知虛實,效其精兵。海都遁。

  二十三年,海都、篤哇連兵入寇,諸王阿只吉、西平王奧魯赤拒戰,失利。於是,丞相伯顏奉命代阿只吉總北庭軍。秋,海都、篤哇寇別失八里,綦公直與屯田總管李進俱爲所獲。

  二十四年,乃顏叛於遼東,遣使陰結海都,許爲犄角。世祖命伯顏宿重兵於和林以扼之。

  明年正月,海都寇西邊。六月,其將暗伯著暖犯業裏幹淖爾,管軍元帥阿里帶卻之。九月,篤哇入寇。冬,海都再入寇。大將拔都孫脫戰沒。

  二十六年,皇孫甘麻剌與海都戰於杭海山,失利。土土哈力戰,翼甘麻剌以出。時和林宣慰使怯伯等皆叛應海都,漠北大震。秋七月,世祖親征。海都聞車駕將至,遁去。二十七年,海都又入寇。

  二十九年,有譖伯顏通於海都者,詔以玉昔帖木兒代之,未至,而海都復入寇。伯顏欲誘其深入,一戰禽之,且戰且卻,凡七日。諸將咸以爲怯,有後言。伯顏回軍擊敗之,海都竟脫去。

  是年秋,土士哈略地金山,俘海都所部三千餘戶,師還。詔進取乞兒吉思。明年春,師次謙河,盡收益蘭州等五部之衆,屯兵守之。海都引兵來爭,虜禿合思之部衆,土土哈敗之,禽其將孛羅察。海都自乞兒吉思引還,又爲指揮玉哇失所敗,自是海都因北庭有重兵,乃擾西番以圖牽制。

  大德元年,土土哈子牀兀兒率大軍逾金山,略巴鄰之地,敗海都將帖良台於答魯忽河,追奔五十里,盡獲其駝、馬、廬賬。還次阿雷河,遇海都將孛伯以精騎來援,陣於高山。牀兀兒度河仰攻;敵騎逼於險,多顛蹄,兵遂大敗,孛伯僅以身免。

  二年冬,篤哇、徹徹禿潛兵襲合剌合塔之地,牀兀兒又敗之。然是年防秋諸將不設備,敵奄至,駙馬闊裏吉思以兵敗被執。

  四年八月,海都子禿曲滅、斡羅思入寇,牀兀兒敗其衆於闊克之地,追北逾阿爾泰山。武宗躬擐甲胃,與海都戰於闊列別,敗之。

  五年,海都、篤哇大舉逾金山,欲犯和林。武宗率諸將御於康孩。八月朔,與海都戰於帖怯裏古之地,牀兀兒擊卻之。越二日,海都悉衆復至,大戰於合剌合塔,大軍失利。明日,復戰。大軍分五隊,宣微使月赤察兒將其一。鋒始交,前軍稍卻。月赤察兒怒。被甲持矛陷陣,諸將從之。出敵軍之背,敵始斂退。時牀兀兒及駙馬阿失別將與篤哇戰於兀兒禿之地,以精騎衝之。阿失射篤哇中膝,篤哇號哭而遁。是役也,海都雖勝,未大得志,又受傷患腰痛,未幾而死。

  海都六子:曰察八兒,曰烏魯斯,曰塔兒合孫,曰禿曲滅,曰薩兒班,曰阿拔幹。或云有四十子。一女名庫徒倫,常從其父于軍中,有幹略。海都死,庫徒倫思襲其位,諸將不從,又欲立其弟烏魯斯。

  篤哇以己之得國由於察八兒,遂援立察八兒。自海都叛,金山南北不奉正朔者垂五十年。及篤哇附之,益爲邊患。然叛衆亦疲於奔命,不行休息。至是,篤哇與察八兒、明理帖木兒等議曰:「昔我祖成吉思汗艱難創業,我子孫不能安享其成,連年構兵,以相殘殺,是自墮祖宗之業也。今鎮北邊者,乃我世祖之嫡孫,吾誰之與爭。且前與土土哈戰,弗能勝,今與其子牀兀兒戰,又無功。惟天惟祖宗,意可知矣。不如遣使請命,罷兵修好,庶無負於成吉思汗歷史於我子孫者。」乃以大德七年七月,納款於武宗。武宗與月赤察兒議,機不可失。先許之,隨以事聞。成宗命置馹於北邊,以待其來。十一月,遣諸王滅怯禿、月魯帖木兒使於察八兒,撫戚之。八年八月,察八兒、篤哇俱遣使來朝。十年,使還,賜以銀鈔。

  是年,察八兒與篤哇馹釁,既而議和。篤哇乘其不備攻之,武宗亦逾阿爾泰山,追海都子斡羅思,獲其妻孥輜重,執叛王也孫禿阿、附馬伯顏。遂與月赤察兒進至額兒的失河,招叛王禿滿、明理帖木兒、阿魯灰等來降。察八兒部衆潰。月赤察兒遣別將追之,掩襲察八兒之營悵,察八兒僅以三百騎奔於篤哇。

  未幾,篤哇卒,三易汗,至其次子怯伯。察八兒與其弟塔克察兒、禿曲滅及斡羅思數子合謀攻怯伯,爲怯伯所敗。至大三年六月壬申,始來朝。禿曲滅中途爲怯伯部人所殺。初,世祖有命以海都分地五戶絲存於府庫,俟其來降賜之。至是,尚書省以聞。武宗曰:「薛禪可汗慮遠如此,待諸王朝會頒賞畢,卿等備術其故,然後與之。」及察八兒等至,告祀太廟,設宴廷中,宗王大臣服只孫就列,知樞密院事康裏脫脫即席,陳西北諸藩始終離合之由,去逆效順之義。察八兒等聽之,皆懾伏。海都分地盡爲察合臺后王所並,察八兒無所歸。延祐元年,賜以一歲糧,俾屯田自贍。明年,封汝寧王。卒,子完者帖木兒嗣。

  泰定元年,孫忽剌台嗣。泰定帝崩於上都,燕鐵木兒迎文宗至大都立之。忽剌台奉上都命,自崞州入紫荊關,以討燕鐵木兒,敗阿速衛指揮脫脫木兒於良鄉,轉戰至蘆溝橋,兵潰,退至馬邑,爲元帥也速答兒所執,送上都見殺。

  闊端太子,太宗第三子。太宗七年,分兵三道伐宋,闊端將大軍由秦、鞏入蜀。冬十一月,攻石門,金將汪世顯來降。時金亡已二年,都總管郭斌據金、蘭、定、會四州,堅守不下。闊端命裨將按竺邇攻拔會州,斌死,三州亦降。遂入宋沔州,獲其知州高稼。

  明年,大舉伐蜀,闊端自率汪世顯等出大散關,分兵命諸王末哥率按竺邇等出陰平會於成都。九月,闊端與宋利州統制曹友聞戰於陽平關,覆其師,招降利州、潼川等路。冬十月,遂入成都。十一年,師還,成都復爲宋守。又二年,闊端復遣汪世顯,按竺邇等襲克之。

  乃馬真皇后稱制,闊端開府西涼,承製行專封拜。用河西人高智耀言。除儒人役籍。未幾,卒。五子:曰滅裏吉歹,曰蒙哥都,曰只必帖木兒,曰帖必烈,曰曲烈魯。

  滅裏吉歹子也速不花,至元元年賜印。明年,率所部戍西番,累戰有功。二十五年十二月,也速不花以昔烈門叛,甘肅行省官與闊列堅后王八八、拜答罕,駙馬昌吉合兵討之。也速不花等自縛請罪。獨昔烈門西走,迫至朵郎不帶之地獲之,送於京師。

  蒙哥都,翼戴憲宗有功,分其父闊端西涼府迤西之地。命侍其祖母乞兒吉思皇后居之。憲宗八年,從伐蜀,攻渠州禮義山,不克。中統初,又奉命徵雲南。

  子亦憐真。二十七年,章吉寇甘木裏,亦憐真與諸王出伯、拜答罕等合兵擊走之。元貞二年,從晉王甘麻剌駐夏客魯漣之地。大德元年正月,入朝,卒於中途,賻帛五百匹。

  只必帖木兒,中統初歸心世祖。阿藍答兒、渾都海叛於甘、涼,掠只必帖木兒輜重。只必帖木兒率所部就食秦、雍。二年,西番酋火都叛,詔只必帖木兒與李庭討禽之。是時,只必帖木兒專閫河西,其部下頗暴橫,行省郎中董文用輒以法裁之,有言其用管民官太濫者。至元二年,詔省並其管民官。九年,改中興路行尚書省復爲行中書省,仍令只必帖木兒設行省斷事官。是年,築新城,賜名永昌府,尋升爲路。降西涼府爲州隸之。自此人稱爲永昌王。十二年,從西平王奧魯征北番。十四年二月,奏永昌路馹百二十有五,疲於供給至質妻孥以應役,詔賜鈔贖之。十七年四月,請設投下官,不從。二十年,請括常確路分地民戶,又請於分地二十四城自設管課官,亦不從。又請立拘榷課稅所,其長從都省所用,次則王府差設,從之。朝廷嘗收其西涼州田租入官,至大三年,以只必帖木兒老且貧,仍以西涼州田租賜之。尋卒。

  曲烈魯子別帖木兒,延祐初襲諸父只必帖木兒之位。四年閏四月,封汾陽王,賜金印駝紐。子也速不幹,泰定元年九月,進封荊王,賜金印獸紐。嘗佔駙馬鎖南管卜分地,駙馬訴其事,四年命行省閱籍正之。泰定帝崩,文宗自立於大都,陝西諸王及行臺官起兵勤王。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從大慶關渡河,下河中;靖安王闊不花入潼關,進據虎牢;鐵木哥入武關,克襄陽及鄧州。也速也不幹駐河南府之白馬寺,節度諸軍,勢張甚。既而齊王月魯帖木兒襲陷上都,文宗遣使放散西軍,闊不花械其使送於別帖木兒。俄知上都定不守,乃解甲西還。至順初,諸王禿堅等起兵雲南,也速也不幹從鎮西武靖王搠思班討平之,諸軍北還。也速也不幹與諸王鎖南以所部留鎮一年,以防反側。是年,便其子脫火赤入朝,再貢犛牛。後至元元年,卒。

  子脫火赤襲荊王,賜金印,三年卒。

  弟脫脫木兒嗣,仍命脫火赤妃忽剌灰同掌奧魯思事。明年十二月庚戌,加脫脫木兒元德上輔廣中宣義正節振武佐運功臣。卒,無子。至正三年七月,中書省奏:「闊端分地接連西番,自脫脫木兒卒,無人承嗣。達達人口畜牧,時被西番劫奪,甚不便。」遂以其地置永昌等處宣慰司都元帥府治之。

  闊出太子,太宗第四子。太宗七年,三道伐朱,闊出與諸王忽都禿、嗣國王塔思由中道,以粘合重山軍前行中書省事輔之。冬十月,拔棗汨,遂徇襄、鄧諸州,入郢州,大掠而還。明年冬,卒于軍中。

  子失烈門,自幼爲太宗所愛。定宗崩。斡亦剌海迷失皇后欲立之。親王拔都等定議立憲宗。憲宗即位,皇后與失烈門之母厭禳,事覺,賜死。失烈門與定宗之二子忽察、腦忽亦以謀作亂,訊鞫得實,謫失烈門爲探馬赤。世祖方用兵大理,請以失烈門自從,俾贖罪。後憲宗自將伐朱,仍投失烈門於水。

  子孛羅赤。至元二年,分河南路屬州爲太宗位下四親王食邑,孛羅赤分得睢州。二子:曰合帶,曰阿魯灰。

  合帶,至元二年七月封靖遠王。賜駝紐鋈金銀印。

  阿魯灰,嘗從海都叛,大德十年偕諸王禿滿、明理帖木兒等來降,封襄寧王,賜駝紐金印。卒,無子。至大二年,以兄子也速不幹襲爵。

  哈剌察兒子脫脫。憲宗二年,析太宗西域分地與其子孫,脫脫得葉密裏河上地。從憲宗伐蜀,留營帳於河西。中統初,爲渾都海所掠。二子:曰月別吉,曰沙藍朵兒只。

  滅裏子脫忽。昔里吉之叛,脫忽依違容納。至元十八年,爲諸王別裏帖木兒所襲破。

  子曰俺都剌。俺都剌二子:曰愛牙赤,曰禿滿。

  禿滿,初附海都。海都死,與其子察八兒歸命於武宗,不即至,與篤哇相攻。大德十一年,武宗與月赤察兒乘間亟進,至也兒的失河,禿滿與明理帖木兒、阿魯灰等不意大軍猝至,俱來降。武宗即位,禿滿進所藏太宗玉璽,封爲陽翟王。禿滿子曲春。

  曲春子太平。泰定元年,太平襲封賜印。天曆初,偕國王朵羅台與燕帖木兒戰於薊州檀子山,兵敗,爲唐其勢所殺。文宗以曲春子帖木兒襲封陽翟王。三年八月,入朝。卒。子阿魯輝帖木兒嗣。

  阿魯輝帖木兒,性奸黠。惠宗初立,阿魯輝帖木兒欺其幼,曰:「天下事重宜委宰相決之,庶可責其成效,若躬自聽斷,萬一差誤,將負惡名。」帝信其言,每事無所專決,以致奸臣竊柄,馴至亂亡。及汝潁盜起。天下騷動。

  至正二十年,阿魯輝帖木兒乘間擁衆二十萬,屯於木兒古徹兒之地,脅漠北諸王以叛。且遣使言於帝曰:「祖宗以天下付汝,汝何故亡其大半?汝自度不勝任,盍以國璽授我,我代汝爲之。」帝聞其言,神色自若,徐曰:「天命有在,汝欲爲則爲之。」仍降詔開諭,俾其悔罪。不聽。仍命禿堅帖木兒等至稱海,發哈剌赤萬人討之。甫交綏,即棄仗奔阿魯輝帖木兒軍中,禿堅帖木兒單騎還上都。明年,更命老章以兵十萬討之,且令阿魯輝帖木兒之弟忽都帖木兒從軍,大敗其衆。其部將脫見勢敗,與宗王玉樞虎兒吐華等執阿魯輝帖木兒,獻於闕下。阿魯輝帖木兒臨死,罵不絕口。舊例:宗王有罪大故,用弓弦紋之,名曰賜死。至是帝特命殺之,以忽都帖木兒襲封陽翟王。

  合丹,太宗庶長子也。從拔都徵奇卜察克,遂入斡羅思。大軍圍禿里思城,不下,拔都使合丹與不里助攻,拔而屠之。辛丑,分軍五道,攻馬加。合丹一軍,從莫而陶逾山,入脫蘭吾西而伐尼,選曰耳曼六百人爲嚮導。西行至滑拉丁,爲馬加之要地,有內堡守禦甚固,惟城爲木城。大軍至即破之,俘戮無算。內堡仍堅守,軍退,堡人出居外城,在軍突返,皆殺之,以火炮攻陷內堡,老弱盡死。遂西攻生他馬斯城,殺戮亦如之。別將被札納忒城。又至丕勒克,先驅馬加人攻之,再驅斡羅斯及庫清人繼之,而督以蒙古兵,積屍盈塹,踐之登城,攻七日,城陷。以屆秋收,下令不殺人,斂民賦供軍食。是年冬,合丹與拔都合兵渡禿納河,圍格蘭城,架炮攻之,護以木柵,並填塹以進。城人焚居室,守禮拜堂以拒敵,其將爲西班牙人,有勇略,相持末下。百太宗凶聞至。是時,合丹自率所部追馬加王不剌不及,遂引兵與拔都東返。事具《拔都傳》。

  憲宗、世祖之立,合丹均有翼戴功。中統元年,御阿藍答兒、渾都海於姑臧,獲而斬之。明年,從世祖徵阿里不哥,戰於昔土木淖爾,阿里不哥敗走。未幾,合丹卒。子五人:曰睹兒赤,曰也不幹,曰也迭兒,曰也孫脫,曰火你。

  睹兒赤子小薛。元貞元年,平陽民訴小薛部曲恣橫,遣官按問,杖所犯重者,餘聽小薛自責之。大德二年,招小薛所部流徙鳳翔者三百餘戶,以潞州田二千八百頃賜之。皇慶元年,敕小薛部下,歸所佔襄垣縣民田。

  也不幹子火郎撒。至大元年,封隴王,賜獸紐金印。

  也孫脫,黨附海都。大德十年,武宗逾阿爾泰山,襲執之。

  火你,又稱火你赤。子二人:曰咬住,曰那海。天曆元年,那海與齊王月魯帖木兒襲陷於上都,得玉璽來上。

  史臣曰:「海都之叛,憲宗爲之也。世祖鑑於此,招攜懷遠,務存忠厚。成宗之待明理帖木兒,武宗之待察八兒,皆承世祖之遣訓。可謂得親親之道矣。」  

 卷一百十 ↑返回頂部 卷一百十二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