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七十九 新元史
卷一百八十 列傳第七十七
卷一百八十一 


唆都 百家奴 李恒 世安 來阿八赤 樊楫 李天祜 唐琮

目录

唆都编辑

唆都,紮剌兒氏。驍勇善射,宿衛世祖潛邸。從征大理。李璮叛,又從諸王哈必赤平之。還言于胡曰:「郡縣奸民多從間道鬻馬于宋境,乞免其罪,籍爲兵。」從之。得兵三千人,以千人隸唆都爲千戶,命守蔡州。

至元五年,阿朮等圍襄陽,命唆都巡邏,奪宋金剛台、筲基窩、青澗寨、大洪山、歸州洞諸隘。猝遇宋兵,敗之,斬首三百餘級。七年,宋將範文虎率舟師駐礶子灘,丞相史天澤命唆都拒卻之。明年,又敗文虎於湍灘,擢總管,分東平卒八百隸之。十年,攻樊城,唆都先登。襄陽降,再與五千人,賜弓矢、襲衣、白金等。入覲,擢郢、復等州招討使。十一年,移戍郢州之高港。敗宋師。斬苜五百級,獲裨校九人。從大軍濟江。

十二年,建康降。參政塔出命唆都入城招撫,改建康安撫使。十三年,攻平江、嘉興,皆下之。帥舟師,會伯顔于臯亭山。宋平,詔伯顔以宋主入朝。留參政董文炳守臨安,令自擇副。文炳請留唆都,從之。時衍、婺諸川皆起兵,文炳謂唆都曰:「嚴州不守,臨安必危。公往鎮之。」至州,方十日,衢、婺、徽連兵來攻,唆都一戰敗之,獲章知府等二十二人,復婺州。又敗宋將陳路鈐于梅嶺,斬首三千級,又復龍遊縣。攻衢州,衢守備其嚴,唆都親率諸軍先登,拔其城。宋丞相留夢炎降。攻處州,斬首七百級。又攻建寧府松溪、懷安等縣,皆下之。

十四年,遷福建道宣慰使,行征南元帥府事,聽右丞相塔出節制。塔出令唆都取道泉州,泛海會于廣州之富場。將行,信州守臣來求援曰:「元帥不來,信不可守,今邵武方屯兵觀釁,元帥旦往,邵武兵夕至矣。」唆都告於衆曰:「若邵武不下,則腹背受敵,豈獨爲信州之患乎。」乃遣周萬戶等往招降之。唆都趨建甯,遇宋兵于崇安,軍容甚盛。令其子百家奴及楊庭璧等數隊夾擊之。范萬戶以三百人伏祝公橋,移刺答以四百人伏北門外。庭璧陷陣深入,宋兵敗走,伏兵起邀擊之,斬首千餘級。宋丞相文天樣、都督張清合兵,將襲建寧。唆都夜設伏敗之。轉戰至南劍州,敗張清。知州王積翁走福安,遂以城降。進攻興化軍,知軍陳瓚已乞降,復閉城拒守,唆都臨城諭之,矢石雨下。乃造雲梯,攻拔其城,巷戰終日,斬首三萬餘級,獲瓚,支解以在徇。分兵授百家奴,裝大艦追世傑。自將攻清州,知州何清降。進攻潮州,知州馬發固守不下,唆都恐失官場之期,乃舍之去。

十五年,至廣州,塔出令還攻潮州。發城守益備,唆都塞塹填濠,造雲梯、鵝車,日夜急攻,發潛遣入焚之,二十餘日不能克。唆都令於衆曰:「能先登者白身拜官有官者增秩。」總管兀良哈耳先登,諸將繼之,戰至夕,宋兵潰,發死之,遂取潮州。進拜參知政事,行省福州。征入覲,帝以江南既定,將有事于海外,遷左丞,行省泉州,命招諭島夷諸國。十八年,改右丞,行省占城。

十九年,卒戰船千艘出廣州,浮海伐占城,分東南北三道攻之,占城兵敗,官軍入其木城,其酋遁入山谷,僞請降,詔之,不至。唆都進討鳥里、越里諸小夷,皆下之,屯田積穀以給軍食。二十一年,鎮南王脫歡征交趾,詔唆都帥師會之。敗交趾兵於清化府,奪義安關。脫歡命唆都屯天長,以就食,與大營相距二百餘里。二十二年,脫歡引兵還,唆都不知也。交趾人告之,弗信,及至大管,已空矣。賊據乾滿江,斷其歸路,唆都力戰,死之。事聞,贈榮祿大夫,諡襄湣。子百家奴。

子百家奴编辑

百家奴,至元五年,從元帥阿朮攻襄陽,築新城。七年,以質子從郡王合達,敗宋兵於礶子灘。八年夏四月,宋殿帥範文虎等督糧運,輸襄陽,晝夜不絕,百家奴乘戰船順流至鹿門山,塞宋糧道,拒文虎,累有功,河南行省命爲管軍總把。後隸丞相伯顔麾下。擢爲知印。

從攻鄂州,百家奴深入,身被數創。從破沙洋堡,以立雲梯于東角樓,功第一,賜弓矢,衣甲。又從破新城,宋將王安撫棄城宵遁。伯顔以百家奴前後戰功上內,世祖大悅,曰:「此人之名,朕心不忘,兵還時大用之,朕不食言也,今且以良家女及銀碗一賜之,以爲券。」從圍漢陽,自沙武口曳船入江,宋制置夏貴來拒戰,百家奴與暗答孫突入敵陳擊之,宋兵奔潰,遂登江南岸,獲其戰船、器甲甚衆。轉戰至黃州,日暮,追擊夏貢至白虎山,夜分乃還,未幾,復攻破金牛壩。

十二年春正月,與千戶薛赤千取雞籠洞,還至瑞昌縣,進夏貴潰兵,復敗之,是時,宋遣兵救瑞昌,未至而城已下,復擊宋救兵,得宋所執北兵五人,圍江州,宋安撫呂師夔以城降。東下池州,從大軍敗宋平章賈似道于丁家洲,奪戰船五,擒宋統制王文虎。又從伯顔略地宣州,百家奴爲前鋒,與敵兵戰喃呢湖,敗之,李其戰船三百。伯顔令謁只里第諸將戰功,賞百家奴銀幣以旌之,仍命爲管軍總把。俄從伯顔入朝,加進義校尉。賜銀符,攻丹陽、呂城,破常州,皆有功。至平江,都統王邦傑以城降。嘉興、湖州皆不煩兵而下。

十三年,領新附軍守鎮江。未幾,復從右丞相博魯歡攻秦、壽二州,中流矢,創甚。後數日,與萬戶葉了虔將兵攻泰州新城,百家奴裹創先登,破之,復被兩創。從阿朮攻下揚州,得宋制置李庭芝、都統薑才,擢武略將軍,換金符,爲管軍總管,鎮高郵白馬湖。是時,行省以百家奴襲父唆都建康安撫使,仍領本翼軍 頃之,略地福建,定衢、婺、信等州。至新安縣,擊斬宋趙監軍、詹知縣,擒江通判。道與佘軍遇,敗之。鼓行而東,沈安撫以建寧府降。攻拔南創州,張清、聶文慶遁去。至福州王安撫率衆出降。進拔興化,擒成安撫及白牒都統。張世傑軍於泉州,乘戰船入海。百家奴追世傑于惠州甲子門。進至同安縣答關寨,瀕海縣鎮悉招諭下之。白望丹等以戰船三千艘來降。十三年十二月,宋益王昰遣倪宙奉表詣軍門降。

明年春正月,振旅而還。三月,偕宙奉降表來朝,未至,授昭勇大將軍,賜虎符,管軍萬戶。七月,湖於上都,升鎮國上將軍、海外諸蕃宣慰使,兼福建道市舶提舉,仍領本翼軍守福建,俄兼福建道宣慰使都元帥。是時,福建多水災,百家奴出私錢市米以賑,貧民全活甚衆。十一年,朝京師,改正奉大夫、宣慰使、都元帥。

二十二年,從父唆都征交趾,唆都戰歿,百家奴從脫歡引兵還。二十七年,除建慶路總管。武宗即位,遷鎮江路總皙。至大四年,金瘡發,卒於家。

李恒编辑

李恒,字德卿,西夏宗室子也。太祖伐西夏,其祖守兀納剌城,城陷,不屈死。子惟忠,方七歲,求從父死,宗王哈答爾留養之。從嗣王移相哥伐金,有功。移相哥封淄川,以惟忠爲達魯花赤,佩金符。惟忠生恒,移相哥妃愛其穎異,撫之爲子。

時宗王例遣府官一人,參決尚書事,恒代其兄爲之。李璮謀逆有迹,恒從惟忠入京師告變,璮系其家人獄中,璮誅,得出,授恒淄萊路奧魯總管,佩金符。

至元七年,改宣武將軍、益都淄萊路新軍萬戶,從圍宋襄陽,卒所部築萬山堡,扼其陸路。甯將呂文煥以小舟潛渡漢水偵軍勢,恒設伏敗之,於是水路亦斷。十年春,攻樊城,恒以銳卒先登。樊城陷,襄陽遂降。捷聞,世祖賜以寶刀,遷明威將軍,佩虎符。十一年,從丞相伯顔伐宋,進至郢州。宋人以重兵戍郢,鎖戰艦爲陣。伯顔鑿黃灣拖舟泛藤湖以出唐港,棄郢去,留恒爲後拒,敗宋追兵,進拔沙洋,新城。復敗宋將夏貴于陽邏口,恒先登陷陣,額中流矢,伯顔止之,恒戰益力,射殺貴子松。鄂、漢俱下,遷宣威將軍,賜白金五百兩。

十二年,宋將高世傑窺漢、沔,乃遣恒還守鄂州。十三年,從右丞阿里海涯敗宋師于荊口,禽高世傑。遂拔嶽州及沅州之沙市。傳檄歸、峽、辰、沅、靖、澧、常德諸州,皆下之。徙鎮常德。

阿里海涯徇地湖南,伯顔在浙西,世祖以地遠授疏,詔恒與宋都礙、呂師夔等開元帥府于江西,以恒爲左副都元帥。禽宋將熊飛於建昌。進圍隆興,宋將劉槃請降,恒覺其詐,陰備之,槃果以精兵來襲,恒大破之。槃乃降。軍中有得宋丞相文天祥與建昌吏民書,恒焚之人心始靖。宋吉州知州周天慎、廣東經略徐直諒皆請降,前江西制置使黃萬石亦以邵武降。

會陣宜中、張世傑等立益王昰於閩,州縣回應。恒敗吳浚兵于南豐。世傑進裨將張文虎與浚合,恒敗之兜港。浚走從天祥於瑞金,恒又敗之,天祥走汀州。恒遣鎮撫孔遵追之。並敗趙孟頫兵,取汀州而還。隆興帥府誣富民與賊通,已戮百餘有,恒察其枉,盡釋之。帥府改宣慰司,加昭勇大將軍、同知江西宣慰司事。尋加鎮國上將軍、福建宣慰使。又改江西宣慰使。天祥再取汀州,圍贛州,或言天祥墳墓在吉州,若發之則天祥自敗。恒不從,分兵援贛,自率精兵襲天祥于興國。天祥走,追至空坑,獲天祥妻女,降其衆二十萬。詔與右丞阿剌罕、左丞董文炳合兵追益王。衆謂宜趨福建,恒曰:「諸軍盡趨福建,若彼竄廣東,則江西非我所有,宜從閩、廣夾攻。」衆然之。兵逾梅嶺,果與宋師遇,大敗之,益王走硐州。十四年,拜江西行省參知政事。

十五年,宋益王殂,張世傑等復立衛王昺,詔以恒爲蒙古漢軍元帥經略廣東。恒進克英德府與廣州之清遠縣,敗其將王道夫、淩震。遂入廣州。世傑等移屯崖山。時江淮行省都元帥張宏范舟師未至,恒按兵不動,分遣諸將略定梅、循諸州。淩震復寇廣州,恒敗之,禽將吏宋邁以下二百人。十六年二月,宏範至自漳州,恒率所部赴之,大破世傑等於崖山,陵秀夫抱其主昺蹈海死。是日黑氣如霧,有乘舟南遁者,恒以爲宋主昺追至高化,詢降人,始知昺已死,遁者,乃張世傑。世傑俄亦溺死於海陵港。嶺海悉平,恒入覲,世祖賞勞甚厚,將士預宴者二百餘人。

十七年,拜資善大夫、荊湖行省左丞。十九年,乞解軍職,命其長子散木船襲本軍萬戶。是年,大軍討占城,詔恒供給軍資。二十一年,詔恒從皇子鎮南王假道於交趾,以討占城。其王陳日烜拒命。二十二年,恒等縛筏爲橋,渡富良江,破其天長府。日烜航海遁。恒欲城天長,儲糧待賊來攻。衆議不果,會盛暑霖潦,軍中疫作。遂班師。王命恒殿后,且戰且行。賊閉永平關。以藥弩射恒貫膝,負創夯關出。至思明州,毒發卒。年五十。

恒純孝,瀕死謂左右曰:「爲吾語昆弟妻子,吾不得以時喪父,今棄吾母而死,吾目不瞑矣。」恒卒,家人秘之,不使其母知。恒再見夢於母曰:「兒已戰死日南。」其母泣言:「吾再夢如是,豈誠然耶?」家人始以情告之。贈銀青榮祿大夫、平章政事,諡武湣,再贈推忠靖遠功臣、太保、儀同三司,追封滕國公。

三子:世安,一名散木礙;世雄,一名囊家歹。益都淄萊萬戶;世顯,一名宋都礙,同知湖南宣慰司事。

世安,字彥豪。從恒定江南,授廣州路達魯花赤。敗宋兵於海珠寺,又從恒破崖山,論諸將功賞,中書省抑之。世安言於執政曰:「非重賞,無以得人死力。大功既成,不可失信。」執政從之。以金銀符畀世安散給。遷新軍萬戶。尋擢同知江西宣慰司使。特旨世襲益都淄萊上萬戶。恒卒,起復僉江西等處行中書省事,兼本軍萬戶。

至元二十四年,立尚書省,世安僉行尚書省事。黠借誣告宋故相章鑒匿國璽及宋宗室。詔世安率所部捕之。世安以百騎至鑒家;搜索無驗,請坐僧誣告,又發其脅取富室寶貨事,桑哥庇之,事寢不報。

二十五年,獠賊反,命世安討之。世安冒大雨夜行五十里至信豐。出賊不意,斬馘殆盡。擢尚書省參知政事。二十七年,獠復叛,使裨將解青搗其巢穴,一戰平之。南豐、廣昌賊繼起,使弟世雄往,諭以禍福。賊降,世安誅首惡六人,餘盡貸之。尚書省罷,獨留世安一人改中書參知政事。先是,官差民戶典倉庫,往往虧折,填償至於破産。世安擇府史代充其役,著爲令,民德之。三十年,省院以所獲盜四百餘人,使世安蒞殺,世安與都事周元德詳爲讞定。僅戮二人。

元貞初,出爲江浙行行參知政事,改河南行省。秩滿,遷湖廣行省左丞,供平章劉國傑西征饋運。道路險惡,率鬥粟運費十余石,世安與役夫均其勞苦往返,期年,軍興不乏。

至大初,召入,加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商議樞密院事,提調諸衛屯田。皇慶元年,賜只孫順金繡段、金鞍轡、弓箭,日給世安母尚醞一壺。二年,拜江西行省平章政事。

延祐二年,寧都縣以經理錢糧激民變,省臣遣兵討之,堅守不下,乃請世安往。世安以不兼提調兵馬之職,非所當任,同僚固請不己,世安移咨樞密而後往,月余獲其渠魁,餘悉不向。賜三珠虎符。

三年,以母年九十,乞養歸。至順元年,詔給一品全俸。二年,卒。

四子:屺,翰林直學士;嶼,懷遠大將軍,襲萬戶;岩,棲霞縣達魯花赤;嶸,江西行省理向。

初,世安以本軍萬戶讓其弟世雄。世雄在職十年,復讓還於嶼。嶼卒讓於世雄子繁。繁曰:「父讓而子奪之,可乎?」不肯就,乃使世安孫保襲父職,保又讓於嶼子順。時論美之。來阿八赤,河西人。父朮速忽里歸太祖,選居宿衛,繼命 掌膳事。憲宗大舉伐宋,攻釣魚山,命諸將議進取之計。朮速忽里言於帝曰:「川蜀之地三分,我有其二,所未附者巴江已下數十州而已。地削勢弱,兵糧皆仰給東南,故死守以抗我。蜀地岩險,重慶、合州又其藩屏,皆新築之城,依險爲固。今頓兵堅城之下,未見其利。曷若城二郡之間,選銳卒五萬,命宿將守之,與成都舊兵相出入,不時擾之,以牽制其援師。然後大軍乘新集之銳,用降人爲向導,水陸東下,被忠、涪、萬、夔諸小郡,俟冬水涸,瞿唐三峽不日可下。出荊楚,與鄂州渡江諸軍合勢。如此則東南之事一舉可定,其上流重慶、合州孤危無援,不降即走矣。」諸將曰:「攻城則功在頃刻。」反以其言爲遷。卒不用。

以阿八赤往監元帥紐鄰軍,遏宋人援兵,駐重慶上流之銅羅峽,夾江據崖爲壘。宋都統甘順自州溯流西上來攻,阿八赤預積薪於二壘,然火鼓噪,矢石如雨,順流而進。宋人力戰,不能支,退保西岸。斂兵自固。黎明復至,阿八赤身率精兵,緣崖而下,宋人敗走,斬獲千人。帝聞而壯之,賜銀二錠。憲宗崩,阿八赤從父歸。世祖即位,問以川蜀之事,阿八赤曆陳始末,誦其父前言以對。世祖撫掌曰:「當時若從此策,東南其足平乎?朕在鄂渚,日望上流之聲勢也。」

至元七年,大軍圍襄樊,發河南、北糧儲聚於淮西之義陽。慮宋人剽掠,命阿八赤督運。二日而畢。既還,世祖大悅,以銀一錠賜之。十四年,立尚膳院,授中順大夫、同知尚膳院事。十八年,佩三珠虎符,受通奉大夫、益都等路宣慰使、都元帥。發兵萬人開運河,有兩卒自傷其手以示不可用。阿八赤奏聞斬之。二十年,以與姚演侵用官鈔二千四百錠,折閱糧米七十三萬石,詔征償,仍議罪。二十一年二月,罷阿八赤開河之役。是年,調同僉宣徽院事,復降虎符,投征東招討使。二十二年。授征東宣慰使都元帥。

皇子鎮南王征交趾,授湖廣等處行中書省右丞,召見,世祖親解衣衣之。並賜金玉束帶及弓矢、甲胄。二十三年,改征交趾行省右丞。二十四年,又改湖廣等處行尚書省右丞,詔江淮、江西、湖廣、雲南四省所發士馬,俾阿八赤閱視。九月,領中衛親軍千人,從皇子至思明州。賊阻險拒守,與賊戰於女兒關,斬馘萬計,余衆棄關走。於是大軍深入,進至王城,陳日煊空城而遁。阿八赤曰:「賊棄巢穴匿山海者,待吾之敝而乘之耳。將士多北人,春夏之交瘴癘作,賊弗就擒,吾不能久待矣。今出兵分定其地,招降納附,勿縱士卒侵掠,急捕日煊,此策之善者也。」時日煊屢遣使約降,欲以賂緩我師。諸將皆信其說,且修城以居而待其至。久之。軍乏食,日煊不降,擁衆據竹洞、安邦海口。阿八赤牢兵往攻之。屢與賊遇,賊兵敗遁。會將士疾疫不能進,降人復叛,所得關隘皆失守,乃議班師。且戰且行,日數十合,賊據高險,發毒矢,士卒裹瘡以戰,護皇子出賊境,阿八赤中毒矢三,首項股皆腫,遂卒。

子寄僧,爲水達達屯田總管府達魯花赤。乃顔叛,戰于高麗雙城。調萬安軍達魯花赤。平黎蠻有功,遷雷州路總管,卒。

孫完者不花,同知潮州路總管府事;次禿滿不花、也先不花、太不花。

樊楫编辑

樊楫,冠州人。初爲軍吏,從阿里海涯下鄂州、江陵有功,以行省命爲都事。宋平,改員外郎。從阿里海涯定廣西有功,擢郎中。從張宏範攻崖山,進參議行中書省事、同知湖南宣慰司。

二十一年,擢僉荊湖占城行中書省事,從阿里海涯征交趾,未至而還。

二十四年,復討交趾,進行中書省參知政事。時三路進兵,鎮南王與右丞程鵬飛分二路:一入雲平,一入女兒關。楫與參政烏馬兒將舟師入海,與賊船遇于安江口。楫擊之,斬首四千級,遂至萬劫山,與鎮南王兵會。十二月,進攻王城,陳日烜棄城走噉喃堡。二十五年正月,楫攻啖喃堡,破之,日烜走入海。交趾人皆匿其粟而逃,軍乏食。二月,王命班師。楫與烏馬兒將舟師還,賊邀遮于白藤江,舟膠淺,力戰,自卯至酉,楫被創,投水中,賊鈎致殺之。

烏馬兒與其妻妾及楫之妻妾皆爲交趾人所獲。烏馬兒旋病卒。後交趾人歸楫與烏馬兒之喪並其妻妾,誑言楫亦病死雲。初楫爲阿里海涯軍吏,擢至行省參政。及阿里海涯卒,楫與湖南宣慰使張鼎新,同以党附阿里海涯免官,命下,楫已戰歿。

至順二年,贈楫推忠宣力效節功臣、江浙行省、上黨郡公,諡忠定。

楫部將李天祜,清平人,以行省都事從楫征交趾。楫使天祐追陳日烜至宏縣,敗之。進次塔山洋,又敗之,斬首二千級,從楫班來師,至白藤江,兵潰,天祐等俱被執。交趾人斷其發囚之。守者懈,天祐遂脫還。官至象山尹。卒。

時死事者又有唐琮。琮,內鄉人,父慶,宋諸軍統制,來降,官江漢軍民安撫使。琮襲父職,賜金虎符,進管軍總管。至元二十年,改授唐州萬戶。二十四年,移屯道州。從鎮南王征交趾,戰于三江口,兵敗,歿於陣。年四十九,琮待士卒有恩,及戰死,有刲股肉以祭之者。子世忠襲。

史臣曰:「世祖使脫歡伐安南,可謂以其所不愛及其所愛者矣。精兵猛將殞身鋒鏑,唆都、李恒死,來阿八赤、樊楫等繼之。脫歡之獲免,蓋幸爾,孟子之言,何其不爽耶!」