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二十五 新元史
卷一百二十六 列傳第二十三
卷一百二十七 

忽都虎 曲出 闊闊出 察罕 木華黎 塔出 亦力撒合 立智理威 韓嘉訥

卷一百二十六·列傳第二十三

 

  忽都虎 曲出 闊闊出 察罕 木華黎 塔出 亦力撒合 立智理威 韓嘉訥

  忽都虎失吉,垮垮兒氏。太祖徵塔塔兒,虜其部衆。得一帶金鼻圈之小兒,歸於訶額倫太后。太后曰:「是必貴種。」遂養以爲子,賜名忽都虎。

  十餘歲即善射。一日,大雪,忽都虎見鹿羣,逐而射之,至夜末返。太祖問古出古兒,對以射鹿未返。太祖不從,欲鞭古出古兒。未幾,忽都虎至,雲遇三十鹿,已射死二十七,旨在雪中。太祖大奇之。

  太祖建號,命爲斷事官。凡經忽都虎科斷之事,書之冊以爲律令,後世不得擅改,又以忽都虎爲太后養子,恩賞視諸弟,赦罪九次。

  太祖十一年,取金中都,命忽都虎與翁古兒、阿兒海合撒兒往中都檢視府藏。金守藏官哈答、國和私獻金帛,翁古兒、阿兒海合撒兒受之,忽都虎獨不受,簿錄府藏物,與哈答、國和俱詣行在。太祖問忽都虎:「哈答曾饋汝否?」對曰:「有之,特不敢受?」太祖問故,曰:「城末下,一絲一縷皆阿勒壇汁物。城下,則爲國家之物,豈敢私取,故不受。」太祖獎其知禮,厚之,而責翁古兒、阿兒海合撒兒。

  十七年,太祖征西域,至塔力堪。西域主札拉勒不在嘎自尼,蔑而甫酋汗蔑力克以兵四萬從之。太祖命忽都虎率謨喀哲、謨而哈爾、烏克兒古兒札、古都斯古兒札四將將兵三萬進討。初,汗蔑力克己降復叛,忽都虎不知也。迨汗蔑力克潛師會札拉勒丁,忽都虎始覺,夜半追及之。忽都虎持重,不敢夜戰,俟次日擊之。汗蔑力克乘夜疾引去。比曉,札拉勒丁亦至。先是,漠喀哲、漠而哈爾分兵圍斡裏俺城,將下。札拉勒丁馳往救之,二將以衆寡不敵退,與忽都虎軍合。忽都虎仍前進,與札拉勒丁遇,交綏,無勝負。忽都虎令軍中縛氈象偶人列士卒後,以爲疑兵。次日,又戰,敵望見偶人,果疑援至。札拉勒丁呼曰:「我衆彼寡,不足畏也。」張兩翼而進圍。既合,札拉勒丁使其衆下馬,以待戰酣,乃齊令上馬衝突。我軍大敗,兵士死傷者衆。敗奏至,太祖曰:「忽都虎素能戰,特狃於常勝,今有此敗,當益精細增閱歷矣。」忽都虎見太祖,極論烏克兒古兒札、古都斯古兒札二將不曉兵機,臨敵無佈置,以致覆敗。太祖自將攻札拉勒丁,至忽都虎戰處,問烏克兒二將列陣何地,札拉勒丁列陣何地,以二將擇地不善切責之。

  太宗即位,授中州斷事官,詔括戶口,命忽都虎領其事。忽都虎括中州戶,得一百四萬以上。七年,皇子闊出伐宋,以忽都虎副之,徇襄鄧諸州虜人民牛馬數萬而還。

  忽都虎年逾九十始卒。蒙古人祝福壽者,必曰如忽都虎云。國初設官至簡,總裁庶政,悉由斷事官,任用者必親貴大臣。忽都虎爲兩朝斷事官,恩眷尤握。世祖問典兵治民之要,張德輝對曰:「使宗室之賢者如口溫不花使典兵,勳舊如忽都虎者使主民,則天下均受其賜矣。」其爲人所推重如此。

  初,訶額倫太后養子四人,曰:忽都忽、博爾忽、曲出、闊闊出。或云忽都忽爲孛兒台皇后養子,稱太祖爲額怯,稱孛兒合爲賽因額格,坐次在太宗之上。博爾忽自有傳,曲出、闊闊出附著左方。

  曲出,蔑兒乞氏。年五歲,太祖伐蔑兒乞得之,太后養以爲子。太祖即位,分太后及皇弟斡真處一萬戶,委付四人,曲出居其一。後從太祖伐金,戰於居庸北口。曲出與拖雷橫衝其陣,大敗金將亦列等,太祖厚賞之。

  闊闊出,泰兀特氏。爲太后養子。後從札木合叛附客烈亦王罕。王罕敗,其子桑昆奔川勒地,無水。闊闊出與其妻從桑昆覓水,闊闊出竊桑昆馬而走,其妻曰:「桑昆父子以美衣食養汝,今汝棄之,不義孰甚!」留所齎金盂於道上,俾桑昆持以取飲。闊闊出來歸,太祖怒其反覆,戮闊闊出,而改嫁其妻。

  察罕,初名益德,唐兀烏密氏。烏密即嵬名之異譯。西夏國族,或曰姓逸的氏,逸的又益德之異譯以名爲氏也。父曲也怯律,其妄懷察罕未娠,不容於嫡,以配牧羊者。察罕稍長,其母以告,且曰:「嫡母有弟矣。」

  察罕幼武勇,牧羊於野,植其杖,脫帽置杖端而拜。太祖出獵,見而問之。對曰:「二人行則年長者尊,獨行則帽尊,故致敬。且聞有貴人至,故先習禮儀。」太祖異其言,挈之歸,語光獻皇后曰:「今日得佳兒,可善視之。」命給事內廷。及長,賜姓蒙古,更名察罕,妻以宮人宏吉剌氏。

  六年,從太祖伐金。金將定薛以重兵守野狐嶺。太祖使察罕覘虛實,遠言彼馬足動,不足畏也。太祖遂鼓行而進,大破之。師還,以察罕爲御帳第一千戶。七年,太祖圍西京,遣察罕攻奉聖州拔之。十二年,復破金監軍爪爾佳於霸州,金遣使求和,乃還。十六年,從太祖征西域,攻拔節哈爾、撒馬兒罕二城。西域主阿剌哀不留兵厄鐵門關不得進,察罕先驅開道,斬其將,餘衆悉降。二十一年,又從攻西夏,取甘、肅等州。察罕父曲也怯律爲夏守甘州,察罕射書招之,且求見其弟。遣使諭城中早降。會其副阿綽等三十六人襲殺曲也怯律父子,並殺使者,登陴拒守。城下,太祖欲盡坑之,察罕言百姓無罪,只戮三十六人。夏主堅守中興,太祖遣察罕入城,諭以禍福。夏主請降。太祖崩,諸將受太祖遣命,誘夏主至而殺之。又議屠中興,察罕力諫而止,全活無算。

  太宗即位,從略河南北州縣,賜馬三百匹、珠衣、金帶、鞍勒。七年,皇子闊出與忽都虎伐宋,命察罕爲斥候。又從諸王口溫不花南伐,克棗陽及光化軍。分遣察罕攻真州,宋知州邱拒之,以強弩射殺致師者,察罕遂引去。九年,復與口溫不花克光州。十年,察罕圍廬州,欲造舟巢湖,以擾江淮。宋守將杜杲乘城力戰,又以舟師扼淮水口,我軍不提入,乃去廬州,攻拔天長縣及滁、泗等州。授馬步軍都元帥。

  六皇后稱制二年,察罕奏令萬戶張柔總諸軍駐杞縣。初,河決西南,入陳留,分爲三道,杞縣居中潬。宋人恃舟楫之利,由毫、泗以窺汴、洛。柔築城,建浮橋,爲進戰退守之計,邊圉始固。四年,察罕率三萬騎與柔攻宋壽州,進攻揚州。宋將趙葵請和,遂班師。定宗即位,賜黑貂裘一、鑌鐵刀十。

  完宗即位,召見,累賜金綺、珠衣,命以都元帥領尚書省事,賜開封、歸德、河南、懷、孟、曹、濮、太原三千餘戶爲食邑,及諸處草地一萬四千五百餘頃。五年卒,贈推忠開濟翊運功臣、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太師,追封河南王,諡武宣。

  察罕嘗脫批藉草而寢。鴞鳴其旁,心惡之,撻以靴,有蛇自靴中墜出。歸,以其事聞太祖。太祖曰:「鴞人所惡者,在爾則爲喜神,宜戒子孫勿食鴞。」察罕子十人,長木華黎。

  木華黎,事憲宗,直宿衛。從攻釣魚山,以功授四斡耳朵怯憐口千戶。世祖至元四年,都元帥阿術攻宋襄陽,略地至安陽灘,宋兵扼我歸路,木華黎擊敗之。阿術墜馬,木華黎挾以超乘,力戰卻敵,特賜金二百五十兩,佩金虎符爲蒙古軍萬戶。五年,復從攻襄陽,卒于軍。贈推誠宣力功臣、榮祿大夫、平章政事、柱國,追封梁國公,諡武毅。次布兀剌裏辛子塔出,察罕弟阿波古子亦力撒合、立智理威,均有名。

  塔出,幼孤,長騎射。至元元牢,入侍世祖。四年,給察罕食邑賦稅之半,又還其逋戶二十。七年,降金虎符,授昭勇大將軍、山東統軍使,鎮莒、密、膠、沂、郯、邳、宿、即裏等州縣。統軍司改樞密院,授僉樞密院事。略地漣、海,獲人畜萬計,表言降人蔣德勝,宜加賞賚,以勸來者。詔賜黃金五十兩,白金倍之。十年,又改僉淮西等處行樞密院事。城正陽,以扼準海諸州,宋陳奕率安豐、廬、壽等州兵,數撓其役。塔出選精銳拒之,奕遁去。宋人復造戰艦於六安,欲攻正陽。率騎兵焚其戰艦,又敗宋兵於橫河口。

  十一年,改淮西行樞密院爲行中書省,以塔出爲鎮國上將軍、準西行省參知政事,略安豐、廬、壽等州,俘生口萬餘,賜葡萄酒二壺,仍以曹州官園爲第宅,給城南牧地。宋夏貴帥舟師十萬圍正陽,決淮水灌城幾陷。詔塔出援之,道出穎州,遇宋兵。塔出發公庫弓矢,驅市人出戰。預度穎之北關攻易破,乃徙民入城。伏兵以待,是夜,宋人果焚北關,火光燭天。塔出率衆從暗中射之,矢下如雨,宋軍退走。至沙河。大破之。明日長驅直入正陽。時方霖雨,堅壁不出,雨霽,與右丞阿塔海各帥所部渡淮,至中流,殊死戰。宋軍大潰,追奔數十里,奪戰艦五百餘艘,正陽圍解。塔出乃上奏:「方事之殷,宜明賞罰,俾將士有所懲勸。」帝納其言,頒賞有差。

  十二年,從丞相伯顏敗賈似道於丁家洲。順流東下,至建康、丹徒、江險、常州,皆望風迎降。時揚州未附,諜告揚州大將夜襲丹徒,守將乞援。塔出設伏以待。敵果夜至,塔出扼西津邀擊之,斬獲無算。入朝,賜玉帶,旌其功,授淮東左副都元帥,仍佩金虎符。

  十三年,改通奉大夫、參知政事,領淮西行中書省事。時沿淮諸州新附,塔出禁侵掠,撫瘡痍,境內帖然。俄遷江西都元帥。徵廣東,宣佈恩信,所至溪峒納款,廣東遂平。十四年,加賜雙虎符,以參知政事行江西宣慰使。宋益王昰、廣王昺走嶺海。復改江西宣慰司爲行中書省,遷治贛州,授資政大夫、中書右丞,行中書省事。

  十五年,帝命張宏範、李恆總兵攻崖山,塔出留後以供軍費。初江西甫定,帝命隳其城。塔出表言:「豫章諸郡皆瀕江爲城,霖潦泛溢,無城必至墊溺,隳之不便。」帝從之。端州張公明訴左丞呂師夔謀爲不軌,塔出廉知其誣,曰:「狂夫欲協求貨耳!若遽聞之朝廷,則大獄滋興,連及無辜。且師夔既居相位,詎肯爲狂悖之事,遲疑不決,恐彼驚疑,反生異謀。」乃斬公明而且聞。帝韙之。

  十七年,入覲,賜賚有加,覆命行省江西。以疾卒於京師,時年三十七。妻默□氏,以貞節稱,旌其門閭。

  二子:「宰牙,襲中奉大夫、江西宣慰使;必宰牙,遼陽行中書省右丞。」

  亦力撒合,事諸王阿魯忽,居西域。至元十年,召爲速古兒赤,甚見親倖。有大政時諮之,稱以秀才而不名。

  奉使河西,還諸王只必帖木兒用人太濫。帝嘉之。擢河東提刑按察使,劾平陽路達魯花赤泰不花。召還,賜黃金百兩、銀五百兩,以旌其直。進江南行合御史中丞。帝出寶刀賜之曰:「以鎮外臺。」時阿合馬子忽辛爲江浙行省平章政事,亦力撒合發其奸賊,奏劾之。並劾江淮釋教總攝璉真加諸不法事,諸道悚動。

  二十一年,改北京宣慰使。諸王乃顏鎮遼東,亦力撒合察其有異志,密請備之。二十三年,罷宣慰司,立遼陽行中書省,以亦力撒合爲參知政事。已而乃顏果反,帝自將討之。亦力撒合管饋運。遼東平,進行省左丞。二十七年;命尚諸算吉女,帝爲親制資裝,並賜玉帶一。改四川行省左丞。二十九年,再賜玉帶。成宗即位,入覲,卒於京師。弟立智理威。

  立智理威,爲裕宗東宮必闍赤。至元十八年,除嘉定路達魯花赤。時以墾田、均賦、弭盜、息訟諸事課守令,立智理威課最,使者交薦之。會盜起雲南,聲言欲寇成都。立智理威入覲,白其事。執政疑爲不然,帝曰:「雲南朕所經理,未可忽也。」乃賜御膳以勞之。又謂立智理威曰:「汝歸,以朕意告諸將,叛則討之,服則含之,毋多殺以傷生意,則人心定矣。」立智理威還,宣佈上意,境內帖然。

  俄召爲泉府卿,遷刑部尚書,有小吏誣告漕臣劉獻盜倉慄,宰相桑哥方事聚斂,衆阿宰相意,鍛鍊其獄,獻遂誣服。立智理威曰:「刑部天下持平,今漕臣以冤死,何以正方?」即以實聞,由是忤桑哥意,出爲江東道宣慰使。

  元貞二年,遷四川行省參知政事。有婦人弒其夫,獄數年不決,逮繫數十人。立智理威至,考訊得實,釋盡冤誣。

  大德三年,以參知政事爲湖南宣慰使,又改荊湖。部內公田爲民累,隨民所輸租取之,雖水旱不免。立智理威問民所不便,凡十餘事,上於朝,而言公田尤切。朝議遣使核之,卒不果行,七年,再遷四川行省參知政事。八年,進左丞雲南王入朝,道中以罪馬獵。立智理威曰:「驛馬所以傳命令,非急事且不得馳驛,況獵乎!」王聞之,爲之止獵。

  十年,入覲,賜白金對衣,加資德大夫,改湖廣行省左丞。湖廣,貢織布,以省臣領作,買絲他郡,多爲奸利,工官又加刻刻剝,故匠戶日貧,造幣益惡。立智理威不遣使,令工匠自買絲,工不魯病,歲省費數萬貫。他路仿其法,皆稱便焉。

  至大三年,卒,年五十七。贈資德大夫、陝西行省右丞、上護軍、寧夏郡公,諡忠惠。再贈推誠亮節崇德贊治功臣、榮祿大夫、中書平章政事、柱國、秦國公。

  二子:長買嘉奴,斡林學士承旨;次韓嘉訥,御史大夫。至正十二年有誣韓嘉訥與高昌王帖木兒補化謀害丞相脫脫,爲脫脫所貶死,海內冤之。

  史臣曰:「太祖復仇,塔塔凡種人高如車轄者盡殺之。忽都虎獨以仇種,收爲太后養子。察罕見棄於父,邂逅興王,得賜國姓,功名之立,殆有天幸歟?亦力撒合案髒吏、劾奸僧,立智理威辨漕臣之枉,當官奉法,棘棘不阿,賢矣哉

 卷一百二十五 ↑返回頂部 卷一百二十七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