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三十四 新元史
卷一百三十五 列傳第三十二
卷一百三十六 

卷一百三十五·列傳第三十二

 

  耶律阿海 禿花 禿滿答兒 忙古帶移剌捏兒 買奴石抹也先 查剌庫祿滿 石抹明安咸得卜 孛迭兒石抹海住 世昌耶律忒末 天祐

  耶律阿海,金桓州尹撒八兒之孫,尚書奏事官脫迭兒之子也。善騎射,通諸國語。金末,使於王汗,見太祖姿貌異常,因進言:「金國戎備廢弛,俗日侈肆,亡可立待。」帝吝曰:「汝肯臣我,以何爲信?」阿海對曰:「願以子弟爲質。」明年,復出使,與弟禿花俱往,慰勞加厚,遂以禿花爲質,直宿衛,阿海亦留事太祖,參預機謀,常在左右。

  及王汗來襲,太祖與諸將同休慼者,飲巴泐渚納水爲盟,阿海兄弟皆預焉。既敗王汗,金人訝阿海久不反,命拘其家屬於漬州。阿海殊不介意。帝聞之,妻以貴臣之女,給戶食其賦。從阿攻西夏諸國,累有功。

  太祖即位,敕大將者別略地漠南,阿海爲先鋒。六年,從破烏沙堡。八年,從拔宣德,乘勝次居庸北口。阿海奏曰:「好生乃聖人之德,願止殺掠,以應天心。」帝嘉納焉。遂分兵略燕南,山東諸路,還駐中都近效。金主懼,請和。太祖諭其使曰:「阿海妻子,佑故拘繫弗遣?」金人即歸其妻子。

  九年拜太師,行中書省事。從帝攻西域,拔布哈爾、撒馬爾幹等城,留監撒馬爾幹。未幾,以疾卒,年七十三。至元十年,追諡忠武。

  三子:長忙古臺、次綿思哥,次捏兒訝。

  忙古臺,太祖時佩虎符、監戰左副元帥,階金紫光祿大夫,管領契丹、漢軍,守中都,招安水泊等處。卒,無子。

  捏兒哥,佩虎符爲右丞,行省遼東。萬奴叛,舉家遇害。

  綿思哥,襲太師,監撒馬爾幹城。久之。請還內郡。改中都路也可達魯花赤,佩虎符。卒。

  二子,買哥,通諸國語,太祖時爲奉御,賜只孫服,襲其父職。時供億浩繁,佞貸於民,買哥悉私帑償之。事聞,賜銀萬兩。從憲宗攻蜀,師次釣魚山,卒于軍。妻移剌氏。以哀毀卒,特諡貞靜夫人。七子,知名者曰:老哥、驢馬。

  老哥,歷捉刑按察使,入爲中書左丞。

  驢馬,備宿衛爲必闍赤,遷右衛親軍都指揮使。至元二十四年,世祖宴於柳林,命驢馬居其父位次,賜只孫服。二十五年,戍哈丹禿,有戰功,以老乞骸骨。

  驢馬七子:五臺奴,襲父職;拔都兒,中書右丞:文謙,興國路總管;卜花。早卒。蒙古不花,荊湖北追宣慰使;虎都不花,一名文炳,潮州同知;萬奴,人匠副總管。

  禿花。又譯爲統灰,國語質子也。帝即位,封千戶,與阿海同親任用事。從伐金,爲嚮導,率劉伯林一軍招降山後諸州。九年,金將斫答、札剌兒來降,太祖命與石抹明安會攻中都。又從木華黎收山東、河北有功,拜太傅、總領也可那延。封濮國公,賜虎符、銀印,歲給錦幣三百六十匹,鎮宣德。大樂即位,立漢軍七萬戶,以禿花統萬戶札剌兒、劉黑馬、史天澤伐金。卒於西和州。

  子朱哥嗣,仍統劉總馬等諸萬戶,與都元帥塔海紺卜伐蜀,卒于軍。子寶童有疾不任事,以朱哥帥弟買住嗣,別授寶童隨路新軍總管。買住言於憲宗曰:「今欲滅朱,當先定成都以爲根本。」帝然之。使率諸軍攻嘉定,末下而卒。以兄百家奴嗣。

  自朱哥至百家奴,並襲大傅、領也可那延。

  禿滿答兒,百家奴子也,常留中宿衛,後代百家奴爲成都管軍萬戶。

  至元十一年,從忽敦攻嘉定,侈平康寨以守之,十二年,從汪田可攻九頂山,嘉定降。又從忽教徇瀘、敘諸州,圍重慶,守合江口,又以舟師塞龍門,敗其投兵,十三年,小滬州叛,從汪田可攻之,瀘州堅守不下,禿滿答兒夜率所都,奪其水城。黎明,遂克瀘州。復從圍重慶,敗守將張珏於城下,重慶降。賜虎符,投夔州路招討使。遷四川東道宣慰使,仍兼夔州路招討使,改同僉四川等處行樞密院衙,遷四川行省左丞,尚書省立,改尚書省左丞,迸右丞。卒。

  忙古帶,寶重子也。沈雄有膽略,世祖時,賜金符,襲父職爲隨路新軍總管,統領山西兩路新軍。從行省也速帶兒徵蜀,攻拔重慶、滬州,俱有攻,擢萬戶。至元二十一年,遷雲南都元帥,從攻羅必甸,詔率所部人緬,迎雲甫王。金齒、白衣、答奔諸蠻住往伏險要爲劫掠。忙古帶奮擊敗之,凡十餘戰,開金齒道,奉王以歸,遷副都元帥。二十四年,從諸王阿臺徵交趾,至白鶴江,與交趾文王戰,奪其戰艦八十七艘。又從雲南王攻必甸,破之。二十九年,人覲,賜金、幣有差。

  成宗即位,擢鎮國上將軍,授烏撒烏蒙等處宣慰使,兼管軍萬戶。遷大理金齒等處宣慰使都元帥。六年,烏撒、羅羅斯叛,雲南行省使忙古帶討平之。事聞,賜鈔三千貫、銀五十兩、金鞍轡、弓矢,以旌其功。九年,討普安羅雄州叛賊阿填。晝夜不解甲,一曰之間合戰者九,擒阿填殺之。十年。進驃騎衛上將軍,邂授雲南諸路行中書省左丞,行大理金齒等處宣使使、都元帥。十一年,卒於大吉州。年五十八。至大四年,贈龍虎衛上將軍、平章政事,迫封濮國公,諡威愍。子,火你赤。船橋萬戶達魯花赤,旺札魯術花,雲南諸路兵馬右副元帥。

  移剌捏兒,契丹人,沈毅多謀略。金人慾官之,辭不受。聞太祖舉兵,私謂所親曰:「爲國復仇,此其時矣!」率其衆百餘人來降且獻伐金十策、帝召見,與語,奇之,喝名賽因必闍赤。又問生於何地。捏兒對曰:「霸州。」因號爲霸州元帥。

  太祖十年,授兵馬都元帥,佐木華黎取北京,及張致據錦州叛,使捏兒吾也而、脫蘭闍裏必合兵討之。致平,遷龍虎衛上將軍、兵馬都提控元帥。興州達魯花赤重兒叛,復與吾也兒討平之,賜金虎符。

  從木華黎圍風翔,先登,手殺數十人,左臂中流矢,裹創進攻丹、延諸州。木華黎止之,對曰:「創不至死,敢自愛耶!」木華黎壯之,贈以所乘白馬。明日,介其馬,飾以朱纓,簡驍騎七十人,與金人戰。木華黎登高望之,見其馳突萬衆中,曰:「此霸州元帥也。」金人大敗,丹、延十餘城皆降,遷軍民都達魯花赤、都提控元帥,兼興勝府尹。

  二十一年,從太祖徵河西,取甘、合、辛、蛇等州。復從郡王帶孫攻益都,下膠、萊、淄等州,大宗元年,卒。追贈推忠定力保德功臣、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封定目公,諡武顏。子買奴。

  買奴,太宗召見,問曰:「汝年小,能襲父爵乎?對曰:「臣雖年小,國法不小。」太宗異其對,顧左右曰:「此兒甚肖其父。」以爲爲商州等處達魯花赤,兼徵行萬戶。

  從札刺亦兒臺攻高麗花涼城,監軍張翼、劉拔都隕於敵,買奴怒曰:「兩將陷賊,義不獨生!」力戰,斬其大將一人。進攻開州,獲守將金沙密,遂下龍、宜、雲、泰等十四城。

  太宗五年,從諸王阿勒赤歹徵蒲鮮萬奴,有功。未幾,召還。興州趙祚反,土豪楊買驢等附之。仍從阿勒赤歹往討,斬城將董蠻等,圍買驢於險樹塞。三月不下。買奴令健卒劉五兒循塞北小徑上大樹,懸繩引百人登,直前奮擊,買驢投崖死,餘黨悉平。以功賜金鞍良馬。

  又從唐古徵高麗,圍王京,取其西京而還。賜金鎖甲,加鎮國上將軍、征東大元帥,佩金符。出鎮商麗,將行,以疾卒,年四十,贈推誠效義功臣、榮祿大夫、平章政事,追封興國公,諡顯懿。

  買奴子元臣,別名哈剌哈孫。年十六,入宿衛,進止有度。世祖謂丞相各禮合孫曰:「此勳臣子,蜚凡器也。」以爲怯薛必闍赤,襲千戶,將其父軍。從伐宋,攻淮西,戍清口,取瓜州,下通、泰諸州。至元年十三年,預平宋功,進階武義將軍、中衛親軍總管,佩金虎符。

  十四年,翁吉剌部只兒瓦臺叛,圍應昌,時皇女魯國僅在圍中,元臣帥所總兵馳救,擊敗只兒瓦臺,追執諸魚兒濼。公主賜賚其厚,秦請暫留元臣鎮應昌,以安反側。心中有居一歲,召還,遷明威將軍、後懷親軍副都指揮,還鎮。又三歲,召還。加昭勇大將軍。十九年,世祖以所籍沒權臣阿合馬家婦人賜這,辭曰:「臣家世清素,不敢自污。」帝嘉嘆不已。

  二十二年,進昭毅大將軍,同僉江淮行樞密院事;院罷,歸高州,車駕親征乃顏,元臣率家僮五十人謁行在,自請扈駕討賊。二十八年,移僉湖廣行樞密院。時溪洞施、容等州蠻獠作亂,元工具書親入敵境,諭降其酋魯萬醜。三十年,卒於官。贈安遠功臣、龍虎上將軍、同知樞密院事,追封興國公,諡忠靖。

  子迪,中奉大夫、湖廣宣慰使都元帥。

  石抹也先。本遼述律氏,遼之後族也,入金後改石抹氏。祖庫烈兒,誓不食金祿,率部落元徙,年九十而卒。父脫畢察兒,有五子,也先其仲子也。

  年十歲,從其父問遼亡事,即憤曰:「兒能復之。」及長,勇力過人,多智謀。金人徵爲奚部長,讓其兄贍德納,而自匿於北野山,射狐兔以食。聞太祖起朔方,即來降,建言:「北京,金根本地,先取之,則中原可傳檄而定。」太祖悅,命隸木華黎麾下取北京。

  師次高州,木華黎使也先率千騎爲先鋒。也先曰:「兵貴出奇,何用多爲?」諜知金新易北京留宋將至,也先與數騎邀而殺之。懷其敕命徑至北京,謂守門者曰:「我新留守也。」入府中,問吏列兵城上何爲?吏以邊備對。也先命盡撒之,曰:「寇至在我,無勞爾輩。」是夜,下令易置其將佐部伍。越三日,木華黎至,也先開門納這,得戶十萬八千、兵十萬、資糧器械山積,降金將寅答虎等四十一人、城邑三十有二。

  木華黎以北京抗命,城下,將屠之。也先諫曰:「降而復屠,則未下者,人將死守,天下何時可定?」因以其事上聞,詔赦之,授也先御史大夫,領疚達魯花赤。時石天應等據興中府,也先分兵降之,秦以爲興中尹。又副脫忽蘭闍裏必,監張鯨等取燕南未下州縣。至平州,鯨稱疾不行,也先執鯨送行在。帝責之,鯨對:「臣實病,非敢叛也。」帝曰:「今呼汝弟致質,當活汝。」鯨諾宵遁,也先追斬之,時致已殺使者應其兄矣。致伏誅,也先籍其私養士十萬二千人號黑軍,上於朝,賜虎符,進鎮國上將軍,以御史大夫提控諸路元帥府事。

  後從木華黎攻蠡州北城,先登,中礧石卒,年四十一。子:查剌,次咸錫博羅、侃。

  查剌,亦善射,襲御史大夫,領黑軍。太祖十四年,詔以黑軍分屯真定、固定、太原、平陽諸郡。及南征,盡以黑軍爲前列,敗金將白撒、官奴於河北。渡河再戰,盡殲其衆。論功,黑軍爲最。太宗五年,從國王塔思討萬奴,獲之,事具《萬奴傳》。十三年,授真定、北京兩路達魯花赤。卒,年四十。四子:庫祿滿。

  庫祿滿,卓犖有大志。關弓滿石。畫的去百步射之,無不中。襲父職爲黑軍總管。憲宗八年,從大軍攻襄陽,晝夜苦戰,與從弟度剌攀去弟而上,手條數百人。度剌死之,中統三年,從討李璮於濟南分地以守。璮數率精銳衝突,庫祿滿輒挫之。後攻城,中流矢,年四二一。

  庫祿滿臨陣,每身先士卒。或之,曰:「惡死好生,人之常情。吾不以身率之,誰肯捐軀以效命乎?男子當援桴死事,郵局咕咕死屍牖下,效兒子耶?」聞者壯之,子良輔、家兒良輔,襲總管。至元十七年,以功擢昭毅大將軍、沿海副都元帥。二十一年,改沿海上副萬戶。大德十一,致仕。子繼祖,襲萬戶。

  家兒,豐縣尹。

  繼祖子宜孫,自有傳。

  石抹明安,桓州人。幼嘗騎杖左邊馬,令羣兒前導,行列整肅,無譁者,父老見而異之。

  太祖七年,大軍克金撫州,金主命紇石烈九斤來援,明安爲裨將,陣於溫根達阪。九斤謂明安曰:「汝嘗至蒙古,識其汗,可往見之,問舉兵之故,彼若不遜,即詬之。」明安如所戒,太祖使縛以俟命。即而大金兵,太祖召見明安詰之曰:「我與汝無怨,奈何之辱我:。」明安曰:「臣欲歸順,恐九斤見疑,故如所戒,得所乘機至上前,不然何以自達?」太祖善其言,釋之。八年,金復遣明安等乞和,太祖允之。後來降,太祖命領蒙古軍撫定雲中東西兩路。

  九年,金言遷汴,其糺軍斫答等殺其主帥來降。是時,太祖欲休兵北還,明安諫曰:「金有天下十七路,我甫雲中兩路。使彼併力而來,則難敵矣。且山前民久不習戰。可傳檄而定,後貴神速,豈宜猶豫!」太祖從之,即命明安與撒木哈由古北口進圍中都。諸將議屠城,明安奏曰:「攻而後降,城中人固當死,若生之,則州郡之未附者必聞風自至。」太祖從之。

  十年春正月,克通州,金將蒲察七斤降。是時,中都圍急,金主遣御史中丞李英、元帥左都監烏古論慶壽來,援人負糧三斗,慶壽亦自負以率其衆。明安將五百騎邀之,遇於永清,佯敗。金兵來追,大破之,獲李英及糧車千餘,未幾。全將完顏合住、監軍阿興鬆哥,復以步兵萬二千人來接。明安將三千騎,戰於涿州碇風察,復破之,獲鬆哥,合住遁。四月,克萬寧官及富、豐宜二關,分兵拔固安縣。

  初,大軍破順州,兵士縛密雲主打完顏壽孫以獻,明安用爲掾史。俄逸去復來,間其故,對曰,「有老父在城中,往就之,今已沒,故來。」明安義而釋之。五月,金丞相完顏承暉仰藥死,中都官率父老開門請降。明安諭之曰:「負固不服,非汝等罪,守者之責也。」悉宥之。仍賑以粟,衆皆感悅。

  太祖駐桓州,明安遣使告捷,即以明安守中都,加太傅。兼管蒙古、漢軍兵馬大元帥。後以疾卒,年五十有三。

  子咸得卜襲職,性貪暴,殺人盈市。耶律楚材聞之泣下,奏請禁州縣非奉璽書不得擅徵發,囚當大辟必待報,違者罪死。咸得卜始稍戢。

  次子忽都華,太宗時復爲燕京等處行尚書省事,兼蒙古、漢軍都元帥。

  石抹孛迭兒,契丹人。父桃葉兒,徙霸州,孛迭兒仕金爲霸州平曲水寨管民官。木華黎至霸州,孛迭兒迎降。木華黎奇其才,擢爲千戶。太祖九年,從木華黎覲太祖於雄州。賜銀符,充漢軍都統。太祖次牛闌山,欲盡戮漢軍,木華黎以孛迭兒可用,奏釋之,仍隸其麾下,從平高州。

  十年,授左監軍,佩金符,與都元帥吾也而分領紅羅山、北京東路漢軍,又從脫忽闌必攻洺州,城守甚堅,孛迭兒卒衆先登,拔之。十二年,從木華黎定山東沂、密等州。十三年,又從定太原、平陽、忻、代、澤、潞、汾、霍等州。十四年,又從平岢嵐、吉、隰、絳等州。擢龍虎衛上將軍、霸州等路元帥,統黑軍鎮守固安水寨。既至,令軍士屯田,且耕且戰,技荊棘,造廬舍。效年之後,城郭悉完,爲燕京之外蔽。

  太宗二年,人覲,賜金符。三年,從國王塔思定河南。五年,從討萬奴於遼東,平之。孛迭大小百餘戰,所至有功,七十以疾卒。

  石抹海住,名德亨,字仲通,以小字行。木華黎承製授館陶縣尹。從克磁州,未嘗戮一人。又行鹿邑、太康生口五千餘,悉縱之。從攻彰德有功,遷奉國上將軍、彰德路總管,兼行軍總元帥府事。卒。石抹本遼之蕭氏,金改爲石抹氏,海住後更爲蕭氏,以復其舊云。子圭,征南千戶。

  孫世昌,字榮甫。幼端重。年十三,襲千戶,已雄傳如成人。從討李璮及復宿、蘄等州,皆有功。至元六年,宋五河口,手馘四十餘人,搏戰舟中,血流沒髁,得戰艦二。卒于軍中,年二十五。妻段氏,至元二十二年以節孝旌其門。子:恆,襲千戶,從鎮南王徵交趾。以疾歸,封武略將軍、臨漳縣男;謙,仁和縣尹。謙子賴哈不花,內邱尹。

  耶律忒末,祖醜哥,仕遼爲統軍都監,迨遼亡,醜哥夫婦俱死。

  忒末仕金,仍爲都監。宣宗遷於汴,忒末及子天祐率衆三萬內附。授忒末帥府監軍,天祐招討使,從元帥史天倪略趙州平棗、強、欒城、元氏、柏鄉、贊皇、臨城等縣。太師木華黎承輛加忒末洺州等路徵行元帥。與天祐略邢、洺、磁、相、懷、孟、招花馬劉元帥有功,木華黎又承製授忒末真定路安撫使、洺州元帥。進兵臨澤、潞,降其民六千餘戶,以功遷河北西路安撫使,兼、澤、潞元帥府事。太祖十七年,致仕,退居真定。天祐襲職,從天倪攻取益都諸城,略滄、隸,得戶七千,兼滄、棣州達魯花赤,佩金符。十九年,攻大名拔之。明年,金降將武仙據真定以叛,殺守將史天倪。忒末父子夜過逾城而出,會天倪弟天澤自北京還,遇諸滿城,合蒙古諸軍與賊戰,走武仙,復真定。朝廷以大澤襲兄爵,而以天祐鎮趙州。明年,仙復犯真定天澤奔稿城,忒末與其妻子在真定者皆陷焉。仙進遣僕劉攬兒持書誘天祐曰:「汝能殺趙州官吏以附,當活父母,仍授汝元帥,不爾盡烹之。」忒末密令攬兒語天祐曰:「仙狡猾,汝所知也,毋以我故墜其機阱,以虧忠節。」天祐得書慟哭,至稿城以書示天澤,天澤曰:「王陵之事,前史所稱,汝能遵父命,功不在王陵下也。「天祐乃趨還趙州,率衆殊死戰,仙怒,盡殺忒末家十八人。天祐戰屢捷,監軍張林密通仙,啓關納賊。天祐聽斬關出。復收散卒圍城。二十二年,賊棄城走,追至稿城,會天澤兵至,夾擊殺林。加奉國上將軍、潞州徵行元帥,兼趙州安撫使。後致仕。卒。

 卷一百三十四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六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