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七十八 新元史
卷一百七十九 列傳第七十六
卷一百八十 

土土哈牀兀兒 燕帖木兒 撒敦 唐其勢

土土哈编辑

土土哈,伯牙兀氏,世爲欽察部長。太祖命哲別、速不台伐欽察,土土哈祖父忽都速蠻率其子班都察迎降。太宗命拔都伐斡羅斯,班都察從攻阿速蔑怯斯城有功。後又率欽察百人,從世祖征大理、伐宋。嘗侍左右,掌禦廄,歲時挏馬乳以進。馬乳尚黑色,國語謂黑爲哈剌,因名其屬曰哈剌赤。以諸王哈納女弟訥倫妻之。

土土哈,班都察之子也。中統二年,父子俱從世祖討阿里不哥。班都察卒,襲父職。至元十四年,諸王脫黑帖木兒、昔里吉叛,東犯和林,掠憲宗所禦大帳以去。土土哈從丞相伯顔討之,敗其將脫兒赤顔于納蘭赤剌。同時,翁吉剌人只兒瓦台構亂。脫黑帖木兒引兵應之,中途遇土土哈。將戰,先獲其候騎效十,脫黑帖木兒引去,遂平只兒瓦台。復追脫黑帖木兒等,敗之於斡歡河,返所掠大帳。 十五年,詔率欽察驍騎千人,從大軍北討。追叛王昔里吉,逾金山,擒紮忽台等以獻。又敗寬折哥等,裹瘡力戰,獲其輜重。還朝,帝召至榻前慰勞之,賜金酒器及金幣、預宴只孫冠服、海東白鶻一,仍賜以大帳,諭之曰:「祖宗武帳,非人臣所得禦,以卿能奪之,故授卿。」詔:「欽察部衆爲民及隸諸王者,皆分別籍之,隸于土土哈,戶紿鈔二千貫,歲賜粟帛,選其材勇者,備宿衛。」

十九年,授昭勇大將軍、同知太仆院事。二十年,改同知衛尉院事,兼領群牧司。請以哈刺赤屯田畿內,詔給霸州文安縣田四百頃。益以宋新附軍八百人,使土土哈領之。二十一年,賜金虎符,並賜金貂、裘帽、玉帶各一,海東青鶻一,水磑一區,近郊田二千百,籍河東諸路蒙古軍子弟四千六百人隸其麾下。二十二年,拜鎮國上將軍、樞密院副使。二十三年,兼欽察親軍衛都指揮使,聽以宗族將吏備宮屬。海都兵犯金山,詔與大將朵爾朵懷共禦之。

二十四年,乃顔叛,陰遣使連結也不幹,勝剌哈諸王,爲土土哈所執,盡得其情以聞。未幾,詔勝剌哈入朝,將由東道。土土哈言于北安王曰:「彼分地在東,是縱虎入山,非計也。」乃命改行西道。既而有告也不幹叛者,衆欲聞於朝,然後發兵。土土哈曰:「兵貴神速,緩之非計也。」率所部疾驅七晝夜,渡圖喇河。也不幹來拒戰,於博怯嶺大敗之,也不幹僅以身免。世祖聞之,遣使命土土哈收其餘黨。遇賊將也鐵哥,擊走之,並擒叛王哈兒魯等。時成宗撫軍北邊,詔以土土哈佐之,追乃顔餘黨于哈拉溫,獲叛王兀塔海。盡降其衆。

二十五年,諸王也只里爲叛王火魯火孫所攻,遣使告急。土土哈援之,敗其衆于兀魯灰。還至哈拉溫,夜渡貴烈河,敗叛王哈丹。於是,捏古思,那牙勒及欽察、乃蠻之人,皆自拔來歸。世祖多其功,以也只里女弟塔倫妻之。

二十六年,從皇孫甘剌麻討海都,抵杭愛嶺,諸軍失利,土土哈率所部力戰,翼皇孫而出。秋七月,世祖巡幸北邊,召見,慰諭之曰:「昔太祖與其臣同患難看飲班珠爾河水,今日之事,何愧昔人、卿其勉之!」後大宴群臣,復謂土土哈曰:「北邊人聞海都言:「杭愛之役,使邊將皆如土土哈,吾屬安有今日。」論功行賞,帝欲先欽察人。土土哈奏:「慶賞之典,蒙古將吏宜先」帝曰:「蒙古人誠居汝右力戰豈在汝右耶?」召諸將賞賚有差。

二十八年,土土哈奏:「哈剌赤軍逾萬人,足以備用。」詔賜珠帽、珠農、金帶、玉帶、海東青鶻各一,復賜哈剌赤人裘各一襲,絹如之。

二十九年秋,略地金山,獲海都部衆三千餘戶還至和林。詔進取乞里吉思。三十年春,次謙河,舟行數日始至其地,盡收五部之衆,屯兵守之。加龍虎衛上將軍,仍給行樞密院印。海都聞取乞里吉思,引兵至謙河。復敗之,擒其將孛羅察。

成宗即位,遣使賜銀五百兩,七寶金壺、盤、盂各一,鈔萬貫,白氈帳一,獨峰駝五。冬召至京師,別賜麾下幹鈔土二百萬貫。元貞元年春,復出守北邊。二年秋,諸王附海都者牢衆來降,邊民驚擾,土土哈至玉龍罕界,饋餉安輯之,護諸王岳木忽兒等入朝。帝解禦衣賜之,又賜金、銀、鈔、幣有差。

大德元年正月,拜銀青榮祿大夫、上柱國、同知樞密院事、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奉命還北邊。至宣德府,以疾卒,年六十一。贈宣忠定遠佐運功臣、太尉、開府儀同三司,追封延國公,諡武毅。後進封升王。

子八人:曰塔察兒,定遠大將軍、北庭元帥;曰太不花,禦位下博兒赤,曰牀兀兒;曰別里不花,欽察親軍千戶;曰帖木兒不花,建康等處哈刺赤戶達魯花赤;曰歡差,欽察親軍千戶;曰岳里帖木兒,金武衛親軍都指揮使事;曰斷古魯班,欽察親軍都指揮使。

牀兀兒编辑

牀兀兒,初從太師月兒魯討合丹,戰於百塔山有功,拜昭勇大將軍、左衛親軍都指揮使。常執罌杓以進杓飲,親幸無比。

大德元年,襲父職,率諸軍逾金山攻八鄰部。其將帖良台阻答魯忽河,伐木柵岸。士皆下馬跪,持弓矢伏柵內,守備甚嚴。牀兀兒命吹銅角,士卒呼聲與銅角相應。其衆不知所爲,爭起就馬。於是麾軍渡水,逾木柵而入,大破之。追奔五十里,盡得其人馬廬帳還。次阿雷河,與海都授八鄰之將孛伯遇。孛伯陣于山上,牀兀兒渡河蹙之,其衆崩潰,追奔三十餘里。二年,叛王都哇、徹禿等潛師襲火兒哈禿,據高山爲營,牀兀兒選勇士持挺而上,奮擊敗之。三年,入朝,成宗親解禦衣賜之,拜鎮國上將軍、僉樞密院事、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太仆少卿。復還邊。

時武宗以親王鎮北庭,軍事皆咨于牀兀兒。四年秋,叛王禿麥、斡魯思等犯邊,牀兀兒敗其衆於闊赤之地,逾金山乃還,五年,海都越金山而南,屯于鐵堅古山,牀兀兒復敗之。又與都哇相持于兀兒禿之地,牀兀兒率精銳突其陣,左右奮擊,斬馘不可勝計,都哇之兵幾盡。武宗親在行間,乃歎曰:「力戰未有如此者,真可謂驍將矣!」事聞,詔遣句史大夫禿只等即赤訥思之地,集諸王大將責問功罪,咸稱牀兀兒功第一。武宗命尚楚王雅思禿公主察吉兒,帝復以禦衣賜之。秋七月,入朝,帝親諭之曰:「卿鎮北邊。累建大功,雖以黃金周飾卿身,猶不足以盡朕意。」賜衣帽、金珠等物,拜驃騎衛上將軍、樞密院副使、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太仆少卿,仍賜其軍萬人鈔四千萬貫。

七年,諸王都哇、察八兒、明里帖木兒等聚謀曰:「昔我太祖艱難以成帝業,我子孫弗克安享其成,連年構兵,以相殘殺,是自隳祖宗之業也。今鎮北邊者,皆吾世祖嫡孫,吾與誰爭?且前與土土哈戰既弗勝,今與其子牀兀兒戰又無功,惟天惟祖宗意可見矣。不若遣使請命罷兵通好,庶無愧於爲大祖之子孫。」乃遣使請降。使至帝許之。於是明里帖木兒等入朝,特爲置驛以通來往。十年,拜榮祿大夫、同知樞密院事,尋拜光祿大夫、知樞密院事,欽察左衛指揮、太仆少卿皆如故。

成宗崩,武宗方在渾麻出海上,牀兀兒請亟歸以副天下之望。武宗納其言,即日南還。及即位,加平章政事,封榮國公,授以銀印,賜尚服衣段及虎豹之屬。至大三年,入朝,加封句容郡王,改授金印。帝曰:「世祖征大理時所禦武帳及所服珠衣,今以賜卿,其勿辭。」翊日,又以世祖所乘安輿賜之,且曰:「以卿有足疾,故賜此。」牀兀兒叩頭泣涕,固辭。別命有司置馬轎賜之,得乘至殿門下。

仁宗即位,入朝,特授光祿大夫、平章政事、知樞密院事、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兼左衛親軍都指揮使、太仆少卿。延祐元年。討叛王也先不花等於亦忒海迷失之地,方接戰,有敵將持戟而出,牀兀兒擘其戟,揮刀斬之,乘勢奮擊,賊奔潰。遣使告捷,賜尚服。二年,敗也先不花將也不幹、忽都帖木兒于赤麥幹之地。追至鐵門關,遇其大軍于答亦兒之地,又敗之。四年,召入商議中書省事,知樞密院事。大理國進象牙、金飾轎、即以賜之。每見必賜坐賜食,待以宗王之禮。至治二年,卒,年六十三。後進封揚王。

子七人:曰小雲失不花,欽察親軍千戶;曰燕赤不花,大司農卿;曰燕帖木兒;曰撒敦;曰燕禿哈兒,闌遺少監;曰答里,襲封句容郡王;曰潑皮罕。

燕帖木兒编辑

燕帖木兒,事武宗于潛邸,宿衛十餘年,特見愛幸,及即位,授正奉大夫、同知宣徽院亨,皇慶元年,襲左衛親軍都指揮使。泰定二年,加太仆卿。三年,遷同僉樞密院事,進僉書樞密院事。

時倒剌沙用事,災眚屢見。有右衛千戶任速哥與前湖廣行省右丞速速密議曰:「英宗之弑,倒剌沙等與鐵失通謀。今奸臣當國,先帝之仇未復。武宗皇子二人。周王遠逃沙漠,難以達意;懷王人望所歸,近在金陵,若同心推戴,此不世之功也。」乃同告于燕帖木兒,燕帖木兒聞之矍然。速哥復說之曰:「公,國之世臣,以順討逆,何憂不濟?若他日有先我起事者,公必爲禍首矣。」燕帖木兒然之。

致和元年秋七月,泰定帝崩,燕帖木兒方總環衛事,留大都,乃與繼母察吉兒公主及其党阿剌帖木兒、孛倫赤、剌剌等密議迎文宗立之。八月甲午昧爽,率勇士納只禿魯等十七人入興聖宮,集百官,執中書平章政事烏伯都剌、伯顔察兒,露刃暫衆曰:「祖宗正統屬在武宗皇帝之子,敢有不順者斬。」衆皆奔散。捕中書左丞朵朵、參知政事王士熙等下於獄,與西安王阿剌忒納失里入守內庭,即命前河南行省參知政事明里董阿、前宣政使答里麻失里乘驛至江皮,奉迎大駕,密諭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伯顔簡兵扈從。

是日,推前湖廣行省左丞相別不花爲中書左丞相,詹事塔失海涯爲平章政事,前湖廣行省右丞速速爲中書左丞,前陝西行省參政王不憐吉歹爲樞密副使,蕭忙古礙爲通政使,與中書右丞趙世延、通政院使寒食分典庶務。貸在京寺觀鈔,募死士,買戰馬,運京倉粟以饋之,復遣使征各行省之軍資器械。

諸臣既受命,未知所謝,燕帖木兒指使南向拜,衆愕然,始喻其意。燕帖木兒弟撒敦、子唐其勢在上都,密遣塔失帖木兒召之,皆棄其妻子來奔。再遣撒里不花、鎖南班趣大駕早發。又令塔失帖木兒僞爲南使雲:「諸王帖木兒不花、寬徹普化,湖廣、河南省臣及河南都萬戶扈從新天子,旦夕至,民勿疑懼。」以撒敦守居庸關,唐其勢守古北口。復命乃馬台僞爲北使,稱明宗從諸王兵南還。撒里不花至自江陵,詔拜燕帖木兒知樞密院事。丁巳,文宗至京師,居大內。

是時,粱王王禪及太尉不花、丞相塔失帖木兒、平章政事買閭、禦史大夫紐澤等自上都來討,次榆林。詔燕帖木兒帥師禦之。九月朔,撒敦先驅。至榆林西,乘其未陣薄之,王禪等大敗。詔燕帖木兒還都。已而遼東平章政事禿滿叠兒等入山海關,至遷民鎮,撒敦其衆于東沙流河。燕帖木兒與諸王大臣請帝早即大位,以安天下,帝以明宗居長,固辭。燕帖木兒曰:「人心向背之機,間不容髮,倘失之,噬臍無及,帝曰:「必不得己,當明詔天下,以著予退讓之意。」

壬申,文宗即位,封燕帖木兒太平王,以太平路爲其食邑,加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知樞密院事,賜黃金五百兩、白金二千五百兩、鈔一萬錠、金素織段色繪二千匹、海東白鶻一、青鶻二、豹一、平江官地五百頃。詔將大軍拒禿滿叠兒于薊州。次三河,而王禪等軍已破居庸關,進屯三家。燕帖木兒乃蓐食倍道而還。抵榆河,聞帝出齊化門視師。單騎見帝曰:「陛下出,民必驚擾,凡戰事一以責臣,願陛下亟還。」帝乃還宮,未幾,阿速衛指揮使忽都不花、塔海帖木兒,同知台不花構變,事覺,械送京師斬之。與王禪前軍遇於榆河,敗之,追至紅橋北。王禪將阿拉帖木兒槍剌燕帖木兒,不中,燕帖木兒以刀格其槍,就斫之,中左臂。部將和尚斫忽都帖木兒,亦中左臂。二人皆王禪驍將,敵爲奪氣,遂退師白浮。燕帖木兒夜遣裨將阿剌帖木兒、孛羅倫赤、岳來吉將百騎鼓噪射其營,敵驚擾,自相蹂躪,王禪等棄甲北走。越數日,王禪復集散卒來攻,燕帖木兒堅壁不出。是夜,命撒敦脫脫木兒伏敵營前後,吹銅角爲夾攻之勢,王禪復遁。遲明。追及於昌平北,斬首數千級,降者萬餘人。

帝遣賜上尊,諭之曰:「丞相親冒矢石。脫有不虞,其若宗社何?自後以大將旗鼓,督戰可也。」對曰:「臣身先諸將,敢後者臣論以軍法,若托之諸將,萬一失利,悔將何及?」是日,還至昌平。

聞上都將竹溫台、闊克襲破古北口,掠石槽。乃遣撒敦爲先驅,燕帖木兒以大軍繼之。轉戰四十里,至牛頭山,擒駙馬博羅帖木兒。平章蒙古達實、也克帖木兒等,獻于闕下,斬之。

時也先帖木兒、禿滿叠兒陷通州,將襲京師,燕帖木兒引還。十月朔,至通州,乘其初至,擊之,也先帖木兒等走渡潞河。追至檀子山棗林,也先帖木兒、禿滿叠兒與陽翟王太平、國王朵羅礙、平章塔海等來拒,士皆殊死戰。唐其勢陷陣,刺殺太平,敵始崩潰,也先帖木兒等夜遁。

諸王忽剌礙,指揮使阿剌帖木兒、安童又入紫荊關,犯良鄉。燕帖木兒循北山而西,兵士脫銜系囊,盛莝豆以飼馬,行且食,至盧溝河,忽喇礙望風敗走。是日凱旋入都,帝大悅,賜燕興聖殿,加號達剌罕,授大平王黃金印,並降制書,賜玉盤、龍衣,珠對衣、寶珠、金腰帶。

已而禿滿叠兒復入古北口,燕帖木兒戰于檀州,敗之。萬戶哈敕那懷率麾下萬人降,殺禿滿叠兒,獲忽剌礙、阿剌帖木兒、安童、朵羅礙、塔海等,盡殺之。 先是,齊王月魯帖木兒與燕帖木兒叔父蒙古元帥不花帖木兒,聞文宗即位,起兵襲上都。壬寅,倒剌沙肉袒奉皇帝寶出降。庚戌,文宗禦興聖殿,受皇帝寶,下倒剌沙於獄。兩都平。賜燕帖木兒珠衣二、七寶束帶一、白金甕一、黃金瓶二、海東白鶻一、青鶻三、白鷹一、豹二。

十二月,置龍翊衛。命燕帖木兒領之。尋升爲大都督府。燕帖木兒乞罷相。還宿衛。帝曰:「卿尚未入台,其聽後命。」天曆二年二月,遷禦史大夫,依前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太平王。俄復拜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知摳密院事、領都督府龍翊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事,就佩元降虎符,依前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答剌罕、太平王。

三月,詔燕帖木兒護璽寶北上,覲明宗於行在。監修國史、答剌罕、太平王並如故。明宗拜燕帖木兒太師,仍命爲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中書右丞相。燕帖木兒恃功驕恣,明宗潛邸諸臣待燕帖木兒無加禮,燕帖木兒怒,又怒明宗躬攬萬幾、潛邸諸臣用事,奪其權寵,乃潛以弑逆之謀白于文宗。未幾,明宗暴崩。燕帖木兒以皇后命奉皇帝璽授文宗,疾驅而返,復與諸王大臣勸進。 至順元年五月,帝命獨爲丞相以尊異之,凡中書一切政務悉聽總裁,諸王、公主、駙馬、近侍人員及官員人等,敢有隔越聞奏,以違制論。

六月,知樞密院事闞徹伯,脫脫木兒等惡其權重。欲圖之,爲燕帖木兒所殺。二年二月,建第于興聖宮之西南,命留守司董其役。尋又立生祠於紅橋。詔養其次子塔喇海爲皇子。三年二月,又以燕帖木兒兼奎章閣大學士,領奎章閣學士院事。賜龍慶州之流杯園池水磑土田。又賜平江、松江、江陰蘆場、蕩山、沙塗、沙田等地。燕帖木兒奏言:「平江、松江圩田五百頃,糧七千七百石願增爲萬石入官,以所得余米贍弟撒敦。」詔從之。

四年,文宗大漸,遺詔立明宗之子懿璘真班,是爲甯宗,越四十三日而崩。皇后臨朝,燕帖木兒與群臣議立文宗子燕帖古思,皇后不聽,語詳《惠宗紀》。乃迎明宗長子妥歡帖木兒于靜江。至良鄉,燕帖木兒上謁,與之並馬行,馬上舉鞭指畫,告以國家多難遣使奉迎之故。妥歡帖木兒無一語酬之。燕帖木兒疑其意不可測,又恐帝即位後究其逆謀。於是妥歡帖木兒至都,遷延數月未正大位,國事皆決于燕帖木兒,白皇后行之。

燕帖木兒取泰定帝後爲夫人,前後尚宗室之女四十人,有交禮三日遽遣歸者,後房充斥不能盡識。一日,宴趙世延家。男女列坐,名鴛鴦會。見座隅一婦色甚麗問曰:「此爲誰?」欲與之具歸。左右曰:「此太師家人也。」至是荒淫日甚,體羸溺血而卒。

燕帖木兒既死,妥歡帖木兒始即位,是爲惠宗。七月,立燕帖木兒女伯牙吾氏爲皇后,撒敦爲左丞相,唐其勢爲禦史大夫。元統二年四月,授撒敦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答剌罕、榮王、太傅、中書左丞相,賜廬州路爲食邑,赦世世子孫九死。贈燕帖木兒公忠開濟宏謨同德協運佐命功臣,追封德王,諡忠武。

至元元年,撒敦卒,唐其勢爲中書左丞相。伯顔爲右丞相,獨用事。唐期勢忿曰:「天下本我家天下也,伯顔何人而位居吾上。」遂與其叔父答里交通諸王晃火帖木兒,謀廢立。郯王徹禿發其謀。六月晦日,唐其勢與其弟塔剌海伏兵東郊,率勇士突入宮中。伯顔及完者帖木兒、定住、闊里吉思等討令之。唐其勢攀殿檻不肯出,塔剌海走匿皇后坐下,伯顔曳出斬之。並執皇后,鴆皇於開平民舍。答里舉兵反,殺使者哈兒哈倫、阿兒灰用以祃旗。帝遣阿弼諭之,又殺阿弼。率其党和尚、拉拉等逆戰。爲搠思監、火兒灰、哈剌那海等所敗,遂奔於晃火帖木兒。伯顔使孛羅追獲之。斬答里於上都,晃火帖木兒自殺。

任速哥者,渤海人。文宗賞其功,授禮部尚書,累遷都水監。速速從燕帖木兒舉兵,推爲中書左丞。天曆元年,拜中書平章政事。坐受賄,徙襄陽,以母老詔留京師,未幾死。

史臣曰:「燕帖木兒之材武,蓋有祖父之風,然好亂樂禍,左右文宗,以成篡弑之惡。子弟郊其所爲,相挻爲亂,咸就誅夷。昔慶封附崔杼,卒滅崔氏之宗,伯顔附燕帖木兒,卒殺唐其勢、塔剌海,奸人反覆噬螫,何其相似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