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七十 新元史
卷一百七十一 列傳第六十八
卷一百七十二 

李冶朱世傑 楊恭懿 王恂 郭守敬 齊履謙

目录

李冶编辑

李冶,字仁卿,真定槁城人。本名治,後改今名。登金進士第,辟知鈞州事。大兵入鈞州,冶北渡河僑寓忻、崞諸州。

世祖在潛邸,聞其緊,遣使召之,且曰:「素聞仁卿學優才贍,潛德不耀,久欲一見,其勿辭。」既至,問亡金居官者孰賢,對曰:「險夷一節,惟完顔仲德。」又問:「合達及布哈何如?」對曰:「二人短於將略,任之不疑,此金所以亡也。」又問魏征、曹彬,對曰:「讜言忠論,唐之諍臣,征爲第一。彬伐江南,不妄殺一人,擬之方叔、召虎可也。」又問:「今有如魏征者乎?驛曰:「近世側媚城風,欲求魏徽之賢,實難其人。」又問人才賢否,對曰:「天下未嘗無才,求則得之,舍則失之。如魏璠、王鶚、李獻卿、藺光庭、趙復、郝經、王約等,皆有用之才,又皆王所聘者,舉而用之,何所不可。然四海之大,豈上此數子。誠能旁求於外,則人才彙進矣。世祖嘉納之。

中統元年,復聘之,欲處以清要,以老病,退乞還山。至元二年,召爲翰林學士、知制誥同修國史。就職斯月,復以老病辭。

冶精於演算法,著《測圓海鏡》十二卷。其自序曰:「數本難窮,吾欲以力強窮之,不惟不能得其凡,而吾之力且憊矣。然則數果不可窮耶!既已名之數矣,則又何爲而不可究乎?故謂數爲難窮,斯可;謂爲不可窮,斯不可。何則?彼冥冥之中,固有昭昭者存。夫昭昭者,其自然之數也。非自然之數,其自然之理也。推自然之理,以明自然之數,則雖遠而乾端坤倪幽,而神情鬼狀未有不合者矣。予自幼喜算數,恒病考圓之朮乖於自然,如古率、微率、密率之不同,截弧、截矢,截背之互見內外諸角,析剖支條,莫不各自名家。及反覆研究,而卒無以當吾心者。老大以來,得洞淵之朮,日夕玩繹,而向之病我者始爆然落手而無遺。客有從餘求其說者,於是又爲衍之,遂累一百七十問。既成紡,客復目之爲測圓海鏡。昔半山老人集唐百家詩選,自謂廢日力於此,良可惜,明道以謝上蔡。記誦爲元物喪志,況九九之賤技乎。耆好酸堿,平生每自戒約,竟莫能已。吾亦不知其然而然也。故嘗爲之解曰:「由技兼乎事者言之,夷之,禮夔之,樂亦不免爲一技。由技進乎道者言之,石之斤,之輪,非聖人之所與者乎。覽吾之書,其憫我者,當以百數,笑我者,當以千數,乃吾之所得,則自得焉耳,寧秒計人憫笑哉?」又著《益古演段》三卷,以發揮天元如積之朮與《測圓海鏡》相表里。冶病且革。語春子克修曰:「吾平生著述可盡燔,獨《測圓海鏡》雖小朮,吾嘗精思致力,後世必有知者,庶可布廣垂永乎。」卒年八十有八,諡文正。冶之立天元朮,在算學中爲最精。

朱世傑编辑

同時有朱世傑,充類盡義,演爲四元,與冶並稱絕學。世傑,字漢卿;寓大都,不知何許人。

著《四元玉鑒》三卷,凡二百八十問,列開方演段諸圖凡四:一曰今古開方會用之圖,二曰四五較自乘演段之圖。謂算學精妙,無過演段,前明五和,後辨五較,自知優劣也。次則假令四問。其立天元曰一氣混元,天地二元曰兩儀象元,天地人三元曰三才運元,天地人物四元曰四象會元。法以元氣居中,立天元一於下,地元一于左,人元一於右,物元一於上。乘除往來,用假像真,以虛問實,錯綜正負,分成四式,必以寄之剔之,餘籌易位而和會,以成開方之式焉。又撰《算學啓蒙》三卷,自乘除加減以至天元如積總二十門,較《四元玉鑒》爲便於初學。世傑書之茭草形段如象招數果垛疊藏諸朮,與郭守敬授時草平立定三差,所謂垛積招差者相通。故祖頤序世傑之書,謂與授時朮相爲表里焉。

楊恭懿编辑

楊恭懿,字元甫,奉元高陵人。父天德,金興定進士,以安化令兼錄事及州判官。金章南郊,太常卿孫通樣授幣而立,禦史將劾其不恭,從天德問之,曰:「授坐,不立。」禦史慚而止,由是知名。

恭懿博學強記,通《易》、《禮》、《春秋》三經。年二十四,始得朱子集注章句及《太極圖說》、小學、《近思錄》諸書,歎曰:「人倫日用之常,天道性命之妙,皆萃於此書矣。」許衡至陝西,償懿敬事之,所造益深。丁父憂,水漿不入口者五日,杖而後起,斥浮屠法不用。衡會葬歸,謂問人曰:「楊君居喪盡禮,其功可當于肇修人紀也。」禦史王惲薦其賢。

至元七年,與許衡俱被召。恭懿辭。衡拜中書左丞,與丞相安童共事,日譽恭懿賢,安章以聞。十年,帝遣協律郎申敬召之,以疾辭。十一年,容宗教下中書,使如漢聘四皓者以聘恭懿。安童遣郎中張元智致裕宗命,恭懿始至京師。帝遣國王和童勞之,召見,詢其先世及師孫本末甚悉。恭懿退而嘔血,帝復賜醫藥。侍講學士徒單公履請設科取士,詔與恭懿議之。恭懿言:「明詔有雲:‘士不治經學、孔孟之道,日爲詩賦空文’,此言誠萬事治安之本。今欲取士,宜敕有司舉有行檢、通經史之士,使無投牒自薦,試以五經四書大小義,史論、時務策。夫既從事實學則士風純民俗厚國家得識治之才矣。」奏入,帝善之。安童咨世務於恭懿,倚以自助,會其北征,恭懿遂乞病歸。

十三年,詔修厯法。或薦恭懿嘗推厯,終一甲子,得日月薄食者七十有奇。十六年,召恭懿撰《厯議》。十七年,《授時厯》成,恭懿與許衡等上之。是日,諸臣方跪讀奏,帝命衡與恭懿起曰:「卿二老,毋自勞也。」授集賢學士,兼太史院事。明年,復告歸。二十年,召爲太子賓客。二十二年,召爲昭文館大學士,領太史院事。二十九年,召議中書省事。皆不行。三十一年卒,年七十,諡文康。

恭懿疾革,門人問之,忽太息曰:「有是哉,國衰矣!」聞者亂以他言。後成宗登極,詔下,則世祖果以是日崩,人以爲至誠所格雲。子宙,莆城令。

王恂编辑

王恂,字敬甫,中山唐縣人。父良,金末爲中山府掾,時民遭寇亂,多以詿誤繫獄,良前後所活數百人。已而棄去吏業,潛心伊洛之學及天文、律厯,無不精究,年九十二卒。

恂性穎悟,生三歲,家人示以書,輒識風、丁二寧。母劉氏,授以《千字文》,再過目,即成誦。六歲就學,十三學九數,盡通其法。太保劉秉忠北上,過中山,見而奇之。及南還,從秉忠學于易州之紫金山。

秉忠薦之世祖,召見於六盤山,命輔導裕宗爲太子伴讀。中統二年,擢太子贊善,時年二十八。三年,裕宗封燕王,守中書令,兼判樞密院事,敕兩府大臣,凡有咨稟,必令王恂與聞。初,中書左丞許衡集唐、虞以來嘉言善政,爲書以進。世祖嘗令恂講解,且命太子受業焉。又詔恂于太子起居飲食慎爲調護,非所宜接之人,勿令得侍左右。恂言:「太子,天下本,付託至重,當延名德與之居處。」帝深然之。

恂早以算朮名,裕宗嘗差問焉。恂曰:「算數,六藝之一。定國家,安人民,乃大事也。」每侍左右,必發三綱五常、爲學之道及歷代治忽興亡之所以名。又以遼、金之事近接耳目者,論著其得失上之。裕宗問以心之所守,恂曰:「許衡嘗言,人心如印板,惟板本不差,則雖摹千萬紙皆不差;本既差,則摹之於紙,無不差矣。」詔擇勳戚子弟,使學於恂。及恂從裕宗撫軍稱海,乃以諸生屬之許衡,衡告老而去,復命恂領國子祭酒。國學之制,實始於此。 帝以金《大明厯》歲久浸疏,欲厘正之,知恂精於算朮,遂以命之。恂薦許衡能明厯理,驛召衡赴闕,命領改厯事,官屬悉聽恂辟置。至元十六年,授嘉義大夫、太史令。十七年,厯成,賜名《授時厯》。

十八年,卒年四十七。初,恂病,裕宗屢遣醫診治,及葬,賻鈔二千貫。後帝思治厯之功,以鈔五十貫賜其家。延佑二年,賜推忠守正功臣、光祿大夫、司徒、上柱國、定國公,諡文肅。

子寬、賓,並從許衡遊,得星厯之傳於家。裕宗嘗召見,語之曰:「汝父起于書生,貧無貲蓄。,今賜汝五千貫鈔,用盡可復以聞。」因恤之厚如此。寬由保章正,厯兵部郎中,知蠡州。賓由保章副,累遷秘書監。

郭守敬编辑

郭守敬,字若思,順德邢臺人。生有異稟,巧思絕人。祖父榮,通算學,飛水利。時劉秉忠、張文謙、張易、王恂同學于易州紫金山,榮使守敬從秉忠受學。 中統三年,文謙薦守敬于世祖。召見,面陳水利六事:一,引中都玉泉水至通州,又于蘭榆河口開河,避浮雞甸之險。二,引順德達活泉灌田。三,開順德澧河故道。四,引漳澄三河入澧河灌田。五,引懷孟沁河人禦河灌田,六,開黃河引河,由新、舊孟州至溫縣灌田。世祖歎曰:「任事者如此,人不爲素餐矣。」授提舉諸路河渠。四年,授銀符、河渠副使。

至元元年,從張文謙行省西夏。修中興路唐來、漢延二渠,凡舊渠之壤廢者,皆更立閘堰,以通灌溉,民便之。

二年,授都水少監。守敬言:「京師西麻峪村,分引盧溝水東流,穿西山而出,是爲金口,灌溉之利,不可勝言。兵興以後,典守者以大石塞之。若按故積,使水通流,可以助京畿之漕運。」又言:「當于金口西預開減水口,通大河,防漲水突入之患。」帝善之,而未施行。十二年,丞相伯顔伐宋,議立水站,命守敬按視。守敬自陵州至大名,又自濟州至沛縣,又南至呂梁,又自東平至綱城,又自東平清河逾舊黃河至禦河,自衛州河至東平,自東平西南水泊至禦河,乃得汶、泗與禦河相通形勢,爲圖奏之。

初,秉忠以《大明厯》自遼、金承用二百餘年,浸已後天,議修正之,事未及行而秉忠卒。十三年,宋平,帝思用其言。遂以守敬與王恂率南北日官,分掌測驗推步於下,而命文謙與樞密副使張易領之,左丞許衡以通算理,亦命參預其事。守敬以測驗由於儀錶,作簡儀、仰儀、正方案、景符、眺幾諸器,測驗之精,不爽毫釐。是年,都水監並於工部,守敬除工部郎中。

十六年,改局爲太吏院,王恂爲太史令,守敬爲同知太史院事,賜印,立官署。及奏進儀錶式,守敬當世祖前指陳算理,至於日昃,帝聽之無倦容。奏請設監侯官二十七所,立表取直測景,從之。自丙子之冬至日測晷景,得丁丑、戊寅、己卯三年冬至加時,減《大明厯》十九刻二十分,又增損古歲餘歲差法,上考春秋以來冬至,無不盡合。以月食朮及金水二星距、冬至日躔,校舊厯,退七十六分。以日轉遲疾中平行度,驗月離宿度,加舊厯三十刻。以線代管窺測赤道宿度,以四正定氣立損益,以定日之盈縮,分二十八限爲三百六十六,以定月之遲疾。以赤道變九道定月行,以遲疾轉定度分定朔,而不用平行度,以日月實合時刻定晦,而不用虛進法,以距離綧朒定交食,其法視古皆密。又悉去諸厯積年日月法之傅會,一本天道自然之數,可以施之永久。

十七年,新厯成。守敬與諸臣奏上,賜名《授時厯》,頒行天下。

十九年王恂卒。時新厯雖頒然推步之式,與立成之數,皆未有定稿。守敬比次編類整齊分秒,爲《推步》七卷《立成》二卷,《厯議稿》三卷,《乾坤選釋》二卷,《上中下三厯法式》十二卷。二十年,守敬拜太史令,奏上之。又有《時候箋注》二卷,《修改源流》七卷,《儀象法式》二卷,《晷景考》二十卷。《五星細行考》五十卷,《古今交食考》一卷,《新測二十八舍雜坐諸星入宿去極》一卷《新測無名諸星》一卷,《距離考》一卷,並藏之官。

二十八年,守敬建言引白浮泉水經甕山泊,自西水門入城,彙於積水潭,復出南水門入舊運糧河,可省通州至大都陸運之費。從之。事具《河渠志》。

三十年,世祖還自上都,過積水潭,見舳臚蔽水,大悅,賜名通惠河,賜守敬鈔一萬二千五百貫,以舊職兼提調通惠河漕運事。三十一年,拜昭文館大學士、知太史院事。大德二年,召守敬至上都,議開鐵幡竿渠。守敬奏:「山水頻年暴下,非大爲渠堰,廣六七步不可。」執政難之,縮其廣三之一。明年大雨,山水下注,渠不能容,漂沒人畜盧帳,幾犯行宮。成宗謂左右曰:「郭太史神人也,惜其言不用耳。」七年,詔內外官年及七十,並聽致仕,獨守敬不允。自是翰 林、太史院、司天臺官不致仕,著爲令。延佑三年卒。

其門人齊履廉謂守敬純德實學,爲世師法,其不可及者有三:一曰水利之學,二曰歷數之學,三曰儀象製造之學。許衡尤推服守敬,以爲異人云。

史臣曰:「先正阮文達公有言,推步之要,測與算二者而已。郭守敬簡儀、仰儀之制,前此言測候者未及也。垛積招差句股弧矢之法,前此言步算者弗知也。測之精,算之密,上考下求,若應準繩,可謂集古法之大成,爲將來之典要者矣。

齊履謙编辑

齊履謙,字伯恒,大名人,父義,通算朮。履謙年十一,教以推步星厯之法。

至元十六年,初立太史局,改治新厯,履廉補星厯生。太史王恂問以算數,履廉隨問隨答,恂大奇之。新厯成,復預修《歷經》、《厯議》。二十九年,授星厯教。都城刻漏,舊以木爲之,其形如碑,名碑漏,內設曲筒,鑄銅爲丸,自碑首轉行而下,鳴鐃以爲節,久壞,晨昏失度。大德元年,中書省使履謙視之,因見刻汛漏旁有宋舊銅壺四,於是按圖考定蓮花、寶山等漏,命工改作。又請重建鼓樓,增置更鼓,當時遵用之。

二年,遷保章正,始專厯官之政。三年八月朔,時加巳,依厯,日蝕二分有奇,至其時不蝕,履謙曰:「當蝕不蝕,在古有之,矧時近午,陽盛陰微,宜當蝕不蝕。」遂考唐開元以來當蝕不蝕者凡十事以聞。六年六月朔,時加戌,依厯,日蝕五十七秒。衆以涉交既渚,且近濁,欲匿不報。履謙曰:「吾所掌者常數也,其食與否,則系於天。」獨以狀聞,及其時,果食。衆嘗爭沒日不能決,履廉曰:「氣本十五日,而間有十六日者,餘分之積也。故厯法以所積之日,命爲沒日,不出本氣者是。」衆服其議。

七年,上以地震,詔問弭災之道。履謙按《春秋》言:「地爲陰而主靜妻道、子道、臣道也三者失其道,則地爲之弗寧。大臣當反躬責己,去專制之威,以答天變。」時成宗寢疾,宰相有專威福者,故履謙言及之。九年冬,始立南郊,祀昊天上帝,履謙攝司天臺官。舊制,享祀,司天雖掌時刻,無鐘鼓更漏,往往至旦始行事。履謙請用鐘鼓更漏,俾早晏有節,從之。

至大二年,太常請修社稷壇浚太廟庭中井。或以太歲所直,欲止其役。履謙曰:「國家以四海爲家,歲君豈專在是耶!三年,擢授時郎秋官正,兼領冬官正事。四年,仁宗即位,台臣言履謙學行,可教國學子弟,擢國子監丞,改授奉直大夫、國子司業,與吳澄並命,時號得人。未幾,復以履謙僉太史院事。

皇慶二年春,彗星出東井。履謙奏宜增修善政以答天意。因陳時務八事。仁宗爲之動容,顧宰臣命速行之。延祐元年,復以履謙爲國子司業。時初命國子生歲貢六人,以入學生後爲次第。履謙曰:「不考其業,何興善得人。」乃酌舊制,立升齋、積分等法,復季考其學行,以次遞升,既升上齋,又必逾再歲,始與私試。孟月、伸月試經疑、經義,季月試古賦詔誥章表策,蒙古色目試明經策問。辭理俱優者一分,辭平里優者爲半分,歲終積至八分者充高等,以四十人爲額。然後集賢、禮部定其藝業及格者六人以充歲貢。三年不通一經及在學不滿一歲者,並黜之。帝從其議。五年,出爲濱州知州,丁母憂,不果行。

至治元年,拜太史院使。泰定二年九月,以本官奉使宣撫江西,福建、黜罷官吏貪污者四百餘人,州縣有以先賢子孫充房夫諸設者悉遣之。福建憲司職田,每畝歲輸米三石,民不勝苦。履謙命准令輸之,由是召怨,及還都,憲司果以他事誣之。未幾,皆坐事免,履謙始得直,復爲太中史院使。天厯二年九月卒。

著《大學四傳小注》一卷,《中庸章句續解》一卷,《論語言仁通旨》二卷,《書傳詳說》一卷,《易檾辭旨略》二卷,《易本說》四卷,《春秋諸國統紀》六卷《經世書入式》一卷,《外篇微旨》一卷,《二至晷景考》二卷,《經串演操八法》一卷。

履謙以律本於氣,氣候之法具載前史,欲擇僻地爲密室,取金門之竹及河內葭莩以候氣,列其事上之。又得黑石古律管一,長尺有八寸,外方,內圓空,中有隔,隔中有小竅,隔上九寸,其空均直,約徑三分,以應黃鍾之數;隔下九寸,其空自小竅殺至管底,約徑二寸餘。其制與律家所說不同。蓋古所謂玉律者也。適履謙遷他官,事遂寢,有志者深惜之。至順三年五月,贈翰林學士、資善大夫、上護軍,追封汝南郡公,諡文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