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三十六 新元史
卷一百三十七 列傳第三十四
卷一百三十八 

卷一百三十七·列傳第三十四

 

  嚴實 忠濟 忠嗣 忠範 王玉汝 張晉享 好古 齊榮顯 嶽存 王德祿 信亨祚 畢叔賢 閻珍 孫慶 齊圭 秉節

  嚴實,字武叔,泰安長清人,爲人美儀觀,略知讀書,志氣豪放,再施與。

  太祖八年,大兵略河北、山東,已而北歸。金東平行臺調民兵,署實爲百戶。九年春泰安張汝楫據靈巖山,遣其將攻長清;實敗之。以功授長清尉,東阿、平陰、長清三縣提控捕盜官,攝長清令。張林以益都附宋,乘勢西略,實出城督民租,比還,城己陷,俄以兵復之。行臺疑實通於宋,欲殺實,實挈家壁於青崖崮,倚林爲聲援,十五年八月,宋使趙拱諭東京州縣,過青崖,實因降宋,分兵四路,所至州縣皆下。

  是年冬,木華黎至濟南,實知宋不足恃,遂挈二府、六州戶三十萬,詣軍門降。木華黎承製,拜實金紫光祿大夫、行尚書省事。進攻曹、濮、單三州,皆克之,偏將李信守青崖有罪。懼誅,來實出,殺實妻杜氏及其兄彬,降於宋,十六年,實以蒙古兵攻信殺之,從木華黎圍東平。木華黎謂實曰:「東平糧盡必棄城走,汝入即安輯之。」以實權東平行省。又謂千戶扎拉兒臺曰,「東平破,可命實與百圭分南北守之。既而守將蒙古綱遁走,實入城,建行省。扎拉兒臺以木華黎命,使實略定東平以北思、搏等州,石圭移治曹州。

  十七年,宋將彭義斌復取東京州縣,實將晁以青崖降。實家屬又爲義斌所獲。十八年,都元帥史天倪攻河衛,實以兵會之,與金將布哈等戰失利,實爲所擒。天倪使壯士要於延津,實得脫歸。二十年四月,義斌攻東平,實求授於孛裏海,兵久不至,城中食盡,乃與義斌連合。義斌亦欲擒實收河朔,而後圖之。以兄禮事實。時實衆尚數千,義斌不之奪,留其家屬不遣。六月,義斌緣真定西山,與孛裏海等軍相望,實自拔歸於孛裏海,後義斌戰於贊黃五馬山,敗潰,史天澤拈義斌斬之。於是,京東州縣復爲實有。是年冬。帶孫郡王取彰德。明年取濮州、東昌、太宗元年孛魯取益都;實皆從行有功。

  四年八月,朝太宗於牛心帳殿,賜坐,宴饗終日。太宗歡甚,賜實金虎符,數顧實左右曰:「嚴實,真福人也。」八年,復朝於和林,授東平路行軍萬戶,偏裨賜金符者八人。實所領凡五十四城,後割大名、彰德外屬,而益以德、兗、濟、單四州。太宗雅知實不便鞍馬,詔實毋從征伐。實病風痹久,或勸迎良醫,實笑曰:「人豈不死,吾得列疾病以歿足矣。」十二年四月,卒,年五十九。

  實在東平,以宋子貞爲評議官。兼捉舉學校,延致名儒康曄、李昶、徐世隆、孟祺等於幕府,四方之士聞風而至,故東平文學,彬彬稱盛。實亦折節自厲,從儒者問古今成敗,至仁民愛物之事,輒欣然慕之,帶孫郡王克彰德,驅老弱數萬欲屠之,聽實諫而止。及破濮州,復欲屠之,實諫,獲免者又效萬。大兵由武關出襄、鄧,攻拔河南諸州縣,實知俘戮多,載金帛往贖之,且約束部將毋妄殺。歲大飢,流民多殍。國法,臣逃亡,保社皆緣坐,流民無所託,殭屍塞路,實作糜粥,置道傍哺之,全活無算。王義深者,彭義斌別將也,義斌敗奔於金,實家屬在東平者,皆爲所害。金亡,實獲義深妻子,厚恤之,其寬厚長者類若此。

  中統二年,追封實爲魯國公,諡武惠。七子:忠貞、忠濟、忠嗣、忠範、忠傑、忠裕、忠祐。

  忠貞,金紫光祿大夫,先實卒。子度,甘肅行省左丞。忠濟,一名,忠翰,字紫芝,從實入見太宗,賜虎符,襲東平路行軍萬戶、管民長官,初統千戶十有七。憲宗五年,入朝,命括新軍,山東益兵二萬有奇。忠濟弟忠嗣、忠範爲萬戶,以次諸弟及舊將之子爲千戶,使忠濟統之,戍蘄縣。九年,世祖南征,詔忠濟帥所部會鄂。中統二年還京帥,命忠範代之。

  忠濟在東平,代貸於人,爲部民納逋賦。債家執文券來徵,世祖命出內藏償之。至元二十二年,特授資德大夫、中書左丞、行江浙省事,以老辭。二十九年,賜錢萬五千緡,宅一區,召其子瑜入侍。三十年,卒,諡莊孝。

  忠濟早歲驕恣,朝廷恆慮其難制,及謝事後,貴而能貧,安於義命,世以是多之。

  忠嗣,少從張澄、商挺、李楨學,略知經史大義。授東平人匠總管,領單州防禦使事。憲宗五年,充東平路管軍萬戶。七年,從忠濟略地揚州,攻召伯埭,有功。九年,從忠濟渡淮,分兵出掛車嶺,與朱人相拒三晝夜,殺獲甚衆。又從攻蘄州,及渡江圍邱州,戰甚力,師還,賜金虎符。

  中統三年,宋人攻蘄州,徐州總管李杲哥叛降於朱。忠嗣從大軍復徐州,執杲哥殺之。賜銀二百兩、幣五十匹。四年,罷歸,卒於家。

  忠範,代兄忠濟爲東平路行軍萬戶。至元九年,金成都行省事,戰失利,逮至東師,會赦免。十二年,授國信副使,偕廉希賢使於宋,至獨鬆關,爲宋將張濡所殺。

  史臣曰:嚴實降於宋,又降於蒙古,蓋亦乘時徼利之土。迨中原粗定,挈壑轉徙之民民,置之衽席之上,興學養士,文教蒸蒸,雖學道愛人者何以尚此。宜乎功名之盛不及張柔、史天澤,而令聞獨遠也。

  凡嚴實行臺官有名跡者,得十有二人,附著左方:王玉汝,字君瑋,鄆州人,嚴實署爲掾吏,稍遷行臺令史。中書令耶律楚材過東平,奇之,授本路奏差官。夏津災,玉汝秦請復其民一歲。

  太宗十年,以東平地分封諸功臣,各私其人,不隸有司。玉汝曰:「若是,則嚴公事業存者無幾矣!」夜哭於楚材悵後,明日。楚材召問之曰:「玉汝爲嚴公之使。今產公地分裂,而不能救止,無面目還報,將死於此。是以哭耳。」楚材惻然良久,使詣帝前訴之,玉汝進言:「嚴實以三十萬戶歸朝廷,崎嶇忠難,卒無異志,豈與他降人同,今裂其土地,非所以旌有功。」太宗嘉玉汝忠款,罷其事,遷行臺知事,遙領平陰令。

  實子忠濟嗣,授左右司郎中,總行臺之政。定宗即位,食邑東平者復欲剖分實地,玉汝力爭於上,事始己。憲宗即位,命常賦外歲出銀兩,謂之包垛銀,玉汝曰:「民力不支矣!」率諸路管民官訴之闕下,砍三分之。累官泰定軍節度使,兼兗州管內觀察使,充行臺參議。後以病謝事,忠濟強起之。未幾卒。

  張晉亨,字進卿,南宮人。

  兄顥,金同知安武軍節度使事。領棗強令,卒所部降於嚴實,進安武軍節度使,戰歿。

  木華黎承製,以晉亨襲顥職。晉亨性畏慎,實器之,以女妻焉。其子忠貞人質,遣晉亨從之,大祖二十二年,從孛魯攻益都,以功遷昭教大將軍,領恩州剌史,兼行臺馬步軍都總領,再遷鎮國大將軍。太宗六年,從實入覲,授東平路行軍千戶。從圍安慶,攻光州之定城,略信陽,又別攻六合,拔之。

  實卒,其子忠濟奏晉亨權知東平府事,東平貢賦率倍他迫,又訂書獄訟曰不瑕給,晉亨任七年,甚獲民譽。憲宗即位,從忠濟入覲。時包銀製行,廷議戶賦銀六兩。諸道長史有輒請試行者。晉亨面責之曰,「諸君爲親民之吏,民利病且不知乎?今知而不言,罪也。承命而歸,事不克濟,尤罪也。且五方土產不同,任土而賦之,則民便而享易濟,必責民輸銀,雖破產有不能辦者。」大臣以聞,明日,大宗召見,如其言以對,帝韙之,乃蠲戶額三分之一,仍聽民輸他物,遂爲定制。帝欲賜晉亨金虎符,辭曰:「虎符,爲長一邊者所佩,臣佩虎符,非制也。不敢受。」帝益悅,改賜璽書、金符,恩州管民萬戶。

  中統三年,李璮叛,晉亨從忠範敗賊於遙牆濼,改本過奧各萬戶。四年,授金虎符,分將本追兵充萬戶,戍宿州,建言:「汴堤南北沃壤,宜屯田以資軍食。」乃分兵屯墾。期年,遂獲其利,至元八年,改淄萊路管,尋兼軍事。十一年,大舉伐宋,晉亨在選中,聞命就道,曰:「此報效之時也。當率所部。」由安慶渡江,伯顏留戌鎮江;戰焦山、瓜洲,皆有功,十三年,卒。三子:好古、好義、好禮。

  好古,字信南,晉亨權知府畫,忠濟以好古領其父軍。戍宿州,旋授行軍千戶。從圍樊城,又從略場州,攻邵伯埭,拔之。中統元年,兼恩州刺史。未幾,移戍蘄州。宋人來攻,好古力戰。死之。時晉亨在濟南軍中,聞之曰:「吾兒得其死矣。」至元元年,以好古歿沒於王事,命其弟好義、好札並襲職爲千戶。

  齊榮顯,字仁卿,聊城人,父旺,金同知山東西路兵馬都總管。榮顯九歲代父任爲千戶,佩金符,從妻父嚴實屢立戰功。攻濠州,宋兵背城爲陣,榮顯薄之,所向披靡。部將王孝忠力戰,中鉤戟,榮顯斷戟拔孝忠出。大帥察罕壯之。進拔五河口,擢權行軍萬戶府,守宿州。墮馬傷股,改捉提本路課銳,又改本路軍鎮撫,兼提控經歷司。值斷事官釣校諸路積逋,官吏多遭詬辱,榮顯從容辨理,悉爲蠲貸。從實人朝,授東平總管參議,兼領博州防禦使。及大兵伐宋,道出東平,索供給銀二萬錠,榮顯詣斷事官訴之。得折充賦稅。中統元年,告歸,卒於家。

  嶽存字彥誠,大名冠氏人,嚴實承製帥府都總領,守冠氏。金將鄭倜據大名,來攻。存堅守,倜復自將萬人圍之。存率死士百餘人,突出西門。博戰,倜退走。從實拒武仙於彰德西,放之。遷明威將軍,領冠氏主簿。明年,存率五百人自彰德北還,過金將張開,衆萬餘。存兵入林中,戎之曰,「彼衆我寡,不可輕動,聽吾豉聲爲節。」乃命騎居前,步卒在後,距敵二十歲,鼓之,直簿開衆,開遁走,不損一卒而還。旋擢本縣丞,移楚丘。告老歸,卒於求,年六十九。

  子玉禎,襲父職冠氏縣軍民彈厭。從由盜、焚,築百丈山、鹿門等堡。又監戰船於鎮江,戰焦山,拉千戶。朱平,從張宏範覲世祖於柳林,賜金飾,銀鞍勒,摧福州路總管。累遷建康路總管,有惠政,民勒碑記之。至大二年,卒,年七十二。

  王德祿,興中府人。以騎兵從王守玉屯東平,又從守玉歸於嚴實,以功樂遷同知袞州軍事。與宋將彭義斌戰、歿於陣。

  信亨祚,字光祖,上穀人,率鄉曲千餘人壁梁山,歸於嚴實,署五翼都總領,佩金符。全濟南兵來襲青崖,一戰敗之,斬獲甚衆。後守曹州,不解甲者三年,又從實破黃山,取恩州,皆先登陷硨。又從大軍破彭義斌將劉慶福,遷同知曹州事。實治軍嚴,動以軍法從事,亨祚從容救止,多所全活。泰安人司仙統萬餘戶壁於徂徠山,因亨祚自歸,亨祚。受之,秋毫無所犯,卒年四十九。

  畢叔賢,永清人,爲金濟南總管成江養子,李全據益都,以叔賢爲帳前都統。遷統制。大軍圍益都,城中食盡,全閉戶欲自經,以試衆心向背。叔賢排戶人,說全曰:「公死城即破,大兵一縱,城民無噍類矣。公降,必不死,何惜屈一身而不爲城民計乎?」全遂納降。後從成江歸於嚴實,實倚重之。妖人李佛子之獄,詿誤萬人,實欲盡誅之。叔賢諫曰:「民自陷於死已可哀,況其老幼。公一言之重,人獲更生。何忍坐視而不救乎?」實側然感動,別白詿誤,全活甚衆,並以金繒贖之。十五年,實承製授行軍總領,遙授鄒平、齊河兩縣令。累遷濮州剌史,改營屯都總領,復並本路稅課所長官。卒。

  閻珍,上黨人,仕金爲爲公府掾。金上黨常公張開壁馬武寨,遣別將李鬆守潞州。嚴實從大兵略地,開遁,城民推珍爲主,遂以城降。實承製授珍爲潞州招撫使。有譖於實者,言珍多斂部民金,私貯之。實按籍問之,出入皆有朱黑可尋。實嘉嘆,加元帥左監軍,兼同知昭義軍節度使事。又用實薦,遷左副元帥、昭義節度使,佩金虎符。武佩復叛,執珍馬武寨,有營救之者,釋不誅,遷珍於河南。後復歸於實。卒。

  孫慶,濟南人。嚴實壁青崖崮,慶往從之。實與彭義斌連和,密告難於國王孛魯。大軍來援,與義斌返於贊皇西山。時實率所部從義斌,慶獻計,援兵至,我宜入北軍以張其勢,成敗在此一舉,幾不可失。實即馳赴之。義斌大效,尋被獲。授慶濟南府軍資庫使,改行尚書省應辦使。累行本路鎮撫軍民副彈壓,兼府領事。後罷職。復起爲都指揮使。卒。

  齊圭,濱州蒲臺人。從嚴實攻德州。有功,授無棣縣尹,攝政行千戶,後兼總管,鎮棗陽。李璮叛,徵棗陽兵會討。僅留贏卒數千。時圭攝萬戶,與宋人對壘,以東門外濠狹,命浚廣之。宋將聶都統,陳總管果率兵萬餘抵東門,陰於濠。不能仰攻。圭復率衆力戰,敵退走。事聞,賜金符,真授千戶,至元二年,致仕,舉子秉節自代。卒於家。

  秉節,字子度,憲宗四年,宋人圍海州,秉節往援,突囝,掂其二將。五年,從大軍伐宋,築新城白河口堡鹿門山,略地郢州大洪山黃山洞。七年,擢上千戶,旋擢萬戶。十一年,從丞相伯顏攻郢。克武磯堡,擒宋將閻都統。十二年,大軍敗宋賈似道於丁家州,使秉節屯建康,與宋將趙淮戰於西離山,淮遁去。遷武義將軍。又從定太平、安慶諸路,與宋將張諮議戰於崑崙山,斬之。十四年,授宜武將軍、管軍總管。黃州叛,秉節往討之,斬叛將餘總轄於陣。十嶽七年,授明威將軍。二十三年。移饒州,擒安仁劇盜蔡福乙。二十五年,擢廣威將軍、棗陽萬戶府副萬戶。二十八年,卒,年六十二。子英嗣。英亦有武略,不妄殺降卒。時稱珪三世爲仁義將軍。

 卷一百三十六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八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