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二十九 新元史
卷一百三十·列傳第二十七
卷一百三十一 

闊闊不花 按札兒(忙漢 拙赤哥) 肖乃台(抹兀答兒 兀魯台 脫落合察兒) 吾也而 拔不忽 槊直腯魯華(撒吉思卜 華明安答兒) 乃丹 忒木台(奧魯赤 脫桓不花)

闊闊不花,按攤脫脫里氏。魁岸,有膂力。太祖命木華黎伐金,分水馬赤爲五部,各置將一人,闊闊不花爲五部前鋒都元帥。性不嗜殺,以威信服人。略定濱、隸諸州,俘流民四百餘口,俱籍其姓名,遣歸鄉里。徇益都,守將迎降,悉以財物分賜將士。

太宗四年,從大軍攻汴,分兵渡淮,略壽州,射書諭以禍福。城人感泣,以彩輿奉金公主開門送款。闊闊不花下令,軍士擅入城剽掠者死,城中帖然。公主,哀宗之姑,東海郡侯女,所謂小四公主者也。

八年,太宗命五部將分鎮中原;闊闊不花鎮益都、濟南,按札兒鎮平陽、太原,孛羅鎮真定,肖乃台鎮大名,怯烈台鎮東平。括民匠,得七十二萬戶,以三千戶賜五部將。闊闊不花得戶六百,立官治其賦,俾置長吏,歲給五戶絲。以疾卒。

子黃頭代爲木馬赤都元帥,從丞相伯顏伐宋,道卒。子東哥馬襲職,累遷右都威衛千戶,卒。

按札兒,客列亦禿別千氏。從太祖伐金,尋隸國王木華黎摩下,充五先鋒之一,轉戰河北、山東、山西及遼左,無役不從。

太祖十四年,河中府降,木華黎北還,以按札兒領前鋒總帥,攝國王事,統所部屯平陽。金將乞石烈牙吾答屯陝西,窺伺河東,畏按札兒成名,不敢犯。十七年,元帥石天應守河中,作浮橋於河,通陝西。明年正月二日,金將侯小叔自中條山乘夜來襲,城陷,天應死之。小叔燒浮橋以自守。按札兒自平陽進兵,攻殺小叔,復取河中。

是年三月,木華黎卒,孛魯嗣國王,以平陽重地,仍令按札兒屯戍。太宗元年,金將武仙圍潞州,嗣國王塔思由大同南下援之。武仙退駐州東十餘里,塔思至,營壘未定。是夜,金將布哈來襲,我軍戰不利,按札兒之妻奴丹氏被獲,送於汴京。金主聞按札兒名,因召見奴丹氏,謂之曰:「今縱爾還,能偕爾夫來,當有厚賞。」奴丹氏佯諾之,遂得還。太宗聞而嘉之,詔奴丹氏預前鋒事。

二年,按札兒從駕圍風翔,明年克之。四年正月,又從塔思會拖雷兵,破金師於鈞州三峯山。四月,車駕北還,留按札兒偕都元帥速不合圍汴。城中識按札兒旗幟,懼曰:「其妻猶勇且義,況其夫乎!」金亡,論功,賜平陽廣大百十有因、驅戶三十、獵戶四。未幾,卒。二子:曰忙漢,曰拙赤哥。

至元十五年,忙漢爲管軍千戶。先後從徵乃顏、海都。二十七年,授蒙古侍衛親軍千戶,佩金符。元貞元年,命領探馬赤軍,從宗王出伯西征。改授昭信校尉、右都衛成千戶。大德元年,召還。至大四年,卒。子乃蠻襲。

拙赤哥,從世祖渡江,圍鄂州。至元三年,從諸王不者克徵李璮,戰死。

子闊闊術,爲御史臺都事。三十一年,國王速渾察之孫碩德既歿,家有故璽,將鬻之,命闊闊術以示中丞崔彧、御史楊桓辨,其文曰:「受命于天,既壽永昌」,以爲秦璽也。彧獻之皇太子妃,賜闊闊術鈔二千五百貫、金織文緞二。成宗嗣位,授闊闊術僉漢中道廉訪司事,終廉訪使。

肖乃台,客列亦禿別干氏。以忠勇侍太祖左右。時木華黎、博爾本爲左右萬戶,太祖從容間肖乃台:「汝願誰屬?」對言:「願屬木華攀。」即賜金符,領蒙古軍,隸木華黎麾下爲前鋒。

二十年,武仙殺史天倪,據真定以叛。監軍李伯佑求援於嗣國王孛魯,孛魯命肖乃台帥蒙古兵三千,與史大澤兵合進逼中山。仙遣驍將葛鐵槍來拒,肖乃台擊之,敗諸新樂。會日莫,阻水爲營。賊宵遁,遂取中山、無極,進拔趙州。仙棄真定,奔雙門砦。肖乃台與天澤入城,撫定其民。未幾,仙潛結水軍爲內應,夜開城南門納仙。肖乃台倉卒以步卒七十大逾垣奔藁城。遲明,部曲稍集,勢復振,還攻真定。仙奔西山抱犢寨。將士忿城民反覆,驅萬餘人出,將屠之。肖乃台曰:「反覆在賊,小民被其迫脅,何罪焉?若不勝一朝之忿,匪唯自屈其力,且堅他城下降之心。」殺叛者三百人,餘盡釋之。

初,仙之叛也,其弟貴質國王中軍,聞而遁去。肖乃台遣弟撤寒遣及於紫荊關斬之,俘其妻子而還。肖乃台遂逾太行,拔太原長勝寨,斬仙治中盧奴。引兵而東,敗宋宋將彭義斌,追斬之。至大名,守將蘇椿以城降。進敗金安撫王立剛於陽谷,金東平行宮蒙古綱棄城遁,別將邀擊敗之,遂定東平。又與蒙古不花徇河北懷、衛、盂諸州。

太宗四年,從大軍渡河,徇睢陽。至陽驛後,遇金將完顏兀裏及慶山奴,臨陣折兀裏。慶山奴走,馬躓,擒之。五年,金哀宗入蔡,塔察兒會宋師圍之。肖乃台與史天澤分攻城北面。六年正月,結筏渡汝水,血戰連日,克之。金亡,肖乃台功多,命並將史氏三萬戶軍,鎮東平。八年,賜食東平三百戶,且命嚴實爲治第宅,分拔牧地,日膳供二羊及衣糧等。以老病卒。子七人,抹兀塔凡、兀魯台最知名。

抹兀培兒,從嗣國王忽林池行省於襄陽,略地兩淮。憲宗八年,從世祖渡江,攻鄂州。中統元年,從討阿藍答兒、渾都海,有功。二年,從敗阿里不哥於昔木士。三年,從平李璮。授提舉本投下諸色匠戶達魯花赤。卒。子四人,火你赤,江南行合御史大夫。

肖乃台次子兀魯台,中統三年從百高山奉旨拘集探馬赤軍,授本軍千戶。至元八年,授武略將軍,佩銀符。十年,從攻樊城,以功換金符。十一年,從渡江伐宋,以功累進武節將軍。明年四月,卒于軍中。

子脫落合察兒襲職,從參政阿刺罕攻獨鬆關,授宣武將軍,尋命管領侍衛軍。樞密院錄其渡江以來前後功,十八年進懷遠大將軍。二十年,江西行省命討武寧叛賊董琦,平之,換虎符,授江州萬戶府達魯花赤。二十四年,移鎮湖州,成張文惠、羅半天等嘯聚,奉江西行樞密院檄討之,斬成首羅大老、李尊長等。卒于軍。

吾也而,撤勒只兀歹氏。父圖魯華察,以武勇稱。吾也而狀貌甚偉,腰大十圍。

太祖六年冬,與者別襲破東京。十年,從木華黎取北京,即北京總管、權兵馬都元帥。金將撻魯據惠和漁河口不下,擊斬之。又帥史天祥禽趙守玉於興州。明年,木華黎討錦州張致,吾也而別將攻溜石山。致平,以功賞馬十匹、甲正事。十二年,興州監軍興兒叛,吾也而往討,所乘馬中箭殖,仍力戰破賊。十五年,從木華黎圍東平,先登陷陣,生挾二將以還。明年,從攻延安,不克,矢中右股。攻鄜州克之,禽金驍將張鐵槍以獻。又明年,從攻鳳翔不下。

十八年,從嗣國王孛魯征西夏。明年,克銀州。二十一年三月。從郡王帶孫圍李全於益都,全降,所屬三十餘城悉下。太宗元年。入覲。命與札刺亦兒台豁兒赤徵遼東。三年,又同徵高麗,克受、開、龍、宣、泰、葭等十餘城。高麗懼,請和,乃還。既而復叛,再討之。十二年,攻拔昌、朔等州,高麗屢乞罷兵,吾比而諭之曰:「若能送質子則可。」十三年四月,王■〈日育攵〉乃以族子永寧公綧爲己子,充禿魯花,從吾也而入朝。以功爲北京、東京、廣寧、蓋州、平州、泰州、開元七路兵馬都元帥,佩虎符。

定宗時,高麗歲貢不入。憲宗即位,召問其事。對曰:「臣雖老,倘藉威靈,指揮三軍,敵國猶可克,況東夷小醜乎?」帝壯其言,問飲酒幾何?對曰:「唯所賜。」時有一駙馬在側,素能飲,帝命與角飲爲笑,賜錦衣、名馬。俄謝病歸。七年,復來朝,憲宗閔其老,曰:「太祖時老臣,獨卿無恙。」賜賚甚厚,以其仲子阿海代之領軍。八年秋九月,卒,年九十有六。追封營國公,諡忠勇。子撒禮。

撒禮子拔不忽,幼穎悟,其師周正方更名之曰介,字仲清。初爲同知北京轉運司事,累遷濮州尹、平灤路總管、江南浙西道提刑按察使,移山北淮東道,召爲刑部尚書,復除江東宣慰使。以病目去官,延名儒張須立、吳澄教其子。至大元年卒。

槊直腯魯華,蒙吉克烈氏。率其部二百人從太祖徵乃蠻、西夏有功。及伐金,使爲木華黎前鋒,襲金羣牧監獲戰馬甚衆,分屬諸軍,軍勢大振。七年,從破遼東、西諸州,唯東京未下,獲金使,遣往諭之。槊直腯魯華曰:「東京,金舊都,備嚴而守固,攻之未易下,以計破之可也。請易眼與其使偕往說之,彼將不疑,俟其門開,以大軍赴之,則克矣。」如其計,遂取東京。後從攻大名,中流矢卒。武宗時,贈太傅,追封衛國公,諡武敏。子撒吉思卜華。

撒吉思卜華,嗣其父職。太宗元年,賜金符,安輯河北、山東諸州。史天澤爲真定、河間、濟南、東平、大名五路萬戶,命撒吉思卜華佩金虎符以達魯花赤監其軍。

金宣宗徙汴,立河平軍於新衛以自固。撒吉思卜華數攻之,不拔。四年正月,太宗自白坡濟河而南,撒吉思卜華渡自河陰,攻鄭州,守將馬伯堅降。及金哀宗出奔,帝命撒吉思卜華追躡之。會其節度使斜捻阿卜棄新衛赴汴,撒吉思卜華遂入而據之。明年正月,哀宗自黃陵岡濟河。撒吉思卜華與其將白撒戰於白公廟,敗之。

哀宗走歸德,撒吉思卜華薄北門而軍,左右皆水。史天澤言於撒吉思卜華曰:「此非駐兵之地,彼若來犯,則進退失據矣。」不聽。先是,河北之戰,金將蒲察官奴之母爲蒙古軍所得,挾之採爲誘降計。官奴即因母與忒木合約和,詭言欲劫金主降。忒木台信之,還其母,因定和計。官奴日往來軍中講議,或乘舟中流會飲,探知撒吉思卜華營在王家寺。遂以五月五日,帥其忠孝軍四百五十人,出南門登舟,由東而北。我軍習見官奴往來,猶以爲議和也,不設備。是夜,殺我外堤邏卒,四更至王家寺斫營。我軍倉卒接戰,官奴軍小卻,以小船載其軍七十人自後夾攻。撒吉思卜華腹背受敵,一軍皆覆,溺水死者凡三千五百餘人。

金亡,命大臣忽都虎料民分封功臣。撒吉思卜華妻楊氏自陳曰:「吾舅及失皆死國事,獨見遺,何也?」事聞,賜新衛民二百戶。撒吉思卜華贈太師,追封衛國公,諡忠武。弟明安答兒。

明安答兒,善騎射。撒吉思卜華戰歿,嗣國王塔思承製以明安答兒領其行營。尋授蒙古漢軍萬戶。後從圍淮安,因糧於敵,未嘗匱乏,軍士咸樂爲用。憲宗三年,從昔烈門太子伐宋,卒於鈞州。贈太保,追封衛國公,諡武毅。

子腯虎,從世祖北征叛王,挺戈出入其陣。帝壯之,賜號拔都,賜白金四百五十兩。從討李璮,亦有戰功。次子普蘭溪,光錄大夫、徽政使。

乃丹,達裏伯氏。其部落在和林之外千餘里,世有都刺合之地。乃丹聞太祖起兵,率其衆來附,命隸國王木華黎部下,從收雲中、九原,取遼西,俱有功。卒。子二人:忻都、合刺。

忻都,以材武從國王平河朔,早卒。子兒人:哈剌、朵忽蘭、瘦瘦兒、阿里罕、愛不哥察兒、忽里罕、萬奴、衆家奴、忙驢,皆有勇略,常爲諸軍冠。忽里罕、萬奴、阿里罕子高奴及合劉子紐鄰,俱戰及。愛不哥察兒,至大元年授宣撫將軍、韶州路達魯花赤,卒。子納懷,廉鎮端直,武宗聞其名拜監察御史,累官吉安路總管,兼管勸農事。

忒木台,札利台氏。祖豁火察兒、父朔魯罕俱驍勇、善騎射。太祖親征,豁火察兒常爲前鋒。朔魯罕,從太祖敗金人於野狐嶺,中流矢,帝親爲傅藥。及卒,帝嘆息曰:「朔魯罕,吾之一臂,今亡矣。」賜其家馬四百匹、錦綺萬段。

忒木台,從徵康裏,俘其部長以獻。又從太祖征西夏有功。木華黎卒,命忒木台以行省領兀魯、忙兀、怯烈、宏吉刺、札刺兒五部之衆。河南平,賜戶二千。從憲宗徵蜀,卒于軍。忒木台嘗屯兵河南、太原、平陽,民德之。及卒,皆爲立祠。子奧魯赤。

奧魯赤,早事憲宗,特見親任,從攻釣魚山。至元五年,又從阿木攻襄陽,授蒙古軍萬戶。明年,賜虎符,襲父職,領蒙古軍四萬戶。十一年,從伯顏渡江,圍鄂州。遣許千戶同宋俘持金符抵城東南門招之,守將張晏然以城降。遷昭毅大將軍。大兵出獨鬆關,宋兵敗潰。

十三年,宋主降,分討不下州郡,加鎮國大將軍、行省參知政事。未幾,行湖北道宣慰使,詔括逃亡;有司拘良民千餘人,無所歸,衆議隸於官。奧魯赤曰:「民被兵,幸而骨肉完聚,復羈之可乎?」悉縱爲民。徵詣闕,賜賚優渥,擢行省左丞,行宣慰使。十八年,移宣慰司於澧州,討平劇喊周龍等。復召入覲,進右丞,改荊湖行樞密院副使。

二十三年,拜湖廣行省平章政事。夏四月,詔詣上都,命佐鎮南王徵交趾。以其子脫桓不花襲萬戶;既而,師出無功,改江西行省平章政事。二十六年,以疾乞退,不允,改同知行樞密院事。

成宗即位,進光錄大夫、江西行省平章政事。大德元年,卒,年六十六。贈推忠開武協運佐治功臣、金紫光祿大夫、大司徒、上柱國,追封鄭國公,諡忠宣。二子:拜住、脫桓不花。

拜住,蒙古親軍副都指揮使。

脫桓不花,行省左丞、蒙古軍都萬戶。從世祖徵乃顏有功。又佐仁宗入定內難,拜湖廣行省平章政事,進左丞相。卒,贈守忠翊正濟美演德功臣、上柱國,追封鄭國公,諡宣簡。二子:普答刺吉、察罕估木兒。

普答刺吉,襲都萬戶,樞密副使。卒,贈保忠經武致德宣惠功臣、江西行省右丞,追封常山郡公,諡榮襄。

察罕估木兒,襲都萬戶。

 卷一百二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