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四十七 新元史
卷一百四十八 列傳第四十五
卷一百四十九 

卷一百四十八·列傳第四十五

 

  郝和尚拔都 天挺 何伯祥 瑋 王善 慶端 梁瑛 天翔 杜豐 思明思忠 思敬 王玉 忱

  郝和尚拔都,安肅人,出於朵魯別族,以小字行。幼爲國兵所掠,長通譯語,善騎射。太祖遣使宋,往返再四,以辨稱。授太原府行軍元帥,佩金符。

  太宗三年,授行軍萬戶,七年,從定宗伐宋。圍襄陽,宋兵陳漢水上。率先鋒數百人,直前突之。宋兵潰走。八走,從都元帥塔海伐宋,克興元。宋將王連以重兵守劍關,募死士乘夜攻之,遂入關,直抵成都。明年,取夔州,宋舟師來援。和尚拔都乘輕舸徑進,既出復入,宋人莫能當。由是以敢戰名。

  十二年,朝太宗於行在,命解衣,數其創痕二十有一,進拜宣德、西京、太原、平陽、延五路萬戶,易佩金虎符,以兵二萬屬之,復賜上廄馬二、西域馬三,錦帛弓鎧有差。六皇后稱制三年,朝定宗於宿甕都之行宮,賜銀萬錠,辭以「賞厚,臣不敢獨受,願分於將校。」遂奏劉天祿等十一人,皆賜金、銀符。定宗三年,詔還治太原,凡租稅、鹽課,悉蠲其過重者,歲飢,出銀六千錠、粟千石,羊千頭以贍國用。四年,升萬戶府爲河東北路行省,得以便宜行事。憲宗二年。追贈太保、儀同三司、冀國公,諡忠定。七子:天益,佩金符,太原路軍民萬戶都總管;仲威,襲五路萬戶;天舉,大都路總管兼府尹;天佑,陝西奧魯萬戶;天澤夔州路總管;天麟,京兆等路諸軍奧魯萬戶;天挺,最知名。

  天挺,字繼先,受業於元好問。

  以勳臣子召見,世祖嘉其容止,詔以文學之事侍皇太子。雲南建行省,除參議行尚書省事,尋擢參知政事;又擢陝西漢澡道廉訪使。未幾,入爲吏部尚書,尋除陝西行御史臺中丞、四川行省參政、江浙行省左丞,俱不赴。

  武宗即位,拜中書左丞,與宰相論事不合,輒面斥之。一日,以敷奏明允,特賜黃金百兩,不受。武宗曰:「非利汝弟,旌汝敢言耳。」

  仁宗即位,詔天挺與張閭等十人共議大政,革尚書省諸弊。出爲江西行省右丞,改河南行省。召拜御史中丞。入見,首陳綱紀之要,以獵爲諭曰:「御史擊奸,有似鷹揚禽之,弱者易獲也。其力大者,必藉人之力。不然,有傷鷹之患。」仁宗韙之。又上書陳七事,曰:惜名爵、抑浮費、止括田、久任使、論好事、獎農務本、勵學養士,詔中書省施行。尋拜河南行省平章政事。時卜憐吉歹爲行省丞相,待以師禮。皇慶二年,卒,年六十七。贈光祿大夫、中書平章政事、柱國,追封冀國公,諡忠定。

  好問撰《唐詩鼓吹》十卷,天挺爲之注,趙孟頫序其書,以爲唐人之於詩,非好問不能盡去取之工,非天挺亦不以發比興之蘊云。

  子佑,字君輔。仁宗時拜殿中侍史,以廉直稱。遷陝西行省參知政事,拜陝西行臺侍御史。

  孫忠恕,翰林待制,獻所著《無逸圖》。命預修遼、金、宋三史,書成,即謝病歸,卒於家。

  何伯祥,字世麟,其先陝州人,後徙易州。父淵,知易州。伯祥以行軍千戶隸張柔部下。時保定經略使王子昌、信安公張甫堅守不降。子昌,金驍將也,柔命伯祥取之。伯祥薄其城而陣,子昌出走,伯祥追及之,子昌反射伯祥中手貫槍,伯祥策馬棄槍,徒手搏之,禽子昌及所佩金虎符,甫亦遁去。伯祥遂攻西山諸寨,悉平之,取三十餘城,後從破蔡州,以功授易州等處軍民總管。

  太宗九年,從察罕伐宋,伯祥拔三十餘寨,獲戰艦萬餘艘。宋人以兵二萬守洪山,伯祥逆戰,破之,又從克光州,進攻黃州。有小舟來覘,張柔曰:「此偵者,吾當備之。」命伯祥伏兵赤壁,以伺之。夜果水陸來攻,伯祥橫擊宋師,大敗之。軍還,又拔張家寨,俘斬萬級。大帥口溫不花、察罕以其功上聞。及張柔故覲,面奏伯祥戰功,賜宣命、軍符,充易州等處行軍千戶,兼軍民總管,仍賜廄馬、衣甲。柔常命伯祥攝帥府事,軍事皆諮之。

  憲宗二年,又從大軍南征,深入敵境。察罕由別道遽還,諸將倉皇失措,伯祥曰:「此必爲敵所遏,不如出其不意,使不能測我,乃可出也。」遂直抵司空山寨,爲攻取之勢。既夜,分所部爲十營。營火十炬,炬伏精卒於前,黎明,整衆徐行。宋兵果追之,遇伏,驚潰,大敗之,轉戰千餘里,諸軍賴以拔出,帝聞之,賜黃金二百兩。

  世祖伐宋,以伯祥參預軍事,後卒於鄂州。延佑初,贈推忠保節功臣、太保、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易國公,諡忠毅,子瑛,瑋,行軍千戶,與子德隆俱戰歿。

  瑋,字仲韞。年十六,從張柔見世祖,帝感其父之歿,授瑋易州知州,未幾,襲行軍千,鎮亳州。從圍樊城,宋將夏貴帥舟師來援,瑋營於城東北,扼其衝。貴縱兵燒北關,進逼瑋營,萬戶脫溫不花等邀瑋入城,瑋不從,率所部力戰,貴敗走。

  至元十一年,伯顏伐宋,以瑋爲帳前都鎮撫。伯顏令軍拒命者屠之。瑋諫曰:「丞相弔民伐罪,宜以不殺爲本。」伯顏善其言。及克黃家灣、沙洋堡,使瑋撫定其民,則沙洋已屠矣。進攻陽羅堡,夏貴列戰艦上下游,瑋從阿術選濟,奮擊之,貴敗走。又敗賈似道於丁家洲,授武德將軍、管軍總管,佩金虎符。宋平,進懷遠大將軍、太平路軍民達魯花赤。俄遷戶部尚書,行兩淮都轉運使。阿合馬用事,謝病歸。

  十八年,召參議中書省事。出爲江南浙西道提刑按察使,改大名路總管。二十八年,遷湖南宣慰使。三十一年,拜中書省參知政事。時宰執十二人,瑋以政出多門,辭不拜。

  大德四年,除侍御史,又以母疾辭。七年,改授御史中丞。瑋剛直無所顧忌。奏政要十事,以紓民力、制國用、備荒政、重吏祿、開賢路爲急務,且曰:「丞相安童甚賢,而相業前後異者,蓋初則有史天、廉希憲、許衡諸人爲之佐,及再相,則諸人去矣。」成宗嘉納之。京師孔子廟成,瑋請建國學於廟側,從之。地震,上言:咎在大臣。明日,洪雙叔、木八剌沙、阿老瓦丁皆罷政事。既而賽典赤、八都馬辛等召還,瑋言:「奸黨不可復用,宜選正人以爲輔弼。」疏入,報聞。御史郭章劾郎中哈剌哈孫受賕,已抵罪。哈剌哈孫結權幸,以枉問逮章。瑋言於帝曰:「陛下殺郭章,如祖宗法度何?」帝意解,即釋之。

  九年冬,將有事於南郊,議配享,瑋曰:「嚴父配天,萬世不易。」不果行,成宗崩,左丞相阿忽台奉皇后命,集議成宗祔廟及皇后攝政事。瑋曰:「朝廷故事,惟親王得與此,非臣所敢知。」阿忽台變色,以唐武后爲辭。瑋曰:「彼有廬陵王,事體不同。」及出,勸右丞相答剌罕、御史大夫塔思不花密白武宗及皇太后,早定大計。

  武宗即位於上都,除瑋副詹事,復遙授平章政事、商議中書省事。武宗至,羣臣郊迎,帝問:「孰爲何中丞。」瑋出拜,帝曰:「聞卿忠直,其匡朕不逮,勿有所隱。」

  至大元年,遷詹事,兼衛率使。拜中書左丞,仍商議中書省事。越王禿烈請置吏自賦,脫虎脫等議建尚書省易鈔法。瑋皆奏格之。未幾,出爲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佩金虎符,提調屯田事。帝召至榻前,諭曰:「汴事重,屯田久廢,卿當爲國竟力。」賜黑貂裘、錦衣各一襲。瑋行部至揚州,民負鎮南王錢、王傭之,歲滿沒入爲奴。瑋白王釋之。奸人趙萬兒造妖言,事覺,連南陽、歸德等路數百家,瑋按誅萬兒,盡釋逮繫者。歲餘,增河南屯田米十七萬石。又經理荊湖廢屯。歲得米百萬石。以行臺錢五十萬建國學,買地三千畝書院於南陽,祠諸葛亮。又請置洪澤芍陂屯田萬戶府儒學教授。三年,改行尚書省平章政事,卒,年六十六。皇慶中,贈推忠佐理同德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梁國公,諡文正。子德嚴、順德路總管;德溫,武略將軍、副萬戶。

  王善,字子善,真定藁城人。姿貌雄偉,多智略,金宣宗南遷,河朔羣盜蜂起,藁城人推善爲首,使捍衛鄉里,授本縣主簿。

  未幾,權山府治中。時武仙在真定,忌善威名,密使知府李濟、通判郭安圖之。善覺,襲殺二人,來降,授同知中山府事,佩金虎符。率所部三百人攻武仙,仙遣裨將拒戰,善擒斬之。仙走獲鹿,使其將段琛城守,善進攻拔之,軍勢大振,自中山以南,降州縣四十有二。

  十五年,遷中山、鎮定等路招討使。尋加右副元帥、驃騎大將軍,屯藁城。十七年,升藁城爲永安州匡國軍,以善行帥府事。明年,進金吾衛大將軍、左副元帥。武仙既降,善奏:「仙狼子野心,終必反覆,請修城塹爲備。」十九年,仙果叛,率衆來攻,及西門,善力戰卻之,仙自是不敢復入真定。二十一年,賜金虎符,仍行帥府事。

  太宗四年,從攻河南,至鄭州,守將馬伯堅素聞善名,登陴呼曰:「藁城王元帥在軍中否?願以城降之。」善免冑應之,伯堅果出降。八年,兼河北西路兵馬副總管。十三年,授知中山府事,屬縣新樂居衝要,迎送供給,倍他縣,民不堪命,善出家貲助之,民懷其德。卒。年六十一。皇慶元年,贈銀青光祿大夫、司徒,追封冀國公,進趙國公,諡武靖。

  慶端,字正甫。初爲西路管庫官。遷水軍提領,訓練將士常如臨敵。敗李璮於老鶬口,以功授金符,爲千戶。監築大都城,議用甓,慶端請易以韋,省費不貲。事竣,第勞賞,慶端固辭,且言共事者有顏進,遂擢進千戶,別賜慶端銀鈔。大軍伐宋,使慶端戍清口,宋人覘知虛實,來攻,守將戰沒,城垂陷,慶端拔刀誓衆,樹柵,以手臂創劇,割之,力戰數日,敵卒退。進武節將軍、管軍總管,令左右中衛兵。至元初,從世祖北征,還,遷右親軍副指揮使,進侍衛軍都指揮使。慶端建武威營,以處衛兵,又別立神鋒軍,教以蹶張之技,又作整暇堂、屏利局,經畫田廬,如治家事。其後諸衛皆取以爲法。

  十九年,設詹事院,就兼詹事丞,有司欲貸威武衛倉谷萬石,以賑饑民。皇太子問慶端,對曰:「兵民一體,何問焉!」即日付之,世祖聞其事,嘆曰:「真宰相之器也。」帝遣近侍夜出詗察,爲邏卒所執,告以故,卒曰:「軍中知將令,不知其他。」近侍奏聞,賜慶端黑貂裘以獎之。及親征乃顏,敕慶端以所部扈從。慶端六十餘,與士卒同甘苦,夜不解衣而臥,暇日使士卒爲軍市,自相貿易。故經年暴露,士天飢色,事平。世祖北巡,命慶端先歸。慶端引義,仍求扈從,帝嘉獎之。

  世祖崩,慶端言於裕聖皇太后,謂:「神器不可久虛,宜速定大計,以慰天下之望。」成宗即位,論翼戴功,拜金吾衛上將軍、中書左丞,行徽政院副使,兼隆福宮左都衛使。大德二年,加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僉書樞密院事;兼使如故。十二月,以疾卒。皇慶二年,贈金紫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翼國公,諡忠武,子桓,亦官至平章政事。

  梁瑛,汾州平遙人,有勇力,善騎射。太祖十三年,率衆降於木華黎,授元帥左監軍,使攻城堡之未下者。瑛招懷降附,甚得人心。十四年,從按赤那延徑回牛、鳳棲二嶺,攻克平陽、霍州、晉安、沁、潞等數十州縣。又逾太行,略懷、孟等州。十五年,從木華黎入陝西,天寒,黃河冰合,諸軍平波,遂攻拔禎州,擢徵行都元帥,佩虎符,以平遙縣行平安州事,使瑛領之。二十二年,金人陷平陽、太原,攝國王按札爾檄瑛會兵討之。敵敗之。

  太宗元年,入覲,適改走天下官制,特授瑛御前千戶,佩金符。二年,扈駕南征,至鳳翔,使瑛別將所部西略宋地,克西和、興元十餘城。四年,從諸將敗金兵於三峯山。時降人日衆。諸將以糧不繼,欲盡殺之。瑛曰:「殺降不祥。」凡隸麾下者,皆得免死。十一年,從塔海甘卜伐蜀,略重慶、萬州,敗宋大於夔州,作皮渾船以濟師。奏擢徵行萬戶,留鎮興元。又從塔海圍資州,逾月始下。塔海欲坑其衆,瑛曰:「今始得一城,而坑之,他城未易下也;。」事獲己。瑛喜曰:「吾大小百餘戰,未嘗敗衄,所全活着,亦不下數千人,可以無傀於心矣。」十三年,從塔海攻成都,自新井入,詐立宋將幟,以誘城中,宋制置使丁黼夜出戰於石筍街,敗死,遂克其城。

  六皇后稱制元年,宋人再陷成都,瑛復從塔海攻,之,與先鋒禿薛擒其制置使陳隆之,成都平。定宗二年,瑛告老,不允,以瑛充西京、平陽、太原、京兆、延安正路萬戶,治太原。子翼,襲行軍千戶。瑛以太原甫定,民多流散,奏請給復三年,於是四方來歸者三萬餘戶,憲宗六年卒,年六十六。

  三子:翼、羽、天翔。翼,由千戶累官成都轉運使;羽,太原路行軍千戶。

  天翔,字飛卿,生而穎異,讀書能知大義,通習國語,尤善射。年十八。授平遙縣尹,召父老十餘人詢以民事,衆曰可,而後行。境內翕然頌之。中統五年,授同知懷盂路奧魯總管府事。至元九年,改介休縣尹,縣面北驛衝,諸王使命絡繹,天翔迎送供億,民不擾而事集。承製僉兵以戍南邊,天翔第民衆寡甲乙爲伍,咸服其公允。

  十三年,用部使者薦,授同知郢州事。州初附,人懷反側。不逞者聚而爲盜,天翔捕首惡,杖殺之,餘釋不問,一境慴服。擢僉嶺南廣西道提刑按察司事,再遷海北廣東道提刑按察副使。宣慰使白甲貪虐,土豪因衆怒謀爲亂,天翔劾罷之,民心遂靖。轉奉議大夫、四川道提刑按察副使。歲飢,天翔欲發稟賑之。衆議上聞。天翔獨曰:「報下,則民殍矣。朝廷罪責吾當身任。」遂發粟四萬石,事聞,世祖韙之,桑哥秉政,遣使括天下錢穀,檄天翔分理其事。天翔不希旨剔,時論稱之,建言:「思、播、八番蠻獠怙險爲盜,竊宜遷其右部郡縣之,且選能吏馭之,使知悚懼。」後設宣撫使鎮其地,由天翔請也。俄遷奉政大夫、浙東海右道提刑按察副使,未上。

  二十六年,授雲南行合侍御史。天翔下車,訪軍民利病,條汰冗員,薄稅斂,省驛傳,遷土官,恤兵政,已逋懸,布威德,懷遠人,共二十餘事,世祖嘉納焉。入爲吏部侍郎。高麗飢,詔天翔往賑,還,除少中大夫、成都路總管。又改西蜀四川道肅政廉訪使。命下,而卒。年五十五。

  子時中,信州路總管府治中;時正,清河縣尹;時仁,浙東海右道肅政廉訪司僉事;時義,成紀縣尹。

  杜豐,字唐臣,汾州平遙人。少倜償有大志,仕金爲平遙縣義軍謀克,佩銀符。太祖取太原,豐率所部降於國舅按赤那延,授兵馬都提控。從攻平陽。又從克繹州、解州諸堡,招集流民三萬餘家,賜金符,擢徵行元帥左監軍。

  太祖十五年,金將上黨公張開寇汾州,豐擊敗之。從皇弟哈察兒略懷、孟,拔溫谷、木澗諸寨,又攻克洪洞西山及鬆平山,斬獲萬計。十七年,授豐龍虎衛上將軍、河東南北路兵成都元帥,便宜行事。

  二十一年,從按赤那延克益都,遂略登、萊,降島民萬餘。太宗元年,率本部克沁州及銅鞮、武鄉、襄垣、浮山、沁源諸縣。三年,命豐撫定平陽、太原、真定三路及遼、沁二州未降山寨。七年,授沁州長官。豐在沁州十餘年,寬搖薄賦,勸農積穀,民以殷富。定宗二年,致仕。憲宗六年,封沁陽郡公,卒,年六十七。沁人立廟祀之。子三人:思明、思忠、思敬。

  思明,字彥昭。豐致仕。思明襲父職。中統初,例遷隰、鄧、陝三州剌史,政尚嚴猛,盜賊屏跡。至元十九年,從伯顏伐宋,攻陽羅堡,先登,授明威將軍、吉州路總管達魯花赤。卒年六十四。

  思忠,字信甫。沁州諸軍奧魯長官。高麗金通精溝亂,詔思忠討之,諭以大義,高麗人遂降。還,授承務郎、固鎮鐵冶提舉,思忠曰:「鹽鐵之政,古人所鄙營利。非餘所能。」棄官歸。時論高之。

  思敬,字亨甫。許衡門人。事世祖於潛邸,累遷治書侍御史。阿合馬敗,臺臣以不早言,皆斥去。思敬爲世祖所眷,獨留,出爲順德、安西等路總管。再入爲侍御史。按治桑哥之罪,臺綱振肅。未幾,拜參知政事。改四川省右丞,不赴。以中書右丞致仕,卒年八十六,諡文定。

  思明子洄,長寧州知州,思敬子肯構,山西迫宣慰使;肯播,會州知州;肯獲,陝西行省左丞。肯構子宣,光祿大夫、集賢大學士,追封晉國公。肯獲子文獻,晉寧路同知。

  王玉,趙州寧晉人,父守忠、金承信枝尉。玉長身駢脅多爲,金末爲萬戶,守趙州。大兵至,玉率衆降。領本部軍從攻邢、洺、磁三州,濟南諸郡,號長漢萬戶。從攻澤、潞諸州,獨潞州堅坐不下。玉力戰,沉矢中左目,竟撥其城,又破平陽,下太原、汾、代等州。師還,暑元帥府監軍,以趙州四十寨隸焉。

  武仙既降復叛,殺元帥史天倪。宋將彭義斌在大名,陰與仙合,玉從笑乃帶、史天澤,攻敗武仙,擒義斌,駐軍寧晉東里寨。仙遣人賚誥命,誘玉妄,妄拒曰:「妻豈可使吾夫爲二心臣耶!」仙圍之數匝,殺其子寧壽。玉聞之,領數騎突其圍,斬獲數百人而還。仙遣人追之,不敢迸,皆曰:「王將軍膽氣驍雄,我輩非敵也。仙乃盡發玉先世二十七冢。玉從史天澤諸將,敗仙於趙州,仙糧絕,走雙門寨,圍之,會大風,仙得脫走,斬其將四十三人,真定遂平,加定遠大將軍,權真定正路萬戶,假趙州慶源軍節度副使。

  有負西域賈人銀者,倍其母,不能償。玉出銀五千兩代償之。又出家奴二百餘口爲良民。時論稱之。中統元年卒,年七十,子忱。

  忱,字允中。幼明敏。平於趙璧引見裕宗,奏對稱旨,命宿衛,掌錢穀計簿。至元十七年,授山北遼東道提刑按察司副使,秩朝列大夫。駙馬伯忽里,數出獵蹂民田。忱以法繩之,司史耿熙言征北京宣慰司積年逋負,可得鈔二十萬錠。帝遣使覈實,熙懼事露,擅增制語,有「並打算大小一切諸衙門等事。」凡十二寧,逮繫官史至數百人。忱驗間,知其詐,熙乃款伏。裕宗卒,忱建言:「陛下奮秋節,當早建儲嗣。」章三上,平章不忽木以聞。帝嘉納之。

  二十四年,改河北河南道提刑按寨副使,忱以江南人鬻子北方,名爲養子,實爲奴,乞禁之。又省部以正軍餘田出調發,忱言,。」士卒,衝冒寒暑,遠涉江海,宜加優恤。」皆從之。款州朱喜,俘於兵,既自贖,主家利其資,復欲以爲奴。又有誣息州江清爲奴,殺而奪其妻子田宅者。獄久不決,忱皆平反之。劾罷鎮南帥唐兀臺,唐兀臺誣奏忱。逮忱至京師,面陳其事,世祖大悟,抵唐兀臺罪。遷燕南河北道肅政廉訪副使,帝謂左右曰:「此人非素餐者。」敕省臺慰使之。二十七年,河間鹽司盜印鈔十餘萬,忱核正其罪。諸王分地恩州,以錢貨民,倍其息,忱令子母相當則止,逾者有罰。先是僉民爲兵,限私田四頃贍其家,忱曰:「一兵歲費不啻千緝,區區限畝,豈能充給。」奏請增田權以恤之,不報。至是,以戍兵貧乏,敕忱與諸臣會議,簡料真定、順德、廣平等路,得富民數百戶充兵額,汰貧兵還,人皆服其平允。三十年,拜廣西道肅政廉訪使,秩嘉議大夫,以疾辭。

  元貞元年,起爲河東道肅政廉訪使。五臺山建佛寺,省臣擇幹史工部司程陸信董其役,驅民地數千入山伐木,死亡大半。忱言於皇太后,減其役,乃恤死者家,民德之。宗王分地河東,其左右哈塔不花仿勢虐民,忱按其事,已款伏,王爲之請,忱不從。會車駕北巡,哈塔不花亡走,訴忱不法,敕中丞崔彧問之。俄彧卒,哈塔不花又上訴,敕省臺官同鞫之。事皆不實,抵哈塔不花罪。

  大德三年,遷江陵路總管,不行,又改汴梁路,河決原武,回回炮手居鄢陵者萬餘戶,忱督使趨工,不數日堤成,民尤頌之。至大三年,拜雲南行省參知政事,未行,卒,年七十九。追贈河南行省參知政事、護軍、太原郡公,諡憲租。

  忱與姚天福、陳天樣齊名,並以方鯁稱於當世云。

  史臣曰:「赦和尚拔都諸人,披堅執銳,爲時名將,又俱有賢子,振其世業。赦天挺之文學,王慶琳、粱天翔之政事,王忱之諫諍,皆卿士之良也。何韓正色立朝,侃侃誾誾,尤不愧社稷之臣,庶幾,與張珪、李盂相伯仲矣。」  

 卷一百四十七 ↑返回頂部 卷一百四十九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