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三十五 新元史
卷一百三十六 列傳第三十三
卷一百三十七 

卷一百三十六·列傳第三十三

 

  仳裏伽貼木兒 嶽璘貼木兒都爾彌勢 哈剌普華偰文質 偰列篪撒吉思 答理麻哈剌阿思蘭都大塔塔統阿玉笏迷失 力渾迷失哈剌亦哈北魯 阿鄰貼木兒沙剌班 世傑班野裏術 鐵哥術孟速思 阿失貼木兒八丹 阿散亦輦真 昔班斡羅思密

  仳理伽貼木兒,畏兀兒人。國相暾欲俗之後也。

  暾欲谷數世至克直普爾,襲國相、答剌罕,錫號阿大都督。西遼授以太師、大丞相,總管內外藏事,國人稱之爲藏赤立。卒,子弼襲。嶽弼七子:曰達林思弼,曰亞思弼,曰衢仙,曰搏哥,曰博禮,曰合剌脫因,曰多和思。

  亞思弼子仳理伽貼木兒,年二六,襲國相、答剌罕。時西遼,尚強,威制畏兀兒。命太師僧沙均監其國,驕恣擅權。亦都掮患這,謀於仳理伽貼木兒。對曰:「能殺沙均挈吾衆歸大蒙古,彼且震駭矣。」遂襲殺沙均,以功加號伽理赤忽的,進授其妻明別吉號赫斯迭林。左右有之者,譛於亦都護曰:「沙均珥珠,先王寶也,仳理伽貼木兒匿之。」亦都護怒,索珠甚急。仳理貼木兒度無以自明,乃亡歸太祖;賜金虎符、獅紐銀印、金螭椅、金濟遜衣,護衛四人,以二十三城爲食邑,又賜銀五萬兩,後卒。弟嶽璘木兒。

  嶽璘貼木兒,初奉亦都護命來朝,後爲質子,從太祖征討有功,皇帝貼木格斡赤斤求師傅,帝命嶽璘貼木兒教之,以孝弟、仁厚爲先,帝聞而嘉之。

  從太宗平河南,徙酇縣民萬餘戶於樂安。俄授河南等處都達魯花赤,佩金虎符,賜宮女四人。嶽璘貼木兒所得賞賚,悉散於親舊,所過榛莽又乏水,爲之鑿井置堠,戍行旅稱便。

  以中原多盜,充斷事官。從帖木兒格格斡赤斤鎮撫燕京等路。尋復監河南等處軍民。卒。年六二七。後贈宣力保德功臣、山東道宣慰使,諡莊簡。

  子十人,日益彌勢普華,曰都督彌勢普華,曰懷朱普華,曰都爾彌勢,曰八撒普華,曰旭烈普華,曰各尚,曰合剌普華,曰猶可理普華,曰脫烈普華。

  都爾彌勢,初從撒吉思討李璮,以功授行省郎中,除博舉州沂州達魯花赤。

  伯顏伐宋,慨然曰:「此吾立功報國之日也。」叔父撒吉思嘉其志,乃舉以自代。與從子撒里蠻俱伯顏麾下。宋丞相賈似道屯於丁家洲,都爾彌勢爲前鋒,敗之。與宋殿師孫虎臣戰於焦山,又敗之。又從破常州。擢斷事官。

  宋平,授安豐路達魯花赤,權處州達魯花赤。時新附這民多阻兵自保,都爾彌勢單騎招降,兵不血刃。人以四哥佛子稱這之。阿合馬用事,乃告歸。大軍徵日本,起爲征東都元帥,又與丞相阿答海等異議,辭不行。已而大軍果無協而返。盧世榮欲薦爲參知政事,亦力辭。遷同知浙東宣慰司事,改行省郎中,累遷太平路達鑥魯花赤、廣西道提刑按察使。卒於官。

  哈剌普華,幼侍母奧敦氏居益都。嘗嘆曰:「幼而不學,必附吾宗。」嶽璘帖木兒奇其志,使習畏兀兒書及經史。記誦通敏過人。李璮叛,合剌普華與其母相朱,撒吉思以行省討賊,合剌普華從之,得其母歸。撒吉思言於世祖,召直宿衛,命至益都,置廣興、商山二治於四腳山,授商山鐵治都提舉,佩金虎符,讓職於弟,大軍伐宋,授行都漕運使,帥諸翼兵萬五五千人督饋餉。

  宋平,上疏言:「親肺腑,禮大臣,以存國家之體,興學校,獎名節,以勵天下之才。正名分。嚴,考察,以定百官之法,通錢幣,卻貢獻,以厚生民之本。」又言:「江南新附,宜登用舊族,力穡通商,馳徵薄斂,以馴撫之,不然,恐尚煩聖。」帝採用其言。

  屬漕米二十萬石。舟覆,損十之一,又每斛視都斛虧三升。時阿合馬專政。責償舟人。合剌普華抗言:「朝廷不任虧損,臣獨當其咎。」阿合馬怒,出爲寧海州達魯花赤。遷江南道宣慰使。未行,改廣東都轉運使,兼領諸番市舶。

  東莞、香山、惠州販徒搗亂,哈喇普華與招討使答失蠻討平之。條鹽法之不便者,悉除其害。按察使脫歡大爲奸利。哈剌普華劾罷之。遂與都元帥課兒伯海牙、宣慰都元帥白佐等,分討劇盜歐南喜。

  未幾,右丞唆都徵交恥,使哈剌普華護餉道。至東莞、博羅二縣界,詛硪歐鍾等。遇賊不敵,爲所執。賊欲奉爲主帥,不屈遇害於中心岡,是夕,其妻希吉特勒氏夢其來告曰:「吾死矣。」知事張德、劉閏亦夢之。贈戶部尚書、守忠全節功臣,追封高昌郡侯。諡忠愍。希吉特勒氏有節行,有司旌之。

  子偰文質,十歲時,刲股肉以愈母疾,延佑初,爲廣德路總管,改潭州路,又遷贛州路,擢同知宣慰司事、副都元帥。徭民叛,以計誘其酋龍半天等誅之。餘衆悉降。遷吉安路達魯花赤,致仕,卒。次越倫質。

  偰質五子:偰直堅、偰哲篤、偰朝吾、偰列吾、偰玉立,皆第進士。時人稱裏爲五桂坊。偰直堅,宿松縣達魯花赤。偰哲篤。吏部尚書,建議改鈔法,丞相脫脫從之。累官江西行省右丞。偰朝立,翰林待制,至正中出爲泉州達魯花赤,有名績。越倫質子善著,偰哲篤子偰百僚遜,善著子偰正宗、阿兒思蘭,皆相繼成進士。

  偰列篪,字世德,以父官江西,遂家焉。由翰林待制擢潮州達魯花赤,有惠政;至正中授河南路經歷,賊攻府城,偰列篪守北門,城且陷投井死,妻、子從殉者十一人。

  撒吉思,阿大都督和多思之次子也。爲斡赤斤國王必闍赤,領王傅。斡赤斤卒,長子只不幹蚤世,孫塔察兒幼,庶兄脫迭欲廢適自立。時乃馬真皇后稱制,撒吉思與火魯和孫馳白其事,後乃授塔察幾以皇弟寶,襲國王。撒吉思以功於火魯和和孫分治國王本部事:黑山以南撒吉思治之,其北火魯孫治之。

  撒吉思從憲宗攻釣魚山,建言宜乘勢定江甫,不當頓兵堅城下,帝不能用。及崩,阿里不哥爭立,諸王多附之,撒吉思馳見塔察兒,力言宜推戴世祖,塔察兒從之。世祖即位,聞撒吉思前言,授北京宣慰司使,仍賜宮人翁吉利剌及金帛、章服。

  李璮叛,撒吉思從宗王不者克討平之。王以益都民從亂當屠,撒吉思爭曰:「王者之師,誅止元惡,協從罔治。」不者克從之,衆情大說。授山東行省都督,遷經略、統軍二使,兼益都路達魯花赤,辭不拜,上言山東重鎮。宜選親貴臨之。世祖不許。賜京城宅一區、益都田千頃,及璮馬羣、園林、水磑。兵後民無牛具,爲之上聞,驗民丁力,官給之。

  時董文炳爲山東路經略便,收集益都舊軍充武衛軍戌南邊。詔撒吉思與文炳議軍民箔,每十戶唯取其二,其海州、東海、漣水移人益都者,亦隸本衛,既而分益都軍民爲二,文炳治軍,撒吉思治民,有統軍抄不花者,田遊無度,害稼病民,元帥野速塔兒據民田爲牧地,撒吉思隨事表聞。敕杖抄不花,令野速答兒還其田。璮故將毛璋謀執撒吉思,帥所部歸宋,事覺,撒吉思襲璋殺之,嘗慕人舉仇之義,璮舊部,得與子弟參用,公論多之。山東歲屢歉,請於朝,發粟振之。又奏蠲其田租,士民刻石頌德。卒,年六十有六。追贈安邊經遠宣惠功臣、河南行省右丞、上護軍,封雲中郡公,諡襄惠。

  孫曰答裏麻。曰約著。約著,隆禧觀使,以伯父及父名皆有裏字,乃以裏爲氏。

  答裏麻,弱冠人宿衛。大德十一年,授御花院達魯花赤,遷回回藥物院。尋出僉湖北、山南兩道廉訪司事。召拜監察御史。時丞相帖木迭兒專權,答裏麻帥同列亦伶真、馬祖常等劾其罪,風紀大振。抉擢河東道廉訪副使。隰州民賽神,因醉歐殺姚甲。爲首者逸去。有司逮同會者獄,歷歲不決。答裏麻曰:「殺人者既逃,存亡不可知。此輩皆詿誤無罪,而反桎梏耶?」悉縱之。

  至治元年,帖木迭兒復相,專務報復,答裏麻謝病歸。明年,改燕南道廉訪副使。開州達魯花赤石不花歹有政繢,同僚忌之,誣其與民妻俞氏飲。答裏麻察俞氏乃八十老嫗,石不花歹實不與酒,抵誣告者罪。石不花歹復還職。行唐縣民砍桑道側,有人借斧削杖,其人夜持杖劫民財,事覺,並這逮斧主下獄。答裏麻原其不知情,縱之。深州民媼毆兒婦死,婦方抱其子,子亦死。媼年七十,同僚議免刑,答裏麻曰:「法,罪人七十免刑,爲其血氣已衰,不任刑也。」媼能殺二人,何謂衰,卒死獄中。至治元年,除濟寧路總管。濟陽縣有牧童,持鐵鏈擊雀,誤殺同牧者,擊獄數歲。答裏麻曰:「小兒誤殺,宜末減罰遣進之。」

  泰定元年,擢福建廉訪使。胡廷遣宦官伯顏督繡段,橫取民財,宣政院判官術鄰亦取賂於富僧,答裏麻皆劾之。遷浙西麻訪使,會文宗發江陵,阿兒哈禿來求賂不獲,還譖於胡。召至京師,將罪之。比至,帝怒解,遷上都同知留守。天曆元年八月,明宗崩,文宗人正大統,使者旁午,事無缺失誤。帝嘉之,特賜錦衣一襲。三年,遷淮東謙訪使。明年,召拜刑部尚書。新君即位,賜諸王、駙馬、妃主及宿衛官金錦,答裏麻建議唱名給散,無虛冒者,費大省。帝復賜黃金腰帶,以旌其能。

  元統元年,擢遼陽行省參知政事。高麗使者道過遼陽。謁省官,各奉布四匹、書一幅,用征東省印封之。答裏麻詰其使曰:「國制設印,以署公牘,防奸僞,何爲封私書?況汝出國時,我尚在京,未爲遼陽省官,今何故有書遺我?汝君臣何欺詐如是耶?」使者愧服。三年,改山東廉訪使。時山東盜,答裏麻以爲官吏貪污所致,先劾去之,而後上擒喊方略。胡廷喜納之。除大都路留守。帝晏大巨於延春閣,特賜答裏麻白鷹,以表其廉。帝嘗命答裏麻修七墾堂。先是,修繕必用金銀裝飾,答裏麻獨令畫工圖山林景物,左右皆不以爲然。是歲秋,車駕自北京還,觀之大悅,以手撫壁嘆曰,「有心哉,留守也。」賞賚有加。

  至正六年,擢河南行右丞,改翰林學士承旨。七年,遷陝西行臺中丞。時年六十九,致事。後召商議中書平章政事,不拜,賜終身全俸。未幾卒。

  哈剌阿思蘭都大,畏兀氏,父玉龍阿思蘭都大。都大譯言巨室也。

  太祖四年,畏兀亦都護納款。時蔑裏乞酋托克塔敗死,其子忽都等涉也搗亂石河,將奔畏兀。亦都護拒之,敗忽都等於真河。以蔑裏乞爲帝億,遣哈剌阿思蘭都大與察魯等四人來告戰事,具奏亦都護之誠款。帝曰:「果如爾言,其告亦都護以方物來獻。」對曰:「陛下幸哀憐,亦都護身且不敢有,何論方物。」覆命亦都護遣哈剌阿蘭都大齎寶貨金織段以獻。由是高昌內附。哈剌阿思蘭都大亦留事太祖,直宿衛,從太祖伐金,卒於柳城,後贈資善大夫、胡廣行省右丞、上護軍,追封范陽郡公。

  子阿塔海牙,用宿衛積勞,除塔山屯田捕打提舉不就,卒於京師。贈江浙行省平章政事,追封趙國公。

  阿塔海牙子阿思蘭海涯,由達魯花赤入監察御史,累遷江南行臺御史大夫。文宗即位,眷遇九渥,以玉刻署押賜之,延臣皆敵爲異數。後致仕,卒於家。弟賽因海牙,同金宣徽院事。

  塔塔統阿,畏兀兒人。通本國文字,乃蠻太陽汗尊之爲傅,掌其金印及錢穀。太祖平乃蠻,培塔統訶懷印遁去。巳而就擒,大祖詰之曰:「乃蠻人民疆土悉入我矣。汝懷此安歸?」對曰:「臣之職也,將以死守,求故主歸之耳。豈敢有他。」大祖曰:「忠臣也。」間是物何用?曰:「出納錢穀,委任人才,一切用爲信驗。」太祖善之,侍左右。後文牘始用印,仍命掌之。又問畏兀兒文字,塔塔統阿奏對稱旨,遂命教諸皇子以畏兀兒字書。

  太宗即位,命司內府玉璽、金、帛,且以其妻吾和利氏爲皇子哈剌察兒乳母,時加賜予。塔塔統阿召諸子諭之曰:「上以汝母鞠百皇子,故加賜予。汝等豈宜有之。當先供皇子,有餘則可分受。」太宗聞之,以爲廉,由是益加禮遇之。卒。至大二年,贈中奉大夫,追封雁門郡公。

  四子,長玉笏迷失,次力渾迷失,次速羅海,次篤綿。

  玉笏迷失。少有勇略,渾都海叛於六盤,玉笏迷失爲皇孫脫脫守營壘,拒戰,敗之。追至只必勒,適阿藍苔兒以人兵來與渾都海合,玉笏迷失衆寡不敵,死之。

  力渾迷失,有膂力。嘗獵於野,與衆相夫,遇盜三人,欲褫其衣。力渾迷失手搏之,盡僕,執這以歸。太宗召見,選力士與之搏,無相對者,帝壯之。賜金,命備宿衛。

  速羅海,襲父職,仍司內府玉璽、金帛。

  篤綿,舊事哈剌察兒,世祖即位,從其母入見,欲官之,以無功辭,命備宿衛。奉使遼東。卒,封雁門郡公。子阿必寶哈,陝西行省章政事。

  哈剌亦哈赤北魯,畏兀兒人,性聰敏。亦都護月仙帖木兒卒,子巴而術阿阿而忒斤嗣位,年少,西遼王直古魯遣契丹人均監其國,且召哈剌亦哈赤魯至,以爲諸子師。會巴而術阿而忒斤殺沙均,而附於太祖,更遣阿憐貼木兒都督等四人使西遼。阿憐貼木兒都督者,哈剌亦哈赤北魯婿也。語之故,於是與其子月朵朱野訥馳歸太祖,太祖大悅,即命諸皇子受學,仍使月朵失野訥以質子宿衛。十四年,哈剌亦哈赤北魯從西域,經別失八里東獨山,見城空無人。太祖問曰:「此何城也?」對曰:「獨山城。往歲大飢,民皆流徙,然此地當東路要衝,宜屯田,臣昔在唆裏迷國,有戶六十,願移居之。」帝曰:「善。」即遣月朵失野訥佩金符往取之,父子皆留居焉。後六年,及祖西征琿,見田野墾辟,大悅。問剌亦哈赤北魯,已卒,乃賜月朵失野訥都督印。兼獨山城達魯花赤。卒。子筷赤宋忽兒,太宗時襲職,賜號答剌罕。四子:曰塔塔兒,曰忽棧,曰火兒思蠻,曰月兒蠻。

  世祖命火兒思蠻,從雪雪的斤鎮雲南。

  月兒思蠻事憲宗,襲父職。兼領僧人。後因篤哇據別失八里,盡室徙平涼。與其子阿的迷失帖木兒入覲,詔人宿衛爲必闍赤。尋從安西王忙哥剌出鎮六盤。忙哥剌卒。其子阿難答嗣。成宗即位,遣使入朝,因奏,「阿的迷失帖木兒父子,本先帝舊臣,來事先王,服勤二十餘年,思歸陛下用之。」帝從之,授阿的迷失帖木兒汝州達魯花赤。累官祕書大監。卒。子阿鄰帖木兒。

  阿鄰帖木兒,善國書,歷事累朝。由翰林待制累遷榮祿大夫、翰林學士承旨。英宗時,以舊學日侍左右。陳說祖宗以來及古先哲王嘉言懿行,翻譯諸經。紀錄故實,總治諸王、駙馬、番國朝會之事。天曆初,北迎明宗入正大統,明宗一見,甚悅,反左右曰,「此朕師也。」明年。進光祿大夫、知經筵事。子曰沙刺班,曰禿忽魯,曰六十,曰咱納祿。

  沙剌珏,字敬臣,惠宗師也。帝即位,禮遇優渥,嘗科侍禁中,寢於便殿之側。帝以藉坐方褥,所謂朵兒別真者,扶而枕之。患頭瘍,帝親爲傅佛手膏,伯顏當國,有宋王譯奏:『薛禪』二字,自爲世祖廟號,人臣遂不敢用。今太師伯顏功高德望,請賜以『薛禪』名字。「御史大夫帖木兒不花爲伯顏心腹,欲慫恿執政允之。沙剌班言於帝曰:「此事關係甚重,不可曲從。」命學士歐陽玄、監丞揭傒斯會議,以「元德上輔。」四字代之。

  沙剌班累官翰林學士承旨,拜中書平章政事、大司徒、宣政院使。卒,追封北庭王,諡文定。沙刺班希帝意,詁立奇氏爲皇后,時論少之。

  子世傑班,字彥時,爲尚輦奉御,忘宗親愛之。帝黜丞相伯顏,世傑班與其謀帝制洪禧小璽,貯以金函青囊,命世傑班掌之。懸項下或置於袖中,其母不知也。有問以內廷之事,則答以他語,其慎密如此。累官翰林學士承旨。

  野裏術,高昌人。

  父達識,有謀略,爲國人所服。太祖西征,亦都護懼,以錦衣、貂帽召達識謀之,達識勸亦都護執贄稱臣,以保其國。由是擢爲尚書。

  太祖班師,諸王言於帝曰:「聞達識之子野裏術驍勇善騎射,所將部落又強大。蓋召用之。」帝韙其言,命以耳馬五百匹迎。野裏術既至,帝甚重之。十七年,太祖征西域,野裏術從親王按只臺力戰有功。按只臺方以絳蓋障日,聞野裏術議事,喜見顏色,既退,撤其盜送之十里,合兼四環衛之必闍赤。太宗四年,從伐金。六年,副忽都虎籍漢人戶口,均其賦役。頃之卒。子鐵哥術。

  仗哥術,沈鷙有才識,軍興,文檄文馳,鐵哥術以國書譯之,無過漏者,世祖嘉之。至元中,擢棣州達魯花赤,調德安府達魯花赤,宋遺民蔡知府據城叛,鐵哥術率從先登,身被數創,猶麾衆力戰,遂克之。主將議屠城,鐵哥術曰,「叛者蔡知府數人,城民何與焉。請誅其黨與而止,毋濫殺。」主將從之,遷婺州達魯花赤。卒。成宗敕其孫海壽返葬京師。贈榮祿大夫、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柱國,追封榮國公,世簡肅。

  三子,長義堅亞禮,幼給事裕宗。至元十五年,爲中書省宣使,奉使河南,適大疫,義堅亞札命村坊構室廬,備醫藥,以畜病者,全活甚衆。遷直省合人。徵考上都儲峙,賜錦衣貂裘一襲以旌其能。累遷湖州路達魯花赤,次月連術,同知安隆府事。次八札。同知宣政院事。

  義堅禮亞子污壽,一官杭州路達魯花赤,有惠政。卒,贈翰林直學士,追封范陽鄯郡,諡惠敏。

  孟速思,畏兀兒氏,世居別失八里,後徙大都,祖父八里木,父阿的息思,皆有名。孟速思年十五,盡通畏兀兒國書。太祖內而召之,一見大悅,曰:「此兒眼中有火,他日可大用。」使侍睿宗,管顯懿莊聖皇后分邑。復侍世祖於潛邸。

  世祖伐宋,孟這思與不只兒俱爲斷事官。憲宗崩,密白世祖:「神器不可久曠,宜早即大位。」諸王塔察兒、也孫哥、合丹等皆然之。世祖立,眷顧益重。及阿里不哥叛,不只兒有二心,孟速思知之,奏徙不只兒於中都,監護以往。帝又使迎安藏於和林。至元初,詔與安童並拜丞相,固辭。然尊禮與丞相等。凡所引薦,皆當世之選。帝語安童及月魯那演等曰:「賢哉孟速思,求之彼族。爲罕也。」四年,卒,年六十,帝痛惜之,特諡敏惠。大德十一年,贈推忠同德佐理功臣、大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武都王,改諡智敏。

  十一子,曰脫因,宣政院使、大府卿;曰帖木兒不花,翰林學士承旨,曰小云者,同知安西路總管事;曰也迭幹,平陽達魯花赤;曰買奴,開府儀同三司、大司徒、翰林學士承旨,領章佩監:曰阿失帖木兒;曰乞帶不花;曰叔丹,吉州達魯花赤;曰月古不花,中書左丞;曰火你赤,雲南都元帥。

  脫因子:曰察牙孫,四川行省左丞;曰僧家奴,行大司農少卿;曰本牙失理,同知澧州事;曰五十,唐州達魯花赤。也迭乾子,曰阿思蘭,開成路達魯花赤。買奴子,口朵兒克吉班。翰林侍讀學士。月可不花子,曰朵兒克。檀州達魯花赤。

  阿失帖木兒,性聰強,能傳家學。至元五十五年,從徵乃顏有功,授樞密院都事,徽仁裕聖皇后召大內廷,命以字學授成宗及晉王。十九年,遷樞密院斷事官。大德二年,遷翰林侍讀學士,覆命以字學技武宗。累擢翰林學士、正議大夫。武宗即位,以師傅恩,持拜榮祿大夫、大司徒、翰林學士承旨、知制誥兼修國史。未幾。加金紫光祿大夫,領太常禮儀院使,至大二年,卒。年六十,贈推誠保德濟美功臣、大師、開府儀同三司,追封武都王,諡忠筒。

  子:別帖木兒,廬州達魯花赤;木忽禿,澧州達魯花赤;寬者,太常少卿。

  八丹,畏兀兒氏。

  父小云石脫忽柃。大祖四年,亦都護人朝,朝小云脫忽傳爲其國吾魯愛兀赤,譯言大臣,其父爲的斤必裏傑提,譯言智福大相,俱從之。父子遂留享大祖,小云石脫忽柃尤爲帝所親倖,後給事拖雷,壯聖皇后撫爲蕎子。真定,拖雷分地,命爲宣差、都達魯花赤、斷事官。閃子:曰八丹;曰速渾察,從皇弟旭烈兀征西域;曰哈剃哈孫,中書右丞,行中書省事,後以本官襲父職;曰閭閭,宣宜慰使。

  八丹事世祖,爲寶兒赤、鷹房萬戶。從徵哈剌有功。賜男女口,金鋌、銀鋌。從徵阿里不哥,戰於昔門禿,日三合。斬獲甚衆,賜金鋌。又從裕宗北征。至鎮海你裏溫,賜銀椅、鈔、幣,命還守真定。未幾,又命行省揚州。八丹辭曰:「臣自幼未嘗去陛下左右。」改隆興府達魯花赤,遙授中書右丞,諭之曰:「隆興府朕之舊居,汝往居之。」八丹又辭,帝不允。從晉王甘剌麻徵海都有功,賜金鋌。未幾卒,贈銀青榮祿大夫、大司徒。

  子五人:曰阿里,鷹房千戶;曰石得,安西王相府官,曰德服,汝寧府達魯花赤;曰阿散,曰臘真,由會同館使、同知通政院,累官中書平章政事,兼翰林學士承旨、通政院使,卒。

  臘真子察乃,由陝西行臺御史大夫人爲通政使,泰定中拜中書平章政事,卒。

  察乃子十人:曰孛孛實,河東山西邊宣慰使;曰老漢;曰亦輩真,曰老章,知樞密院事;曰草地裏,真定路達魯花赤,曰捏烈禿,宮傳,曰答剌海;曰羅羅,江東建康道肅政廉訪使;曰撒馬篤,中書參知政事;曰伯顏帖木兒,光祿少卿。

  阿散,八丹第四子,通畏兀兒文,兼長騎射。裕宗在東宮,以奉訓大夫爲詹事判官。

  至元二十四年,除真定路達魯花赤。只進正議大夫。真定濱滹沱,多水患。阿散奏言冶河,即古之太白渠舊,合水於欒城縣北,經趙州南而東人大陸澤;今冶水由平山西入滹沱,其勢益張;若浚冶而復嘉場堰,使冶水循故道,滹沱湍悍之勢可殺。廷議從之。堰成,規利者惡害其私,決之,遂爲臺臣所劾,罷其事。

  元貞元年,拜甘肅行省平章政事,賜玉帶。大德三年入覲。帝慰勞之,賜三珠虎符,統領西邊軍馬,仍舊平章政事,八年卒,年五十。

  子班祝,僉河東山西道市政廉訪司事。

  亦輦真,察乃第三子。幼敏慧,爲英宗御位下必闍赤。泰定初,授內八府宰相。初,高麗王阿難答失裏襲位,其從弟完者篤訴於朝,阿難失里人覲留弗遣。至是,命亦輦真送阿難答失裏歸其國。亦輦禹真宣佈朝廷德意,人皆悅服。亦輦其弟老章,從明宗於朔漠。及帝北還。亦輦真奉璽綬迎于傑堅察罕。帝大悅,即除翰林學士,階資善大夫。故事,諸王入朝,從翰林求進,饋饋甚厚,亦輦真悉拒不納。

  惠宗即位,擢資政大夫、山東山西追市政廉訪使。復召爲通政院使,奉命巡視驛傳,歷答八失剌哈孫,抵晃火兒目連之地,以便宜革驛傳弊政。東勝州之吳欒、永興、馬牛三驛牧地,爲人所僅冒,訟久不決,亦輦真讞得其實,衆皆辭服。乃正其經界,緩其逋租,民德之,立德政碑於三驛。未幾,遷山東西道宣慰使。江淮賊起,亦輦真與諸將討之。至邳州,遇誠二百人,諸將逡巡引卻,亦輦真獨與親兵十二人拒之,斬首七十餘級。使拜遼陽行省左丞。時賊在膠州。亦輦真曰:「代者未至,我豈敢逭賊。」遂整衆東行,至沂水,而代者至,乃還。以疾卒於遼田,年五十二。

  昔班,畏兀兒人。

  父闕里別斡赤,身長八尺,智勇過人。從太祖征西域,立戰數功,將重賞之,自請爲本國坤閶城達魯花赤。從之,仍賜田卒二百。

  昔班嘗授太宗皇長子合失書;合失,海都之父也。後事世祖潛邸,長必闍赤。中統元年,授真定路達魯花赤,入爲宗人府札魯忽赤。阿里不哥爭立,昔班本世祖命督餫,紿河西軍。還至西京北,聞萬戶阿失鐵木兒等方選士卒,將從阿里不哥。昔班矯制召其軍赴行在。阿失鐵木兒狐疑未決,昔班委曲論文。且曰:「可汗兄也,阿里不哥弟也。從兄順,又何疑焉。」阿失鐵木兒請至夜熟議,翌旦覆命,且以兵圍昔班而待。明日至,曰:「從爾之言矣。」即便宜以西京錢糧給其軍,率之以行,及人見,帝嘆曰:「戰陳之間,得一夫之助,猶爲有濟。昔班以二萬軍至,其功豈少哉!」

  海都叛,遣昔班往諭,使罷兵、置驛來朝,海都聽命,既退軍置驛,而丞相安童襲禾忽大王部曲,盡獲其輜重。海都俱,將光,謂昔班曰:「我不難殺汝,念我父嘗受書於汝,姑進汝歸,以安竟事上聞,非我罪也。昔班以聞,世祖曰:「汝言是也。先是來者,亦嘗不有此報。」十三年正月,拜中書右丞,參議政事,妻以宗女不魯其真主。三月,改戶部尚書。明年,復使海都,過逾朝。海都辭以畏死,昔班不得要領而歸。昔班奉命奔走三年。風沙翳目,遂失明。命爲翰林學士承旨,給全俸養老。年八十九而卒。」

  子斡羅思密,至元二十三年授浙東宣慰使。浙東盜起,僭稱天降大王,斡羅思密討平之。移鎮廣西,招降垌蠻羅天佑。年六十九卒。

  子咬住。至大三年授典用監卿。有盜世祖御帶者,懸貨五千定購賊,咬住擒獲之,盜伏誅,咬住辭賞。武宗嘉其不伐,予之千錠。累官榮祿大夫、宗正府札魯忽赤。

  史臣曰:「菜古滅乃蠻,得畏兀兒文字用之。故畏兀兒人多顯者,其後百餘年,偰氏,畏兀兒之世家也,反以中國文學知名。彼此一時,亦視人主之好尚而已。」

 卷一百三十五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七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