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二十八 新元史
卷一百二十九 列傳第二十六
卷一百三十 

乞失里黑 巴歹 塔里察 抄兀兒 哈散納 紹古兒 忽都虎 鐵邁赤 虎都鐵木祿塔海 拜延八都魯紐兒傑 布智兒 唵木海 忒木台兒 抄兒 純只海 帖古迭兒 大達里 咬住

卷一百二十九·列傳第二十六

 

  乞失裏黑 巴歹 塔裏察 抄兀兒 哈散納 紹古兒 忽都虎 鐵邁赤 虎都鐵木祿塔海 拜延八都魯紐兒傑 布智兒 唵木海 忒木臺兒 抄兒 純只海 帖古迭兒 大達裏 咬住

  乞失裏黑,斡羅納和氐,與弟巴歹俱爲也客扯連牧馬。也客扯連者,合不勒罕之孫,始附太祖,後與阿勒壇、忽察兒等間太祖於王罕,潛謀來襲,也客扯連至家,與其妻言之,且曰:「今設有人往報帖木真,不識彼將何以賞之?」時巴歹適送馬乳至,聞基語,出告乞失裏黑,乞失裏黑往偵之,見也客扯連之子納都客延坐帳外,磨鏃自言曰:「汝自饒舌,安能防人之口?」乞失裏黑謂巴歹曰:「信矣。」二人即乘夜告於太祖,避於卯溫都兒山陰,太祖滅王罕,又王罕撒帳、金灑器並管酒局之人賜之。太祖即位,乞失裏黑、巴歹並封千戶,賜號答剌罕。遇大宴喝盞,乞失裏黑從太祖征西域,平西夏,俱有功,雙從太宗伐金,以病卒。

  子塔裏察,從睿宗間道攻河南,又從塔察兒破察州,以功賜順德爲食吧。孫囊家台,從憲宗伐蜀,卒于軍中。

  抄兀兒,沼列臺氏,事太祖爲麾下部曲。太祖駐兵徹徹兒山,哈剌赤、散只兒、朵魯班、塔塔兒、宏吉剌、亦乞列思諸部會堅河忽蘭也吉之地,謀奉札木合爲局兒可汁潛師來襲。有塔海哈者,與抄兀兒爲婚媾,抄兀兒往視之,並轡而行。塔海哈以鞭築其肋,抄兀兒回顧,塔海哈目之。抄兀兒悟,乃下馬佯臥,塔海哈遂以諸部之謀告之曰:「事急矣,汝將何往?」抄兀兒大驚,即馳還,遇火魯剌人也速該,言其事。也速該曰:「我左右只幼子及家人火力台耳。」因使火力台偕抄兀兒住,且誓之曰:「汝至彼,惟見帖木真夫婦及我婿哈撒兒則告之,苟泄於他人,必斷汝彩腰膂。」中道遇忽蘭八都哈喇蔑力吉臺之遊兵,爲所執。其人亦必附太祖,贈以獺色馬而釋之。既雙遇送髦車白帳於札木合者,抄兀兒疾馳獲免。見帝,悉以所聞告之。帝以兵迎戰于海剌兒阿帶亦兒渾之野,札木合敗走,宏吉剌部來降。太祖賜抄兀兒以答剌罕之號。卒。

  子那真事世祖爲也可扎魯花赤。那真卒,子伴撒襲。伴撒卒,了火魯忽臺襲,致和元年執倒剌沙使者察罕不花並其金字圓牌獻於文宗,賜金帶。嘗奏言:「有犯法者治之,當自貴人始;窮乏不給者救之,當自下始。如此,則得衆心。」其言最切於時弊云。

  哈散納,怯烈氏。從及祖徵王罕有功,同飲巴渚泐納水。後管領阿兒渾軍,從平西域,下薛迷斯干諸城。太宗時,仍命領阿兒渾軍並回回人匠三千戶,駐於尋麻林。尋授平陽、太原兩種達魯花赤,兼管諸色人匠。卒。

  子捍古伯,從憲宗攻釣魚山有功,卒。

  紹古兒,麥裏吉臺氏,太祖時,同飲巴渚泐納水,扈從親征。己而從破信安,略地河西,賜金虎符,授洺磁等路都達魯花赤。復從破河南。太宗命領濟南、大名、信安等處軍馬。憲宗元年,卒。

  子拜都襲。拜都卒,子忽都虎襲,移睢州。從世祖渡江,攻鄂州,還鎮恩州。中統三年,從徵李璮有功,尋命修邳州城,率所部鎮淮南。十一年,從丞相柏顏渡江,有戰功,又從參政董文炳攻沿海郡縣,還鎮嘉興,行安撫司事,十二年,加昭勇大將軍,職如故。十四年,授喜興路總管府達魯花赤,尋擢鎮國上將軍、黃州路宣慰使,尋罷黃州宣慰司,復舊任。十六年,改授浙西道宣慰使,加招討使。奉詔徵佔城,以其國降表、貢物入見,帝嘉之,厚加賞賚。二十四年,從徵交趾,明年還師,授邳州萬戶府萬戶。三十年,卒。

  鐵邁赤,合魯氏,善騎射。初事忽蘭皇后帳前爲桐馬官。從太祖定西夏。又從皇子闊出、行省鐵木答兒定河南,累有戰功。憲宗伐宋,遣元帥兀良哈台自雲南搗宋,與諸軍合。時世祖方圍鄂州。聞兀良哈台至長沙,遣鐵邁赤將勁卒千人,鐵騎三千迎之。兀良哈台得援,始抵江夏,世祖即位,從討阿里不哥於昔木土之地。至元七年,授蒙古諸萬戶府奧魯總管。十九年,卒。

  子八人,虎都鐵木祿最顯。

  虎都鐵木祿,字漢卿。好讀書,與士大夫遊。其母姓劉氏,故人又稱之曰劉漢卿。仁宗嘗謂左右曰:「虎都鐵木祿字漢卿,雖漢之名卿,何以過之,汝等以漢卿稱之宜矣。」

  至元十一年,從丞相伯顏伐宋。既入臨安,遣視宋宮室,護帑藏。諭下明、臺等州,又從平章奧魯赤入覲,授忠顯校尉、總把,再轉昭信校尉。改奉訓大夫,荊湖占城等處行中書省理問官。一日,以軍事入奏,世祖大悅,曰:「虎都鐵木祿辭簡意明,令人樂於聽受。昔以其兄阿里警敏,令侍左右。斯人顧不勝耶?」敕都護脫因納志之。

  平章政事程鵬飛建議徵日本,奏爲征東省郎中,帝顧脫因納曰:「鵬飛南士也。猶知其能。姑聽之,候還,朕當擢用。」征東省罷;徵虎都鐵木祿還。丞相阿里海牙遣郎中嶽洛也奴奏留之。

  二十年,從皇子鎮南王徵交趾。北還。時桑哥方擅威福,遂告歸。二十八年,哈剌合孫拜湖廣行省平章政事,詢舊人知方面之務者,衆薦虎都鐵木祿,遣使驛致武昌,後奏事京師,稱旨,擢給事中,臺臣奏爲廣西海北道廉訪司副使,陛辭,帝留之舊職。三十年,湖廣行省平章劉國傑奏伐交趾。造戰船五百於廣東。帝曰:「此重事也,須才幹者濟之。」遂以虎都鐵木祿督其事,敕曰:「汝還,當顯汝於衆。」未幾,帝崩,改福建行省郎中。累遷中順大夫、湖南宣慰司副使。

  峒酋誇雄叛,奉詔諭之,雄爲帖服。改河南行省郎中,擢同僉樞密院事,拜禮部尚書。大臣奏覈實江南民田,虎都鐵木祿奉詔使江西,以田額舊定,重擾民不便,置不問。止奏茶、漕置局十七所,以七品印章敕授局管五十一員,增中統課緡五十萬。轉兵部尚書,階正議大夫。未幾,出爲荊湖北道宣慰使,進中議大夫,已命復留之。

  延佑三年,浙東商舶以貿易激變,遣虎都鐵木祿宣慰閩、浙。後卒於官。從子塔海。

  塔海,少隸土土哈部下充哈刺赤,至元二十四年,扈駕徵乃顏。二十六年,入覲,帝命充實兒赤,扈駕至和林,賜只孫服。大德四年,授中書直省舍人,遷中書客省副使。武宗即位,賜中統鈔五百錠。尋進和林行省理問所官,改通政院僉事,歷和寧路總管,改汴梁路。

  先是,朝廷令民自實田,有司繩以峻法,多虛報以塞命,其後差稅無所出,民多逃竄。塔海言其弊於朝。由是省虛糧二十二萬石。後改廬州總管,有飛蝗北來,民患之,塔海禱於天,蝗自引去,亦有墜水死者,人皆以爲異。歲飢,民乏食,開倉減直糶之,全活甚衆。

  天曆元年,樞密院奏以塔海守潼關及河中府,賜白金、鈔、幣,宣授僉書樞密院事。未幾,西軍犯南陽,塔海督諸衛兵御之;賜三珠虎符,進大都督,階資善大夫。卒。

  拜延八都魯,札刺臺氏,幼事太祖,賜名八都魯,太宗七年,命領所部兵,與塔海甘卜出秦、鞏入蜀,有功。

  憲宗三年,又與總帥汪德臣立利州城。四年,破宋軍鹿角寨,奪其軍資。七年,從都元帥紐鄰城成都及圍雲項山,宋將姚統制降。帝親征,紐鄰進兵涉馬湖江,留拜延八都魯鎮成都,降屬縣諸城,得其民,悉撫定之,賜黃金五十兩、衣九襲。諸王哈丹、乃歡、脫脫等徵大理還,命拜延八都各率兵迎之。道過新津寨,與宋潘都統遇,一戰敗之,中統二年,元帥紐鄰上其功,授蒙古奧魯官。

  子外貌臺,孫兀渾察。至元六年,拜延八都魯告老,兀渾察代領其軍,從行省也速答兒徵建部有功。十六年,從大軍徵斡端,又有功,賞銀五十兩。二十一年,諸王術伯命兀渾察屯乞失哈里之地,以御海都時敵軍衆。兀渾察以勇士五十人拒之,擒其將也班胡火者以獻。王杜之,以其功聞,賜銀六百兩、鈔四千五百貫,授蒙古軍萬戶,賜三珠虎符。三十年,卒。

  次子襲授曲先塔林左副元帥,尋卒。弟塔海忽都襲,進鎮國上將軍都元帥,改授四川蒙古副都萬戶。至治二年,以疾退。子勃羅帖木兒襲。

  紐兒傑,脫脫裏臺氏。身長八尺。善騎射,能造弓矢。嘗道逢太祖騎士別那顏,邀與俱見太祖,視其所挾弓矢甚佳,問誰造者,對曰:「臣自造之。」適有野鳧翔於前,射之,獲其二,並以二矢獻而退。別那顏從之至所後,見其子布智兒,別那顏奇之,許以女妻。布智兒父子遂俱事太祖。紐兒傑賜號拔都,憲宗時卒。

  布智兒,從徵回回、斡羅斯等國,每臨敵,必力戰。嘗身中數矢,太祖親視之,今人拔其矢,流血,悶僕幾絕。太祖命取一牛,剖其腹,納布智兒於牛腹,浸熱血中,移時遂蘇。憲宗即位,以布智兒充燕京等處行尚書省事、天下諸路也可札魯包赤,印造寶鈔。賜七寶全帶只孫十襲,又賜蔚州、定安爲食邑。

  布智兒性酷暴,一日殺二十八人,內一人既杖,復追斬以試其刀,爲世祖所切責。世祖即位,布智兒附阿里不哥,有二心,帝徙布智兒於中都,使孟速思監護以往。未幾,卒。

  子四人:長好禮,事世祖,備宿衛。丞相伯顏伐宋,奏好禮督水軍攻襄樊,從渡江入臨安,以功擢昭毅大將軍、水軍翼萬戶府達魯花赤。次別帖木兒,吏部尚書。次補兒答思,雲南宣慰使。次不蘭奚,襲兄職爲水軍翼萬戶招討使,鎮江陰,移通州。子完者不花,遼陽省理問。

  唵木海,八刺忽解氏。與父孛合出俱事太祖,征伐有功。帝嘗問攻城之策,對曰:「攻城宜炮石,力重而能及遠。」帝即命唵木海爲炮手。九年,木華黎南伐,帝諭之曰:「唵木海言,攻城用炮甚善,汝能任之,何城不破。」賜金符,授隨路炮手達魯花赤。唵木海選五百餘人教之,後平諸國,多賴其力。

  太宗四年,從圍南京。憲宗二年,特授虎符,摧都元帥。從宗王旭烈兀徵木刺夷,報達,俱有功。卒。子忒木臺兒。

  忒木臺兒,以戰功授金符。襲炮手總管。至元十年,築正陽東西二城,置炮二百,與宋大戰,卻之。十三年,從丞相伯顏伐宋,駐軍臨安之皋亭山,同忙古歹等八人,率甲士三百入宋宮,取傳國寶。宋太后請解兵延見內殿,期明日出降。至期,果遣賈餘慶等奉璽寶至軍前。以功技行省斷事官,復令其於忽都答兒襲炮手總管。

  十四年,進昭勇大將軍、炮手萬戶,佩元降虎符,鎮平江之常熟。州有亂民擁衆自稱太尉者,行省會諸軍討之,忒木臺兒父子自爲一軍,斬賊酋戴太尉,擒朱太尉。十五年,兼平江路達魯花赤。尋改徽州、湖州。卒。忽都答兒後擢炮手萬戶,改授達魯花赤。卒。

  抄兒,別速氏。從太祖平諸國有功。又從伐金,歿於陣。

  子抄海,從平山東、河南。復歿於陣。

  抄海子別帖,從世祖攻鄂州,又從忽哥由太子西征大理國,亦戰歿。

  別帖子阿必察,至元五年授蒙古千戶,賜金符,從伐宋,渡江,奪陽羅堡,擢宣武將軍、蒙古軍總管,領左右手兩萬戶。下廣德,又從阿里海涯襲瓊州,帥死士奪白沙口。十六年,命管領侍衛軍。卒。

  純只海,珊竹臺氏。宿衛太祖,從征西域有功。太宗五年,授益都爲行省軍民達魯花赤,從塔出攻拔徐州。九年,以益都爲諸王伊克分地,改京兆行省都達魯花赤。至懷州,大疫,士卒多病,遂留鎮懷孟。未幾,代察罕總兵河南,復授懷盂路達魯花赤。

  十一年,同官王榮潛懷異志,伏甲,執純只海,斷其兩足跟,復以帛塞其口,置佛寺中。純只海妻喜裏伯倫率衆奪出之。純只海從二子走旁郡,乞援討殺榮。帝遣使至懷盂,以榮妻孥資產賜純只海,驅城中萬餘人至郭外戮之。純只海力爭曰:「罪在榮一人,於民何與?若朝廷怒使者不殺,吾任其咎。」使者還奏,帝韙其言。純只海給榮妻孥券,縱爲良民,以其宅爲官廨,一無所取。郡人德之,爲立生祠。入覲,帝以純只海太祖舊臣,賜第於和林。尋卒,敕葬山陵之側。皇慶初,贈推忠宣力功臣、金紫光祿大夫、上柱國、溫國公,諡忠襄。後又贈宣忠協力崇仁佐運功臣,進封定西王。

  六子,知名者曰塔出,曰昂阿刺,曰大達立。塔出,襲管軍總管,早卒。昂阿刺,襲懷孟路達魯花赤。孫臺加□,瓜州等處達魯花赤,改鎮守徽州路泰州萬戶府達魯花赤。卒,子脫烈襲。脫烈子帖古迭兒。

  帖古迭兒,字元卿。襲父職,治軍嚴整,百姓安之。前後累平劇賊。漳州李志甫叛,江浙萬戶以兵會討者九人。帖古迭兒偉貌虯髯,賊稱爲黃鬍子萬戶,見輒敗走。平居延接儒生,詰經義,恂恂如寒素云。

  大達裏,純只海第六子也。中統初,兄塔出以管軍總管卒,其母攜塔出於黃頭暨大達裏入見,詔大達裏襲兄職,大達裏讓於黃頭,上嘉其能讓,別授大達裏懷盂軍奧魯官。

  中統三年,從大軍破李璮。至元六年,從大軍攻襄、樊,築萬山堡,俱有功。九年,宋將張順自襄陽乘夜突,圖走,大達裏率所部以火攻之,盡殲其衆,生擒都統副將四人,獲戰艦二十艘。又從大軍圍安陽堡。主將錄前後功,奏上,世祖大悅曰:「大達里名閥,朕所知,他日當大用之。」賜白金、錦段有差。十一年,樊城降,進攻襄陽,大達裏請說其守將納款。及入城,守將呂文煥宴大達裏於城樓,盟而出。後三日,文煥出降。伯顏與諸將議攻郢州,大達裏言:「郢州據北岸,城堅,攻不易。」伯顏使大達裏率千騎巡視形勢,至黃家原,有小河入漢江約十里。歸言:請越郢不攻,徑渡江可也,衆謂:「水淺,何以行舟?」大達裏請編竹藉淖上曳之行,伯顏從之。郢將趙都統率萬騎來追,大達裏爲殿,敗之,斬趙都統,抵漢口。大達裏言:「敵皆鉅艦,吾舟十不當一。可分攻陽邏堡,夜以勁卒乘戰艦溯流,搗其不備,南岸可得也。」伯顏、阿術與大達裏意合,話旦,遂登南岸。鄂、漢、黃、蘄既下,伯顏留大達裏與鄭鼎守蘄州,曰:「以鼎之勇,大達裏之智,足以禦敵矣」。

  十三年,移大達裏守建德。未幾,衢、婺等州皆叛,宣撫使唆都討之。大達裏宴唆都於射圃,衆報賊且至,大達裏與諸將擊球爲樂,如不聞。密與唆都引兵出,大破之,境內以安。十七年,賜金虎符,遷福建道宣慰使兼萬戶。卒。贈平章政事、柱國、溫國公,諡恭惠。

  子和卓,襲總管,次帖木兒,吏部郎中;次咬住;次合刺,萬戶。

  咬住,以功臣子入直宿衛。從大達裏下襄、樊,所至有功,授行軍上千戶。大達裏卒,以昭勇大將軍、虎符萬戶,將其父軍。尋奉旨:「爾祖純只海,事太祖,徵帶陽汗、回鶻、唐兀,爾父大達裏,佐俾顏、阿術伐宋;爾惟胄嗣,可任父官。」即授鎮國上將軍、福建宣慰使、管軍萬戶。

  時江南初定,多反仍,咬住弭亂未萌,民翕然頌之。未幾,改懷盂萬戶府達魯花赤,又換建德路達魯花赤。楊振龍叛,咬住擒斬之。行省責吱住擅發兵,竟抑其功賞,咬住詞不屈。又從行省平章史槓討處、婺二州賊,釋俘口萬餘。

  至元二十九年,省臣入覲,奏咬住勞績。帝曰:「咬住,朕所知者。」擢徵行左軍元帥。

  咬住在鎮十年,律下嚴,無敢恣橫者。大德二年,致仕。以子察罕襲職。七年,起爲大宗王府也可札魯花赤。至大元年,卒,年五十八。贈榮祿大夫、平章政事、溫國公,諡懿靖。子鐵木兒,襲萬戶,官至章佩太監

 卷一百二十八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