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二十四 新元史
卷一百二十五·列傳第二十二
卷一百二十六 

答阿里台蒙力克 脫架伯人兒 闊闊出 豁兒赤兀孫 察合安不窪納牙阿

答阿里台蒙力克 脫架伯人兒 闊闊出 豁兒赤兀孫 察合安不窪納牙阿

答阿里台斡赤斤,把兒壇之少子,太祖季父也。答阿里台始從泰亦赤兀中歸太祖,答蘭捏木克格思之役,與阿勒壇、忽察兒違命掠塔塔兒所棄輜重,太祖奪其所獲,分給於衆。三人怨望,叛附王罕。及王罕敗亡,入乃蠻。乃蠻又滅,窮來歸命。太祖怒其反覆,密令誅之,母使人見。博爾術、木華黎、忽都虎諫曰:「骨肉相殘如火自滅,額赤格之兄弟惟答阿里台在,寧忍廢絕。願以額赤格故,曲矜之。」太祖聞三人言,遂宥之。其後太租以其子大納耶耶及從人二百付皇侄阿勒赤歹。其後人常在阿勒赤歹后王部下。太宗時,以寧海、登、菜三州爲答阿里台後人分地。至元九年八月,大納耶耶之子闊陽出請以三州自爲一路,與諸王比,歲賦惟入寧海,無輸益都。從之。答阿里台四世孫拔都兒,延祐五年封于海王,賜金印。五世孫買奴,泰定三年正月壬子,封宣靖王,鎮益都。天曆二年,文宗即即位,入覲,賜控鶴二十人。至順二年,置王傅等官,立官相都總管府,給銀印。後至元二年,進封益王。至正十六年,毛貴陷益都,買奴遁走。

答阿里台又有後人曰布兒罕,從旭烈兀征西域,不敢與諸王子抗禮。旭烈兀謂王子年少,許布兒罕與之並坐。布兒罕之子曰庫魯克。又有布剌兒赤乞顏惕者,仕於阿魯渾,張大蓋,亦答阿里台後人。

蒙力克,晃豁壇氏。父察剌合。烈祖崩,太祖母子寡弱,部衆多叛附泰亦兀赤。察剌合勸沮之,脫朵延吉兒帖以槍剌察剌合背,不顧而去。察剌合創甚,太祖爲之涕泣。蒙力克與烈祖相親愛,烈祖臨崩,以家事託之,又使召太祖於宏吉剌氏。太祖稱之爲額赤格,後太祖與札木合戰於答蘭巴泐渚納,蒙力克率其七子先後來歸。癸亥,王罕子桑昆給太祖議昏,太祖以十騎往,中道過蒙力克家,白其事。蒙力克勸太祖勿往,以方春馬瘦爲辭,太祖從之。太祖稱尊號,命蒙力克隅坐,論軍國重事,與其子脫欒並封千戶。

脫欒,蒙力克長子也,太祖伐乃蠻,大搜軍實,以脫欒與朵歹、多豁動忽、斡歌連、不只兒、剌亦客禿六人,同爲扯兒必。後從皇弟合撒兒取金遼西諸州。又奉命督蒙古、契丹軍並張鯨所總北京十提控漢軍南征,鯨中道叛誅。脫欒仍帥諸軍進討,降真定,克大名,至東平阻水,大掠而還。從駕征西域,又從征西夏。

先是,太祖將征西域,徵兵西夏。西夏主李遵項與廷臣議。其臣阿沙敢不大言謂使者曰:「汝主內度力不足,何以爲汗?」於是定議不助兵。使者歸報,太祖大怒,遂伐西夏,圍其都城。遵頊先使其子德旺居守,奔西涼。太祖解圍去。至是復征之。脫欒從駕至阿兒不臺,地多野馬,因縱獵。太祖騎爲野馬驚突,墜而傷股,駐蹕搠斡兒合惕之地。是夕,帝不豫。翌日,也遂皇后以告扈駕諸王、百官,議進退之計。脫欒謂:「唐兀惕,城郭之國,其民土著,不能轉徙。今且退軍,須聖躬康復,再討之。」衆然其議,入奏。太祖謂:「唐兀見我退軍,必以我爲怯。不如於此養病,使人於唐兀,視彼如何覆命,再爲進止。」遂遣使責西夏主之抗命。時遵頊已內禪德旺,德旺不承僅蒙古之言,阿沙敢不自承言之,因謂使者曰:「汝蒙古夙以善戰名,我今駐營賀蘭山,廣張天幕,饒有橐駝。汝與我戰,勝則取之。若願金銀、幣帛,請向中興、西涼自取可也。」使還以聞。太祖大怒曰:「彼如此狂言,我軍安可徑退。雖死必往證其言。」明年春,師入西夏,阿沙敢不走據山寨。我師仰攻破之,擒阿沙敢不,盡獲營帳橐駝,殺其精壯,餘聽我軍俘得者自分之,是夏,太祖避暑察速禿山,分遣諸將取甘、肅、涼等府州,進逼中興。是時李德旺己殂,從子睍嗣位,遣使乞降。太祖令脫欒前往安撫。及西夏主朝行在,太祖己崩,遣詔祕不發喪,俟夏主來朝殺之,而滅共族。脫欒奉遺詔,手刃西夏主睍,盡殺其族人。以功賜西夏主行官器皿。未幾卒。脫欒子伯八兒。

伯八兒。世祖即位,以舊臣子孫擢爲萬戶,命戍欠欠州。至元十二年,諸王昔里吉,脫帖木兒叛,伯八兒以聞,且請討之。未得命,爲昔里吉、脫帖木兒所襲敗,死之。脫帖木兒虜其二子八剌、不蘭奚,分置左右歲餘,待之頗厚。八剌險結脫帖木兒左右也伯禿,謀報父仇,後爲也伯禿家人泄其謀。八剌知事不成,率家族南奔。脫帖木兒遣騎追之,兄弟俱被執。脫帖木兒責之曰:「我待汝厚,汝反爲此耶?」八剌曰:「汝叛君之賊,害我父,掠我親屬。我誓將殺汝,以報君父之仇。今力窮就執,從汝所爲。」逼令跪,不屈。以鐵撾碎其膝,終不跪。與不蘭奚俱見殺。幼子阿都兀亦,官河北河南道肅政廉訪使。

闊闊出,蒙力克第四子也。爲巫,形如狂人,嘗隆冬裸行風雪中,好言休咎,往往奇中。蒙古人號爲帖卜騰格里,譯言天使也。

太祖滅王罕,闊闊出即以符命之說進,謂:「聞天語,將畀帖木真以天下,號曰成吉思。」丙寅,羣臣議上尊號,以爲札木合稱古兒罕,不逾時而敗,不祥,欲廢之而別擇美號。有請用闊闊出前說者,遂上尊號曰成吉思可汗。闊闊出即以符命被寵,又藉父勞,兄弟七大勢傾一時。

嘗撻合撒兒,合撒兒訴於太祖,太祖不問也。闊闊出復譖之曰:「長生天有命,帖木真、合撒兒迭爲百姓主,不除合撒兒,事未可知。」太祖感其言,欲殺之,以太后救之獲免,事具《合撒兒傳》。

其後有九種言語之人,從闊闊出,聚於太祖羣牧場。帖木格斡赤斤屬人亦有往者。斡赤斤使部將莎豁兒往索逃人,反爲闊闊出所歐,且縛馬鞍於背,驅歸以辱之。明日,斡赤斤自往,闊闊出兄弟七人羣起欲歐之。斡赤斤懼不敵,婉詞遜謝。闊闊出使長跽帳後,以示罰。

斡赤斤歸,憤甚。翌日,入謁太祖,臥未起。斡赤斤直趨榻前,奏其事,且大哭。太祖未及言,光獻皇后垂涕曰:「晃豁壇之子何爲者?曩既撻合撒兒,今又辱斡赤斤。可汁見在,彼尚任總意踐諸弟。如不諱,其肯服汝弱小兒子約束耶?」語畢亦哭。於是太祖謂斡赤斤曰:「闊闊出今日來,任汝處之。」

斡赤斤乃選三力士以待。既而蒙力克率七子入見,闊闊出甫坐,斡赤斤與三力士搏闊闊出顛,而折其脊,棄於左廂車下。斡赤斤入奏:「闊闊出偃臥不肯起。」蒙力克知其已死。泣言:「我佐可汗,創大業相從至今,。」辭未半,其六子攘袖塞戶立,勢洶洶。太祖遽起曰:「辟我即出,立帳外!」佩弓箭者趨而環侍。太祖命以青廬覆闊闊出屍,嚴其扃。比三日,失屍所在。太祖曰:「闊闊出撻吾弟,又無端從而譖之。皇天震怒,俾死無歸骨地矣。」困切責蒙力克而釋之。自闊闊出死,蒙力克父子之勢遂衰。

豁兒赤兀孫,巴阿鄰氏。始屬札木合,而心歸太祖。及太祖與札木合分牧而西,豁兒赤兀孫夜與闊闊搠思舉族從之,謬言曰:「昔我始祖孛端察兒所掠兀良合真婦人,先後生札木合之祖暨吾祖,是二祖者異父而實同母,則我於札木合誠不當背之他適。顧昨者神明示我,見有慘白乳牛觸札木合牙帳若車,折去一角,其牛作人語曰:「札木合將我角來。」又見無角犍牛曳一大帳椗木,循帖木真所行轍跡而來,亦作人語曰:「長生天命帖木真爲衆達達主我今載國往送之。」部衆以老人言必不謬,往往忻動,爭附太祖。豁兒赤兀孫謂太祖曰:「君他日得國,何以報我?」太祖曰:「汝言若徵,賜汝萬戶。」曰:「萬戶何足道,容我取部中美婦人三十爲妻。且我縱不擇而言,言必見聽。」

即而,部族果推太祖爲可汗,上成吉思尊號。乃敕豁兒赤兀孫娶三十妻。巴阿鄰部原有三千人,益之以迭該、阿失黑二人同管之阿答兒斤、赤那思、脫額列思、帖良古惕等四種民,以爲萬戶。蒙古俗以別乞爲尊,別乞者服白衣,騎白馬,位在衆人上,歲時主議。太祖以其爲巴阿鄰氏之長子,復賜別乞之號。

既而豁兒赤兀孫以禿馬惕婦女最美,索取三十人。禿馬惕人執之以叛。太祖使斡亦剌部長忽都合別乞就近招撫,亦被執。復殺大將博爾忽。最後遣朵兒伯在黑申,討平之,盡取其民。釋豁兒赤兀孫、忽都合別以乞歸,竟賜禿馬惕婦女三十人酬其夙願焉。

察合安不窪,捏古歹氏。早從太祖。札木合與太祖戰於巴泐渚納,我軍失利,察合安不窪歿於陣。札木合懸其首於馬尾而去。太祖即位,以其子納鄰脫斡鄰爲千戶,受孤獨之賞。納鄰脫斡鄰言:有弟捏古思散在各部落內,願收集其衆,以覓之,太祖許之,命其子孫世襲捏古歹千戶。

納牙阿,巴阿粼氏。與太祖有舊。父失兒古額禿爲巴阿鄰部長,居於泰亦赤兀。太祖敗泰亦赤兀於答蘭巴泐渚納,失兒古額禿率二子阿剌黑、納牙阿,執泰亦兀赤酋塔兒忽台欲獻之。納牙阿曰:「塔兒忽台吾父子之主人,若執而獻之,帖木真將以叛上之罪先殺吾父子,不如縱之使去。」失兒古額禿從之。及歸於太祖,具言縱塔兒忽台事。太祖甚嘉之,謂納牙阿知義理,異日可任大事。

甲子,太祖滅乃蠻,蔑兒乞酋答亦兒兀孫懼,因納牙阿獻女請降,即忽蘭皇后也,以道阻留納牙阿營中三日。太祖疑納牙阿有私,欲嚴詰之,先詰忽蘭皇后。皇后曰:「曏者之來,中道阻兵,遲納牙阿,雲是可汗腹心大官,暫住其營三日以進亂,否則事不可測。如可汗加恩,有全受於父母之遣體在,不可誣也。」既而太祖納忽蘭皇后,果處女也。由是益重納牙阿。

及即位,以其父爲本部左千戶,而授納牙阿中軍萬戶,僅下木華黎一級。二年,禿馬惕叛,命納牙阿討之,納牙阿以病不行。太祖躊躕良久,改命博爾忽,竟戰歿。納牙阿子阿里黑巴罷。孫闊闊出,從旭烈兀,仕於西域。  

 卷一百二十四 ↑返回頂部 卷一百二十六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