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七十七 新元史
卷一百七十八 列傳第七十五
卷一百七十九 

伯帖木兒 玉哇失 哈答孫塔海 乞台哈贊赤 答答呵兒 答失蠻曷剌不花 明安 忽林失 徹里

伯帖木兒编辑

伯帖木兒,欽察人。至元中,充哈剌赤,入備宿衛,以忠謹,授武節將軍、僉左衛親軍都指揮使司事。二十四年,從禦史大夫玉昔帖木兒征乃顔,敗賊于忽爾阿剌河,追至海剌兒河,又敗之。乃顔將金剛奴別不台率衆走山前,追戰于答剌馬篤河。至夢哥山,賊復敗,金剛奴遁。

二十五年夏,成宗率諸軍討叛王火魯火孫。是時。哈丹禿魯幹駐兀魯灰河,伯帖木兒從玉昔帖木至貴列兒河,哈丹來拒,伯帖木兒戰卻之,獲其將駙馬阿刺渾。成宗說,以賊將兀忽兒妻賜之。至霸郎兒,與忽都禿魯幹戰,生獲忽都。九月,玉昔帖木兒使伯帖木兒至納兀河東,招集逆黨乞答直一千戶、女真押兒撒及達達百姓五百戶。是年冬,又從諸王乃蠻台哈討丹於斡麻坫、兀剌阿,連敗其將阿禿八剌哈赤,輔戰至帖麥哈必兒哈,又敗之。進至明倫安城,哈丹遁,追敗賊于忽蘭葉兒,一日三戰,至帖里揭,挺身陷陣,中三十餘矢而還。是役也,王師失利,伯帖木兒創甚,玉昔坫木兒親視其創,罪諸將之不救者。

二十六年春正月,師還,復遣戍也真大王分地。五月,海都謀內犯,敕伯帖木兒以其軍來會。行至怯呂連河,值拜要叛。伯帖木兒即移兵討之,獲其將伯顔。帝深加將諭,賜以所得伯顔女茶倫。是年冬,立東路蒙古軍上萬戶府,統欽察,乃蠻、捏古思、那牙勤等四千餘戶。擢懷遠大將軍、上萬戶、佩三珠虎符。

二十七年,哈丹入高麗。伯帖木兒偕徹里帖木兒進討。二十八年正月,至鴨?江,與哈丹子老的戰,失利。伯帖木兒以聞,帝命乃蠻台、薛徹幹等授之,仍命伯帖木兒爲先鋒。薛徹千軍先至禪春州,擊敗哈丹。逾數日,乃蠻台以兵至,合攻哈丹,又敗之。伯帖木兒將百騎追哈丹,虜其妻孥。哈丹尚有八騎,伯帖木兒余三騎,再戰,兩騎士皆重傷,不能進。伯帖木兒單騎追之,至一大山,日暮,哈丹遂遁去。乃蠻台嘉其勇,賞以老的妻完者。事聞,賜金帶、衣服、鞍馬、弓矢、銀器皿,並厚賚其軍。

二十九年,叛王捏怯兒烈在濠來倉,伯帖木兒以輕騎襲之,虜其妻子畜産,追至陳河,捏怯兒烈以二十餘騎脫走。得所管女直戶五百余以聞,帝命充漁戶。伯帖木兒度地置馬站七,令歲捕魚以進。成宗即位,幸上都。征其兵千人從,歲以爲常。

皇慶元年。加榮祿大夫。延祐三年,拜中書平章政事。天厯二年,知樞院事。至順二年,出爲遼東行省左丞相。卒。

後至元四年,賜宣忠濟美協誠經正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文安王,諡忠憲。

玉哇失编辑

玉哇失,阿速人。父也烈拔都兒,從其國王來歸。充宿衛。從憲宗征蜀,爲遊兵,前行至重慶,戰數有功。嘗出獵遇虎於隘,下馬搏虎,虎張吻噬之,以手探虎口,抉其舌,拔佩刀剌殺之。帝壯其勇,賞黃金五十兩,別立阿速一軍,使領之。從世祖征阿里不哥,又從親王哈必失征李璮,俱有功,賜金符,授本軍千戶。從克襄陽,又從下沿江諸郡。宋將洪福僞請降,誘其入城宴飲,乘醉殺之。長子也速歹人詣代領其軍,從攻揚州,中流矢卒。

玉哇失襲父職,爲阿速軍千戶。從丞相伯顔平宋,賜巢縣二千五十二戶。只兒瓦歹叛,率所部兵擊之懷魯哈都,擒其將失剌察兒斬之。又從丞相伯顔討叛王昔里吉等,進至斡耳罕河,無舟,躍馬亂流而渡,俘獲甚衆。對北平王爲昔里吉等所劫執,勢張甚,玉哇失力戰卻之,追至金山而返。賜銀、鈔,改賜金虎符,進定遠大將軍、前衛親軍都指揮使。

乃顔叛,世祖親征,玉哇失爲前鋒。乃顔遣哈丹領兵萬人來拒,擊敗之。追至不里古都伯塔哈,乃顔兵號十萬,玉哇失先登力戰,又敗之。追至失列門林。遂擒乃顔。賜金帶、只孫、錢幣有差。乃顔將塔不歹、金剛奴聚兵滅捏該,從大軍討平之。既而哈丹復叛于曲連江,追敗其軍,哈丹渡江遁。又與海都將八憐人帖里哥歹、必里察等戰于亦必兒失必兒,皆有功。

成宗出鎮金山,玉哇失率所部從之。又從皇子闊闊出、丞相朵兒朵懷擊海都軍,突陣而入,大敗之。復從諸王藥木忽兒、丞相朵兒朵懷敗海都將於八憐。海都以禿苦馬領精兵三萬人趨撒刺思河,欲據險以襲我師。玉哇失率善射者三百人守其隘,全軍而歸。賜鈔萬五千緡、金織緞三十匹。武宗鎮北邊,海都復入寇,至兀兒朵,玉哇失販之,獲其駝馬、器仗以獻。時海都圍答魯花赤孛羅帖木兒于小谷,武宗命玉哇失援出之,謂諸將曰:「今日大丈夫之事,舍玉哇失誰能之?縱以黃金包其身,猶未足以厭吾志也。」武宗南還,命玉哇失殿后,因留之戍邊。賜金察刺二,玉束帶、渾金段各一,仍賜秫米七十石,使爲酒以犒其軍。後海都子察八兒遣人詣闕請和,朝廷許之,撤邊備,玉哇失乃還。帝錄其功,賜鈔五萬貫,進鎮國上將軍,仍舊職。

大德十年五月,卒。子亦乞里歹襲。亦乞里歹卒,子拜住襲。

哈答孫编辑

哈答孫,本關中人,其父剌真,從憲宗至和林,遂家焉。哈答孫,年十五侍世祖于潛邸,以謹篤稱。中統初,命掌尚食局,久之,遷生料庫提點。

至元二十四年,從討乃顔,有功,加武略將軍。從幸杭海,值歲饑,哈答孫請于帝賑之,不足濟以私財,全活甚衆。

大德元年。擢懷遠大將軍、淮東淮西屯田捕打總管。武宗即位,拜淮東淮西道宣慰使。

至大四年,賊起四明,賜三珠虎符,授中書右丞、浙東道宣慰使,兼都元帥,往討之,哈答孫驅賊入海,安集流亡,境內帖然。俄感瘴癘卒,年六十五。延祐初,贈推忠效義佐理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秦國公,諡昭宣。子塔海。

子塔海编辑

塔海,方數歲,世祖一見奇之,命肄業國子監。成宗即位,授樞密院斷事官。大德末,輔立武宗,轉同僉樞密院事。擢樞密副使。尋遷大司農、同知宣徽院事。仁宗在東宮,或建議立黑軍衛率府,塔海力諫,仁宗嘉納之。及即位,遷集賢大學士,太醫、宣徽院使,進翰林學土承旨、知制誥兼修國史。卒。


乞台,察台氏。世祖時爲欽察衛百戶,從士土哈征失烈吉及乃顔有功,賜金符,擢千戶。從征忽剌出,戰于阿里台之地。元貞二年,卒。

子哈贊赤,初從土土哈征哈丹罕,戰于貴烈兒,有功。大德五年,從征杭愛。又從武宗討哈剌阿答。又從床兀兒征不別、八憐,爲前鋒,以功受賞。皇慶二年,賜金符,爲千戶。延祐四年,從周王舉兵,與諸王禿滿帖木兒戰于失剌答兒馬,不勝。王北奔金山,哈贊赤從王居其地十有三年。天厯二年,周王即位,賜金符,授昭勇大將軍、同知大都督府事。卒。

答答呵兒编辑

答答呵兒,脫脫忒氏。父孛兒速,世祖時直宿衛,扈駕征哈賴刺章。還,世祖駐蹕商阜,見河北有乘船至者顧謂左右曰:「此賊也,奈何?」孛兒速解衣徑渡,揮戈刺殺舵手二人,拖其船近岸,賊悉就擒。以功受賞。

答答呵兒襲父職,從征孛可有功,進武德將軍、揭只揭烈溫千戶所達魯花赤。從征乃顔、也不幹等,擒也不幹,收其所管欽察戶。武宗時,進懷遠大將軍、都元帥。卒。

答失蠻编辑

答失蠻,哈刺魯氏。曾祖馬馬,太祖六年從其部長阿爾思蘭來朝于龍居河。馬馬子阿里,前卒,以其孫哈只爲質子。哈只,後事太宗爲寶兒赤,以恭謹爲太宗所信任。從世祖取雲南、伐宋,俱有功。以疾卒。

答失蠻襲父職爲寶兒赤,世祖甚重之。是時,阿合馬秉政,答失蠻侍左右,因極論其奸,帝怒而呵之曰:「無預汝事!」答失蠻徐對曰:「犬馬知報其主,巨世荷國恩,豈敢知而不言?」其後阿合馬敗,帝思其直,賜玉環及鈔二千五百貫,諭以後有所知,仍盡言無隱。

二十四年,從討乃顔有功,以蒙古女脫脫倫氏妻之。帝幸杭海,使答失蠻督饋餉。晉王軍乏食,以便宜輸米給之。師還,自劾專擅,帝嘉歎不已,賜銀、鈔有差。

二十七年,復立尚書省,答失蠻上疏切諫,言尤剴切。及桑哥伏誅。其言悉驗。詔賜宅一區。固辭,仍賜玉環及只孫服以旌之。

成宗即位,以奉議大夫領供膳司事。車駕親征海都,敕倍道兼行,答失蠻慮後軍不繼,請俟大衆集,而後進,帝韙之。尋擢司農丞,進職爲卿,與其子買奴侍帝瘓,數月衣不解帶。成宗崩,答失蠻迎武宗於野馬川。仁宗爲皇太子,以答失 蠻先朝舊臣,奏爲中書參知政事,仍兼司農卿,賜金犀帶、七寶笠、珠帽、珠衣、金五百兩、田二千畝。仁宗即位,命僉宣徽院事,同列以出納不謹陷於贓汙,答失蠻獨不與其事。累遷宣徽院使,階榮祿大夫,嘗侍坐侑食。帝問先朝舊事。答失蠻奏對稱旨,賜玉帶、海東白鶻,且命畫工繪像于內廷。延祐四年,卒,年六十。臨卒,告其諸子曰:「人之隕其世業者,必自貧與侈始,汝曹戒之!」贈推誠宣力守正功臣、太保、金紫光祿大夫、上柱國,追封定國公,諡忠亮。

子買奴,河南行省中書平章政事,以斡林學士承旨、榮祿大夫致仕;忻都,上都留守,兼本路都總管府達魯花赤;怯來。同知宣徽院事。

曷剌编辑

曷剌,兀速兒吉氏。至元九年,世祖召見,命入直宿衛。從討乃顔,賜金幣、甲胃、橐駝、鞍馬。 成宗即位,命曷刺使高麗、和林、江西、福建,皆稱旨,授忠勇校尉、中書直省舍人,出爲息州達魯花赤,晉奉訓大夫。 武宗即位,詔曰:「曷剌,世祖舊臣,可授奉議大夫、都水監。」明年,晉嘉議大夫,金虎符,兼直東水韃靼、女直萬戶府達魯花赤。延祐元年,特授資善大夫、遼陽等處行中書省左丞,仍監其軍。三年,詔爲榮祿大夫、大司農。卒,年六十三。贈推誠宣力保德功臣、太師、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薊國公,諡安穆。子不花。

子不花编辑

不花,宿衛仁宗潛邸,及即位,授中順大夫、中書直省舍人,改直省副使。遷大中大夫、同知典瑞院。改左司員外郎、參議中書省事。延祐三年六月,拜中奉大夫、中書參知政事。十二月,罷爲資德大夫、宣徽副使、同知宣徽院事。改典瑞院使。兼襲其父監軍,佩金虎符。又改斡林學士。

至治元年,仍翰林學士,監軍,領東蕃諸部軍事。後爲鐵失所譖,下獄死。泰定二年,與中政使普顔篤、指揮使卜顔忽里等,俱贈功臣及階勳、爵諡。

明安编辑

明安,康里氏。至元十三年,領貴赤軍,歲扈駕出入。二十年,授定遠大將軍、中衛親軍都指揮使。明年,賜佩虎符,領貴赤軍北征。又明年,立貴赤親軍都指揮使司,命爲本衛達魯花赤,領蒙軍古八千北征。明年,至別失八剌哈思之地,與海都軍戰,有功。

二十六年冬十二月,別乞憐叛,劫取官拓、脫脫火孫塔刺海等,明安率所都追擊,五戰五捷,悉還之。至杭海,亂民闊闊台、撒兒塔臺等奪三站地,劫脫脫火孫,明安又引兵追敗之。

二十七年秋七月,布四麻,當先別乞失、出春伯駙馬、兀者台、朵羅台、兀兒答兒,答里雅赤等,掠四怯薛牛馬畜牧,及劫滅烈後王背博赤並斡脫、布伯各投下民殆盡。明安將兵追擊于汪吉昔博赤之城,賊軍敗走,還所掠之民並獲其牛馬畜牧等以歸。對出伯、伯都所領軍乏食,以明安所獲畜牧濟之。

二十九年,以功擢定遠大將軍、貴赤親軍都指揮使司達魯花赤。別失八刺哈孫群盜起,詔以兵討之,戰於別失八里禿兒古蘭,有功,又敗賊于忽蘭兀孫。

大德二年,復將兵北征,與海都戰。七年,卒於軍。

子曰帖哥台,曰孛蘭奚。帖哥台,初爲昭勇大將軍、貴赤親軍都指揮使司達魯花赤,及改充萬戶,則以其叔父脫叠出代之。帖哥台後以萬戶改中衛親軍都指揮使,進銀青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子曰普顔忽里,曰善住。普顔忽里,懷遠大將軍、貴赤親軍都指揮使司達魯花赤。善住,初直宿衛,曆中書省舍人,諸色人匠達魯花赤,遷奉議大夫、僉中衛親軍都指揮使司事。天厯元年九月,賜佩一珠虎符,從丞相燕帖木兒禦敵于檀州。又率家奴那海十一人,自出乘馬,與遼東軍戰,俘八十四人以歸。

孛蘭奚,昭武大將軍、中衛親軍都指揮使。積官銀青榮祿大夫、太尉。至治元年,封知國公。子桑兀孫,中衛親軍都指揮使。桑兀孫卒,弟乞答海襲職。

忽林失编辑

忽林失,八魯剌礙氏。曾祖不魯罕罕答,事太祖,從平諸國,充八魯刺思千戶。與太赤溫等戰,重傷墜馬。帝勒兵救之,以功升萬戶。賜黃金五十兩、白金五百兩。俾直宿衛。祖許兒台,年十五,以勇略稱,從定宗平欽察,爲千戶。又從世祖伐宋,至亳州,敗宋軍。父甕吉剌帶,初爲軍器監官。從世祖親征阿里不哥,俄奉旨,使西域籍地産,悉得其實。帝欲大用之,不及而卒。

忽林失,初直宿衛。後以千戶從征乃顔,身被三十三創,世祖以克宋所得銀甕及金酒器等賜之,命領太府監。又以千戶從皇子闊闊出及武宗,與海都、都瓦等戰有功,擢翰林學士承旨。俄改萬戶,與叛王斡羅思、察八兒等戰,又以功授榮祿大夫、司徒,賜銀印。武宗嘗曰:「群臣中能爲國宣力,如忽林失者,實鮮,其厚賚之。」於是,遣使召見。未幾,武宗崩,仁宗即位,念其舊勳,嘗賚特厚,未幾,卒。

子燕不倫,初奉興聖太后旨,充千戶。俄改充萬戶,代其父職。尋罷歸英文所受司徒印及萬戶符於有司,仍直宿衛。致和元年秋八月,在上都,潛謀奉迎文宗。會同事者見執,乃率其屬奔還大都。特賜龍農一襲,命爲通政院使。天厯元年九月,同丞相燕帖木兒敗王裨等於紅橋,又戰于白浮,戰於昌平東,戰于石槽,皆有功。拜榮祿大夫、知樞密院事,以世祖常禦金帶賜之。未幾,卒。

徹里编辑

徹里,阿速氏,父別吉八,從憲宗攻釣魚山,以功受賞。徹里,事世祖充火兒赤。從征海都,揮戈斬其前鋒,以功受賞。後從征杭海,獲其牛馬畜牧,悉以紿軍食。帝嘉之,賞鈔三千五百錠,仍以分賚士卒。

成宗時,盜據博落脫兒之地。命將兵討之,獲三千餘人,誅其酋長。還,奉命同客省使拔都兒等往八兒胡之地,以前所獲人口畜牧,悉給其主。軍還,帝特賜鈔一百錠。武宗居潛邸,亦以銀酒器賞之。

至大二年,立左阿速衛,授本衛僉事,賜金符。皇慶二年,從湘甯王北征,以功賜一珠虎符。

子失列門,直宿衛。致和元年秋八月。從知院脫脫木兒至潮河川,獲完者八都兒、愛的斤等十二人。戮八人,執四人歸京師。復於宜興遇失剌、乃馬台等,敗之,賞白金、楮幣。天厯元年,從擊禿滿台兒之兵于兩家店,又從戰薊州及檀子山,俱有功。授左衛阿速親軍都指揮使。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